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nrp精品言情小說 好萊塢往事 起點-第四百四十六章 中場休息(1)分享-4ac05

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虽然罗兰觉得,小灌木丛一边摆出强硬对抗拒不合作的态度誓要和驴党抗争到底,另一边又希望驴党能够低头合作,让他把页岩油开采一事落实到位的行为着实有些欺人太甚,但在发过脾气之后,他还是选择登上小灌木丛和那些能源巨头的贼船,准备帮他们和驴党前总统拉链顿牵线搭桥,将这些家伙的‘嚣张态度’原原原本本地展现在对方面前。
浪蕩劍客闖情關 西瓜太郎52
这么取舍的原因嘛,其实也很简单。
没办法,谁让小灌木丛将会是未来二十年里,美国政坛最为强硬的总统呢?
当然了,这里的强硬,指的并不是懂王那样逮谁咬谁,而是视所有法律为无物。
什么立法权归国会?
什么司法权归最高院?
当国会里的议员不是我爷爷的人就是我外公的人,最高院里的法官不是我爸爸的人就是我叔叔的人时,三权分立中的制衡,又是什么玩意啊?
我想查谁就查谁!
武逆乾坤
真以为拿着洗衣粉就能出兵的嚣张是美国总统的特权啊?
别开玩笑了……
这只是单属于二世祖的特例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与二世祖合作,那才是最为明智的决定。
当双方密不可分时,谁敢掀罗兰的桌,那就是在掀二世祖的桌!
而谁敢掀二世祖的桌……
那就是违宪!
当然了,就算罗兰已经做出了决定,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在寻找拉链顿时,会和之前寻找老灌木丛一样,一头莽进纽约,和罗纳德-佩雷尔曼这个光头直接联系。
在被小灌木丛摆了一道后,让下属先行寻觅那个犹太佬的踪迹,探查他当下所面临的问题和需求,就成为了罗兰在和对方接触之前所必须干的事情。
毕竟,吃一堑长一智嘛,之前他大意了,没有闪,被不讲武德的老同志给偷袭了,那么在此之后,若是还不做好防护,那就真的是自大了。
而当罗兰把调查工作抛出去的同时,已经离开华盛顿的他,也做起了短暂的休整。
人在纽约,刚下飞机,名气太大,圈子太小,所以只能乘坐空运来的魔改版凯迪拉克,偷偷摸摸的离开机场,目标嘛,则是小蜘蛛最爱待着的曼哈顿。
“你说我准备的这些东西她们会喜欢吗?”
前行的过程中,身处后座的凯特也对着身旁的小箱子犯起了愁,六个大小不一但却包装精美的礼盒一看就盛放着她的心意,可内里的实物,则让她觉得有些荒唐。
因为两个扁平的长条盒子里,装放的是Paul Young制作的手工巧克力,而两个同样长度但略高一点的盒子里,装放的是Cashmere,也就是羊绒制品,类型,则是围巾,至于细长的盒子中,包着的是Fulton的手工女士雨伞。
虽然这些东西都是罗兰陪着老婆一起挑的,在寻觅的过程中,他还给出了不少建议,从他的视角来看,这六件礼物绝对能够收获它们主人的喜爱,但在瞧见老婆那忐忑的神色后,他还是选择故作神秘,道:“那得看谁送了。”
这个回答让凯特竖起了耳朵。
正当她以为,老公会说出一些安抚性的话语来打消自己的紧张时,不当人子般的欠揍回应却豁然呈现,“如果是我送的话,她们肯定会满心欢喜,毕竟我是她们的哥哥嘛!
可如果是你送的话……
東岑西舅
那就不一定了。”
“为什么?”凯特没听懂老公的意思。
“因为你是她们的嫂子啊!”
罗兰倒是回答的自然无比,“在你没有出现之前,她们的眼里,我就是她们最亲的人,她们想干什么我就带她们去干什么,她们想买什么我就给她们买什么,我都把她们宠到天上去了!
但当你出现后,我对你的爱让她们感受到了落差,即便她们知道,你不是来破坏这个家庭,而是来加入这个家庭的,可这种加入,依旧会分走她们本该从我这儿得到的更多的爱,所以,她们不嫌弃你,就已经是非常礼貌的体现了。”
“……”
老公的歪理邪说,听得凯特直翻白眼。
由于话语过分直白,所以一时间竟让她无法分辨,罗兰这是真傻还是装傻。
她的出现分走了妹妹们本该得到的更多的爱?
那这意思就是,罗兰爱着的一直都是自己的妹妹咯?
她是来加入这个家庭而不是破坏这个家庭的?
那也就是说,罗兰一直都想过皇帝般的后宫生活咯?
呵呵!
想得倒美!
凯特抬手就打!
‘啪啪啪!’
突如其来的发难,让惊觉的罗兰瞬间戴上了痛苦面具。
支起胳膊想要保住自己帅脸的同时,他还十分不解的问:“你干嘛打我?”
“我干嘛打你?”
听到罗兰这理直气壮的质问,凯特怒极反笑,“我为什么打你,你自己心里清楚!
加入这个家庭的话可是你说的!
逆轉重生1990 鑌鐵
没想到啊罗兰!原来你一直都觉得一个不够啊!”
阴阳怪气的话语,让罗兰瞬间懵哔。
讲道理!他只是想要和老婆调侃一下一个家庭中嫂子和小姑子的矛盾而已!根本就没有其它的意思啊!为什么这个蠢女人会想这么多!
不过,就在他想要挺直胸膛,像英国那名希望派出舰炮寻求赔偿的右翼公知学习,企图和老婆在这件事情上理论一番时,凯特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腰肢一软,果断认怂。
“以前,詹姆斯和我说,让我一定要留意你和其它年轻女性之间的关系,因为你非常喜欢给漂亮的小妹妹画人像,当时的我以为他是在和我说笑,可现在一看嘛……
他说的好像是真的?”
握草!
罗兰脸长了,露出了尴尬但不失礼貌的微笑。
老婆的话语让他想起了自己那上百张的临摹人像,有记载的收藏可是能让他见光死的事实!如果让老婆知道,他那只会画女性的超高绘画技术是通过伊丽莎白练成的,那……
他下半辈子,怕是得和沙发相依为命了!
至于离婚?
开玩笑!
凯特会怕他提离婚?
没办法,这就是熟知带来的弊端。
当罗兰觉得,终于有人能了解自己的快乐,倾听自己的苦闷时,那随之而来的分享,会让他和对方变得密不可分,虽说畅通无阻的沟通能让他获得心灵上的舒爽,但对于凯特而言,她所了解的每一件事情,那都会在婚姻上添加出一道道坚实保险。
罗兰说的越多,她就知道的越多。
她知道的越多,罗兰就会说更多。
之后嘛……
谁又离开的了谁?
当然了,两个人之间的打骂认怂,可不仅仅停留在车内。
等他们来到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时,迎面而来的热情,则更加的让罗兰无奈。
“Oh罗兰!”
在他下车的同时,一声惊呼,让他猛地抬头。
视线轻扫,四下捕捉,当他发现一个棕发披肩的小姑娘张开双臂朝着自己飞奔而来后,瞬间扬起的笑容,揭露了他的内心,自然抬起的手臂,更是将乳燕投林般的家伙揽入怀中。
“Oh阿什莉!好久不见!”
干坤破天 落叶随枫
罗兰在小家伙的脑袋上揉了两下,还没等他讲述更多呢,另一名留有金色秀发的家伙也屁颠颠的冲到了他的面前,虽说比姐姐慢了一步,但玛丽的热情并没有因为姐姐的抢先而衰减,在距离罗兰还有一米多远的时候,她便双脚一蹬,整个人相应跃起,朝着罗兰‘狠狠’砸去,不仅如此,她还非常心机的在起步时就大喊道:“罗兰!接住我!”
“Oh!Oh!Oh!Oh!”
如此情形,令罗兰连声惊呼。
下意识的推开阿什莉,抬手将那个性子更野的玛丽稳稳接住。
虽说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出于安全考虑,但在揽妹入怀的同时,那个趴到他身上的家伙却主动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而后得意万分的昂起头,冲着姐姐挤了挤眼。
“阿什莉,我说罗兰会抱住我的吧!”
莫名其妙的话语,令罗兰有些疑惑。
而等他扭头探查之时,宛若狡狐般的玛丽和连翻白眼的阿什莉则让他搞清了现状。
此番作态,令他毫不客气的将妹妹放下,而后抬手在玛丽的脑门上弹了个脑崩,“好啊!原来你们之间是有什么交易?我还以为你们是真心欢迎我来的!”
清脆的声响,令玛丽吐了吐舌头,而瞧见妹妹挨骂的阿什莉则又抱住了罗兰的胳膊,笑呵呵的说道:“没有交易啦!我们之间哪里会有交易啊?就是玛丽之前说,虽然我们差不多有一年没见,但你绝对还会和以前一样对待我们时,我提出了一点点其它意见而已……”
涅槃之龙魂
还没等阿什莉把话说完,玛丽便毫不客气的驳斥道:“你放屁!你明明是说我们已经长大了,罗兰不可能和以前一样和我们亲了!”
“哪有!”阿什莉死不承认,“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对罗兰抱有猜忌吗?”
“哇!”
姐姐那厚脸皮的话语听得玛丽瞪大了双眼。
“姐!你现在都敢当着我面撒谎了吗?”
“撒谎?谁撒谎了?”阿什莉一脸的无辜,“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得嘞!’
眼瞅着这两姐妹大有当场撕哔的意思后,被夹在中间的罗兰顿时满头黑线。
朝着后下车的老婆投去求助的眼神,然而得到的,却是一脸的戏谑。
‘你说的果然没错啊!我就是个外人!’
‘不是……你帮个忙好吗?’
‘我一个外人我怎么能帮你们家的忙?’
‘哎呦老婆,我错了啊!’
‘错哪了?’
‘我哪都错了!我就不该来!’
当罗兰挤眉弄眼的求助凯特时,那缭绕面庞的愁容令凯特心情大好,在朝他示威的扬了扬眉后,凯特这才走上前去,帮老公分忧。
“阿什莉~玛丽~”凯特笑着拉住了她们。
“Oh!凯特?”没发现凯特从对面下车的阿什莉面露惊异。
“天呐!你怎么是从外道过来的?”本还抱着罗兰胳膊的玛丽顿时走了上去,撒娇般的和凯特腻在一起,“我刚刚就在好奇,罗兰都来了你怎么没来?
原来不是你没来,而是我们没看见啊!”
精魂血梦
虽说两人的话语中饱含着无限含义,但凯特却不在意,直接道:“这些都不重要,对嘛?
你们只要知道我们是来看你们的,这就行了!
走走走,别站在这儿,上车……”
没错,罗兰口中的休整,那就是和已经来到纽约读书的奥尔森姐妹见面。
在去年接到大卫的委托,通过马丁-斯科塞斯帮她们找好老师后,今年的春季,就是她们入学的第一学期,作为人生另一阶段的新开始,罗兰这个做哥哥的又怎么能不来看看?
虽说过去的十多年里,大家也都是聚少离多,但这些小屁孩们的成长旅途中,那可是时时刻刻都存有罗兰的印记,她们曾经的工作,是罗兰帮忙找的,她们曾经的玩闹,是罗兰兜着的,她们现在的学业,也是罗兰托人打听的……
毫不夸张的说,就算罗兰只比她们大了几岁,但他对于两个小家伙来说,那更像是老父亲般的存在,尤其是在妈妈加耐蒂对她们严加管束,而父亲大卫又成天忙于工作时,能对她们百依百顺的罗兰,那是真的比亲哥还要亲。
没办法……
谁让詹姆斯那崽子,以前天天抱着漫画书啃呢?
在连学习这种事情都要罗兰督促的情况下,姐妹俩就更不把他当一回事了。
正是因为大家之间没啥隔阂,所以当她们爬上魔改版的凯迪拉克,收获了凯特递来的礼物时,直接拆开,就成为了最给面子的选择,而等她们发现,哥哥嫂嫂竟然给自己准备了巧克力后,过去十年为了拍戏保持身材的她们,顿时就激动的尖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
“凯特!罗兰!!你们太好了!!!”
“虽然我们息影了,但是妈妈还是不给我们吃这个!”
“啊!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尝过这个味道了!”
勇氣
粗暴的撕开包装,将巧克力棒含在嘴里,那眯眼享受的模样,是最好的反馈。
此番表现虽然有些粗野,若是加耐蒂在场,更是会将她们批成野蛮,但对于送礼的二人来说,满意,那才是最为亲切的肯定啊!
‘我就说她们喜欢的吧?’罗兰朝着老婆眨了眨眼。
因为他还清楚地记得,年幼之时,家里的几个小的都喜欢吃甜的。
虽说只有詹姆斯那个胖墩将‘吃’这一门的需求表现的非常强烈,但……
几个小的,谁又不是在忍呢?
加耐蒂做的绿色果汁真的好吃么?
别开玩笑了。
罗兰吃它,是因为当时的他没得选,而这些小的,也是一样。
末日之门 谈笑笔墨
‘哼哼~’凯特懒得理老公,演员出身的她自然明白,忌口节食是一件多么难受的事情,所以在看到两小只小口小口的抿着巧克力棒后,感同身受的怜惜,也涌上心头。
“你们不需要这么小心,这两盒有很多呢。”
然而,这种敞开吃的怂恿刚一出口,便让两小只打了个激灵。
“不行,一根最多了。”阿什莉摇了摇头。
“如果多吃长胖了,妈妈肯定又要说我们。”玛丽解释道。
“我不想听她唠叨。”阿什莉嘟了嘟嘴。
“她说起来没完没了的,烦得要死。”玛丽补充了一句。
这种想吃但又送的表现,让凯特哑然失笑。
“你们都已经能独立了,加耐蒂还管的这么严吗?”她是真的好奇。
女血神
然而,这句话刚一出口,就将奥尔森姐妹脸上的笑意,击的是无影无踪。
“噢~”阿什莉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玛丽也是一样。
不仅如此,她还吐槽道:“凯特,你是不知道呢!自从你和罗兰结婚之后,我妈管我们就管的更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