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笔趣-第19章  皇兄,我想查韓州景看書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萧定昭收到裴初初自请离宫的信时,正被镇南王江蛮激得心烦气躁焦头烂额。
末日萤火 Lanser
他咬牙切齿,把江蛮的奏章撕得四分五裂,狠狠投掷在地:“他自己当了异姓王还不够,还想要两个儿子都能封王,怎么,他以为大雍江山是他江家的花园吗?!还想求娶朕的皇妹,呵,他做梦!”
宫女卷起珠帘。
萧明月缓步踏进,扫了眼满地纸屑,看见“求娶公主”等字眼,眼神冷了几分:“江蛮,又……”
萧定昭屏退宫人,拉过萧明月的手。
触及到妹妹温软的小手,少年狠戾的眉眼缓和几分。
他揉了揉妹妹的脑袋:“皇兄不会叫他们得逞。”
萧明月点点头。
想起来意,她从宽袖里取出裴初初的信:“裴姐姐请我……捎给皇兄。”
“裴姐姐的信?”萧定昭拧起眉头。
裴姐姐与他赌气,自打除夕过后,已有半个月没见她的踪影。
他一边拆信,一边嘀咕:“她如今娇贵的很,脾气又大,都半个月没来御书房伺候了,如今倒是学人写信……朕倒要看看,她写了个什么。”
他逐字逐句地看,越看到后面,脸色越是难看。
裴姐姐,竟然想要自请离宫。
她怎么敢!
萧定昭紧紧攥住那封信,气极反笑:“她想出宫,去跟那个姓韩的逍遥快活,朕偏不许。没有朕的允许,朕倒要瞧瞧,她怎么跟别的男人双宿双飞!”
少年满脸霸道,俊俏如狐狸的脸上浮现着要吃人的表情。
萧明月不慌不忙地斟茶,漂亮的丹凤眼里闪烁着暗芒:“皇兄,我想查……韩州景。”
也是在深宫里长大的少女。
她年岁虽小,但绝不是天真无邪的小公主。
裴姐姐被裴家排挤,除了美貌和才华,其他别无所长,韩州景怎么能在见了两三面之后,就突然想求娶裴姐姐?
未來 日記 h
父亲常教导她,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势必要查个清楚。
神皇妖后
萧定昭摩挲着信纸,与妹妹对视一眼,便明白了她的想法。
他勾唇:“那就查个清楚。”
……
春雪消融,万物复苏。
随着正月的离去,大地回暖,时间已近花朝节。
裴初初拿着绣绷,独自坐在游廊的美人靠上,漫不经心地看着小宫女们在花园里笑笑闹闹地修剪花草。
给天子的书信,没有收到回复。
她低头刺绣,并不意外。
她早已料定萧定昭大约不愿她出宫,所以当时写了不止一封信,她还给雍王和雍王妃寄了信,算算时间,大约再过不久就能得到回复。
雍王和雍王妃都是讲道理的人,必定会答应她出宫的请求。
少女的心情宛如初春的晴空,唇角也终于多了丝笑意。
“裴姐姐!”
清脆的声音传来,宁听橘拖着萧明月,花蝴蝶似的直奔而来。
跑到跟前,她脆声:“裴姐姐,明儿就是花朝节,宫里要举办花宴,长安城的女郎和郎君都会前来赏玩!你明儿也别忙活了,换身漂亮衣裳,与我们一起参加花朝节可好?”
裴初初抿了抿鬓角碎发。
往年花朝节,都是她负责筹备现场。
一年又一年,看着同龄女郎们在御花园里吟诗作画大放异彩,她却只能默默无闻地站在角落,宛如春日里最见不得光的一株野草,心里无疑是失落的。
今年……
萧明月软声:“裴姐姐……”
裴初初抬起精致漂亮的杏眼,笑容温柔:“好。”
她不想再当被萧定昭呼来唤去的宫人了。
她也想……
重新回到她的位置上。
宁听橘得偿所愿十分欢喜,兴奋地抱住裴初初的手臂,叽里呱啦地开始讲述明日御花园各种有趣的节目。
萧明月坐在一侧,看了眼裴初初的绣活儿。
她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天枢没辜负她和皇兄的期望,把韩州景祖宗十八代的资料都给挖了出来。
一想起韩州景和裴敏敏背地里的阴谋算计,她就替裴姐姐感到心寒。
只是韩州景和裴敏敏千算万算,却独独算漏了裴姐姐也不是无人庇佑的姑娘,有她和皇兄在,韩州景和裴敏敏休想得逞。
少女的丹凤眼里掠过不善的暗芒。
……
花朝节如期而至。
尚还是清晨,裴初初刚梳妆完毕,宁听橘便拖着萧明月,风风火火地闯进闺房:“裴姐姐,我们来找你玩儿啦!”
裴初初被她扑了个满怀,笑着捏了把她软乎乎的脸蛋:“多大的姑娘了,还咋咋呼呼的。”
宁听橘笑嘻嘻的,抬眼打量裴初初,不甚满意:“今儿花朝节,裴姐姐怎的还穿个官服,瞧着一点儿也不艳丽,快快快,快去换了衣裳!”
小姑娘热情似火,裴初初架不住她连推带搡的架势,只得挑了身牡丹红的罗襦裙换上。
萧明月站在屏风边观看,她的裴姐姐本就人比花娇,打扮起来更是十分的娇艳夺目,可不比裴敏敏好看多了?
三人结伴来到御花园,长安高门的女郎和郎君已经来了不少,正和相熟的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萧明月的目光落在长亭里。
裴敏敏和她的几个手帕交也到了,正交头接耳地嘀咕着什么,似乎注意到她们过来,裴敏敏眼底掠过讥讽和恶毒,朝一侧使了个眼神。
站在那一侧的郎君,正是韩州景。
韩州景会意,毫不避嫌地走向裴初初:“裴姑娘。”
裴初初望去。
韩州景一袭青衣,笑吟吟的模样很是儒雅。
她心情不错,略一颔首:“韩公子。”
在众人眼里,这两人本该毫无交集,如今突然搭上话,众人不禁投之以好奇的目光。
韩州景取出玉钗,高声道:“裴姑娘屡次三番向我表白心意,只是我心目中已有心仪的姑娘,乃是你的堂妹裴敏敏。我实在承受不起你的爱慕,更无法接受你非我不嫁的偏执。你送我玉钗定情,我今日当众还你,希望你别再执迷不悟,别再纠缠于我。”

谢谢大家的关心,倒春寒大家也要注意保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