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4oa有口皆碑的小說 浮雲列車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四章 神職(六)熱推-9sdx7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奥库斯可能弄错了。”波加特说,“他人在哪儿?”
“他在地下室门口趴着,估计没做好梦。”乔伊面无表情地回答。波加特迷惑不解,他不得不直说:“奥库斯死了。弄错的是你,有人在井里下了毒。”
“可……没有神秘的痕迹?”
异案侦缉录 鬼林老邪
“不是所有魔法都能留下痕迹,你的魔法有局限。神术就很难察觉,更别说单纯的活的毒素。”
“是虫子。”尤利尔把导师的话展开来解释,“来自阿兰沃的虫子,它们似乎能溶解在水里,把人体内的液体吸干。”
“听起来确实像是阿兰沃水妖精的手段。但没有陌生人进入庄园,他们是怎么在水井下毒的?”波加特抓了抓毛茸茸的下巴,“或许这种毒药不需要接触水源,隔空投放?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只有神秘能实现。”
“是水。”乔伊说。他做了个手势,示意波加特跟上。他们开始朝礼堂走去。“流动的水。有水的地方就有水妖精,漏洞无处不在。”
“这话也一样,乔伊,你一点也没让我更了解你的同族。”
“我没有同族。”
百物语
“可能这就是问题所在。要是我听得懂妖精的语言,没准交流会更畅通。我们去找斯特林大人?”
“不用管他。我没见他喝过水。”
巫师伯纳尔德·斯特林像只住在地下的鼹鼠,几乎不露面。每日送餐点的仆人窃窃私语,把庄园的主人形容为夜里爬出来食人血肉的魔鬼。乔伊没去管这些流言,连巫师本人都不在乎。尤利尔觉得应该制止,但他没资格插手这些事务,而且留在梦中的时间不长,只好随他们说去。到了现在,他更不乐意替伯纳尔德挽回名声了。
“水妖精可以在活水里穿梭,波加特。她们知晓世界上的每一件事,包括这间庄园的建设构图。那口井或许与其他水道联通,我们却不知道。”尤利尔解释。如今他们已经回到了礼堂前。树苗的灰烬被打扫干净,地毯上只有被冰冻的绿色黏液。帕尔苏尔和雷戈站在壁炉旁,前者一动不动,而后者戒备地盯着每个人。巫师佐曼脸色忧郁,高塔信使杜伊琳在座椅里打哈欠。“你看过井底吗?”
“的确没有。”波加特不快地说。“该死的水妖精。铁栅栏还不够,我们得把里面彻底堵死,或者换新水源。”
“干脆搬走。”杜伊琳建议,“我受够对面无休止的吵闹了,为什么莫尔图斯没有占星塔?”
末日游戏指挥官 野生三七
“想知道答案?六年前我派人炸了它。”乔伊砰一声踢开门前的椅子,“是你招惹来的麻烦,杜伊琳。我警告过你。”
時光不及他情深 白天竹
“你应该警告敌人,可却要求我放走夜莺!”
“如果放他们离开,那他们就不是夜莺。你根本不懂。秘密结社不会为我们浪费时间,他们一般人手不够,但有仇必报。”
信使傲慢地在椅子里换了个姿势。“高塔不害怕仇敌,没想到银歌骑士会。我考虑不周。请谅解。谁让我不是占星师呢?”她的无礼很令人吃惊。尤利尔意识到,是上次乔伊谨慎的做法让她轻蔑。每个人都看得出来,杜伊琳的尊重只针对神秘和力量。
“奥库斯和结社夜莺没有仇恨。”雷戈指出。女信使的话冒犯的是所有银歌骑士,他难以保持沉默了。“你本来不住在这里,杜伊琳女士,我们提供给你过夜的房间,奥库斯还保护你的安全,无论你需不需要。这都是事实。”
捡来一只阿飘
帝葫
“事实就是,我和那个银歌骑士的死没有半点关系。我已经将城里的初源都赶走了,不可能再去每一滴水里找水妖精的影子。”
“说到水源。”苍之圣女忽然开口,“井水是什么时候出问题的?我可不想死得像晒干的葡萄一样。”
“大概是中午。厨师派学徒取过一次水。”
最后一个阴阳师
“午餐?”精灵圣女皱起眉。
“几乎每个人都吃了午餐。除了你和斯特林。”乔伊冷冷地补充,他的话让佐曼和杜伊琳的神情变得惊恐。“所以担心这个没用。虫子口渴的时间随机,奥库斯运气不好。”
“我们都得死?”佐曼震惊地跳起来,在见到这一幕之前,你不会想象到巫师能跳多高。“我没法不担心!我还有课题……考核……”
萬妖仙尊 瑾軒
“真令人遗憾。”帕尔苏尔翻了个白眼,“地底下那家伙居然连水也不喝,更遗憾。亵渎诸神的巫师都该下地狱去。”
“闭上嘴滚开,异端。”乔伊呵斥。他脸上瞧不出一丁点儿的恐惧,似乎死亡的威胁不过是条天气预报。但由于奥库斯的丧命,他的怒气显而易见。“敌人冲你来,杜伊琳女士,我想在他们达到目的后,就不会再多此一举地派人来送死了。波加特侦查了庄园,没有发现入侵者或夜莺。只能主动出击。你在哪里找到初源的?”
“这是机密。”女信使沉着脸,“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们不能保守秘密。”
都市超级医圣 淡酒醉人
“让我来,长官。”雷戈开口,“无论什么秘密,她都会知无不言。”他已握住剑,明晃晃的钢刃摆在眼前。杜伊琳变了脸色。
此刻没人能保持镇定,当初尤利尔在莫尔图斯外被银歌骑士团包围,他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乔伊尝试逃走,差点当场没命。暴力是一切命令执行的最终保障,无关目标的地位、权势或财富。
“我背负高塔的使命!”女信使环顾房间,但毫无疑问,除了奥托的石膏塑像,这里没人与她同一阵营。巫师和银歌骑士犯不着讨好克洛伊塔,苍之圣女更不用说,她巴不得帝国内乱,三神信徒统统死光。
黑籃趕緊消失吧,奇跡!
“谁关心使命?”雷戈反问,“你不在保护范围内,也没资格抗议。”
波加特摸摸胡子。“只有这一个办法。”中年骑士劝说,“杜伊琳,你自已也得去找他们,只有水妖精能解毒。莫尔图斯可不是阿兰沃。”
杜伊琳犹豫了。房间里落针可闻。她当然不想落到雷戈手上,乔伊挑选他看管苍之圣女不是没有理由的。除去斥候波加特,另两个银歌骑士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奥库斯精于弓箭,雷戈则使匕首,尤其擅长刑讯。尤利尔了解到,雷戈曾在审判机关任职。
但坦白任务,说实话,有神秘契约束缚,泄露秘密的一方八成需要付出违约的代价。杜伊琳不像是重荣誉更甚生命的人,不过要她折服依旧困难。
“快说!”佐曼叫道。
她屈从了,“领主之子杰恩·赫瑟,他用一箱金子换来了秘密结社‘黄昏之幕’的支持。”
“我听说过这个结社。”波加特立刻回答,“他们三年前袭击了阿兰沃边境的村镇,还把地下种族引入堡城。”
尤利尔也听说过,他知晓名字的秘密结社总共只有两个。无星之夜有太多名字,但“黄昏之幕”似乎只有一个。在卡玛瑞娅,西塔约克曾描述龙祸的起因来劝说尼克勒斯·提密尔·西诺德尔,希望让这位阿兰沃的末代君主放弃复生。他当然没能成功,尼克勒斯毫不畏惧无名者的背叛历史,决心统合所有秘密结社以重建王国。他的宏伟蓝图被奥萝拉终结,这位卡玛瑞娅水妖精族长可不愿意见到族人再被月精灵统治。
约克没多说“黄昏之幕”的消息,可能他觉得神秘领域的人都了解罢。尤利尔认为他也不太清楚。西塔能够获得父母的记忆,但那也不是事无巨细的。克洛伊塔记载的黄昏之幕仅仅是龙祸中最不光彩的角色,无名者背叛秩序,投靠深渊,把灾祸和死亡带到诺克斯。神秘领域的人了解这些足够了,谁关心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
尤利尔关心。“为什么秘密结社要袭击边境村镇?”
“他们有仇必报。”波加特解释,“据说当地人伤害了诞生的初源,还将她卖给堡城的贵族。于是。”他耸耸肩,“走露风声后,这帮蠢货倒了大霉。”
“那现在倒霉的是我们喽?”佐曼没好气地说。
“是斯特林大人要他们的脑袋!你们干嘛不去责怪他?我本来也不想声张。”杜伊琳咬牙切齿,目光简直要把所有人撕碎。“你们都得听他的命令,我也一样。”
“你还没说高塔的命令。”
“我来把这帮混蛋赶出奥雷尼亚,就这样。”
尤利尔不用看就知道她在撒谎。乔伊瞪着她,直到杜伊琳扭过头。看来轻蔑和畏惧在她身上同时存在。“我向诸神发过誓。”她嘶声说,“逼我违背誓言的人将和我一同到地狱受折磨。”
誓言的效力存于心中,除非以神秘约束。尤利尔以为她的挣扎没用,然而雷戈和波加特竟都没再开口。尤利尔感觉乔伊的目光落在身上,他在催促我。什么意思?连帕尔苏尔也投以古怪的眼神。忽然之间,学徒明白了。我骗过别人上百次,他心想,可现在这么干一点也不容易。然而不久前他才答应听从导师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