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第八十九章 VS 不務正業的修女們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向日葵的【互乘螺旋火爆符】是【互乘起爆符】的进阶版,用的不是起爆符而是当向日葵袖内加特林机炮炮弹亦可的小型忍术卷轴,每个内置【火遁·大玉螺旋多连丸】。
其他的自爆方式还有很多种,当下就用看起来炫的就够了。
空中的火焰风暴爆炸一阵接一阵,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明明爆心在数千米空中,却看起来很快就会下落蔓延过来!
一方通行和美琴正想拿出招数将爆炸吹飞,黑子立刻大喊:“不行!有空间转移的感觉,那家伙不是单纯带炸弹自爆,而是用某种空间系能力不断将炸弹从其他地方转移到这里引爆!快跑!”
“这里,这里。”初春回到精神控制车上向大家招手。
众人七手八脚抬着咳血的当麻上了车,车喷出一股不环保的尾气一溜烟朝爆炸扩散的反方向开走了,朝着刚好他们都认识的“冥土追魂”所在医院而去。
一部分飞出的流弹落在精神控制车附近,按理来说,这些人进了车里,使用能力防御就碍手碍脚了,却依旧被初春的能力尽数定格、消灭。
……………………………………………………
宇宙电梯恩底尼翁,下中部——
罗马正教的修女正在排排队,乘坐太空电梯内的手扶梯向着顶层前进。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说不定这对她们来说,反而是正解,因为人数多肯定坐不下形同载人火箭发射速度跃迁起步的厢式电梯,要是分批的话则无法发挥人数的暴力。
哪怕雅妮丝再次留下了第二分队的部队在低层预防万一,队伍领头的修女和末尾的修女,居然隔着十多层的距离。
“虽然自动化是很不错,可到底要多久啊?”雅妮丝感觉有些眩晕,这里空气浓度应该没问题吧?
自动手扶梯所在的空间十分宽敞,用透明材料打造更是增大了空间感,当然,也看得见供游客使用的观光升降梯,虽然有跃迁起步等级的速度,但也有能够让人体验逐步升空进入宇宙的特殊感觉。
某一时刻,修女们看见一台厢式观光电梯,从一个透明的电梯井自上而下飞驰而过。
“攻击!”雅妮丝娇喝。
因为是透明的,所以在楼底下也查看得很清楚,只有一台电梯不在一楼,也就是抢夺《法之书》抄本的贼人一定使用了那台电梯。
雅妮丝早就交代看见电梯下来即刻发动攻击。
一阵各式各样的魔法在电梯井外壁上爆炸。虽然考虑到在宇宙中使用,其硬度和抗震能力都很强,可魔法给予的却并非单纯的物理伤害,何况这里可是有一百多人的队伍!
很快,电梯井外壁被炸烂,里面的轨道和牵引绳也崩了,修女希望整个电梯厢化作比自由落体还要快的炮弹就这么砸向地面!要是能就此歼灭敌人回收魔导书就好了,就算不是原典,好歹也是魔导书,应该不会因纯粹的物理撞击毁掉。
“用通信术式联络地面,让她们确认坠地电梯里的人数…………”雅妮丝话音未落,底下就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刮擦声。
是电梯的紧急制动,电梯以跃迁速度自动紧急制动还能保证里面的人没事的技术,大概目前只有学园都市有。
这声音可能是电梯停止,雅妮丝姑且还是分辨得出来的,立刻下令:“追!”
她们换乘了向下的手扶梯,体术好的修女更是一路跨翻跳跃。
雅妮丝也在露琪亚协助下,跟着快速部队到达了电梯紧急制动后自动到达的楼层,包围了从电梯中走出的几人。
“雷蒂丽·达古露萝德,竟然是你?”
你的爱不属于我
雅妮丝皱着眉头,此人是魔法侧的一员,在最近的事件很有名,还不断在学园都市和大量电视新闻中露脸。既然有可能因为任务卷入学园都市纷争,雅妮丝姑且还是了解过此人的一些信息。
重生之帝后风华
星轨之门公司社长,希腊有名的占星术士,科学侧魔法侧都违反互不干涉协定地占有一席之地,现在《法之书》抄本却抱在她手中,难道这都是她策划的?
“你要这个啊,好啊,给你。”芙兰皮丝将手中的书如扔垃圾般丢了出去。
雅妮丝连忙扑出去接住即将落地的书,在并不必须的其他修女搀扶下站起身,和同伴一起怒视着对方,这样糟蹋罗马正教的重要藏品,怎么能忍?
眼看冲突将至,芙兰皮丝抬起左手,光芒汇聚,变出了《法之书》的形状。
“谢谢你们的抄本,多亏这个,我成功召唤出了原典。”芙兰皮丝摇了摇手中的《法之书》,因为用来召唤的媒介中有那个,芙兰皮丝现在作为《法之书》原典所有者,其便成为了宝具之一。
虽然并未解读成功,使用上有些局限,不过并非没有其他的运用方式。
芙兰皮丝翻开《法之书》,对众修女说:“你们愿意就此撤退,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哟。”
她还需要忙着用克劳恩皮丝的人格消化芙兰皮丝这个存在的所有记忆和真实传说,没空进行战斗,虽然面对这群杂鱼就算打打也无所谓,可大小都是麻烦不是吗?
“开……开什么玩笑。”雅妮丝知道自己任务失败会受到什么惩罚。
对方真的懂《法之书》的用法吗?不管那是真假,可若能够从奥索拉那里获得解读方法的话……不,说到底那本传说拥有天使术式或者一旦翻开就会结束十字教时代的书即使了解内容便能马上使用的吗?还是说这座等同魔法增幅器一般的巴别塔有什么奥妙。
缺少情报的雅妮丝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来。
先让部下上去试探一下吗?
这时,芙兰皮丝用右胳膊架起了书,左手上则出现了一枚炭笔。
她说:“传说世界上最古老的笔就是木炭。虽说有种普遍说法是毛笔,但若把笔的定义扩大,以脱离刻印这等费力方式为分界线的话,就是木炭咯。书写的所有东西,都能将起源追溯至此。”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