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51h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ptt-第一百五十七章 要造反-1kc3t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一轮清月普照大地,冷冷的光辉,泻下冰一样的银白。凉凉夜日,孤寂又冷漠。
墨君羽一身黑衣华服彰显霸气,冷硬的背部线条,禁欲又尊贵。
他立于双栖树下,如一尊王者漠视淡然。完美的五官多了几分成熟,更显清高傲岸。深邃望不到底的墨眸里,一丝忧伤浮上,很快又归于沉寂。
墨林走过来站在他身后恭敬的行礼,“公子,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嗯。”墨君羽只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没再开口。
墨林担忧的瞧了他一眼,缓缓退了出去。
自从那次从迷林森林回来后,公子就变了,变得更加沉默寡言。脸上更是连一丝笑意都见不到,也不再动不动就罚他们了。
仿佛没有情绪的木头人一样,整日将自己埋进处理公事上。可是,他倒希望公子能多罚一罚他们,就像以前那样。
不要像现在这样,仿佛已看淡一切,下一秒随时能乘风而去。就算有一把剑插入他的心脏,估计连眼都不会眨一下。
要不是公子眼神里偶尔流露出的一丝悲伤与思念,他真的要怀疑他家公子面部表情已丢失。
急需某个人将他找回来。
嗷嗷!求久儿姑娘快点出现吧。
莫空大师帮光泽庄园的人解了蛊毒,就一直呆在墨府。他主要是怕墨君羽又跑回去,惹恼了彦辰大人,小命都要交代在那。
好在,他那徒儿这一年来一直安安分分的呆在泽丰城,连城门都沒踏出过半步。
只是今日突然听说,他那徒儿居然要造反,想当城主。
这是为何啊,好好的商人不做,跑去当城主。难道闲的慌,给自己找点难度。
还有,他居然隐瞒的那么好,连他这个师傅都不告诉。
要不是他发现近几日府上来往的人有些奇怪,偷偷听了墙角,还被他满在骨子里。
连师傅都不信,真叫人伤心。
所以,他就来找他讨个说法。
“徒儿,你是不是准备造反?”莫空大师进了青兰院就厉声质问。
墨君羽慢条斯理的转过身,与他平视,沒有隐瞒,坦坦荡荡的答到“是”。
莫空大师再次愤愤不平的发问,“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瞒着为师,你是怕为师反对你,还是怕为师出卖你?”他脸色非常不好。
墨君羽只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径自坐到青石凳子上,语气难得的有一丝埋怨,“师傅不也有事瞒着我。”
莫空大师一噎,尴尬的也坐了下来,“为师是为了你好。”
这小子真记仇!
墨君羽回了他同样的话,“徒儿也是为了您好。”
莫空大师彻底不想讲话了,闭着嘴闷闷不乐。
过了一会,墨君羽再次开口,“师傅有酒吗?”
莫空大师沒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心里腹诽,哪里还有酒,千灵醉早被他喝完了。要不是怕这小子偷偷跟着他,他早回星若世界找彦辰大人讨酒喝去了。
莫空大师沒有回答他。但墨君羽从他的表情已看出了答案。喃喃道:“沒了吗,好可惜。”
他一脸的平静,实在是看不出哪里可惜。
莫空大师倒觉得这话像是替他说的,让他又更加郁闷了几分。
“好啦好啦,为师回去了。你想造反就造反,想当城主就当城主。那个南宫翎,你要是打不过他为师替你收拾他。想必他也不敢反抗。”莫空大师随意叮嘱几句,就再也坐不住了。
本来是想质问几句,沒想到给自己整郁闷了。
莫空大师走后,墨家主跟墨夫人又怱怱赶来。
“哈哈哈!儿子,好样的啊你,居然有这么伟大的愿望,比你爹强多了。”墨夫人豪气的将脚踩在凳子上,拍着大腿就是一顿猛夸。
只是这夸儿子就夸儿子,干嘛要拿他作对比。墨家主在一旁暗自埋汰,难道他就不要脸的么?
老子被儿子比下去,他脸沒地方挂。要不改日再来?
偏偏,墨夫人还扯着他胳膊,问他,“对吧,老家伙?”
墨家主险些一巴掌抡过去,当然不是往墨夫人脸上抡过去,他哪敢啊。他是想往桌子上抡过去一脆掌,可是他也不敢。
不仅不敢,还得笑脸相赔,“夫人说的对,毕竟窝可没他那么胆大包天,敢造反。”
墨夫人怒嗔他一眼,“你会不会说话,不会就闭嘴,儿子那叫有勇有谋。”
贵女反穿生存记
墨家主小声嘀咕,“要是失败了,就得成为阶下囚。”
墨夫人呸了他一脸口水,“我呸,你给我闭嘴,乌鸦嘴,能不能说点吉利的啊。”
墨家主忧心忡忡,“哎,夫人,凡事都有风险不是,更何况是谋权篡位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我只是想提醒羽儿要三思,现在反悔还来的及。”
说完,看着墨君羽,墨夫人也转头看了过去。
墨君羽微垂着长睫,淡淡的开口,“父亲说的对,确实有风险。”
墨夫人倾下身子,与墨君羽平视,“儿子,你可有把握。”
墨君羽掀起长睫回视她,“沒有。”
墨夫人呼吸一凝,不死心的接着问,“那有几分胜算?”
“沒有。”
墨夫人感觉一口老血闷在了胸口上。他儿子还真是太有勇气了,不怕死的勇气。亦可称为:作死。
一点胜算都没有,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嘛。
墨夫人急了,踩在凳子上的脚也没脸踩下去了。
她动了动唇想要劝墨君羽,儿子,要不就算了吧。当城主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既要跟下属尔虞我诈,又要防着有人背后偷袭。还是当个商人好,有吃有喝又有钱。
可是,话还沒说出口,墨君羽就说:“明日我会让人送你们出城。”
两老一听哪成啊,一家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们怎么能丢下自己儿子独自逃命去啊。
“宝贝儿子啊,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瞧不起你父母啊。”
“虽然为父不怎么赞成你造反,但是为父也绝不会丟下自己的儿子跑路。我这个身子骨还算硬朗,杀几个人不成问题。”
“老头子,说的好。”
墨家主得了自己夫人夸赞,感觉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脸上的高光比月亮都还要亮。
墨君羽看着父母好似没心没肺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弧度。
墨家主跟墨夫人还以为是自己眼瞎看错了。揉了揉眼又再看过去,墨君羽早已恢复成万年冰川脸。
墨夫人有些失落,一年没见过儿子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