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御九天 txt-第五百零一章 魔藥外泄熱推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还是绕不开祖训的老话题。”达布利多校长笑了起来,他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过问维斯族和萨库曼圣堂的事儿了,看来这些人都快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处理内务的了。
大脉 青春小九九
让股勒帮宗家塞两个弟子去鬼级班,这事儿可不可以?当然可以,站在达布利多的立场来说,如果能看到维斯一族人才辈出,那当然是值得欣慰的事儿,但这事儿不是股勒所能决定的,他自己的弟子,自己当然了解,他肯定询问过了王峰,然后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美人 宜 修
其实想想也是,现在人人都知道王峰那鬼级班的开销有多大,一百人肯定已经是玫瑰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再塞人进去岂只是说说那么简单?现在正是人家那边打基础、建名声的关键起步阶段,为了一点点私人交情就要让人家承受巨大的风险,换谁能愿意啊?
至于雷克布罗说的给钱之类就更搞笑了,这是钱的事儿?免费本就是人家玫瑰要打响第一枪的金字招牌,你明着给钱不等于是在砸人家的招牌吗?
达布利多对此是表示完全理解的,也支持股勒的决定,只是这帮仗着宗家身份在这里耍横的家伙……
“无规矩不成方圆,祖训自当遵从。”达布利多说道。
其他人都是微微一喜、心里也松下口气,听这口气像是松口了?看来传言没错,大长老闭关修行这些年,早都已经把他曾经那些傲气儿给磨没了,不再像以前那样……
“族有族法,家有家规,尊卑有序,不得擅越。”达布利多平静的看向雷克布罗,和这些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也懒得讲,当年达布利多能毫无争议的拿下海格雷神的名头,靠的可不是嘴巴,他淡淡的说道:“你比股勒身份更高、资格更老,所以你可以勒令他,那和我这老头子比呢?”
众人都是一怔,随即面面相觑,达布利多既是维斯一族的前任族长,也是现任的大长老,维斯一族里以他地位为尊、辈分最高,拿族规中尊卑有序这一条来说的话,所有人都不能反驳他的意见,否则绝对就是擅越!
雷克布罗似是还想要争辩什么,可达布利多已经接着说道。
“从今天起,任何人再敢谈论此事,或是给股勒施压,那就是违我族令。”达布利多不再看雷克布罗,而是转头缓缓扫视全场,平淡的语气中却仿佛隐含着一股雷霆之怒:“我达布利多必杀之!”
………
极光城的闹市之中。
这本只是一处靠近城郊的简陋棚改区,原本是一些极光城底层贫民们聚集的地方,人迹罕至,可随着贸易中心带来的大量人流量,致使极光城的城区范围一再外扩,这原本无人问津之地,现在都已经成了繁华的闹市,那些棚改的贫民们将简陋的建筑打扫出来,几张木板床一搭就能出租,对那些外来客来说,八贤大道的旅店现在全是天价,那是老板住的地方,而这里条件虽差却足够便宜,则是各种船员、码头工人性价比最高的住所,自然就成了鱼龙混杂的各地外来人口聚集地。
“老板,来一串腰子!”
超级玉
“新码头招工,一天一里欧,管饭,日结,绝不拖欠!”
“最新款的麻布工装,一件穿一年,绝对磨不破!”
市场上小商小贩们的声音此起彼伏,嗡嗡嗡嗡的不绝于耳,人流涌动、熙熙攘攘。
一个带着黑帽子的家伙和光头错身而过,不经意间两只手接触了一下,随即那光头迅速消失在那熙攘的人流中。
黑帽子则是拉了拉帽檐,将手插在衣兜里继续前行,拐到了街后的巷口里,再钻进一间相当破旧的出租房。
砰、砰砰、砰砰、砰……
“忙着呢,钥匙在门板下面,自己进来!”屋子里响起一个嚷嚷声。
可黑帽子却并没有去摸那门板下的钥匙,而是安安静静的等候着,如此隔了足足一两分钟,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黑帽子走了进去。
房间里显得有些阴暗,几个彪形大汉似乎正围坐在小桌子边上玩牌,这些家伙大冷天的还赤裸着上身,上面纹身疤痕遍布,此时他们都停了下来,一道道冷冽的目光朝黑帽子看过去,让他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不敢多看。
“拿到了?”说话的是刚才嚷嚷那个声音,这家伙看起来十分瘦小,和那些壮汉完全不同,但声调却已经变得沉冷,一双鹰眼精光闪动。
黑帽子从兜里摸出一个装满了绿色液体的密封袋子,笑着说道:“那不能让您失望啊,这是五份儿的量。”
小个子结过掂了掂,冲身后递了个眼色,立刻有人扔给他一张魂晶卡。
黑帽子赶紧接过,赔笑着说道:“华哥,最近这行情又涨了,现在是一天一个价啊,一份儿八万连成本价都不够了,您也知道……”
“给你的就是新行情的价。”只听小个子冷冷的说道:“继续收,有多少收多少,钱不是问题,让你的人都盯紧点,这个月至少还要二十瓶,如果你弄不到,下个月我就换人!”
“明白!”黑帽子脸露欣喜之色。
重新打开房门时,他快步走出,冲那巷子两侧看了看,似乎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心中松了一大口气,他拉了拉帽檐,快步离开,却浑然没发现,在不远处一片平房的房顶上,一个胸口绣着‘锦风’字样的黑袍男子飘然而立,冷峻的目光注视着那个黑帽子的背影,最后再看看那已经关上的房门……
绝处逢缘 幺笙
嘭~
一道青烟,男子消失不见。
同样的事儿这几天陆续发生,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一个小小的据点而已,按锦风的判断,这伙人应该是来自九神帝国,倒卖的不是别的,正是如今鬼级班里的炼魂魔药……
肖邦和股勒的接连突破,虽说外界还有不少声音在说这是两人原本就已经接近突破边缘、玫瑰只是刚好踩到了狗屎运云云,但那炼魂魔药和炼魂阵的名头却是各种各样的渠道中被传开了,甚至是神话了……
这两样东西肯定是玫瑰鬼级班的底气所在,炼魂阵就算了,那玩意儿很难复制,涉及到高深的符文,就算记忆力再好,临摹个一模一样的出来也完全无用,毕竟每一条符纹镌刻的深浅、粗细乃至更复杂的神韵,那根本就不是靠几个记忆超群的家伙用临摹所能记录下来的,而且这玩意儿镌刻在玫瑰鬼级班的训练室里,你偷也带不走啊……
但魔药却可以带走,一瓶不过巴掌大小,如果是换装到更方便携带的密封袋子里,带着进出玫瑰圣堂那压根儿就不是什么难事儿。
鬼级班可有足足一百人,每人每天都有配额,这么多人,威逼利诱,无论哪一招都是能弄到的。
有了货源,从来都不会缺买家,九神的人、圣城的人、其他各大圣堂、甚至是海族的人,现在各种乔装改扮混迹在鱼龙混杂的极光城中,就是为了收这款魔药,价格也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飞速炒高。
一开始时只是五千欧一瓶,那大概是当时还不太懂得这魔药价值的穷学生卖出来的,很快就涨到了一万、三万、五万……紧跟着各家买家都在暗中加价。
如今的价格已经是十万欧一瓶了,这还是最低的,高一点的都能飙到十二三万去,而且还完全供不应求!
那种财大气粗、不惜一切代价的架势,着实是让中间商都赚了个盆满钵满,皆大欢喜。
……
龙组的演武场,两个鬼级正在对峙。
其中一个穿着一身稍稍显旧的皮甲,头发高高的束起,身材高大魁梧,足有两米开外。
他目光冷冽、杀气十足,双手手臂肌肉鼓胀,上面刀痕伤疤遍布,而握紧的拳头上更是有着一层厚厚的黄茧角质,一看就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强者,狂涌的鬼级魂压从他身上一阵阵的往外扩散,荡漾出肉眼可见的魂力波纹,嗡嗡嗡的魂频共振声在演武场上不停回荡,再看看他胸口处的金色猎人勋章……
这是一位赏金猎人,S级的赏金猎人——霸王拳阿尔通!
能在赏金公会爬到S级,鬼级只是最基本的条件而已,还需要完成至少三个S级以上的任务,并独立斩杀一个敌对的鬼级强者才行,S级猎人,那几乎就等于是赏金公会里‘英雄’似的存在了,实力绝对比普通的鬼级要强大得多。
而在阿尔通的对面,一个年轻的小个子正淡淡的矗立在那里。
小个子只有一米六左右,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穿着一身朴素的青衫,一柄白色的长剑竖背在身后。
阿尔通的眸子闪了闪。
他是接了圣城这边赏金公会的‘陪练任务’过来的,圣子的出手一向都很大方,这样的事儿每个月都总有几次,除了战魔木西、千面狐阿尔娜、红蜘蛛言若羽等少数几个相当有名的外,其他那些普通的龙组成员,对阿尔通这种时刻都游走在刀尖儿上的赏金猎人来说,真的就有点不值一提了,做他们的陪练,那绝对是一份儿性价比相当高的工作,甚至可以说是福利了。
但眼前这小个子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同,虽然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丝毫魂压,甚至因为没有魂压的遮掩,让这家伙看起来浑身都满是破绽,可那份儿气定神闲却让人感觉他底气十足,事出反常必有妖,且旁边观战的圣子等人也是一脸的轻松,似乎是在期待着那小个子的表现。
赏金猎人的嗅觉绝对是很敏锐的,阿尔通微微压了压身,打算全力出击,若是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家伙掀翻,那才真是阴沟里翻了船。
双眼一鼓,白色的魂压在阿尔通身上炸开,紧跟着……
轰!
绝对鬼级的爆发。
庞大的身躯宛若炮弹出膛,四周霎时间气流涌动,仿佛整个演武场空间内的空气都被阿尔通前冲的身躯给牵动了,形成一个白色的锥头朝着那小个子轰射过去!
力量、速度、爆发!真正实战派的鬼级武道家,最具威胁的招数不一定是他们的魂霸技能,而是在启动瞬间的爆发力,那种一静与一动之间的差异,在开战的瞬间就已经能决定整场的优势归属。
此时阿尔通的爆发绝对算得上是鬼级中的强者了,比之范特西的狂化状态绝对还要更强出一筹,握紧的拳头带着一股摩擦空气后产生的气焰,宛若流星直射,瞬间便已砸在了那小个子的脸上!
结结实实的打击感,阿尔通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装模作样的小子,结……
结束的‘束’字还没在阿尔通的脑子中转完,却感觉拳头上那打击感一飘,紧跟着眼前被‘击飞’的小个子突然化为一道淡淡的虚影,而与此同时,一股火辣辣的疼意已经从胸腔处传来。
他前冲之势还在持续,下意识的伸手捂了下胸口,却感觉全身的魂力在顺着那伤口处飞速流逝。
这是哪来的伤?那小个子呢?
阿尔通心里一惊,随即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魂力平衡丢失,再也无法掌控身体前冲的速度……
我们的青春:我的青春
噗通、咚咚咚……
阿尔通一头栽倒在地上,还往前滚出了十几米远,等停下来时,已经只能半爬在地上,一只手撑地、一只手死死捂着胸口位置,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滑落,咬牙忍着剧痛,却再也站不起身来。
而在刚才他冲过的地方,小个子那淡淡的虚影已经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数米外一个正缓缓收剑归鞘的背影,仍旧是没有丝毫的魂压反应,仍旧是那么的破绽百出。
“来人,给阿尔通先生治疗。”圣子在旁边微笑着吩咐,眼睛却没有从那小个子身上离开过。
这是刚进入龙组的新人——蓝小飞,没错,卡丽妲身边蓝天的那个蓝家,刀锋联盟最古老的刺客家族之一,曾经鼎盛时期,那也是和李家一直分庭抗礼的存在,可大约三四十年前,也就是雷龙千珏千和圣主争位那个时代,蓝家陷入内部纷争,分裂为了两部。
一部占据着蓝家的发源祖地,号称蓝家正统,当年支持雷龙,也就是蓝天所在的那一支,还帮王峰作了个虚假的身份。
而另一部分则是追随了圣主,被圣主派遣在边关镇守,自号圣蓝一脉,算是从原本的蓝家独立了出去。
虽说分化后的蓝家再没有和李家平起平坐的实力,但优秀的血脉却让他们仍旧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刺客天赋,蓝小飞就是如今圣蓝一脉中最优秀的天才,在圣子眼中,甚至比之当年惊艳了联盟的蓝天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才是真正的影舞。”圣子罗伊笑着冲身边的人说道:“影舞,不是分影越多就越强啊。”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叶盾那种十影舞不是不强,而是对追求一击必杀的刺客来说,那种花哨本身就已经脱离了刺客真正的本质和精髓。
“简单实用,才是最强的刺客。”战魔木西笑道:“听说夜叉一族的拔刀术天下无双,黑兀凯深得其中精髓,但若是遇上小飞的拔刀术,那这最强剑客的名头就得拱手相让了。”
“夜叉一族号称战神,剑客之名满天下,”罗伊微笑道:“黑兀凯又能与隆飞雪平分秋色,打过才真输赢,不要太自满了。”
“是。”木西点头称是。
正说着,言若羽走了进来,一身风尘仆仆状,冲圣子微微一揖:“殿下,新到的魔药已经送到了坎伯部长那里。”
罗伊点了点头:“那边的情况如何?”
这显然不是在指魔药的研究进度,言若羽回答道:“玫瑰方面购买了相当数量的鬼级必需品,包括稀有药材、矿物等等,也包括各种魔药工坊、铸造工坊的修行成品,按常理,如此疯狂收购下,市场价格会大幅度提升,但极光城贸易中心的存在使得这些商品的成本极其低廉,目前市场价格只提高一成左右。”
“价格这东西,不一定要买多少才能上涨啊,市场占比、流言蜚语……”罗伊笑道:“把价格再继续炒高,这事儿就交给你了,我倒要看看玫瑰究竟有多大的家底,能撑到什么时候。”
凭空的鬼级肯定是不存在的,各种训练消耗、衣食住行,虎巅到鬼级所需要的其他资源必然少不了,特别是那魔药和炼魂阵,真当是天上掉下来的?魔药需要材料,炼魂阵即便不说建造成本,光是维持运转也需要大量的魂晶,整个鬼级班每天恐怕都得数十万的基本开销,倘若是遇到像需要进阶的,各种保驾护航、魔药成本更是贵得不可思议。
玫瑰的鬼级班又不收取额外的费用,凭玫瑰雷家那点底蕴,能撑多久?一百人想出二十个鬼级,那不是做梦吗!
旁边木西和阿尔娜等人都笑了起来,砸钱?玫瑰?
罗伊又问道:“王峰呢?”
问话时,罗伊看似没盯着言若羽,可心神却全都集中在他身上,这次派言若羽去极光城执行这任务,本身也是一种考验,不是不信任言若羽,言家虽然是言若羽的父辈才在圣城崭露头角,但他父母对圣城都是忠心可鉴,且言若羽从小就和罗伊一起长大,对他是深知底细了,反叛的事儿他肯定做不出来。
罗伊只是想看看这家伙在面对玫瑰、面对王峰时,究竟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言若羽并未迟疑,将王峰在玫瑰的行径说起,外人或许觉得王峰是个怎么样外骚内紧的类型,肯定对鬼级班很上心,可事实上这家伙一周七天,恐怕有三天都泡在外面,不是金贝贝拍卖行就是帆船酒店,剩下几天也不过是在训练室外晒晒太阳、享受一下玛佩尔的按摩,吃个水果睡个觉,醒了就随便冲那些鬼级班弟子吆喝两声……
何止是罗伊,连旁边的轩辕木西和阿尔娜都是听得有些面面相觑,圣子如此慎重以待的对手,竟然就是这副德行?这还真是……
“小人得志!”木西冷冷的说道:“这家伙真是够膨胀的。”
“会是一种伪装吗?”阿尔娜仍旧是不太敢相信,天顶圣堂时她见过了王峰与天折一封还有叶盾的战斗,那样的一个强者,实在是很难将之与言若羽所形容的这形象联系起来。
“正视每一个对手,但也不要过度解读。”罗伊却笑了起来,脸上难得的透着一丝轻松。
王峰这个人呢,实力是有,聪明绝顶、天赋纵横也是真,但这脾性罗伊也算是慢慢了解了,用吊儿郎当不务正业来形容那真是一点没错,曾经圣光圣路上的那些报道,并不是空穴来风啊,至于说伪装什么的……在他自己家里还有必要吗?再说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就这么一尊大爷天天搁你旁边睡觉享受,这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还有几人能提得起劲儿来修行?
“以他的出身,能爬到今天的位置,贪图安逸和享受是理所当然的事儿,”罗伊笑着说道:“让圣堂之光再吹捧他一下,战胜了天顶圣堂如此大事,怎能这么快就冷下来了呢?圣城的嘉奖,该发的也发,当然,多送几张奖状勋章就好,咱们啊,让他每天更闲一点。”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