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6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 起點-466 真香推薦-xghxb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这一台手术,张凡做的是相当的费事。
首先是患儿年龄太小,随时都在生死线上徘徊。而且大面积的皮肤损伤,就如同孩子一直在大量的流血一样,清亮的液体孩子就如同躺在桑拿板凳上的大胖子男人。组织液就如汗珠子一样,咕噜噜的不停的从身体往外溢,这种时刻真的不比一个大血管往外呲血轻松多少。
人体是个复杂的有机体,这个里面有很多种元素,为什么大量失血或者失液会导致死亡呢。其实简单的很,大量的缺血首先大脑就坚持不住,因为血液中的红细胞是传送氧气和二氧化碳的小船。
船没了,氧气进不去,二氧化碳出不来,大脑首先就醉了,就如人喝醉一样,然后随着时间大脑中毒。而失液也一样,大量的液体流失,首先会导致体内的电解质紊乱。
人体的各种电子保持一个平衡,才能生产各种物质,比如能量ATP,比如蛋白质,比如分解糖分。当大量失去液体的时候,这个平衡就乱了,该生产的生产不出来,不该生产的就大量产出。
比如本来是产ATP的,结果变成了大量的乳酸。剧烈运动的时候,肌肉会发酸,这就是乳酸。而当大量的乳酸生产,体内原本紊乱的电解质,更加紊乱。很多办成品没了催化剂就冒出来了,而且很多这种东西是有毒的。
可以说,大量试液后,人的死亡是自己把自己毒死的也能说的通。
张凡一边要做手术,还要随着手术的进展和内科支援组麻醉组商量患儿的治疗调整,因为手术毕竟是破坏性治疗,这种治疗会加重患儿的应激反应。
可以说,这种治疗会加速且加大患儿死亡的几率,毫无疑问,如果一个不小心,患儿死在手术台的几率随着手术的进展,随着手术切开的皮肤越多,几率越大。
无上剑皇
不光要和他们商量,张凡还要记录这个灵光一闪的手术操作。
如果说往日里的手术张凡是在系统里大量练习的结果,那么这一次就是厚积薄发的超常发挥。就如同有些人考试的时候,明明一道题不太会做,可是肾上腺激素的分泌,让他忽然如同一休哥一样叮咚,脑袋上亮了一个灯泡。
现在能做的如此精湛,以后未必能做的如此精湛。这也就是所谓的灵光一现,但绝对不是顿悟。所以,张凡不得不让人记录,只要记录下来,以后不停的去肝,而且还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不停的去复习这种手术,然后这个超常发挥就会成为正常的水平。
所以,做一个医生,做一个混日子的医生太简单了,只要考上执业医,然后找个公立医院找个轻松一点的科室,旱涝保收,就算天上下刀子也少不了一块钱,社会地位还不低。
可要想做一个有抱负的医生,就难了。努力刻苦是最基本的不说,还要有天赋,很多医生,努力了一辈子,也只能在有些手术面前望洋兴叹,不是他不够努力,是天赋不够,这个行业,和很多技术行业一样,越到顶端,越吃天赋而且还吃身体。
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除了能吃苦,天赋也就是常人,虽然有外挂,可这个半死不活的外挂出了煽风点火的让张凡不停的做手术以外,再没有其他帮助。
所以,张凡不得不抓住每一次的常超发挥。想要走的远,就要比别人付出的多。
张凡不光手术努力的去多做,就算成了院长,也没放下身体锻炼。没有特殊情况,天天早上围着医院外围跑步,都成了茶素的一个景致。这一次的超常发挥,就是毕业以来,苦行僧生活的回报。
随着手术一点一滴的往前延伸,张凡终于敢大口的喘气了。就如同做贼一样,手术的时候,张凡连呼吸都是控制的。如果成年人的手术是在鸡蛋壳上跳舞,那么这台手术就是在鸡蛋膜上跳舞。
一个跳不好,就是鸡飞蛋打的事情。
虽然,汗水流的拖鞋如同泡在水里一样,可手术还是慢慢的越来越稳当了。因为大面积的皮肤已经被移植过去了,老李的材料说实话,真的不错。
比什么小猪皮,罗非鱼皮的效果都好。而且,它没有免疫排斥作用,所以这种材料,在成年人的烫伤中还不能称霸天下的话,在幼儿烫伤领域,绝对是霸王级别的存在。
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危在旦夕的幼儿,那个医生敢给孩子上排斥强烈的材料,可这个材料就没有。
所以,当小孩子如同打补丁一样,柔柔弱弱的躯干,臀部、四肢上移植了皮肤材料后,孩子的生命状态慢慢的开始稳定了。
“张院,血压、心率都稳定。”麻醉医生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手术的时候,张凡一会让降压,一会让升压,一会降心率,一会加快灌注。说实话,命令好下,可执行起来,太难了。
每一次的用药都是用险,不过好在现在终于熬过来了。四十出头的他看着手术台上幼儿,看着熟睡的孩子,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特别的骄傲,特别的欣慰。就像是看自己的孩子心情。
“好!”张凡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在手术台上的感情特别单一,没有激动,也没有感慨,就好像面前就是一坨肉,不分男女,不分老少。
“李教授。”
这一次老李没敢再走神了。听到张凡叫他名字,他第一时间回应了。“哎。”
“我现在需要大量的烧伤患者。”张凡也不客气,也不管他有没有能力,反正就一句话,我现在需要这样的病号。
“好,下了手术,我立刻去联系。”老李嘴唇都在哆嗦。他看出来了,张凡要下大力气晚上这个指南了。
其实,张凡哪里会想到指南,毕竟他的起步太低了,就是一个医学本科生在县医院起步,就算有了院士老师,其实也大多数时间是在自己钻研,什么指南,他根本没想到,他现在感觉到好像手术的一些细节开始模糊了。所以,为了尽快拿下这种手术,完善这种手术,他需要去大量的做手术。去稳固。
“不用了,你的材料,让你博士学生来弄把,你现在就去联系患者。最好下午就有一台。”张凡心里着急,所以直接让老李下手术台去联系。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手术室的护士长怜惜的看了一眼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的张凡,轻轻的插了一句。
说实话,在手术,敢插嘴张凡的,估计也就护士长了,毕竟她再张凡没雄起的时候,就或明或暗的帮衬这张凡,这就是所谓的香火之情。
“哦!哪就明天早上,最好有一台这样的手术,拜托了!”
“好,我现在就去。”说完,老李下了手术台。眼睛里都是泪花。
感动,太感动,为了自己的材料,张院真的是扑下身子的去帮忙,他都哽咽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多少年没遇上过这样的朋友了。是,是朋友,以前的时候,他觉得张凡就是帮手,现在,他觉得张凡是他的朋友。
手术台上的张凡还不知道,不知不觉的让老李心里感动了,要是知道,张凡绝对会哈哈大笑,老子是怕感悟消失,系统需求的手术量太大了,指望着早期点开烧伤科,太费劲了。
这也算是无心栽柳柳成荫吧。
手术室里,手术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这种长时间的手术,在手术室里其实感觉不到,就如恋爱还没脱下对方裤子的男人一样,不知不觉就一天过去了。
医生们护士们现在还体会不到累,真的,这个不是假话,好像身体也知道,现在不是找事的时候,所以也配合,一旦手术结束,精神放松,这种长时间的手术,绝对能让医生护士脱层皮。
但手术室外的观摩专家们都不行了。
让他们做手术,没问题,可是要让他们观摩手术,就不行了。这就如跑长途一样,开车的还没说累呢,坐车的已经快挂了。
而这个长途也让他们太揪心了,因为张凡张凡的记录,他们谁都不愿意错过。烧伤科是个小科室,也算是二级科室。但,这个科室说小,可研究这个科室太多太多了。
其他的不说,光一个金毛国的军队烧伤研究所,就是这个行业的顶尖存在,而且金毛在这方面研究太厉害了,虽然他们不怎么参与学术界,可目前很多很多烧伤科的治疗都是人家随手发出来了。
所以,这个科室虽然没普外大,没骨科研究的人多,可这个科室早早就阶级固化了。想出头,几乎都要有金毛国留学的背景。但现在不一样了,虽然就是幼儿手术,可看架势这位要出指南了。
一本指南一个人是搞不定的,必须要有大量的人来帮忙。他们虽然挑头搞不下来这个指南,但参与的资格还是有的,而且,这个参与的位置其实也不多。
所以,一群人,吃着茶素医院食堂的饭,坐在观摩室里,腰都快断了,可就没一个人走的。
也没一个人谈论手术的,好像大家都是来茶素医院手术室会餐一样。“哎,茶素的医院的这个红烧肉不错。嗯,马肠子也香。”
“能不香吗,张院是个美食家,你不知道吧,上次我们在魔都开会,我和张院就聊起了南北食物的特色。”
这话一说,其他几个人用一种不相信,但就是不点破的目光瞧着这位。
这位自觉惹了众怒,“我也好吃,我也好吃,没谈其他,就谈了谈饮食!”
曾专家眼馋这一群人聊天,他也想参与,可只要他过去,聊天就自动结束。他被孤立了!
就在大家口是心非的时候,老李从手术室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