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一章 學不會的防守閲讀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而接下来的局势,就如同是云中君所预料的那般,东海之滨的巫族大军,再如何的蠢蠢欲动,也依旧是被后土祖巫给牢牢的压制着,在云中君的主持之下,东海之滨的大军每一次的轮换和调动,都是无比的及时。
那些远道而来的援军,无论是他们被巫族的军势给吓住,又或是他们在见巫族之事虚张声势而生出来的一些骄狂——每一次,云中君都能够紧紧的卡住这时机,令这些士卒们在心绪变动的前一刻,就被云中君给调到战场的后方,让他们重新的冷静下来。
“可惜,明舒道君不曾说得四海归一,若不然的话,趁着此时巫族防守的重心皆在这东海之畔的时候,西海,北海以及南海的大军齐齐而动,便是能够重新踏足洪荒大地,在洪荒大地之间扎下根基,而后徐徐图谋洪荒大地。”军寨当中,因为要及时调整大军轮换的关系,就算是此时并不担心巫族的进攻,但云中君也依旧是不曾如同之前那般闭关,而是一直都关注着这东海之滨局势的变幻,自然的,在这过程之间,他难免就会与太真道人讨论一番这天地之间的局势。
“看来,云神君还是没有放弃要对巫族发起进攻的想法啊。”听着云中君的话,太真道人也不由得抿嘴一笑。
这一段时间以来,在她和云中君的交流当中,云中君已经是不止一次的展露出锋芒毕露的姿态来了。
奈何,如今的东海,还没有攒够图谋洪荒大地的底蕴,是以每一次提及这洪荒大地,云中君都只能是无奈的‘望洋兴叹’。
“对了,云神君,你觉得巫族什么时候会对东海发起进攻?”太真道人又问道——就和云中君展露自己的锋芒一般,太真道人的这个问题,也已经问过了很多次。
“不好说。”云中君摇了摇头,“若我是巫族的统帅,那么我会在南北两处战场的巫族就位之前,先对东海之滨动手,就算是不能攻破东海之滨,也要给东海之滨造成足够的压力,以此牵制南北两处战场那些统帅们的目光。”
“待得那些统帅们分心的时候,便是南北两处战场大举而动的时候。”云中君笑着道,“不过这也只是一家之言,谁能保证,巫族会不会为竟全功,而选择三个方向同时对东海发动进攻呢?”
“不过,推算这些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在这一场战争当中,我们最好的应对,便是以不变应万变,把握好自己的节奏,不要被巫族所影响。”
EXO倾心可好 怑年
云中君第一次回应了太真道人的这个问题——东海和巫族的战争当中,东海始终都是处于守势的一方,而在战争当中,处于守势的一方,便意味着放弃了战争的主动权,只能是被动的对巫族的战略做出应对,又或者,是坚定自己一开始的战略,令其不至于被巫族的战略所影响。
——战争当中的双方,当一方的战略因为另一方战略的变化而不得不被动的做出改变的时候,往往都意味着这一方正在从劣势,走向败势。
“难怪云神君你坐镇于东海之滨以后,虽然偶尔会关注南北两处战场的局势,但却从来不曾与南北两处战场的统帅们有过什么联系,原来你是不想因为南北两处战场的局势影响了自己的节奏,可笑我还以为你这是因为东海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不同意你主动进攻的决策,以至于不愿意和这些统帅们交流战局。”太真道人面带笑意——这一段时间一来,她和云中君的交流相当之频繁,两人的关系,也是变得相当的熟稔,是以太真道人面对着云中君的时候,态度也是变得比以前放松了不少,言辞更是少了很多的忌讳。
“原来我在太真陛下的眼里,就是这么一个气量狭小的模样。”闻言,云中君也不由得苦笑起来。
之前在汤谷商议东海战局的时候,云中君不止一次的提过,就算是目前东海尚无余力进驻洪荒天地,但也应该表现出足够的锋芒,表现出对巫族的威胁,使得巫族在进攻东海的时候,也要担心他们自己的洪荒大地会不会受到东海的威胁——不过云中君的提议,理所应当的是被东皇太一以及众位太乙道君们给否定。
原因也很简单,以东海目前的兵力,光是防守就已经是有些捉襟见肘的味道,又如何还能够在防守巫族的同时,再抽出其他的兵力来进攻洪荒大地?
国士
但实际上,云中君和东皇太一麾下的一众太乙道君们保持距离,却是因为另外的原因。
——和如今的东海,未来的妖族的‘高层’保持相当的距离,这是云中君在加入东皇太一麾下之前,就已经定好的决策,自然不会因为任何情况而有所改变。
就算是眼前大战在即,也不会对云中君既定的决策有什么影响。
……
又三十年之后,东海之滨的大军,终于是朝着云中君麾下的大军发起了进攻,大军当中,祖巫后土居中调度,策应进攻,而火之祖巫祝融以及力量之祖巫强良,则是作为大军的锋头。
战争爆发的时候,云中君亦是在那点将台上端坐起来,意识顺着点将台之间的联系,以这军气为引,在这战场上流淌着。
这是一场阵战,而非是混战,在作为守势的情况下,云中君只需要是看着巫族大军当中气运的流向及时作出调动,便已经足够——对他而言,这一场战争的难度,比起他之前在蓬莱岛和五天君的决战,反而是还要来得轻松一些。
“祝融!”点将台上,云中君神色从容,但目光当中却有些许的阴翳。
在这一场战争当中,作为守势的一方,在面对巫族进攻的时候,云中君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什么避实击虚,什么诱敌深入等等,在这一场防守的战争当中,除了令自身的防线松动之外,没有任何的用处。
是以,云中君唯一的应对方式,便是以一种最强硬的姿态面对巫族的进攻。
如果说将巫族的攻势比作潮水,那么云中君麾下的大军,便是那永不磨灭的堤坝一般——每一次巫族大军所凝结而来的潮水涌动过来的时候,都会有一支东海的大军如同是礁石,如同是堤坝一般挡在他们的面前,将他们进攻的势头给生生的按下去。
弃妃斗闲王
而以云中君对大军状况的把握,在每一次面对巫族的守军将要崩溃,或者说将要力竭的时候,便立刻是会有另一支大军出现在这一支大军的背后,在战场上与一支大军形成换防。
但就算是这样,云中君麾下这一支大军在战场上的伤亡,也是远远的超出了云中君的预料。
——而对他麾下大军造成最大的伤亡的,正是火之祖巫祝融,以及他麾下的祝融部的士卒。
純 純
这位若是深入了汪洋之后,必然会在这汪洋的影响之下而实力大减的火焰之祖巫,在这东海之滨上所展露出来的实力,却是令人无比的心惊胆战,或者说,他在这东海之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比起他在洪荒大地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还要更加的可怕!
在东海之滨的汪洋之上,每一次祝融部的大军冲击防线的时候,那滔天的火焰都会将这东海之滨给化作一片火海,将那传说当中的焚天煮海的情况,真真切切的展现在东海每一个士卒的眼前。
那火焰之下,万物成灰,就算是云中君极力的调度轮换,也依旧是避免不了他麾下的守军在祝融部的冲击之下,死伤惨重。
不过这所谓的‘死伤惨重’只是云中君个人的看法而已——在其他人的眼里,云中君在面对着巫族大军冲击的时候,他的表现只能是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云神君对大军的调动,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难怪云神君你有信心以一己之力守得东海之滨不失。”点将台边,太真道人借着云中君调度大军的间隙,在云中君的面前感慨着。
虽然云中君不曾于南北两处战场的守军相互沟通,但作为太乙道君的太真道人,和诸位太乙道君们之间的沟通,却从来不曾停止过。
是以,虽然她端坐于云中君的军寨当中从未离开过,但对于东海上,南北两处战场的战局的发展,却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以她对战争的了解,她暂时还看不出来南北两处战局的走向,但对于南北两处战场和东海之滨这一处战场上伤亡的对比,她却还是看得出来的。
从巫族发起全面的战争至今,已经过了二十年,这二十年间,云中君麾下的大军,在云中君的调度之下,伤亡不过十亿之众,而巫族的伤亡,丝毫不在云中君麾下大军的伤亡之下——这个数字,看起来庞大无比,但相对于南北两处战场上东海一方的伤亡,云中君麾下这大军的伤亡,只能是用微乎其微来形容!
在南北两处战场上,巫族的伤亡是多少,不得而知,但这两处战场上,每一处战场上东海一方的伤亡,都已经是臻至了百亿之众——这是足足十倍于云中君麾下伤亡的数量。
而东海往南北两处战场所调集的第二拨援军,也已经是在出发的路上。
如此对比之下,太真道人再如何的不通晓战事,也同样是能够看得出来,云中君和其他的太乙道君们在战阵的调度把控之上的差距。
就算是将每一位太乙道君的防线,都换成一个单独的战场,那这些太乙道君们所把控的战场的大小,远逊色于云中君,而他们在战场上所面对的巫族的数量,亦是远远的少于云中君所面对的巫族大军,但他们在战场上的伤亡,却是远远的超出了云中君在东海之滨这战场上的伤亡。
“云神君,你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太真道人看着面前的云中君,好奇无比的问道。
“简单。”云中君不在意的出声,对于自己把控战场的技巧,没有做丝毫的隐瞒。“这其间的玄妙,就在于调度。”
“不知道太真陛下你发现没有,我在这东海之滨防守巫族攻势的时候,大军的调度情况。”云中君的说着——他很清楚,虽然看似,只是太真道人在问他这个问题,但实际上,无论是还在东海当中征调士卒的太乙道君,亦或是在南北两处战场上和巫族鏖战的太乙道君们,也都在等待太真道人和云中君的这一次‘问对。’
云中君一边说,一边喝令元气,令东海之滨的地形在他面前浮现出来,地形图上,巫族大军的调动和他麾下大军的调动,都是用密密麻麻的线条浮现了出来——这么一看,太真道人便立刻是察觉到了这无数的箭头当中所呈现出来的不对劲儿的地方。
地图之上,黑色与白色的两种箭头,在这地图上争锋相对,没有黑色箭头进攻的地方,必然便会有一个或者数个白色的箭头出现,与之相持,令其不能破入东海之滨的防线半步。
但最令人惊愕的,不是这与黑色的肩头争锋相对的白色箭头——而是在这地图上,每一个白色箭头都对应着一个黑色箭头的出现,太真道人的目光在整个战场的地图上扫过,都不曾看到有任何一个单独的白色箭头的出现。
这地图上,黑色的箭头,代表着巫族大军每一次朝着东海发起进攻的时候,进攻主力的所在——而那白色的箭头,自然便是代表着云中君麾下的守军。
而那没有一处空置的白色箭头,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每一次和巫族大军碰撞的时候,云中君都是准确无比的抓到了巫族大军主力的所在,以最为精确的姿态调动了守军挡在巫族的主力面前。
在这一场攻防战中,云中君麾下每一个士卒的力量,可以说都是用到了刀刃上——那些巫族虚晃一枪的地方,云中君根本就不曾调度大军守卫于此。
这可以说是任何一个处于守势的一方都不可想象的防守方式——这天地之间,谁家处于防守姿态的时候,不是将自家的防线给经营的严严实实,生怕是出了任何的破绽,但在云中君的麾下,这一条防线,却是处处都是破绽。
但偏偏,这样一条处处都是破绽的防线,巫族大军每一次的进攻,却都是避开了这防线的破绽,正好就撞在了云中君调动之后,大军防卫最为森严的地方。
“就算是战场横跨东海之滨,云神君你也是准确的把握到了巫族大军的调度吗?”太真道人的内心当中,满是震撼——不用云中君多说,太真道人就已经明白,并非是每一次巫族的冲击,都恰好撞在云中君大军防卫最为森严的地方,而是每一次巫族发起进攻的时候,云中君都准确无比的预见到了巫族所冲击的地方,然后提前在哪里布置好了防卫。
……
太真道人和云中君的这一次‘问对’,很快便是被太真道人破开空间连同云中君的所勾描的那一幅东海布防图一起送到了汤谷。
而在看过之后,东皇太一以及一众太乙道君们,才是黑着脸又直接将这些东西复制了数十份,分别送到了在南北两处战场鏖战的太乙道君们的手中。
南北两处战场的太乙道君们,以及九位龙子,在知晓汤谷送来了云中君在东海之滨和巫族作战的详细之后,都是兴冲冲的聚集了起来,想要看看云中君到底是如何布置的防卫,好按着云中君的法子来调整他们自己的防线。
但当那一满是黑色两色的箭头在征伐一系的太乙道君们面前展开来之后,这些太乙道君们不由得都是面面相觑,待得他们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之后,所有人不由得都是哀嚎了起来!
“这是人能学的会的东西?”
古往今来,无论是这些太乙道君们也好,还是九龙子也好,他们谁曾讲过如云中君那般没有丝毫章法的防线?
但偏偏,就是那防线在保证自家伤亡最小的同时,又锁得巫族在战场上占不到半点儿的便宜。
“还是算了吧。”荣恒道君唏嘘着,“若是我等也学着云神君一般的方式布置防线,只怕巫族的一个冲击之下,我们的防线就要被巫族所攻破了!”
閨 華 記
不管是九位龙子还是那些太乙道君们,都能够看得出来云中君在布置了防线之后,对大军的调度和他们对大军调度之间的差距——他们的防线上,每一寸都被大军所镇守,就算是有时候确定了巫族主攻的方向,他们也不敢抽调其他地方的大军前去支援,但云中君,却是根本久不曾构建所谓的防线。
他只是在每一次巫族大军朝着东海法器进攻的时候,都直接调动了大军拦在巫族的面前而已。
而南北两处战场的太乙道君呢?每一次巫族的大军朝着防线发起冲击的时候,就算是他们猜到了巫族大军主攻的点,他们也要留出一半以上的大军守在别处,以避免他们中了巫族的诱敌之计,被巫族钻了他们防线的空子。
相较于他们而言,云中君所展现出来的姿态,是是何等的能力?何等的自信?何等的气魄?
那无数次的攻守之间,一旦云中君猜错一次巫族主攻的点,那么东海之滨的防线早就已经是在巫族的冲击之下崩溃。
但到现在,东海之滨都是稳如泰山,巫族不曾踏进东海一步——这只能说明,云中君每一次对巫族大军动向的把握,都是精确无误,而且他对于自己的信心,也从未有所动摇。
众位太乙道君们相互对视一眼,目光当中都是充满了叹服——能力,信心,以及气魄,这三者当中,少了任何一样,云中君都不敢以这种方式来‘防守’巫族的进攻!
“云神君的这方式,实在不是我们能学的会的。”
“还是老老实实的按照之前的方式防守巫族的进攻吧。”荣成道君苦笑着,“就算是伤亡大一些,也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不过还好,二十余年的征伐,我们麾下的士卒对于巫族的进攻节奏,总算是有了些适应,对巫族的恐惧,亦是大大的削减。”
“想来接下来我们这边的战局,应该会比之前好很多。”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七十章 東海之濱分享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那传回来的军情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是云中君麾下的定止军已经是散开来,守住了东海与这洪荒大地交界的各大要道,浩浩荡荡的军气,如同不朽的长城一般,将那浩渺东海护在其间。
“帝江,你以为,这是这位无双神君绸缪有度,还是他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动向?”
“不好说。”帝江手指在虚空当中敲击,引得虚空当中一圈一圈的涟漪四散开来。
“但看他排出来的阵型,这位无双神君很显然只是想要防备我们的进攻而已。”
“既然如此,我们便按计划行事吧,”众祖巫都是点头,“帝江,共工那边就劳烦你去通知了。”烛阴又对帝江道。
最强红包群 公子月岚
“理所应当。”帝江点了点头,十二祖巫当中,帝江执掌空间,论及传讯,他当然是最快最有效率的——烛阴虽然执掌时间,但他此刻更重要的精力,则是放在理顺整个洪荒天地的时间线上。
时光如长河,而这长河当中,有无数礁石,无数漩涡,在这些礁石漩涡处,时间的流速,便会发生改变,某些地方数万年过去,某些地方或许只过了数百年——烛阴的修持,便是将这些礁石,将这些漩涡一一的抹去,使得这洪荒天地的时间统一。
盛宠庶妃
当然了,就算是烛阴此刻闲下来,也不可能为传一个消息而动用时间权柄,时间权柄乃是这天地的根本之一,稍有不慎,所影响到的,便是整个天地。
……
“巫族大军压境,你当真有把握守住这东海之畔?”太真道人的声音在云中君的耳边响起。
东海之畔,东海之滨,说起来只有一字之差,但所代表的意义,却是截然不同,东海之滨,是洪荒天地与东海之间最主要的门户,处于黄河的入海口处,云中君麾下的那一支定止军所镇守的地方,其军寨,亦是立于此处。
而东海之滨,则是泛指这洪荒大地与东海的交界之处,南至于南海之涯,北至于北海之野,这横跨整个东海,横跨四分之一个洪荒大地的漫长地带,都被称之为东海之畔。
太真道人站在云中君的身边,一边说,一边看着一支又一支的大军在那些不朽金仙们的带领之下踏出这军寨,分别往南,往北而去。
兵甲的碰撞之间,森然军气四下而动,置身于其间,太真道人仿佛都是感觉到了这大战将临的肃杀之机一般。
“若不是太真陛下你身为太乙道君,光凭你先前的那一句话,我便能以动摇军心之名斩了你!”云中君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身边这一举一动之间都带着无穷光华的坤道——西昆仑太真道人。
报告大魔王
说来也是奇怪,还不曾成就太乙道君之境的时候,太真道人哪怕是面对着水之祖巫共工这位太乙道君,也不愿意离开自己的西昆仑一步,但在登临了太乙道君之后,她反而是离开了那西昆仑,来到了这东海,如同是三清道人一般,成为了东皇太一麾下的一员。
云中君完全没有想到,在他从汤谷当中离开之后,东皇太一除了按照他的要求在后方为了征调大军以外,还亲自请动了太真道人这位太乙道君来到这东海之滨,成为云中君身边的守护者,以保证云中君不会受人暗算,当然,因为之前白泽被生生从军气当中挤出来的教训,在太真道人来之前,东皇太一还特意给了太真道人自己的令牌,以保证太真道人不会被那定止军的军气所排斥。
“都说你麾下的定止军,为天地至强之军,如今一看,果然不假。”太真道人丝毫不理会云中君那无奈的神色,只是继续看着那无数的正在正沿着岸边往两边而去的士卒。
每一个士卒在踏出营寨的时候,脸上都没有任何的仿徨和犹豫,就算是知晓他们接下来要面对巫族的狂攻,这些士卒们也没有任何的动摇。
大军当中,由上而下,每一个将士,都对将要到来的战争的结果,充满了信心。
太真道人这位太乙道君就站在云中君的身边,一身的气机丝毫不加掩饰,但云中君麾下的士卒在拜别云中君的时候,都只是朝着云中君一礼,便接了军令而去,对于云中君身边这位太乙道君,却是全然不做理会,更没有任何的好奇,就如同是没有看到这位太乙道君一般。
……
“情况不对。”一大半的士卒都离开了这东海之滨以后,云中君才是看着岸上巫族的军阵皱起了眉头,
望气术之下,巫族大军当中气运的变化,颇有些不同寻常。
“太真陛下可愿陪我走一走?”云中君心头一动,便是出声问道。
在不曾借助军阵的力量将自己的视野拉上穹天之间的时候,云中君所能看到的东西,也只得自己眼前这一片广袤的区域而已。
云中君想要以气运切实的窥测一下巫族背后的变化,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借助军阵的力量将自己的视野拉倒高处,第二个便是在这东海之畔切切实实的走一走,亲眼观测一番巫族大军当中气运的变化。
tfboys之十年烟火十年凄冷 南城凉雨天
这两个办法当中,云中君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第二种——一来,他不确定太乙道君到底能做到哪一步,自然是不希望就在他身边的太真道人能够看着他借助军气施展望气术,二来,便是他自诞生以来,还不曾以一种悠闲的姿态在这天地之间走一走。
除了在星空之界,在斗姆元君的庇护之下的那一段经历之外,余下的时间,云中君都是处于一种紧张无比的姿态当中,与人斗,与己斗,与未来斗,他从来都不曾轻轻松松的在这天地之间走一走,以一种欣赏的姿态看一看这天地之间的无穷风色。
之前的时候,是云中君总是背负着无穷的压力,总是在逼迫着自己往前而行,故此他也没有心思去看这些所谓的山色湖光,而在之后,等到东海平定,他心头的第一个重担放下来之后,这天地之间,已经是有了太多的敌意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有太多的人等着在暗地里取走他的性命,是以,在这个时候,云中君也已经不敢随便的而在这天地之间往来了。
说起这一点,云中君便不由得想起了另一世所见过的一些话本,那些话本当中,总是有一些位高权重,身处关键位置的人,喜欢满世界的乱跑,却丝毫不曾想过,如他们这般的人,若是因为这随意的外出而陨落,那会给自己的这个势力带来多大的损失——要知道,上一个纪元的时候,连太真道人这位独立于神庭之外的修行者,也同样是因为那西昆仑的羁绊而从来不曾踏出西昆仑,这难道是因为她天生就不愿意走动吗?当然不是,只不过,是那西昆仑的羁绊,令她不敢在这天地之间随意而动而已。
“怎么突然想要走一走了,莫非,是静极思动?”太真道人好奇的问道——大战在前,云中君却不想着布置防卫,却想着要在这东海之滨走一走,这样的决策,实在是有些超出常理。
“我观巫族大军的军气,总觉得有些不同寻常,是以打算沿着东海之滨走一走,借那军气的流动,看看巫族大军的调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云中君坦然道,丝毫没有要隐瞒的意思。
“这样吗?”太真道人看了一眼云中君,然后又转头看着洪荒大地上的巫族军阵——在她的目光当中,那笼盖于巫族大军头顶的军气,便如同是恒古不动的冰山一般,永恒不移,没有半点的变化——却是完全看不出来这军气有什么变幻的迹象。
然后她又将目光落回了云中君的身上,目光当中,隐隐的有一抹质疑。
见此,云中君也不理会,这军气的变幻,太真道人看不出来才是正常的,毕竟,发生变幻的,不是他面前这一支巫族的大军,而是藏这一支大军的背后的,巫族大军的调动——准确来说,是在这大军背后的,气运的变幻。
在云中君原本的目光当中,他面前的这一支大军,头顶的气运可谓是势比云霄,沛然无比,令人望之便凛然生畏,而在最近的这一段时间,这一支大军头顶那气运所呈现出来的气象,却是飞快的退转,甚至于连对东海所展现出来的攻击的意图,也都是极不甘心的收了回去。
“到底巫族是真的打算放弃对东海的攻势,还是只是想要用假象迷惑于我?”
这个疑惑,在云中君去往汤谷之前,就已经是在他的心头生根发芽,若是没有太真道人的到来,他需要等到大军的阵势沿着东海之畔铺开之后,方能无所忌讳的借着大军的军气,一窥巫族大军背后,那无数巫族,以及那十二祖巫的气运之变幻,然后推算出巫族真正的战略目的。
不过现在,太真道人来了云中君的身边,那云中君沿着这东海之畔走一遭,亲身看一看这东海之畔的地形,观望一番东海之畔所有巫族大军的气象,以及这一支定止军铺开之后,每一支大军头顶的气运变幻,那么巫族的战略目的,在云中君的眼中,也就有了一个大差不差的轮廓。
“也好,自诞生于天地无数万年一来,我还不曾看过这东海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呢。”云中君望着巫族大军的目光,满是凝重,而在这凝重当中,太真道人很快便是点了点头。
太真道人善于杀伐,却不善于征伐,但她有一桩好处,便是对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从不发表意见,既然洪荒天地当中公认的,在征伐领域之上成就最高的云中君说他从巫族大军军气的变幻当中,看出了藏在军气之下巫族大军的调整,那太真道人自然也就只好相信云中君的说法——再加上,她目前的身份,只是一个受了东皇太一之托,保护云中君安全的保卫者而已,对于云中君的决策,她本就没有什么质疑的资格。
“那云神君打算从何处开始?”太真道人问道。
“先往北而行,至于北海之野,一个往来之间,巫族大军的变化,便能够被看的大差不差了。”云中君的目光在那些分别往南北而行的大军头顶扫过。
……
“看起来,这东海的景象颇有些令太真陛下失望?”从一个渡口行至另一个渡口,从一个悬崖走到另一个悬崖,太真道人的神色,亦是从最初的兴致勃勃,化作了后面的一片平静,不起任何波澜,显然,这东海之畔的景象和太真道人所预想当中的,大相径庭。
“太荒凉了些。”太真道人摇着头,“东海为四海之长,以一己之力对抗三海,不落下风,我以为这一路而来,我看到的星光,应该是一片生机勃勃,万类霜天踏浪追涛,竞逐自由。”太真道人说着,寥寥数语之间便勾勒出了一副繁华无比的景象,最后,她叹了口气,“却不想,这号称四海之长,以丰茂著称的东海,也会有着死气沉沉的荒凉气象。”
从东海之滨一路而来,出现在太真道人面前的,出了那些正在布置防卫,四处巡逻的军士之外,便只剩下那无数的没有任何灵智的寻常生灵——便是这些寻常生灵,在那军气的压迫之下,也同样都是飞快的朝着不同的方向四散奔逃。
驻守的大军之间,便是那浩渺的涛声,都不由平白的多了几分阴冷之感。
“万类霜天竞逐自由?”听着太真道人的话,云中君却是笑了起来,“太真陛下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
弃妃拒宠:本宫今夜不侍寝
“巫族陈兵于此数十万年,对东海虎视眈眈,双方之大战一触即发,动辄翻天覆地,便是那些只有本能的生灵,也都在纷纷逃离这东海之畔。”云中君指了一下脚下波涛当中的无数游鱼,有抬手指了指岸上的那些豺狼,蜥蜴等等。
“太真陛下觉得,有多蠢的种族,才会跑到这朝不保夕的东海之滨来立下传承?”

ykwp7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五十三章 進退自如,神兵合煉-r3nof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太一陛下,诸位道兄,我在紫霄宫中除了自身修行之外,于练法祭宝上,也另有所得。”
“自获得那七彩琉璃刀一来,至于今日,我总算是有了如何洗练那七彩琉璃刀中印记的法子。”
“若是没有其他要事的话,我这便回返天河,绸缪祭宝炼刀之事了。”太一道人的这话题才起一个头,云中君便立刻出声朝着太一道人告辞道。
太一道人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云中君当然知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那接下来太一道人要做的,便是给诸位先天神圣们,给他麾下的每一个修行者立下规矩法度,以告诉这些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超凡者游戏 七尺居士0
拳术天王
但立规矩,立法度都不难。
难的是这规矩法度如何执行,由谁来监督这规矩法度的执行,修行者们触犯法度之后,又由谁来对这些触犯法度的修行者们施以惩戒——毫无疑问,无论是提议建立法度的人,监督执行的人,以及最后对触犯法度之人施以惩戒之人,必然会受到所有人最大的忌惮,承受这些人最大的恶意。
云中君只想要被这些先天神圣们忌惮,只想令这些先天神圣们因为忌惮而不遗余力的将云中君给‘高高供起’,不令其执掌权力,但若是云中君涉及到了这规则法度之事,那云中君要面对的,就不是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忌惮,而是一众先天神圣们切切实实的恶意了——在这样的恶意之下,说不得等不到天庭的崩溃,云中君便已经是陨落于这天地之间。
就算是所有的先天神圣们都心胸宽广,不会因为这法度之事对云中君生出任何的恶意来,但这法度之牵扯,从来都是一个势力当中最为繁杂之事,其中关隘可谓是不计其数,云中君相信,若是自己和这法度牵扯到了一起,那他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有安心修行的机会。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云中君当然不会干。
是以,太一道人才发起这话题,云中君便立刻是告辞离去。
“术业有专攻,云道友的长处,在于战场调度,而不在于此事。”
“太一陛下若是要度量法度规矩,还得另寻他人才是。”见云中君对此事避之不及,师北海也是摇了摇头。
……
“起!”天河的源头处,云中君端坐了足足三百年,这才是令自己的心绪彻底的平静下来,然后,天河底下的星沙往两边分开,露出埋在星沙最底下的梦神君的尸身来。
异世奇幻逍遥录
尸身如同雕像一般端坐,存于虚实真幻之间,其上又有着玄妙无比的道韵流转不定,远远看去,宝相端庄,更有无穷生机在这尸身当中流淌,给人的感觉,便如同是梦神君还活着一般。
而在这尸身的眉心以及四肢上,各自定了一枚裂魂碎魄钉。
天地当中,万物皆可生灵,便是草木竹石都能够开启灵智化作修行者纵横天地,从修行者的尸身当中,衍化出全新的灵性,使得死去的修行者‘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在这天地之间,也算不得什么罕见之事,以云中君的谨慎和见识,自然不会令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那五位裂魂碎魄钉的作用,便是为了避免此事。
梦神君的尸身当中,一旦是有灵性衍生出来,便会被这五枚裂魂碎魄钉给彻底的震碎,如此,自然便能够令这梦神君的尸身,永远都只是一具尸身!
而在这梦神君的面前,那七彩琉璃刀,便是横放在梦神君的膝盖之上,与梦神君尸身的气机,似乎是勾连为一体,又似乎是泾渭分明。
“落!”云中君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一指,于是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便立刻是从梦神君的尸身上跌落下来,混入到周遭的星沙当中,在那无数星沙的冲刷之下归于无形。
“火来!”云中君手中的法诀,再度一遍。
于是那天河当中,无数的星光便是飞快的朝着那天河的源头处聚拢,最后在这天河的最底下,化作一朵银白色的火焰。
这火焰的名字,唤做星空真火,又唤做天河神焱——星空之上,每一个星辰都有着自己独特无比的特质,将这些特质凝聚唯一,便能够衍化做星辰神光,亦或者是星辰真火,如同太阳神火,太阴寒焱,北斗注死神光等等等等……
天河当中,倒映着星空当中所有的星辰,自然也能够模拟出这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云中君以他所参悟出的包罗万象的星辰戮神刀的理念,将所有星辰的特质都融合到这天河当中,将这其中的玄妙以火焰的方式展现出来,这便成了云中君此时所引动的星空真火,天河神焱。
这天河神焱凝聚的时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其内的力量由过于的暴烈,无论是用之以对敌,亦或是用之以炼药,都不堪大用。
巫帝 微寒
但若是用之以炼器的话,那就是这天地之间最为绝顶的火焰了。
火焰当中,包含了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一切对立的,完全无法共存的力量,都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被强行的捏合进这一团火焰当中。
休 夫
这天地之间,任何一种材料落入了这火焰当中,都会在这火焰当中融化,只留下其中最为精粹的一部分,甚至,质地稍稍差一些的神材落入了这火焰当中,连精粹都不一定会炼出来,便会直接在这火焰当中化作灰烬。
若不是此时已经胸有成竹,云中君是绝对不会动用这天河神焱的。
——那紫霄宫中,鸿钧道祖衍化太乙之玄,宫中所有的有资格登临太乙之境的修行者,都在鸿钧道祖的引导之下走上了太乙道君的道路,稳定了太乙道君的境界。
但在所有的人当中,云中君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在进入紫霄宫之前,云中君就已经涉及到了时间和空间的玄妙,拥有着登临太乙道君之境,成为太乙道君的资格,但偏偏,云中君自身的修为却只得四衰,距离渡过最后的天人之衰,使得他的身上能够容纳太乙道君这个层次的力量还有着本质上的差距——于是乎,紫霄宫中所有的听道者当中,便出现了云中君这样一个唯一的意外。
一个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又在鸿钧道祖手把手的引导之下,知晓了自己应该如何成就太乙道君之境,在太乙道君之境的面前没有任何疑惑的,却因为本身的修为所限,不曾登临太乙道君的人。
于是乎,在紫霄宫中其他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在参悟太乙道君的玄妙,稳定太乙道君的境界,没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们,只能无数次的推演自己已有的神通术法,令其精益求精的同时,云中君这位只渡过了四衰的不朽金仙,却是在以太乙道君的角度审视自己的两道神通——星辰戮神刀以及渺渺天河剑。
除了这两道神通之外,另外一个被云中君放在心上的事,便是这藏在天河最底下的七彩琉璃刀,以及那梦神君的尸身。
紫霄宫中的传道结束的时候,云中君在明悟了自己的太乙之路,令自己的一刀一剑两个神通重新达成平衡,令那渺渺天河剑也臻至道生天地这个层次之后,云中君的另一个收获,便是要如何的才能将那梦神君的尸身不留后患的融入到那七彩琉璃刀当中,将那七彩琉璃刀熔炼成为一柄独属于自己的神兵。
一连串的符文在云中君的十指纷飞之间显化出来,然后那一团火焰陡然之间扩大,将那梦神君的尸身以及那七彩琉璃刀都包裹了进去。
下一刻,清冽而又森然的剑鸣声,在云中君的身边响了起来,剑鸣声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浩瀚之意,令那银白色的火焰,都是随之有了隐隐的颤动,颤动之间,仿佛是能够感觉到其中那琉璃刀不敢的嗡鸣。

r6d8t人氣都市言情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愛下-第三百五十一章 啓明,長庚熱推-820py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这一颗星辰,名为金星,又曰启明,长庚,太白。”
“此为距离太阳星最近的一颗形成,接引太阳之光,日出之前,日落之后,这一颗星辰皆会出现于穹天之间,接驳昼夜之轮转。”
天桥图 泪斩凡魔
“而这金星为五行之首,其权柄当中,既涉及天地五行之金的变幻,又有昼夜分合,晨昏轮转之玄,极为玄异。在这周天星辰当中,也金星也排的上号,位列三百六十五颗主星之一。”
“诸位道友们可愿一试,能够引动这金星之共鸣,成为这金星之长庚太白启明星君?”云中君指着这庞大无比的金星对着众人道。
虽然未曾踏足那金星的内部,但这萦绕于金星当中的星光当中所绽放出来的浩瀚无比的金行之力,已然是足以令众位先天神圣们动容,那金行之力当中所藏而不漏的无穷锋锐,更是叫这些先天神圣们心痒难耐。
冥 帝 絕 寵
“这长庚星引动五行之金,既有永恒不变之固,又有无坚不摧之锐,无论是谁若能得这长庚权柄加身,实力底蕴必然大增。”众位先天神圣们皆是感慨着,然后轮流绽放出自己的大道之华,引动这金星的光芒——他们都能感觉得到这金星当中所蕴藏着的无穷无尽的庚金之精,无论是用于祭炼新的法宝,亦或是用来培养自家的灵宝,亦或是以此祭炼什么神通,都是大用用处。
一位又一位的先天神圣绽放着自己的道韵,而那金星亦是随着这些先天神圣们所绽放出来的道韵,发生着不同幅度的颤动。
而在先天神圣们之后,便轮到仅有的两位后天生灵。
——龙子敖,以及如同是一个隐形人一般,站在太一道人背后的明庚道人。
说来奇怪,太一道人不曾出关的时候,明庚道人负责打理种种俗务,有内相之称,在这东海也算是赫赫有名,极有存在感,但在太一道人出关之后,明庚道人便是放下了手中一切的事务,专心致志的待在太一道人的身边,藏在太一道人的背后,如同是一个侍卫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此时,若不是轮到了明庚道人来引动这金星之华的话,无论是云中君还是其他的修行者们,只怕都注意不到,他们这一行人当中,还有一位明庚道人,而且论及修为,此时的明庚道人,亦是在不知什么时候渡过了道心之衰。
“既然盛意难辞,明庚,你也上前一试吧。”当众位先天神圣们将‘原来还有一个明庚道人’的目光落到了明庚道人身上的时候,太一道人也是笑着朝着那金星指了一指,示意明庚道人上前。
当明庚道人震荡自己的法力,绽放出自己道韵的时候,原本在诸位先天神圣们的大道之华下显得爱答不理的长庚星,却是在陡然之间震动了起来。
无穷无尽,无法无量的光华,从那长庚星当中爆发出来。
异世重生之无上巅峰 ace灬手套
生命之书 月亮哭了
斩断一切的锋锐与永恒不朽的坚固,在那无孔不入的光华当中融为一体。
这一刻,在众位先天神圣们的眼中,这金星的光芒,甚至是已经超过了那昭昭太阳星。
蜜汁娇妻,甜甜甜! 柠檬蜜
很显然,在这一行人当中,这位不显山不漏水的明庚道人,正是和那金星最为契合之人。
在明庚道人道韵的引动之下,那金星肆无忌惮的绽放着自己的灿烂,挥洒着自己的锋锐,而在金星当中,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星辰之光的最核心处,有权柄的印记浮现出来。
而在那金星的印记当中,又有一个三星交错的印记和一个太阳星的印记横贯其间,将这金星的权柄封锁在金星当中。
而当众位先天神圣们注意到那两个印记的时候,其中那三星交错的印记便在陡然之间溃散。
这三星交错的印记,便是天市垣中斗姆元君的印记。
斗姆元君和太一道人共同执掌这无量星空,星空当中任何一位星君的诞生,都必须要得到斗姆元君以及太一道人的承认。
而现在,斗姆元君的印记,已然是溃散——就如同最初的时候,斗姆元君,云中君以及太一道人所约定的那般,只要保留住归属于星辰一脉的那一千余的星辰,保住那些星君们的性命,保住星辰一脉的传承不断,那这星空当中余下所有的星辰,其归属都由太一道人一言而决。
我 的 叔叔
“这金星之别号,是为启明长庚,正合明庚之名。”
武侠时空流浪记
“看来,明庚道友正是这金星的天定之主,合该执掌这金星的权柄。”众位先天神圣们都是感慨起来。
相较于此时明庚道人所引发的动静,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之前和金星的共鸣,可以说是什么也算不上。
在这样的动静之下,没有任何一位先天神圣能够厚颜否定明庚道人和这金星之间的牵绊勾连。
在众位先天神圣们感慨的时候,那金星权柄上,太一道人的印记随之散去,然后那金星当中所凝聚出来的权柄之印,便如同是乳燕归巢一般,朝着站在一边的明庚道人而来。
只刹那之间,明庚道人的气机,便是与那金星贯通为一体,不分彼此,他的周身上下,都有无量的光华绽放出来,而他的气机,亦是飞快的提升着。
倏忽之后,当那金星的光华收敛起来之后,明庚道人已然是在那金星的接引之下,出现在了金星的最核心之处,伴随着他对金星权柄的炼化,无穷无尽的金行之力,无穷无尽的锋锐,以及那光暗交错的玄妙,都在往明庚道人的身上聚拢,每过一个刹那,明庚道人身上的气机,都会强横一分。
看着这变化,一众先天神圣们不由得都是眼热起来。
“按照我与斗姆元君的约定,我等踏入星空之后,这星空之界便由我等执掌。”
“诸位道友们可随意游走于这周天星辰之间,但凡无主之星辰,诸位道友们皆可以自身道韵随意引动着星辰的共鸣,然后执掌星君之权柄。”太一道人朝着众位先天神圣们双手一挥,道道流光便是在这些先天神圣们的眼前浮现出来,无数的信息从那流光当中而过。
我爱桃花劫 风随草动
这些信息当中的,便是太一道人和斗姆元君所约定的,已经有主的,归属于星辰一脉的那些星君们的星辰。
“对了,这周天之星辰,除了主星,辅星,隐星,暗星之外,尚有一些星辰除了自身的星辰权柄之外,还能影响整个星空当中无量星辰的运转。”
“这些星辰,被称之为帝星,执掌星辰之人,非是星君,而是帝君。”
“这帝君之权柄,还望诸位慎之慎之。”正当一行人要往不同的方向散开,取寻觅那些与自身大道相合的星辰的时候,云中君的声音,却是突然又响了起来。
如今,这星空之界当中,除了不管事的斗姆元君之外,只有一位帝君,那便是众人的首领,东海之王,太阳帝君,太一道人!
若是在这个时候,有其他的先天神圣在这星空当中执掌了帝君权柄,和太一道人有了相争之势,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云中君此时出言提醒,也并不是因为此事——这无量星空当中,会不会有人有与太一道人争锋之心,有与太一道人争锋之人,云中君其实并不放在心上。
他此时所关心的,乃是那帝君权柄背后,与之息息相关的整个星空的权柄。
在太一道人成为太阳帝君的时候,这无量星空的权柄,就已经是被撕裂了一次,执掌这星空权柄的斗姆元君,也同样是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反噬,若是接下来,这些先天神圣们接二连三的得证帝君之位,震荡星空,撕裂星辰之权柄,那本就重伤的斗姆元君,伤势必然会更加的恶化,甚至于直接陨落都有可能。
云中君当然不可能任由这种情况发生。
而在提醒之后,云中君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言语当中的未竟之意,便马上又再次出声。
“帝君之权柄,非同小可。”

skdmo熱門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笔趣-第三百四十八章 蒼穹之上天上天熱推-7q72l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天地之间,虽然依旧是有相当大一部分的先天神圣,依旧是抱残守缺,看不起后天生灵,但至少,在目前太一道人的这个阵营当中,因为云中君的存在和龙族的存在,一众先天神圣们对于后天生灵的态度,都还是相当的愿意正视那些后天生灵的。
“四海之争,诸位可先放下,此次召集众人,想要与众位商讨的,却是另一要事。”
太一道人说着,然后目光落到了云中君的脸上,目光当中有些许的探寻,似乎是在征求云中君的意见一般。
“陛下可自决之。”云中君心头微微一动,立刻便是知晓了太一道人接下来想要说的话题,然后朝着太一道人报以肯定的目光。
“巫族纵横无忌,非是因为他们有多强横,而是因为他们的底蕴,超过了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个种族。”
歃血大隋
“九幽之地。”太一道人一说,龙宫当中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便立刻是明白了太一道人想要说些什么。
若要提及巫族最大的底牌,不是十二祖巫的存在,而是被巫族以一族之力所占据的九幽之地。
那完全不下于洪荒天地的九幽之地,为巫族的崛起提供了这天地之间远远不绝的资源,以及源源不断的兵力,为巫族以一族之力压服天地万族,驱逐天地之间所有的先天神圣提供了最为坚实有力的基础。
同样的,也正是这九幽之地的存在,令天地之间相当大的一部分先天神圣,以及绝大多数的种族都熄了和巫族相争的念头——十二祖巫的存在,代表着巫族现在对天地万族的领先,而那九幽之地的存在,则是代表着巫族那无法估量的未来。
全職業天才
无论是在现在,还是在未来,这天地之间的修行者都完全找不到与巫族对抗的契机,如此一来,这些修行者们,又如何还能够提得起和巫族相争的心思?
这天地当中,若是说有什么东西最能够打击那些有志与巫族相争者的士气,那毫无疑问,便是九幽之地的存在,是以,一般而言,天地之间的修行者们,根本就不会在彼此的面前提及那九幽之地。
“太一陛下怎的会突然提及这九幽之地?”龙宫当中,诸位先天神圣们先是一惊,然后很快便是恢复了从容,脑海当中,甚至是为此浮现出了一些莫测的野望——太一道人再如何的想要看一看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心气,也不可能在第一次会见众神的时候便以那九幽之地的存在来打击这一众先天神圣们的心志。
“莫非,是太一陛下找到了击破九幽之地的法子?”众位先天神圣们脑海当中,都是泛起了这样的念头。
欲击巫族,必先破九幽,这一点,可以说是这天地之间所有先天神圣的共识。
但去往九幽的通道,却在周山之下,被十二祖巫守卫着,若不击破巫族,又有谁能杀进九幽之地?
如此一来,便形成了一个令人绝望的闭环。
“不是击破巫族的九幽之地,而是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九幽之地。”得了云中君的应允之后,太一道人也不卖关子,不给一众先天神圣们揣度讨论的机会,直接便是出声点出了答案。
“我们的九幽之地?”太一道人这话才落,龙宫当中除了依旧知晓星空之界的几人外,其他所有的修行者们,都是豁然起身,脸上露出了极度不可置信的神色——尤其是牝道人,以及龙子敖。
不,准确来说,是龙母玄,以及龙子敖——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前,白泽等人对于牝道人的身份,只是猜测的话,那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后,牝道人的身份,便已经是被白泽等人确定。
九幽之地有多重要,在场的先天神圣们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有龙母玄感受得真切。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在上一个纪元,三族神庭当中有任何一个神庭掌控了那九幽之地,那么龙汉大劫的历史,都将被彻底的改写。
“不错,属于我们的九幽之地。”太一道人重复了一句。
“新的九幽之地,在什么地方?”龙母玄直接就越过了龙子敖。
“天地开合,清而轻者上为天,浊而沉着坠为地。”
男欢男爱
“清浊之间,是这苍茫洪荒。”
努力刷經驗
“巫族的九幽之地,而在那大地之下。”
“那属于我们的九幽之地,自然便是在那苍天之上。”太一道人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这不可能!”太一道人话音才落,龙母玄便是直接出声驳斥道,她的心绪极度激动之下,有大龙的虚影在她的背后浮现出来,与整个龙宫都勾连为一体,骇人无比的气机,沿着龙城当中的每一条干道,往四面八方而去,刹那之间,便如同是已经陨落了的祖龙,踏破了时空重新君临于这世间一般。
“穹天极处,乃是那无穷无尽的罡风,有怎么可能会有那不逊于九幽之地的另一重天地?”龙母玄状若疯狂。
龙族神庭的时代,三族神庭的势力,绝对是已经做到了上至罡风绝顶,下落地渊极处。
错过了藏在大地当中的九幽之地,已经是令知晓此事的龙母悔恨交加,若是在错过了那罡风之上的又一方天地,这对龙母玄的打击,可以说是不可估量。
在这样的打击之下,龙母玄原本是因为紫霄宫的第二次听道才痊愈了几分的伤势,几乎便是要继续的恶化下去。
“道分阴阳,气合清浊。”
“大地之下,藏得有九幽之地,穹天之上,如何就不曾藏的有另一方天地了?”
“而龙族之所以不曾找到这两方天地的存在,只能说明上一个纪元的时候,这两方天地,都还不曾到出世的时候。”
“便如那先天灵宝一般,非得要天地人三才交泰,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方得以出世。”龙母玄激动无比的心绪当中,太一道人沉声道,他的衣袖当中,有浩荡钟声响起,涤荡着龙母玄心中的嚣嚣杂念,三声钟响之后,龙母玄才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然后,她的目光便是落到了白泽,师北海以及云中君的山上。
腹黑帝君:將女不好惹
“天上天的存在,想来三位道友应该是早就清楚的吧。”玄看着坐在上首的师北海和云中君。
穿越火線之生化槍神 辣椒雪碧
这一刻,她不由得便是再一次的会响起了在水眼之下的时候,云中君和师北海联袂而至龙宫,当着龙宫当中所有龙族的面上和龙族约定,只要龙族愿意加入到他们的阵营当中,那从此之后,这四海之地便尽数敕封给龙族,有龙族所主宰。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在巴巴的考虑斟酌,云中君和师北海的这允诺,到底几分真,几分假——但若是联系到此时太一道人所提及的那不逊色于九幽之地的天上天,云中君和师北海直接将这四海之地作为招揽龙族的代价将之抛出来,便完全是在情理当中了。
因为这样的话,就算是没有了四海之地,太一他们也依旧是有着广袤无比的地域和资源来安置一众先天神圣,来养活他们麾下无数的部族。
“不下于洪荒天地的另外两重天地。”
“一者九幽,一者天上天。”
“两重天地皆备我等错过,上一个纪元龙族神庭败亡,败得不冤!”这一刻,龙母玄只觉得自己口中满满的都是苦涩。
对于九幽之地的错过,她还勉强是能够想得通,但那天上天的错过,这便完全是龙族自己的失误了。
上一个纪元的后期,祖龙与凤凰一战之后,余势不减击破天穹,而在那之后,祖龙便是察觉到了龙族神庭长存不朽的契机,然后匆匆闭关,想要把握那一线灵机——如今龙母玄细想来,祖龙当时所察觉到的,令龙族神庭长存不朽的气机,岂不就是那天上天?

r3olw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三百一十七章 先天神聖——朝先看書-o7lmn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这脸上有些老态的先天神圣,名为倉鸣,乃是出自于大泽之间的先天神圣,虽然其乃是吕道阳的麾下,但其与雷泽大神颇有几分交情,而这一次从雷泽大神手上将那钧天雷祖凿借出来的,正是倉鸣。
虽然雷泽大神在一众先天神圣当中,素来以豪爽不拘小节而著称,但雷泽大神能够将先天灵宝给借出去,足见他对倉鸣的信任——对于先天神圣们而言,先天灵宝便如同是他们的半条性命一般,若是在这先天灵宝被借出去的刹那,有其他的先天神圣对雷泽大神动了心机,那少了趁手灵宝的雷泽大神,必然是有陨落于他人之手的可能。

这样的信任,说是托付生死也不为过了。
在这样的信任之下,倉鸣又怎么可能去辜负雷泽大神的信任?
“雷泽大神的灵宝,我怎么敢打主意?”朝先笑了笑,“不过,我想就算是雷泽大神,也不会拒绝他的先天灵宝威能大增的机会吧。”
朝先目光当中的笑意极其的诡异。
“这无边无尽的雷暴,要遏制龙族大军的士气,必然是够的。”
“但倉道兄,我们诸位先天神圣合力,却只能做到这一步,你甘心吗?”
“我肯定是不甘心的。”朝先自问自答。
快穿之一叶偏舟
“不甘心又能如何?”倉鸣道人低下头,“如今早已不是我等先天神圣的时代了。”
“朝先道友,这天地之间的先天神圣,数量几何?”
“而那些后天生灵,数量又有几何?”
倉鸣道人低声的说着,言语当中,也不知道是悲怆还是欣然。
“最为古老的那位天皇仓离氏陛下传道于天地众生,将我等先天神圣修行的奥妙传授给那些懵懂的后天生灵们。”
“于是乎,全新的时代在这天地当中拉开,天地从荒芜走向繁盛,从混乱归于秩序。”
“但同样的,仓离氏陛下在早就这全新的秩序的时候,也拉开了我们这些先天神圣们归于穷途的末路。”
“朝先道友,你觉得我们应该怪谁呢?”
“怪仓离氏陛下吗?”
“但当初传道于天地众生,若不是我们这些先天神圣们都认可了仓离氏陛下的提议,那就算是仓离氏陛下身为天皇,也不可能撇开我们这些先天神圣,将先天神圣的奥妙一一的阐述给那些后天生灵,引导着那些后天生灵们踏上修行之路。”
诸天轮回 月舞红尘
倉鸣道人低着头,言语当中无限的感慨。
言语之间,他仿佛是又想起最古老的时代,无数的先天神圣们合力,为那些后天生灵们推演修行之路的场景。
——不同的先天神圣,照看着不同的种族,引导着那些种族们走上修行之路,又有另一部分的先天神圣,有感于天地之间的种族难以承载他们所修的道,他们不愿意删减自己所推演出来的修行之法,强行的令这些修行之法去适应天地之间的种族,但又不愿意他们的修行之法蒙尘,于是乎,他们选择了另一种方式,那便是在这天地之间,造化出一种全新的,能够承载他们修行之法的生灵来。
法醫嫡女禦夫記 陌上柳絮
龙族,凤凰一族等等,皆是由此而生……
那个时候,这天地之间的后天生灵们,皆是敬先天神圣们如师如父,谓之‘诸天有道,神与道同’。
可这样的场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
倉鸣的脑海当中,无数的场景逐一而过。
“龙凤!”良久之后,倉鸣道人终于是有了答案。
这天地之间,风气的变化,正是从龙凤统御天地的时候开始的。
仓离氏三皇的额神庭崩溃之后,祖龙他们继往开来,延续这天地之间的秩序,也正是从祖龙他们征伐天地的时候开始,这天地当中,后天生灵的分量便是越来越重。
当祖龙率先依仗兵力优势,就和那些后天生灵们为一体,强行的将先天神圣们压服之后,先天神圣们的骄傲,就已经是从云端之上跌落!
“龙凤争皇,可他们怎么就不想一想,这天地之皇者,难道是依靠那些后天生灵们杀出来的吗?”
“明明应该是我们这些先天神圣们坐在一处,共同推举出来的才是!”倉鸣恍惚着。
幸得牵起你的手 飞天猪
说起来,他们这些先天神圣,之所以心向吕道阳,趁着龙族危亡的时候,将龙族神庭给彻底的踹翻,将龙族给踩进泥泞当中,这其中的原因,好像正是因为他们这些先天神圣们的骄傲。
重生藥廬空間
吕道阳向他们承诺,他会带着这些先天神圣们重新找回他们的骄傲,带着这些先天神圣们回到最古老的三皇的时代,先天神圣行于云端,接受那无穷无尽的后天生灵们的朝拜。
“雷泽大神的这钧天雷祖凿,乃是一件杀伐灵宝,自雷泽大神诞生以来,那雷光之下所埋葬的生灵,可以说是不计其数。”
“但我猜,雷泽大神的这钧天雷祖凿上,肯定不曾沾染过先天神圣的鲜血!”倉鸣的回味之间,朝先道人的声音,便是在倉鸣的耳边飘飘忽忽的响起,难以捉摸。
“雷泽大神心胸坦荡,交游广阔,与之相交者,无不视其为可托生死之辈。”
“他的兵刃上,当然不会沾染我等先天神圣的鲜血。”倉鸣道人依旧是恍惚着,本能的回应着朝先道人的话。
“所以雷泽大神被巫族赶到了这东海。”朝先冷笑了起来。
“他手中的这先天灵宝,本就是杀伐之宝,不沾染先天神圣的鲜血,这杀伐之宝的威能,如何能够被砥砺到巅峰?”
“朝先道友,你想要做什么?”听着朝先道人的话,倉鸣道人陡然之间一个激灵,从恍惚当中清醒了过来。
朝先道人的言语当中,他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悲凉之感。
“苦心孤诣一番,只是遏制龙族大军士气的提升,我不甘心。”雷暴海边缘的一角,朝先的目光依旧是紧紧的望着云中的那钧天雷祖凿。
“我要将龙族的大军尽皆留在这雷暴海中!”朝先目光当中,浮现出决然无比的神色来。
“可要如此的话,就非得催发这钧天雷祖凿的威能不可。”
“我等从整个东海收集而来的风雨雷霆,再加上钧天雷祖凿这件杀伐之宝居于其间斡旋阴阳,必然是能够将这一片雷暴海的威能给增进到极致。”
紫蔷微晴 清水净沙
“届时,便是我等先天神圣,也只能是饮恨于这雷光之下!”
“云中君率领大军来去,所恃者无非便是军气厚重,镇压一切,可军气的本质,也不过只是生灵之意志,而这雷光当中所蕴含的,乃是煌煌天威。”
“雷光之下,他们不动用军气还好,一旦是想要依仗军气强行抵抗这雷暴的威能,那他这一支大军必然便要直面这煌煌天威,如此一来,龙族的这一拨大军,连同那云中君,都将陨落于此。”
说到此处,朝先道人的双眼当中,已经是充满了戾气。
“倉道兄,我意以身为祭,将那钧天雷祖凿的威能催发到极致,以此引动煌煌天威,将龙族大军尽数埋葬于这雷暴海中。”
“至于说雷泽大神若是怪罪倉道兄你将他拖进了和龙族的争端当中,倉道兄只管将此事推到我身上便是,索性我都已经陨落与这雷暴当中。”
“雷泽大神再如何的动怒,但所谓拿人手软,吃人嘴短,我以性命为他的先天灵宝开锋,他总不好还小气巴巴的怪我将他拖进了这一场争端吧?”朝先道人笑了起来。
“朝先道友,三思!”听着朝先道人这陡然之间的绝顶,倉鸣道人的心头也不由得为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