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真的不是重生 線上看-第1732章 紅葉,你家爺們瘋了展示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真的不是重生
静室里响起一片笑声,连中间台上正摆弄着茶具的茶艺师都笑了起来,低着头努力的憋着。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想笑就笑,憋着多累呀,你们还有规定工作的时候不能笑吗?”王洪刚好奇的问茶艺师。
小姑娘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皮肤很好,手型也很好看。其实茶艺师这个吧,有一大半时间都是在看她的手,丑的肯定不行。
第一是手,第二是脸,第三是身段,然后才是技术。其实也可以没有技术,因为事实上没有几个人在意。
“没有。”小姑娘小脸儿通红,摇了摇头回答。
“那不就完了,该笑就笑,大大方方的。”
“客人开心就好。”小姑娘到也不怕说话。做这个和客人愉快的聊天儿也算是技艺之一,总不能全程小脸捧着一声不出像个木偶一样。
谁欠你钱哪?
“请喝茶。”小茶艺师翻来覆去又是洗又是冲又是泡的,终于弄出来一壶能喝的了,弯下腰用竹托往每人面前递了一盏。
这就是氛围了。以茶艺台为中心,饱含着茶香的水蒸气向四面升腾,大家都被笼罩在里面,满鼻生香,这时候再浅饮一盏自然感觉就大不一样。
再加上小姑娘肤白貌美的浅笑着,大眼睛水灵灵的看着你,那品味蹭一下就上来了。
活色生香也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东西还真就是唐代那些‘骚人墨客’们玩出来的花样,包括女体盛。好不好吃不重要,要的是这个调调。
就像现在的奢侈品,具体值不值,质量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显摆。
喝了两壶茶下去,大家闲聊的也差不多了,叫茶艺小姑娘退了出去,大家开始说正事儿。
“我这次来,主要是代表某办来请教几个问题。”小秦扶了扶眼镜正了正衣襟。
“别这么客气,有什么就问吧,我知无不言。”
“张局长对地产行业的看法和意见,能具体说一说吗?”
张彦明愣了一下,还真没想到上面这么直接,一上来就是这么严肃重量级的问题。
前妻逆袭:别闹了,检察官
“有什么说什么,不用多心,”
小秦笑了一下:“这几年我们也一直在观察研究,对枫城系和其他各大地产品牌也做过调查,大体上还是有些了解的。
这一次,是真的想听听您的意见和建议,您应该知道,有关部门正在拟定相关条文,明年将会对整个行业以及相关政策进行调整和补充。”
张彦明想了想,点了点头:“这一点我知道,也不怀疑。但是事实上,我并不是太看好。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种事儿也不是一年两年一次两次了,很多人最擅长的就是念歪经。
……我还是说一下吧。其实说不说无所谓,反正我们是会一直做下去的。
总归说起来就是几个方面。
第一就是土地买卖,这是一切的根源。
抬高地价或者创造条件来抬高地价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主流思维,主流模式。
这也就代表着,总体价格会因为这方面的变化而变化,不断的飞升,直到老百姓赌上一辈子也买不起。这个用不了几年。
价格的飞升带来的是地方经济总量的提升,而且这个数据可能还会相当漂亮,会有大批的人因此受益。
但事实上,因为总体价格的上升,会造成物价的全面上涨,造成实体商业工业的成本直线上涨,造成老百姓基本生活成本的不断上涨。
这个结果不用我说,你们应该能理解。
而且地产行业本身来讲并不具备什么发展意义,这就是一个断头坑,钱进去就基本上很难循环了,这一点你们也应该明白。
再一个就是税收方面。
这个行业的税收很复杂,也很重复,但事实上对不管是土地出让方还是地产商来说,不存在一丁点的影响,最后都是老百姓买单,不断的加重负担。
这两个方面,希望你们回去能如实反应,请领导们仔细考虑一下。
再说回来,这几年枫城各个公司的一些做法相信你们也清楚,不搞公摊,不卖楼花,注重绿化,注重物业服务。
公摊这个东西完全就是无稽之谈,除了虚高成本提价以外没有任何的意义和用途,在我眼里就是完完全全的坑民套路。
卖楼花这事儿也差不多,完全是地产商的套路手段,用来弥补资金不足。资金不足就不要做,为什么还要做?而且还被允许来做。呵呵。
卖楼花最大的问题还在于,根本没有办法来保证老百姓的利益,别和我说有多少单位机关有多少监督审核,没有意义。
咱们总是把特别简单的事情搞的无比复杂来增加老百姓的付出和麻烦。
谁来保证地产商能执行合同?谁来保证老百姓交了钱能得到想得到的东西?谁能?
连资金都没有的地产商,各种手段来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然后拿着老百姓的钱开发,最后还是强势方。
连合同都说不执行就不执行,条款完全没用没有约束力,这不奇怪吗?
绿化这一块我就不说什么了,国家也在关注,也有相关规定,只是执行上的一些问题。
现在城市越来越大,人口越来越多,城市热积效应是将来的一个大问题,绿化虽然不能解决它,但起码是一个有效的办法。
最后一个就是物业服务。物业服务是服务,不是管理。物业公司应该是居民的管家,而不是狱警。
这将会是一个相当复杂严重的社会性问题。
我们有自己的物业公司,我们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物业应该怎么工作,但也只是希望能有一点效果,必竟我们的只能代表自己。
……”
张彦明一条一条的说,小秦他们一条一条的记,王洪刚坐在一边一把一把的擦汗。
连喝了几杯茶,王洪刚掏出手机给孙红叶发信息:快来吧,你家爷们疯了,我不敢劝啊,什么都敢说,还全是大实话。
“没事儿,说就说吧,憋在心里是病。”很快孙红叶回了信息过来。王洪刚看了看差点翻了白眼。
“……再一个就是城市商业方面的发展,我认为现在的趋势完全不是在发展,而是在自绝后路,竭泽而渔。
不是说发展不好,所谓的现代化不好,但很多东西还是需要保护延续一下的,你认为呢?……
不管怎么发展,我们自身是不会改变的,现在坚持的以后还会继续坚持,我并不追求赚钱,这个你们应该有所了解。
目前来说,我还是尊重行业的,也保持着一定的利润标准,哪怕大家和我一样操作也是赚钱,赚的也并不少。
暂时来说,整个行业还没达到某种程度,还没有严重影响到实业商业还有很多基础的东西。
但是如果将来,大家都不满足了,想卖更高的地价,想赚更多的利润,准备把所有行业和老百姓的基本生活拖进来。
小秦,我和你说,我会降价,哪怕我个人贴补这部分亏损,肯定要把这个价格打下来。
而且我赔钱,我就会让任何公司都赚不到钱,直到市场恢复正常。”
“您用什么方式能让整个行业赚不到钱呢?”小秦的随从有一个人问了一句。估计是感觉张彦明这话说的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