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馬林之詩-第六百六十節:可曾記得愛展示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艾尔斯的这个家,有着最为朴素的装潢,它似乎也非常喜欢看电视,在这个不知何处的小房间里竟然还有一台小小的电视。
看到马林将他的注意力放在这台电视上,这个巫妖叹了一声。
·有时候,我也会看看地球人的节目,您也知道,巫妖有着几乎无限的生命,尤其是在这个末法的时代。
马林看着这个巫妖,他那幽蓝色的魂火有些黯淡:“辛苦你了,艾尔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留在这个世界,我看到你的时候,有些明白你的选择,但是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因为您的牺牲净化了我的内心最后的沉沦,您为了这个世界所做的那些牺牲,我没有理由让您所做的这一切都毁于一旦,我一直在帮助这个世界,帮助那些有志于保护这个世界的人。
艾尔斯看向马林说道。
·来自另一条时间线的先生啊,您知道您在未来的命运吗。
“多少了解,我牺牲在未来的某一天,因为我的牺牲,混沌们不见了。”马林这么说道。
·但它们依然存在,就像是您今天看到的那样,混沌与神明们依然在试图再一次入侵这个世界,这条时间线的您所做的一切,并不足以阻挡它们的野心。
“我看到了,艾尔斯,我看到过很多个未来,也许在整个多元宇宙里,我是唯一一个特别的马林了。”
斗破之舔狗降临 千影残光
马林还记得当初无名氏说过的,像他这样的马林只有唯一一个了。
当初马林还以为只有他那么时间线中的世界得以幸免。
但是马林如今才发现,哪怕不是他这样的马林,也有人做到这一步。
每个马林,甚至是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救世神。
剑破神级 上天不入地
比如说个子小小的马尔斯,信仰了丰收女神的马尔斯……在那个马尔斯被马林所救之后,时间线在那一刹那再一次完成了开枝散叶,文明的薪火再一次得以熊熊燃烧。
想到这里,马林看着那个坐在椅子上,用随身带着的绷带与药膏治疗的马尔斯:“马尔斯,孩子,你为什么想要要召唤我。”
“我……我……”这个孩子有些难为情。
马林微笑着走到他身前,伸手撸了撸他的脑袋:“我知道,你在召唤的是成神的我,对吧。”
最终,这个孩子抿着嘴,有些难过地点了点头:“先祖,我知道这很僭越,但是……禁制有了松动,混沌与神明正在回归,这个世界……也许需要一个新的祭品,您在两个千年前做的,现在……我有这样的资格吗,或者说,我要怎么做才有这样的资格。”
说到这里,他的眼中全是泪水,不知为何,马林仿佛听到了这个孩子心中的不舍。
是啊,这个孩子有他情昭日月的同伴,有深爱着他与他所深爱着的爱侣,但是他依然用自杀的方式呼唤着他的先祖,只为阻止这一次混沌的入侵。
这一切源自他心中对一个生命的爱,为了她,他愿意付出一切,因为他……被她所承认。
而他没有想到的是,成为了神明的先祖早就已经被神明的规则磨灭了心智,他不再有一个人应该有的七情六欲,有的只是一个对规则无情的拥护者。
但是这个孩子同样也没有想到,另一个先祖同样听到了他的呼唤,而且他来了,拯救了这个孩子与他的世界。
“你舍得你的爱人们吗。”
“我……我,我只有我一个人,我没有资格爱别人,先祖,一个一米二的小孩子,再怕再可爱,可我哪里有资格爱别人啊,我没有资格。”这个孩子说到这里,大滴的泪水落在他满是伤痕的手背上。
马林叹了一声,然后伸出手将这个孩子抱到了怀里:“我对不起你,孩子,但是你不应该妄自菲薄,命运让我们无法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父母与先祖,但我们应该勇敢地选择自己所走的道路。”说到这里,马林松开手,看着眼前的孩子:“记住,我的孩子,弱者与懦夫只配在后悔中死去,如果你真的想保护住这个世界,首先你就需要勇敢地面对你的感情,告诉我,你喜欢的是谁。”
“我的……感情……”提到这个,这个孩子脸都红了。
艾尔斯那边已经打开了电视,电视里正好播放起有关于是涅·拉斯穆斯的直播采访。
“涅小姐,你能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吗。”电视里的那个主持人像一个情感节目的嘉宾一样令人讨厌,但是他的话却让马林注意到了这只小马尔斯的注意力。
他看向电视,担忧着,紧张着,手足无措着。
“有啊。”电视里的小猫姑娘说到这里笑了起来:“我喜欢一个非常优柔寡断的男孩子,他总说他自己没有用,但是在我心里,他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大英雄。”
主持人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镜头外,然后很是尴尬地笑着问道:“我能知道他是谁吗。”
“马尔斯……你在看直播吗。”这只小猫姑娘看着镜头说道。
艾尔斯扭头看着马林,他打了一个拇指。
而马林笑着起身,一个传送通道正在他的面前成形,而直播的画面中,一个传送通道也正在主持人身后出现。
马林伸出手,他在等着马尔斯的答案,而这个孩子看着他的先祖,他犹豫着,优柔着,直到电视画面里的那只猫姑娘将捂着嘴的手放下,看着那个通道的她发出了直达马尔斯心底的质问。
“是你吗,马尔斯,快点回来好不好,我不想一个人活着,很辛苦,很寂寞的……回来好不好,回来陪我,我们潘斯奥一族,不应该互相舔舐着伤口,努力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说实话,马林有些动容,眼前的少女是真地爱着马尔斯,她的一言一行都带着最真挚的感情。
于是马林再一次看向马尔斯,这一次,这个刚刚还委屈着的孩子大胆地站了起来,他甚至不需要马林的牵引,带着伤口与污血,这个孩子蹒跚着走向传送通道,并最终跨入其中。
马林坐了下来,他看着电视画面里从通道里走出来的马尔斯,看到了那只猫姑娘尖叫着扑进他的怀里,看到他们相拥,看到他们喜极而泣。
閨 寧
“原来这样的我,也能被如此的你爱着吗,涅。”他这么叹息着。
“是啊,因为有我会舔舐你的伤口,我们是最默契的伙伴啊,马尔斯。”他所面对的女孩说完,真的开始舔舐起她托起的手腕上的伤口。
在她的舔舐下,马林能够看到那些伤口正在收束,这是超凡能力吗?
带着这样的思考,马林在心里祝福这两个孩子。
而在电视里,马林还看到主持人和一个想要冲上去分开他们的观众扭打在了一起。这个刚刚还用不解和惊讶看着那个女孩的中年人,如今却像是一个卫士一样守护着两个孩子,他甚至将那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家伙压制在地上。
·先生,您似乎不想过去吗。
“我为什么要如此不讲道理的闯入这个孩子的生活,最美好的时候,不需要我们这些老不死在那儿,不是吗。”
马林笑着,然后伸手指向艾尔斯:“艾尔斯,你在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啊,被您发现了,您和我熟悉的马林先生并不一样,他天生的以为,我留在这里,只是为了帮助这个世界。
艾尔斯感叹到了这里停了一下,他看向马林。
·另一个时间线的先生啊,我想把我自己作为新的祭品,摆在命运的祭坛上……因为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做准备,准备好面对第二次大毁灭与第二次大入侵。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马林有些好奇地问道。
艾尔斯,你可不像是你啊,你可是巫妖啊。
而这个艾尔斯似乎像是明白马林在想什么,他坐了下来看着马林。
·我应该跟你说过我的身世,我出生在一个早已经忘了叫什么的王国中,是一个农人的孩子,从小放羊,后来被发现有了法师的天赋,我进入了学院,这才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只有领主老爷,父亲,母亲,哥哥,弟弟,妹妹,还有我的那些羊而已。
世界太大,我的力量太小,保护不了我喜欢的女孩,甚至连在她最后一刻陪着她都做不到……最终只能见到她衣不遮体的可怜模样。
·我杀了把她与我害成这样的人,我成了通缉犯,我成了反社会者,如果没有见到您,先生,我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的人,只是为了一个在我看来无足轻重的理由牺牲自己,拯救世界。
·我在迷茫,我在不解,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留在这个末法的世界……直到我看到了马尔斯,这个孩子,用玻璃碎片割开并绞碎了手上的动脉,只是为了让他的先祖见证他的牺牲,好让他来拯救这个世界。
·先生,您知道吗,在那一刻,我无心的灵魂像是燃烧起来一样,我在两个千年之后再一次见到了伟大的牺牲,您说过,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我在那一秒,真正理解了这一点。
·所以,告诉那个孩子,新的祭品还轮不到他来做,我将燃烧我的灵魂,我将点亮这个宇宙,哪怕只有寥寥数个百年,我也想让我的生命……过得有些意义。
·我被仇恨蒙蔽了心灵不知道有多久,今天,我终于回忆起了那个女孩的笑容。
灌 籃 高手 小說
·她真的……活在我的记忆里,好久好久。
这个巫妖说到这里低声笑了一会儿,他抬起他的颅骨。
·但我却已经忘了她的模样,只记得她存在过,我活得太久了,久到我都忘了她的模样,我在我的生命里不止一次得承认,我真的是一个可悲的可怜虫,一个连故乡都消失了的丧家之犬……但是您的这个后代点亮了我的道路,原来我这样的怪物,也能在我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里,活得像一个真正的人。
“艾尔斯……你会死的。”
·先生,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您觉得我会害怕,或者说畏惧自己再死上一次吗。
面对这个巫妖的反问,马林最终站了起来,他走到他的面前伸出手:“请重新认识一下,我是马林,马林·盖亚特。”
“您好,马林先生,我是艾尔斯,您谦卑的仆人。”这个巫妖托起马林的手,将他的额头贴上了马林的手背。
“艾尔斯,我向你发誓,在我的时间线里,我会找到更好的办法……如果牺牲是必须的,那么一次就足够了。”
·我感谢您的箴言,先生,您一定不会让您的艾尔斯失望,我好羡慕他,也许他……能够更为长久地服侍着您,也许他……还可以跟随着您的子嗣,哪怕出于规则不能歌颂您的牺牲……但至少……我们这些艾尔斯……得到了救赎……
艾尔斯在崩解,他在牺牲自己,马林伸出手抚摸着他的颅骨。
“晚安,艾尔斯。”
艾尔斯的灵魂之火渐渐熄灭,但是马林能够清楚地听到他的颂唱。
唐 浣 紗
·愿理想永存心间,愿希望永续前程,愿智慧永照道路……晚安,先生,能够做您的仆人,是我这卑微人生中所遇见的最好的一件事情。
“遇见你,也是我的荣幸,晚安,艾尔斯。”
马林看着眼前的巫妖化作飞灰,看着这个小小的半位面开始破裂,最终,马林倒在了地板上。
下一秒,从甲板上坐了起来的马林看着天空,刚刚亮出鱼肚白的东方,太阳还没来得及从地平线上跃出。
马林起身,走向船首。
他见证了另一个时间线里的悲欢离合,也见证了人类的赞歌,更见证了一个重新做人的巫妖。
马林跳上了船首。
在他的左手,太阳正在聚集它的能量准备跃出地平线。
在他的右手,黑夜的最后一丝冰冷褪去星图正在消散。
我,马林,我向我自己起誓。
我一定要找到终结这一切苦路的办法,我一定会找到终结这一切苦路的办法。
我定要终结这一切的苦路,我定会终结这一切的苦难。
这颗行星上的所有贤人,请助我一臂之力。
让我们一起终结这段毁灭,让我们一起为它画上句号。
……愿理想永存心间,愿希望永续前程,愿智慧永照道路。

好看的都市言情 馬林之詩 線上看-第六百五九節:瘋狂的兩千年以後(三)鑒賞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炒面以纸盒装着,上面有着马林所熟悉的云纹,马林问这店老板,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然后被老板地回答给逗乐了。
“这纹路啊,听历史学家说这是当初古代被描绘在碗筷上寓意吉祥的,但是历史学家的鬼话怎么能全信呢,所以具体谁都不知道,反正做纸盒的大家都这么用。”这个有些干瘦的年轻人回答道。
大毁灭到底毁灭了多少传统啊。
马林拿过筷子,开始就食,同时问这个店长,为什么要用纸盒。
“因为可以便于回收再利用啊,我们收集这些盒子,只要做到九成五的回收率,这里当天的租金就能全免呢。”店长给了马林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这让马林在咀嚼着炒面的同时,内心的喜悦感油然而生。
焰阳下的冰辰 白曦夜辰
如果马林将他所看到的这一切带回北方王国的军队,告诉那些浴血而战的士兵们,他们一定会因为喜悦而痛哭吧。
吃完炒面,马林放下了筷子,将面盒放到了一旁指定的回收箱中,拿出口袋里钱,因为不清楚面额的原因,马林看向这位店长,示意他自己拿。
这个年轻的店长从这些纸里抽出一张面值为20的,然后又找给马林一枚500的硬币。
反正花的是别人的钱,马林收好了硬币转身离开。
穿过道路上的人行道,来到路对面的摊位前,这个三叉道上的中心岛上有一个似乎是自发形成的小型衣物市场,卖的都是短袖这一类适合夏天的衣物。
换了一套红黑格子短袖衬衫与棕色七分裤,然后给自己的鞋配了一双带气垫运动鞋,然后走到坐在轮椅上的店长面前,马林掏出了口袋里的所有钱。
这个家伙首先说了一句日语。
马林摇了摇:“说人话。”使用是字正腔圆的中文。
“现在的泰南孩子都这么凶的吗。”这个家伙从钱里抽出几张,然后也没有找零。
马林也不在意,只是指了指他的胳膊:“现在的日本佬还会和你这样给自己纹花臂吗。”
这句话让这个男人笑了起来,够笑了,他拍了拍他的大腿:“夜鸦组的新老大不需要我这样脊柱受伤而瘫痪了的废物。”
“安家费不够吗,真是可怜,说起来我还以为夜鸦组是这儿本地人的组织,你说你不是泰南人,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田中三四郎,说起来,这儿的本地人哪儿来的武德,既打不过你们泰南人,也打不过我们这些当年的岛国遗民,说起来我也是鬼迷心窍,虽然在新杭州也被人当成遗民看不起,但那儿的警察至少还把我们当人看,遗民论坛说什么来孟买打一个属于我们遗民的天下,我怎么就信了他们。”这个家伙说到这里,看着马林:“你看起来西陆人,但泰南官话说得又这么好,应该是混血儿吧,你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会来到这里,这儿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炼狱啊。”
“也许是因为我也是一个会吃人的怪物吧。”马林笑着说到这里,伸手拍了拍这个轮椅上的中年人,然后伸腿踢了一下他的小腿一下:“起来。”
这个男人下意识地躲过了马林绵软的攻击,在他准备破口大骂之际,这个男人突然反映了过来,他站了起来,发现自己再一次能够用脚征服脚下的行星。
“您!”到了这里,要是这个叫三四郎的家伙还不明白是为什么,他就是真傻了。
于是他起身,跑到马林面前深深鞠躬。
“我能看出你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你说你后悔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所以我治好了你,你会回杭州吗。”
“当然了,阁下!谢谢您!我之前还以为您这样的泰南人……真的太抱歉了!”这个中年人又一次鞠躬。
“浪子回头总是好事,但是记住,要是让我知道你走了歪路,那我会亲手打断你的腿。”说完,马林掏出那枚500硬币,拇指一搓,将它500那面完全抹平之后放到了这个中年人的手里。
“路在你自己的脚下,好好珍惜它。”
放下线,马林走上人行道,带着不解的他皱着眉头,直到一个小矮子夺包而走,马林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他必定滑倒。
然后就看到这个家伙脚底一滑,直接滑出了人行道,钻进了飞驰而来的大轮子车底下。
等一下,不是说这个时代早就没有言出法随的现象,从刚刚开始,马林就感觉到了奇怪,为什么他会想到要召唤世界树,又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在使用在这个时代来说有如神迹的术式。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时代?
难道是马尔斯在召唤我?
带着这样想法,马林心中突然有了明悟。
一个传送通道在他面前成形,刚刚还在关注着那个钻进车底的市民们注意到了这边,在短暂的失语之后,他们尖叫着开始逃跑。
而马林走进通道,下一秒来到公会柜台前的马林伸手,灵能立即将坐在座位上的穿着蓝色制服的年轻人从椅子上推了下去。
马林坐到了椅子上,然后看着坐在柜台里,表情还有些呆滞的年轻化的李维:“我有一个问题,米谢尔家的李维,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够为我解惑。”
“你这个家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蓝制服站了起来,刚举起来的手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式打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在他因为失去知觉倒下来的时候,马林看着李维,而他身后的另一个蓝制服被灵能直接拍到了墙上。
“你的客人?”马林侧身,伸手一个虚空耳光将那个还想站起来的家伙打翻在地,这一次牙齿们脱口而出,在地上甩了一地。
“超自然管理局的,有好事的把我的事情说出去了。”李维一边说一边侧身打开了电脑:“阁下,您找我有事,是什么事。”
“我让你找的那个孩子,他有接过什么任务。”马林问道。
“这个……我没有权限。”李维看起来有些爱莫能助,不过他还是给了一个建议:“不过我知道谁知道。”
“谁。”马林尽量长话短说。
“城南冒险者公会,卡姆·让·谢林汉姆。”李维说完,就看到马林身后一个传送通道正在成形:“您知道路吗?”
这位貌似年轻的老人表情有些惊恐。
“没事,我从你脑子里知道了一切。”马林说完就倒进了传送通道。
豪门新欢
下一秒,出现在柜台里的马林在众目睽睽之下伸出手抓住了正拔腿而逃的胖子:“卡姆先生?”
“呃……呃,我,我是卡姆。”这个肥仔看起来有些大舌头,马林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卡姆先生,我不是你们所想的那些异种,我也是人类,你看,这一身是我刚刚买的衣服,虽然很廉价,但它们是人类的衣服啊。”
公会大厅里的人山人海正在飞快退去,柜员们翻过柜子正在逃跑,冒险者们正在通过一切可以离开的途径离开这里,落地的大窗,被挤开的大门歪着身子。
唯一的保安将手按在枪套上汗如雨下。
马林伸手,三个空杯子在一旁的冷饮机前各取所需,然后分别来到卡姆先生,马林,还有保安先生的面前。
马林接过了这杯牛奶冰激凌,拿起世界树变成的刮板开始进食,同时也没有忘了正事:“卡姆先生,你认识一个叫福尔摩斯·马尔斯的年轻人吗。”
“啊,我,我当然认识他,你说的是那个混血的潘斯奥猫人吧。”卡姆先生的求生欲击败了一切,他看着马林努力求生恐悦至极的模样令马林非常喜悦。
“他接了任务,或者说他在哪儿,你能找到吗。”
“我可以看看数据库吗,您也知道的,我能记住一个刚刚出现在我生命轨迹里的年轻人,已经是非常努力的结果了。”
“当然,你去看你的数据库吧,还有,你应该不会做傻事吧。”马林问道。
“当然,我绝对不会做傻事的。”这位中年人发誓,然后坐到了电脑跟前开始操作起来。
虽然他惊怖中求生,看起来连字都打错了好几次,但是没有压力就不会有动力这一句是真的管用,马林看着他飞快找到了马尔斯最有可能出现的位置。
蓝天白云洗浴中心,在城北区的西陆人聚居区。
换而言之,这洗浴中心有一个别名。
布鲁斯盖怀特克劳德。
真是一个雅俗共赏的好名字。
………………
蓝天白云洗浴中心怎么说呢,和以前马林见到的那个大鸟转转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以马林一出传送通道,就已经做出伸手阻止欢迎他的子弹们的动作。
但是子弹们并没有如期而至,马林看到的自动机枪已经歪了脖子,而的保安倒毙在地上。
至于路上……路上倒是可以看到一些在奔跑的行人,但是这些家伙像是卡帧一样停止了奔跑,活得像是一个擅长高难度动作的滑稽演员。
带着一丝不解与一丝明悟,马林迈开脚步,走向那虚掩的大门。
原本纹丝不动的大门在马林的面前有如薄纸。
推门而入的马林看着在倒毙在地上的保安,看着变成灰烬的异种,看着弹壳与脚步的痕迹一路向着深处前行,马林跟随着这一痕迹前进。
同时感受着这座建筑正在深渊化……原来如此,是马尔斯在呼唤着我呢。
马林微笑了起来,他加快了脚步,按照门上的告知板拉了一把这扇大门,来自门后的阻止感让马林沉默了一下,然后来到一旁的墙前,马林推墙而入。
这个内部的大厅里到处都是混沌怪物,在时间完全停止了的这个世界里,它们正保持着吞食着死者尸骸的姿式,而马林看了一眼门后的位置,终于发现了为什么这门为什么拉不开了。
变小了的马尔斯面无血色,他的一条左腿正在被一个大魔扯着,而他的右手却死死抓住了门把手。
马林大笑着,直到笑累了,他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到了一旁。
时间再一次开始走动,那个大魔狂笑着扯动着马尔斯:“你的那个所谓祖先根本不可能来救你,真神好不容易重新开始接触这个世界,这一次,我们必定要征服这个世界!”
而那些怪物们在进食完之后,终于嗅到了全新的味道。
它们一起转身,一边咧开嘴,然后一起在哀嚎中被神圣的火焰所包裹并焚烧着。
马林起身,走向那个大魔。
他刚刚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狂妄,但是如今他却有如一只小兽一样尖叫着,被马林直视的它缩小成了小狗一样。
而马林手里的世界树嫩枝变成了一根棍棒,上面满是尖锐的木刺。
马林一棍子砸在了这个大魔的脑袋上,神圣的尖刺穿透了它的颅骨,造成的伤害让它抱着脑袋倒在了地上。
马林用非常标准的重击一次又一次地打在了这个大魔的脑袋上,直到代表着净化的神圣火焰从它的躯壳中冒出。
转过身,马林看向马尔斯,自己的这个孩子此时带着笑容缓缓升起,他的身后,是不知名的神圣国度,有翅膀的人形正在吹响号角。
马林呸了一声,那些个鸟人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摔落,伸出手一把抓住马尔斯那满是伤口的左手手腕,将自己的后代从空中扯到了自己怀里。
马林一扬手,天国不见了。
然后他转身,混沌们已经变成了飞灰。
而在这一大厅的更深处,一个白骨巫妖正从传送通道里探出脑袋:“向您致敬,先生,好久不见了。”
桃花劫 月玲珑
“艾尔斯,你在说什么胡话,我在两个月前刚刚见过你。”说到这里,马林自己先笑了起来:不过,你说得对,好久不见了。”
这位白骨巫妖谦卑地行礼:“我已经来了,但我知道我不能僭越,这个孩子在呼唤着你,他知道了您的存在,但是根据规则,他会在醒来之后完全忘了您的存在。”
艾尔斯的解释让马林明白了过来,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但是,既然规则涉及到我,那我只要让这个孩子不要忘了这件事情就行。”
“但是您立过誓……”艾尔斯低下了头。
“我不管以后我立的是什么狗屁道理,现在的我不认。”马林说完,一道治疗术式拍到了这个孩子的身上——他的灵魂被禁锢在他的身体里,原本大魔应该是想将这个孩子带入亚空间,在那里他们有足够的办法改变这个孩子。
重生之慈善大亨
但是这样一来,当马林的治疗术式拍在他的身体上时,这个孩子立即就像是一只熊从冬眠里醒来一样睁开了眼睛。
他打量了一眼四周,最终注意到了马林。
这一刻,这个孩子脸上的坚持与倔强终于消失了,他终于可以为了他身上的伤口们开始小声地抽泣,最终他挣扎着跪坐到了马林的面前:“我,我还记得您,我的先祖,这不是在做梦,我办到了,我召唤了您,而您从混沌的手里又一次救下了世界,对吗。”
他看着马林。
“是的,小子,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离开,要不然这儿的警察机构人员马上就会过来。”说到这里,马林看向艾尔斯,这个巫师微笑着开着了他的裂隙,一个成形的通道出现在了马林与马尔斯的面前。
“走,孩子。”马林说完,一马当先地走向了这个通道。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 線上看-第六百五五節:來自過去的愛(二)鑒賞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莲娜,我有一个问题。”
放下了手里的日记,坐在早就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安娜抬起头,家中的女主人看着她的女仆长与好友。
“说吧,我的姐妹。”
坐在窗边的精灵女性看着窗外的荒芜,这座废弃的镇子在残雪的统治之下,依然展现着生命的奇迹,苔藓在石板上滋生,爬墙的藤条在残檐断壁间穿行,时不时就会有麋鹿在街道上穿行。
“我们的导师,是有能力者,对吧。”她的姐妹提了一个令她感觉到有些愚蠢……或者说,太过显得健忘的问题。
“当然了,他有着无与伦比的术式亲和,正因为如此,我们的马林小可爱才能够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确认了如此不凡的天赋,那是如假包换的黄金之血。”莲娜说到这里,伸出手,一只大胆的麋鹿来到她的身边,打量着眼前令它感受到亲切的生命。
精灵微笑着伸出抚摸着这只大家伙的前颅。
而她的姐妹皱了皱眉头:“日记里,我们的导师自称没有任何天赋,这其中发生过什么呢。”
“……你获得的这本日记真的没有记录吗。”莲娜闻言扭头,她脸带惊诧。
“没有,如果我们的导师没有天赋,那他又是怎么获得那么强大的天赋的……那位神明的恩赐吗?”安娜皱起了眉头,她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这一切,但是泰南人说得好,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可以继续寻找,这一本日记并不是前三本,但没问题,我们可以继续找,下一站,南方,神圣王国的弗雷登贝克地区的斯塔雷尔镇,我们的导师似乎在那一地区做过访问,很有可能在离开东部王国之后,他就在那里生活过一段日子。”
空想之拳
收起日记,安娜走向莲娜,而后者翻出窗户。
安娜跟着自己的姐妹翻出窗户,穿着战斗服的两个精灵来到街道上的时候,听到了远方传来的炮声。
“北方王国的部队开始发动攻势了,你去看过他们战斗,说说看,那位王太子和马林比起来如何。”安娜扭头看向自己的姐妹。
而她的姐妹摇着她的脑袋:“只能说一般,更多的时候,我愿意称之为旧时代的指挥官,为了节约炮弹,他的部下们不介意把最精锐的野战部队推上去送死,士兵们怀揣着解放故乡地理想投入战斗,至死方休。”
“东部王国的小家子气,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导师最终弃东部王国而去的原因。”莲娜给那位王太子下了一个结论,同时也对她们的导师最终为何放弃了贵族身份而离开这片土地有了更加深刻地理解。
“我们的导师说过,道不同,不相为谋。”说到这里,安娜打开了传送通道:“我们先回雷根斯堡一次吧,至少也应该让这次大半年的旅行也行画上一个句号。”
“至少也应该让老爷见上你一面对吗。”莲娜微笑着补充道。
“是啊,这一次出来把他丢在家里,我敢打赌,他一定会一边非常生气,一边求着我拥抱他的,真是一个大孩子。”在传送通道加固的同时,安娜也有些怀念地笑了起来。
“男人永远都是一个孩子。”莲娜说完,扭头看了一眼镇子的另一头:“不对,又出现了另一种枪声……”
而安娜侧耳倾听,最终完全认同了莲娜的判断:“没有错,那个方向传来了更多的枪声,和马林卖给他们的半自动步枪完全不一样的枪声。”
“新来的混沌也获得了各方面的提升,这是很明显的事情,我们的马林……并不知道,他的加速会给我们带来何等麻烦。”安娜说到这里叹了一声:“我们必须走了,莲娜,这里的事情交给马林吧。”
………………
第二次一大早,马林就带着众人回到了船团的休息点,对于马林一声不坑又带回来了一个学徒,还是一个孟先生眼里的活尸。”
不过当这个孩子开始使用泰南官话与孟先生聊天的时候,他还是被这个孩子的表现所折服了。
将康恩交给孟先生来照顾,马林又马不停蹄地赶去另两个聚居点,和他们的首领见过面,这两个首领都是当年马林身体的父亲的学徒,只不过他们并没有适合年纪的孩子来作为马林的学徒,甚至其中一个的孩子在前些天的战斗中战死了。
马林让他们挑选出一些有足够体质的生化人,需要年轻人,马林准备先教他们怎么锻造钢铁武器——这是马林和孟先生的上司讨论之后的结束,那位大使先生虽然对于马林帮助这非人类非常不解,但是在听说马林的父亲当年教导过这些活尸首领之后,他反而似乎理解了马林为什么要这么做——在他的眼里,马林的父亲教导过这些生化人,是他的知识让这些生化人摆脱了魔鬼一样的习性,这是非常了不起的,马林的父亲是贤者,如今马林看起来也想做一位贤者,既然如此,贤者想引领这些生化人摆脱它们悲苦的命运,为什么不呢。
而且这件事情他就算回去也能够交差——这些生化人部落远离东部人类世界,离西部人类世界倒是挺近的,这样一来马林站出来教导他们,在泰南人看来也不算是突破了他们的底线。
所以,马林完全可以绕开泰南人,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这让马林非常开心,他和泰南人能够在这件事情达成共识,也就特意给这位大使提供了一些新式的图纸,而获得了图纸的大使更无所谓了——哪怕不能从这里以非常便宜的购买金属,泰南人其实已经赚够了,在他们看来,与其让这些生化人最终因为对他们的恶意而中断贸易,还不如从现在开始就签下公平的商业合同。
这让马林对于这位大使的所作所为极为景仰——你看,这位老先生做人真是能屈能伸。
马林这边在下来的四天时间里教导了这些年轻的生化人如何铸造冷兵器,最终的结果是一百个生化人中,有七成学会了怎么做钝器,剩下来的学会了怎么制作枪头和斧子。
剑太过麻烦,真的不如斧子和锤来得简单容易——前者只需要锤出一个锤头,马林甚至教他们怎么制作模件。
而后者,那就更加简单了。
尤其是枪头,这东西可以制作成长枪,也可以做成投枪,最重要的是,这是一种非常实用而又简单的武器。
对于生化人来说,也是非常容易制作的武器。
最重要的一点,生化人战士们在试过马林制作的长剑,战锤还有手斧之后,纷纷表示长剑太轻了,战锤还有手斧是他们感觉乘手的武器。
长枪他们也有些不大喜欢,但是马林告诉他们这东西可以用来更方便的抵挡混沌的骑兵之后,生化人表示可以试一试。
只可惜,马林明天就要与船团离开,要不然他还真想再教这些生化人几手。
不过马林确认他教给这些生化人的东西,以他们的习惯来说已经是非常够用了,毕竟生化人的体质远超一般的凡人,甚至一些不擅长力量与体质强化的低序列超凡都不定能够与他们相提并论。
到了要离开的时候,马林还问过康恩,想看看这个孩子是不是真得舍得离开,他的母亲也过来送别,这个孩子虽然在流泪,但直到了船团离港,他也只是站在船舷边,看着早就已经看不见的母亲的港口在招手。
“是一个好孩子。”马林和孟先生这么说道。
“是啊,不过说起来,你的那位玛蒂尔达夫人呢。”孟先生看着马林有些好奇地问道——在他看到玛蒂尔达的第一眼,就差点没被玛蒂尔达的五条尾巴给吓着。
在有泰南,只有血脉最为纯粹的狐狸兽人中产生的超凡血脉,才有资格获得两条以上的尾巴,孟先生之前知道的最强大的东部人类世界里的狐狸兽人也只有四条尾巴,已经是灵能者中的翘楚。
玛蒂尔达的尾巴数量是真的吓到了他。
“我让她回去了,海上的生活不适合她,何况她还会晕船。”马林这一边刚说完,他和孟先生就听到了一阵极为凶猛的喷射声。
看起来我们的康恩先生并不适合海上生活。
马林感叹着,与孟先生起看向那个孩子——因为喷射声是从那边传来的。
然后他们看到了同样疑惑着的康恩,然后顺着他的视线,马林看到了正从木桶里探出半个身子,趴在船舷上对着大海肆意挥洒胃内残渣的奎托丝小姐。
罗曼良 赤红的燃烧之月
………………
“我很担心,我们的女儿偷偷上船,会不会出什么问题。”汪达的妻子看着远去的船团,有些后悔。
那是她唯一的女儿,有着优秀的天赋,她说她要和她的康恩哥哥一起去看看遥远的东部人类世界,看看嫩皮肤们的故事。
她根本没有搞清楚,她自己也是嫩皮肤,又或者说……她清楚,但是她并不承认。
毕竟她有一个生化人的父亲。
“你还是担心了,我说过,如果你担心,就别送她上船。”汪达看着自己的妻子摇了摇头。
哪怕你是一个传奇,在管理你女儿的问题上,你依然脆弱得像一个凡人。
“康恩是一个男孩,而我们的孩子却是一个女孩,她和康恩从小就走在一起,如果他和她到了外面的世界,发现彼此并不是自己最为喜欢的人,那要怎么办。”这位强壮的女性扭头看向自己的丈夫
“为什么孩子们可以走到一起,却不能选择分手呢。”汪达反问道。
“万一其中一个人变了心,另一个没有呢。”他的妻子做出了有力回击。
就在首领先生与他的爱人互相瞪视的时候,一个传送通道拉在了他们的面前,马林走了出来,带着因为晕船而吐到虚脱的奎托丝,他对着两位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汪达首领,还有夫人,你们的孩子差一点就完成了偷渡。”
“你发现了她?”汪达看着自己的女儿,发现她有些奇怪,但并没有多想。
“您……我的女儿反抗了您?”夫人发现自己女儿的问题,并飞快地做出了联想。
“不,她没有反抗我而挨过打,也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她之所以会露馅,是因为她晕船了,出海没多久,她就把她今天的早餐全从胃里吐了出来。”
汪达首领一愣:“我坐船的确会吐,但我以为我的女儿不会,毕竟她每次坐船过河的时候都没有问题。”,然后他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
来自北方的巨人女性面露娇羞:“我从来没有坐过船,甚至在泰南人过来之前,我都没有见过它们。”
“那您是怎么过河的。”他们的马林先生有些好奇。
“我游过来的,我非常会游泳。”这位女性认真地回答道,并露出一脸的这件事情不能怪到我的头上的严肃表情。
“……无论如何,你们的女儿是真的不能跟着我们行动了,所以我将她送了回来。”说完,马林先生丢下了汪达首领与这位夫人的女儿,然后钻进了通道离开了码头。
留下的汪达首领最终也只用一脸无奈地抱起了他的女儿,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发现她都有些迷糊的情况了,在这种情况下,汪达首领只能带着他的女儿与妻子回去的路上,这位集父亲与丈夫的身份与一身的男人发出了无奈地感叹:“好吧,看起来我们的女儿没有能够陪伴马林先生的运气。”
“你这个家伙怎么能够这么想,康恩呢。”他的妻子在他身后问道。
“你是喜欢我们的女儿嫁给一位传奇,还是跟米尔扬家的康恩结婚。”她的丈夫头也不回地反问道。
愚蠢的妻子啊,你这次还能反驳我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汪达走在街道上,这一次,他的妻子并没有再反驳于他。
……算了,也许这就是导师所说的命运吧,人类也好,我们也罢,都只过不是女神眼中的提线木偶而已。
汪达首领想到这里,以无奈的口气发出了感叹声。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討論-第六百二九節:遺憾(二)看書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阁下赏罚分明。
托德·斯宾塞看着走在身前的这个年轻人。
自巫师集会传出来的消息,马林·盖亚特,如今已经是巫师圆桌议会当之无愧的主持人,那几位传奇阁下,还有半步传奇的存在都对此没有任何异议。
这只能证明,他的实力当之无愧——这个世界,只靠魅力是没办法让传奇巫师们与无数的士兵都为之心悦诚服。
现在,这位传奇法师与灵能者,有着强大无比力量的霜巨人混血儿,还会多出一个赏罚分明的头衔。
虽然他只是给予几个罪人以应有的惩罚,但是他承诺过其中一个人,会尽力保护他的弟弟与妹妹,因为他与她们正在为这个国度而战。
托德啊,在门德尔死去的今天,北方主义,也许真的到了拥有一个南方议评员的时候了。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得有些过分的阁下,托德浮想联翩,也许,引入这个年轻人会是他这一生中回忆起来最为后悔的一件事情,但是在现在,他们只能这么做——那就是让马林阁下成为北方主义真正的守护者。
今天对于门德尔的刺杀,让托德与拉格洛夫嗅到了非常危险的味道——在这个天气转暖,马林阁下正在练兵的时候,对于门德尔的刺杀令他们格外警觉。
如果说在冬天,北方主义与王室还有贵族之间是合作的关系,那么现在……当马林阁下开始准备举兵南下,与混沌决战的当下,北方主义的存在,已经似乎没有太大的必要了。
你看,这就是最危险的信号,北方主义在上一个冬天扩张得太快了,现在托德甚至不知道最新的成员名单,很多下级成员甚至都在发展成员。
原本这都是不允许的,都是门德尔与埃里克与安托万他们,他们天真地认为鼓舞大众是最好的办法。
他们不会明白,每一个人都有他们的自我设定,不是每一个人都想着改变这个国度,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是同志与战友。
门德尔,你们错了啊,你们的天真与事业的忠诚,最终为你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
这个国度的王室与贵族,最终还是容不下北方主义。
也对,北方主义本来就不是王室与贵族的主义,相反地,北方主义是打破他们统治的主义,是毁灭他们统治的主义,是把他们送上路灯的主义。
正因为如此,托德才迫切的想要引入马林阁下,不是托德畏惧死亡,他成为巫师,本就是为了主义,连成为巫师,直面死亡都毫不畏惧的托德之所以想要让马林加入其中,就是为了当主义失败,当他们都死了,还会有人能够为他们复仇,为天底下的这些可怜人高举主义,托德的导师说过,每一个被压迫的人,都有权力活得更好,在大毁灭之前,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没有人天生就应该被奴役。
托德不止一次地听导师这么说过,也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他们这一代应该做什么,又应该怎么做。
如今,是时候直面对抗了,只要调查出是王室与贵族动的手,在托德来看,这件事情就不能这么算了,必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我们只能是敌人,就像是他们的刺客杀死了门德尔一样。
门德尔,我的老朋友,也许我很快就会来找你了……不用担心,我不会扭曲的,哪怕死,我也是一个人,我会死在与恶人对抗的战场上的。
……………………
拉格洛夫·典德尔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会是谁杀了门德尔。
通过黑暗同业公会杀人的确是一个好办法,这个公会能够活到现在,绝对不是因为它的手眼通天,而是因为贵族,王室,教会与组织们都觉得留下这么一个可以宣泄的口子,能够有利于彼此了解暗流涌动下的危机。
但是这一次,门德尔,战神教会的助祭死了。
危机变成了最为现实的问题,黑暗同业公会是不是还有存在的必要——是谁通过这个公会杀的人,为什么法师塔与战神教会都没有通知。别的个体与组织是不是也不知情,如果有人知情,又为什么一直不通知门德尔,是一个助祭不够资格被拉一把,还是说……有人不想说什么。
门德尔,你这些天里到底和安托万还有埃里克得罪了谁。
为什么有人抱着会被复仇的决心来杀你呢?
托德总是在想,一定会是王室与贵族杀的他,但是拉格洛夫明白,绝对不会是他们——以王室与贵族对马林阁下的了解,他们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因为门德尔阁下与马林阁下都是教会体系的成员,这么做会让马林阁下厌恶他们。
王室与贵族虽然从根源上来说是北方主义的敌人,但他们不是笨蛋与蠢货。
倾世狂妻
不要指望自己的敌人犯错,因为这样的机率远低于你自己因为大意与愚蠢而犯错的机率。
拉格洛夫,动动脑子,门德尔死了对谁最有利?
不可能是王室,王室与马林阁下还有教会的关系不错,北方王国是王选制,每一个国王都是王选公爵所选,甚至说王子如今都已经选好,只要他不犯错,而王室的那位国王没能成为传奇,他也有的是时间来等这位曼海姆家的老国王老死在他的床上。
也不可能是北方贵族议会,议会里有太多马林阁下的老朋友,从哈格尔贝里家的那只老狐狸到斯文森家族,贵族们与马林阁下不但有利益关系,甚至与哈格尔贝里家族有姻亲关系——露露夫人如今可是北方贵族女眷圈里最顶尖的存在,哪怕是国王的王后殿下,在她面前也摆不了任何谱。
那会是谁呢?拉格洛夫想到了战神教会……也不可能,战神教会的成员之间哪怕有龃龉,也不应该叫刺客,他们之间有问题,更喜欢在斗技场解决问题,当然丢白手套也是一个办法,但无论如何,花钱请刺客是战神教会成员之间最不可能做的事情。
至于别的教会……那更不可能了,哪怕是冬狼女士的信徒们,也对门德尔阁下赞誉有加,毕竟只要在战场上而碰到混沌冲阵时,门德尔总是会站在最前线,他的勇敢令各教会都为之激赏。
法师塔?
绝对不可能,法师塔的这些铁公鸡不可能花钱去杀门德尔——除非是马林这样的高阶存在,一般的法师根本没有钱来做这种花钱雇凶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钱是他们施法材料。
而那些高阶法师更不可能花钱了——这些铁公鸡肯定会自己动手的,而且就事实来说,杀一个门德尔更不可能在城里杀他,战场上手滑误杀的机会远比在城里杀他来得更为安全可行。
那还会是谁。
那些王室与贵族的敌人?
拜托,北方主义就是敌人的敌人啊,难道说敌人的敌人不是朋友吗?
还是说,他们看着王室与贵族是敌人,而看向北方主义时,北方主义其实也是他们心目中的敌人。
如果是这么解释的话就不会有错了。
但是问题随之而来,谁会同时是王室与贵族还有北方主义的敌人呢。
拉格洛夫思考了很久,到最后依然没有猜到会是谁。
真是令人头痛啊,拉格洛夫。
想到这里的他注意到了马林阁下止步在了一座小楼前。
………………
“你们别跟我进去,我一个人去就行了。”马林这么说道。
说完,也没有等回答,马林伸出手推开了眼前小楼的墙体,在这一刻,幻象在崩解,墙变成了门,小楼完全变了一个模样,马林扭头看了一眼拉格洛夫与托德,他们完全没有看出眼前这座小楼的问题,这不怪他,毕竟出手的是一位传奇。
只可惜,碰到了马林这样不讲道理的存在。
走进了推开的门,马林看着坐在大厅里满脸惊讶与好奇的几个年轻人,然后视线跃过了他们,看到了柜台的一只犬人少女笑了笑:“维克多在吗。”
“你是谁。”犬人少女打量着马林,因为没有放出世界树嫩枝,又以术式改变了自己的脸部特征,这只小狗狗似乎并没能够认出马林。
但是出于对能够破解传奇施术者布下的幻象的强者的敬意,她还是可以好好说话的。
只可惜,马林摇了摇头:“我要找到维克多,他现在只怕有杀身之祸。”
说到这里,马林让自己不再开口,而是让她自己做选择,这只小犬娘最终认同了马林说的话:“她现在不在,但是我可以告诉您她的地址,只需要您告诉我您的真名。”
马林点了点头:“我是马林·盖亚特,卡特堡的那个马林,是法耶公主的丈夫,也是法罗尔的亲王。”
刚说完,那几个年轻人就没喝茶的兴致了,他们也不走前门,而是纷纷撞开墙的窗户纷纷逃之夭夭。
这只犬娘全身都在颤抖,尤其是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文件夹之后,可以肉眼看到这只犬娘炸毛了。
马林摇了摇头,他走到柜台前:“接下任务的你们公会的小队已经被我干掉了,我现在必须要找到他,因为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现在说不定会被另一波刺客追杀。”
“您为什么这么肯定啊。”犬娘一边翻看起地址,一边飞快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转告给了马林。
对此马林笑了笑。
我怎么不肯定了,就这点破事,马林见多了啊。

atoyl人氣玄幻小說 馬林之詩 起點-第六百二三節:問題(二)分享-g246v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做文抄公写出福尔摩斯探案集与自身投入侦破很显然是两回事,何况凶手有备而来,就在马林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人群中一个幼崽。
那是一个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孩子,穿着与这个时代不同的衣物,留着清爽的寸头,看起来不像是马尔斯所处的时代,但看起来与娜娜奇的那个时代有着一些联系。
因病施娇 打劫果冻ling
马林扭头看向金曷城:“曷城警官,你看到那个孩子了吗。”
金曷城扭头,顺着马林所指的方向:“孩子?并没有……”说到这里,这位警官看了马林一眼,带着一丝疑惑与不解:“也许是因为您的灵感过高?”
马林点了点头——这个时代的人看不到来自未来的孩子,马林想了想,看着那个孩子走了过去。
这个孩子似乎注意到了马林,他的脸上先是疑惑,然后是不解,最后是紧张,等到马林指向他的时候,这个孩子转身就跑。
马林下意识地拍了一个定身术,但是看到这个孩子先是脚下一软,然后还是完成了一次标准的弹射起步,跑得飞快。
马林只能追了上去。
怎样成为百万富翁 斯蒂芬里柯克1
………………
“马林阁下怎么跑那边去了?”带着不解,哈罗德警官看着马林消失在小巷里,满是疑惑的看向金曷城,而金曷城为了不让哈罗德觉得马林阁下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向他解释了马林之前的发现:“马林阁下的灵感过高,这是坏事,但他的实力超群,所以这反而是好事了,他说看到了一个孩子,我觉得应该是一些无害的幽灵,像你我这样没有灵感的家伙是没办法看到的。”
听了金曷城的解释,哈罗德倒是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马林阁下那可是传奇,灵感高点也不稀奇。
“小孩子,说起来我也看到那个逃走的孩子了,真奇怪,我明明根本没有灵感的。”哈里尔说到这里,看着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的同伴:“真的,我看到了那个孩子,穿着奇怪的衣物,头发留得很短,也没有戴帽子。”
金曷城想出言呵斥一下自己的朋友,根本没有灵感的他怎么可能看到马林阁下才能够看到的目标,但是他又思考了一下,最终觉得还是不要开口比较好——毕竟当初的哥本哈根第一酒鬼哈里尔都能够洗心革面,他这个做老朋友的,还有资格在这种情况下怀疑他呢?
所以,金曷城决定问问这位老朋友:“你说那是一个孩子,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留着那么短的头发,又是小孩子,穿着宽大的衣物,你让我怎么分辨是男孩还是女孩?老兄,你也太强人所难了吧。”哈里尔一脸无奈地看着他的老朋友。
金曷城更加疑惑了——哈里尔这么说,正说明他现在说话有逻辑性,既然不是吹牛也不是喝醉之后的胡言乱语,那么哈里尔真的能够看到那个孩子?
那么问题来了——开什么玩笑,哈里尔的灵感只有0.5,这是最蹩脚的分数,比金曷城还少半分,他是怎么看那个孩子的,真是千古之谜了。
甜蜜孕妻不好惹
………………
术式对这个孩子不起作用,马林不得不展开追击,但是令他意外的是,这个孩子跑得很快,肉眼只能确认他的圆耳朵,没有任何精灵的特征,这个小鬼是一百米是怎么跑进九秒一的?
带着这样的疑惑,马林一步跃入传送通道,来到拐角另一头的他伸出手,抄起了这个埋头逃跑的小东西。
后者尖叫了起来,这让马林发现这原来是一个假小子。
不过……这坚实的触感,马林带着怀疑的目光摸了一把这个孩子的耳朵,果然有问题,看起来是人类的耳朵,但是抚摸起来却是家养妖精才有的软绵感。
于是使用了家养妖精的语言,马林开口问道:“孩子,你是谁。”
这一句话让这个还在挣扎着的孩子瞪圆了眼睛,嗯,从眼瞳来看,确是家养妖精才有的大眼瞳。
“你从哪一个时代来。”马林问了第二句。
这个小家伙完全被马林问迷惑了,她打量着马林,最终问了一句令马林有些无奈,但又松了一口气的问题:“你这个骷髅脑袋,到底是人还是鬼。”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当然是人了,要不然你就可以构思一下你是怎么死的了。”说完,马林将这个孩子放到了地上。
我的手机有外星游戏 琴剑走天涯
武动干坤
这个孩子应该不是马林的后代,因为马林的后代是完全看不清他的模样的,而灵感高的孩子,无论如何也应该认出了马林。
“您是传奇……一定是传奇吧。”这个孩子思考了一下,似乎是明白了马林的身份,他的提问让马林点了点头:“是的,我是传奇,马林·盖亚特,你知道吗。”
“你是传奇我怎么会知道,阁下您叫什么名字?”这个孩子问道。
重生盗墓世家女
马林笑了笑,好吧,看起来不止是他的后代不知道他的名字,就连这别人家的孩子也听不到,马林啊马林,未来的我啊,你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啊。
想到这里,马林拍了拍这个小家伙的脑袋:“我的名字对于你来说重要吗。”
“当然重要,我回去的话,说不定就能够和你的后代吹牛,说我见到你们的一位传奇先祖了。”这个小家伙大咧咧地回答道。
不愧是家养妖精,性格跳脱,天性乐观,毕竟像瑞沃那样的别扭怪还是极为少数的。
“我是豪斯家族与盖亚特家族的顶点。”马林这么说道。
这次这个小东西听明白了,她一拍手:“哇喔,看起来我回去的话可以和我的娜娜奇学姐吹牛了,不过她肯定不会相信的,毕竟她还没有见过您呢。”
“你就这么相信我说的话?”马林这么问道。
“我只是觉得,你说的话听起来的确就是那位顶点,毕竟身为传奇而又无法让人听到他的名字,这只有豪斯与盖亚特家族的共同顶点才有的特征,而且你知道吗,你刚刚的术式差一点就打穿我的术抗了,我可是天生的绝魔体,传奇强度的术式也不一定会造成那样可怕的效果。”这个孩子说到这里看向马林:“既然您是传奇阁下,那我能拜托您救一个人吗。”
“救谁。”马林掏出一个烟盒,拿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
“哈里尔·杜博阿,我的先祖。”这个孩子这么说道。
“我以为你是门德尔的后代。”马林有些惊奇,他蹲下身打量着这个孩子:“你和哈里尔这家伙完全不像。”
“没错,我离这个朝代至少一千六百年,如果二十五年一代,足够让一个人类的后代血统从人类变成家养妖精又变回来了,何况……他还只是我的外先祖。”
“你母亲姓杜博阿?”马林点了点头——这就难怪了。
“是的……母亲一直都喜欢这位先祖在晚年写的自传体侦探小说,他在书里说,最遗憾的就是无法破获门德尔遇刺案,这个案子让他失去了两位最好的朋友。”这个孩子这么说道。
“等一下,你不是让我救哈里尔吗。”马林就奇怪了。
主角大召唤 帝王将相
“我的这个先祖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在这个事件中,他失去了他的同事与挚友金曷城警官与哈罗德警官,无法找到凶手,无法为他们复仇的遗憾成了先祖下半生中最为痛苦的一页,他为此重新酗酒,直到碰到了他的爱人,强打起精神的他活得非常痛苦,在晚年写下小说的时候,他已经处在半疯癫的状态中,我的母亲觉得,如果能够让先祖别那么疯,那么杜博阿家族说不定就没有那么多颠沛流离的故事了。”
赝 太子
说到这里,这个孩子看着马林:“阁下,您会帮我吗。”
“我在想,如果我在这里帮助了你,会不会因此而改变了你们这些未来人的未来,也许哈里尔会喜欢上别的女人,而没有与你们的那位女性先祖相遇呢。”马林看着这个傻丫头说道。
“……”这个混血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挠了挠她的脑袋:“您说的不错,但是……未来的事情谁又能确实地了解到这一切呢,也许救下先祖之后,时间线会多出那么一条……无论如何,我觉得男人活得那么累还是挺可怜的,我不是想救他,也许会因此而让杜博阿家族出现两个完全不同的未来,但我是我,他们是他们,大家都是杜博阿家族的成员,也许我们之间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相遇,也许我们之间还会互相讨厌,但我还是想帮助这个老男人,毕竟喝醉酒坐在沙发上一边嚎啕大哭说着对不起朋友,一边还要托着呕吐袋令人感觉又可怜又可气的,而我偏偏在第一次深潜的时候就看到过这样令人视觉系统与嗅觉系统双重崩溃的场景。”
“……你的同理心完美得令我感觉到了羞愧,孩子。”马林伸出手拍了拍这个小家伙的脑袋:“既然如此,我们回去吧,门德尔助祭的这次遇刺看起来大有问题,你的先祖哈里尔的两位同事也许就是因为追凶并发现了什么而被杀害,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渡过这次难关,你有什么情报吧。”
“没有,没有任何情报,我对历史不感兴趣,也没有选修过历史,我对这个时代最大的记忆就是斯文森家族的林克最终在三十五年之后成为了新的皇帝陛下,然后同年被两个刺客用枪在七百码外给崩了。”
靠,这个情报还真的是有够劲爆。
北方主义十一人评议会的成员,发誓要干掉如今北方王国的皇帝陛下的林克·斯文森最终成为了北方王国的皇帝?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像是这个孩子说的那样,未来的道路多种多样,在马林看来,光是他的这具身体的过去,马林就不止一次见到了,那数个被毁灭的世界就是明证,而这些能够传承下去的时间线,对于马林来说就是瑰宝。
“好了,小家伙,我们走吧。”马林说完,迈开脚步走到了前面。
然后这个小家伙跑到了他的身边:“阁下。”
“什么。”马林低头看向这个孩子。
腹黑萌宝:大牌妈咪不二嫁 王誉然
“谢谢您。”这个孩子说完,深深地鞠了一躬……真是一个懂礼貌的小家伙。
马林有些羡慕哈里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