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破天錄笔趣-第1191章 雜兵炮灰亦當雄讀書

破天錄
小說推薦破天錄破天录
灰盔谷,顾名思义,这是一座伫立于灰色山谷中的要塞,它位于两条山脉的夹缝之中,左右两旁的山脉连绵起伏,虽然拦不住上天入地的修行者,可却是大部队难以翻越的天堑。
在灰盔谷的正面来看,这是一座弧形的堡垒,正前方是一个圆弧状的条石墙,这当中每一块条石都至少长三米,重达三四千斤,巨石之间以卵石混杂以石灰、石浆沏成,加上风吹日晒,早已经融为一体,坚不可摧,就算一个金身级修行人使用法术猛轰城堡,也未必能够给它造成多大的损伤。
在这面外墙的两侧有两座菱形炮塔,炮塔高度要略高于城墙,炮塔的面积颇大,看起来就像是人伸出去的两个拳头,它左右环卫着这座要塞的两翼,同时避免了对方出现的射击死角,可以形成中间与左右三个方向的立体式攻击。
这样的要塞哪怕只要有两千人驻守,都绝不是眼下这支部队可以拿下的,毕竟要塞城墙上一两百门的魔光重炮和上千门的魔光高速炮可不是吃素的,修行人可以轰击要塞,要塞也可以进行还击,连番大战之下,精英修行团可再也凑不出法阵结界了,介时双方对轰,虽说死亡率肯定是对方要高,可天底下哪有修士会跟普通炮兵去一命换一命的道理?
可即便这样,这座号称是无法被攻破的雄关险要居然就这样被对方弃守了!
这实在是没有道理!
可如果说对方有埋伏,可李乘风哪怕洒下无数的花草树木种子以及虫蝥四处搜查,甚至是那些透气的墙面缝隙中都钻了个遍,他也没有发现对方留下的任何机关和陷阱。
他一度怀疑对方在墙体之中埋藏了可以过载的魔光机关,可事实上并没有,傀器国似乎真的被吓破了胆,连这座要塞都放弃了。
“军使大人,军使大人!!”
就在李乘风带着赵小宝、韩天行下了城墙准备去休息的时候,忽然间对面来了一队巡夜的士兵,他们举着火把,远远的看去穿着一身轻甲,手中拿着长矛,正是李乘风他们训练出来的黑蛋等人。
这些临时被拉上阵的杂兵们神色十分复杂,有些人眼中深藏着惊恐,有些人深藏着担忧,这些是聪明人,看到了问题但又无能为力。
也有一些人很是欢喜兴奋,譬如像黑蛋这样的,半夜三更的咧嘴一笑,就那一嘴白牙熠熠生辉,如果不穿盔甲,简直就是自带隐身效果。
他此时就咧嘴笑着,一嘴白牙十分喜庆,只是让人不清楚的是,他只是单纯的看到了李乘风而欢喜,还是在这种疑神疑鬼,担惊受怕的时候看到了李乘风觉得多少有写安全依靠而感到高兴。
“你们可有搜查到任何异象?”李乘风看到他们,心中暗自叹气,但脸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他知道,黑蛋这些杂兵虽然经过了训练,可实际上依旧是炮灰部队,只是现在双方主力军团都打残了,杂兵也瞬间变成了香馍馍。
而且,龙腾海将杂兵搭配着一部分修士调上要塞与城墙上,自己则将小部分骑兵主力洒在傀器国国土一方进行哨探,大部队则囤积于外侧,防止对方阴招偷袭。
黑蛋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道:“到处黑咕隆咚的,又能瞧出啥咧?”
李乘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就立刻吹哨。”
黑蛋被选拔当了小队长,这时候正兴奋着,浑身都像是有使不完的劲儿,他朝着李乘风一礼,大声道:“放心,军使大人!!俺定然不给军使大人丢脸!!若是有敌情,定然杀个大大的军功给军使大人看!!”
李乘风心中不以为然,但还是鼓励的笑了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赵小宝与韩天行离去,而黑蛋则看着李乘风离去的背影,目光始终追随着,充满了崇拜与狂热。
他们这些被调上来的杂兵可是第一时间找人打听了战况,继而得知李乘风在这一场大战中大展身手的事情,本来就对李乘风万分崇拜的黑蛋此时更是将其奉为天神一般的人物,恨不得肝脑涂地,追随左右。
只不过,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甚至连一个普通的士兵都算不上,只是一个还没有转正的杂兵,连一个正儿八经的部队番号都没有,他们这些被训练过的士兵和那些还没来得及训练的士兵被归调在一起,现在被统称为:后防守备军。
听这名字就不像是啥正规军的名字,这不就是备胎的意思么!
听听人家都是啥番号:虎贲军、骠骑军、神威军、神武军!
后防守备军是个什么鬼东西?光听名字就没了士气!
更何况,他们被扔到要塞和城墙上来,有脑子的谁不知道自己是被大将军扔到前面顶雷?
怕不是对面只要打过来,他们就要在这里坚守要塞,而龙腾海他们扭头就跑吧?
这基本是这些大多数杂兵们心中所想,所以大家都心中打着到时候扭头就跑的主意,哪怕是龙腾海森严的军纪和高官厚禄的封赏都镇不住这些心思。
毕竟,前面的战斗打得太惨烈了!!
那可是大齐最精锐的部队,在一场战斗中居然一下折损了六七成!!
那么厉害的部队都被干掉了那么多,他们这些杂兵能顶个求用?
抱着这样的心思,这些杂兵们瞧着黑蛋就越发不爽,觉得这个家伙的存在就像是为了衬托他们这些人心思阴暗,人格卑贱一样。
“哟,黑蛋,当上小队长了就是不一样呀!”
“这是准备立大功回去讨几个媳妇儿呀?”
“哎呀,祈祷能活着回去吧!回头敌人真杀来了,拍马屁可救不了你!”
虽说黑蛋是小队长,可大家以前都是一块儿当杂兵的,凭什么你高我们一头?黑蛋也因为刚提拔不久,一时也没有树立威信,这会儿周围尽是闲话。
但他也不生气,只是呵呵笑着说道:“咱们也不能白来一回咧,机会毕竟难得。”
周围的士兵们哼哼唧唧,阴阳怪气的一边走一边说话,黑蛋则忽然觉得鼻头一凉,他摸了摸鼻子,发现指尖湿漉漉的。
妻逢对手:总裁,别太坏 抓猫的鱼
莫不是下雨了?
黑蛋忍不住抬起头来,可他刚抬头,却忽然间发现天空中有一片一片的小白点,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