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iw9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龍王的傲嬌日常笔趣-第一百五十二章、倒數第二!分享-4msfg

龍王的傲嬌日常
小說推薦龍王的傲嬌日常
经过一个月的风吹日晒,辛勤训练,新生军训终于结束了。
全校大比武的时候,敖夜所在的物理学院新生一班男生方阵取得了一个中等偏上的成绩。不算好,也不算坏。这是集体性的表演行为,敖夜一个人也拯救不来。
就是军训结束之后,黑脸教官唐泽依次和学生告别,一个个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全天下老子最大的男生哭得稀里哗啦的,抱着教官舍不得让他走。
誤惹妖孽BOSS
唐泽教官和敖夜告别的时候,用力的抱了抱他,然后说道:“敖夜,咱们俩再合张影吧。”
變身歌後
“为什么?”
“我女朋友不是你粉丝嘛……今天多拍几张照片,等我走了就拍不着了。”
“你要那么多照片干什么?”敖夜问道。上次被他拉着拍了半天,又是撇嘴又是比心的,这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呢,怎么又要拍?
“等我和女朋友吵架,我就发一张你的照片过去哄她开心。”唐泽教官咧着大嘴笑道,黑脸之上散发着智慧的光芒。
“……”
敖夜想不明白为何唐泽教官和女朋友吵架要发自己的照片,毕竟,他也不曾有过女朋友。
但是,这是唐泽教官临走时的最后一个要求,敖夜没办法拒绝。
于是,再一次被唐泽教官拉着叉腰嘟嘴拥抱比心……
等到唐泽教官心满意足,拍摄工作才彻底结束。
教官团撤离学校,那些之前每天都盼着军训赶紧结束教官赶紧滚蛋的学生一个个的怅然若失,就像是失去了贞操或者内裤一样。
無敵升級至尊
当然,一天之后,这种症状就消失了……贞操和内裤一起找回来了。
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和适应,大家开始真正的融入了学校生活,以及期盼着新的精彩人生到来。
现在,学校内部讨论度最高的就是专门为大一新生们准备的「迎新晚会」。
镜海大学每年的「迎新晚会」都安排在军训结束后的第一个礼拜天,这台晚会由各个院系提供节目,优中选优,甚至还有一些已经毕业的优秀师兄师姐也会被邀请回来表演节目。
譬如现在在影视圈风生水起声名大噪的艺术学院学姐金伊,已经连续两年被邀请回来在迎新晚会上面表演节目了。
有时候唱歌,有时候热舞,有时候客串一下主持,不管做什么,她只需要站在那里,就能够引起学弟学妹们山呼海啸般的尖叫掌声……
敖夜寝室的几个室友也不例外,他们围拢在正在认真写日记的敖夜面前,说道:“敖夜,迎新晚会快要开始了,你不去礼堂排练节目?”
“不去。”敖夜认认真真的在《龙王日记》里面写下唐泽教官的名字,他发到朋友圈的合影竟然不给自己修图,倒是给他自己开了瘦脸用了十度美白……
这样的朋友能交吗?
“为什么?你的节目被刷下去了?”符宇一脸惊讶的问道。
“不会吧?”叶鑫也是一脸吃惊,说道:“叶娜不是说只要你愿意去,你的节目包过吗?”
“我的节目不需要排练。”敖夜合上笔记本,出声说道。这些人真是讨厌,别看到自己正在记仇嘛。
“不需要排练?”
“是的。”敖夜点了点头,说道:“到时候直接上台表演就好了。”
“……”
“夜哥,这次还是吹萧?”高森问道。
“不吹。”敖夜摇头,说道:“这次和淼淼一起上台表演一个节目。”
“啊?淼淼也要上台吗?”符宇激动不已,出声说道:“那我到时候得抢一个前排的位置。”
符宇是敖淼淼的坚定追求者,一直想着能够和她的关系更近一步,结果他每努力一次,大家的关系就更加疏远一些…….就好像他们是磁铁的同极似的。
“我要去看金伊学姐。听说今年金伊学姐还会回来,我最喜欢看金伊学姐跳舞了,又美又飒…….”叶鑫一脸期待的说道。
超级少年宗师
“我去支持夜哥。”高森说道:“夜哥的节目一定会惊艳全场。”
敖夜诧异的看了高森一眼,发现这个傻大个的品味确实比叶鑫要好上太多。
“敖夜,你和淼淼的表演节目确定下来了吗?”符宇问道。
“确定了。”
“叫什么名字?”
“暂时保密。”敖夜说道。
“……”
“这是学校要求的。”敖夜说道:“我答应了。”
“没事,反正早晚都是要知道的。”符宇说道。
“那好吧,我们就等着在现场见证奇迹吧。”叶鑫打听不到更多的消息,所以也就没办法去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去装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打听到敖夜的一些相关消息竟然能够在女孩子面前装逼……
不得不说,现在的敖夜确实很牛逼。
“嘿嘿嘿……”高森继续他的傻笑三连击。
——-
迎新晚会。
镜海大学每年举办的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一场晚会。各院系领导悉数到场,学校领导也都会出席。不仅仅如此,还有一些省市主政官员也会受邀参加。
据说这次有某位中央领导恰好来镜海考察,也被镜海大学的校长陈裕之给邀请过来观看节目。
礼堂贵宾休息室里,陈裕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热茶,笑呵呵的看着坐在旁边的老人说道:“老廖,试试这明阳山绿茶……我们镜海本地产的绿茶,不及龙井娇气,也没有大红袍那般金贵,但是胜在清新怡然。你的嘴巴叼,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陈裕之,你说这话有没有良心?当年咱们俩住同一个寝室的时候,我从老家带来的那点儿茶叶沫子,哪一次不是被你给整包揣了去?”
“那个时候我觉得你不懂喝茶,喝了也是浪费,还不如给我们这些懂茶的人…….没想到你当了官,还当了大官之后,这嘴巴倒是养的越来越叼了。”
“你别给我扣大帽子,好茶喝得,不好的茶我也喝得。”白发老人端起面前的白瓷杯子喝了一口,细细品味一番,笑着说道:“没别的优势,倒是符合你的评价:清新怡然。不过,不管是什么茶,还是当年咱们争来抢去的那一口茶叶沫子好喝啊。”
“矫情。”陈裕子撇了撇嘴,说道:“那个时候哪有什么喝的?只要是能够让嘴里生出一丝滋味的,那都是好东西。咱们寝室老六从漠北老家带来的烧刀子,喝起来割得嗓子眼生疼,结果还不是被大家给抢了喝掉?一个个的生怕谁多喝了一口谁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现在让你喝你还喝不喝?”
“喝,谁不喝谁是小娘养的……”老人扯着嗓子喊道。
陈裕之愣了一下,「小娘养的」是他们当年读书时时常挂在嘴边骂人的话,现在老廖都到了这个位置,一张嘴就喊出来,不让人觉得粗俗,反而觉得至情至性。
沉默片刻,陈裕之无限感怀的说道。“可惜啊,再也聚不起了……老大肝癌走了,老三出了车祸……再也聚不齐喽。”
“是啊,老了,以后啊,就是年轻人的天下……咱们这些人,就负责多为国家为子孙后代找几棵好苗子吧。”
“所以,你就是来找好苗子来了?”陈裕之笑呵呵的看着廖仲意,出声问道。
十二天劫 马六甲_
“怎么着?我来见我的知音小友,你不乐意?”廖仲意眼睛一横,不满的说道。
“乐意乐意。别人想请你老廖都请不去,我这边你自己跑来了……不是让我捡了个大便宜?”
“那你可得给我准备几瓶好酒来招待我,我知道你小子当年在山西待过十几年,那边的老汾酒可没少存吧?”
“你看看,你不仅惦记我的学生,还惦记我的老酒……我就知道你廖仲意没安好心。”
“你当年喝我的酒还少了?我喝你两瓶又怎么了?多少人想请我喝酒,我还不乐意喝呢…….”
俩人相视一眼,然后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到了他们这样的年纪,到了他们这样的岁数,名啊利啊钱啊势啊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反而都看淡薄通透了。
他们更乐意回忆往昔,说一说当年的求学乐事以及共同的熟人好友,那才会让人发自内心的愉悦。
因为,这才是他们再也找不回来的青春啊。
“对了,我那位小友这次要登台表演吧?”廖仲意看着陈裕之,出声询问。
“怎么?还真上了心?”陈裕之惊讶的问道。
他知道面前这位老同学每天要忙活多少大事,一个学生吹了首曲子传到他的耳朵里,他可以在和自己通电话时玩笑似的聊上两句,说是特别关注……那就太抬举那个同学了。
再好听,能够好听到什么程度?再说,国家还能缺少吹曲子的人才?
“是很不错。小小年纪,登堂入室,实在难得。”廖仲意认真点头,说道:“你知道,我当年附庸风雅,也学过几年乐器……学的不好,但是欣赏水准还是在线的。我后来又听过几遍,发现了一个神奇的事情,每当我心烦气燥,或者睡眠不好的时候,找到这支《春江花月夜》听上一听,就能够让人瞬间平静下来,睡眠质量也会得到改善……”
“这可帮了你大忙,那得当面和人说声感谢。”陈裕之笑呵呵的说道。
廖仲意点了点头,说道:“它的曲子给人一种万事皆空,只剩余愁的寂寥感……你说他小小年纪,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呢?这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他就觉得自己活腻烦了?哪有这样的道理?我要是见到他,可得好好说说他……年轻人怎能如此沮丧?”
“这个我倒是没能听出来,就是觉得入耳好听……音乐鉴赏这一块,我可不能和老廖相提并论啊。”
“哟,你陈大炮什么时候也懂得谦虚了?”
“这不是年纪越大,胆子越小吗?万一你老廖看我不顺眼,把我的校长帽子给摘了,我找谁说理去?”
一个游戏,随笔 世间独剩千珏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你早就想让我把你头上这顶帽子摘了好去游山玩水整理自己的著作去吧?我才不上你这个当呢。”
“总要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歇一歇……”陈裕之和老朋友笑骂了几句之后,出声说道:“知道你要过来,我特意在开会的时候提了一嘴…….”
“你提了一嘴,那小子今天晚上的节目就跑不掉了。”廖仲意笑呵呵的说道:“今天晚上又可以大饱耳福了。”
陈裕之犹豫片刻,还是如实说道:“我看了节目单,他这次不吹萧……”
“不吹萧?”廖仲意愣了片刻,问道:“他吹萧吹得好好的?怎么又不吹萧了呢?”
“一会儿你亲自去看吧。”陈裕之笑呵呵的说道:“应该不会让人失望才是。不然的话,下面那些人他也拗不过……”
21世纪的死灵法师 十七筝
“那我倒是更加期待了。我看看这小子还能给我出什么绝招……”
——
演员化妆间。
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坐在化妆椅上面,身穿白色宽松长裤,系扣小衫只有半截,露出纤细的腰身和性感肚脐,头上扎着十几个小辫子,随着脑袋晃动间而左右摇晃。
女孩子眉目清秀,眼神灵动,看起来很是惹人怜爱。
“姐姐,你确定这次要劲歌辣舞?”助理雪儿在旁边问道。
“节目单都报上去了,还能改?”金伊摆了摆手,示意化妆师都离开,她自己选了一支眉笔描起了眉毛。她喜欢「自然」一些,而化妆师却总是把妆容搞的太「精致」。
这些化妆师化妆是一把好手,但是他们不懂大学生的心思…….
他们喜欢的是亲近的、自然的、就算有一些小瑕疵也没有关系,那样反而更容易和他们接近关系。
倘若搞得跟个精致的芭比娃娃一样,那样不仅仅会让男生嫌弃,觉得你「妆容过重」,女生也会嫌弃,觉得你长了一张「假脸」。
如果不能让这些学生喜欢,自己的到来又有什么意义?
“姐姐要是想改,我这就去让他们改。”雪儿出声说道:“虽然姐姐是镜海大学出来的,但是一年两年一次又一次的跑来给他们站台,这点儿小忙他们还能不帮?”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金伊冷冷盯着雪儿,说道:“你觉得我来帮学校站台,所以就是学校亏欠我?镜海大学需要我一个…….一个学生来给它争什么荣誉吗?学校不能帮我什么?我又能帮学校什么?”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得到这样的机会?我来为学校站台,我有什么损失吗?没有。相反,能够和这样的国内一流大学保持这么亲密的关系,只会让我得到别人更多的尊重。而这个学校就是我坚实的后盾,这个学校的师弟师妹们……他们会因为我是从镜海大学里面走出来的而支持我,喜欢我。镜海大学每年有多少新生入学?他们又将在几年后进入什么样的领域负责什么样的工作?”
“不仅仅是他们,他们还可以影响更多的人……上一次的绯闻事件,有多少镜海大学的学生站出来帮我说话?你知不知道,这次的机会对我多么的重要?镜海大学为什么一年又一年的邀请我,就是因为我刻意的和他们搞好关系…….如果我在自己的母校耍大牌……你让学校里面的领导怎么看我?那些师弟师妹怎么看我?”
“我就是觉得……”雪儿脸色煞白,她知道金伊是真的生气了,不然不会一口气的和自己说这么多话,小心翼翼的解释着说道:“姐姐在舞台上面又唱又跳的,实在是太辛苦了……一场学生晚会,姐姐用不着这么卖力。姐姐前两天才生了一场病,我是担心姐姐的身体吃不消。”
“不,就因为是学生晚会,所以我才要更加卖力。”金伊一脸严肃的说道:“再说,你知不知道……算了,说这些你也不懂。拿到节目单了吗?我的节目是第几个?”
“倒数第二个。”雪儿赶紧拿出节目单递了过去,说道:“姐姐是倒数第二个上台。”
“倒数第二?”金伊愣了一下,接过节目单看了起来。以前她都是最后压轴,节目表演完成之后,顺便代表「师兄师姐」们对刚刚入学的新生们说一些欢迎和鼓励的话,让他们不负青春,勇敢追梦……今天还有人的节目比她的更加重要?
“要不要……我去问问?”雪儿出声问道。刚才被金伊教训了一通,让她知道在这所学校里面不可「放肆」。
金伊摇头,说道:“既然他们有这样的安排,那就一定有自己的考量,我们没必去为难别人……就是这个敖夜,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
“姐姐,他是那个吹萧的……镜海大学出了一个天才少年,这个新闻当时炒的很热闹。你正好在国外拍戏,所以可能没有注意到。我还转发了他的吹萧视频给你看呢…….”
“哦。”金伊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他啊……看来,我今天晚上要更加卖力表演才行了。”
“姐姐当然是一枝独秀了。”雪儿一脸骄傲的说道,金伊成名多年,自然不会将一群素人学生放在眼里:“姐姐在的舞台,哪里还有其它人什么事儿?这些新生蛋子看到大明星…….还不得一个个的把嗓子都给喊哑了?”
金伊脑袋一晃,满头小辫子飞舞起来,说道:“时间还早,我先看一会儿歌词吧。这是一首快歌,可不能把词给忘掉了……”
“我就说姐姐对对口型…….”
“不可能。”金伊出声说道。“别人可以,我不行。别的地方可以,这里不行。”
丹道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