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hgw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二百二十八熱推-mulo3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
“最近干嘛呢?带娃的日子过得可还爽?”两三个月没联系的苟艺慧,突然打来电话。她现在的日子,正滋润。半年前,欧阳被捉奸在床,苟艺慧的智慧在于,她常常会不动声色的将欧阳手里的一切转移到自己手中。
高官的甜 狐小懒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个暴雪的夜晚,她哭哭啼啼的打电话给我们所有人。当大家赶往她指定的地点时,她正哭的死去活来,“妈,你说的我的日子该怎么过?以后叫他再给你找个新儿媳妇吧!”
“放心,今天要是他在里头,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苟艺慧的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开始听从苟艺慧。我曾经看不上的这个女人,原来她是这么的有手段。
酒店的门开了,欧阳包裹着浴巾,双人床上,正躺着一位妙龄女孩。“你们…你们怎么来了?”欧阳惊慌,不知所措,他急忙关门,奈何苟艺慧的脚早已卡在门框处。
“你个败家子儿!你个不正混的东西!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儿!啊?!”欧阳的妈妈在房间里用衣架狠狠地抽打着欧阳,他的肩膀被打得红肿,他的脸也被打得肿起来。
“你他妈还真玩火啊!”萧邦和许飞都站到了苟艺慧这一边。他们也在指责欧阳。
“求求你,只要不离婚,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我知道,这次你真的生气了。艺慧,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看在俩儿子的份儿上…”苟艺慧家,欧阳跪在地上哀求。
“以后我要管着家里所有的钱。”
“行!”欧阳的妈妈一口答应,欧阳眼睛挣得大大的。“怎么?你不同意?”
“同…同意。”欧阳一失足,彻底失去了财政大权。
異世之只手遮天 冰皇傲天
这个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都不假。苟艺慧掌控了财政大权,她摇身一变成了金主。这下子,欧阳老实了不少。
……
“喂喂喂,你在听我说话吗?”电话那头,苟艺慧嚷嚷着。
“我在听呢,刚小宝正拉臭臭,我给他擦屁股去了。”
“带着孩子到我这儿来,中午一起吃饭。”
“你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一起吃个饭啊?”
“不是。小孩子还小,骑车子我怕他喝了凉风再生病…”
“哎呀呀,你怎么变得这么优柔寡断的?之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啊!不说了,早点过来啊!”
魂不附體
尽管已经是晚春时节,我还是给小宝穿上了厚厚的外套。毕竟,春风也是脾气的,他吹出毛病了,跟着熬夜的还不是我?到了苟艺慧那儿,她正坐在电脑前,“你可算是到了,快给我做下这个表格!”
“你帮我盯着点小宝,”我坐到电脑前,看了看这份表格。
“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两球成名
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相信任何一个人能照顾好孩子,除了孩子的亲生母亲。就在表格快要做完的前一秒钟的感觉,小宝突然哇哇大哭起来。我听到他的哭声,点了保存按钮,忙起身跑向外面。“小宝!”他躺在台地面上,鼻子一直留着血。“小宝,怎么了?来,妈妈看看!”我紧张万分。
仙始 道和
“哎呀!他好像是从台阶上摔倒了,没事,小伤口,简单处理下就好。不要哭了,男子汉,要勇敢。”苟艺慧不紧不慢的说着一些无用的话。我心中懊恼万分,我他妈真是脑子有病,怎么能信她呢?
“你们这儿有碘伏和棉签吗?”
“没有。有湿纸巾。”
“不行,得医用棉签处理。”
小宝哇哇大哭着,我抱起他,将他的头靠向我的肩,“妈妈抱抱啊,不哭了宝贝,摔疼了是吧?下次咱们再下台阶,小心些,好不好?”我来回走着,安抚他被吓到的恐惧情绪。许久,他终于不再哭,我放他下来,仔细看他的鼻子,还好还好,只是磨到了表皮。
“没事的,小孩子摔摔打打才能长大。”苟艺慧慢悠悠的走过来,“表格你做好了吗?”
“做好了,我们先回去了。”我突然感觉,我与苟艺慧之间像是有了什么隔阂一样。我们,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好像关系不那么的对等了。
“行吧,我也不留你们吃饭了,你回去帮他清理下伤口吧。等下次有空了,再约。”
我抱起小宝,往停电瓶车的方向走去。今天要是不答应她来这儿,小宝也不会摔破脸。真是倒霉到家。
回到家中,我给小宝下了一份我早晨刚包好的鲜肉小馄饨,“今天妈妈喂,好不好?”
“受伤了,”小宝指着自己的鼻子。
“是啊,小宝以后走路要小心些,就不会受伤了,好不好?”
“好吃。”小孩子的单纯就在于,嘴里有好吃的,他就会秒忘脸上的伤。
喂饱小宝,我给他清洗了双手,换上睡袋,我轻拍着,不一会儿,他就睡着了。小宝的睡眠习惯特别好,这一点,一直令我很欣慰。我将侧着身子的他,轻轻的扶正。打开家里的医药箱,我拿出医用棉球、清理伤口的专用水和碘伏。我轻轻的擦拭着他那被磨破表皮的鼻翼,血渍清理干净,我看到小拇指盖大小的伤口。心痛,真的很自责,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巴掌,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让孩子受了伤。
抹好碘伏,我将医药箱整理好,关上房门,我去收拾餐桌,顺便给自己下了一份清水面条。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
苟艺慧变了,还是我变了?有可能是我们俩都变了吧。我们不再似从前那般亲密,她现在的很多想法也不会告诉我,因为她有更多的朋友了。我呢?自从她掌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后,少了许多为钱发愁的烦心事,自然也不会令她常常想起了。我和她的友情,曾经以为会地久天长,永不变质。
其实,只是时机未到而已。慢慢的,我们从一周不联系对方,到一个月,三个月,半年…
有的人,就是这样,走着走着就散了。你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就悄悄的下了你人生的这列火车。当你回头望去,仅剩回忆,苦涩的回忆,没有一丝丝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