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iwp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萬族之劫 線上看-第887章 文王,武王,蘇宇,死靈之主(萬更求訂閱)看書-3y8nc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古怪!
苏宇看着冥土演戏,有些奇怪,当然,应该和自己无关,没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所以,必然是为了文王!
明白了!
据说,文王得罪了死灵之主……至于为啥得罪,苏宇下意识地遗忘了,据说,可能是在万界,有个人抄了死灵之主的老巢,死灵之主暴怒,迁怒了文王。
但是……跟我有啥关系!
互相背黑锅罢了,谁倒霉,谁背锅,苏宇又不是没给这些家伙背锅过,文王这些家伙,当年干的事,让苏宇这群人背锅的可不少。
所以,对于这样的小黑锅,苏宇压根不在意。
此刻的苏宇,隐藏在了暗中,一动不动。
钓鱼吗?
钓文王?
好有趣的样子。
至于文王有没有那么容易被钓,苏宇觉得,应该不至于,真要那么简单就上当了,文王就是大白痴了。。
死灵之主,这钓鱼手段不够高明啊。
太过突兀了!
冥土大帝要出来,何必搞这么大动静,哪家20多道强者,去对付散修会搞的大张旗鼓的。
……
这一刻的苏宇,潜藏在了暗中,准备看戏。
甚至说,期待见一见文王的手段。
文王在这,文王这个人,几乎伴随着苏宇的修炼道路,但是他不曾见过对方,几次见面,要不是背影,要不就是隔空对话,还真没面对面地接触过。
对文王,苏宇也是极其好奇的。
……
同一时间。
死灵地狱边缘,一尊白袍强者,脸色微变。
什么鬼?
我刚来罢了,这就被发现了?
这冥土,是故意的吧?
关键是,我对冥土不感兴趣,你拿冥土来钓我,是什么意思?
文王皱眉不已。
一旁,武王盘坐虚空,气息波动的厉害,却是被文王封锁了。
此刻,见文王不动,武王有些颤栗道:“怎么……不走了……”
“好像被发现了!”
文王皱眉,忍不住暗骂一声,接着低沉道:“不管了,无论如何,都要让你安心晋级……这里最合适!在这晋级,我们需要面对的,只有死灵地狱的反噬……但是在别的地方,你晋级,可能就是多位禁地之主的追杀!”
武王浑身颤栗,不是怕的,而是在忍耐着大道入体的痛苦,有些痛苦地呻吟道:“老文,你……到底要我在哪晋级?”
“废话,我不是说了吗?死灵地狱!”
“……”
武王眼珠子都快瞪下来了!
卧槽!
你说啥?
你带我来这,我以为你找到了安全之地,合着,你这王八蛋要弄死我啊,你要在死灵地狱让我吞道晋级?
文王叹息,懒得解释。
废话,懂什么!
这里最安全!
无他,死灵之主和咱们一样,都是人人喊打的角色,在这晋级,动静再大,那些禁地之主知道了,来了,也会先攻击死灵地狱,哪怕死灵之主说和他无关……大概也没人搭理。
一起打!
都是坏人,既然文王他们来了,当然一起打才对!
那时候,为了保住死灵地狱,死灵之主只有两个选择,第一,迅速干掉文王他们以证清白!
第二,干那些禁地之主,因为那些家伙要杀他。
可杀文王和武王……一旦被创,禁地之主必然不会放过机会的。
文王此刻只好叮嘱道:“别废话,记住了,咱们进去突破,就一点!死灵之主打你,你就疯狂打他的死灵地狱,你打不过他的,但是你跑,边跑边破坏他的死灵地狱……拖延时间,等其他禁地之主到!”
其他人到了,才是活命的机会!
很讽刺!
敌人来了,才能活命。
但是,这也是文王计算出来的,最佳活命手段了。
否则,在别的地方突破,一旦被包围,必死无疑!
而禁地之主若是不来,他们迟早会被死灵之主打死,所以,必须要都在。
武王都快骂死他了!
好疯狂!
咱们在人家里突破,合适吗?
他忍不住道:“那……那要是他非要坚持打死我们呢?”
别说没突破,突破了,我也打不过那家伙啊。
这位,可是目前已知的,第二位开天者!
强大无比!
惹急了,人家来个召唤天地,双天合一,上次能打死一位禁地之主,这次也能打死他俩!
文王笑了:“怕什么?真拼命,他也不好受,说不定就妥协了!我也没办法,你这家伙,非要这时候突破,现在各大禁地达成了一致……你要是早些时日突破,哪有这么多事,其他人未必管,巴不得我们纠缠法!”
他也很无奈的!
怪我吗?
怪你自己啊,不早不晚的,非要这时候突破,还耽误了我不少功夫,如今,我只能这么做了。
富贵险中求!
成功了,武王突破,死灵之主和禁地之主开战,自己看看能不能趁机干点别的,失败了……真到了必要时候,召唤天地试试!
大不了,和这些家伙干一场硬仗!
可是……可是死灵之主,如何发现我在附近的?
我藏的很隐秘的!
好歹也是31道半的强者,我都没进入你天地,你就发现我了?
一下子,文王都不自信了!
见鬼了!
我要是这么容易被发现,早就被法干掉了,还能活到现在?
“奇怪啊!”
文王觉得奇怪,也觉得无奈,这被提前发现了……那就真的有些危险了啊!
而武王,也是很无奈。
他看向前方黑漆漆的世界,觉得文老二是要把自己送入地狱,太残忍了,居然让我去死灵之主老家打……
想到这,他忽然道:“对了,你让我边打边跑,那你呢?”
“我?”
文王笑道:“我当然是留在外面接应了!顺便把你突破的动静搞大点,否则,在他天地内,被他遮掩了气息,波动不大,你不是死定了?他杀你的时候,我去制造大动静,让禁地都感受到……你才有活命机会!”
还是给武王解释了一下,不解释不行,他怕这家伙乱来。
武王很痛苦:“老二,非要这样吗?”
我不想去那!
太可怕了!
因为明摆着打不过,他还很讨厌对方的死气,烦。
“闭嘴,就这样!”
文王骂了一声,不是为了你,我能这么干?
你32道了,也是个大拖油瓶……当然,真到了32道,也是个强大的拖油瓶,可以帮自己干一点冲锋的事,武夫不冲锋干嘛!
武王愈发绝望!
算了,只能如此了。
希望老二靠谱点!
不过,这一刻,文王却是有些迟疑了,因为,悄悄地进入,和对方有准备地进入,是不一样的!
他看着冥土带着人,小心翼翼地飞,一看就有些紧张的那种。
文王翻白眼!
这样的演戏水平,当我看不出来呢?
算了,先蛰伏一下。
还不确定对方是不是针对我来着。
难道是别的禁地之主?
谁知道呢!
……
这一刻,冥土身后,一道虚影隐入黑暗之中,黑衣黑袍,也是安静无比。
这一刻,以冥土大帝为核心,苏宇三方,分别在三个方向隐藏着。
苏宇最弱!
但是他有天地覆盖,此刻,也能遮掩大道,若是寻常强者,大道早就被一眼扫出来了,但是到了苏宇他们这地步,死灵之主都看不到大道之力。
至于武王,此刻也处于吞道边缘,文王帮着遮掩,倒也面前遮掩住了!
隐藏在暗中的苏宇,还是有些小期待的。
打啊!
文王和武王,他来到天门后,都没见过对方出手,很郁闷的,这俩这些年,天天打酱油是吧?
这一两个月了,都不打架!
白瞎武王的名头了!
“打起来最好,不至于一下子被打死了,真打起来了……我找机会,深入死灵地狱看看,看看这死灵之主到底如何勾勒天地的……”
参考一下!
三方都在等!
苏宇觉得,对方是找文王的,文王觉得,未必是找自己的,而死灵之主觉得,肯定是文王藏在暗中,准备对付自己。
等!
等一方先忍不住为止!
……
武王感觉自己快忍不住了,有些郁闷!
文老二,到底要等到啥时候?
还有……他都忍不住了,“冥土这白痴,在这转悠了七八圈了,老二,是不是有事?”
“……”
你才看出来?
文王无语,废话。
……
他们忍不住了,死灵之主其实也有些憋不住了。
不在?
不可能!
他能隐约感受到,附近可能有人在盯着这边,而冥土身上那股霉运,依旧还在!
“哼!”
想瞒住我,不可能!
太明显了。
你小看我了!
纵横天地无数岁月,这点东西,自己还看不透吗?
下一刻,他也受不了冥土的绕圈子了,忽然,一股波动扩散开了,朝四方席卷而去,带着冷意:“既然来了,还不出来?”
无声!
……
苏宇一点不紧张,不是说我的,我和死灵之主又不熟,他也不知道我来了此地。
显然,他是发现文王了!
……
文王一开始,也有些无语。
可下一刻,死灵之主冷笑声传来:“你一直打冥土的主意,真当我发现不了你?”
文王瞬间古怪!
没啊!
我好端端地,打一个28道修者主意干嘛?
没那个必要啊!
这么说,真的不是我?
文王有些抑郁,谁啊?
哪个王八蛋,忽然打冥土的主意,被死灵之主给发现了,这下好了,连累了我,真倒霉啊!
……
而这时候,苏宇也有些古怪。
文王好端端地打冥土主意干嘛?
对你没影响啊!
冥土这边,苏宇倒是打了一些主意,但是前提是,这家伙大道之力没连接死灵地狱,连接了的话,也得等到自己快暴露了再说!
他倒是一直惦记着冥土,可不是还没下手吗?
应该不是说我!
……
这一刻,死灵之主身影浮现了,冷笑道:“不敢出来吗?你们这些穿白袍的,就是阴险,胆小!”
这下子,苏宇和文王都愣住了。
说我呢?
可有些事,对不上啊!
死灵之主到底说谁呢?
……
苏宇愈加郁闷,你到底是不是说文王,文王也穿白袍的,可文王不会打冥土主意吧?
难道说我?
可我来,没人知道啊!
奇怪!
而就在此刻,一股波动,席卷四方,空间也在波动,一股淡淡的死气,开始蔓延。
死灵之主额头上,浮现出一只眼!
如同死神!
俯瞰苍生!
那只眼,伴随着这样的波动,蔓延开来,眼中映射出世界本质,腐朽、枯寂、衰落、破灭。
死灵之主的声音,继续传荡:“真以为本座找不到你?可笑!你纵然开了天地,我也能找到你!”
他说文王呢!
他一直觉得,文王是开了天地的,大概在万界。
而这时候,苏宇却是有些紧张了,难道不是说文王,而是死灵之主真知道自己来了,找自己?
因为他说的,自己都对的上!
当然,文王可能也都对得上!
而此刻,苏宇也感受到了,那股波动正在蔓延,迅速蔓延,眼看着就要快蔓延到自己这边来了,苏宇微微皱眉,对方也是开天者,还是顶级强者。
既然说,能发现,可能真的会发现藏在暗中的自己。
我要不跑吧?
我可是得罪过这位的,很危险的!
对方那么强大,我也算倒霉,好像真的冲我来的,可我刚来,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苏宇郁闷无比!
而就在苏宇刚想遁逃算了,忽然,死灵之主第三只眼陡然看向一个方向,那个方向,忽然有大道之力波动,剧烈波动的那种!
一瞬间,两道身影浮现了出来!
文王狂翻白眼!
郁闷!
不是我藏的不好,是武王要突破了,大道波动的太厉害,稍微被牵引一下,结果就引起了大道波动。
真他么倒霉!
今天出门踩狗屎了?
文王真的郁闷,此刻,隔空看向死灵之主,带着一些无奈:“你提前发现我了?”
有这么神吗?
没觉得啊!
死灵之主冷冷笑了起来,笑的得意,阴冷道:“你隐藏的很好,错就错在,不该打冥土的主意!而且,恶意太明显了,死之道,恶之道,都一样!你恶意太明显,本座眼睛瞎了吗?真的一点看不出来?那你太小看我了!”
果然,这俩孙子真的在这!
可恶!
我幸好发现了,否则,冥土可能要遭殃!
文王却是无语了,忍不住看向武王:“你打冥土主意了?”
武王无辜,郁闷道:“我打他一个骷髅架子的主意干嘛?又不能吃!”
这话说的!
武王觉得文老二疯了,居然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而这一刻,文王也古怪,觉得很无辜,四处看了一眼,喃喃道:“我可没打你手下那骷髅架子的主意,就算真有想法,你也没那么容易感应到……你这是冤枉我?”
我好像被冤枉了呢!
真打冥土主意,那么容易就被你发现了?
远处,死灵之主看着他,笑了。
“死鸭子嘴硬!”
被我发现了,你还否认!
可文王知道,我他么好像真的给人背锅了,完全和我无关,我他么连冥土的名字都没去想,与我何干?
哪个孙子干的缺德事!
敢打冥土的主意……不弱!
真要弱,谁敢对付一位28道强者?
所以第一时间,他真没去想苏宇,哪怕苏宇进来,他猜到了一些,可再猜,他也没办法猜测,一个前不久还是日月的开天者,进入门后,没多久,敢去对付冥土。
……
同一时间。
苏宇微微一怔,死灵之主是通过敌意,才探查到了什么?
这么说……是我?
文王都否认了,都被发现了,那没必要否认。
这么说……是我的想法,映射到了天地?
“果然连接了天地!”
苏宇心中有数了,否则,死灵之主没那么容易感应到的,同时,苏宇也是极其警惕,这些强者,这么厉害的?
那我得收敛一点了!
他迅速屏蔽了自己一切想法!
劫难大道微微波动,遮掩一切!
静默大道发动!
他也感觉到,好像又让文王背锅了,合着,还真是因为我才被发现的?
不过也不算背锅,文王也来了,还藏的死死的,显然,也没安好心。
“文王不在永生山附近待着,跑这来干嘛?”
他余光朝那边看去,看到了武王气息波动的厉害,苏宇心中隐约一动,这是要突破?
一等的突破?
突破到所谓的超等?
32道!
我的天,这武夫进步这么快的吗?
武皇还是死心吧!
武皇如今才16道,和武王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从一等到超等……下辈子看看吧!
要不然,希望极其渺茫!
“武王都快突破了,好端端地来这干嘛?”
苏宇心中想着,判断着。
“一等到超等,一定动静不小,在永生山附近,现在是禁地核心,一旦波动太大,一定会被人围杀……这么说,来这,是躲避围杀的?”
“可死灵之主,也不会帮他们的,这位也不是什么好人……”
“那该怎么办?”
“祸水东引?”
苏宇隐约有些懂了,龇了龇牙,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文王这是准备带着武王,到死灵之主的地盘突破,然后让死灵之主,不得不出手?
难度可不低!
一下子,苏宇明悟了!
……
而这一刻,死灵之主也看向武王,淡淡道:“没想到,倒是进步不慢!开天之后,倒是诞生了不少奇葩!这是要纳道入体,进入合一了?”
合一,超等,32道,禁地之主……都代表了一个意思,都是一个层次朝另外一个层次的跨越。
他笑了笑:“他都快突破了,你居然还敢带着他乱跑,还来我的地盘,动静不小,你也不怕……”
愣了一下!
是啊,快突破了,乱跑干嘛?
下一刻,他好像明白了什么,陡然看向文王,瞬间死气沸腾,有些按捺不住的愤怒:“混账东西!”
我懂了!
你还是个人吗?
文王笑容灿烂:“我说误会,你信不信?”
他知道,这位懂了。
可是……误会一场,别这样!
死灵之主都气的想爆炸,他冷冷看着他们,“你们俩,非要一再招惹我?”
过分了!
我懒得搭理你们,你们也太过分了!
他气息渐渐强大起来,带着冷意:“好大的胆子,想在我这突破,让本座替你们阻挡强敌?想的,是否太美了?”
这俩混蛋,过分了!
文王一摆长袍,一脸斯文:“君主误会了!我辈读书人,岂有此意?恰好路过罢了!”
“你觉得我信吗?”
死灵之主一步步朝前走去,冷冷道:“现在滚开,滚远点!否则,哪怕召唤万界天地,本座也要迅速击杀了你们!”
文王无奈:“君主这话说的……我本无敌意,大家都来自万界,又不是敌人……何必呢……“
“滚!”
死灵之主一步步踏出,气息强大!
不是敌人?
你几次想祸水东引,真当我不敢宰了你?
文王步步后退,无奈道:“别这样……我们真的只是路过,误会!何况,我们一旦战斗,岂不是让那些禁地之主捡了便宜?”
“君主何必如此……”
他步步后退,好无辜!
谁他么坑了我?
否则,我早就带着武王进去了,现在没在对方天地中,那就不太好办了!
阻拦在天地之外,和天地之中,还是有差别的。
文王一时间也是无语,不断后退。
……
而这一刻,苏宇也是无语。
大爷,别退了!
再退,你都要踩我脑袋了!
他和文王武王距离还是有点远的,可现在看对方退后的方向,艹,朝我这边的啊!
别啊!
刚刚死灵之主都没发现我,你现在踩到我,我多无辜啊!
虽说,可能是我坑了你,可是,你也别坑我啊。
我这么弱小!
我才29道!
你别退了,再退,我真要被发现啦!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此刻,刚刚好,符合苏宇对文王的印象,背影对着我,可我现在不想看你屁股,你能不能直接飞走算了?
人家都发现你了,你不飞走,在这一步步后退,你玩呢?
苏宇很想哭!
我不想和文王第一次见面,就被他踩脑袋!
还有,我压根没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可能会在这种场合下。
很狼狈的,知道吗?
我们这些要脸的读书人,岂能在这种偷鸡摸狗的场合下见面,不尴尬吗?
多尴尬啊!
还有,文王,你能不能别穿着我送你的小白鞋,一步步的靠近我!
……
前方,文王步步后退。
有些焦急。
武王,等不了太久了。
这次被死灵之主发现了,那对方肯定防着,这进入不了对方的天地……那麻烦很大的。
他不想走!
他不想走,死灵之主自然也感受到了,带着浓烈的愤怒,一步步朝他走来,虎虎生威,声音冰寒刺骨:“让你滚,你还不走,你非要逼我对你出手吗?”
他有些忍不住了!
不是不能打这两个混蛋,关键是,打了,动静太大,其他禁地之主来了,那大概是……三个一起打!
你说无辜不无辜?
这俩混蛋,明显给自己找麻烦!
文王再次解释道:“真的误会,君主,我们岂会有那个意思?都是君主自己猜想罢了,我们真是路过,藏在暗中,也只是不希望君主误会,谁知道……还真误会了!”
谁信谁傻!
而就在文王解释的时候,后方,苏宇叹息一声,无奈至极。
艹!
我得出来了,我不想被你踩脑袋,真踩了,靠的太近,对方也会发现的!
这一刻,苏宇很无奈!
就在文王话音落下瞬间,文王脸色微变,身后不远处,有人轻声道:“我要是说,也是误会,路过,几位前辈,可愿相信?”
天地安静一片!
远处,死灵之主都惊呆了!
在我眼皮子底下,还有人藏着?
而文王,也是一脸震惊,谁?
声音……好像有些耳熟!
可是……不可能啊!
苏宇一个日月境,开天到现在,我算算……多久?
上次哪怕他成为一等了,进来也就两个月左右吧,然后……我都差点被瞒过去了?
不是苏宇!
对,不是。
文王暗暗想着,肯定不是!
是我误会了,想多了。
而此刻,他身边的武王,忽然回头,一脸惊讶,看着苏宇,很快摇头:“差点听错了,你是谁?你若是换个白袍,我还以为是我大侄子……我就说不可能!”
他也听过苏宇的声音。
所以,一开始也误会了,等看到眼前这人,不是白袍,他又觉得,自己误会了!
当然,武王也很警惕。
哪来的强者?
居然藏的这么深!
他要突破的事情,可不能外泄,此刻,他也急了,要不现在尝试着突破算了。
文老二好像计划失败了!
而这一刻,死灵之主看着苏宇,皱眉,微微凝眉,隐约有些熟悉,一时间却是不知道为何熟悉,渐渐地,脸色有些异样。
卧槽!
又一个开天者?
什么情况!
是的,好像是开天者!
怎么可能!
文王开天,不算太稀奇,眼前这人,要不纳道入体,要不就是开天者,可纳道入体,不是这样的!
气息,也没纳道入体强!
所以,眼前这人,也是个开天者!
而开天者……能有几人?
这个时代,不会出开天者的,他脸色微变,喃喃道:“开天者!”
而这一刻,文王闭目,有些痛苦。
卧槽!
真的是苏宇,因为他之前就有些怀疑了,声音太熟悉了,可对方很强,他不确定,当死灵之主说出这话……苏宇的身份,暴露无遗了!
死灵之主其实也是聪明人,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开天者……人皇?苏宇?
对!
苏宇!
不可能啊!
之前,他投影才对付过苏宇,很弱小的。
不可能!
此刻,他瞬间看向苏宇,一脸古怪,我刚想着抓了这小子,然后看看生死天,对方……还真出来了!
而这一刻,苏宇知道,自己暴露了!
很无奈地暴露了!
我多无辜啊,若不是文王他非要踩我,我怎么会暴露?
在一个开天者面前,隐藏自己,几乎不可能。
果然,这一刻,文王和死灵之主,异口同声道:“是你!”
苏宇叹息一声,身上黑袍转白。
我暴露了啊!
而这一刻,武王一愣,“你以为你换上白袍,你就是我大侄子了?”
其实……心中隐约知道了。
一时间,震动的都快挂了,大道都不稳了!
我去!
不可能的!
这家伙,怎么可能在这,就算在这,怎么可能在我们这些强者面前藏到现在!
化为白袍的苏宇,一脸无奈,叹息一声:“见过几位道友!有礼了!几位道友继续,我真的只是路过!”
文王此刻转头了。
当苏宇看到他的面目的那一刻,愣了一下,别说,跟我还真有点像呢!
而文王,也是微微一怔。
这一次,倒是看清楚了苏宇的样子,上次苏宇死了,不对,半死不活之下,他倒也看到了,但是不清晰,此刻,他也笑了。
苏宇也笑了笑。
两人对视一眼,互相打量了一下彼此,苏宇白袍陪着黑靴,文王白袍配着白靴。
都是长发束起,随风飘扬。
此刻,两人对视一眼,苏宇微微行礼:“晚辈见过前辈!”
文王也作揖了一下,“不才老朽,见过后辈俊杰!”
“前辈谦虚了!”
“年轻人别谦虚!”
“前辈,你刚刚差点踩到我了……”’
“后生,是你先坑苦了我!”
文王也是无奈,我也没想到啊,我会和你在这见面,现在,我算是知道,为何冥土被人盯上了,原来是你啊,那就不奇怪了!
关键是,你真不是人!
你才来几天啊?
你怎么感觉都有快30道之力了!
不可思议!
而这一刻,这俩的对话,被人打断了,武王诧异道:“不会是他吧!”
他这边刚说完,死灵之主也是脸色异样,低沉道:“还真是……不可思议!”
当日在万界剥夺他本源的混蛋,居然进来了!
一时间,三方四位强者,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无言了。
苏宇一脸的无辜:“晚辈路过此地而已,若有得罪之处,前辈们还请宽恕!”
说着,步步后退:“几位前辈,你们继续!”
死灵之主冷笑!
文王轻笑。
武王憨笑:“你都来了,大侄子,你跑哪去,咱们一伙的,你别乱跑,外面危险!”
“……”
我去你的!
谁是你大侄子?
还危险……我跟着你,我才危险,你看看,你都把文王坑成啥样了!
而此刻,文王也是一声叹息:“真没想到!出乎我预料!”
苏宇也是叹息:“是没想到,我预想中的见面,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场合下……”
文王也是叹息,点头:“最好在一个书院,我读着书,你来见我……”
苏宇点头:“最好有杯茶,我倾听前辈读书声,为我开智,聆听前辈大道之音……”
文王接茬:“最好下着雪,落叶缤纷……”
苏宇赞同:“阳光明媚,那是最好的!”
文王点头:“希望可以有点微风……”
远处,死灵之主脸色冰寒,冷冷道:“要不,再加点尸体,我想,一剑封喉,可能更美!”
因为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这无尽虚空,居然出现了太阳!
不止如此,微风拂过,雪花飘落,一座书院浮现,四周,郎朗读书声传出!
苏宇和文王,说话间,大道波动,制造了这样的场景。
言出法随!
而死灵之主说话间,天地之间,真的浮现出了无数尸体。
艾泽拉斯魔法异界行 零点八度
而那边,武王咧嘴笑:“书院没有修炼武道的武修吗?”
于是,就在几人附近,出现了一群呼呼喝喝,哼哼哈嘿打拳的少年!
苏宇叹息一声,文王也是。
扫兴啊!
一瞬间,天地破碎,恢复了刚刚的无尽虚空!
武王还有些意犹未尽,死灵之主冷笑连连。
文王和苏宇对视一眼,同时叹道:“别笑了,你又不敢现在开打!”
说话间,两人对视一眼,都很无奈。
别学我!
而死灵之主,冷冷看着他们。
苏宇轻笑道:“前辈,别看了!我们三是不如你,可真斗起来了……召唤天地,你会,我会,文王会,到了那时候,你能瞬杀我们吗?不能……那就不好玩了!”
苏宇轻笑道:“我在此地开天29道,我在万界时间更长,前辈猜我开天多少道?真要召唤天地,前辈觉得,我能不能有32道,甚至更强之力?”
死灵之主冷冷看着他。
而文王也轻笑道:“君主,我想,我召唤一下,一个32道,还是可以的!三位超等,君主非要厮杀,让人看笑话吗?”
死灵之主皱眉,看向苏宇,冷冷道:“本座不信你真能达到合一!”
我他么死都不信!
太骇人了!
这才几天啊?
我上次投影过去,你才什么实力?
苏宇再次叹息一声:“还是算了吧,大家都别说狠话了,真召唤天地,把咱们人族的始祖刺激醒了,顺带着一起干掉咱们几位……那就不划算了!”
死灵之主冷哼:“笑话,他出来了,谁胜谁负,也未可知!”
文王若有所思,“是未可知,可到时候,截断了咱们的天地联系,还是有可能的,所以,君主还是算了吧!”
武王茫然,什么鬼?
就我格格不入吗?
这一刻,死灵之主也是皱眉不已,能打吗?
能!
可正如苏宇和文王说的,打,那就被人捡便宜!
严格来说,他们几个未必是一伙的,但是,一定和此地的禁地之主不是一伙的!
这一刻,几人对视一眼,都没吭声。
而武王,有些忍不住了,龇牙:“我……快压制不住了!”
三人纷纷变色!
这可不行!
文王看向苏宇,再看死灵之主,尴尬道:“二位……可否借用一些天地之力,再稍微压制一二,否则,太山一旦突破,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这密谋大事了?”
死灵之主脸都是黑的!
谁他么跟你们密谋大事,我只想安心等天门开启,我出去合天地!
可这一刻,还是判断了一下利弊,哼了一声,一股天地之力蔓延而来,而苏宇,也是无奈摇头,一股天地之力蔓延而去!
一瞬间,武王身上落入两股天地之力,之前动荡的大道,这下子才平复起来!
而文王笑道:“君主,我有一个好主意!”
苏宇也接话道:“我也有个好想法!”
死灵之主冷笑:“你们的好想法,就是我们合作,然后我帮你们当打手!”
呵呵!
我傻吗?
真以为我不懂!
苏宇看向文王,文王看着苏宇,好像都在说,你看看,怎么忽悠他?
很快,两人转开视线。
我们不是那种人!
这一刻,气氛诡异。
这一刻,武王觉得,这三人好像抛弃了自己,他们居然都不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