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破天錄笔趣-第1191章 雜兵炮灰亦當雄讀書

破天錄
小說推薦破天錄破天录
灰盔谷,顾名思义,这是一座伫立于灰色山谷中的要塞,它位于两条山脉的夹缝之中,左右两旁的山脉连绵起伏,虽然拦不住上天入地的修行者,可却是大部队难以翻越的天堑。
在灰盔谷的正面来看,这是一座弧形的堡垒,正前方是一个圆弧状的条石墙,这当中每一块条石都至少长三米,重达三四千斤,巨石之间以卵石混杂以石灰、石浆沏成,加上风吹日晒,早已经融为一体,坚不可摧,就算一个金身级修行人使用法术猛轰城堡,也未必能够给它造成多大的损伤。
在这面外墙的两侧有两座菱形炮塔,炮塔高度要略高于城墙,炮塔的面积颇大,看起来就像是人伸出去的两个拳头,它左右环卫着这座要塞的两翼,同时避免了对方出现的射击死角,可以形成中间与左右三个方向的立体式攻击。
这样的要塞哪怕只要有两千人驻守,都绝不是眼下这支部队可以拿下的,毕竟要塞城墙上一两百门的魔光重炮和上千门的魔光高速炮可不是吃素的,修行人可以轰击要塞,要塞也可以进行还击,连番大战之下,精英修行团可再也凑不出法阵结界了,介时双方对轰,虽说死亡率肯定是对方要高,可天底下哪有修士会跟普通炮兵去一命换一命的道理?
可即便这样,这座号称是无法被攻破的雄关险要居然就这样被对方弃守了!
这实在是没有道理!
可如果说对方有埋伏,可李乘风哪怕洒下无数的花草树木种子以及虫蝥四处搜查,甚至是那些透气的墙面缝隙中都钻了个遍,他也没有发现对方留下的任何机关和陷阱。
他一度怀疑对方在墙体之中埋藏了可以过载的魔光机关,可事实上并没有,傀器国似乎真的被吓破了胆,连这座要塞都放弃了。
“军使大人,军使大人!!”
就在李乘风带着赵小宝、韩天行下了城墙准备去休息的时候,忽然间对面来了一队巡夜的士兵,他们举着火把,远远的看去穿着一身轻甲,手中拿着长矛,正是李乘风他们训练出来的黑蛋等人。
这些临时被拉上阵的杂兵们神色十分复杂,有些人眼中深藏着惊恐,有些人深藏着担忧,这些是聪明人,看到了问题但又无能为力。
也有一些人很是欢喜兴奋,譬如像黑蛋这样的,半夜三更的咧嘴一笑,就那一嘴白牙熠熠生辉,如果不穿盔甲,简直就是自带隐身效果。
他此时就咧嘴笑着,一嘴白牙十分喜庆,只是让人不清楚的是,他只是单纯的看到了李乘风而欢喜,还是在这种疑神疑鬼,担惊受怕的时候看到了李乘风觉得多少有写安全依靠而感到高兴。
“你们可有搜查到任何异象?”李乘风看到他们,心中暗自叹气,但脸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他知道,黑蛋这些杂兵虽然经过了训练,可实际上依旧是炮灰部队,只是现在双方主力军团都打残了,杂兵也瞬间变成了香馍馍。
而且,龙腾海将杂兵搭配着一部分修士调上要塞与城墙上,自己则将小部分骑兵主力洒在傀器国国土一方进行哨探,大部队则囤积于外侧,防止对方阴招偷袭。
黑蛋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道:“到处黑咕隆咚的,又能瞧出啥咧?”
李乘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就立刻吹哨。”
黑蛋被选拔当了小队长,这时候正兴奋着,浑身都像是有使不完的劲儿,他朝着李乘风一礼,大声道:“放心,军使大人!!俺定然不给军使大人丢脸!!若是有敌情,定然杀个大大的军功给军使大人看!!”
李乘风心中不以为然,但还是鼓励的笑了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赵小宝与韩天行离去,而黑蛋则看着李乘风离去的背影,目光始终追随着,充满了崇拜与狂热。
他们这些被调上来的杂兵可是第一时间找人打听了战况,继而得知李乘风在这一场大战中大展身手的事情,本来就对李乘风万分崇拜的黑蛋此时更是将其奉为天神一般的人物,恨不得肝脑涂地,追随左右。
只不过,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甚至连一个普通的士兵都算不上,只是一个还没有转正的杂兵,连一个正儿八经的部队番号都没有,他们这些被训练过的士兵和那些还没来得及训练的士兵被归调在一起,现在被统称为:后防守备军。
听这名字就不像是啥正规军的名字,这不就是备胎的意思么!
听听人家都是啥番号:虎贲军、骠骑军、神威军、神武军!
后防守备军是个什么鬼东西?光听名字就没了士气!
更何况,他们被扔到要塞和城墙上来,有脑子的谁不知道自己是被大将军扔到前面顶雷?
怕不是对面只要打过来,他们就要在这里坚守要塞,而龙腾海他们扭头就跑吧?
这基本是这些大多数杂兵们心中所想,所以大家都心中打着到时候扭头就跑的主意,哪怕是龙腾海森严的军纪和高官厚禄的封赏都镇不住这些心思。
毕竟,前面的战斗打得太惨烈了!!
那可是大齐最精锐的部队,在一场战斗中居然一下折损了六七成!!
那么厉害的部队都被干掉了那么多,他们这些杂兵能顶个求用?
抱着这样的心思,这些杂兵们瞧着黑蛋就越发不爽,觉得这个家伙的存在就像是为了衬托他们这些人心思阴暗,人格卑贱一样。
“哟,黑蛋,当上小队长了就是不一样呀!”
“这是准备立大功回去讨几个媳妇儿呀?”
“哎呀,祈祷能活着回去吧!回头敌人真杀来了,拍马屁可救不了你!”
虽说黑蛋是小队长,可大家以前都是一块儿当杂兵的,凭什么你高我们一头?黑蛋也因为刚提拔不久,一时也没有树立威信,这会儿周围尽是闲话。
但他也不生气,只是呵呵笑着说道:“咱们也不能白来一回咧,机会毕竟难得。”
周围的士兵们哼哼唧唧,阴阳怪气的一边走一边说话,黑蛋则忽然觉得鼻头一凉,他摸了摸鼻子,发现指尖湿漉漉的。
妻逢对手:总裁,别太坏 抓猫的鱼
莫不是下雨了?
黑蛋忍不住抬起头来,可他刚抬头,却忽然间发现天空中有一片一片的小白点,若隐若现。

好文筆的小說 破天錄 txt-第1190章 大開要塞唱空城分享

破天錄
小說推薦破天錄破天录
龙腾海的命令让全军上下几乎是一片哗然。
诚然,这是一场罕见的胜利,也是一场决定性的胜利,可它付出的代价也太过于巨大了,军队损失超过七成,剩下能战的也不过四成,最关键的是,精英修士们基本都不愿意再继续战斗下去了,这一场战斗各派损失极大,再打下去,他们的所得就要少于他们的付出了。
眼下大胜已经收入囊中,谁还想要继续拼命呢?
但龙腾海跟他们打交道的时间极长,早有应对之法,他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各派的领队让他们只需要跟随并不需要战斗即可,这才勉强说服这些修士们跟着部队一同开拔。
至于其他的将士们,虽然也都疲惫到了极点,但龙腾海十几年在东南方面的经营早就让他事实上成为了东南地区的无冕之王,他的命令比皇帝还要管用。
巨大的威压之下,这些将士们只得将劫后余生的庆幸与胜利的喜悦暂埋心中,强忍着对未来的恐惧再次踏上征途。
部队在行进三十里的距离后,他们来到了阳光城,这是与南阳原叫相对应的两座平原上的城堡,原本是巨大兵营的它此时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由于离得较近,巨大的能量冲击波让它就像是海滩上建成的沙堡,此时已经被摧毁大半,到处都是断壁颓垣,有些地方遍布着暗红色的晶体,那是魔晶冲击波高温肆虐过后,一些城墙、房屋结晶化留下的残骸。
部队没有往阳光城去,因为参差不齐的晶体密布,有些地方甚至变成了石林,就像是猎人做下的尖刺陷阱,让人无法下脚行军。
灰盔谷的位置在阳光城西北靠北的一百三十里处,部队扔掉了一切重装备,甚至丢盔卸甲,仅携带兵刃和轻甲以及干粮和清水,在修士的帮助下急速行军了一天一夜才算赶到。
赶到的时候,灰盔谷的城门上已经插上了大齐的五爪青龙旗,远远的就能看到旗帜飘扬,一时间累到极点的士兵们士气大振。
李乘风只见眼前是一处峡谷,两侧是延绵不断的山脉,就像这片平原被一道屏障突然隔断,一座延绵不断的山脉拔地而起,两侧的山脉越往前去,地势便越是狭窄,山崖便越是陡峭,直到最底处便是一座灰色的城堡要塞。
这座城堡两旁伫立着两座巨大的石像,这两座石像一尊头戴王冠,朝着他们的方向平举着一把巨大的石剑,另外一尊石像则一手怀抱书籍,一手举着一枚晶体形状的巨石,很显然这是向来人展示着傀器国的立国之本。
而这里也正是傀器国最重要的核心腹地的关隘所在,只要占据了这里,就扼住了傀器国的咽喉。
龙腾海率兵前来,为首的一名将军立刻迎了上来,简略的向龙腾海汇报了情况。
原来,他们这边一侧的骑兵在冲入对方军阵之中后眼看就要被对方的中军大阵淹没,此时中央盆地中却突然间爆发极为激烈恐怖的爆炸,这一场爆炸瞬间让傀器国的大元帅薇薇安立刻抛弃了士兵,利用传送阵逃走,剩下的士兵们当即便惊骇莫名,士气崩溃。
骑兵们见状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立刻朝着阳光城的方向策马狂奔,他们拼命压榨了战马最后一丝的马力,这才勉强逃出生天,等回过神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奔逃到了灰盔谷的附近。
为首的将军姓徐,眼见这个情形虽然惊惧莫名,但瞧见这关隘竟然城门大开,吊桥也是放下竟然没有收回,城楼上更是一个人影也不见,实在是诡异骇人。
只不过,徐将军也是打老了仗的人,这种空城计可吓不住他,他先是派遣了几名士兵进入关隘之中,在确认了城墙上的确没有士兵后,他立刻再派出二十名士兵进入要塞中进行进一步的搜查,同时派出传令兵立刻返身将这个消息通报大将军龙腾海,而他自己则率领着剩下的骑兵主力在四周四处扫荡,查看有没有埋伏和漏网之鱼。
等龙腾海赶来时,徐将军已经将这灰盔谷要塞全部扫荡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的人影和埋伏。
可即便这样,龙腾海依旧觉得不放心,因为眼前这情形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
傀器国为什么会放弃这么重要的关隘?为什么这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是因为之前傀器国的元帅率先逃亡,从而导致连锁崩盘,继而守卫要塞的将军士兵也都跑了个精光?
又或者,这是一个圈套?
龙腾海没有下令第一时间占领灰盔谷,反而是下令士兵们在要塞外五里左右开始安营扎寨,同时派遣一百名精英修士和一千名士兵进入要塞之中进行第二次地毯式搜索,以防止傀器国一方在这里设置了什么可怕的机关傀儡。
可这一千多名士兵修士来来回回搜查了好几遍,甚至连要塞城门、护城河、壕沟以及那两尊几十米高的石像都里里外外检查了几遍后,他们依旧毫无所得。
龙腾海依旧不放心,他选择将部队一分为三,其中一份进驻要塞,另外一份则布置在要塞往傀器国方向,其中的斥候骑兵更是撒出去上百里;至于最后一部分的兵力他则安置在要塞往南阳原方向距离十里处,同时他的营帐也设立在要塞之外。
无他,实在是被傀器国那几个机关傀儡最后的自爆给吓出心理阴影了。
如果对方在这要塞下面埋了这么几个机关傀儡,趁他们睡觉的时候给他们来一波自爆,那大家就一块升天,呜呼哀哉了。
虽然知道这基本不可能,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大将军这一番折腾,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心中所想。
连大将军都如此担惊受怕,其他的士兵心里面怎么想?
有哪一个不心中惴惴?
被安置在外侧的士兵还好,至少晚上敢睡个安心觉,被安排在内侧和要塞中的士兵,那可真是脸上笑嘻嘻,心中妈卖批,一个个腹诽暗骂,亲切而密集的问候着大将军的各代亲属。
“师兄,这傀器国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在要塞的城楼上,李乘风、赵小宝和韩天行在夜里进行着巡逻,三人巡了几圈后,韩天行实在是按耐不住,低声问了起来。
李乘风斜看了韩天行一眼,摇头道:“我又怎么知道?你也别勉强了,身上还有伤就早点回去歇息吧。”
韩天行苦笑道:“我在这要塞上,如坐火山口,不知道屁股底下什么时候会突然爆发出来。这又如何能睡得着?”
赵小宝低声道:“少爷,要不,咱们跟大将军打个招呼,咱们还是不要在这里……”
李乘风嘿的一声笑,道:“你又怎么知道,现在哪里安全呢?是咱们脚下这灰盔谷雄城,又或者是里面的傀器国腹地,亦或者是外面的大将军营帐?”
韩天行脸色一变,道:“师兄,你发现什么了?”
李乘风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事出反常必为妖!傀器国这大开腹地之门,不管是不是空城计,这都绝不是什么好事……”
王格朗的阿拉大陆历险记 liuyuxi
所有人都知道,这空城计不正常,傀器国必有后手,可是……这后手究竟是什么呢?
在这种情况下,难道傀器国还能翻盘?

uit99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破天錄-第1170章 鋼鐵洪流勇無前閲讀-letf0

破天錄
小說推薦破天錄破天录
几万骑兵自然不可能同时全部撒到战场上去,首先出动的是一万骑兵先锋团,虽然说起来只有一万,可人数满万,满谷满山,更何况是一万人马?
这一万骑兵驱动马匹,缓缓离开,看上去就像是一片银白色的海洋贴着地面滚滚而去,打了马蹄铁的马蹄踩踏着大地,震得大地微微颤抖着。
随着这支前锋军的速度逐渐加快,这银色的波浪开始变得汹涌起来,前方的军官吹响了号角。
在这样的战场上,将军会获得完全的战争自主权,因为一开始的大战略方向和战场目标在会议上已经下达,进入战场后具体怎么打,那全看将军的临场反应,尤其是骑兵的速度太快了,一旦进入战场,战局瞬息万变,根本来不及传递消息到中军大本营。
马匹奔跑的速度、产生的巨大噪音也使得旗语、手语、声音的传递变得功效降低到最低点,唯一有作用的就是号角发出的军号声。
随着前军斥候传回的消息,前锋军将领知道前面的敌军已经迎面扑来,距离只有不到十公里,两边对冲的情况下,二十里的路程几分钟就能面对面,而双方在对冲的情况下,除了装备、军纪、士气、训练、兵员素质等方面的因素,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速度!
骑兵没有速度,那比步兵还不如,而骑兵对冲,在水平互相接近的情况下,没有速度的那一边会被速度更快冲击力更猛的那一边打得屁滚尿流。
因此这会儿他们骑兵就要开始逐渐提速!
随着军号声响起,马蹄声的节奏也在明显增快,大地的颤动也在变得越来越急促剧烈!
在这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远远的能看到地平线的另外一边有一道金色的波浪隐约可见,但随着距离的拉近,前排的士兵、军官都能清楚的看到对面泛着金光的那正是傀器国的骑兵!
将军一声怒喝,长枪举天:“冲锋!!”
“呜呜呜!!!”
尖锐的军号声立刻响彻天地,奔跑的骑兵团立刻开始加速到极致,雄峻的马匹四蹄翻飞,快出残影!
整个前锋军的骑兵团此时右翼开始突出,左翼稍微落后,居高临下看去就能看到这是一道金色的怒浪从天边席卷而来。
而在傀器国的方向看去,他们同样看到的是一道银色的怒浪正愤怒澎湃的朝他们冲来。
如果有人居高临下的看去,就会惊讶的发现这金银两色的怒浪对冲而来,他们的阵形几乎一模一样,便仿佛一面镜子中的正反面,两把月牙形的镰刀正在快速接近,互相冲击收割对方!
“呼啦!!!”
傀器国的骑兵们纷纷拔出长刀,刀竖如林,发出震天动地的怒吼声。
与此同时,最前排的骑兵们举起手中的单手炮,砰砰朝着对面开炮,一道一道的红光打出去,有的打在骑兵身上,骑兵瞬间爆裂消失,有的打在马匹身上,打得马匹爆裂开来,骑兵滚落下地然后又立刻被后面的同袍踩成肉泥,这些光柱仿佛犁地一样将地面的阵形犁出一道一道的沟壑间隙,但很快,它们又被后面涌上来的骑兵填上。
这是傀器国骑兵部队的杀手锏:骑兵手炮!
它们看起来像一把手枪,但枪管极粗,也没有转轮部位,有的只有中央魔晶驱动部位,镶嵌的魔晶只有小拇指的指甲盖大小,临阵只能打出一枪,打完就报废,但在骑兵突击中,这种不需要瞄准的临阵一枪威力大到可怕!
即便是金身修士如果被同时命中两枪也要瞬间暴毙!
这也是为什么骑兵对冲时,没有修士参与其中的主要原因!
因为太过于残酷,伤亡率太高,以修士的珍贵根本负担不起这么可怕的损耗。
这两个交手多年的老对手彼此都过于熟悉对方,在傀器国这边开枪的时候,大齐这边中央有一部分骑兵每个人背上都背着一个硕大而奇怪的箱子,此时听到军号命令后,纷纷俯身在马背上,然后反手一拍箱子一处的机关按钮。
紧接着马背上的箱子在机关的作用下支撑起一个四十五度角的斜角,箱子的一个口也猛然弹开,露出里面二十根排列整齐的火箭,在随着又一声短促的军号声后,他们按下了发射按钮,立刻嗖嗖嗖嗖的尖锐厉啸声从他们脑后响起,一团又一团的火焰喷射而出,呼啸而去。
这是大齐这边的杀手锏,背负的火箭叫做:金蛇狂舞!临阵时只能一口气全部打出去,打完直接报废,可一旦全部打出去,制造的杀伤却十分可怕!
随着这火箭一窝蜂的打出,一时间天空骤然大亮,无数的火箭仿佛飞舞的金蛇,狂舞着奔向傀器国的骑兵海洋之中!
这些火箭没有什么准头,有些在空中还在弹道诡异的扭动着,但它们实在是太过于密集,而它们的目标面积也实在太过于巨大,以至于当它们落下的时候,这一片骑兵团瞬间有一半都被覆盖在了爆炸火海之中。
轰轰轰轰!!
“万胜!!万胜!!!”
被火海吞没的傀器国军阵只是短短的消失了一瞬,但很快他们就从火海中呼啸而出,虽然人数已经少了一部分,但剩下的士兵们有的却身上燃烧着火焰,眼睛里面却越发的狂热!
眼看着双方各自打出临阵一击,两道骑兵怒流此时已经能够清晰的看见对方脸上狰狞而充满杀气的面孔!
几百米的距离转瞬即至,两股洪流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大地的颤抖已经剧烈到所有人耳中已经完全听不到其他任何的声音,每一个人都成为这滔天巨浪中的一朵沸腾愤怒的水花,在彼此刚一接触的瞬间便立刻鲜血绽放,血肉横飞!
砰砰砰砰砰!!!
高 月
无数的马匹对撞在一起,无数的兵刃交击在一起,无数的士兵厮杀在一起,在这一瞬间双方便各自有两千多名士兵瞬间死亡!
这两道怒流彼此对穿而过,有的满脸鲜血,有的少了一条胳膊,有的死在马背上,只因为脚还捅在马镫之中一时竟没掉下马来。
官家庶女
双方根本没有时间再掉头再对冲一个回合,因为当他们互相冲穿对方的前锋兵线的时候,他们很快就发现对方第二道骑兵冲锋线已经轰然赶来,双方各自赶来的第二波兵线很快又打出骑兵手炮和金蛇狂舞,对着剩下冲阵破线的骑兵再次打出致命一击!
这前锋线此时也只能继续向前猛冲,他们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此时根本不能转弯,也不能回头,他们只能往前猛冲,凶猛的杀过去,并祈祷自己能够杀穿对方,给对方造成更多的消耗!
两边各自几千骑兵发出地狱厉鬼一般的嘶吼,绝望愤怒的朝着各自第二波的骑兵怒潮猛冲过去,但又很快被对方的光柱和烈焰吞没了四分之一,当他们再对撞时,这一次各自造成的伤害却远超第一次对撞!
这一次对撞,活下来的仅仅只剩下一两千人,整个兵线变得稀稀拉拉。
可冲过第二层兵线的骑兵们却绝望的发现,后面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的骑兵正在蜂拥而来!
这两只部队各自的将军们擦干了脸上的鲜血,高高举着手中的长枪和长刀,发出最后的嘶吼:“杀!!!”

p3hh1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破天錄 起點-第1158章 再上戰場心存疑鑒賞-se1jz

破天錄
小說推薦破天錄
李乘风一时间也有些无法判断,傀器国到底是虚张声势,还是有恃无恐。但他仔细想了想,说道:“大将军,虽然在下无法判断傀器国的底牌究竟是什么,但有件事情其实只要想一下想就能推理一二。”
龙腾海奇道:“哦?说来听听。”
李乘风道:“飞天战艇乃是镇国重器,不说它的造价材料,就说它在战场上具有扭转乾坤的力量便知道,这样的镇国重器如果傀器国有两艘,大将军自认局势会变成现在这样么?”
龙腾海微微颔首,道:“的确,但凡有两艘飞天战艇,我们的兵线都无法推进到此处。”
高胜寒在一旁却道:“不过,也有可能这第二艘飞天战艇是他们刚刚制造出来呢?”
李乘风一愣,心道:对啊!有道理啊!傀器国之前可能的确只有一艘飞天战艇,可是眼下这会儿功夫刚要有一艘完工了呢?这玩意傀器国十几年造一艘,到现在刚好完工一艘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
這個兵王會算命 遍地滄桑
重生星際空間女皇 媚心狂
如果是这样,那战争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突然飞天战艇从天而降的来一发,那他们乐子可就大了去了!
但李乘风想了想,又道:“不过,如果傀器国真的在这个关头又正好赶制出来一艘飞天战艇,那他们和谈的态度应该不至于如此嚣张才对,至不济应该表现出低调而坚定,表面上委曲求全才能更加麻痹我们不是么?”
高胜寒道:“不错,道理的确是这样。我们也正是因为拿捏不准这两者之间的对错与否,因此才找到李真人,还望李真人这一次不计前嫌,施以援手!”
龙腾海上前朝着李乘风深深一揖,道:“李真人是唯一正面迎战并深入飞天战艇内部将其摧毁的大真人,若是战事开启,对方又真的有飞天战艇的话,还请李真人一定将其击落!否则,这几十万大齐子民都将葬身在这南阳原啊!”
一旁的赵飞月冷哼一声,却没有继续说话,高胜寒也上前,朝着李乘风一揖到底,又朝着赵飞月一揖到底,道:“还望李真人和公主殿下看在这几十万士兵,看在这天下苍生百姓的份上,施以援手!”
天门鬼道
这时候营帐中其他的将军们不管情愿不情愿,都齐刷刷的单膝跪了下去,拱手求道:“还望李真人出手相助!!”
虽然说李乘风名义上是龙腾海的属下,可他关系特殊,既是太子一系的得力帮手,又很有可能是大齐未来的驸马,同时还是灵山派藏剑阁的阁主,简直其风头风光盖过了天底下所有的年轻一代修士,就算是个傻子都知道他未来不可限量。
龙腾海命令他去执行必死任务,李乘风表面上答应,遇到危险一拍屁股跑了,那龙腾海他们怎么办?那岂不是要被坑死?
因此,李乘风这种人已经超脱了这种上下级的从属关系,真拿上下级职位说事,那是要出大事的!
而且整个军营之中,不说李乘风,就算是其他的修士,龙腾海和高胜寒他们也都是各种小心的捧着那些具有掌控力的各派首领,因为得罪了他们,一旦他们在关键时候掉链子,死的那可就不是一两个人那么简单了!
李乘风向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被这么一求,他忍不住一声长叹,赶紧上前将龙腾海和高胜寒搀扶起来,道:“大将军、军师,快快请起!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眼下局势如此关键,既然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在下自然当仁不让!”
龙腾海大喜,连忙道:“李真人胸怀天下,不计得失,真乃真英雄也!”
高胜寒也朝着李乘风一礼,叹道:“天下修行人若都如李真人这般,四海定当归心,天下早就太平了!”
国民校草太抢眼 菊花茶
其他的将军们也都纷纷起身,不管是真是假,也一阵马屁汹涌,谀词如潮,只把李乘风这样的老油条都吹捧得有些找不着北。
等到离里营帐,外面风一吹,李乘风一个激灵,一巴掌拍在额头上,苦涩的笑了起来:“大意了,被忽悠了!”
赵飞月叹息道:“宫主,你好生鲁莽,为何不看我的眼神?”
李乘风叹道:“事实上是,我也的确有出战之意,就算不直接上战场,但想近前看看战局的心的确是有的。”
赵飞月面色严肃的说道:“战事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和我们斗法是截然不同的!战场上任何一枚飞来的炮弹,任何一枚破魔弩,都有可能要了宫主的性命!”
李乘风苦笑道:“的确是有点冲动了,但……如果飞天战艇真的出现,那又怎么办?”
赵飞月沉默了一会,道:“那奴奴便陪着宫主一同上去将这飞天战艇再次摧毁!”
李乘风点了点头,道:“有了一次经验,再对付这飞天战艇,我就有准备了。不过……你去了傀器国,真的觉得他们还有底牌,不是虚张声势么?”
赵飞月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薇薇安气焰之嚣张,简直是奴奴平生觐见!仿佛他们已经兵临我神京城下!”
李乘风摇头不解道:“难道真的还有一艘飞天战艇?又或者说,还有什么没拿出来的黑科技?”
“黑科技?”赵飞月不解的看着李乘风。
李乘风摆了摆手,道:“不重要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猜到一点傀器国的底牌是什么,一旦能猜到,那这战事就十拿九稳了!”
呆萌帝妃:皇上,妳又蒙我
愛恨之約
赵飞月摇头道:“我大齐人才辈出,那傀器国也并非都是庸才,其中元帅薇薇安跟奴奴一样,都是宗室出身,公主身份,但她在战场上的天份极高,远在奴奴之上,她用计就算是算无遗策的高胜寒军师,那也是极其佩服的。我们就别费这个心思去猜了,肯定猜不出来的。”
李乘风叹道:“好吧,那一会就随军出发吧,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叙了一会旧这才一块离开。
但离开这军营时,李乘风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心中的那个疑惑简直挥之不去:傀器国的底牌到底是什么?他们真的还有像飞天战艇这样的黑科技战争机器吗?
从理智和逻辑上来说,李乘风是不太相信的,因为飞天战艇并不是这些年才参战,这种战争神器出来已经十几年了,如果真有第二艘,那龙腾海早垮了!
一直没有第二艘,那说明傀器国对于负担这样级别的战争机器,一艘就已经是极限!
就算眼下又冒出一艘,傀器国也绝不至于如此态度!
因为能打下一艘,那就能打下第二艘!
败军之将,何以言勇?
如果那个叫薇薇安的真如赵飞月所说那样英明,她又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
同理,薇薇安也绝不是虚张声势,因为眼下这个关头,她虚张声势,大齐要打,不虚张声势,大齐还是会打,所以她这样的态度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
既然堪称名将会做这样没有意义的事情吗?
事出反常必为妖!
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李乘风心中思虑万千,他反复思索着那个问题:傀器国有所持,所持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