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bfs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紅樓大玩家-第八百九十三章 丫鬟之怨閲讀-eyfm1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红楼发家致富史
宝玉悄然离贾府而去,这里急坏了一众人,王夫人更是为此吐血昏厥。
可更叫人无奈的是,望着奄奄一息的二太太,众丫鬟都不知该寻谁去才好。
这里几个女子叽叽喳喳商量了半日,你推我、我推你,竟然是谁也不肯管这闲事儿。
原来这位王夫人平日里对下人虽说还算得宽厚仁慈,可那也是分人的,譬如说是周瑞家的、袭人等。
可这两人将将被大太太给撵出去了,如今恐怕正关在马圈里受苦呢,就找见她们又有什么用?
如今屋子里这几个丫鬟,那几个小丫头子就不必说了,秋纹自来也未曾入过她老人家的法眼,自然是不愿管她的;麝月还好些,可也不是那爱抛头露面的,与王夫人见得少,自然谈不上什么好不好;更要紧的是玉钏儿,她姐姐就是因为王夫人的缘故才投井死了的,后来虽然她也是因此才被挑中了到跟前伺候,可她怎么会忘记了姐姐的仇?
看着倒在炕上、吐得浑身是血的二太太,玉钏儿心里说不出的解气痛快,巴不得她老人家早一些升天赎罪呢,哪里会有心思救她?
当下众人乱了一阵,麝月就急道:“玉钏儿,好歹你是太太跟前的人,如今太太这样儿了,你还不快着点儿想法子救人?”
玉钏儿一听登时便怒道:“放屁!怎么就是该我救人?我是太医不成?再则你是干什么吃的,平日不是跟着袭人学得千贤万惠的么?怎么就连个人也看不住?若不是宝玉跑了,太太就能气成这样儿?如今你还想着混赖旁人不成,就算是我把太太救过来了,又与你有什么好处,等她醒了与你要人,你可怎么办?”
麝月不防玉钏儿居然能在此刻翻了脸,那骂出来的话比刀子还扎人,一时把她羞愧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当下只是低头落泪。
玉钏儿见了她这般更是冷笑道:“又装模作样卖可怜起来,我劝你还是省省的好。如今宝玉又不在跟前,你弄这一出给谁看?你倒是袭人的好徒弟,一身狐媚子的本事且是学得好,自己把那不要脸的事儿都干尽了,扭头却跑到太太跟前告旁人的状,真真是不要脸!”
麝月被玉钏儿这一通好骂,当下再也忍不住,一面哭一面问道:“我究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你就这样说我,宝玉他有手有脚的,难道我还能捆着他不成,就是他又跑了也不是我的错……”
上位完整版
玉钏儿也不等她说完更是冷笑连连,啐了麝月一口骂道:“你伙同了袭人,把个宝玉牢牢攥在手心儿里,别人和宝玉多说两句话你们还要告状呢,自己却早就钻进主子被窝儿里去了,你还有脸问我?你说如今宝玉跑了和你们无干,你们两个平日哄着他睡觉的时候和谁有干?”
麝月被玉钏儿这一通好骂更是骂得脸皮发紫,当下便哭道:“好玉钏儿,旁人的事儿我管不着,旁人与宝玉有没有首尾我也不知道,可是我麝月对着灯发誓,我若是和他有一点儿见不得人的事,我就天诛地灭,就我父母也在地底下魂魄不安!”
一面哭,麝月一头就往炕沿儿上用力撞去,想要一死证清白。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前任 无双
幸亏众人都盯着她看呢,忽见她举止不对,众人忙就伸手拉住了,这才没出大事儿。
只听麝月放声大哭道:“天地良心,我麝月果真是一点子见不得人的事儿也没有,一心只是衷心服侍主子,谁知就被人带累坏了名声……”
众人见了忙就纷纷劝起来,玉钏儿更是皱眉呵斥道:“你主子还没死呢,你嚎的什么丧?我说你和袭人那个狐媚子一模一样还屈了你不成?一碰到点子事儿就知道装可怜骗人疼,你快给我闭嘴吧,这里谁吃你这一套?”
麝月此刻心中委屈万分,可被玉钏儿这么一骂,她也不得不强忍着不敢再吭气了。
簫 傲 金 宮
众人此时忙又扭头问玉钏儿该怎么办才好。玉钏儿冷笑了一声便道:“如今这贾府是什么样儿你们也都知道,这大半夜的,也没地方给太太找大夫去,且如今家里就咱们这几个女人,若是再把歹人招来了,那可更加麻烦了,说不得死马当活马医吧……”
说罢,玉钏儿扭身就打开抽屉寻起针来,她一面翻一面又冷冷笑道:“一会子我若是把太太弄醒了,你们可好告我的状吧?实话告诉你们,就你们告诉太太我说的话我也不怕,大不了就是个死!再则,就是死,我也一定拖着你们一起!”
她这话说得阴森森甚是骇人,登时把几个丫头吓得浑身直冒凉气,当下众人忙又都发誓道:“不敢,我们心里也不喜欢太太,且她对我们又没多好,再则她心肠太过歹毒,我们决计不会为了这样儿的人出卖姐姐,姐姐放心就是!”
麝月见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看,当下忙就哽咽道:“你放心,虽说我和袭人亲厚,可你曾见我去太太跟前没有,再则我和宝玉也是清清白白的,老天爷知道就是了……”
玉钏儿听她这么一说,这才转回头翻出一枚老长的针来。
众人一见他手执长针就冲王夫人走去,都是吃惊道:“这可使得么?”
玉钏儿听了便一摊手道:“你们都没法子,如今我放手一试,你们却这样说,不然就你们来,我也不管了!”
众人一听登时都不敢吭气了,她这才冷笑道:“她这一生活得无非就是娘家和丈夫儿女。可她娘家没了,丈夫也不知发配哪里去了,儿女也死得只剩下一个,如今更是连这唯一最心爱的宝贝儿子也弃她而去,即便是把她救活了又能如何?可见人还是要积德,把别人害得家破人亡,她却要装菩萨,这可不是连老天爷都看不过眼,报应来了么!”
众人听玉钏儿这么一说,登时都想起玉钏儿姐姐可不就是因为太太的缘故跳井死了,后来她娘也因为这事儿郁郁而终,如今她这样恨太太倒也怪不得她。
众人心里正想着呢,便见玉钏儿手执一枚尖锐的银针真奔昏迷不醒的王夫人走去,吓得大家都闭了眼睛不敢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