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64章 嫂子是誰相伴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我三十一,她三十岁。
哪怕我心脏病,也不至于谈起百年之后的事,可米露说的,极其认真。
勉强,我能理解。
在农村老家,入祖坟代表着在另一个是假,也要长长久久在一起,当然,这是迷信。
更多时候,是身份象征。
比如,女子要和丈夫葬在一起。
哎…
人啊!
为什么总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如果说面对米菲的倔强感情,我还受之有愧,那么对于米露,我便是当之无愧。
毕竟,爱她、宠她这么多年。
而伴随她刚刚一席话,让我始终硬撑着的心,软了不少。
也下意识中,手滑过她鼻梁道:“玲玲还小,我们也年轻,就别谈生死的事了。”
“叶飞,我不是那个意思。”
“知道。”
我知道,米露只是在较真,所以也不再坚持:“我还想长命百岁,去医院检查吧!”
“嗯,我去换衣服。”
“好。”
看着米露走向卧室时,我一些疑惑地方,也一步步解开。
为什么她,会避开和我房事。
我发高烧那晚出现呼吸急促现象,定吓到了她了。
而这几天的高启云、王军等,都有意避免让我该做,或许他们,也是知道了什么。
想到这,忍不住那手机给李柔发了微信:“你知道我,发生什么事了吧!”
此时,上午八点一刻。
按照她一直来习惯,这会应该在睡懒觉。
但这次,李柔回复的很快:“米露说了,她希望我这段时间,让你不参加工作。”
“别介。”
“我不希望你死。”
“喂、喂,我只是心脏病。”我用调侃言语,做出回应。
纵然大夫说我有猝死可能,可要注意起赖,稳稳在活个几十年,还是没问题吧!
于心中,安慰自己。
而稍后李柔回应,有意思:“带薪休假不好吗?万一你出了事,我要陪好多钱。”
不愧是她,这时候还能皮一下。
至于带薪休假,可怜我?
这次,我没敢较真。
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头,我需要钱治病,也需要给女儿,尽可能多的留下资产。
所以我给她的话是:“李柔,谢谢了!”
“不用,至少你我是朋友。”
“嗯。”
一字回应后,我人侧躺在沙发上,心中偷偷祈祷,但愿今天复检不会有问题。
毕竟…
哈!
哪怕是朋友,也不好意思吃白食,更何况是李柔。
就在我思考时,耳边传来米露声音:“在和谁聊天呢?”
“李柔。”
“方便说说,聊什么呢?”
“聊…”
正在说话,李柔又发来一条消息:“一会我让小兰,给你送些钱过去…记得,打欠条。”
欠条?
以我对她了解,这是在照顾我面子,这个情我会记住。
放下手机,也对米露实话实话:“聊借钱的事。”
“我们可以卖房子。”
“没必要。”
“可…”
“米露。”将她话打断后,我解释:“就算花钱多,还有医保,借钱是做个周转。”
至于房子…
“铛铛。”
没待多想,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和低沉的声音:“哥、米露姐,可以开下门吗?”
“谁?”
“米露姐,我是小兰。”
“嗯?”
米露带着疑惑,过去将门打开。
进来的小兰,微微点了下头后,小声开口:“我嫂…哦,李总,让我给过来送钱。”
“不用。”
“米露姐,别…”
“我说了不用,那…哎,小兰,待我回去谢谢李柔,这份好意心领了。”米露皱着眉头。
一句话,她两种口吻。
先是强硬,但紧跟着,似乎在克制下变为平淡,她这样举动,应该是怕影响我状态。
而我则起身过去,将她拉到一边。
又看着小兰担忧神情,轻声安慰:“哥没事,放心。”
“嗯。”
“钱给我,借条就不打了。”我笑着说。
哈!
和李柔之间,就别来那套形式主义了,虽说前几天有了矛盾,但基本信任是有的。
而小兰听话,将一张银行卡递来说:“密码是123456.”
“好。”
“哥…”说着,小兰目光转向米露,再次开口:“我能陪你们,一起去医院吗?”
“能。”
替米露,做了回答。
她俩大大黑眼圈,开车我还不放心,而让自己小妹帮忙,天经地义的事。
这会的我,说话也顶事。
米露很快答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就这样,三人下楼。
映入眼前的是,李柔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这让米露黑着脸牢骚了一声:“切。”
又凑到我跟前,赌气道:“和她在一起,你后半辈子肯定不用操心。”
“……”
“不过我很快就去上班,也能养你。”
“……”
我接连无语,也真是见识了,女人的攀比欲望真特么强。
还有?
混乱序曲
我一大老爷们,用你们养?
苦笑着,率先做到车中,而随后来到驾驶位置的小兰,回头快言一句:“哥,我也养你。”
“边去。”
没好气的回了声,小妮子瞎掺合什么?
就是个心脏病,守着我妈那么多年,经验还是有的,只要情绪稳定,工作是可以的。
这不!
之后在车上,我还对小兰叮嘱:“你先是李柔秘书,有些事得叮嘱她。”
“……”
“高红那边,要李柔尽可能帮她,下一步她很重要。”
“哥,这事你就别管了。”
“听话。”
我严厉道,病归病,事不能耽搁。
高启云、王军那我不担心,而李柔也会对付张威,唯有高红,是我放心不下的。
也是我,给过她承诺。
同样是因为高红,让我和李柔产生矛盾。
可这时前面开车的小兰,小嘴巴噘起,不满说:“哥,其实是你误会了。”
“什么?”
“是高红儿子自己不争气,犯事进了少管所,还是嫂子帮她,才还钱欠款的。”
“嗯?”
听这话,我呆了下。
既然小兰能说处高红儿子,代表她从李柔那得到了消息。
这里面,有什么蹊跷?
可惜!
容不得我多想,旁边阴着脸的米露,冰冷着插话:“小兰,你口中的嫂子是谁?”
“……”开车的小兰,不接话了。

0or6y扣人心弦的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討論-第123章 好自爲之讀書-oti6g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上来看一眼?
靠!
从一开始我就小心翼翼,生怕和米露碰见。
没想到,人家找上门来。
想想,也活该!
我之前和米露说过,中秋节晚上要陪李柔见她妈,说这目的,是向她表明态度。
还好!
就如李柔刚才评价,米露还不错。
她并未将妈和女儿带来,这让我有缓和空间。
然…
进来的米露,来到李柔跟前问:“希望李总给个面,让我老公今晚回家过中秋。”
这话说的…
说是捉奸不像,毕竟她不配,但不卑不亢态度,又像是宣战。
总之,听着别扭!
千歲 爺
而牵我手的李柔,不慌不忙回应:“既是你老公,那你应该问叶飞,而不是我。”
“你说的对”
“请吧!”
说着,李柔看向我。
这坏女人…
就知道,她不可能争风吃醋,而且,无论任何心态、场景下,都有颗捣乱的心。
而米露也借着她的话,对我道:“李总没意见,你要回家吗?”
“不了!”
“叶飞,不为我。”
“……”
“妈和玲玲就在下面。”
米露手指向楼下时,面部人保持着平静,但这骗的了别人,瞒不过我…她紧绷着嘴唇。
这是她,习惯性动作。
每每委屈时,都会偷偷咬住下嘴唇。
薄情总裁,请放手!
在李柔面前,她硬撑着…
笨女人!
但这,已不足矣让我心软:“明天我会回去看妈,而今晚我只想陪李柔,你走吧!”
“不行。”
“哦?”
“上有老、下有小,我不允许你这么自私。”
“管得着?”我看着米露倔强神情,忍不住又问:“说说看,你有什么资格管?”
“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媳妇。”
“嗯。”
“但我是你妈的儿媳、你女儿的妈妈,就冲这,就有资格让你回家、必须回家。”
英灵导师
米露每一个字,说的掷地有声。
而她漂亮鹅蛋脸,开始狰狞,甚至下唇边,流下丝丝血迹。
这…
艹!
我手指向她:“什么毛病,有话好好说,别老拿牙咬嘴唇。”
“……”
米露,不搭理。
完全是在置气中,桃花眼瞪的很大,而下颚明显用力,下嘴唇血迹也变得明显。
“哎呦卧槽!”
我骂着,也继续续指着她说:“这样弄没意思,我给你机会说话了,那就说出…”
“啪。”
没待我说完,李柔将我指向米露的手按了下来,也叮嘱道:“叶飞,别逼她了。”
“……”
“还没看出来?”
“什么?”
“蠢。”
小骂了声,李柔解释:“米露是背叛过你,也因为这,她一直忍着我、忍着你。”
“哦!”
胡乱在,我应了声。
想来…
卿本纨绔,狡诈世子妃 秦歌婉婉
米露,还是我老婆,而和她上一次见面,是在小区花园里,我甚至表达出柔情。
那之前,我刚被陈欣疏导了情绪,又独自在山脚静坐良久。
心疼,很平和。
可之后…
因为遇见曹铭,因他的话让我躁动,也相应的对米露,在冷漠中讽刺接连而来。
她,活该!
可我对她前后态度,确实过分了些。
也导致米露,此时此刻想怒、又不敢怒,只能用牙尖咬破自己嘴唇。
我…
咋办?
总不能为米露,而离开李柔,别看她总是云淡风轻的,鬼知道,心里能藏多少痛。
我大脑,飞速运转。
也提醒自己,别在心软。
而最终也是对李柔说:“一会我陪你,去赏月…”
“叶飞。”
综漫一切从火影开始
李柔,将我话打断后道:“不用陪我赏月,和你老婆走吧!”
“啊?”
她的话,说的我好懵。
这么大方?
可李柔这坏女人,又提醒一句:“别一脸惊讶,你不至于让我和别的女人去抢。”
“可是…”
“没什么可是,和米露好好谈谈吧!”李柔说话时,眼眸似是我传达某种信息。
一时间,又瞧不出来。
而她洒脱中,已起身,可在离开前,被米露拦住:“谢谢李总,可怜我。”
“米露…”
“怎么?”
“好自为之。”
说罢,李柔再没回头的走出包厢。
她,洒脱。
而我…
一时间,竟不知如何面对米露,可就在在少许尴尬中,她拉…哦,是拽我起来。
“我们下去。”
“米露…”
“下去。”
米露拽着我,走出包厢。
又碰到李柔在等电梯,二话不说的她,又扯着我加快加布,拐进左侧安全通道。
里面,没灯。
黑!
也听到米露,小声哽咽。
我…
罢了!
行走在黑暗中,一脚深、一脚浅,一起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
期间,我们在没一声言谈。
看不清,但知道米露穿着高跟鞋,不方便,好几次觉察到,拉我的手突然用力。
像是,险些摔倒。
我…
“哎!”
叹气声,伸手搂住她纤柔细腰:“别误会,怕你扭到脚,还得麻烦我妈照顾你。”
“……”
她,无言。
而就这样片刻后,来到一楼。
迎来灯光时,也看到米露脸庞上浮现着笑容,轻声提醒我:“妈在,委屈你演戏。”
“……”
“答应你,今晚好好聊聊。”
“好。”
听到承诺的我,也扬起伪善笑容,可米露一起走向大厅东侧靠窗位置。
“奶奶你看,我爸爸也来了!”正在吃甜点的叶玲,抬起头来,露出甜甜酒窝。
“乖!”
走来,笑着逗了逗女儿。
又站在我妈面前,习惯性拍马屁::“妈,这大饭店菜就个贵,还没你做的好吃。”
可她…
没好气的瞥了我眼,问:“你不是说忙,没空理我吗?”
哎!
我这妈,就这脾气。
只能强行解释:“刚陪客户在这吃饭,聊完,赶紧就下来了。”
“怎么和米露一起?”
“碰巧遇到。”
“扯吧你!”
显然,她不信。
我这暴脾气妈,估计是在气我不够孝顺。
而米露在挡住我后,解围:“妈,大过节的您消消气,叶飞忙工作,不容易的。”
“就你心疼他。”
“呵…”
“坐吧、坐吧!”
都市妖圣 小迷涂神
“嗯。”
米露和我,一起坐下。
而这次叶玲,选择爬到米露怀中:“妈妈、妈妈,玲玲抱抱你…妈妈,你哭啦?”
“没…”
“我看看妈妈。”
“别闹。”
搂住女儿,米露头扭一旁,顺势用衣衫抹过眼角时,还解释:“刚飞进个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