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wys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太平客棧討論-第二百二十八章 水中之月相伴-9gnet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李玄都立刻发觉了不对。
现世之中,秦清之所以没能与白绣裳走到一起,与司徒玄策的突然身死有着很大的关系,在这个世界之中,司徒玄策并未身死,那么秦清与白绣裳喜结良缘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有一点说不通,如果秦清娶了白绣裳,那么秦素是从哪里来的?从陆雁冰的反应中可以看出,这个世界的秦清的确有一个叫秦素的女儿,就算秦清与白绣裳生了一个女儿,又为何要取名为秦素?要知道这个“素”字却是秦清从白绣裳表字“素衣”中摘取出来的。既然秦清已经娶了白绣裳,那么还有必要将取名为“素”吗?
想到此处,李玄都生出了去辽东见一见秦素的念头。如果这个秦素就是现世中的秦素,那么就可以印证李玄都关于这个世界的猜想。
念及此处,李玄都对上官莞和赵纯孝说道:“我还有一事,暂且告辞。”话音落下,李玄都就再度化作点点阴火消散不见。
赵纯孝和上官莞见此情景,愈发肯定这位前辈是阴阳宗的前辈祖师。只觉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以为阴阳宗被宋政吞并已经是无可避免之事,却没想到又有了转机,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
翠云峰距离辽东极远,如果是现世之中,就算是长生境高人,也要花费不短的时间,可是在这个世界,束缚甚小,李玄都只是用了一个时辰就来到了辽东朝阳府。
此时秦清并不在朝阳府,而是在太白山上的大荒北宫之中,而李玄都又对秦家大宅不陌生,所以很顺利地潜入其中,找到了秦素的闺房所在。
秦清还没有把自己那座建造于湖心的三层楼阁送给秦素,由此看来,因为没了对发妻的愧疚,秦清并未太过溺爱秦素。
冷情黑帝的替罪妻 旧日日
这是一座二层绣楼,绣楼外搭着一个葡萄架,葡萄架下有石桌石凳,当李玄都出现在绣楼中的时候,此处的丫鬟全都因为“众生入我眼”的缘故而昏睡过去,然后李玄都看到了一只橘黄色的狸花猫,弓背炸毛,死死盯着自己。
三生輪回訣 劉斌
李玄都轻轻一笑,伸手抓住这只“大橘”的后颈皮,无声无息地向二楼走去。
二楼是小姐的闺阁,等闲人不能进来。这里的布局颇为奇特,是将整个二楼打通,一半充作书房,一半充作卧房,两者之间只是以屏风相隔。
此时一名女子似乎刚刚起床不久,睡眼惺忪,正拥被而坐。在靠墙的案几上放着古琴,墙上挂着玉箫,在书案上还有摊开的笔墨纸砚。
李玄都隐去身形,悄悄看了下这女子的面容,不是秦素是谁?李玄都与秦素朝夕相处多时,如何也不会认错。
淘金魔手
李玄都放下手中的猫,又来到书案旁边,坐在椅子上,将书案上的草稿一页页翻过,嘴角渐渐勾起笑意。
这是一本小说的草稿,可以看得出来,大背景是取自当今江湖的正邪之争,不过被故意淡化,改为正教之人和魔教之人。在正教之中,有一个立足太白山的太白剑派,主角便是这个剑派之人,他自幼孤苦,无父无母,被师父师娘养大,与师父的女儿青梅竹马,不过少年的师父方正严肃,可这少年性情跳脱,所以经常被师父责骂。后来少年人游历江湖,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一个女子,两人相识之后,一起结伴游历江湖,历经各种艰险,终是相恋。就在此时,女子才向少年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原来她是魔教中一位大人物的女儿,正魔不两立,此事又被少年的师父知悉之后,师父便逼迫少年去杀了那魔教妖女,否则便要废掉少年一身所学,并将他逐出师门。
草稿上的故事到了此处戛然而止,但李玄都已经可以肯定这就是他所认识的秦素无疑了,相貌可以骗人,文字风格总不会骗人。
李玄都靠在椅背上,望向床上正怔怔出神的秦素。
这个秦素没有遇到李玄都,所以境界修为只是寻常,还在天人境的门槛打转,自然发现不了李玄都。李玄都忽然有些感慨,两个秦素相比,哪个更幸运一些?是那个遇到了李玄都而不得不卷入江湖纷争的秦素更幸运些?还是这个与世无争的秦素更幸运些?
李玄都不知道,也无暇去深思,他开始思索另一个问题。
肥妻火辣辣:拐个将军来种田 风吹云发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秦素印证了李玄都的一个猜测,此地与现世大有关联,虽然与现世有所不同,但很有可能是以现世为依托继而衍生出的世界,类似于洞天,可又与洞天不同,给李玄都的感觉就是介于洞天和幻境之间,与“小紫府”有几分相似,又有几分不同。
寻找另外一个世界 落月剑
踏雪无痕伊难寻
李玄都在发现这个世界有长生境高人之后就有了一个猜测,这里的种种是否就是现世的投影?就好似水中之月,必须有月亮,才能有水中月影,现世就是月亮,而此地就是水中月,一切都是假的,可看上去又如此真实。
如果李玄都的这个推测成立,那么这个世界中的人都有相应的“原型”,就好比是话本小说中的人物,总有现实中的原型。也许会有不同,比如司徒玄策未死,李道虚飞升,但这些人物终归是现世之中真实存在的。
所以哪怕是不合情理,仍旧有秦素的存在,因为秦素是真实存在的“原型”人物。
西遊之九尾妖帝 老鳥先飛
不过如此一来,又有一点说不过去了,这个世界的李玄都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他的存在?难道说这个世界的李玄都并未被李道虚收养,所以早早死在了死人堆中?
戎装乱之凤惑江山
李玄都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就在此时,床上的秦素终于结束了愣神,起身下地。
只见秦素只穿了一身素白中衣,尽显窈窕身姿,虽说李玄都已经与另外一个秦素定亲,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景象。眼见着秦素朝书案这边走来,李玄都也只好起身避开。
就在李玄都让座之后,秦素便坐在了椅子上,拿起自己的草稿看了几眼,开始磨墨。这也符合秦素的习惯,她因为长年在外游历的缘故,倒是养成了事事亲为的习惯。
如果不是正值玉虚斗剑,李玄都倒是不介意在此地盘桓一段时日,可现在却是不行,所以李玄都打算就此离去,不再打扰这个秦素。
有时想来,如果李玄都当初没有招惹秦素,那么秦素也会自得其乐,人人都说李玄都大方,可是那些各色功法未必就是秦素想要的东西。
便在此时,李玄都忽然感觉到一股气息直往此地而来,他心中一惊,可再看秦素,还是一无所觉,正准备继续那个未完成的故事。
李玄都可以肯定这道气息绝不是秦清,又遮遮掩掩,显然不是秦家之人,而且还是冲着秦素而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不理。
好在李玄都从刚才就一直保持着隐匿状态,也不虞被来人发现,反而可以守株待兔。
片刻之后,那道气息无声无息地进到一楼,然后沿着楼梯向二楼而来。
李玄都按兵不动,然后就听一个声音说道:“秦大小姐吗?”
这个声音雌雄莫辩,让人分不出男女,也听不出大概年纪。
若是现世中的秦素,一身天人无量境的修为,又有“宿命通”,早已察觉来人,可这个秦素却是只有归真境的修为,直到此时才惊觉不对,猛地起身环顾左右,却又不见开口之人的踪影,只得向后退出几步,缩在墙角位置。
下一刻,来人终于出手,一指点向秦素。
极限灿烂 兰豆思
秦素仓促之间,只能以手掌为刀,斜斜挡去。
紧接着,就听秦素闷哼一声,手臂软软垂弱下去,然后被人扼住了喉咙,动弹不得。
直到此时,秦素才看清了对自己出手之人的相貌,竟然是个女人。
另一边始终没有出手只是冷眼旁观的李玄都也认出了这个女人,正是澹台云,不过这个澹台云与现世中的圣君澹台云却是差别极大,浑然没有圣君那般自信,整个人的气态很是阴郁,不仅仅是因为境界修为的缘故,更像是因为经历不同而造就出的不同性格。
澹台云制住秦素之后,仔细端详着脸色苍白的秦素,轻声道:“倒是个美人,你也不要害怕,我不会害你,只是要带你去见一个人,以后你我说不得要姐妹相称了。”
便在此时,澹台云忽然发觉秦素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然后她便从秦素的眼睛中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倒影。
澹台云大惊失色,万万没有想到此地还埋伏着另外一个人,就连她也未曾察觉。
澹台云顾不得秦素,猛地转身,向身后之人出手,可为时已晚,李玄都已经先一步出手,早在澹台云从秦素的眼睛中看到他的身影时,他就已经出手,用的还是地师绝学“逍遥六虚劫”。
傾城笑:冷宮棄後 紫蘇
这个澹台云只有天人造化境的修为,远不能与圣君澹台云相比,又被李玄都以“逍遥六虚劫”偷袭,顿时没了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