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緣定你 txt-第二百六十三章 獲悉真相展示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司华悦的观点就是,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巧合都是人为的!
她可不认为袁禾在余小玲自杀当日疯掉是一个巧合,尽管在此之前,她的行为有些异于常人。
余小玲之所以失去活下去的意愿,就是因为她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获知她的公婆和儿子死去的噩耗。
这种无法承受的情绪激增,让她选择了自杀。
司华悦本打算在余小玲出院以后,跟仲安妮一起坐下来,以开导的方式慢慢地把此事讲给她听。
就是担心她精神上承受不住,做出伤害她自己的事情来。
毕竟在监狱里苦熬了十二年,一心期盼能够与她唯一的一个骨肉至亲重逢,结果却得知这个亲人连同她的公婆全都不在人世了。
这种打击非常人能够承受。
可袁禾却在余小玲没有一丝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将这个噩耗告诉了她。
她这明显是在为她的姐姐袁木报仇。
鍾 琪
可袁木的死,她又是从谁的嘴里知道真相的?
当初监狱给出的死亡结果是失足从楼梯滚下去,撞击头部意外死亡。
监狱将这个消息直接通知给司文俊,然后司文俊转告的袁禾。
司文俊肯定不可能告诉袁禾真相,两个都是她的女儿,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儿们离心暗斗?
黑道巨子
猛然间,司华悦想起,袁木的死讯,她最初是与司文俊通话时获知的。
但司文俊的那通电话,仅是为了质问她,袁木的死是不是她找人干的。
而袁木的死亡过程是接下来黄冉冉在电话里告诉她的。
黄冉冉既然能知道袁木的死亡过程,如果有心追查,凭她与她娘家的势力,必然能够查到袁木死亡的幕后操控者就是司华悦。
袁禾现在属于保外就医,她除了前期被唐老爷子带出去买菜,平时基本都是待在大豪,没有与外界接触的机会。
这样看来,只有黄冉冉能有机会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她。
结合今天中午在孕装店门口见到的那一幕,司华悦完全有理由怀疑黄冉冉就是那个向袁禾传送信息的“内鬼”。
连自己丈夫都能背叛的女人,还有什么龌龊事干不出来?
不管司华悦对袁木动了杀心的初始原因是什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看着手里的遗书,司华悦的心情无比复杂。
刘笑语的父亲姓韩,母姓刘,她原名韩卓君。
诱惑高手 神秘青年
在决定嫁给袁石开时,她改用现名,是因为袁石开对她是真的好。
她觉得自己愧对袁石开,想告别过去,一切重新开始,留住当下的欢声笑语。
那时候改名不像现在这么费劲。
刘笑语在遗书中说,知道她就是韩卓君的人只有袁石开,她甚至连自己的两个女儿都未曾提及。
改名只是改的户口本,生活中的人依旧喊她韩卓君。
离开老家随袁石开搬到大昀后,身边都是陌生人,她这才启用户口本上的名字。
至死她都不知道当初袁禾和司华诚在一起,是谁告诉的司文俊夫妻俩,袁禾是韩卓君的女儿,与司华诚是兄妹。
当然,就算没人告诉司文俊和褚美琴,刘笑语也绝不会让他们俩在一起。
这件事,刘笑语在遗书中只是一言带过。
但袁木当日在医院里对司华悦口述遗书内容时,不知是忘记了,还是故意的,并没有提及这段。
刘笑语留下这封遗书,一来是鼓励袁禾能够勇敢地面对失去母亲的生活;二来,是希望袁禾能够原谅袁石开和袁木对她的伤害。
袁石开是在刘笑语之后去世的,刘笑语无法预见到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她希望袁禾能够看在袁石开将她抚养成人,并在她患有再障时,明知不是自己的女儿,但依然出钱为她治病的情分上,为袁石开养老送终。
同时她希望在袁石开百年之后,能够将他们夫妻二人合葬。
这些事倒是与当初袁木的口述一致,想来袁木当时也是担心遗书会被警方找到,不敢隐瞒和篡改太多内容。
如果她能预见到自己在监狱里被意外死亡,估计那晚在医院里,她就不会对司华悦透露只言片语。
世事多变,谁也无法跑到前面去看看人生这个大剧情的发展。
刘笑语一家人的剧情发展成为悲剧,其实都是各自所为造成的。
如果当初刘笑语活着的时候遇事不那么懦弱,如果袁石开和袁木心里的恨少一些,爱多一些,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改写。
“几点了华悦,你怎么还不睡?”
已经睡了一觉的仲安妮见司华悦依然捧着那封从刘笑语墓地带回来的遗书看个不停,便出言劝促。
离开公墓后,仲安妮担心司华悦的伤口会感染,便硬拖着她返回医院。
而她则留下来照顾她,让甄本回去好好补眠。
因为这三天来,都是甄本在医院里陪着司华悦。
这是褚美琴的安排,别说是仲安妮了,就连司文俊都改变不了她的这个决定。
“安妮,把你手机给我用一下。”司华悦说。
仲安妮也没问她要给谁打电话,便将手机递给她。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司华诚才接听,“大晚上的你不睡觉,打什么电话?”司华诚的语气不怎么好,带着些疲惫。
“哥,我今晚去了趟公墓,把刘阿姨的遗书原本带回来了,你要不要听听?”司华悦问。
“不用了,那封遗书我一早就知道埋在她墓地旁的树下,我不想知道内容,所以我也就一直没去挖出来看。”
司华诚和顾颐的关系很好,能知道初师爷将遗书埋在墓地旁,肯定是顾颐告诉司华诚的。
作为刘笑语的儿子,司华诚有权知道这件事。
“那袁禾知道吗?”司华悦问。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司华诚说:“如果你没告诉她,她应该是不知道的。”
“她怎么会疯了?”虽然听出司华诚不想谈及袁禾,但有些疑问司华悦眼下只能问他。
“我不清楚,想疯就疯了呗。”司华诚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嘲弄,仿佛是在谈论一个可笑的新闻报道。
“哥,你还要几天才能回来?”司华悦真想在电话里将黄冉冉的作为告诉司华诚,她真的很气愤。
如果当时能追得上,她真的要将那两个狗男女给暴揍一顿。
可惜她跑得再快,也快不过四个轱辘的速度。
“目前还定不下来。”
网游-梦幻现实 云天空
照以往,司华诚会接着问一句怎么了,或者有什么事吗?但他什么也没问,只给了司华悦一个模糊的答复。
“好吧,你在外注意身体,我睡了。”说完,司华悦将电话挂掉。
刚准备将手机还给仲安妮,谁知,司华诚的电话打了进来。
“怎么了哥?”司华悦问。
“袁禾的事不要再去查了,是咱爸安排人把她送进精神病院的。”
司华诚顿了下,接着道:“她所做的事,爸都知道了,他这是为了替你出气。”
“如果你继续纠缠不休,会让爸难做,毕竟你们俩都是他的女儿。”司华诚叮嘱了句。
“还有,你以为是你命大才活下来了么?”
司华悦一愣,难道不是吗?
“如果没有爸给你安排的暗助理及时搭救,现在你就是一缕沉尸海底的游魂了。”
暗助理?她现在也有暗助理了?司华悦看了眼病房门的方向,在哪儿?
以她的感知能力,居然都察觉不到有人时刻跟随在侧,这人得有多厉害?
“快睡吧,什么事都不要管,你当下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养伤,别破了相,那可真就嫁不出去了。”
说完,司华诚就把电话挂了。
司华诚的这通电话,让司华悦心情起伏不定。
出气?司华悦真想把电话再打过去问问,她老爹知道袁禾间接地害了一条人命吗?
不,是两条,她也险些葬身大海。
她很想知道袁禾是在哪家精神病院,她想去见她,当面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袁木的歹毒和算计,一直到死都未曾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天才宝宝特工娘亲 暗香
将来她若出狱,真的会应验了初师爷的预测,为了争宠和继承司家庞大的财产,除掉袁禾和司华悦,成为司文俊唯一的一个女儿。
只可惜,她并不知道,她体内压根就没有司家的血。
司文俊对袁禾所谓的关照,只是在变相地补偿对刘笑语的亏欠之情。
毕竟他唯一的一个儿子,是刘笑语为他生的。
而刘笑语之所以被袁石开和袁木报复,也是因为他当年在她体内留下了一枚种子,生下了袁禾。
仲安妮提着打好水的暖瓶从外面进来。
一如在虹路地下实验基地,只要司华悦有私人来电,她总会以各种方式选择回避。
将手机还给仲安妮,司华悦问:“之前你来这里看我的时候,是知道我睡了,还是赶巧我在睡?”
“我也不知道,我来前先是给甄本打了个电话,问他病房里有没有外人在。”
仲安妮说:“你知道我这情况,一旦遇到不该遇见的人就麻烦了。”
司华悦点点头,她怎么可能会不理解仲安妮现在无法外出走动的苦衷。
“甄本接你电话的时候,你听他语气知道你的号码吗?”司华悦问。
“知道啊,我在疾控中心的时候,他主动跟我和石敏交换的手机号码,我还有他的微信呢。”
说着,仲安妮打开手机给司华悦看。
司华悦苦笑了声,为了阻止她联系仲安妮,褚美琴可真是煞费苦心。
这甄本也够立场不坚定的,他这到底是要嫁给她还是嫁给褚美琴?
“华悦,有件事我想跟你说。”打了趟水回来,仲安妮也没了睡意,索性坐到陪护床上跟司华悦聊天。
“说吧,什么事?”司华悦这会儿倒是有些犯困。
“从虹路回来后,石敏把他的身份告诉我了,他不让我对外说,可我觉得我更相信你。”
从仲安妮的神情中,司华悦察觉到李石敏的身份似乎很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