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起點-第九十章 VS 龍王之顎分享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Re,骨傲天屠戮的我
“你想做什么?”雅妮丝可以肯定芙兰皮丝手中的炭笔是一种魔法灵装,用笔画出术式发动魔法并不是罕见的事,必须做好应战准备。
“你想问这东西作为灵装的价值吗?就是能在任何地方书写任何东西咯,能有什么特别的,而我刚刚翻开了《法之书》原典,能写下的内容还用说吗?”
芙兰皮丝在空气中画了一道看起来和暗号无异的黑色图案。
随即,除了地位较高知识丰富一点的雅妮丝做出了反应,其他紧紧盯着预防攻击的修女,全部七窍流血倒下了。
原典,是纯度极高的知识,会污染作者以外的人的大脑。所谓能够学习的魔法,都是把原典中的知识降低纯度后作为魔法书、速记原典再给普通人学习和使用的。当然,如果有特殊体质,比如茵蒂克丝,或者包括魔导书作者等本身这方面承受力就吊炸天的人,就算直接使用原典也没关系。
“当然,我能随便书写原典哦。虽然我没写过,但再现原典本身的内容和效果还是很简单的。”芙兰皮丝得意地说,因为现在还在消化记忆,有点懒洋洋的她随便就处分了眼前把自己当敌人的修女们。
让芙兰达、斯塔或不知跑哪儿玩儿的田中来战斗也是个选择,可这座塔不错,能留着最好,待会儿还得去把那些人破坏掉的螺栓修复下呢。
“怎么可能?并非《法之书》作者的你,就算有复制内容的灵装,也不可能阻挡魔导书的侵蚀才对!”雅妮丝大骇,她来不及下令,只有自己在芙兰皮丝挥动炭笔的一刻将目光瞥到了一边,避免了伤害。
“唉,本想多坐一次宇宙电梯玩玩儿,没兴致了,回去了。”芙兰皮丝收了炭笔和《法之书》,伸出左手张开一个漆黑的传送门,带领其他人和妖精走了进去。
她打算回星轨之门中雷蒂丽在这个世界的住处,毕竟虽然她内在已替换成了由克劳恩皮丝、爱丽丝3号及其传说构成的芙兰皮丝,以存在最庞大的克劳恩皮丝为主导,衣着也变了,可表身份和外貌都依旧是雷蒂丽,而且——
从雷蒂丽的记忆来看,这家伙虽然一直设法求死,可为了不死的自己做求死研究,反而挣了很多的钱,生活以人类标准看是滋润得很,在消化记忆的时候享受一下不必客气吧。
【请问,可以放了我了吗?我可以走了吗?】
是芙兰达的精神话语。
【啊,这个啊?当然——不舍得啊,我看你们的私生活也感觉挺有趣,来做我的私人暗部吧。雷蒂丽的身份和统括理事会也有利益关系,只要雷蒂丽愿意放弃用鸣护艾丽莎作为魔法素材,不阻碍理事长的‘计划’,应该还有得谈吧,毕竟刚才做的事情,已经把魔法侧的十字教全体得罪了。】
【那,麦野……能用魔法治好吗?】
【啊?你对‘冥土追魂’不放心啊?】
【不……就算他也没办法把灰飞烟灭的器官找回来吧?可魔法没问题呢?】
【事到如今不如装上比人体性能还好的机械器官如何?很有趣呢。】
【呜咦咦咦咦————】
魔法【传送门[Gate]】用习惯了,明白机理,愿意支付多一些MP的话,甚至可以像【神威】一样在两侧“门”的中间开一个宛如房间或时空隧道的次元空间。她们就停在里面说起了话。
“斯塔,田中呢?我倒有点好奇我现在这被‘龙’附的右手和她碰一下会有什么后果呢。”芙兰皮丝伸出外形已经开始有点变异的右手,说道。
“皮丝,田中在有使用需求前,我会照顾好的,不论哪一方,这都不好玩。”斯塔严肃道。
“啊哈哈,我知道我知道,调侃罢了。”芙兰皮丝拉开袖子抬起右手。
这只手既不像人类的手,也不像妖精的手,覆盖着平滑漆黑的鳞片,红光如同脉动般时隐时现。
“哈哈,这样岂不是不得不当黑手党了?”
“怎么样,有什么异样吗?”斯塔用自己的剑柄敲了几下芙兰皮丝的异样手臂,发出“叩叩”的声响。
“幸好物理方面的干涉似乎没什么,也感受不到对我的恶意,倒不如说挺喜欢的样子。”芙兰皮丝说。
“喜欢?”
清末之雄霸天下 枯藤老叔
“对,喜欢得想要把我吃掉,字面含义。”
“那感觉其实不好吧?”
潜龙乱宇 simplewing
“最初预定的三方供魔有一个用来给它们打牙祭了而已,不过,是呢。”芙兰皮丝活动了一下黑手,道,“只要我不在几近空蓝的情况下还硬挤出MP给自己用,或者这龙在发现其他自己喜欢的东西想要遵从愿望行动的时候我不去阻止,大概就不会有问题,至少一段时间内不会有问题吧。到时候就舍弃这个平行体切换本体降临即可。”
“做个保险,增加一条供魔线路如何,找安琪怎么样?”斯塔提议。
至于安琪自己的别扭和意见,需要考虑吗?
最终进化
“好的,既然帮我再现芙兰皮丝的是斯塔,追加魔法契约就交给你处理了。那我先去睡觉了,应该有办法和那两条路说说话——如果它们听得懂的话,在睡梦中消化记忆也更轻——”
“等等,”斯塔笑眯眯抓住芙兰皮丝的肩膀,“你用的是雷蒂丽的躯体吧?在他们公司里和近期都由他们使用的宇宙电梯中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再加上雷蒂丽手下也有统括理事会批准雇佣的暗部,你不该去主持一下善后工作吗?”
……………………………………………………
雅妮丝感受到对方确实离去,几乎难以呼吸的她,才大口开始喘气。摸出通信术式的纸符。
结果显而易见,楼下没有回复,大概是给那个打烂腹部和脑壳都能修复的人击败了。要是和这里一样都没死就好了呢。
“这时候怎么办?战术……策略……不,部队已经几乎全灭了,但是,她们应该都还活着。”
不得不成为修女前的一幕幕记忆走马灯般掠过…………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