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破天錄 txt-第1190章 大開要塞唱空城分享

破天錄
小說推薦破天錄破天录
龙腾海的命令让全军上下几乎是一片哗然。
诚然,这是一场罕见的胜利,也是一场决定性的胜利,可它付出的代价也太过于巨大了,军队损失超过七成,剩下能战的也不过四成,最关键的是,精英修士们基本都不愿意再继续战斗下去了,这一场战斗各派损失极大,再打下去,他们的所得就要少于他们的付出了。
眼下大胜已经收入囊中,谁还想要继续拼命呢?
但龙腾海跟他们打交道的时间极长,早有应对之法,他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各派的领队让他们只需要跟随并不需要战斗即可,这才勉强说服这些修士们跟着部队一同开拔。
至于其他的将士们,虽然也都疲惫到了极点,但龙腾海十几年在东南方面的经营早就让他事实上成为了东南地区的无冕之王,他的命令比皇帝还要管用。
巨大的威压之下,这些将士们只得将劫后余生的庆幸与胜利的喜悦暂埋心中,强忍着对未来的恐惧再次踏上征途。
部队在行进三十里的距离后,他们来到了阳光城,这是与南阳原叫相对应的两座平原上的城堡,原本是巨大兵营的它此时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由于离得较近,巨大的能量冲击波让它就像是海滩上建成的沙堡,此时已经被摧毁大半,到处都是断壁颓垣,有些地方遍布着暗红色的晶体,那是魔晶冲击波高温肆虐过后,一些城墙、房屋结晶化留下的残骸。
部队没有往阳光城去,因为参差不齐的晶体密布,有些地方甚至变成了石林,就像是猎人做下的尖刺陷阱,让人无法下脚行军。
灰盔谷的位置在阳光城西北靠北的一百三十里处,部队扔掉了一切重装备,甚至丢盔卸甲,仅携带兵刃和轻甲以及干粮和清水,在修士的帮助下急速行军了一天一夜才算赶到。
赶到的时候,灰盔谷的城门上已经插上了大齐的五爪青龙旗,远远的就能看到旗帜飘扬,一时间累到极点的士兵们士气大振。
李乘风只见眼前是一处峡谷,两侧是延绵不断的山脉,就像这片平原被一道屏障突然隔断,一座延绵不断的山脉拔地而起,两侧的山脉越往前去,地势便越是狭窄,山崖便越是陡峭,直到最底处便是一座灰色的城堡要塞。
这座城堡两旁伫立着两座巨大的石像,这两座石像一尊头戴王冠,朝着他们的方向平举着一把巨大的石剑,另外一尊石像则一手怀抱书籍,一手举着一枚晶体形状的巨石,很显然这是向来人展示着傀器国的立国之本。
而这里也正是傀器国最重要的核心腹地的关隘所在,只要占据了这里,就扼住了傀器国的咽喉。
龙腾海率兵前来,为首的一名将军立刻迎了上来,简略的向龙腾海汇报了情况。
原来,他们这边一侧的骑兵在冲入对方军阵之中后眼看就要被对方的中军大阵淹没,此时中央盆地中却突然间爆发极为激烈恐怖的爆炸,这一场爆炸瞬间让傀器国的大元帅薇薇安立刻抛弃了士兵,利用传送阵逃走,剩下的士兵们当即便惊骇莫名,士气崩溃。
骑兵们见状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立刻朝着阳光城的方向策马狂奔,他们拼命压榨了战马最后一丝的马力,这才勉强逃出生天,等回过神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奔逃到了灰盔谷的附近。
为首的将军姓徐,眼见这个情形虽然惊惧莫名,但瞧见这关隘竟然城门大开,吊桥也是放下竟然没有收回,城楼上更是一个人影也不见,实在是诡异骇人。
只不过,徐将军也是打老了仗的人,这种空城计可吓不住他,他先是派遣了几名士兵进入关隘之中,在确认了城墙上的确没有士兵后,他立刻再派出二十名士兵进入要塞中进行进一步的搜查,同时派出传令兵立刻返身将这个消息通报大将军龙腾海,而他自己则率领着剩下的骑兵主力在四周四处扫荡,查看有没有埋伏和漏网之鱼。
等龙腾海赶来时,徐将军已经将这灰盔谷要塞全部扫荡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的人影和埋伏。
可即便这样,龙腾海依旧觉得不放心,因为眼前这情形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
傀器国为什么会放弃这么重要的关隘?为什么这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是因为之前傀器国的元帅率先逃亡,从而导致连锁崩盘,继而守卫要塞的将军士兵也都跑了个精光?
又或者,这是一个圈套?
龙腾海没有下令第一时间占领灰盔谷,反而是下令士兵们在要塞外五里左右开始安营扎寨,同时派遣一百名精英修士和一千名士兵进入要塞之中进行第二次地毯式搜索,以防止傀器国一方在这里设置了什么可怕的机关傀儡。
可这一千多名士兵修士来来回回搜查了好几遍,甚至连要塞城门、护城河、壕沟以及那两尊几十米高的石像都里里外外检查了几遍后,他们依旧毫无所得。
龙腾海依旧不放心,他选择将部队一分为三,其中一份进驻要塞,另外一份则布置在要塞往傀器国方向,其中的斥候骑兵更是撒出去上百里;至于最后一部分的兵力他则安置在要塞往南阳原方向距离十里处,同时他的营帐也设立在要塞之外。
无他,实在是被傀器国那几个机关傀儡最后的自爆给吓出心理阴影了。
如果对方在这要塞下面埋了这么几个机关傀儡,趁他们睡觉的时候给他们来一波自爆,那大家就一块升天,呜呼哀哉了。
虽然知道这基本不可能,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大将军这一番折腾,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心中所想。
连大将军都如此担惊受怕,其他的士兵心里面怎么想?
有哪一个不心中惴惴?
被安置在外侧的士兵还好,至少晚上敢睡个安心觉,被安排在内侧和要塞中的士兵,那可真是脸上笑嘻嘻,心中妈卖批,一个个腹诽暗骂,亲切而密集的问候着大将军的各代亲属。
“师兄,这傀器国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在要塞的城楼上,李乘风、赵小宝和韩天行在夜里进行着巡逻,三人巡了几圈后,韩天行实在是按耐不住,低声问了起来。
李乘风斜看了韩天行一眼,摇头道:“我又怎么知道?你也别勉强了,身上还有伤就早点回去歇息吧。”
韩天行苦笑道:“我在这要塞上,如坐火山口,不知道屁股底下什么时候会突然爆发出来。这又如何能睡得着?”
赵小宝低声道:“少爷,要不,咱们跟大将军打个招呼,咱们还是不要在这里……”
李乘风嘿的一声笑,道:“你又怎么知道,现在哪里安全呢?是咱们脚下这灰盔谷雄城,又或者是里面的傀器国腹地,亦或者是外面的大将军营帐?”
韩天行脸色一变,道:“师兄,你发现什么了?”
李乘风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事出反常必为妖!傀器国这大开腹地之门,不管是不是空城计,这都绝不是什么好事……”
王格朗的阿拉大陆历险记 liuyuxi
所有人都知道,这空城计不正常,傀器国必有后手,可是……这后手究竟是什么呢?
在这种情况下,难道傀器国还能翻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