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 秋來2-第0745章孫權的兩封信(求月票)分享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刘璋提笔给刘备回信间,又接到了江东孙权的书信,信使正在外面。
孙权给自己送信,刘璋觉得很是奇怪,遂叫信使进来,仔细问了一下。
毕竟他与孙权可当真是没有什么联系,孙权给自己写信,莫不是因为玄德的缘故。
所以刘璋想要问清楚了,这封信到底是给自己的,还是孙权想要通过他给刘备的。
得到信使的确切答复,是江东之主孙权给自己的信件后,刘璋这才打开竹筒。
露出里面的竹简,他查验无误,仔细观看。
信中的内容让刘璋心惊不已,原来是孙权这个盟友,向自己吐槽说刘备来益州就没按好心。
当初刘备就是想要与江东一同谋划益州,只不过江东大都督周公瑾去世,双方遂没有攻打益州。
而且孙权郑重警告刘璋,千万不要把刘备留在蜀中太久,否则这益州就会成为刘备的了。
超级菜农 天羽
然后孙权还着重说了一下刘备前往江东娶亲,暂住江东的时候。
他每日歌舞宴请结交江东豪强以及名士,搞得刘备在江东的名声也很盛。
现在看看刘备在益州的所作所为,那就是在江东的翻版!
孙权自然是隐瞒了当初是想要扣押刘备的心思,结果最后搞的,只能礼送刘备出境,让他赶紧滚蛋。
别他妈的在祸害江东的豪强,孙权怕刘备再聊下去,江东子弟就该有人去刘备那里出仕了。
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孙权在心中是痛斥刘备的所作所为,并且提醒刘璋要好好提防刘备等等。
可人类大多时候,都是“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看完之后,刘璋瞥了一眼信使,开口道:“信我收到了,你走吧。”
信使拱手问道:“敢问益州牧可是还要回信?”
“我不杀你就已经看在孙权的份上,还想要回信,滚。”
刘璋一甩衣袖,立马有亲卫拔出半截刀来,哄信使走。
看完之后,刘璋就感觉,总之孙权就是一个意思,刘大耳这活不能留啊,要不然你老家都是他的了!
不可能,这是绝不可能的!
刘璋认为自己在益州根深蒂固,无论如何都不是刚来益州的刘备能够比拟的。
论粮草,论兵力,论民心,在益州,刘备他哪一方面能够比得过我!
刘璋在继续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刘备想要谋夺益州,绝不可能,自己反手之间就能给他掐死。
这点自信刘璋要是没有,他怎么会请刘备入蜀?
张松心中也是纳闷孙权为何会给刘璋来信,难不成是催促刘备赶紧回荆州?
“子乔,你且看一看。”
刘璋把孙权的信件,让张松也看一看,仔细观察他的反应。
张松从侍从手中接过后,快速浏览,心下大惊。
他没想到孙权会玩背刺这手,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超级真仙 情少爷
“子乔,你说我是不是真的看错人了?”
刘璋对于张松流露出来的面部表情很是满意。
看来张松是真心为自己着想的,他事前不知道这件事,此时惊诧,也是在怀疑自己是否引狼入室了。
刘璋点点头,对于张松的好感更近一步。
“主公,我一时间不敢相信,这是出自孙权的手书。”
异界之极品山贼
张松放下手中的竹简,只能这样解释道。
听到这个角度的解释,刘璋也是一愣。
没错啊,孙刘两家互为盟友,还是姻亲关系!
孙权向刘备求救也就罢了,焉能会再背后捅他一刀?
此事的确存疑。
刘璋看着眼前的写给刘备的信,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继续写下去了。
孙权不止是给刘璋写了一封信,在老臣张昭的建议下,还给汉中张鲁写了一封信。
一封信是让刘璋起疑,轰刘备出益州,回荆州共同抵御曹操,分担江东的压力。
顺便再恶心一下刘备,谁让他踢开江东,独自前往益州。
益州这块肉,绝不能让刘备独吞了,江东不答应!
夏侯渊领兵进入陇右的消息,也传到了汉中南郑县。
张鲁完成了今日的修仙功课后,才打开竹简,慢悠悠的看着麾下送来消息。
前些日子杨昂来报,虽说协助马超攻克了冀城,还需要留在凉州,震慑宵小之辈,没有说归期。
张鲁也没给回信催杨昂回来,马超的武力,他是相信的,甚至一度想要把马超纳入麾下。
毕竟马超已经在潼关的时候,向天下人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今日又接到夏侯渊等人进入陇右的围剿马超的消息,张鲁摸着胡须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只不过他觉得马超赢的面可能性不大,如此一来,那岂不是有机会收服马超?
张鲁还在思索这件事的可行性。
“主公,成都有消息传来。”
杨柏蹬蹬蹬的走进厅内,速说了眼线传来的消息。
张鲁摸着胡须一时间有些诧异,曹操他不仅是派夏侯渊平定陇右,更是亲率四十万大军攻打江东孙权。
刘备向刘璋讨要粮草与士卒返回荆州,帮助江东渡过难关,但是刘璋麾下谋臣对此事发生了争执。
“主公,一旦刘备领兵撤出葭萌关,我等理应立即上前接收葭萌关。”
杨柏首先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是拿下益州的最好机会。
有了葭萌关在手,进可南下攻打成都,退可保住汉中不受刘璋军士的侵袭。
占据葭萌关,也是主公能够入住益州的重要一步。
张鲁听了也很心动,管曹操与孙权谁输谁赢,此事挨不着自己,实在是太远了。
但是如果能够趁机浑水摸鱼,拿下益州,这才是张鲁最希望能够见的。
到时候一定要生擒刘璋,为自己的母亲以及弟弟报仇雪恨。
张鲁摸着胡须有些迟疑的道:“可是我认为刘备可不会,心甘情愿的把葭萌关拱手相让。”
“主公,我们可以提出与刘备共同驻守葭萌关,刘璋不肯给刘备信上的要求,二人说不准就会撕破脸皮。
而刘备兵力根本就不占优势,想必他没有理由拒绝我们的提议。”
杨柏微微一笑,随即说道:
“我给堂弟杨昂去信,让他控制住关平,到时候刘备不会不从的。”
张鲁沉吟了一声,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刘关张三兄弟,关平那便是刘备的儿子。
有关平这个质子在手,想必刘备会静下心来与自己谈判的。
如果马超在陇右战败,凉州再无其立足之地。
他一定会跟着杨昂一同返回汉中,到时候大军带着关平回来便好。
有了谈判的筹码在手,与刘备交流,便会对己方有利的多。
在一旁久久不语的杨松,心想虽然刘备给的钱不少,但是师君选择扣押关平这件事,自己是真的帮不上忙。
就让杨昂通知一下关平,反正关平想要回益州或者荆州,怎么都得通过汉中的境内,他是逃不掉的。
既然逃不掉,莫不如大方些,直接告诉关平事情的真相。
与其做个伪君子,莫不如做个光明正大的真小人,你们送我的钱,可不是白花的!
关键时刻能够靠得住,等关平到了汉中,那刘备更得给自己多送些钱财,保住关平的性命。
总之,杨家不亏。
阎圃也觉得杨家兄弟,今日总算是提出了一个可行的建议。
杨松瞥了一眼阎圃,当即拱手道:“主公,我有一计。”
“嗯,你说。”
张鲁面对汉中以外的事情,除了想要占据益州,就有个称王的小心思,其余的根本就不怎么关心。
“梁兴等人还在蓝田县作乱,我们莫不如派遣士卒出兵关中,也好惊扰夏侯渊的判断。”
“哦?”张鲁摸着胡须有些心动。
“主公,夏侯渊领大军出征陇右,近在咫尺的梁兴尚未平定。
曹操领军四十万兴兵江东,关中地区空虚,正是我们扬名的好机会,让曹操不敢小觑,再攻打我们。”
杨松没觉得有何不妥,去岁韩遂马超等人在关西反叛,长安附近的大量百姓纷纷涌入汉中,躲避灾祸。
有这些熟车熟路的人存在,一定会大大有利于自家军队的前进。
然后进入关中趁机掳掠一番也好啊,对于财富,杨家从来都是不嫌弃少的。
他们听说梁兴掳掠了数千户人口,以及数不清的财富。
这种场合,他们不掺和一脚,那绝对不行!
杨家祖宗都会自己掀开棺材板,大骂杨松是败家子。
“主公,此事万万不可,我等与曹操相安无事,若是突然发兵攻打汉中,恐怕会招致报复。”
阎圃立即就出声阻止,觉得杨松说这话,就是没安好心。
“师君,什么叫相安无事,可别忘了,去岁曹操就已经要打汉中了,
若不是有马超韩遂阻挡,曹军已然入侵汉中,阎从事未免也太善忘了。”
杨松觉得还是要帮马超一二,总之别败的太惨了,否则不仅自家弟弟回不来,兴许还带不回来关平马超等人。
对于张鲁的心思,杨松那是猜得透透的。
只是阎圃的反应未免也太大了一些,他莫不是在私底下与曹操接触了?
他娘的,阎圃竟然敢抢老子的生意,这事绝不能就这样算了。
哪个诸侯来汉中办事的,不是先求到他杨松的门上,何时轮到阎圃了!
阎圃没有理会杨松,只是开口道:
“主公,既然我们选择南下益州用兵,岂能在北上向关中进兵,这般行事,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自然是避免马超连累我汉中子弟,在凉州覆灭的手段罢了。”
杨松则是颇为认真道:“难道阎从事一直反对对曹操用兵,莫不是从心底就已经开始准备另择新主了?”
“你,一派胡言。”阎圃颇为愤恨的甩了下衣袖。
这种污蔑手段可当真是常见,可惜有时候主公就吃这一套。
张鲁瞧着两个属下的争论,摸着胡须,一时间不好判断。
汉中被他经营的那是铁桶一片,曹操若想要攻打汉中,得首先攻克阳平关。
就算曹操能够率领四十万大军攻打汉中,张鲁都不惧。
阳平关的地势,不管他来多少人马,能摆开攻关架势的人,也就一点点。
所以兵力优势,想要拿下阳平关根本就不可能。
实话实说,张鲁对与出兵攻打关中是赞同的。
就算去潼关下,长安城下耀武扬威也好,告诉曹操自己不是好惹的,少来打老子的主意。
“此事倒是妥帖。”张鲁点头应下此事:“且先放出风声去,就说我派遣大将领兵十万攻打关中,断夏侯渊的后路。”
“喏。”
此事商议妥当后,张鲁顺势就翻到了孙权的书信。
说让他出兵荆州,可以谋夺刘备在荆州的地盘。
毕竟刘备是打着攻打张鲁的幌子被邀请进入益州的。
看着孙权给自己写信,张鲁也是颇感迷惑,孙刘两家不是联盟,互为姻亲关系吗?
听闻孙权已经向刘备发出求援信了,怎么还怂恿自己出兵攻打荆州呢?
张鲁对着自己的谋臣说了心中的疑惑。
阎圃微微一笑,拱手道:“主公,孙权必然是不知道我们与刘备接触过。
孙权写这封信的目的,就是在逼迫刘备回荆州,攻打曹操,为他江东分担抗曹压力罢了。
足以见得曹操四十万大军,对江东的压制,故而我等既不能被孙权所利用,也不应该出兵攻打关中。
否则曹操领四十万大军前来汉中,这不是给主公招徕祸端吗?”
张鲁与刘备密谋夺得益州,在庞统关平的虚与委蛇当中,含糊的应了下来。
反正诸侯之间大多都是互相欺骗,为自己的团体谋利益才是最真实的。
“赤壁之时,曹操携百万大军,结果还不是被孙刘两家给覆灭了,曹操狼狈逃回北地。”
杨松倒是无所畏惧,一切向钱看,只要给的他足够多,他甚至都可以把张鲁卖了,自己躲在家中数钱。
“现在区区四十万,就像覆灭江东,绝无可能!”
阎圃被杨松怼的又是没话说,凭什么人家百万都没打赢,四十万就能打赢?
“更何况方才师君已经定下出兵关中,你在聒噪,我当真怀疑你接触了曹操的人。”
杨松用手一指阎圃,面带恨意,抢我生意的人,都得死!

熱門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728章你想太多,我是來騙你兒子的(8k求月票)相伴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马超进入冀城后,先是下令约束士卒,不得违反军纪,否则必定受到严重惩处。
随即他又打开府库,对追随者进行赏赐,并扬言将来攻回槐里以及长安后,赏赐更重。
至于羌人氐人马超只赏赐头领,至于头领赏赐不赏赐,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这些士卒得到马超赏赐之后,欢呼声越来越大。
以至于让旁人的心情越发的低落,尤其是聚在一起进行谋反的人。
马超依照关平的建议,很快就发布了安民榜。
关平对此更是亲自领队发动自己麾下人员,挨家挨户的敲门进行宣传策略。
不仅仅要点明马超的身份,更要为三兄弟社团的扛把子刘备宣扬一波。
舆论阵地,岂能假手于他人!
关平要让冀城百姓感受到刘皇叔麾下士卒的热情,爱民不是白说的,绝不拿百姓一针一线。
而且无需做的更好,只需与其余军纪不严密的士卒对比一下就行。
不为别的,全靠同行衬托的!
对于马超能够在陇右站稳脚跟,关平是极其期待的。
这样才能帮助己方,尽可能的无伤拿下汉中,还能作为MT持续吸引曹老板的攻击。
免得到时候取汉中,曹老板还要掺和一脚。
铛铛。
关平敲了敲门上的铜环,这里便是天水郡功曹姜囧的家!
王牌校草,校花你别逃
也就是目前姜维的家。
他爹姜囧后来在随杨阜等人叛乱的过程当中,死于羌人氐人的混战当中。
木门打开后,也打断了关平的回想。
一个女人开门看向关平,有些许紧张:“不知?”
“我叫关平,我父是关云长,我大伯父是大汉皇叔刘玄德,今日进城是宣扬马孟起将军的安民榜。
路过听到院内,有一少年的读书声,正巧没有向这户人家宣扬,故而想进来讨杯水喝。”
刘皇叔的侄子?
“我夫君他不在家。”
妇人有些惧怕,因为她的夫君可是郡里功曹,还掌管军队。
她是清楚冀城已经被围了五个月,今天刺史才带领大家投降的。
万一是来问罪的,这让她心下有些不安。
“无妨。”关平伸手扶住要关门的门板,一脚踏了进去,面带笑容:
“夫人不必惊慌,我方才听到院内有人读书,读错了字,故而想要来告诉他一声,顺便再讨杯水喝。”
“哦?”
妇人迟疑了一些,遂直言道:“那将军请进。”
关平进来之后,也随手关上了木门,让侍卫站在门外。
院子里的读书声已经停下来了。
关平打眼那么一瞧,感觉十来岁左右的孩子,盯着自己。
这个日后季汉的擎天之柱,诸葛亮意志的继承者,姜维,如今还没有长开。
但可以看得出来,脸上有些英气的婴儿肥,而且一旁还有武器的架子,甚至连箭靶都有。
看情况是从小就得到了父亲的真传?
文武全修!
“你是何人?”
“过路的,听到你读书念错了字,故而进门想要喝杯热水喝。”
“什么,我念错了?”姜维下意识的怀疑了下自己。
“对,不信你自己重读一遍。”关平顺势坐在一旁的席子上。
姜维赶忙继续重读,发现自己果然读错了两个字,当即瞪大了眼睛。
这等错误竟然被人发现了,还专门敲门进来指正,这个人对于经学的掌握该是何等的骇人?
“我真读错了!”
姜维放下手中的竹简,对关平立即变得恭敬起来。
此人学问在我之上,兴许能够拜他为师,教授自己经学。
毕竟经学这种学问,没有老师的讲解,光靠着自己看,那可太难了。
关平点点头,果然,年纪小就是好忽悠。
现在他父亲还没死,姜维自然就没有养成独当一面的性子呢。
小姜维看了看关平,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竹简,有些欣喜的问道:
“先生也喜欢儒家大师郑司农的著作?”
关平下意识的点头,随即又摇头道:
“我喜读春秋,不过我在益州的时候,听到许多人在传播郑司农的著作,也曾听过几次课。”
“哦,益州那一定是郑司农的学生。”姜维连忙帮关平说了出来。
郑司农的学生很多,其中蜀中学者最多。
“对,蜀中有很多大儒。”
关平笑了笑,瞥了一眼在旁烧水的妇人:“难不成你喜欢郑司农的著作?”
“我非常喜欢。”
姜维还没有变声的声线,诉说着自己对郑经的崇拜。
关平耐心的听完后,笑呵呵的道:“那你有没有兴趣前往蜀中求学?”
喜 劫 良緣
“嗯?”
姜维眼神一亮,凉州研究郑司农学问的大儒可真不多。
主要就这个地,乱了几十年。
大家都习惯了用刀子说话,怎么能静下心来读书呢。
但蜀中就不一样了,只要守住天险,外敌轻易无法入侵。
姜维母亲的动作为之一顿,看向关平,一时间有些不解。
他是专门进来拐骗自己儿子的?
绝对不可能!
夫君他在城中怎么都排不上号,关平要拉拢,也不会拉拢自己夫君啊!
最为关键的是自家没有多少余财,家里供应两个习武之人,那可是老费钱了。
难不成是自己的儿子天资聪颖,有成为经学大儒的潜质,所有关平才会闻声而来?
要不然凭什么自家儿子在院落里读书,就能吸引他专门来一趟呢!
关平他绝不会专门来一趟的。
就算是来拉拢自家夫君,也不会去拉拢自己的儿子。
“去蜀中?”
姜维眨了眨眼睛,看向关平道:“方才忘了问,你是谁?”
随心闯天下 本为草木
“关平关定国,我父是关云长,我大伯父是大汉皇叔刘玄德,如今正在蜀中。”
“哦,倒是听我父亲提过。”小姜维点点头,把竹简放在矮案上,歪着头道:
“可是我家里没有多余的钱财,供我前往蜀中。”
“你站起来。”
小姜维依言站起身来。
关平这才打量了他一眼道:“你五中三,能够射中那个靶子,我就资助你前往蜀中学习。”
“五中三?”小姜维眼里露出精光,但很快就消失:“你说的可是要中正中心?”
“我就算要求你,你能做到吗?”
“我可以试试。”
小姜维也不说大话,抿着嘴,直接走过去拿起弓,又背上箭壶,数了五支箭。
关平挑挑眉,不知道姜维如今的射术如何啊?
这玩意从小学起,又有他爹的教导,想必应该差不了。
就连曹丕那也是自幼开始学习骑射,变得精于骑射。
只要肯花钱,肯下功夫,曹丕的骑射技术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嗡嗡嗡几声。
箭羽还在微微发颤,但也已经全射中了箭靶。
啪啪啪。
关平习惯性的鼓了鼓掌,赞扬道:“年纪不大,箭术不错,倒是我今日小看你了。”
小姜维先是冲着关平挑挑眉,这才对着他娘露出笑容,小声嘀咕道:
“咋样,娘,我给咱们家省钱了吧!”
妇人脸上也同样露出微笑,儿子果然给自己争气。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看来这钱我花定了!”
关平笑了笑,又夸奖了一句。
“那是。”小姜维一脸骄傲的模样:“对了,我叫姜维。”
“姜维,好名字,维护大汉天下和平的重任就在你的身上了。”
姜维嘿嘿笑了笑,他没想到关平竟然是这般解释的。
不过仔细听听,确实有一团火在胸膛当中跳跃。
关平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一块玉佩,放在矮案上:
“这个玉佩就当做你我赌约的信物,待到我领军撤回益州后,便带你一同回益州去学习,可好?”
“好。”
小姜维一把抓起矮案上的玉佩,面上颇为激动。
这可是自己地第一次通过自己的努力,赢来的!
更不是谁施舍的。
关平他是被我的才华所吸引,否则凭什么愿意资助我去读书。
小姜维依旧沉浸在喜悦当中。
关平也是笑了笑,看着鱼儿主动咬钩,心中欢喜的很。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到时候就找机会,把你送到荆楚讲武堂去进修。
学什么经学啊,改学军事学习!
现在打仗才能有效结束这乱世,现在经学有个屁用,免得到时候全都走什么磕五石散,追寻魏晋风流的道路!
邦基。
木门被推开,走进来的姜囧面带汗水,见到关平与自己的儿子谈笑,有些愣住了。
“父亲,你回来了。”小姜维当即大喊了一声。
“嗯。”姜囧点点头,看见妻儿无恙,走上前去抱拳道:“见过关小将军。”
关平摆摆手,起身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
“关小将军,这热水刚刚烧好。”妇人喊了一声,对关平的态度也大有改观。
“下次吧,下次一定!”
关平转身离去,走出木门。
姜囧见妻儿无事,急忙问了情况,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般偶然的事情。
他还以为关平是要拿他妻儿作为威胁,对自己威逼利诱一番。
姜囧先是安抚了一下激动的妻儿,赶忙追了出去。
关平也并未走远,继续像隔壁宣传,听到姜囧的呼唤,遂停下来。
“某多谢关小将军的厚爱。”
“然后呢?”关平看着姜囧道:“你是来替儿子推辞的?”
姜囧一口气憋在胸中,怎么什么话都让他给说了呢!
“是的。”
“为何?”
姜囧挺直身子道:“我儿年岁尚小,若是远行,唯恐没有人照顾他。”
“钱有时候能解决许多事。”关平对于这个蹩脚的理由,丝毫不为所动。
姜维是他看上的人,怎么能留在凉州之地等待时机。
带走,必须带走!
“额,关小将军说的对,可是益州乃是刘璋的地方,刘皇叔恐怕多有不便,我担心。”
“不用担心。”关平突然压低声音说道:“你不要告诉别人,益州牧刘璋为了匡扶汉室,决意让出益州。”
“真的?”
姜囧没想到关平会把这等机密之事告诉他。
“我骗你做什么?你有什么值得我骗得?”
面对关平的质问,姜囧很想说,你就是想要收买我!
可我偏不会被你收买。
但关平硬是不说,让他先前的心理活动全都白搭了。
关平瞥了他一眼,我骗你做什么,我要骗的是你儿子!
姜囧打出了沉默,他知道儿子十分喜欢郑司农的经学。
朕本红妆
刘备的名声自己也听过,绝不是空穴来风。
关羽的名声自己也听过,天下谁不佩服他的义气。
如此一想,关平他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最为重要的是,这就是个巧合。
关平他甚至连收买自己的意思都没有,他要出资,完全是因为儿子在读书声,吸引了他。
这一切都是个巧合!
姜囧越想越觉得有些挫败,关平真不是冲他来的。
方才姜叙说让自己小心,别被关平给收买了。
结果人家压根就没想收买自己。
不过万一关平他因为战乱提前撤走,兴许就没法带走自己的儿子了呢。
想到这里,姜囧便拱手道:“此事多谢关小将军。”
“无妨,我是与贵公子做出的赌约,与你无关,走了。”
关平摆摆手,又带着人往下一家走去。
邻居瞧见姜囧来了,急忙问是怎么回事?
没成想刘皇叔的人马,竟然对待百姓真的是如同传闻当中的一样友善。
姜囧则是解释了一番,同为姜姓的宗族哈哈笑了两声。
说人家要收买也会去找姜叙,而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郡将,想太多了。
瞧瞧人家的做派,如此耐心,定然不会有什么坏心思。
尤其是马超进城之后,也没有纵兵劫掠,反倒是发布了安民榜。
姜囧点点头,一时间有些感慨。
像这样的军纪确实是十分少见。
杨阜等人还在等着这些入城的士卒闹事,接下来便有了大义,可以鼓动城中的百姓一同参与进来。
姜囧看着关平这番作为,这个算计怕是要落空了。
而杨阜家内,众人依旧在商议如何叛乱,以及阎温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刺杀马超,
他还是想要用苦肉计,重新加入反抗马超的联盟当中来。
“阎温此人的做法,真是让人感到迷惑。”姜叙一时也摸不透人家的想法。
“我觉得就是装的。”
杨阜摇摇头表示他一开始就不相信阎温。
否则谁能提前看出来,阎温这个浓眉大眼的人,早就想要跑出城去投降马超了?
城门刺杀,一定是阎温在演戏!

uydci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713章 正義的天使關平閲讀-5nf8m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一方的夷王上场,另一方不上场,双方士卒的气势却是有些不一样。
尤其是嗜杀的朴胡,名声在外,又杀死了几个围攻他的人。
如今看来,朴胡所到之处,士卒皆是避让躲避,不敢与之对战。
自古以来,避让强者是战场上士卒共同的心里。
谁都不想上前送死。
袁约瞥了一眼山谷上面的汉军,一咬牙一跺脚,抽出环首刀来。
他大吼着带头冲锋,闯进战局当中,妄图挽救颓势。
什么他娘的五百对五百公平对决,先赢了再说其他。
袁约可不愿意再听见朴胡那个得意的笑声。
夷王朴胡见到袁约领军冲杀进来,哈哈大笑,遂大喝着带头围攻袁约。
“关小将军,他们打起来了,王对王!”
举着千里眼的句枝兴奋的大叫。
别说哎,这东西看的可真是清楚。
“哦,这倒是我未曾想到的。”
关平一直觉得袁约是个颇显理智的人,看来朴胡十分不会做人。
人一旦进入发怒的状态,什么理智都得往后靠。
“不过,机会倒是来了。”
句扶颇为疑惑,他知道少将军身边都是年轻小将。
可除了邢道荣的武力,让他大长见识了之外。
那个沉默寡言的“瘸子”,还真没有引起句扶的注意。
却没想到少将军竟然把如此重任,放在了他的身上。
“留正明的箭术很好吗?”句扶小声嘀咕了一句。
关平瞥了一眼句扶,笑道:“我自是相信他的箭术。”
句扶心下诧异,未曾想关平竟然如此相信他麾下几名心腹。
袁约对上朴胡,别说年龄上的差距,但是历经战事的经验,他还真没没有朴胡丰富。
别看那发怒了,如今依旧是被压着打。
朴胡一边打,一边说着垃圾话嘲讽袁约。
这让袁约气的不行,可又无可奈何,只能咬紧牙关,妄图利用自己年轻的优势,耗死他。
“哈哈,大侄儿,你总咬牙做什么了?”
朴胡大笑着道:“你咬牙又杀不掉我,莫不如就此投降,我饶你一命。”
“话可别说太满了。”
袁约大怒,一时间刀法更加凌厉,恨不得一刀砍掉他的头颅。
就在此时,一支箭精准的从侧面微微倾斜向下,钻进了夷王朴胡的脖子里。
朴胡动作为之一顿,来不及招架,直接被愤怒的袁约一刀砍掉首级,滚落在地。
刀落之后,血涌喷薄。
袁约傻了。
他看着滚落了几番的头颅,再看看骑在战马上喷血的尸体。
朴胡就这么被自己给杀了?
成长
一刀削首!
刚刚是谁放的冷箭,助了自己一臂之力?
袁约再想抬头看去,就瞧见朴胡的嫡系士卒拼了命的向自己杀来。
“死了!”
“朴胡被袁约一刀砍掉了脑袋。”县长句枝站在山坡上大叫两声。
“朴胡死的透透的!”
听到这话,关平长舒一口气,今天只要死了一个王,那就事情可就好办了。
留赞同样一瘸一拐的背着弓箭回来,向关平复命。
句扶瞪着眼睛,未曾想乱军之中,他都能准确射杀敌将。
这种箭术,怨不得少将军会如此信任于他。
“关小将军,夷王朴胡被斩首。”
县长句枝把千里眼还给关平,虽然不舍,但今日之局面,他心下有些佩服。
以后谁要说关平只会在阵上砍人,全都靠着他父亲的羽翼,才得以成名。
句枝一定要笑着赞同,心里骂他是个憨批。
瞧瞧他的心有多脏啊!
二桃杀三士,就硬生生的弄死了夷王朴胡,并且这口锅袁约他不想背都得背上。
最重要的是他哄骗了自己的儿子上了他这条贼船也就罢了,偏偏还带上了句家。
如今处理袁约的手段,与处理句家如出一辙。
只不过一个是送功劳名声,一个是送来战事的威胁。
想到这里,县长句扶的心里就欢快多了。
少将军关平果然还是看重我句家的!
关平透过单筒望远镜瞧去,发现山谷当中的蛮夷相互厮杀的更加起劲了。
“哈哈,这下子双方不死不休了,什么七夷王之间的关系坚不可摧,如今看来,不过如此!”
总归是利益闹的!
因利而聚,必将因利而散。
关平把单筒望远镜递给一旁的周鲂。
过了许久,朴胡部落的人终究是有人逃走了,袁约即使派人追击想要灭口,都没得机会。
山谷中的混战一片哀嚎以及死尸。
他提着朴胡的人头走上山坡,扔在关平的脚底下,浑身散发着血气:
“关小将军,当真是好算计!”
“不会吧,不会吧。”关平看着袁约道:
“袁约大王难道是想要把杀了朴胡大王的事,安在我头上?”
袁约一下子就变得气短了:“难道不是关小将军助我,让我杀了我姑父。”
“杀了朴胡,完全是袁约大王自己方才在战场上大杀四方,一下子就砍掉了朴胡的脑袋,我等皆是见到了。”
县长句枝伸手手赞扬道:“袁约大王威武!”
“那你把你姑姑接回来,不就行了。”
关平认真的建议道:“朴胡王荒淫无道,三巴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袁约瞪着眼睛道:“胡说,我就是被你算计了。”
关平则是继续摇头道:
“我只是想要买天下最坚硬的盾,可谁想到朴胡他想要厮杀。
袁约大王,我关平才是受害者!”
“你是受害者?”袁约一脸震惊的反问,语调都变了。
“对啊,袁约大王,你想想,我就是想要买盾,对不对?”
“对。”
“结果呢,盾没买着,反被你们给卷入这内部斗争了。
这要是传出去,三巴之人还以为我杀了朴胡呢,我上哪说理去,你说,这么个过程,对不对?。”
关平同样瞪着眼睛怒不可遏。
袁约被关平一顿吼给吼懵了,连连点头。
这么一分析,主要责任在朴胡!
袁约整个人都通透起来了,若不是朴胡想要抢这盾牌的生意。
若不是朴胡提出五百人进行厮杀对决,焉能有这种事情会发生?
自己与关平好好做生意,大家都是美滋滋的。
只是出现了袁约这么一个搅局者,故而才会出现如此大的变故!
关平提了提朴胡的脑袋,开口道:
“袁约大王,冤家宜解不宜结,这尸体与人头就劳烦句县长帮忙送回去吧。”
句枝连忙摆手摇头道:“关小将军勿要说这些话,我去了怕也会是这般下场。
我觉得还是谁杀的,谁送去。”
袁约也没有打算杀了人家大王,再把人头给送去的想法。
这不是激化矛盾找死又是什么?
他袁约可不是目中无人的朴胡,这种事朴胡做的出来,可袁约做不出来。
关平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袁约见关平不言语遂拱手道:“还望关小将军能够待我去一趟,从中讲和。”
“我从中讲和?”关平指了指自己开口道:“我凭什么去?”
“五百面盾牌,我免费送于关小将军。”袁约先是说了这话之后又道:
“我早就听闻关云长将军义薄云天,也相信关小将军同样是这般的人,我且回去想法子解释一番。”
都市神级仙少 吧唧叭叽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走一遭。”
县长句枝连忙上前拉住关平想要说话,却听到袁约道:
“多谢关小将军,在下受了伤,且先回寨子去了。”
言罢,头也不回的就往山坡下面跑,连战场都不打扫一二,命令士卒留下五百面崭新的盾。
关平望着袁约领人走了,当即下令打扫战场,一定要救治这些伤兵。
欧公主的恋爱记
收买人心的时候来了!
江天月影 邀月欻欻
逃回朴胡部落的人,传达了王被袁约杀死的消息,当即变得混乱起来了。
其中朴胡的嫡系与早就想要换王的人纷纷刀兵相见,至于原主朴胡的尸体无人在乎。
而袁约也回去联系其他五名夷王,诉说这件事情,妄图掌握先机。
毕竟朴胡的人脉势力,不是他一个新继承王的人所能够比较的。
所以平狼谷是伤兵也全都没空搭理。
这些人死的死,伤的伤,全都是被关平命人救治伤者。
甚至把两方人马的尸体进行了辨认后,挖了大坑埋了起来。
句枝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不断的派出哨骑前去打探。
看看七夷王部落之间,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的打起来。
各种小规模的冲突已经开始了。
甚至有人开始抢夺朴胡夷王的地盘。
三巴之地因为夷王朴胡的突然身死,形势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了。
有人选择与袁约为敌,有些则是保持中立,有人则是想要联合袁约侵吞朴胡的地盘。
而这些情况,也没有第一时间传消息给汉中的张鲁。
消息不断的传来之后,关平迎着风,笑了笑,决定是时候填上一把火了。
“传令,随本将军把朴胡的尸首已经这些伤兵送还给朴胡寨子。”
“喏。”
县长句枝派人领路前往夷王朴胡的寨子,到了寨子前面,早就有士卒把守。
甚至在高山的平地上存了许多大石头,稍有杀意,便从上扔石头把人砸死。
距离朴胡王寨子三四里,关平便停止了进军。
命令伤势不重的板楯蛮回去送信,说把朴胡王的尸体以及一些伤兵送还归来。
没让关平等待的时候太久,就有人骑马领兵过来。
来的是朴胡的长子朴言,他如今已经自立为王,可惜二弟朴语带兵反对他。
还有一群早就反对他爹的人作乱。
还有其余夷王,也想着趁机分一口肉来。
这些事让他焦头烂额。
如今面对汉军送还尸体和伤兵的到来,他心中有所期待。
鬼王萌妃:殿下,滚远点
若是能够拉拢汉军,不让自己孤立无援,说不定他这个王位就能够坐稳了。
所以他看见他爹的遗体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眼泪,人死了就死了,到时候放在山涧上就行。
但关平就不一样了。
朴言组织了下语言:“关小将军,可否要进入寨中一叙?”
“不必了。”关平直接拒绝道:
“这几日三巴之地不安定,盾牌也没买到,莫不如暂且回去,待到三巴之地平定了,我再来购买。”
“想要盾的话,我寨子当中多的是。”
朴言急忙挽留道:“还是进入寨中喝酒一叙。”
“有什么事情就在这说,你我之间没有太多的信任。”
朴言脸色一阵尴尬。
关平拽着缰绳道:“其实我对于你爹的言行也没有太多的好感,我们不是一路人。
况且袁约大王已经同意了,要把天下最坚硬的盾牌送与我。”
放过我,好吗?(上) 清扬
袁约!
听到杀父仇人的名字,朴言的脸色明显一变,当即反驳道:
“我寨子当中的盾牌才是三巴之地最好的,关小将军,莫要被人给诓骗了。”
“当真?”关平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可是我想要做的是长期的买卖。
你们寨子都不一定能够存活到明年。”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朴言被这话给镇住了,急忙追问道:“关小将军,这是何意?”
“没什么意思。”关平摇摇头,开口道:
“你们寨子的死者我都埋在一起了,至于牛车上的伤者,我连牛车都送给你们了。
等新王你度过难关后,我们再商量买卖的事情吧。
否则还得从头开始,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你们。”
“关小将到底什么意思?”
关平策马上前低声说道:
“我大伯父进入益州,打张鲁是假,干掉刘璋才是真,所以我才要购买最好的盾牌,你懂吗?”
新王朴言听到关平这般低语,心下大惊,原来大祭司所卜算的是真的。
自家会因为汉人而死,也会因为汉人而兴!
吻上冷酷少爷 无泪的宝贝
自己的父王因为要与汉人做买卖,被想要抢买卖的袁约杀死。
刘关张三兄弟的事迹,他早就听过了。
加之大祭司的缘由,如今又见到关平的所作所为所言,心下已然相信关平的话。
“走了。”关平准备调转马头。
“关小将军稍带。”新王朴言拽住关平的缰绳道:“我有一事相求。”
关平瞥了他一眼,朴言松开缰绳,认真的说道:“我愿意向刘皇叔投降。”
“投降我大伯父?”关平扯开嘴角笑了笑:
“你就是想要用我大伯父为你撑腰,暂且挡过这一次的灾祸,那我凭什么要接受你的投降!”

ypimb人氣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712章 爲了夜裏猛相伴-dzfsq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夜里猛这玩意,只要是有心气的男人,都想要尝试一二。
不为别的,就想试试自己的能力极限在哪里!
所以夷王袁约对于关平所提出来的价码,很是满意,欣然同意,前去赴约。
刘备的名头基于说书人的口中,早就在益州传播开了。
故而袁约对于关平持有谨慎态度,带着不少的人马前来赴约。
关平则是带着五百人,剩下人的守家,连带着汉昌县县长句枝一起,作为中间商。
汉军走到谷口,没进去,关平派人往两侧山上探查一二,顺便占据高位。
以防被埋伏,此次前来,也是颇为冒险。
谁能清楚那个喜怒无常的夷王朴胡,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远处一队人马走过来,夷王袁约从二人轿子上下来。
这种东西,刹那间让关平想起了滑竿。
袁约此人倒是生的一副混血的模样,高面阔鼻,前额发际线靠后。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来者可是关小将军?”袁约走上前抱拳道。
“来者可是袁约大王?”关平同样还礼问道。
“关小将军能够选择与我部落合作,那简直是眼光独特。”
袁约见关平模样端正,礼数周到,顿时就心生好感。
再加上其父的威名,此子的行为举止,竟然没有太过猖狂。
袁约知道,这些汉人大多是打心里,看不上自己这些人。
尤其是刘焉父子,自认为是汉室血脉,更加高贵。
不像张鲁,说不管汉人夷人,皆可入教,受到师君的庇护。
现在没想到关平竟然也如此知礼,想来关云长对待士卒极好的传言是真的。
“哎,我听闻袁约大王部落的盾牌最好,故而厚着脸皮想要前来购买一批,顺便验验货。”
“哈哈。”夷王袁约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关小将军尽管放心,与我部落做买卖,保准你亏不了。”
关平还待在言语,就听见有脚步声传来。
“少将军,另有人马前来。”关平挑挑眉,看着袁约笑了笑,没言语。
夷王袁约也接到了手下的汇报,说是朴胡王领着人招摇前来。
他怎么来了?
恐怕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袁约听完之后,看着握着剑柄的关平,脸色一变,当即笑道:
“别误会,关小将军,来的人不是旁人,是我姑姑的夫婿,朴胡王。”
“朴胡王?”
关平把手中持剑的姿势换了下,减少了些许戒备心。
“难不成他也是来卖盾的?”
袁约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别看他是自己的姑父,可性格喜怒无常,不用说,他就是来抢生意的。
否则他怎么就如此凑巧,前来平狼谷呢!
人生逆流而上 陸九貍
关平见袁约陷入了深思,随即面露疑惑:
“难不成朴胡王部落的盾,比袁约大王部落的盾,好上许多?”
“关小将军尽管放心,绝无这种可能。
我部落产出的盾,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坚硬,其余六家皆是不能相比。”
袁约当即反驳,他本想着这门生意可以长久的做下去。
这笔买卖万不可被朴胡王给抢去,就算他是自己的姑父那也不行!
没等关平与袁约摆开阵势,瞧见朴胡王过来,两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太对劲。
朴胡王竟然在马上与一女子公然举行运动。
众人皆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表示长见识了。
朴胡王可真会玩!
“你们都玩的这么开,不避讳人的?”
关平瞥了一眼,同样瞪着眼睛的袁约。
袁约连忙表示自己不是这样的人,甚至很想收回自己方才说他是自己姑父的话。
不在乎人家看不起自家族人,实在是人家有“礼”的约束,不会做出这般事情来。
“朴胡王他这个人,有特别的嗜好。”
夷王袁约给自己找补了一句。
“哦?”
关平认真的打量了袁约几眼,不在言语。
可就是关平这意味深长的哦,让袁约气的攥拳头。
方才自己营造出懂礼的形象,一下子就被朴胡冲击没了。
县长句枝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嘴里说着没眼看。
可指缝间露出大大的黑瞳,生怕漏过一丝细节。
等到现场直播结束,朴胡王在马上待了一会,这才围上一块蜀锦,向着关平走过来。
“哈哈哈,这夜里猛的功效果然不一般。”
沖向黎明 墨留情
朴胡伸手想要拍拍关平的肩膀,直接被护卫给横刀拦住了。
“朴胡大王还是等汗落了,再靠近一些。”关平面带微笑。
朴胡一听这话当即冷笑几声。
武帝寄奴 逍虎
“哎,关小将军,朴胡大王不同礼仪,不必以我汉家规矩对待。”
县长句枝急忙打了个圆场。
“呵呵,我方才问了袁约大王,他们断不会以如此形象,对待客人。”关平瞥了一眼袁约。
袁约不接关平的话茬:“姑父,你来此地是路过?”
战极通天
“什么路过!”
朴胡听到关平的话,自然看向了自己的“侄儿”,想必方才他已经与关平说过自己的恶行了。
“我是诚心诚意来与关小将军做买卖的,整个三巴最坚硬的盾牌,自然是出现在我的手中。”
关平眨了眨眼睛,往后退了一步,握着剑柄道:
“二位大王,皆是如此说自家是天下第一的好东西,莫不是全赖消遣我的?”
朴胡瞥了袁约一眼,果然如此!
大侄儿,是半路出来抢生意的!
袁约自然也是回看了一眼朴胡,姑父这买卖,抢的有些明目张胆。
明明是我先来的!
袁约自然不甘示弱,冷静的道:
“关小将军自然可以一试。”
“呵呵。”朴胡拍了拍袁约的肩膀道:
“大侄儿,我亲自造盾牌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胎肚子里转呢。”
“你。”
袁约瞥了朴胡一眼,脸色一变。
“句县长,你找的人靠不靠谱,我只要全天下最坚固的。
好在攻城的时候用,减少士卒的伤亡!
可如今两家全都跳出来说自己的东西是天下第一,可谁都知道天下第一,只有一个。”
关平大声呵斥着,脸上微微发怒,要转身就走。
句枝看着两个夷王,脸上也是有些不好看。
“关小将军,莫不如两家都买下。”
关平刷的抽出半截倚天剑,瞪着句枝道:
“真以为我手上的夜里猛是大风刮来的,还是你们合起伙来,想要骗我不成?”
句枝与关平的这番话,直接把袁约想要说的给堵死了。
他就是想要折中一下,人家(买)甲(家)方不同意。
朴胡掏掏耳朵,摆正了下自己身上的蜀锦:“关小将军,只要最好的?”
“自然,我麾下士卒精锐只有天下最好的武器才能配的上。
若不是有人说三巴之地的盾牌是全天下最好的。
我才不会用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用百斤夜里猛,换取一面盾牌。”
关平把倚天剑重新插回剑鞘:“现在出现两个天下第一,我觉得都是假的,噱头罢了,有人想要骗我!”
听到这话,袁约还想着如何能把这百斤夜里猛一面的生意攥在自己的手里,就听到朴胡道:
“既然我说我的盾是天下第一,他说他的盾是天下第一,莫不是就比试比试。”
“如何比试?”
袁约看向自己的姑父,心想他该使出什么脏心烂肺的招数来。
问道苍生 话天驹
“二位怎么比试?”
关平止住脚步,一时间有些好奇。
“我派五百人,大侄儿派出五百人,就在这鼓中持刀盾厮杀,谁赢了,谁就是天下第一。”
朴胡笑嘻嘻的话一说出来,袁约脸上的神色都变了。
大家都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关平与句枝都懵逼了,对视一眼,事情进展的出奇顺利!
不就是二桃杀三士的戏码吗?
没想到朴胡竟然如此上道。
“这不妥吧?”县长句枝摸着胡须道。
“确实有些不妥。”关平也颇为凝重的点点头。
妃色撩人:王爷请上榻
“哈哈哈。”朴胡见两个汉人退却了,颇为得意的道:“如何啊,大侄儿?”
袁约捏了捏拳头,随即点头。
“二位大王还是要好好想一想,人命关天啊!”
傾城女子魅天下 霓裳妖嬈
县长句枝急忙开始拉偏架,走到袁约面前:
“大王勿要轻易答应,朴胡大王他麾下士卒颇为精锐。”
爱妃,朕要侍寝 红妆小吕布
袁约气的脑门青筋暴涨,朴胡看不起自己也就罢了,偏偏汉人也看不起自己。
这怎么能行?
今日若是认怂,那日后我还如何抬头做人?
“你不会是怕了吧,大侄儿?”
朴胡见汉人去劝侄儿低头趴地,心中更是畅快。
关平眨了眨眼睛:“倒是有些意思。”
“有意思吧,关小将军。”夷王朴胡笑嘻嘻的应了一声。
县长句枝见关平要言语,急忙走过来拉着他,小声说了几句。
关平只是闭口,带人向着山坡进发,准备瞧一瞧一会厮杀的战场。
两个夷王转身回去吩咐了。
一时间,山谷当中战鼓声以及歌声四起。
关平坐在石头上,用单筒望远镜瞧了瞧:“句县长,你说他们真会打起来吗?”
句枝连忙点头:“肯定会,朴胡王此人嗜杀成性,既然提出来了,那肯定是杀到底。
而袁约虽然理智,但是也不愿意放弃这一机会,更不会坐视朴胡屠杀他的人。”
“那就好。”
关平瞧着这帮板楯蛮在山谷当中跳舞。
“敢问少将军,手中所持何物啊?”
句枝十分好奇,这个玩意到底是什么。
桑田人家 云卷风舒
“此乃千里眼。”他儿子句扶给她解释了一遭:
“站在这里,可望见一两里外的景象,犹如在眼前一般。”
“哦!”
句枝瞪大了眼睛,没成想,竟然会有这般神兵利器。
“敢问关小将军,此物可是稀有?”
“你想要啊?”关平半睁着眼睛问道。
“如此宝物,谁不愿意拥有!”
句枝摩拳擦掌,未曾想关平竟然如此大气。
一个儿子换的不亏。
“那你还是想着吧。”关平重新看下面的板楯蛮跳舞。
夷王朴胡身着藤甲,策马在阵前喊道:“大侄儿,若是你投降,我便饶你一命,哈哈哈!”
他身后的士卒又开始大声吼叫,耀武扬威!
“儿郎们,赢了,我一人赏赐三斤夜里猛!”朴胡大声呼喊着。
听到这话的士卒,纷纷用刀拍着自己的盾牌,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意。
夷王袁约则是叮嘱自己身后的精锐,找机会干掉朴胡,被人欺负狠了!
那就送他去见先祖,早日解脱!
两方人马嘶吼着,身着铠甲盾牌冲击在一起。
“真打起来了。”
句枝指着人群当中的朴胡,激动的道:“他竟然亲自带人厮杀!”
关平也看见朴胡那个欠死的身影,竟然真的领兵厮杀。
“留正明。”关平喊了一句。
“末将在。”
关平站起身来,把望远镜递给他:“有没有把握,冷箭干掉他?”
異界血修羅
留赞接过望远镜,仔细看了一会:“少将军,此人已然被围攻了。”
“没事,万一他大发神威,杀了所有围攻他的敌人。
今日,我就是要保证他死在这里,否则这个局白做了。”
句枝点点头,别看关平面上总是一副笑意,可心是真他娘的脏啊!
不仅要两家火拼,还要弄死夷王朴胡,把这口黑锅让另一个夷王袁约给仔细背好了!
就算想要洗脱嫌疑,都没得机会狡辩。
“少将军且放心,我已经练了五日夷人制造的弓箭,三箭之内必会要了他的性命。”
留赞开口做出了保证。
“如此,便去准备吧!”
关平拍拍留赞的肩膀:“今日之事,能成否,全都依赖正明的箭术了。”
“喏。”
留赞带着几个人一瘸一拐的寻找最佳射击位置去了。
“少将军,要我说,一把火下去,这些夷人全都得死在这。”
邢道荣拄着斧子,看着下面厮杀的场面。
“老邢,借刀杀人,方能从中取事。”
关平瞧着下面纷飞的战场,一时间有些感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果然是亘古就存在的社会法则。
如今他们就为此在厮杀。
别看夷王朴胡贪财好色,可身手当真不是谁都能比得过的。
先前围攻他的数人,已经悉数被他杀了。
至于他的藤甲,也因为被围攻,而出现了一丝的裂痕。
在远处观战的夷王袁约,心下急的都要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