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cgy精彩玄幻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 駐足渡口憶往昔相伴-pp10v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京口,蒜山渡。
一处小丘之上,刘裕一身便装,与刘穆之并肩而立,所有的随从都远在百步之外,而丘下的官道之上,来往于渡口的行人络绎不绝,刘裕勾了勾嘴角:“几十年过去了,还和当年一样,我仿佛就是在那里,初见兔子和瓶子他们的,而当时羡之开的果脯摊子,就在那边。”他说着,伸手一指,正是左边一排第二个的一个小摊位,一个三十余岁的村妇,正在叫卖着红色的续命缕呢。
刘穆之的嘴角勾了勾,淡然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几乎还是和原来一样,无论是这蒜山渡还是大晋的疆域,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们老了,而且一个个手握重兵,执掌大权,以前你来这里,是奉了上面的命令,前来巡视渡口,做一个里正,而现在的你,却是可以一声令下,让所有北方来人都要返回江北,为北伐大业服务!”
竹子乱
刘裕叹了口气:“有时候我一直在想,难道我这么多年的努力,错了吗?难道大家都不想北伐,只想过平淡的日子吗?是不是我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到他们的身上,破坏了他们的生活呢?”
刘穆之微微一笑:“你不北伐,那等着北方的胡人来南侵吗?你别忘了瓶子和兔子,彦达他们是为何南下的,不就是苻坚起兵欲灭我们大晋,他们不想攻击自己的同族,也不想给抓壮丁,这才举家南下吗?不过,今天起码北上的人比南下的人要多,这是跟当年的区别了,江北六郡,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建设,无论是人口还是物产,这都是你的功劳。”
刘裕咬了咬牙:“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不可能再回头了,建设江北,终归是为了有朝一日收复失地,而这些,是我们的使命。这一路走来,如此艰难,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本以为,兄弟们建义,应该有更远大的目标。”
刘穆之叹道:“其实,希乐也是有远大目标的人,包括无忌也是,如果都是长民这样的人,只安于现状,也不会起这个冲突了,只不过,希乐是想自己当大哥,他不觉得比你差,这是你们根本的矛盾所在。”
刘裕默然半晌,才摇了摇头:“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当初为何要那样劝我,也许,我以前对他让步太多,助长了他的野心,让他起了不应该有的心思,这是我的错。”
異界大裁決
刘穆之笑了起来:“不,未必是你的错,如果你当初也不放权给他,也许他直接就会闹将起来,到时候更不好收拾,起码现在,桓楚是消灭了,虽然西蜀没有打下来,但大晋的大部分地区还是得以平定,而你也稳住了朝中大权和江北五郡,和希乐也算是暂时言和,重做兄弟,接下来,就可以把精力放在外部了。”
刘裕的眉头一皱:“这回的事,我一直在想,我总是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挑起我和希乐的斗争,哪怕是我们都有意言和时,也会为了个殷仲文而引出当堂的争吵,甚至差点翻脸,难道,这真的只是希乐的嫉妒心使然?”
刘穆之摇了摇头:“背后一定是有刘婷云,甚至是陶渊明的影子,但现在我们无法动这两个人,陶渊明去见殷仲文的事,我们没有证据,而刘婷云已经在家禁足,不离刘府半步,我们这个时候没有办法动他们,只有以后走一步看一步了。”
刘裕咬了咬牙:“还有就是西蜀那里,我反复地研究了战报,其实,无论是情报泄露,还是后秦出兵,在我看来都不是胜负手,以一向不知兵,不善战的蜀军,居然可以前出几百里,在黄虎这里扎营防守,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能看出这里是阻止走内水的我军之关键,是名将的眼光。在我看来,恐怕无论是西蜀,还是后秦,都没有这样的厉害角色。”
刘穆之微微一笑:“那就是说,现在平空多了这么个厉害角色与你为敌,以后在战场上也可能会相遇了?”
—————
刘裕沉声道:“你还得帮我盯着点西蜀了,必要的时候,尽早帮我查清楚,这次蜀军前出扎营布阵,是何人的决策。现在我感觉好像是在看不见的阴影之中,尽是敌人,甚至身边的人,也可能是敌人,这种感觉太不好了。”
冷王鬥蠻妃
守墓手札
逆旅之失落的戒指
刘穆之正色道:“交给我吧,前一阵,我们可能也给刘婷云和陶渊明牵扯了太多的视线,现在我这里的人手,可能很多人都认识,想要暗查不容易,毕竟我是朝廷高官,手下的兄弟们也得有个名份,反而不如以前暗中做事方便。也许,你需要别人的帮助。”
刘裕的眉头一皱:“你是说羡之吗?可他现在也去了琅玡王那里,再为我效力,法理上不太好,而且,上次你也提醒过我,要留意他。”
刘穆之点了点头:“我没有说他,我说的是,你的两位红颜知已。”
刘裕摇了摇头:“我刚让妙音交出玉玺,对不住她,而且谢家现在为我承受了很多世家的压力,我却不能回报,我一直觉得无颜去面对夫人与妙音。”
仙臨天下
刘穆之摇了摇头:“现在不是顾及面子的时候,交出玉玺,也许反而可以更方便地专门搞谍报。妙音是你的极大助力,不要轻易放弃,接下来你我都要去江北,这建康城中,你能指望谁?”
你有权保持沉默 桃桃一轮
网游之魔力风华 南瓜不在忧伤
刘裕咬了咬牙:“你说得对,在走之前,我要跟妙音把一些事情给商量好,起码,不能再出个在后面兴风作浪的刘婷云了。我不知道希乐有没有办法让这个女人真正地老实,只有妙音,才能真正治住她。”
刘穆之微微一笑:“你跟世家的关系,也要跟夫人好好地聊聊,这回总算是保住了江北,那你可以分给世家子弟多少官职,给他们多少好处,甚至,让他们占多少田地,都需要重新谈谈了,以前只分了广陵一带的地,现在希乐手上还有个淮南,要是他给的比你更大方,那恐怕会有更多的人倒向希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