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第三十四章 五寶看書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嘶!”
马得福揉了揉发胀的脑袋,眯着眼睛瞧了一眼窗外,此时天已大亮,温暖的阳光透过木床撒入屋内,环顾四周,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分明是新房。
可是,不论他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他是怎么到这里的。
水花呢?
吱呀。
重生之不可能的替身
就在这时,房间的木门缓缓打开,水花手上端着一个瓷碗走了进来,看到马得福醒来后,只见她温柔的笑了笑。
“醒啦?来,正好喝点热汤暖暖胃。”
“对不起。”
马得福撑起身体,不好意思地朝着水花道了个歉,毕竟昨天晚上是新婚之夜,而他却喝的烂醉如泥冷落了水花,纵使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但他觉得这种情况他终究是不对的。
“有啥好对不起的?”
水花摇了摇头,丝毫没有介意昨晚的事,昨天那种情况下,只要是个人,哪有不醉的道理。
“来,快把这碗汤喝了。”
“嗯。”
水花趁着他穿衣服的功夫已经将一个冒着热气的瓷碗放到了炕上的小桌上,马得福低头一瞧,是一碗羊杂汤,汤底雪白浓厚,里面有骨头,有羊肉,有羊杂,还有羊血。
马得福一瞧就知道这是水花的拿手绝活,这汤必须带着骨头一起炖,经过一个晚上的小火慢炖,起锅前十五分钟,只需撒上一把盐提鲜,至于其他的调料,放什么都是多余的。
网游之虚拟战争 天变白了
一夜的炖煮,所有的精华都浓缩在了汤里,一口喝下去,能把人的魂都给鲜丢了,一点多余的膻味都没有。
喝完这碗饱含爱意的浓汤,马得福的脸上不由露出一副非常享受的表情。
就是这个味!
回味许久,马得福方才放下碗筷,低头瞧了一眼时间。
这一看可把他吓得不轻,原来已经十点多,快十一点了。
“喝完啦?”
水花再次从屋外走了进来,看到桌上空空如也的瓷碗,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容,凡是做饭的人,谁不喜欢吃饭的人把饭菜吃的干干净净呢。
“来,洗把脸,待会额们还要去……去……爸那里呢。”
说着说着,水花的脸上渐渐染起一层红晕,声音也越来越低,尤其是那一个‘爸’字,更是低不可闻。
显然,她还没能适应新身份。
“对呀。”
经水花这么一提醒,马得福方才想起还有这么一档子事。
几分钟后,马得福擦了一把脸,换上了一身新衣服,牵着水花的手走出了院门。
马得福如今住的是前段时间刚盖好的新房,位置是在村子的南面,距离原来的那个家并不远,走路只需要两三分钟就能到。
“爸,妈,额回来啦。”
还没跨入院门,马得福便朝着院子里高声喊了一句。
“哥,哥!”
小妹马得花听到哥哥的声音,立马迈着小短腿蹬蹬蹬的跑出了院门,一边蹦蹦跳跳的跑着一边张着双臂朝着马得福飞奔而去。
“哎呦。”
马得花一头扎进了马得福的怀里,由于她冲的太猛,差点把马得福撞了一个趔趄。
被哥哥一把抱起后,马得花朝着水花甜甜一笑,脆生生道。
“嫂子好。”
“你也好。”
水花笑着揉了揉得花的小脑袋,随后转眼瞧了一眼洞开的院门,也不知道怎么地,她之前还一点也不紧张,怎么被得花叫了一声‘嫂子’后,她的那颗心反而提了起来。
“得福回来啦?”
忽然间,得福她妈出现在了门口,只见她满脸笑容的看着两位新人,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
“快,水花,快进来坐。”
马得福非常自然的喊了一声。
“妈。”
水花虽说反应慢了半拍,但那句‘妈’还是喊出了声。
“妈”
言谈间,得福妈异常热情的走到两人身边,一把拉住水花就要往院子里走。
“好,好,好孩子,快跟妈进来。”
走进院子,马得福环视一圈也没发现老爹的身影,不由好奇道。
“妈,额爸呢?”
得福妈一边目不转睛的打量着水花,一边头也不回道:“你爸和你弟去隔壁的农场去了。”
马得福意外道:“去农场?”
“嗯,前些日子订的种子到了,得宝一早就开着拖拉机带着你爸赶了过去。”
种子?
啥种子?
马得福心里不禁暗生疑惑,怎么这件事从来没人告诉过他。
“啥种子到勒?”
得福妈随口道:“甘草。”
“甘草?”
得福妈听出儿子话中的疑惑,不由惊讶的转过头来。
女帝 直播 攻略
“对,就是甘草,咋?你不知道甘草?”
富贵天成
“……”
马得福是正儿八经的农校毕业生,怎么可能不知道甘草?
众所周知,宁省有‘红、黄、蓝、白、黑’五宝,其中黄宝正是甘草,而另外四宝分别是枸杞(红)、滩羊皮(白)、贺兰石(蓝)、发菜(黑)。
甘草,别名甜草、甜根子、乌拉尔甘草,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也是一种补益型中药,其根部、茎部均可入药,多生长在干旱、半干旱的荒漠草原、沙漠边缘以及黄土丘陵地带。
玉泉营地区恰好属于干旱向半干旱地区过度的地带,其气候非常适宜于甘草的种植。
魔骸之书 X小天狼星X
然而,甘草是一种多年草本生植物,如果是直接种的话,需要等到第四年才能收获,即便是采用移栽的方式种植,也需要2-3年的种植期。
2-3年,收获期太久了,而且相比于粗放种植的土豆、玉米,甘草也有点娇贵。
虽然在学校学习期间,老师曾经提过甘草种植,但甘草毕竟是药材,和农校的专业方向不太符合,老师们只是一带而过,所以马得福对于甘草种植的了解并不是特别深入。
正因为没有把握,马得福才一直没有提议过种植甘草。
他没想到的是,自家老爹竟然闷声不响的订了一批甘草种子。
难道老爹会种甘草?
马得福凝神细想了许久,也没发现记忆中老爹曾经学过种植甘草。
另一边,国营农场,交割完甘草种子,在送货人员的帮助下,李杰和马得宝顺利的将满满一车种子装上了拖拉机的翻斗,准备出发赶回金滩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