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塵封九界笔趣-第二百三十四章 本就如此,本應如此鑒賞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我是谁?我在哪?”
陈二迷迷糊糊醒来时,已经在一间精致的竹屋了。
屋子内没什么多余的摆设,除了床还有一张方桌,一个衣柜。
桌子和柜子都是用竹子编的,看起来很清新,闻起来更清新。
“难道塔内还有别人,把我救了?”陈二想着,便下了床。
推开房门的刹那,他愣住了。
这是一个不算大的小院,小院一角有颗老树,树下有张躺椅。
老树枝叶繁茂,将阳光遮挡。
躺椅旁,有一口土井,一个身材挺拔,面容刚毅俊俏的男人打着水,见陈二出了屋子,也没吱声。
反倒是在另一旁洗着衣服的女人抬起头,撩了撩额头前的秀发,对陈二说了一声:“醒了啊?”
女人声音温婉,柔和,陈二心里温暖一片。
“是你们,救了我?”陈二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他明明是在第三场考核中溺水,怎么突然就跑来自己无数次梦到的小院来了?
而且小院中还多了两个陌生人?
可这陌生人,为什么给了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既然都醒了,还不赶紧去读功课?再胡言乱语,我打断你的腿!”男人又看了陈二一眼,终于不耐烦,吼了一声。
陈二浑身一激灵,缩缩脖子,刚出了屋子的身子,又退回了半个。
“你干嘛啊,孩子刚醒,让他再休息休息。”
女人见陈二被吓到,对着男人埋怨道:“再说了,尘儿既然不愿读书,那就别读了,每天打打猎,打打拳不也挺好的?你没做到的事,非得让尘儿替你做了?”
男人看了女人一眼,轻哼了一声道:“慈母多败儿,你就会惯着他!”
“儿是母亲心头肉,我不惯着谁惯着?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就行了,非要求什么功名,有什么用?”女人不满的说道。
“这几日村头老婆子一直上门给尘儿说亲事,你还不同意,难道不也是觉得尘儿日后有大出息?”男人提着两桶水,浇到菜陇上,又去了井边。
“我儿有没有出息我不管,可老婆子提的那姑娘我不乐意。人家大家大户的,若是定了亲,尘儿指定得受气。”
女人把衣服捞起,倒掉了脏水,转头又吩咐起了男人:“给我提一桶过来,我在洗一遍。”
虽然男人嘴上和女人吵,但还是麻利的提了水过来,看着女人泡得发白的手,心疼的说道:“你身体不好,衣服放那儿,待会儿我忙完了洗洗就好了。”
“就你?洗碎了多少件衣服自己不知道?我身体再不好,洗衣做饭还是没事的,指着你一个糙汉子做,没几天就得买新衣服了。”
……
听着男人和女人唠家常一样的斗嘴,陈二穆然眼眶一红,吸了吸鼻子,颤抖着声音叫了两声。
“爹!”“娘!”
陈二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叫,他觉得就应该这么叫。
他是被印魔岛三位老人抚养长大的,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爹娘,所以对于这两个称呼很陌生,但叫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生涩。
男人和女人听到叫声,同时回头,就被飞扑过来的陈二一把抱住。
“这孩子,咋还哭上了?你爹是为了你好,你别怪他。”
“大老爷们了,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男人和女人一个柔声安慰,一个厉声呵斥,但话里面全是关心。
“爹,娘,我可算见到你们了。”陈二泣不成声,把这么多年心中的委屈全部发泄了出来。
女人的手轻轻在陈二头上一拍,笑骂道:“傻孩子,咋病了一场还糊涂了?”
陈二抹了抹眼泪,嘿嘿傻笑一声,再次紧紧地抱住了男人和女人。
男人先是给了陈二一个强有力的怀抱,然后一把推开他,不耐烦的说道:“如果不舒服就再去躺会儿,别耽误我干活。”
说完,又去了井边打起水,一桶一桶的浇着田地。
女人安慰了一番陈二后,把陈二推进竹屋,又回头揉洗那些掉色严重的衣服。
陈二坐在竹桌前,透过窗户看向男人和女人,说不出的安逸。
这种感觉,他在梦里梦到过无数次,可没有一次是这么真实。
天下为君:娘子太妖娆
没想到觉醒塔居然满足了他这个愿望。
想到觉醒塔,陈二心里一阵失落。
“只是个考核啊,同样不是真的。”
太阳星逐渐西落,天色开始昏暗,女人做了一些简单的饭菜。
一锅米饭,一盘青菜,还有一个鸡腿。
鸡腿放在了陈二碗里,陈二只犹豫了一下,便动了筷子。
有些爱,不需要推让,到了你的头上,你便坦然受之。
若有一天需要你付出的时候,你也不应吝啬。
世间感情,本就如此,本应如此,推让不得,吝啬不得。
夜深,陈二想着好些事,终于沉沉的睡去了。
这一晚,是陈二懂事以来,睡得最香甜的一晚。
第二天,陈二早早醒来,就听到外面有争执的声音。
穿好衣服,出门一看,陈二眼眶再次湿润了。
“婆……婆婆……”
陈二哽咽着,将门口同男人和女人争执不下的糟老婆子一把抱住。
陈二这一抱,男人、女人和糟老婆子都愣了。
“孩子,有话慢慢说,你这是干嘛?”糟老婆子弯着腰,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婆婆,我以为你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我终于又见到你了。”陈二激动的语无伦次。
糟老婆子听到这话,急忙啐了几口。
“你们一家人怎么回事?我好心好意上门说亲事,你们不但不说句好话,反而咒我?”
“要不是东方家的大小姐逼着东方家找我来说和,你们以为我会管这事?”
“人家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吃不到,你们可到好,天鹅想吃癞蛤蟆肉都这么难!”
“还什么死了活了的,晦气!算了,我还是改天再来!”
说完,糟老婆子挣脱了陈二,迈着小碎步离开了。
陈二呆呆的望着糟老太婆的背影,口中念叨:“为什么婆婆不认识我了?”
男人见老太婆被气走,脸上先是挂起一丝笑意,然后又板着脸对陈二说道:“哪本圣贤书上教你这么对老人家说话的?”
听到男人责怪的声音,陈二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然后解释道:“我真的认识婆婆的。”
男人冷哼一声说:“隔壁的老婆子,没名没姓的,从你昏迷后就开始往咱家跑,非要给你说门婚事,你不认识才怪呢!”
陈二:“……”
“怎么,感觉怪怪的?”

2x8tn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塵封九界 起點-第二百零五章 魔化,黑眸陳二(上)熱推-bxq24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以若——”
“以若——”
两声惊呼响彻山谷,惊起成群飞鸟。
东方以若被墨无极扭断脖子后,扔垃圾一般随手扔到了一旁,脸上毫无波动,仿佛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妖族与人族,本就敌对。莫说他杀一个人,就算是屠几座城,也根本不会有任何负担。
杀东方以若,他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想杀鸡儆猴,让陈二看到不配合自己的后果。
反正两个女娃娃,杀了一个,还有一个,大不了换一个继续威胁。
只不过,他不清楚东方以若在陈二心里的位置。
“我只想听到肯定的回答!再说其他废话,你身边的这位女娃娃恐怕也……”
墨无极说了什么,陈二没有听到,他浑身的力气在瞬间被抽空,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呆呆的看着东方以若瘫软在地的尸体,陈二涕泪齐下,半跪半爬的挪到东方以若身边,狠狠地将她抱在怀中。
他抬头仰天,想对这个世界宣泄出自己心中的愤懑,可张了张嘴,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原来,痛到深处,是无声的。
他心疼!针扎一般!
从东方家族选拔中陈二被东方以若打劫时一袭红衣的惊艳,到罪脉山头小院中两人互换小说的春心萌动。
从出了文圣结界后,两人对视时的不言而喻,到东道会路途中,两人打情骂俏。
陈二有想过很多很多种两人的结局。
有好的,也有坏的,有喜也有悲。
可偏偏没想到东方以若这么快就要离开他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出自宋代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世间最痛的,莫过于阴阳相隔。
无数个夜晚的梦里,他们都到了白头的。
可为什么还未白头,就要分离?
陈二的书,还只字未写。
他和她的故事,还未开始,怎的就要结局了?
我的大小美女老婆 油条
“呼~”
“呼~”
“呼~”
异界逍遥法神 畅远
陈二胸口很闷,很堵。
堵的他意识有些混乱。
混乱到总感觉脑海里有另一个自己在和他争夺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却只出不进。
低下头,肩膀耸动,大滴大滴泪水滴落到地上,鼻涕也连成一线。
天庭 小 獄卒 sodu
这种痛,撕心裂肺,这种痛,难以言表。
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如果我再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那么……”墨无极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满脸吃惊。
陈二的头发居然在疯狂生长,血红色也快速褪去,回归到最开始的黑色。
“噗通!”“噗通!”“噗通!”
更加低沉的心跳声响起,陈二抬起头,迷茫的看着四周,眼中的血丝也在瞬间褪去。
瞳孔没有焦点,双眼没有神色,然后一边问,一边表情怪异的笑了起来。
“以……以若……”
“为什么要杀了她……”
“为什么啊?”
“嘿嘿嘿……嘿嘿嘿……”
如幽冥传来的诡异笑声,更加剧烈的心脏跳动声。
剧烈到就连东方以惜和墨无极都能开始听得到了。
“噗通!”“噗通!”“噗通!”
这种状态还没持续多久,陈二的眸子瞬间变成了黑色。
没有瞳孔,也没有眼白,只有黑漆漆的一片。
黑的深邃,黑的妖异,黑的令人心慌。
与此同时,已经及腰的头发也由发根到发尖渐渐变成了白色。
白的沧桑,白的刺眼,白的让人害怕。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笑声越来越诡异,越来这邪性,山谷范围内都阴冷了几分,就好像幽冥之地大开,无数鬼魅从里面涌出。
“你为什么要杀了以若……”
“噗通!”“噗通!”
笑声,话语声,心脏跳动声齐齐出现,陈二表情越来越扭曲。
沐之风云
心跳声愈发沉闷,甚至开始出现“怦”“怦”的声音,大地也开始跟着颤抖,如同千万人整齐一致,在大地上跺了一下,又一下,地上细小的石土也跟着一起跳动。
“为什么?你说啊!”
凤逆天下:战神杀手妃 轻墨羽
“噗通!”“噗通!”
最后,就连陈二身上暗红色的花纹也变成了黑色。
此时陈二整个人看起来无比妖异,扭曲的脸庞上散发出一种让人敬而远之的寒意,令东方以惜都后退几步。
东方以惜看着变得好陌生的陈二,心头竟然满是恐惧。
“噗通!”“噗通!”
“轰!”“轰!!
心跳声不停,一下重过一下,如擂鼓大鸣,如旱地惊雷!
在这一瞬间,陈二刚刚回归没多久的意识再次沉寂。
整个山谷开始震动,无数石块滚落,砸落,一时间尘土纷飞。
“啊!!!!”
突然间,已经失去意识的陈二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啸声穿越山谷,透到万里高空。
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中,突然乌云翻滚而来,几乎要压到地面,在山谷顶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中心压向大地,狂风开始呼啸肆虐,吹得周围沙石漫天,郁郁葱葱的古树连根拔起。
人间,一副末日景象。
——
同一时间,几个不同的目光看向了陈二所在的方向。
北域境,还是那座冰雕的宏伟大殿,尊上站在大门前,眼中含着泪光,眺望远方。
南疆境一个隐秘势力据点中,突然传下一道命令,据点的所有人,瞬间消失不见。
中央境,一家酒楼中,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刚刚被赶了出来,突然疯狂大笑道:“世间多疾苦,怎就饶不了我们啊!”
说完,拿起酒葫芦狠狠地往嘴里灌了几口,疯疯癫癫扬长而去。
极品暧昧
天行学院的一间不起眼的房间中,一身灰布衣的的老人正在纸上写着东西,突然笔杆断裂。
老人叹息一声,沉默不语。
那张纸上,写着一排又一排名字。
野蛮王座(湛蓝徽章)
梅子熟了 风吹牛宝宝
羽君
仔细看去,竟然还有陆风临、大古、林城等人。
这些人的名字后面,有些标上了数字,而有些也只标上了问号。
就在刚才,他又在纸上写了一个名字——陈二。
当陈二的名字写完后,纸上一个名字后面标记着一千的,突然消失在了。
陈二的名字后面,写了一个问号,灰布衣老人思考了一下,在后面又画了一个问号。
只不过,第二个问号刚画一半,笔就断了。
纸张最上方,赫然三个大字——雏凤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