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江左辰-第四百二十六章 聚首金陵渡!相伴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一大早苏宸就坐车出行了,为了掩人耳目,他并没有跟随孟公子的车队一起出发,而是单独行走,车内只有他和彭箐箐两个人。
白素素、徐清婉只在苏府相送,甚至徐才女还提出想法,可以随行出游,但是被苏宸婉拒了。因为这一次,可不是才子佳人游历江南那么轻松写意,而是去后蜀帮忙抵挡宋军的。
出了润州城东门,十里外,有一处送别亭,柳墨浓带着小荷在此等候。
苏宸下车后,与柳墨浓做临行前最后的告别。
九越阙天
柳墨浓眼泪汪汪,拉住他的手,柔声道:“苏大哥,你这次前往,可定要多加小心!”
苏宸莞尔一笑:“放心吧,我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史上第一无道昏君
“嗯,墨浓在润州等你回来,记得你的许诺,以后要娶我过门的,不能失约。”柳墨浓十分担心,他这一去不复返,从此人间无苏郎!
苏宸长笑起来:“哈哈,那是,记着呢。润州还有这么多财产和佳人,我怎么会不回来呢?此去虽有万重山河险阻,但也抵挡不住,我的归心!”
“那就好!”柳墨浓抱住了苏宸,相互依偎。
石亭外,彭箐箐停步等候,这次倒是没有过去打扰,她心中已经默许了柳墨浓妾氏的存在,即将远行了,她也明白柳墨浓的焦虑和不舍,所以,把分别时间单独留给二人。
苏宸抱着暖玉温香的娇躯,俯下头,亲住了柳墨浓,直到良久才分开。
“我该走了。”
苏宸露出阳光般的笑容,不想把分别的场景,弄得那么惆怅和悲情。
柳墨浓点头,站在原地,望着苏宸远去的身影,泪珠打转,挥手作别。
彭箐箐很潇洒地跟柳墨浓挥了挥手,然后跟上苏宸的脚步,上车离去。
车厢内,苏宸强忍住自己不回头去凝望,否则,他真的忍不住跳下车再去搂抱那个温柔如水、心性坚韧的女人。
忽然间,一阵琴声响起。
然后清美的声音也随着飘出。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爱火重燃,总裁的心尖前妻 明珠还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情景交融,这首诗词被柳墨浓唱出来,动听悦耳,又充满了深幽悱恻之情。
一曲唱罢,车子渐行渐远,柳墨浓已经泪流满脸。
苏宸虽然心中难受,但却在最后,露出一抹欣慰笑容。
这样对情忠贞的女子,自己得之,又是多么荣幸!
………
金陵渡(三国时叫“蒜山渡”,唐代曾名“金陵渡”,宋代以后称为“西津渡”),它是江东通往江北的惟一渡口,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自三国以来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
这里东面有象山为屏障,挡住汹涌的海潮,北面与古邗沟相对应,临江断矶绝壁,是岸线稳定的天然港湾。
在六朝时期,这里的渡江航线就已固定。规模空前的“永嘉南渡”时期,北方流民有一半以上是从这里登岸的。东晋隆安五年,农民起义军领袖孙恩率领“战士十万,楼船千艘”,由海入江,直抵镇江,控制西津渡口,切断南北联系。
由于金陵渡依山临江,风景峻秀,唐代李白、孟浩然、张祜;宋代王安石、苏轼、陆游等大文豪,都曾在此候船或登岸,并留下了许多为后人传诵的诗篇。
苏宸和彭箐箐坐车两个时辰,终于在正午抵达了金陵渡。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在车内,苏宸更换了长衫,换了发型和方巾,手中提着一把刀,倒像是一个武林豪侠的打扮了。
彭箐箐换了一袭男衫和发束,齐眉勒一道青色的抹额,穿一身黑白相间的绣绫短衫,腰间紧系一条衣带,双腿修长笔直,在女扮男装时,忽略掉胸前不足后,显得黄金比例更好了。
再看彭箐箐的面容,唇红齿白,眉目如画,,一双眸子澄澈如水,格外水灵,当真是翩翩美少年,比苏宸俊美多了。
“苏少侠!”
“彭少侠!”
两人相互拱手见礼,都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去约定地点吧。”
荆云驾车,苏宸和彭箐箐坐在车内,进入金陵渡口所在的小镇街巷。
宠婚不倦 若之
这里虽然名为渡口,但其实是一座功能齐全的小镇,有客栈、有酒楼、有茶馆、有赌坊、有杂货铺、有青楼等,因为南北通航,只有这里可以坐船登陆,行商和探亲者,想要坐船,都要在这里登船。
这里还有驻军把守,并非什么人都准许驾船和出行,船只都在官府上报备,提前说明航路,出行人也需要有路引等,杜绝偷渡到江北,投宋国去了。
苏宸和彭箐箐需要用假身份和路引,这些都交给孟公子差人去办了,到时候混在商队之中,银子给足,不会细查。
听潮楼。
这是金陵渡小镇上,较为有名的一座小酒楼。
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唐代诗人张祜写过一首诗《题金陵渡》,亲笔写在小楼墙壁上,作为题壁诗而出名。
“金陵津渡小山楼,一宿行人自可愁。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
这首诗意境凄美,画面感极强,是唐诗中写金陵渡最为脍炙人口的一首。
“苏兄!”
“孟兄!”
酒楼的二层雅间,苏宸与孟玄钰碰头见面了。
由于苏宸要跟去蜀地,孟玄钰格外兴奋和高兴,他真切希望,这个江左大才子,能够到了蜀国,出谋划策,阻挡住宋军的入侵,解救蜀国危难。
“苏兄真乃信人也!”孟玄钰笑靥如花,这一刻,极为俊美。
苏宸差点被惊艳到,暗忖这个孟公子,虽然是男人,但是长得如此俊俏,实是生平罕见,比起后世那些小鲜肉不知漂亮出多少,就连容颜极美的彭箐箐,扮了男装,似乎还是逊色了孟公子。
“咳咳!”苏宸干咳一下,收摄心神,暗想自己面对润州几大佳人美色都能稳住、淡定,更何况是男色?
“千金一诺,岂能食言?不过,我也希望孟兄能够遵守约定,到时候保护好我们周全。时间一到,及时送返!”
孟玄钰道:“这个必然!苏兄能如此信得过在下,性命相托,无论明年春闱前,蜀国形势如何,到了约定时间,必会送你回来。”
“那就好!”苏宸微微点头,这个是他返程的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