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86章 西風襲來(下)展示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今日的朝会,极不寻常,因为正好是高演的府邸被“山匪”纵火后的第五天!
世上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几乎所有朝臣都认为,这次朝会,应该是高伯逸将高演的事情提出来,然后趁机打压高氏皇族的时候了。
娄昭君的嫡子,居然在北周,而且似乎有另立朝廷的谋划。这种事情,说出去,对于高氏皇族的威信打击,可不是一般的大。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太极殿上,李祖娥身边的小太监扯着嗓子喊道。随着邺城中枢的日渐稳定,众人虽然知道李祖娥是一个“橡皮图章”,却也不敢太过于轻视她了。
因为单个李祖娥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跟高伯逸两人内外配合,一个有大义,一个有实力,二者很容易就能控制住邺城的政局。
死死压杨愔一头。
“今日紧急召开朝会,是因为有一件要紧事。哀家只是个妇道人家,不懂得什么国家大事,所以还请各位爱卿帮哀家想想办法。”
李祖娥这句话练习了很久,几乎可以算是她说得最熟练的话。遇到什么难题,只要在朝会上说这句话就完事了,剩下的,交给高伯逸解决。
盛世娇宠
“太后,我等为朝廷分忧,为太后分忧,乃是分内之事。”
高伯逸假惺惺的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实际上这些套路,过去都不知道演练过多少次了。
“楚王公忠体国,真乃群臣表率。”
李祖娥装模作样的点点头,继续道:“那就请楚王跟大家说说,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样一件事,应该怎么处理吧。哀家就在一旁听着就好了。”
你看,这完全是一唱一和的,高伯逸等的就是这句话了。
“诸位,今日发生了一件大事。”
他停下来,在场诸多大臣,安静的等待着他的下一句。高伯逸还能说什么呢?不就是高演在长安如何如何,那些山贼是“义贼”什么的。
最后又东扯西拉一大堆,然后把这件事情糊弄过去。
没想到说完这句,高伯逸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荆襄的王琳,最新写信给我,说他和他麾下部众,思乡心切,希望能一同回到淮南之地,镇守扬州。
他希望朝廷能出兵接管荆襄之地,然后安排一下大军的行军事宜。
诸位,你们以为如何?”
哈?王琳?
足球之杀手
杨愔等人目瞪口呆,他们几乎都要忘记这个人了,怎么现在王琳这厮跳出来了呢?
高洋还在的时候,王琳是作为北齐的“藩篱”而存在的。
说白了,就是一条自带狗粮的看门狗而已。高洋没指望这厮能有多忠诚,只希望他们在荆襄之地死死拖住北周就行了。
在心中压根没把王琳等人看做是“自己人”。
如今,看门狗不想“看门”了,居然还想入院子甚至进屋子,真是岂有此理!
“此事万万不可,侯景之事殷鉴不远,岂能有引狼入室之举?”
杨愔立刻站出来反对,几乎达到了条件反射的地步。
对于侯景这个人,在场的众多大臣可是印象深刻呐。侯景横行的时候,也不过是十多年罢了。除了高伯逸这样的“新生代”以外,其他的,谁不知道侯景的厉害?
若不是侯景把偌大的梁国闹得天翻地覆,现在两淮地区还在梁国手里呢,也根本没陈霸先什么事了!
那样的话,现在各国之间的战略态势,也会变得完全不同。
杨愔的话,虽然只有一句,但是这句“引狼入室”,已经把话说得非常清楚了。
他们这些文臣最害怕的事情,不就是担心王琳变成北齐的“侯景”么。而且,搞不好王琳还会是个加强版的侯景。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侯景为人非常粗鄙,但是,王琳可是非常有人格魅力的一个人。与狡诈的侯景相比,王琳个人信用非常好,属下一帮子淮南水贼,都认他为老大。
理智
不像是军队,更像是社团。
这种组织结构,在底层民间是有着很强生命力的。可以这么说,王琳若是要搞事情,他的能量绝对比侯景要强!
特别是他的出身,天然就跟世家不对付,到时候振臂一呼,两淮地区不知道有多少家奴要杀掉主人,参加他的军队。
到时候,那盛况绝对比侯景牛逼多了。
以自己的“阶级立场”来说,杨愔的话完全是金玉良言,站在这里听他说话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完全应该好好听听他的看法。
“当初我在荆襄见过王琳,乃是个谦谦君子,言而有信。杨宰辅说他会是侯景第二,只怕有些夸大其词了吧。”
高伯逸当然知道杨愔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这话不能说破,说破就没意思了。
“大都督,这件事可不是开玩笑的,若是那些乱兵入了齐国腹地,一路抢掠烧杀,只怕是难以遏制了。”
此时的杨愔,跟往日的妥协软弱完全不同,几乎是寸步不让。
“对啊,大都督,这件事要慎重决定,不如我们直接回绝王琳,让他在荆襄守好门户就好了。”
燕子献秃头大叔这次站在了杨愔一边。或者说,除了高伯逸和他的党羽以外,这里所有人都会站在杨愔一边。
蛋糕就只有那么大,多一个人分,那么能分到的就会少一些,这是个很浅显的道理。无论是为国家安全也好,还是为了自身利益也好,谁都不会同意王琳进入齐国腹地。
因为这件事对他们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反而风险极大,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北齐是高氏皇族的,甚至是野心家高伯逸的,然而却永远不会是他们的。
这就好比说,绝大部分“打工人”,都不会把公司的事情当做是自己的事情,除非你自己就是老板。
“太后,王琳此举虽然可疑,但是,若是对方真心归附,我们却置之不理,那么天下人会如何看待我们?
将来若是周国边境有刺史要依附于我们,看到我们现在这样的做派,会不会心凉半截呢?
在场诸位,都只顾自己,不顾国事!
请太后定夺!”
高伯逸上前一步,拱手行礼道。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请太后定夺!”
众大臣也一齐跪下恳求。
这就僵持住了。
反对的人虽然多,可高伯逸并不是一般人,他是手握兵权的大佬。
他一人,顶的上在场所有的人加一起的分量。
“哀家现在心乱如麻,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你们先回去思考一下,明日朝会继续,再进行商议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