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怪物被殺就會死 線上看-第二章 位格與平衡 (4400,小章)讀書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位格这东西,和纯粹的实力境界并不同,而是相当于一个体系内的源流上下。
比如说,一个修行体系,某个修仙功法的创造者,其位格就比修行他创造功法的弟子和徒孙高——因为他是创造这功法的人,而其他所有人都是修行被他创造功法的人。
当然,这并不是说后来者就赢不了前者,徒孙就赢不了师祖,这个世界上可没有那么麻烦的规矩,源头创始者对所有后来者有压制力。
但是,一个人要是修行其他人创造的功法,一点自己的东西都不加入,一点也不修改,既不改进甚至改进的更加烂……那指望创造功法的人对他没有特攻,没有优势,那可能吗?
下游想要抵达上游的位置,需要付出代价。
如今,苏昼的情况就是这样。
他的位格,相较于普通的智慧生命不同,有两个,一个是‘雅拉的立约者’,一个是‘持有天神刻度的天尊苏昼’——前者的位格之高,甚至能让苏昼在统领阶就初步影响多元宇宙的信息,导致诸多烛昼的诞生,而后者的位格虽然不如前者那么高,但却也到了可以影响周边世界,称尊做祖的地步。
而先驱空间,本质上只是伟大存在·先驱的造物,虽然也有先驱赋予的伟力,但本质上,整个先驱空间位格估计也就和苏昼差不多。
再加上天神刻度本身就蕴含着一部分先驱的力量,还额外有相当庞大的伟大封印之力,先驱空间自然没办‘强制征召’苏昼,甚至就连青年自己主动想要加入,都有些力有不逮,指不定需要塑造一个专门的接引通道,不能走常规先驱眷属的路线。
“好麻烦啊!”
听完雅拉的解释,苏昼一脸嫌弃。
最近这段时间,他在地球陪父母陪朋友已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了,毕竟他不可能真的等个两年半,看看自家弟弟妹妹会不会是真的怀胎三年才出生。
而通向终耀之门的亚空间通道想要被完全疏通,熵影和瑟诺斯提亚人的纠纷是否能缓解,通向天神刻度画卷世界的行动路线是否能完全确定,这些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搞定的。
既然如此,难得感觉有些空闲的苏昼便要去找事做,而这找事的目标,自然便是早就在计划列表中的先驱空间。
自先驱自封于伟大封印,却缔造出可以自由穿梭于无尽时空中的先驱空间后,多元宇宙的任何世界,都饱受这群该死的无政府暴徒的骚扰。
即便是其中不乏有好心肠的泛多元宇宙拯救者,秉持正义的多时空见义勇为侠客,以及跨位面越界执法警察,但不得不说,论起影响力,还是无法无天穿越乐子人最大,他们对世界的改变也更加深刻,会深深影响一个文明,乃至于一个文明的命运。
也就是地球有苏昼镇守,不然的话,整个太阳系恐怕早就被这数以万计脑子天知道怎么长的先驱人爆破了。
【苏昼,什么情况?我们侦测到你周边有极其恐怖的第三类时空反应,你这是被人用恒星级跃迁炮攻击了吗?!】
此刻能听见来自月球基地的传讯,偃圣的声音极其紧张,因为他刚刚检测到的反应甚至在短时间内盖过了地球上所有时空门汇聚而成的时空扭曲——虽然只是一瞬,但能级也绝对堪称匪夷所思了。
“没事,我不是说我要去先驱空间吗?出了点意外而已。”
苏昼宽言安慰道,他抱怨了一声:“本来以为在地球外轨道就足够了,没想到这阵势这么大,看来下次应该出太阳系搞。”
【咦,什么意外?】
听见苏昼的解释,偃圣和他身后的工作人员便都松了口气,不过毕竟是程序员出身,他颇为没有情商地追问了一句:【或许我们可以帮忙想想办法?】
“……可能是因为我太胖了吧。”
随口解释了几句,颇为无语地挂断通讯,苏昼摇摇头,开始思索现在的情况。
目前来说,先驱空间并不是没办法把自己拉进去,只是芙妮雅给予的那个先驱信标,一般适用于普通不朽天仙而已,对于那个时候也就天仙的苏昼来说算是恰到好处,但是如今青年已经天尊,手中的天神刻度更是升级过,自然就难以牵引。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有不少,譬如说申请一颗更强的先驱信标,亦或是多拿几颗先驱信标都行,质不够,量来凑,很合理。
问题来了——谁没事干会兑换先驱信标呢?
哪怕是随时准备邀请异世界本地强者进入先驱空间,但也没人会闲的没事,就兑换S开辟权限起步的天仙和更甚于此的天尊信标带在身上吧?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还真有。
“你呀,总是能给我整点新花样!”
2022年,3月13日,晚7点38分,某正国官方人员苏某与美洲联邦官方人员克某于克某家中豪宅集会。期间克某不断询问苏某众多敏感情报问题,涉及高等超凡技术,异世界情报与外星资讯等等,而苏某一一回答,并也同样询问了一些敏感情报问题。
以上的内容虽然看上去非常‘今日说法’,但实际上不过是苏昼和克罗赛尔就修行问题,虚无教团相关问题,还有虚空仪轨相关事宜讨论了一会而已。
“请看,尊上,这位先驱探索者正好就有您需要的高等先驱信标。”
作为圣蛇灵连祷会领袖,克罗赛尔这么些年算是带领组织蒸蒸日上,这位长相颇有些阴柔的金色长发男子此刻正恭恭敬敬地站在苏昼身后,为苏昼介绍一份报告上的人物。
而苏昼恰好还记得这位朋友。
这位居然真的随身携带天尊级先驱信标的先驱空间冒险者,正是昔年的半神魔法师,德奇姆斯。
三年前,德奇姆斯第一次从先驱空间回归地球,他惊愕于地球的急速发展,更惊愕于地球背后隐藏的无尽秘密,甚至对此感到迷茫——走之前地球还是偏远乡下地带,回来后直接一跃成为银河先进文明,这不迷茫才怪呢。
而圣蛇灵连祷会便在这个时候,邀请对方与自己合作,半神魔法师自然应允。
自此之后,这位爱人被创世之界的宇宙神系掳走,至今下落不明的探索者,便一直都在圣蛇灵连祷会的帮助下在先驱空间冒险,探索。
双方互利互惠,圣蛇灵连祷会自然受益良多,与之相对的,在他们的支持下说,德奇姆斯已然登临神位。
如此实力,的确已经称得上是快,即便是在有无限机缘和兑换能力的先驱空间,也可以算是天才。
但是,显然这远远不够。
相当于霸主地仙的神位之境,在创世之界不过相当于‘登神者’,距离可以正式加入宇宙神系的‘灵械机神’差了整整一个大等阶。
面对威压整个创世之界的宇宙神系,德奇姆斯别说夺回爱人,就算是想要探索创世之界的信息都需要步步为营,小心谨慎,免得被路过的械神抓住捕获了。
“大致就是如此。”
克罗赛尔奢华宽阔的宅邸大厅中,棕发蓝瞳的男人在克罗赛尔的介绍下来到苏昼面前。
他对坐在杉木椅上的青年鞠躬,德奇姆斯的神情带着无奈与恭敬:“因为我的实力并不足以与宇宙神系对抗,更别说深入祂们的总部,救出很可能被关押在‘凝时滞狱’中的爱人了。”
“而以我的实力,即便说未来能够成就神王之境,那也未必能在创世之界纵横,更不用说那肯定要花费漫长的时间,所以我便尝试寻找其他的方法,去达成我的目标。”
“你打算寻找一位足够强大的异世界本地强者,然后邀请祂加入你的队伍,让祂来帮助你?”
苏昼抬手,示意克罗赛尔和德奇姆斯都坐下,青年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不对,你也不像是那么自大狂的人,觉得是个人就会帮助你——我想想,应该是有一位异世界的强者想要加入先驱空间,所以与你约定契约,你引领祂进入先驱空间,而祂帮助你寻回爱人?”
“而且,这位强者的身份估计非同寻常,足以令你相信祂做得到……你居然能联系到一位可以和平交涉的异世界天尊,当真是了不起啊,德奇姆斯。”
“的,的确如此……”
苏昼准确的猜测令德奇姆斯一时间有些惊讶,但仔细想想,苏昼如今也是这种情况,故而他也释然:“我所兑换的这枚高等先驱信标,足以满足寻常尊主进入先驱空间的要求。”
“虽然以苏昼尊主您的情况来看,似乎有点复杂,这一枚高等信标也不够,但是我愿意将其献给您。”
如此说着,德奇姆斯便走上前,将一块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却异常纯粹的淡银色结晶交托于苏昼之手。
“……不,完全足够了,虽然不能完全指引我进入,但是只要我自己走一段路也就能到了。”
抬起这枚银色结晶,苏昼仔细端详了一下其中蕴含的先驱之力,然后便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信标中蕴含的先驱之力之浓厚,已经足以让他凭借天神刻度的力量靠近先驱空间周边,然后再融入其中了。
虽然的确要自己走过去,但起码有引路的路标。
他低下头,看向一脸平静的德奇姆斯,青年肃然道:“这一次,我进入先驱空间,主要是想要看看这个伟大存在创造的眷属培养基地究竟是什么样。”
“但是创世之界,我也是正好要去看看情况的。”
“德奇姆斯,既然你将你自己计划中的关键道具交给了我,那我也不会占你便宜,你的爱人被宇宙神系抓捕,那我就会尝试去解救出来——无需说出你的愿望,因为我早已听见你内心的声音。”
站立起身,苏昼拍了拍克罗赛尔的肩膀,而这位连祷会首领登时便心领神会,施展法术,以混沌之力屏蔽了整个宅邸。
做完这些后,苏昼皱眉,转过头对德奇姆斯道:“不过,你所说的那位异世界尊主,究竟是谁?你这样将原本预定给祂的道具给了我,你不会有问题吗?”
以苏昼如今的实力,倘若不加以掩饰,直接说出某个强者的名字,那么那个强者就会感应到他传递而去的威压和气息。
如果苏昼的实力再强点,恐怕可以一念纵横万界,以势压人,让自己的名成为禁忌,更是可以一念间就对自己已经知晓的敌人发起进攻,甚至将敌人镇压。
无敌捉鬼系统 古明月夜
苏昼不想莫名其妙地和人结仇,所以他也要将这些事情也问清楚。
“不用担心,尊主。”
原本因为苏昼和克罗赛尔的阵仗有些不明所以地畏惧,不过现在德奇姆斯就正常了许多,他咽了口口水,然后便轻松道:“那位尊主给予我的期限是四百年——祂似乎还觉得这个时间太快了,对我还颇为愧疚,所以是真的不着急。”
四百年?哪来的长生种,这种时间观显然有问题吧?
苏昼表情登时一抽。
不过,虽然荒谬,但是仔细想想倒也不奇怪。
要知道,对于神木来说,千年不过一眠,万年也不过是睡个懒觉,几百年和‘马上立刻迅速’没啥区别,也难怪这位德奇姆斯探索者如此游刃有余了——四百年时间,那可真是漫长。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出于谨慎,苏昼还是询问了一下:“能不能具体说一下,那位要进入先驱空间的天尊究竟是谁?不同担心,这里已经被混沌封锁,不会有信息外泄。”
屠神至尊
“啊,不用如此谨慎,那位大人并不介意这点。”
而德奇姆斯又对苏昼鞠了一躬,在得到苏昼的承诺后,他已经放松了下来,如今也可以笑着回答问题:“祂也是创世之界的本土强者,从属于【御衡道】,来自‘均秤天’的造物机神。”
“其名为‘卡斯塔拉罗’,是御衡道这一代的‘持衡器者’,也即是三大未来‘合道武装’继承者候选之一。”
德奇姆斯话毕,还不等苏昼为对方来头如此之大的身份,以及这样一位明显是伟大存在‘平衡’眷属的强者居然也想要离开创世之界,加入先驱空间而惊讶。
“怎么可能?!平衡这家伙的眷属会加入先驱空间?”
灵魂空间中,雅拉的惊呼骤然响起,带着不可思议地讶然:“什么时候这群无所事事的客观怪也会主动去探索什么东西啦?”
话音未落,蛇灵立刻催促青年:“别等了,苏昼,快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雅拉的神情无比严肃,甚至远比苏昼上次看见祂与先驱对峙时要树木:“据我所知,平衡这家伙的眷属不遇到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绝对不会脱离祂们的‘平衡’!”
“万事万物有其平衡,任何人贸然地行动,不过是破坏平衡的一环,唯有必要之时,才用必要之力,客观理智改变失衡之处,复还世间清明太平——这就是平衡眷属的道。”
“而这边一位尊主级的强者,不仅仅没有无所事事地旁观,这都要主动脱离创世之界了……很难不猜测,创世之界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