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98k熱門都市言情 我不是那種許仙 ptt-第496章 步妖祖後塵-hbj3q

我不是那種許仙
小說推薦我不是那種許仙我不是那种许仙
忽然出现的光团,终于让愈发漆黑的夜空有了些许光明,那是一个光人,他正在缓缓靠近。
变得越来越耀眼,也越来越炫目,回想小蓝涅磐之时,也曾化身一个光人,这景象,一度让许仙以为是小蓝又回来了。
但那人身上发出的光,虽似佛光,却又不同于佛光,佛光是耀眼炫目的金,内含普渡众生的悯,然此时的光,却带着激浊扬清的锐。
凡被这光芒映照者,身上皆都蒸腾起缕缕黑雾,由此,附着在亡魂身上的暗影黑雾正在缓缓消除,眉心处的魔眼,也随之缓缓淡去。
“有救了?”
仙 路 煙塵
许仙见状,不禁疑惑地低语出声,尽管还不知道来者是谁,但这神奇的光芒,无疑能驱散亡魂身上的暗影黑雾,而且不需要把他们打碎,就能有效地驱离魔眼。
这种方式,显然要比许仙的大棒,和妖祖的巨尾,更加鬼性化,但是,蒸腾而起的暗影黑雾,却也并未就此消散,而是漂浮于半空,久久不散,且越聚越多。
而且它们似乎,还有所不甘似的,继续挣扎着,想要再次附着到亡魂的身上,但与此同时,被驱除了魔眼的亡魂,瞬间失去了战斗力,很快又被残暴的魔魂吞噬。
这样下去可不行。
“快让他们去凌霄宝殿。”
魔魂不会停止杀戮,只片刻功夫,那些被净化后的亡魂,就差不多已经全灭了,没有天道修为,或是没有佛法加持的魂魄,无法承受住魔魂的侵入。
况且魔魂占据魂魄时所用的方式,也并不是那么温柔,甚至可以说是粗暴至极,往往都是好几只魔魂一拥而上,瞬间,就把凡人留下的魂魄撑爆,然后消散。
因此只能让他们换个地方去发泄,而大多数天兵天将,正好都躲在凌霄宝殿中,尽管那里此时也已经聚集了不少亡魂。
妖祖冷冷地看了一眼,沉默片刻,紧接着,那婀娜的身体,便突然极速膨胀,变得庞大无比。
只见她悬停在空中,伸展出两片巨大鳍翼,嘴里发出几声尖锐刺耳的嘶嘶声,底下众魔魂短暂停滞,然后全都涌向了同一个方向。
正是凌霄宝殿的方向。
可怜的李大元帅,心又要滴血了,天庭可留不住天兵天将们的半缕残魂,除非魔化之后,再把他们引去骊山天灵地秀之所,然后再将之逐一打爆,但此时的许仙。
显然不会有这样的打算。
魔魂一撤,纷乱的战场顿时一静,而战场中,余下那些侥幸保得性命的天兵,都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更大的灾难,又在此时降临到了他们的头顶。
只觉脚下的地面微微颤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从下面翻涌而上,而玉清天入口的方向,有一条延绵无边的巨大黑龙,裹挟着漫天的暗影黑雾,呼啸而至。
一转眼,就把他们笼罩在了其中,刚刚有了些许光明的天地,再次被无尽的黑夜笼罩,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打破了短暂的安静。
远处,那个化作一道光的神秘人,仍在朝着这边缓缓靠近,但许仙的注意力,却转向了另一边,玉清天入口方向,紧跟着黑色巨龙而来的是一个如同山岳的巨大魔头。
光秃秃的魔头黑的发亮。
刚从亡魂身上析出来的暗影黑雾,仿佛找到了归宿,纷纷往那巨大魔头的身下汇拢过去。
魔头变得越来越大,
呼啸的黑色巨龙,变得更加狂躁,如风卷残云,很快就消化掉了残留的天兵,碎成缕缕黑雾,成了地藏老魔的一部分。
每死一人,地藏实力就增加一分,而且他似乎并不畏惧光明,炫目的光,与漆黑的夜,这两种极端的颜色碰撞在一起,把头顶的天空,切割成了迥然不同的两片。
嘭嘭嘭!
甜蜜暴击:虎牙甜妻太磨人
几条巨大的黑柱,忽从地底窜起,穿过云霄,穿透了天庭,出现在了光与夜的交汇处,更多的暗影黑雾喷薄而出,笼罩在了天地间。
这一瞬间,好不容易等来的光明,又逐渐暗淡了下去,地藏老魔似乎是自带堕落光环,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巨大的黑柱。
从地底窜升而至。
且只要一靠近他,无论是人是鬼,是仙是佛,都会因此被暗影黑雾侵袭,长出魔眼一只,被暗影黑雾侵袭的生灵一旦死去,就会成为地藏老魔的一部分。
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呜!呜!
光明有所减弱,大黑龙便咆哮着,冲向了光人,巨嘴撑起,宛如黑洞,一道粗壮的巨大黑柱,从大黑龙口中喷薄而出。
直到这时许仙才看清楚。
这全身散发刺眼光芒的神秘来客,竟然是济颠大师!而济颠大师已不再邋遢,破烂的僧衣镀上了一层金箔,上面还秀满了许许多多个奇怪的文字符号,许仙一眼就看出这些文字符号的出处。
来不及询问经山上的经文为什么,会跑到了济颠大师的身上,但毫无疑问,这光是驱散魔眼,净化亡魂的解药,
从魔龙口中喷射出来的暗影黑雾,犹如实质,把发光的济颠大师摧残得宛如风中烛火,然虽是烛火,却也能把这如实质般的暗影一点点地蒸发掉,朦胧的纯黑雾气,在光与暗的交汇处迅速弥漫。
然后又流向了地藏老魔。
看得出来,济颠大师身上的光芒,正在净化六爪魔龙,但正如妖祖之前所言,生灵不息,暗影不灭,这些来自地底最深处的黑暗,它永远都会存在,不可能以任何手段,任何方式让它彻底消失。
必须做点什么。
或许我可以把地藏老魔打包起来,然后把他绑回地底,如果没有憋办法把他困住,那大不了我就以自己的身体为锁,把老魔锁在地底。
这样至少还能留住世间亿兆亡魂,和钱塘县的百姓,不至于像妖祖说得那样,要等到天下生灵尽灭,暗影自动重归地底。
这就么干了吧?
至少也应该试一试。
时间无多,转眼的功夫,地藏老魔的大魔头又增大了数倍,再任由其膨胀下去,恐怕连我的灵气之壁都无法将其包裹住了。
“带着他们离远些。”
心意已决,许仙扯过身后的麻袋,把里面装着的众人,抖到了妖祖面前,妖祖那冰冷的眼眸中,终于闪过了一丝不一样的神色。
沉默两秒,
似有不解地问道。
“你要做什么?”
“我要把他送回暗影之地,或许,我还可以试着把魔源也一并包裹起来,将他们封印住。”
妖祖闻言。
愣愣地看了许仙许久。
“你为何还不肯认命?”
紫微星珠,有一个就够了,然而,眼前的白痴,却似乎要步自己的后尘,呵,你不是很不屑我化星辰补天,守护苍生的吗?

carye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不是那種許仙笔趣-第494章 強大的地藏老魔熱推-ywuyl

我不是那種許仙
小說推薦我不是那種許仙
“原来是这样……”
听了小青的解释,许仙对老天爷的态度,倒是改观了些,但也远谈不上感动,原因很简单。
天庭若无道,
也就没有老天爷了。
佛道之争,争到最后,却被地藏老魔钻了空子,包括幽冥地府,辛辛苦苦收拢了世间所有的生灵,忙到最后,也是给老魔做了嫁衣裳。
“许仙师兄,不好了!”
头疼之际。
刚出去不久的小英,和另外两个骊山的师姐,又都慌慌张张地逃了回来,看她们脸上的表情,显然是看到了非常可怕的东西。
“许仙师兄啊,不好了,外面全是魔鬼,我们出不去了!”
“魔鬼?哪里来的魔鬼?”
许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魔鬼都来了?西方来的?小英则瞪着一对大眼睛,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就是那种长着一只魔眼的亡魂啊,外面到处都是,他们已经从九龙壁中逃出来了。”
“嗯,知道了。”
镜·神之右手
得闻噩耗得许仙,缺出奇地淡定,用自我催眠的话来讲,就是事情已经到了最糟糕的极限,接下来,只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呵呵呵,许施主切不可心生妄念,魔道无疆,老衲怎么可能任由尔等游离于外,呵呵呵……”
另一边,地藏大师似乎又看透了许阎罗的小心思,呵呵笑着表示你们几个小家伙唯一的出路,只有加入魔道,成为老僧的一部分。
“哼!你还想怎样!”
“嗯……”
小青不服气,挥舞着她的麒麟臂,想要上去拼命,地藏大师的巨大魔头微微摆动,长长地嗯了一声,刹那之间,在他的身体周围,涌出来了大团大团的黑雾。
与此同时,乌黑发亮的魔头脑袋,以几何倍速飞速增长,铺天盖地遮云蔽日,脚下假西湖的湖水,也随之剧烈地翻滚起来。
嘭!嘭嘭!
盼上良辰 古風白裳
数道大黑柱自湖底窜起。
与空中的黑雾连成了一片。
整个钱塘县,顿时变得漆黑一片,这样的大黑柱,许仙在骊山时就已经见识过,这是来自暗影之地的纯黑梦魇,想不到,都已经突破到了三十六重天的至高之境。
“怎么办呀许仙师兄,那是什么呀?它好像还在动……”
大逆转1906 神圣智狼
“小英,你怎么了……”
小英已吓得瑟瑟发抖,
重生之醫女妙音 小小牧童
看着头顶漆黑如墨的重重黑雾,惊恐地发现那里好像还有一条,比师姐还要大的大黑龙在云中翻滚,从没见过这种邪意满满的怪物,哆哆嗦嗦地询问许仙师兄。
然而
话说到一半。
却突然住了嘴,眼中满是惊恐,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在说话,不是因为她看到了更加可怕的怪物,而是因为说话时的音调,竟莫名其妙地变了声。
变得沙哑空灵,充满邪意。
这是魔物才有的音调。
小青和身旁的几位师姐齐齐转头,用更加惊恐的眼神,看向了她们的小师妹,但这绝非个例,当钟师姐说了半句话后,也突然戛然而止,用手捂紧了自己的嘴。
诡异惊恐,一股寒意自心底涌起,迅速传遍全身,即便是余下几个没有说话的师姐师妹们,也都下意识地捂紧了嘴。
“阿弥陀魔……”
似乎是很满意自己的这份杰作,地藏老魔宣了一声魔号,眼中满是慈悲为怀,魔号回荡,头顶魔云,也更加剧烈地翻涌起来,
许仙疑惑地看着这一幕。
又转过头,看了看小英和钟师姐,瞳孔渐渐睁大,除了小青,其余众人的眉心处,竟也若有似乎地影现出来了一只纯黑魔眼。
“我勒个去!”
低喝一声,
飞速催动体内灵气疯狂喷射而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灵气之网,紧接着猛地抛飞而出,把包括姐姐姐夫,以及丈母娘在内的所有人都裹在了里面。
做完这一切,甚至,都没来得及检视一下众人的状况,便直接弹射起步,逃离了玉清天。
異世冒險之青龍戰 老衲法號DD
小蓝已经没了,还没来得及悲伤,现在老天爷他似乎,也撑不了多久,要放生他的信众了。
感染魔眼的人越多。
神谕之门 朝暮夕阳
地藏老魔的实力就越强。
開局就無敵了 殘風破
所以他的目标,肯定是把三界内所有的活物死人,都转化成为他的一部分,这就像是一场瘟疫,以魔毒为传染源的灭世大瘟疫。
拎着众人奔出玉清天,此时此刻,许仙只想着赶紧逃离这里,离地藏老魔远一些,离那片暗影黑雾远一些,越远越好。
好在有了灵气之壁的隔绝。
似乎将那魔物的影响也给隔断了,袋子里的小英和钟师姐她们,尽管依旧惊恐,但眉心处,并没有再继续恶化,长出魔眼来。
倒是姐姐和姐夫,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入了仙籍的缘故,包括情绪等各方面都要稳定许多,之前也没见有变异的征兆。
只是虽然逃了出来。
但玉清天外的状况,似乎也好不了多少,甚至更糟,来自暗影界的巨大黑柱根根树立,一道一道,数不清总共有多少道。
天庭已经彻底沦陷。
在暗影大黑柱的影响下,所有人都好似进入了狂乱的状态,眼中不再有恐惧,不再有怜悯。
这是真正的大乱战。
天庭,佛门,妖魂,魔魂,魔物,魔鬼,魔佛,以及地府的一部分鬼卒鬼兵,都参与进了这一场真真正正的全体大乱战中。
整个天庭,每个角落。
都有“人”在那奋力乱杀。
他们没有固定的目标,无关道义,无关真理,也完全没有哪一方时敌人,哪一方是友军的概念,毫无秩序科研可言。
简言之,就只是单纯的乱打乱杀,单纯的发泄而已,他们用这种最纯粹的杀戮,以释放内心深处最原始的黑暗,整个世界,仿佛回到了天地未开前的混沌时期。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除了杀戮,只有杀戮。
无止境的杀戮。
这个世界还能变好吗?
远处九龙壁前,妖祖一脸漠然地,看着脚下那宛如地狱的天庭,许仙也终于第一次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迷茫,连妖祖也迷茫了。
真的没救了吗?
但正如许仙之前所说。
当事情达到了糟糕的极限,已经没办法再更加糟糕的时候,那么接下来,它只能往“好”的方向发展。
就在这黑暗,狂乱,暴虐,迷茫,混沌的天庭之下,有一道光拨开了漆黑的夜空,缓缓升起,那正是披着一身经光的济颠大师。
遥远的骊山仙境。
有一条小金龙。
跃出了茶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