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紅樓春 起點-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閲讀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贾蔷同闫三娘的信,用很平实的话也很直白的说了三件事。
其一,司马绍不可信。
指望江南九大姓这样的门阀家主,为了一个海匪如此奔波,这样的殷勤,一定是裹着蜜糖的砒霜。
贾蔷甚至连司马绍想做甚么,都点明了。
无非是参与到四海王船队的重建中,等建好后,再一举收入囊中,为司马家所用。
到那时,闫家几口能不能活命,全在司马绍一念之下。
以司马绍的老奸巨猾和江南九大姓的庞大底蕴实力,闫平、闫三娘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被卖了,还得感恩戴德。
实际上,若非方才司马绍被揭破心思,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离去,闫三娘就算先看了信,都不会相信这等说法……
其二,贾蔷表明了他对四海王船队的心思。
虽也会收归己用,但会保留闫家对船队的相对自主。
并且,因为整个大燕都寻不出比闫家更懂海战的人才,所以闫家会成为舰队主帅。
而且复述了遍,四海舰队上的老弱病残,哪怕是船上扫洒擦洗的人,都能得到一份公差,去水师学堂当先生,只要愿意,即刻成行。
只凭这两点,闫三娘就已经感受到了贾蔷的真诚。
至于第三点……
贾蔷叮嘱她凡事莫急,皆可交给岳之象来处置。
她虽英雄了得,但到底是女儿家,不该那样辛苦……
……
神京城,宁府后街。
薛宅。
饭桌上,看着女儿眉眼间未散尽的春韵,即便面色平静,可又怎瞒得过过来人薛姨妈?
薛姨妈心都有些颤抖,可别是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
在她心神不宁的过程中,贾蔷将一桌子菜风卷残云般吃空,而后闪身走人。
好不容易将贾蔷盼走后,薛姨妈拉着宝钗的手就问:“乖囡,你和他……”
宝钗故作镇定,却也红了脸,摇头道:“我和他没甚么。”
薛姨妈急了,道:“都这样了,还叫没甚么?”
宝钗俏脸大红,方才只是浅红,都快站不住了,道:“妈说的甚么话,哪里有怎样……”
这底气不足的话,愈发让薛姨妈抓狂,她急道:“傻丫头啊!他如今有了林姑娘,有了尹家郡主,哪里还有位置容你?你是我薛家的嫡女,还能去做妾不成?你这是要逼死我啊!”
在炕上当了半天透明人的薛蟠嘿嘿笑道:“妈实在多虑了,我若连这个都想不到,又怎会……”
话没说完,就见薛姨妈抄起一旁的野鸭子毛掸子,兜头往薛蟠头上打去,这回是真打!
“你这个该死的畜生,为了攀附富贵,竟把自己的妹妹送给别人去做妾!”
“你爹若还活着,不把你活活打死,也要被你再气死一回!”
“我怎么就生下你这样的孽障,不如拿绳子一并勒死,也好清清白白的去见你爹!”
“妈……别打哥哥了,我自己愿意的。”
宝钗见薛姨妈是真的气坏了,打的薛蟠吱哇鬼叫,脸上被抽起了红棱子来,忙拉住薛姨妈劝道。
薛姨妈闻言心都快碎了,拉着宝钗颤声哭道:“那是妾啊,妾是甚么,那是顽物呐!丫头,你可不能犯浑啊!”
薛蟠差点没被打死,这会儿才回过劲来,道:“妈,当甚么妾?当甚么妾?我再不着调,也不能让妹妹去当侍妾!”
薛姨妈落泪骂道:“你这不争气的孽障,骚狗也比你体面些!你就这么一个妹妹,还要拿去巴结别人?家里是短了你的吃还是短了你的穿,你就这样巴结他?”
薛蟠急眼道:“妈你浑说甚么?我何曾巴结过蔷哥儿?我这是为了妹妹着想!”
薛姨妈呸的一口啐他脸上,道:“送你妹妹做妾,也是为她着想?”
薛蟠急眉赤眼道:“都说了不是做妾,你怎么还非说是做妾!”
薛姨妈侧眼道:“他还准备再兼祧一房不成?”
薛蟠摇头道:“不是,他准备封王后,就能纳侧妃了。妈,侧妃可不是妾罢?”
薛姨妈生生气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畜生,开国百年来统共也就四个异姓王,如今只余一个北静王。人家赵国公被皇上倚为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都未封王,你们也敢想……”
薛蟠脸上生疼,抽着冷气道:“妈,那是因为赵国公在大燕,自然没有封王的机会。可蔷哥儿将来是要开海的,随便在外面占一地,难道不能封王?”
薛姨妈听明白了,啐道:“你在糊弄鬼呢?占个鸟不拉屎的海岛,封个草头海王也作数?”
薛蟠扯着嘴呵呵乐了,道:“你老管他怎么封的王?不过是要一个名分,又不图他封王的富贵。妈,信我的没错!妹妹如今落到这个地步,我这个当哥哥的有错,你老也好心办了不少糊涂事……”
薛姨妈恼道:“放你娘的屁!我何时办过糊涂事?”
薛蟠瞪大眼睛看着薛姨妈道:“早二年那金玉良缘是怎么回事?妹妹戴金的,何时就非要寻个戴玉的来配?连我这样不着调的都知道女儿家的清名最是要紧的,怎就传的两府都知道?还有那皇子侧妃……”
“哥哥,不要说了!”
眼见薛姨妈被数落的脸色惨白,宝钗心中不忍,喝住了薛蟠。
薛蟠咽下心头窝火气,道:“妈,过去的事就不说了,可往后却不能再错了。妹妹已经被耽搁了,不然那兼祧妻的位置,就是妹妹的,哪有尹家的事?”
蛆心的畜牲这叫不说了?
薛姨妈气个半死,颤声道:“好好,往后你的事你妹妹的事我都不管了,倒要看看你能弄出甚么好局面!我也不管甚么手段封王,只一点,往后你妹妹若是被人当成妾说嘴,你就提前给我准备好绳子和寿材便是!”
薛蟠闻言挠了挠头,这话应该是唬人的罢?
不过说起寿材来,他怎么想到店铺里还放着一副好棺木来着……
呸呸呸!
这种想法要不得,合该天打雷劈!
……
都市 至尊 系統
布政坊,林府。
忠林堂。
林如海今晚在家,见贾蔷、黛玉进来,微笑颔首。
梅姨娘则夸道:“每回看到哥儿和姑娘一并过来,总觉着像是画中走下来的一般。便是金童玉女,也不过如此罢。”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林如海笑了笑,问贾蔷道:“两个孩子还好?”
贾蔷见礼罢笑道:“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也没旁个事。”
黛玉在一旁笑道:“爹爹快别问他了,他和小婧姐姐两个都不靠谱,整日里忙的不着家,还没我们瞧的多。姐儿看着比哥儿壮实许多,小婧姐姐还想让李峥将来继承李家的家业,我瞧着悬,这点大就看着秀气文静,将来多半是要读书的。”
梅姨娘在一旁笑道:“了不得了,这就开始操起心来了?”
黛玉俏脸登时飞红,不依嗔道:“姨娘取笑我!”
林如海听不得这些,到底有些心酸,道:“你们去后面说话罢,不是才准备了婴孩的衣裳么?拿去让玉儿瞧瞧。”
梅姨娘便和黛玉一道说笑着出去了,等二人走后,贾蔷便将韩彬到访之事说了遍。
林如海微微颔首道:“此事我知道,武英殿内议论过。眼下各处人心惶惶,许多政务都受到了影响。长此以往,不是办法。还有荆朝云……彼辈一直沉默不言,此次书信武英殿,连皇上都惊动了,不可不慎重。”
贾蔷点头道:“半山公说,这是对面的底线。朝廷要把握好分寸,才能以最小的代价,一步步逼他们退步。只是我不大理解,宁王居然是他们的底线?安生退下去荣养难道不好吗?卷入这样敏感的案子里,对他们,对他们的家族也是半点好处也没有……何必呢?”
林如海呵呵笑道:“你还年轻,不明白退下去的老人,眼看着一生功业荣耀付诸流水,周边又都是起哄嘈杂声是甚么样的心思。如他这样做,才是人之常情。实际上,我们也一直在等着他出招。他一直沉默下去,我们才会更忌惮。如今终于出了招,反倒好办了。如何,能说服皇后娘娘么?”
网游之复活
贾蔷眨了眨眼,道:“这个,应该不难罢?”
又道:“先生,先前我出宫时被凤藻宫总管太监牧笛拦下,问了一个问题,是关于马车的……”
林如海听罢后,面色隐隐复杂,看着贾蔷道:“看来,那位是真将你当作自己人了。好大的胆魄,也是足够高明!因诸皇子连连出事,皇上对她已经起了嫌隙。可是经此一场风波后,这种芥蒂明显消失。狠,准,胆大,其已深得此三味之真谛。只是,你要当心了……”
贾蔷闻言一惊,道:“先生,我当心甚么……”
林如海轻声道:“连亲子亲孙尚且能置于死地以求活,你以为这等手段,天下还有第二个妇人能办得到?亲子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你?”
贾蔷笑道:“其实我还是有些欣慰的,到底不是武曌那样的狠人。不然至少也会折一个皇孙。若果真死了一个,出了人命,那才是一场天崩地裂的巨大动静。如今这样,反倒说明,其心中仍有底线。”
林如海呵呵一笑,道:“是个明白人,知道大燕出不了武曌,也出不了萧太后。如今这番作为,也是为了自保……蔷儿,无论如何,对于凤藻宫,你最好不要涉入的太深。”
贾蔷缓缓颔首应道:“先生说的是,那位的水到底有多深,无人知道……弟子也会佯作不知。不过先生,去凤藻宫相劝,也总要知道宁王的下场。他还会出来吗?”
林如海呵呵一笑,道:“出来?惹出这样多的事,德行不修,宁王多半是要在景阳宫读一辈子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