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dg0q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笔趣-第四百七十七章 邀請閲讀-arbp8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孙大掌门与吕大掌门决定前往夜鸣城踢馆找场子。如果他们两再年轻二十…两百…两千岁,还是个初出茅庐的英勇小伙,那么应当马不停蹄当夜出发。
可惜两人都属于老谋深算,此事还待准备周全容后再议。而且徐艺珊这次来给孙象带了点好东西,他需要闷头好好研究几天。
外面的士兵和修行者们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实际上孙老仙最后一剑他们什么都没看清楚。老仙击退了妖族北方军团主帅的偷袭,这一点他们自然也是无从知晓。
太阳照常升起,远征军的推进继续。但孙大掌门当然不能继续游山玩水。夜妖的攻击如此诡秘,实际上一线部队随时可能被他收割。
因此孙象示意宋兴否决了参谋部提出的几个进击夜鸣城的方案,反而下令进一步收缩阵线。现在战况不算激烈,北方军团大本营夜鸣城尚未受到威胁,因此郁垒这次算是试探。
如果远征军摧枯拉朽兵临城下,指不定这位神出鬼没的大能受刺激拼个鱼死网破。虽然他敢现身孙象就敢把他剁了,但如果他打游击孙象就会很头痛。因为他不攻击的话没人能发现的了他。
在宋兴师团中,另一个知道郁垒被击伤的是被俘的妖将涧童。他虽然被人类封印了全部修为,但毕竟在郁垒手下多年,老大的气息还是熟悉的。
撒旦冷少爷的懒丫头 冷尘枫
裂骨倾澜
最强匹夫
当郁垒被孙象击伤时,那种特有的阴冷暴怒的波动将涧童惊醒。他当时差点吓尿,以为郁垒是来杀他灭口。
尽管他当天在战场上演技惊人,将自己塑造成一位不畏人类强权英勇就义的妖族英雄形象,最后只是力竭昏迷而被俘。
人类很吃这一套,被俘之后以礼相待,甚至还为他疗伤。但郁垒吃不吃这一套,涧童实在没底。人类在封住涧童的修为之后,只是将他关在单间中,脖子上套了个封魔圈(玄科院的新玩具)。涧童用手试了试,无法脱下来。
因此当他感受到夜妖的气息时,马上扑下床跪好,将自己精心准备的说辞背了一遍。
但幸运的是,郁垒并不是来杀他的。甚至最后还被打跑了。涧童不知哪个人类这么牛逼,但他越发觉得投降是正确的选择。老大都打不赢,怎么能怪他不努力呢对不对。
当然,并没有人类明白涧童心中的小九九,人类方真的认为他是被叶聪一刀放倒的。在宋兴等人看来,与其相信涧童在“诈降”,还不如相信叶聪是隐藏的扫地僧。
所以说,真正的演员,是将演技融入生活。作为妖族将领,涧童无疑是不合格的。他太冲动,又怕死。但他极具表演天赋,很快,大家将会发现这一点。
郁垒败走,涧童睡了一个踏实觉,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被雨蝶叫醒。
“吃东西了。”
小蝶把一大盘子肉饼给涧童端进来。涧童被封住修为,无法用妖力疗伤,这时只能依靠最原始的进食缓慢修复身体。远征军优待俘虏,但也不是谁都有资格住单间吃肉饼。先前被俘虏的槐朱只能吃面条。大家对涧童青眼相加,自然因为佩服他是英雄。
甚至为了照顾他的感受,还专门找了个漂亮的妖族小丫头(小蝶)给他送饭。希望同族之间的情谊,能让这位被俘的妖将好受些,不要想不开。
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
涧童看了看盘中的肉饼,这肉饼用油炸得金黄脆香,不知比夜鸣城的狗食强了多少倍。他忍住口水,挥手将餐盘打翻在地。
“拿走!”他暴怒吼道,“我枭妖涧童不吃人类的狗食!”
小蝶被油炸的肉饼糊了一脸,漂漂亮亮的制服上弄脏了好大一片。她又是心痛又是恼火,软软的触角晃来晃去:“你这人怎么这样子啊!这么好的饼,士兵都吃不到呢!”
“呵。”涧童冷笑道,“小姑娘,想你也是堂堂妖族,不能上阵杀敌也就罢了,居然给人类当狗!你有没有一点妖族的荣耀?”
小蝶被骂得一愣一愣的,她想说她就是个打工妹而已。但涧童依旧涛涛不绝,从天下大势讲到妖族大义,一笔一笔算人类对妖族犯下的累累血债。核心思想就是小蝶是个不知廉耻的妖,反衬他自己宁死不屈的伟大形象。
小蝶哪能说得过他啊,最后被骂的狗血喷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外面的周青雪听不下去了,她走进来,示意小蝶先离开。
小蝶委屈的把洒落地上的肉饼收拾好,端着就要离开。
“慢着。”涧童冷冷的看着周青雪,话却是对小蝶说的,“小姑娘,我不吃这饼,人类会为难你对不对?”
小蝶站住,头上的触角弯成一个问号。她想说,你不吃我拿给士兵吃,士兵还会谢我呢。
周青雪长老眉头一挑,故作冷酷道:“是的,因为她没有完成任务,所以会被抽鞭子。”
周青雪慈悲为怀,她以为她想到了涧童的想法。她根本不知道涧童预判了她的预判,涧童在第五层。
涧童闭眼叹了口气,像是经过了极为强烈的思想斗争。
“拿过来吧。”他勉强向小蝶伸手,“我吃。”
飞凤潜龙
一位铁骨铮铮的硬汉,本来打算饿死在敌营成就英名。却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丫头不受伤害,放弃自己的名节,去吃人类的狗食。
这是何等的侠骨柔情剑胆琴心!
传销生涯日记
灵界万物有灵
涧童皱着眉头咬着饼,表情简直比吃屎还要恶心。至于他心中的真香,旁人无从得知。周青雪坐在一旁看着,心中暗自点头,妖将涧童确实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敌人。
“周长老请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涧童随便咬了两口,擦擦嘴,两手抱头靠在床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先说好,如果是招降,还是请回吧。”
总裁的冷酷前妻
“你知道我?”周青雪轻笑,话题转了个弯。
“我涧童虽然孤陋寡闻,万家生佛周青雪的大名我还是听过的。”
“没想到我在妖族那边也有知名度。”
鬼面王妃
“呵呵,你以为你在余山那次怎么侥幸逃脱的?”涧童斜了周青雪一眼,“你唱歌太好听,还救治过不少中立妖族,溢帛不忍杀你,只能假装没发现你。”
“呃…”这倒是周青雪不曾知晓的秘辛,她以为那次在余山遇险纯粹因为运气好,才在妖将溢帛手下逃脱。
至于涧童提这一茬,当然意有所指。大家互相放一马,有来有回多好啊。
不过他这是担忧过度,宋兴师团上下就没人想杀他。周青雪停了停,决定开诚布公,说出今次相见的目的。
不是招降,而是:
“涧童先生,请问您愿不愿意接受一次现场采访?”
“哈?”涧童大感意外。

73ruf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ptt-第四百七十四章 真武展示-7mbyd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当年飘渺时代最繁盛时,玄门七十二脉百家争鸣,好不热闹。每个门派都有自家的看家本领,或者说,最擅长的方面。
附身呂布闖漢末
凡人本能的认为修真者之间的娱乐就是摆个擂台,大家互相比斗,将实力分出个一二三。最好还有个等级的划分,比如上中下三品之类的。
和凡人想象的不同,修真者几乎不搞什么比武大会,论坛倒是有一大堆。
那些绝世大修互相之间也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划分,大家见面,讨论的最多的是明天的天气。修真者强的是境界,是对天道的理解,是对灵力运用的理论和技术。
而不是好勇斗狠。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让擅长命数的希夷宗和擅长独斗的剑神宗单挑,这不是欺负人吗?
还有让灵机宗的门人扔了他们那些机关傀儡瓶瓶罐罐,让御灵宗的人扔了他们的灵兽。假如双方就这么脱了装备上场打,那到底打什么呢?
斷袖總裁不要過來 籽枂
所以修真者中并没有战力排名这个东西,也没有有什么十大强者十大至尊这些乱七八糟的排行榜。
但是,玄门中的确有一个公认最能打的门派:
真武宗。
这个宗门似乎并不怎么玩理论研究,他们整天叫嚷以力证道。
也不能说以力证道这条路不对。大道三千殊途同归嘛。但历代以来,真武宗成功飞升的人数是最少的,跟别的门派不是一个数量级。这一点洗不干净。
真武宗的功法很有趣。
像其他门派一样,他们什么都沾一点。长生之法,炼器之道,凝丹之术,符篆之义这些当然是应有尽有。
有趣的是真武宗的镇门绝学真武太清剑。
所谓镇门绝学,顾名思义,肯定不能轻易示人。别的宗门,哪怕再大度再慈悲为怀,这镇门绝学肯定非亲传弟子不授,外人看一眼都是严重的冒犯。
真武宗完全不一样。这真武太清剑的剑谱,他们拓印了几万本堆在宗门的客堂中。有意者自取便可。
如果修炼中有疑惑,没关系!真武宗还有专门的弟子负责进行答疑。真是思路清奇!
更过分的是,为了便于凡人修炼,真武宗甚至改编了一个真气版真武太清剑散到凡间随缘流传。也就是后世广为流传的太极剑。
真武宗如此豪横,并非真武太清剑不厉害可以随便送人。恰恰相反,这门剑法的真气版冠绝天下,仙剑版冠绝天上。
因此出现了一个很好笑的情况,真武宗经常被外人用自家的真武太清剑踹翻了场子。
而造成这种哭笑不得场面的原因,在于真武宗的创派祖师真武大帝。
这是一位和鸿钧老祖同时代的大牛,一位真正的大牛。他甚至用真武太清剑重创过一位上古祖巫。是单挑哦亲!
这是空前绝后的武德!哪怕陆压道君杀界臣时,也是围殴好么!
当时的修真界纷纷恭维真武大帝武德充沛。鸿钧老祖身死前都不下一次的称赞道,能自创这样的剑法,真武大帝乃古今第一的修炼天才。
但真武大帝并未接受这些恭维,他很诚实的告诉道友们:真武太清剑并非他独创。这门剑法本就蕴含在这天地之间,他只是机缘巧合得窥冰山一角。
王府裏的小娘子
众道友纷纷点头称是,心里MMP。
如果天地之间真有这一剑,难道就你真武子能看到别人看不到?难道说你真武子是剑人?剑人肯定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剑对不对。
尽管心中不爽,但道友们口中却恭维真武大帝太过自谦。
鬼王的妖妃
原因无他,真的打不过啊!
真武大帝认为,这门剑法并非他的独创,自然也不属于真武宗。因此真武宗门人不得藏私,这是天地间的剑法,理所当然属于天地间的一切生灵。
这便是真武太清剑得以广为流传的原因。
复活 [俄罗斯]列夫·托尔斯泰
今夜,孙象向众人传授的,恰恰就是这真武太清剑。毕竟其他功法多多少少都受门派的限制,他不能随意传授。托真武大帝的豪横,这门剑法他想传谁就传谁,想怎么传就怎么传。
此外,前来聆听的既有修行者也有凡人,而真武太清剑正好有凡修好几个版本。虽然威力天差地别,但绝对是一脉相承。
天赋异禀者,上下逆推根本不是问题——比如,俞笑月么……
孙象举剑,在月光下缓缓舞动,他月白色的袍服飘飞,当真有一种出尘飘仙的意境。
“松腰没跨,收臀开膝,第一式,并步点剑。”
“沉肩附肘,第二式,撤步挂批。”
清朗的声音在每个人耳畔响起。
但这时候许多士兵们却大失所望,这不是公园里老太太练的剑法吗!
搞这么大阵势就教这?还不如闪电五连鞭呢!
孙象嘴角浮现一丝微笑,他想起当年传授俞笑月太极剑的时光。那是在一条船上吧,没想到当年的小丫头现在却成了威震一方的大人物。
“当年真武宗改编太极剑的本意,是为了方便资质不足的普通人强身健体,通经活血,打好身体的底子。这八十一路太极剑练至炉火纯青,下面这四十九路太清剑才能事半功倍。”
靈氣復蘇中的歲月妖 風卷殘雲雨傾城
士兵们的疑惑,孙象不以为意。毕竟他们不知道这门剑法的渊源,看到这软绵绵的剑招,确实很难想到这竟然和巅峰仙剑一脉相承。
“接下来,真武剑!”
孙象结束了太极剑的教学,再次举剑,示例真武剑。这还是凡剑,但已经是武林绝学。
“第一式,渊渟岳峙!”
真武剑起手第一式就把全场给镇住,再没有人逼逼。明明和刚才的太极剑很相似,都是并步点剑。但就是那细微的不同,让孙象整个人气势一转。
士兵们仿佛看到眼前是万丈深渊,身后是泰山崩塌。于此绝境中,一人执剑风轻云淡,仿佛一切险恶都无法让他挪开一丝一毫的杀意。
这哪是老太太练剑,这分明是要吃人啊!
就这起手一式,便让正面面对孙象的士兵们冷汗连连。可想而知,接下来是怎样狂暴的剑法。
“第二式,横扫千军!”
孙象在校场中演示这四十九路真武剑,正是应青雪的请求,传授普通士兵能够使用的剑法。这真武剑威力非同凡响,哪怕只学会其中一两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也是大有裨益。
而且,他一开始便演示了最基础的太极剑。士兵中的有心人如果记住他的话,肯苦练那软绵绵的太极剑。那么最终完全修成四十九路真武剑也不是不可能。
看个人的悟性吧。
其实当孙象在演示真武剑的精妙时,不仅普通士兵们看得如痴如醉,就连修行者们也是津津有味。这虽然是凡剑,不如他们练的剑法威力强大。
可是这凡剑中所体现的境界以及对天地的思考,已通过剑招渗透到每个人的身体中。修行者毕竟是修行者,到底还是识货的。每个人都在这凡人的剑法中若有所思若有所得。
当然,孙大掌门做事不偏不颇。既然传了凡人一手,也不可能冷落了修行者。
“接下来,二十七式真武太清剑!看好了!”他大喝道,“这是仙剑,能学多少看造化!”
俏王爺的冰王妃 齊落
他看了看周围:
“所有士兵,立刻退开两百米!”
此言一出,普通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意思。难道传授仙剑不允许凡人旁观,这也太…不平等了吧。看看嘛…看看又怎么了嘛。
孙大掌门没有动手赶人。
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真武太清第一式,君临天下!”
空之島
随着他一声怒吼,狂暴的罡风自孙象周身卷起。气机中,无论普通人还是修行者心中都因惊惧而浮现幻象。
他们看到一尊遮天蔽日的魔神自地平线中缓缓探出半个身体。他的身体上流淌着血液和岩浆,狰狞的巨手向自己缓缓伸出。
妈呀!!!
一开始还犹犹豫豫不肯离开的士兵们,一瞬间屁滚尿流的撒丫子全跑了。还真的跑了两百多米才摆脱可怕的气势。士兵们这才停住,回头远远张望。
修行者们好一点,他们狂念静心咒,周身祭起全部真元才堪堪挡住这骇人的威势。
“第二式,怒斩八荒!”
秘界(秘界尋奇) 赤虎
也没多久,孙象便将二十七式真武太清剑演示完毕。但是对于周围的百余修行者而言,就像过了一年那么漫长。
这剑法猛是猛强是强,但这是人能学会的剑法?!大家抖得跟筛子一样,只觉得眼花缭乱,孙象结束时他们脑子里一片空白。
颇有初中学渣误入大学高数课堂的迷茫感。
吸血鬼的泪 骑着拖把飞
怎么说呢,这也不是孙象刻意刁难。
仙法的修习就是这样,真正能学会者百不存一。修仙又不是高考,给你按比例录取。就像他说的那样,学不学得会,能学多少,这是个人的造化。
本来这次传道便可就此打住,但正当孙象收剑准备离开时,眉头忽然微微一动。
他停下脚步,笑道:
“机会难得,我便把真武太清剑的真剑也一并传了吧。”
叭!
吕宁捏碎了手中的酒杯。他心中只有两个字: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