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txt-第1192章 歷史的潛流(下)分享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齐军在平阳以南建立了禽昌城后,为了继续压迫周军,同时以攻为守的向韦孝宽“挑衅”。祖珽看韦孝宽这个“老乌龟”居然动都不动,于是继续下令,在禽昌更南面的地方,建新城。
名为“破虏”,这已经不是在暗示,而是明明白白的嘲讽了。
祖珽还对外放出消息,说周军主将韦孝宽畏惧齐军威严,不敢出战,已经打算放弃新绛城,朝玉璧城退却。
打算学当初抗击高欢入侵一样,死守玉璧城,放弃玉璧以东的所有土地。如果真要做到了这一步,那周国就算不是伤筋动骨,起码也算是军事上的惨败,一夜回到十多年前的高欢时代了!
当在新绛城严密关注齐军动向的韦孝宽得知这一系列的消息后,气得浑身发抖!为对手的歹毒用心而感觉惊讶不已。
为什么呢?
因为这种“组合拳”套路,就是他韦孝宽本人一贯最喜欢用的。没想到如今“军事压迫+谗言飞起”的套路,居然有人用到他本人头上。
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将军,这次我们是遇到狠人了啊。”
辛道宪拿到这份斥候好不容易打探来的情报,上面散发着浓厚的“下流贱格”气息。如果韦孝宽不出兵,那么他对周国国内无法交代,这种流言时间越久,发酵越厉害,对他的伤害也就越大。
人们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而不会相信他韦孝宽是在前线审时度势之后,才绝对按兵不动,等待机会的。
别人只会说他是缩头乌龟,有种你打一仗啊?
只有带兵出击,才能粉碎流言。韦孝宽相信以高伯逸的本事,现在自己在周国北线畏战惧敌的传闻,应该已经满天飞了。
而带兵出击的话,现在北齐新建的那个什么“破虏城”,从名字就能感觉到深深的恶意,似乎是在引诱周军出击!
“报,陛下的圣旨到了!”
一个亲兵急急忙忙的跑上城楼,直接将一个竹筒,还有宇文邕的一块贴身玉佩递给了韦孝宽!
宇文邕不讲究那些排场,只求实效。所以他哪怕出征了,也会根据战局,遥控指挥。关于这一点,韦孝宽早有预料。
不过宇文邕的圣旨来得如此早,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勋国公(韦孝宽)在北线,务必与齐军交战,将齐国主力吸引到晋阳以西……”
后面还有些废话,韦孝宽也没有细看,不过大概意思看明白了。
无非是宇文邕对韦孝宽至今没有攻击齐军感觉强烈不满,但韦孝宽毕竟没有打败仗,也没有损兵折将,不好斥责罢了。
这封圣旨,“委婉”的让韦孝宽快点跟齐军打一仗。你不打仗,怎么能把齐军“吊住”呢?说不定人家虚晃一枪,至今把主力弄走南下晋阳了呢!
“怎么说?”
辛道宪疑惑问道,他看到韦孝宽的面色,就知道大事不妙。
“你自己看吧,吩咐一下,大军晚饭饱餐一顿,夜里袭击齐国所筑新城。”
韦孝宽将那份竹筒里的信纸交给辛道宪,随即带着疲惫的身躯下了城楼。他要去睡一会,养足精神,深夜再出击。
虽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可如今的情况,貌似试一试齐军的深浅也好。韦孝宽暗暗劝说自己。
只要能赢,那就好说了。如果输了,一顿板子是跑不掉的。
……
“梁将军,朕记得你上次说,要攻打洛阳,必须截断河阳三镇对洛阳的支援,让北岸的辎重,从河阳三镇的浮桥上过来,对吧?”
宇文邕坐在大厅的主座上,面色肃然的看着老将梁士彦问道。
“对,末将确实说过。”
“好,那分出两万兵马给你,不打通粮道,你提头来见,如何?君前无戏言,可敢立军令状?”
宇文邕沉声问道。
“末将领命!”
梁士彦直接出列,单膝跪下,对着宇文邕抱拳行礼。
“来人,笔墨伺候。签完军令状,梁将军下去自行挑选兵马!”
不一会,梁士彦签完军令状,直接大步而去。这次宇文邕遂了他的意,要是作战不利,那真是要把小命交代在大营里了。
只不过,之前他跟宇文邕说的,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并非是最优解。因为梁士彦本来就觉得这次宇文邕根本就不该出兵,至少不该直接走潼关。
做人难,给人“打工”更难。这一刻,他和韦孝宽虽然不在一处,但感受到的打工人体验,是完全一样的。
梁士彦走了以后,宇文邕环顾下方各将,高喊了一声:“贺若弼呢?”
“末将在。”
一身银甲,打扮十分骚包的贺若弼出列,对着宇文邕拱手行礼。
“朕给你两万兵马,护送高演回洛阳。然后驻扎在洛阳。
若是那边有人不喜欢我们……那么,你就试试让他们喜欢我们。”
宇文邕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不喜欢,然后让他们喜欢……那是用嘴还是用刀?
宇文邕军中各将都用诡异的目光看着贺若弼,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陛下,末将会用刀让他们明白,现在洛阳是我周国的洛阳,不是他们那帮丧家之犬的洛阳。”
他没说立军令状,大概是感觉完全没什么问题,或许宇文邕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这话说得同在大厅里的高演与唐邕二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因为说到丧家之犬,他们现在几乎可以算是地地道道的丧家犬了。
贺若弼那番话,等于是把他们的脸放在地上摩擦。
总裁的赎爱宝贝 浅紫缤纷
“呵呵,朕只看最后的结果,若是你不能带着人入主洛阳,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宇文邕对高演的态度就是:我对你很客气,但是我并不阻止手下人羞辱你,虽然我也不会特意吩咐他们去做就是了。
“长山王,你怎么说?你乐意跟贺若将军同去么?”
宇文邕笑着问道。
“在下自当从命。”
高演站出来双手拢袖行了一礼,随即退回座位。
唐邕有些诧异的看了高演一眼,对这位王爷的“能屈能伸”,十分佩服。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做人难的地方在于,死了的人,可以一死百了,而活着的人,则要坚强的走下去,不能轻易结束自己的生命。
对于高演来说,死了或许是种解脱,只有活着,才是勇士的选择。
唐邕不由得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