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俠兇猛 李九意-617章 燈下黑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大侠凶猛
“记住这个人,运气好遇到,还能活捉的话,商会给的报酬,比这次还要多。”
见江炎看的认真,尹仲念头一起,抱着广撒网捞鱼的心思,提醒了下蒋云峰--这位背叛者的“重要性”。
当然,他并不认为对方能够完成这个任务,不是因为实力,毕竟,见过江炎出手,一位受了重伤的符境,这位年轻的金丹武者还是能对付的。
而是蒋云峰很可能隐藏起来,甚至远离南炎城。
“他为何要冒险?”江炎合上卷轴,问起最关心的那方面。
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缘由,能够让一位符境武者,冒着失去一切的代价做出选择。
“谁知道呢。”
尹仲似乎已经猜到江炎会问这个,轻轻摇了摇头,声音变得低沉:
“商会对符境武者的限制并不大,月俸也不少,别的方面能满足也满足,基本没什么亏待的地方。
“而且,蒋云峰在商会待的时间并不断,差不多有十八九年了,平时也没显出什么异常,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说到这里,尹仲声音渐低渐群,直至彻底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声明显压抑的叹息。
这般表现,看来堂主与那位背叛者认识,甚至平时关系还不错啊……江炎念头转动,随即打破沉默,进一步追问:
“那他背弃商会,最大的可能是什么?”
说完这句,不等尹仲回应,他补充道:
“堂主,您个人认为是哪个原因?”
“个人…”尹仲低声咀嚼了下这个词语,随后上下打量了江炎几息,知道对方从自己的话语中,已经捕捉到了某些情绪,肯定了某些事情。
他没反驳这些,坦白说道:
“我和那位并不算亲近,但好歹认识了许多年,对他也算了解。”
顿了下,他继续说道:
“蒋云峰是位纯粹的武者。
渣男洗白手册 糖中猫
“和别的符境武者不一样,他并没因为实力、寿命、权势的增加,就沉迷享受,而是一如既往的对武道虔诚。
“除了必要的任务,蒋云峰近乎把所有时间、资源都用在了修炼上,以期更近一步,晋升符境。”
听着对方讲述深入,江炎对蒋云峰有了更多认知,脑海霍然升腾起某个形象:
一个虔诚武道、时刻苦炼的老者。
这个时候,尹仲的话也到了尾声,他话语充满同情:
“可惜,到了符境这个位阶,资源、资质、勤奋虽然依旧重要,却已不再是真正决定武者是否能顺利晋升的根本,机缘才是。
“没有机缘,苦炼几十年,也破不开那道瓶颈。
“所以……”
他望了江炎一眼:
“我个人判断,能让蒋云峰背叛商会,肯定是某个势力诱惑了他。
“而那个诱惑、那个许诺,应该也和突破境界有关。”
“这也信?”江炎眸子不由眯起。
一个能让符境武者突破的机缘,蒋云峰就算把白鹤商会卖的底掉,估计也拿不到,他居然会信,会做出背叛商会的事。
“这只是个猜测。”
尹仲先是强调一句,接着抿了抿嘴角,以叹息般的口吻说道:
“你还年轻,武道还在精进,没法理解长达五年、十年困在一个境界大那种痛苦,那种绝望。”
当然理解不了啦,什么武学瓶颈,在修改器面前,都不是问题……江炎适时在心底补充一句。
最后,尹仲做总结道:
“无论如何,既然背叛了商会,无论是何理由,都不值得同情,都是敌人、对手,最近要是遇到,一定要捉回来。”
江炎闻言,微微颔首,表示回应。
……
……
银柳街。
一处普通的房屋大门打开,一位身材魁梧、左手带着黑皮手套、腰间鼓胀的男子急匆匆走进来。
浓郁血腥的味道铺面而至,闻之欲呕,魁梧男子却放佛没受影响。
他快速合上房门,眉眼透出丝缕焦急,边朝着内屋方向走着,边低声喝道:
“云叔,是我。”
“药买来了,按你的吩咐,在英雄阁黑市买的,没走正常渠道。”
说完这句,他又走几步,来到门帘跟前停了下来,没有立刻进入,而是选择等待。
过了一会儿,门后响起了声虚浮男声:
“进来。”
魁梧男子松了口气,没做犹豫,伸手将怀中的“鼓胀”事物取出--这是一个散发着浓厚药材味道的纸包。
“云叔,再忍忍,我这就炼药。”
内屋软塌上,有位老者平躺着,穿着粗气,脸色苍白,没什么血色,像个死人。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他看上去五六十岁,头发黑白参半,矮鼻梁,厚嘴唇,看上去像个朴实的、普通的农夫。
此刻,他只穿着一条粗布短裤,上身与空气接触的胸膛上,一只红黑变幻的掌印很是显眼。
“麻烦了。”
见到魁伟男子拿起一方玲珑丹炉,熟练的倒入药材,右掌随即染红,散发高温,老者嘴巴动了下,似在苦笑:
“我能活动后,就立刻离开。
“这会儿,商会肯定在最大程度大搜捕我,待时间长了,会连累你。”
“连累什么?”
魁梧男子摇摇头:
“要不是云叔方面出手救我,我早就成了那怪物消化后的一滩粪便了,哪能有今日。”
他认真道:
“别的道理我不懂,但救命恩情却不会忘,我也不在乎商会如何,总之,云叔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
“而且,我的特长,你也知道……”
老者似有触动,轻轻点头:
“确实,这里有你这个青木堂丹师,是个很适合我养伤的地方。”
“哈哈哈……”
了解到老者的意向,知道他有心留下后,魁伟男子嘴角裂开,笑了几声,随即补充道:
“云叔,你还忘了一点。
“实际上,这里还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表情得意:
“恐怕那些人短时间也无法想到,你没离开南炎城,甚至没离开白鹤商会,而是在属于它的势力范围内养伤。”
“灯下黑嘛。”
老者想到这些,更加心动,沉吟几息,放佛定下了决心:
“我就在这里养伤了。
“等我伤好后,你也随我离开吧。”
“啊?”魁伟男子惊讶一声。
老者“嘿”了一声,慢慢扫视了魁伟男子一眼,慢声道:
“我难道不了解你,你虽然重情义,但也不是什么傻子,这次这般出力救我,真的没想过从我这得到好处?”
“只是顺带,只是顺带。”
男子表情变得严肃,认真说道:
“云叔,不瞒您,我确有这心思,您可是位符境啊,对我来说就是机缘,救您一次,比得上在商会苦熬多年。
“我之前说的那些,才是最想说的,后面这些,只是小心思。”
老者微微颔首,缓缓合眼:
“那就早做些准备吧。”
……
PS :求月票哇,跪求!
PS :感谢“开福区李秋乐”的打赏,多谢支持。

9qfso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俠兇猛笔趣-586章 南炎“特色”讀書-k8jpu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南炎州域。
一处无名荒山山脚旁边,宽阔笔直的符道直通南北,朝着看不到尽头的远处延伸,符道两侧,生长不知多少岁月的丛林郁郁葱葱,投下或浓或淡的阴影。
驾!驾!驾!
还算响亮的鞭声中,有只规模颇大的队伍从山脚一侧缓缓靠近,一具具造型特殊、表层布满细碎符文的“马车”轧过坚实的地面,没能带起任何烟尘。
在队伍后段,与前后一样、不存在任何特别的车厢内部,厚厚地毯上,正有一对男女各自闭着眼睛,神情悠然,呼吸均匀。
二人似在深眠。
时间平缓流逝,整个队伍早已掠过荒山,正当头的大日也早已偏斜,那个车厢里,女子身子轻抖一下,既而缓缓睁开眼,只是双目朦胧,没有完全脱离梦境。
撒旦劫情:前妻,乖乖回来 婉转的蓝
呆坐一会儿,陆鹿使劲揉揉双眼,侧望了眼依旧熟睡,还没醒来的江炎,轻轻的、没发出任何声音的吐了口气,整个人接着又陷入恍然:
离开夜槐,抵达桂华后,二人共停留了半月,这段日子,他们两个或漫游美景,或拜访故人,或陪伴家人,过得异常充实,没有浪费半点时间。
呼~
环境似有变化,风力加大,将车厢侧面的护帘吹卷,凉意进涌时,外界的景象同时映入陆鹿眼眸。
因为队伍处在较高位置,陆鹿看到一条宛若绿绸的巨大河流自南向北,于广阔无垠的大地上蜿蜒爬行,在无法计算又觉得很近的视觉矛盾中,一个沉浸在日落阳光下的城市轮廓若隐若现。
这是一片面积极大,不知比夜槐大多少倍的城池,那条丝绸般的大河从这里经过,将这座城市分割成两部分。
陆鹿没见过这条大河,同样也没见过这个城市,但她知道,这条河叫明灵河,这个城市,是南炎州城。
是整个南炎州地域的核心。
此刻,随着太阳更加西斜,落日的余晖落在大地上,落在南炎城上,放佛为它镀上了一层金黄,显得异常灿烂。
暖爱入骨:大叔心头宝
陆鹿本能的眯起了眼睛,借此对抗那种略显刺目的反射光芒,却依旧凝望着那里,没有选择不看。
“真美啊。”
她情不自禁的赞美一声。
“确实不差。”
随着她声音落下,属于江炎的声音随即响起,半是感叹半是回应般说道。
“公子,你醒啦。”陆鹿脑袋微偏,见过江炎已经坐起,在她身后,同样通过窗口,观察着外界。
“早就醒了,只是在想某些事情。”
江炎握了下对方的手掌,身子前倾,更靠近窗口,更紧距离的观望:
三國之赤帝 禾本科植物
好浓郁的血气生机,好剧烈的元机波动,不愧是南炎州城,一州地域核心。
能造成这般景象,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有足够多的人口生活,有足够的武者活动。
据他所知,南炎州城,人口近乎万万。
在二人或观望或沉思时,这个队伍也加快了速度,在天色还没完全漆黑,城门还没闭合时,来到了南炎城下,进入了城内。
身穿黑色劲衣,身后背负长剑的江炎轻松从“马车”一步跃下,继而带着提前一步下车的陆鹿,向这个队伍的管事缴纳了最后的报酬,做了道别。
走出属于这个队伍的据点,来到大街,江炎二人顿时止住了脚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公子,咱们去哪里啊?”
毕竟是陌生的地方,陆鹿还是拘谨,显得有点紧张,没什么安全感。
“嗯……今晚先找家客栈住下,品尝一下南炎的美食,其他的事情,明日再打算。”
江炎一边说着,一边环视着周围,寻找着目标,随着视线转动,一个个表明各自性质的店铺名称随之映入眼帘:
张记杂货铺,坊安香烛店,黄金典当,四方茶楼,如意古玩……
仙人渡:帝尊紅顏劫
魔王的日常悠闲生活 八怪丑
最终,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天香客栈。”
江炎身形一下挺直,嘴角勾起,侧首对陆鹿说道:
“走吧!”
……
……
天香客栈。
稍微仰头,江炎望着比自身高出两头,全身肌肉几乎撑爆外衣的“掌柜”,神情怔了一下,才重新笑了起来:
“麻烦了,一件客房。”
身高体壮、满脸横肉掌柜打扮的男子居高临下打量了几眼这两位新来的客人,随即表情没什么变化的报出价格:
“下等房间、上等房间已满,只有中等房间,价格百两一晚……”
说完这句,他重新将视线投向江炎,但没有说一句话。
江炎自然懂这位掌柜的意思,是在询问他们两人是否打算同意这个价格,是否打算住下。
南炎城的物价这般高吗?总感觉找了家黑店……江炎默默吐槽一句,但没打算讨价还价,也没打算离开……初来乍到,今晚先安顿下来,再虑其他。
刀魂祭
“真被坑了的话,我就直接把这货投河。”
这般想着,江炎手掌探入口袋,准备取钱付费,这个过程中,他同时问了句话:
“麻烦贵所摆桌席面送到房间。”
“好说,好说,加钱就行。”
壮汉掌柜闻言,笑着回应,眯起了眼睛。
重生文娱巨星
咚咚!咚咚!
这个时候,楼梯轻微颤动,沉闷发声,这个声音稍稍引起了江炎的关注,以至于他刚掏出银钱就停止了动作,没能立刻交付。
接着,一个女子缓步走了下来。
这女子穿着套月白色束腰长裙,裙子下是双同样颜色的软皮矮靴。
她有张相当清纯的脸庞,长发细眉,红唇皓齿,眸光清亮,年龄大概在十八到三十之间,不太好分辨。
一见到这个美貌女子,那位壮汉掌柜条件反射般的挺直腰背,脑袋随即偏向他处,刻意不看,似不想引起她的注意。
只是事情稍稍事与愿违。
只见这位清纯女孩停在楼梯末尾,环视周围一圈后,随即看到了江炎二人,看到了江炎手掌中大块的金属,同样察觉了“掌柜”的异状,直接大步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姑奶奶饶命,我…我还没有……”
“啊啊啊啊!”
明末風暴
嘭!
没听掌柜讨饶,没听掌柜解释,秀丽女子来到柜台,一巴掌拍下,就把柜子打的稀碎,然后,在江炎、陆鹿有些“目瞪口呆”的神情下,将壮汉拖到大堂中央,拳打脚踢下来。
“姑奶奶饶命,我这次真没坑人,我没收钱啊,真的!”
壮汉哀嚎中,大声叫屈,放佛受了极大的耻辱。
“真的?”女子停下动作,似乎分辨出壮汉情绪中蕴含的真实,但表情依旧夹杂着极大的不信任。
“真的,真的,这位客人可以为我作证,我没收钱呢?”
壮汉抬起鼻青脸肿,狼狈异常的面庞,哀求、暗示般的看向江炎,祈求得到救赎。
但他失望了,因为他看到那位操持着明显不是本地口音的男子,不再是之前那副平淡姿态,变成了畏怯、懦弱,敢怒不敢言的那种表情。
“妈的,年轻人不讲武德。”
幻形
只来得及暗骂这么一句,那个女子雨点般的击打就立刻落了下来,将壮汉重新淹没,惨嚎声继续响彻客栈一层。
江炎饶有兴趣的望着清纯少女将肌肉男按在地上狠狠殴打,心下没来由升起了句感叹:
“难道这就是南炎特色?见识到了!
“真是学到了!
……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PS:莫要让票票发霉啊,读者大大们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