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chg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兩百一十五章 求求你做個人吧 (第一更)讀書-1q8b3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向南没有在布罗姆艺术博物馆逗留太长时间,和尼森先生稍稍聊了一小会儿,又指点了他几招文物保养的小窍门,就带着那件元代哥窑胆瓶回到了酒店。
至尊战甲
上楼回到房间,向南一眼就看到了正躺在床上午休的钱昊良,忍不住愣了一下。
不是说访问团今天还有活动的吗?怎么钱昊良还留在酒店里睡大觉?
心里虽然有些纳闷,但向南也没有惊扰对方休息,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里,将背包放在了沙发上。
如今,这背包里,除了有剃须刀、手机充电器、钱包和几本书外,还放着三只装有文物的古董盒,整个背包被塞得鼓鼓囊囊的。
向南拿出手机,靠在床头准备玩一会儿游戏,还没点开游戏,身边就传来了钱昊良的说话声:
“向南?你怎么就回来了?那件王羲之的《平安帖》修复完了?”
钱昊良刚刚睡醒,眼神里还有些迷茫,声音也是含含糊糊的。
向南扭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你醒了?已经修复好了,我才刚回来。”
“靠!这才半天时间,你这修复速度也是没谁了!”
钱昊良甩了甩脑袋,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无奈地说道。
“半天哪能修复得好?”
向南摇了摇头,解释道,“别忘了,我昨天下午就留在那边开始修复了,起码花了一天时间。”
“一天时间很长了吗?”
钱昊良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哪个人修复文物,不是用周来计算的?还有人修复一幅古画修复三五个月的呢,你倒好,一天修复一件文物,你居然还觉得时间长了。向南,求求你做个人吧!”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向南:“……”
这也怪我咯?是你们自己修复得慢,关我什么事?
钱昊良跑到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出来后就精神多了,他看了看向南,忽然说道:“对了,向南,我们去逛街买点东西吧?”
“逛街?”
向南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外面太阳很晒是小事,问题是他真不喜欢逛街,又不打算购物,逛什么街?
他问道,“团里今天没活动吗?”
“上午到一家博临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组织开了一场研讨会,介绍了一下两国在近几年的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各项举措。因为明天就要回国了,所以下午就没再安排活动了,团长说让大家休息一下,顺便留点时间给大家自己逛一逛。”
钱昊良说道,“其实我也不喜欢逛街,不过这次出来,我答应了要给女儿带点礼物的,不趁着这时间出去买,明天可就没时间了,再说了,除了我女儿,修复室的那几个同事也得带点小礼物啊。”
“行,那就去逛逛吧。”
向南一听,这才醒悟过来,钱昊良要是不说,他都没想起来要带礼物这事,别的不说,老爸老妈和自己的几个老师,总得带点礼物的,还有公司里的那些同事……
網遊之壹步蓮華 熔煉爐
这么一想,人好像还挺多。
向南忍不住头皮发麻,这么多礼物,自己怎么带回国?
……
第二天一早,向南和钱昊良下楼吃过早饭以后,就回到房间里将各自的行李收拾了一番,然后就拖着行李箱到酒店一楼里等着集合了。
过了没多久,赵炳天团长和谢彦青副团长就下了楼,召集众人集合。
寵妳壹輩子
赵炳天拿着花名册点了一次名,确认三十六名团员都到齐了之后,这才说道:“大家的行李物品都收拾好了吧?现在还有点时间,大家可以回房间里去确认确认,要是等我们上了车,那是想再回来拿都不可能了。咱们这次回去还是跟上次一样,中途要转一次飞机的,时间比较紧,所以大家最好把各自的事情都处理好,免得影响了别人。现在大家散了,十五分钟以后上车前往机场,要是谁跟丢了,掉队了,那你可不仅仅是要自己想办法回国了!”
这言外之意大家都懂,无非就是,要是掉队了,回国后还有可能受处分呢。
知道归知道,大家也都没有怠慢,有人上楼回房间确认东西是否都收好了,有人则是干脆待在一楼大厅里,三三两两地聊着天,就等着一会儿上车回国了,脸上都带着期盼的笑容。
原先在家时还没什么感觉,这在国外待了十几天,很多人忽然发现原来自己这么想念自己的国家,故土难离在这一刻,理解得比之前几十年都要深刻。
向南和钱昊良也没有上楼,将行李箱拖到角落里,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等着,熊嘉正和鲁立军两人也跟了过来。
鲁立军看了看向南,打趣着问道:“向南,这半个月帮那些收藏家修复了那么多古董,赚到手软了吧?”
“哪有这么夸张?”
壹品悍妃千千歲(無敵悍妃)
向南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也就三件华夏文物。”
“那也不少了啊,这才半个月时间呢。”鲁立军啧啧出声,感慨道,“再过个几年,你都能自己开个博物馆了。”
“三件华夏文物?”
向南还没有开口,站在一旁一直听着的熊嘉正忽然开口问道,“都是些什么文物?向南,说来听听。”
神燈世界 關三疊
在这大厅里人太多,看是不能看了,让其他人看到了影响不好,不过说说是什么文物还是可以的。
向南见熊嘉正和鲁立军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只好说道:“那件哥窑胆瓶你们看过了,另外两件,一件是一函六册天禄琳琅宋版首部著录乾隆御题《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存卷首、卷十至十五,还有一件是元代缂丝《蟠桃献寿图》。”
鲁立军是古陶瓷修复专家,对元代哥窑胆瓶的价值比较了解一些,对于古书画的价值就相对模糊多了,倒是没那么太大的反应。
可熊嘉正是博物馆的业务副馆长,涉猎广泛,一听向南说完,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开口声音就提高了八度,他一脸吃惊地叫了起来:“好家伙,这又是两件国宝级文物啊!”
这突兀的一声大叫,引得一楼大厅里的其他人纷纷转头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