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一十五章 轟轟烈烈的事業展示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县令被带上来了。
嬴政问道:“你是哪一县的县令?”
县令说道:“臣乃古贤县令赵嗣。”
嬴政点了点头:“古贤县,你不奉诏入京,所谓何事?”
县令拱了拱手,认真的说道:“因为关于古麦村的事,臣调查出来了一些问题,不敢不告知陛下。”
嬴政嗯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是什么事?”
县令说道:“臣发现,古麦村的村民,被人给骗了。”
这时候,朝中的所有人都在认真的听着,忐忑不安的等着县令给出一个结果。
县令对嬴政说道:“臣发现,有人假扮天子使者。”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假扮天子使者?这和假传圣旨有什么区别?甚至因为这种事太过匪夷所思,朝臣们一时间甚至想不到应该用什么样的刑罚来处理这种情况。
嬴政对县令说道:“有人假扮天子使者?是何人假扮天子使者?”
县令说道:“臣不知道具体是谁,但是臣知道,那人是朝中某位大人的亲信。”
施邬顿时打了个寒战,心想:难道此人真的发现了?不会吧,他是怎么发现的?没有可能啊。
嬴政一脸淡然,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有人假扮天子使者?你又怎么知道,这人是朝中大臣的人?”
县令说道:“因为那假使者对朝中的事情似乎颇为熟悉,说的头头是道。骗过了臣县衙中的巡捕。”
“臣认为,这些使者定然是朝中大臣的下属,否则的话,不可能对朝政如此熟悉。”
嬴政问道:“那么你又怎么认定,这些使者是假的呢?”
县令从袖子里面拿出来了一款绢布,说道:“这是假使者提供的所谓朝廷政令,臣认为。破绽百出。”
小宦官把那块绢布接了过来,捧着递给了嬴政。
嬴政看了一眼,冷笑了一声,丢到了地上:“好大的胆子。”
县令低着头不说话。
嬴政看着朝中大臣,淡淡的说道:“是你们做的吗?”
那些朝臣都低着头,谁也不说话。
其中施邬在心中瑟瑟发抖。
他正在一个劲的思考,思考自己有没有留下破绽,会不会让人给查出来。
甚至他开始向后路,万一被查出来之后,应该怎么办。
是逃跑,还是……
炮灰重生向钱冲 翡翠C
假婚真爱
施邬横了横心: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就不能怕,不能犹豫。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证明了谪仙在动摇大秦根基,那就万事大吉了。
施邬横心之后,就变得坚强多了。
他学着周围朝臣的样子,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那个所谓的朝臣。
嬴政看着下面的朝臣,呵呵冷笑了一声,对身边的小宦官吩咐了两句。
小宦官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天子下令要查一个人,怎么可能查不出来?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所以嬴政并不担心。
嬴政淡淡的问县令:“那些假使者,在你的县内做了什么?”
县令说道:“他们抓了古麦村的村民,对他们进行了一番恐吓,不许他们说实话,甚至让他们诬陷谪仙。”
嬴政恍然大悟,哦了一声说道:“如此说来,槐谷子的办法,百姓们是很拥护的了?”
县令说道:“是。”
嬴政又说道:“如此说来,古麦村村民的话,其实都是假的了?”
县令点了点头,说道:“是。”
这时候,施邬忍不住了。
他站出来,对县令说道:“我怎么忽然觉得,这个假使者,未必真的存在呢?”
县令愣了一下,对施邬说道:“这位大人,你为何要这么说?认证物证,清清楚楚,那假使者怎么可能不在?”
施邬说道:“我们可以做一个合理的推测。假如,我们说假如啊。假如百姓对谪仙的办法不满,尤其是古麦村的村民,对谪仙的办法尤其不满。”
“忽然有一天,出现了几位使者,可以带着他们去朝中诉苦。于是这些百姓兴奋地来了。”
“可是谪仙听到了风声,于是他找到了一个县令,让这县令伪造了一份漏洞百出的政令,然后诬陷陛下的使者是假的。”
“如果使者都是假的,那么这些百姓的口供自然也就是假的了。自然也就做不得数了。”
“那么谪仙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诸位想想,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朝臣们听了之后,有不少人都点了点头。
谪仙做事向来没有章法,随心所欲,任意妄为,这确实像他能做出来的事。
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诸位,你们可以质疑我的性格,但是不能质疑我的人品。”
“我骗过人吗?我撒过谎吗?我哪一句说的不是真的?如果诸位觉得我撒过谎,骗过人,请你们指出来,让我听听。”
朝臣:“……”
他们都沉默了。
好像还真的没有这种事啊。
施邬说道:“以前谪仙确实没有撒过谎,但是不代表现在不撒谎。我觉得谪仙骗人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毕竟现在是生死较量,任何一种可能性都不能忽略。”
朝臣们都点了点头,觉得这话颇有道理。
李信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些人:一群墙头草啊。
嬴政对县令说道:“关于那些假使者的身份,你还有什么消息吗?”
县令想了想,说道:“那假使者曾经拿出来了一块玉佩,想要证明身份。我那几个巡捕,还记得玉佩的样子,我让他们画下来了。”
于是,县令从袖子里掏出来了一张纸,纸上画着一枚玉佩。
朝臣们凑过去看了看,议论纷纷。
嬴政淡淡的说道:“诸卿,你们见过这枚玉佩吗?”
朝臣们说道:“面熟,有点面熟,好像在不久前见过,但是具体在哪见过,又有些想不起来了。”
而施邬则心中打鼓。
别人不记得这块玉佩,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啊。
因为这玉佩确实是他的。
几个月前,这块玉佩曾经在谪仙楼公开拍卖,引起了一番热议。
当时施邬餐大气粗,把这玉佩给买下来了,难怪这么多朝臣对这玉佩印象深刻。
施邬没敢说话,默默的等着,等这讨论的氛围下去之后,施邬缓缓的松了口气。还好,大家都没有想起来这玉佩的来历。
嬴政淡淡的说道:“你们都回去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再来。”
嬴政说完之后就走了。
朝臣们面面相觑,然后向外面走。
他们习惯性的想自己在公众的住处走去。然而,有小宦官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微笑着说道:“诸位大人,你们这是去哪啊。”
朝臣们愣了一下,说道:“去哪?我们不是被安排在那边留宿了吗?”
小宦官说道:“陛下有令,诸位大人不必封禁在宫中了,可以离开了。”
朝臣们又惊又喜,问道:“当真?”
小宦官微笑着点了点头:“自然是真的。”
朝臣们又惊又喜,对小宦官说道:“那……我们现在便可以出去了?”
小宦官笑了笑:“自然是现在便可以出去了。”
于是,朝臣们兴奋的向外面走。
远远地,他们看见宫门已经打开了。
几分钟后,朝臣们离开了皇宫,像是飞出笼子的鸟儿一样,要回到自己家了。
然而,他们又被别人拦下来了。
拦住他们的,是商君别院的一个匠户。
朝臣们有些不解的看着匠户:“你这是什么意思?”
匠户说道:“诸位需要交钱才能出去。”
朝臣们一脸懵逼:“交钱,给谁交钱?”
匠户说道:“自然是给商君别院交钱了。”
朝臣们哈哈大笑:“给商君别院交钱。真是有趣,我们为何要给商君别院交钱?不交钱就不能离开了吗?商君别院现在做山贼了吗?不交钱就不能回家?这是什么道理?”
匠户说道:“诸位在宫中的花销,都是商君别院供应的。现在诸位要走了,当然应该结账了。”
朝臣们瞪了瞪眼睛:“什么商君别院供应的,真是岂有此理,是陛下将我们留在宫中的。我们住的是宫中的房屋,吃的是宫中的饭菜。和商君别院有什么关系?”
匠户干咳了一声,说道:“是这样。宫中的宦官和宫女,各司其职,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诸位到了宫中之后,他们的工作量就很大了。”
“这多出来的工作量,算谁的?只能算到诸位头上。按照谪仙提出来的,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
“这些宫女和宦官干了那么多的活,他们的俸禄也应该多一些才对。而这多出来的俸禄,也应该诸位大人拿出来才对。”
朝臣们都有点不爽。
以前槐谷子没来的时候,他们也曾经留宿宫中,但是从来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这个槐谷子……事情真多啊。
不过很快有朝臣反应过来了,他们看着匠户说道:“不对啊,按照你的理论,我们是欠了陛下的钱,这些钱应该给陛下才对,为什么要给槐谷子呢?”
匠户哦了一声,说道:“那些多出来的俸禄,诸位确实应该给朝廷,这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诸位吃的饭,喝的水,都是商君别院送过去的。”
“我们商君别院,每日送到宫中的饭菜是免费的。这些是谪仙在孝敬陛下,这个没有问题。”
“但是诸位大人也在宫中白吃白喝,这就说不过去了。”
那些朝臣个个气的吹胡子瞪眼:“什么白吃白喝?什么叫白吃白喝?”
匠户干咳了一声,对朝臣说道:“因此,诸位要把这些饭钱给付了。”
朝臣们个个不爽的说道:“多少钱?”
匠户笑眯眯的说道:“不贵,每人一镒金。”
朝臣们惊呼了一声:“一镒金还不贵?”
匠户干咳了一声,说道:“诸位大人有所不知,你们身居宫中,这些饭菜做好之后,要送到宫中去的。”
“这一路上,车水马龙,万一把送菜的匠户给撞了怎么办?一条人命,值不值一镒金?”
“为了做出这饭菜,烧火的火工要努力的吹火,万一不小心把房子点着了。这一栋房子,值不值一镒金?”
“炒菜的大娘,不停的翻炒,时不时就有油花崩出来。万一崩到眼睛里面,大娘不就瞎了吗?”
“这一双眼睛,值不值一镒金?”
朝臣已经无语了。
匠户说道:“所以,这菜完全不贵啊。”
朝臣们幽幽的说道:“然而,送菜的人死了吗?吹火的人点燃了房子吗?炒菜的人瞎了眼睛吗?既然没有,凭什么收我们这么多钱?”
匠户说道:“他们虽然没有出事,但是事前我们都买了保险,这保险的份额,就在诸位身上了。”
朝臣:“……”
匠户又说道:“另外,皇宫是何等高级的地方?皇宫当中,金碧辉煌,处处透着皇家的威严,与皇家的仙气。”
“诸位在外面吃饭,和在宫中吃饭能一样吗?哪怕一块馒头,在宫外是馒头,到了宫内也不是普通的馒头了,应该身价倍增。”
“如果你们这顿饭,我收一文钱,那不是觉得皇宫寒酸吗?那不是觉得不够高贵吗?诸位如果不想出一镒金,是不是觉得皇宫不值这么多钱?你们对宫中没有太过敬畏之感啊,莫非你们有谋反之心?”
朝臣们大吼了一声,撸起袖子来,似乎要暴揍这匠户一顿。
匠户见状,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随时准备着逃跑。
谁知道那些朝臣从身上拿出来金子,纷纷丢在地上:“给你了,给你了。拿了钱赶快滚。”
朝臣们气呼呼的走了,匠户看着这些朝臣,心想:诸位大人身上穿着绫罗绸缎,看起来斯斯文文,怎么一到了说话的时候,就这粗鲁不堪呢?
他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心想:“回头谪仙问起来,应该向谪仙建议,夜校的课,多开一门礼仪课才行。”
匠户一想到谪仙要教别人礼仪,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深处就有一种小激动。
至于谪仙和李水,他们并没有出宫,而是被嬴政叫到了书房当中。
嬴政坐在椅子上,看着李水,淡淡的说道:“你当真没有买通那县令吗?”
李水苦笑了一声,说道:“陛下明察秋毫,早就知道真相了,何必再来吓唬臣呢???”

5bg44優秀都市异能 我在秦朝當神棍 ptt-第八百零二章 謫仙寶刀不老鑒賞-9qugw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公子,我们现在如何是好啊?”乌交着急的对伏尧说道。
一边说,他一边悄悄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那里已经被伏尧掐肿了。
伏尧深吸了一口气,对乌交说道:“不着急,不着急,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他开始在院子里缓缓踱步。
现在伏尧很需要一个可以和自己聊天的人,毕竟依靠自己一个人的智慧,恐怕理解不了谪仙的战略。
可是,偏偏所有的朝臣都被叫去朝议了。
伏尧想了想,对乌交说道:“立刻备车,我要去北地郡一趟,我要见见巨夫。”
乌交说道:“出不去了,陛下已经封锁了皇宫。”
伏尧倒吸了一口冷气。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难道这一次父皇下定决心,要致师父于死地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师父有炼丹的本事,父皇用得上,肯定不会杀了师父的。
伏尧想到这里,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对乌交说道:“你快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找到巨夫?”
在伏尧看来,除了自己之外,最能理解槐谷子的,就是巨夫了。
乌交说道:“可是。咱们联系不到外面啊。”
伏尧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忽然眼前一亮,说道:“打电话,不是可以打电话吗?”
香巴拉秘符Ⅱ 隔世醒人
乌交说道:“可是……电话又没有通到北地郡。”
伏尧说道:“先打电话,通知商君别院的匠户,让匠户坐着火车去北地郡。把巨夫给我叫回来。”
“两天时间,足以打一个来回了,然后我们两个宫内宫外,打着电话商量对策。”
网游之蜕变高手 影月传奇
乌交说道:“两天的时间……如果陛下真的打算杀了谪仙,两天时间还来得及吗?”
巾帼红颜:穿越之我是穆桂英
伏尧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道:“师父这种人,不是说杀就能杀了的。”
乌交哦了一声,匆匆忙忙去找人了。
伏尧则在宫中信步乱走,他一边走,一边思索对策,忽然一抬头,看见自己走到丹房跟前了。
丹房里面装着一步电话。
伏尧拿起电话,思索了一下,拨通了商君别院的号码。
这个电话是打给未央的,伏尧有点不确定是不是要告诉未央这个消息。
不过,未央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吧。
泰坦无人声
伏尧觉得,自己应该安慰她一下,无论她有没有知道这个消息,至少让她知道,她还有个弟弟,一直在帮忙。让她有个依靠。
电话拨通了。
在另一头接电话的却不是未央。
是商君别院的一个丫鬟。
伏尧问道:“公主呢?”
丫鬟说道:“早上便出去了,行色匆匆,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
伏尧听到这里,就知道未央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叹了口气,对丫鬟说道:“那让相里竹来吧。”
商君别院的相里竹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相里竹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是商君别院的人,她更不承认自己是谪仙的下属。
瓷器 刘浪
据她自称,她只是商君别院的合伙人罢了。暂时住在这里,搞搞研究而已。
对于这种说法,李水一直是一笑置之,也不计较。
而商君别院的人都知道,相里竹,其实就等于是商君别院的人,而且是商君别院的重要人物。
现在谪仙不在,未央不在,有能力替商君别院做决定的,也就一个相里竹了。
所以,伏尧把电话打给了相里竹。
相里竹在那边懒洋洋的说道:“有什么事啊?我正在搞研究呢。”
伏尧干笑了一声,说道:“你是在搞研究吗?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睡觉?”
相里竹说道:“像我这样的聪明人,睡觉的时候也能搞研究。说吧,到底什么事。”
伏尧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对相里竹说道:“我师父出事了,你知道吗?”
相里竹有些无奈的说道:“听说了,还有别的正经事吗?”
伏尧:“……”
他有些无语的看着相里竹,说道:“难道这不是正经事吗?”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这事正经吗?你自己说说,你师父哪个月不出事?就算没事,他也到惹是生非。”
伏尧说道:“好像,也对啊……”
相里竹说道:“是吧?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啊。”
伏尧连忙说道:“等等,你再等等,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这一次的事情格外严重。”
网游之霸王传说 名楚
相里竹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
伏尧说道:“这一次陛下封锁了皇宫。不允许朝臣出来。”
相里竹说道:“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
伏尧无奈的说道:“你帮我想想办法不行吗?”
试爱90天:豪娶天价宝贝 碧玺
伏尧有点耍无赖的意思了。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颇有点大人的感觉,怎么现在忽然又变成孩子了?”
她想了想,对伏尧说道:“你师父经常说,术业有专攻。这一次他出事,不是因为什么新发明。”
“如果是发明东西,那是我的老本行,我可以帮他说上一两句。但是他现在是在铲除宗族,这个我就插不上嘴了。这不是我的知识范围。”
伏尧哦了一声:“这好像也是。不过……我应该找谁帮忙呢?”
相里竹说:“谁了解这件事,就找谁帮忙。”
伏尧又问:“那谁了解这件事呢?”
相里竹说:“如果你连这个都办不好的话,我可能要考虑写一封奏折,让陛下把胡亥叫回来算了。”
随后,相里竹挂了电话。
伏尧握着电话,有点无语的说:“这家伙……不怕死吗?”
大秦有两个人,任性妄为。一个是槐谷子,另一个就是相里竹。
但是这两个人有任性妄为的资本。
槐谷子有炼丹的本事,这一点谁也取代不了,这就是一道隐形的免死金牌。除非是谋反,危害大秦社稷,否则的话,嬴政不会动他。
而相里竹头脑精明,精通各种科学研究。更为关键的是,她对政治不感兴趣,而且是一个女人。即灭有野心,也没有把野心变现的能力。
所以嬴政对她很放心,她的任性妄为,反而显得很可爱,很率真。所以嬴政也没有必要动她。
今天相里竹的话虽然说得很直白,但是伏尧想了想,又觉得很有道理。
他思索了一会之后,又开始打电话。
这次是打给王老实的。
王老实是生意场上的人,比较聪明,而且对李水忠心耿耿,可堪大用。
王老实接到伏尧的电话之后,又惊又喜,连声说道:“公子有何吩咐?”
伏尧说道:“你去帮我找几个人来。”
地球人1号计划
随后,伏尧说了一些人。
王老实有些纳闷,对伏尧说道:“找这些人做什么?公子和这些人……并无瓜葛啊。”
伏尧微微一笑,说道:“我自有用处,你只管照办就好了。”
王老实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
与此同时,未央召集了一群人正在谪仙楼开会。
这群人无一例外,都是妇人。
这些妇人无一例外,都是那些高官的夫人。
在朝堂之上,那些高官对槐谷子颇有微词。但是这些妇人对槐谷子,那是敬爱有加。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吃到这样的美食吗?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用上这么漂亮的化妆品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穿上这么鲜艳的衣服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如厕都没有这么舒服。
可以说,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哪一样都少不了槐谷子。
槐谷子,就是大家心目中的神。
这些妇人爱戴他,敬爱他。甚至经常为了他和自己的夫君吵架。
现在未央把大家召集起来,大家都很热心。
未央说道:“诸位帮我想想,应该怎么帮谪仙?”
这些妇人立刻开动脑筋。
老实说,这些妇人平时受到自己丈夫的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朝政上面的事情,但是这些人,毕竟没有亲身参与。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她们给出来的,都是似是而非,没有什么用处的不太专业的建议。
未央听了之后,就在心中微微摇头,知道靠着这些人,恐怕是没有用了。
这些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未央,说道:“公主,我们深居闺中,很少参与这方面的事务,恐怕是不成了。倒不如公主,你是妇女联合会的会长。对这些比我们懂得还要多一些。”
未央听到这里,顿时眼睛一亮。
随后,她开始派人,将妇女联合会的人召集过来。
…………
朝堂之上,对李水的批判还在继续。
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诸位,我只是动了一下宗族首领,你们就说我大秦要灭亡了。难道大秦在你们眼中是纸糊的吗?”
“你们就是这么看待大秦朝廷的?你们不会有异心了吧?你们是不是想要谋反?”
以往李水用这一手的时候,朝臣们都面如土色,连连否认。
但是这一次,朝臣们也不知道是因为人数众多,胆气格外的壮还是怎么回事。
他们指着李水,大声说道:“你已经在破坏大秦社稷了,难道这还不算危险?难道你带着反贼来到大秦的朝堂之上,我们也不能批判你吗?”
李水淡淡的说道:“我带着反贼来到大秦朝堂了吗?谁告诉你们,动了宗族,就是动了大秦的根基?”
朝臣们说道:“动那些宗族,我们没有意见,但是你让那些百姓去杀族长,就是不对。”
李水好奇的说道:“我是让那些百姓自己去杀族长了吗?我记得我是让那些百姓,让他们去揭发族长,去告官。”
朝臣们说道:“是吗?可是我们接到汇报,有很多地方,那些村民义愤填膺,已经不经审判,直接把族长打死了。”
李水说道:“所以呢?”
朝臣说道:“什么所以?你的行为,已经让我大秦失控了。”
李水哈哈大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有些族长,鱼肉乡里,百姓敢怒而不敢言。我让那些百姓去揭发族长,这有错吗?”
“有些百姓,或许是痛恨族长平日的压榨,或许是想要趁乱取利,用死刑杀了族长。”
“难道我大秦律法中,没有对应的刑罚吗?杀人者死,这有什么难的吗?”
“除了大秦朝廷,谁能用私行处决一个人?一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个人。一百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百个人。”
“大秦天下,怎么会乱?还是有人想要暗中保护族长,故意不去制止,故意不去审判,故意制造乱象,要迷惑陛下,让陛下收回成命,让你们继续在宗族之中,保留势力?”
这些朝臣倒吸了一口冷气。
李水的提问太犀利了,直入人心。
而嬴政的脸色忽然缓和了不少。
这时候,有朝臣咬着牙站了出来,他对李水说道:“你的所作所为,会告诉百姓一件事。他们可以联合起来,灭杀掉一个强大的人,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就给了他们勇气,让他们觉得,他们可以挑战贵族,挑战皇权。”
“从此以后,他们就有了造反的胆量,我大秦再也没有宁日了。”
李水哦了一声:“百姓们可以联合起来,杀掉一个强大的人,杀掉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个道理百姓已经知道了,那大人你知道了吗?”
这位朝臣说道:“我自然已经知道了。”
李水说道:“那你打算何时做反贼呢?”
朝臣吓了一跳,脸色煞白的说道:“你可不要诬陷我,我何时要做反贼了?”
李水笑呵呵的说道:“你不打算做饭贼?那你为何要诬陷那些百姓做反贼呢?”
“你知道了这些道理不去做饭贼,难道百姓就要去了吗?百姓生活的安安稳稳,为什么要把头悬在裤腰带上造反?”
“反贼野心勃勃,诸如项梁等人,就算不懂得这个道理,也是要造反的,他们需要我给勇气吗?”
朝臣:“……”
李水说道:“你知道杀了你的儿子,就不用再花钱养他了,你为什么不杀?”
“你知道脱光了衣服,就不会觉得热了,你为什么不脱?”
“你刚才的话,简直是荒唐至极,本仙都懒得驳斥你。”
傾 世 醫 妃 要 休 夫 小說
这朝臣满面羞愧,退下去了。
而李信看着李水,心中感慨:“槐兄果然还是槐兄啊。佩服,佩服。”

ann64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七百八十五章 坦白從寬讀書-sy375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柏涙是哭着走出实验室的。
因为他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发生了变化。
这些人是真的把他当成了偷东西的贼。
柏涙想要争辩,但是没有人听他说话。
總裁歡,嬌妻愛 殤小離
而且柏涙发现,谣言这东西,真的是越传越多,越传越离谱。
鬼谷屍經
现在已经有人说,柏涙偷了很多钱。还有人说,柏涙偷了别人的新衣服。还有人说,柏涙偷了别人的传家宝。
每一个传言都有鼻子有眼。
柏涙忽然觉得,其实活着挺没意思的。
他垂头丧气的走出来,进了公共场所。
结果他刚刚进去,就被人堵在里面了。
柏涙看见为首者也是一个科研工作者,叫赵槎。
平时柏涙和赵槎井水不犯河水。而且赵槎也不是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正义感爆棚的人。
因此,柏涙倒也不是太害怕。
他只是平静的问:“怎么了?”
赵槎看着柏涙,皮笑肉不笑。
柏涙有点不安:“到底怎么了?”
赵槎说道:“我前几天,刚刚丢了一块玉佩。”
柏涙哦了一声:“那是挺倒霉的。”
赵槎丢玉佩的时候,嚷嚷了很久,所以柏涙对这事也略有耳闻。只是此事与自己无关,柏涙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谁知道赵槎说道:“以前我不知道丢在哪了。但是现在……我怀疑是你拿走了。”
柏涙:“我去……”
他有些悲愤的说道:“我没有。”
赵槎呵呵笑了一声,他淡淡的说道:“人人都知道。你是咱们商君别院的贼,你敢说你没有?”
柏涙咬着牙说道:“你有证据吗?”
赵槎说道:“我若有证据,早就把你送到官府了。岂能容你在此逍遥?”
柏涙说道:“我没有偷你的玉佩,你若没有证据,趁早放我走。”
赵槎呵呵冷笑了一声:“你说没有偷,便是没有偷吗?我们可要搜查一番。”
随后,几个人上来扒柏涙的衣服。
柏涙勃然大怒,大呼小叫。
很快,周围有一群人围观。
但是,只有人围观,并没有人上前帮忙。
很快,柏涙被扒光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
柏涙觉得自己已经没脸活下去了。
赵槎带人翻找了一番柏涙的衣服,自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他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个贼人倒是挺聪明,提前把玉佩藏到别的地方了。兄弟们,我们盯紧了他,不要再让他有作案的机会。”
众人都应了一声,然后像是一阵风一样走了。
柏涙抱着衣服,急匆匆的向自己的房间跑去。
路上的时候,他听到大家正在议论。
有人说道:“这家伙怎么被扒光了?”
另一个人说道:“这还看不出来吗?偷东西被抓住了呗。”
又有人说道:“可是他说自己是冤枉的。”
有人冷笑了一声:“哪个贼不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又有人说道:“可是有人说,没有找到证据。”
之前那人呵呵冷笑了一声:“证据?没有证据牙就不是贼了吗?如果东西不是他偷的,那为什么要查他?就算没有证据,这家伙八九不离十,也不是什么好人。”
众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柏涙听到这话之后,感觉自己离死不远了。
再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不过,在临死之前,总得沐浴更衣吧?
不不不,绝对不能悄悄的死。
死在自己的房间,恐怕死了之后,还要被人扣上一顶帽子,说是畏罪自杀。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这样。
柏涙想了一会,忽然横了横心。
他决定了,今天晚上就寻死,不过不是死在自己的房间,而是死在赵槎门口。
不要用上吊,不要用服毒,要用最惨烈的方式,用刀割开自己的脖子,把血喷洒在他的大门上。
以死明志,忠烈千秋。
柏涙越想越激动,于是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洗了个热水澡。
透心凉的冷水浇在身上,没有浇灭他心中的熊熊火焰。
柏涙已经决定去死了,谁也拦不住他。
仙途逆天系統
当天晚上,柏涙把门反锁,然后在里面磨刀霍霍。
一把刀磨得锃光瓦亮。
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着自杀了。
很快,午夜到了。
柏涙悄悄地打开房门,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楼道里面。
他知道赵槎住在哪,所以很快找到了他的住所。
在赵槎的住所门口,柏涙把刀放在了自己脖子上。
这一刻,柏涙忽然有点恍惚,他想起来不久前,也是在这个时间,他来到楼道里面上厕所。
只是万万没想到,被牛鼻给撞见了。
从那时候,自己的厄运就开始了。
被人诬陷成为贼,被人各种侮辱。
照这么说,牛鼻才是罪魁祸首啊。
想到这里,柏涙忽然很想去牛鼻门前自杀。
但是……赵槎也很气人。
一时间柏涙有点犹豫了。
就这么一犹豫,柏涙渐渐的冷静下来了。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来到商君别院,是有任务的。现在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能轻易言死呢?
于是,柏涙打算再苟活一段时间。
当他提着刀往宿舍走得时候,周围的宿舍忽然都打开了门。
柏涙吓了一跳。
紧接着,他手里的刀被夺下来了。然后,他被人被人用绳子绑起来了。
混乱中,柏涙听到有人喊道:“抓住了,抓住了。抓住贼人柏涙了。好家伙,真是心狠手辣啊,居然想要杀了赵槎,见过报复人的,没见过这样报复的。多大点事啊,不就是扒光了衣服吗?”
柏涙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大声叫道:“我没有要杀人啊。我是要自杀,我没有……”
可惜,他的嘴很快被堵上了。
在经过自己宿舍门口的时候,柏涙看见牛鼻正带着人在里面搜查。
柏涙心中大惊,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末日最終帝國 mykingsknight
随后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的一切都秘密都没有放在宿舍,而是放在了另一个稳妥的地方。
想到这里,柏涙稍稍放下心来了。
不要坏了那位大人的事情就好。
随后,柏涙被拖走了。
当走出大门的时候,柏涙忽然想到:自己很可能无法回来了。
他东张西望,想要找到牛犊的身影。
他不指望这牛犊能救命,但是牛犊是唯一曾经相信他的人,善待他的人,他想在临走的时候向牛犊告别。
当时有人在柏涙身边说道:“你东张西望什么?贼心不死,还想偷东西吗?”
随后,柏涙感觉后脑勺来了一下重击。
然后,他扑倒在地了。
当柏涙再醒过来的时候,他看见自己已经被关进反思室了。
反思室,原本是用来给人反思的。自愿进来,自愿出去,吾日三省吾身。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关押别人的地方。
主要关押那种,有些嫌疑,但是又没有定罪的罪犯。
凡是到这里来的人,都要经受一番盘问。
据说这里没有严刑拷打,但是想要什么都不吐露,完好无损的走出来的人,目前一个都没有。
于是,柏涙有些紧张。
也不知道在反思室坐了多久,门被推开了。
柏涙看着进来的人,有些诧异。
这些人,有食堂的赵大妈,有扫地的李大娘,有织布的王大婶。
柏涙看着这些人,有些纳闷的想: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不是要审讯吗?
赵大妈看着柏涙,微微一笑,说道:“多大年纪了?”
柏涙说道:“三十二岁。”
李大娘问道:“有未婚配啊。”
柏涙:“还没有。”
王大婶说道:“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姑娘,人品不错,十分踏实,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触一下。”
柏涙:“……”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哪跟哪啊。怎么了就有个姑娘。
我不是因为偷东西被抓来了吗?
王大婶对柏涙说道:“你到底愿意不愿意?”
柏涙说道:“愿意,自然是愿意的,不过……”
王大婶又说道:“既然愿意,就把你的基本情况说一遍吧,祖籍在什么地方,现在居住在什么地方,家里都有什么人,一年赚多少钱,有没有在咸阳城中买房置地。”
柏涙:“……”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还……还真的要给我介绍女子吗?”
王大婶说道:“废话。”
柏涙只要说了一遍自己的基本情况。
然而,这王大婶就像是智障一样,一连问了三四遍。记住了前面忘记了后面。
柏涙有点无语的想:“这些人怎么搞的?”
假面骑士剑骑 李三少
他干咳了一声,对王大婶说道:“我暂时不想成家立业,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王大婶淡淡地说道:“别走,我问完之前,你走不了。”
这句话,让柏涙有一种在过堂的感觉了。
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是犯罪嫌疑人。
柏涙对王大婶说道:“能不能告诉我,为何要问我这些?”
王大婶哦了一声:“我平日里给人说媒说习惯了,审讯犯人的时候,喜欢问这些东西,否则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柏涙:“……”
王大婶喝了一声:“柏涙,你方才的财产我也了解了一下,凭你的发明,以及商君别院给你的工钱。你的收入虽然丰厚,但是不可能在咸阳城中买得起宅子。你怎么解释那些钱是从哪来的?”
柏涙冷汗直流,他辩解道:“我什么时候说买宅子了?我若在咸阳城中有宅子,我何必还要住在宿舍呢?”
我在火葬場工作這5年
王大婶说道:“你没有宅子吗?我们在你的宿舍当中,搜出来了这本房契。”
柏涙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是祖上留给我的。”
王大婶说道:“可是你放在说,你祖上世世代代都在赵地,他们怎么给你留下咸阳城中的房子?”
柏涙说道:“因为……因为……因为我父亲留下来的不是房子,而是钱财,我得到钱财之后,在咸阳城中买了宅院。”
王大婶说道:“他给你留下的钱财?可是据你所说,你父亲是工匠,他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柏涙说道:“我父亲,我父亲乃是能工巧匠。”
王大婶冷笑了一声:“能工巧匠,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忽然,她用力一拍桌子,大声喝道:“柏涙,你别给我狡辩。你老实说,是不是偷了别人的东西,偷偷变卖,靠着这种手段,弄了一些横财。”
柏涙使劲摇头:“我没有,我没有偷东西。”
王大婶指着墙上的一副对联说道:“你好好思量思量。”
那副对联很有特点。
上联是:吾日三省吾身,三思而后行。
下联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据说每一个进来反思室的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对联什么玩意?上下联字数都不一样。
但是当被审讯一番,终于精疲力尽的出去的时候,这些人就只有一个念头了:这对联说的真对,真后悔之前没听。
柏涙一通胡思乱想,而王大婶等人则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回去之后,就会搜查你的所有地方,到那时候,你偷来的赃物可就藏不住了,你好自为之。”
柏涙呵呵了冷笑了一声,一言不发。
他的东西根本不在宅院当中,所以不怕搜查。
随便查吧,老子不怕。
至于名声坏了……
坏了就坏了吧。
柏涙已经绝望了。
这几个大妈走了之后,柏涙就在反思室发呆。
这期间,曾经有不少人来看他。

有人进来之后,讽刺柏涙几句。有人进来之后,踹柏涙几脚。
幸福的味道
柏涙默默地承受着。
可是任何承受都是有限度的。
渐渐地,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柏涙又想寻死了。
这样的活着,有什么尊严,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
就在这时候,又有人进来了。
柏涙一看那人,眼泪顿时就流下来了。
是牛犊。
牛犊看着柏涙,幽幽的叹了口气,第一句话就是:“那些人太过分了。”
雪中送炭,何其珍贵。
柏涙上前一步,握住了牛犊的手。
牛犊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受苦啦,其实,这样的遭遇,我也有过,所以我很同情你。”
柏涙:“啊?”
他看着牛犊,万万没想到,在商君别院风风光光的牛犊,居然也有这样的经历。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牛犊亲近了很多。

3fufw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在秦朝當神棍 線上看-第七百八十四章 商君別院凌霸事件相伴-prglt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道消息满天飞,而商君别院总是隔几天就在报纸上辟谣。
久而久之,众人都有一种感觉,那些没有刊号的黑报纸,上面的内容不可信。
不过,虽然众人达成了这样的共识,但是小报的谣言,还是会让一部分人深信不疑。
所以……打击小报是早早晚晚的事情,只不过现在朝廷还没有研究出具体的措施来罢了。
“槐兄,奸细找到了吗?”李信笑眯眯的问道。
李水点了点头:“找到了。是一个叫柏涙的人。”
李信看了看柏涙的资料:“哎呦,还是商君别院的科研人员啊。”
“这家伙对商君别院有什么不满?为什么要这么抹黑你?”
李水叹了口气,使劲揉着太阳穴:“我也想知道啊,谁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抹黑我?不过这家伙是从外面招募进来的,并不是我们商君别院土生土长的科研人员,也许刚刚来的的时候,就是带着任务来的吧。”
鬥氣冤家
李信哦了一声,然后问李水:“槐兄,你打算怎么对付这家伙?”
李水想了想,说道:“怎么对付他吗……”
他对李信说道:“先想办法,打探一下他的底细吧。”
李信问道:“怎么打探?”
李水笑了笑:“当然是老办法了。”
于是,李水叫来了两个匠户。
海賊王之盜帥
这两个匠户都是老熟人了。一个是牛犊,一个是牛鼻。
牛鼻是牛犊的表哥,为人粗犷,没什么文化。被牛犊举荐到商君别院之后,负责看大门。
没想到这家伙……拿着鸡毛当令箭,把进进出出的人吆喝的像是牲口一样。
屡次接到投诉之后,牛鼻被撤掉了。
不过,李水及时的发现了他的才华,把他留下来了,让他做别的事情。
现在牛鼻和牛犊变成了一个组合,两个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专门做一些刺探情报的事情。
柏涙是科研工作者,曾经因为发明沼气原理而获得专利,被商君别院特招进来。
这些被特招进来的科研工作者,都住在一栋小楼里面。
这小楼有点像是后世的学生宿舍,不过李水给他们的待遇很高,都是独门独户的,算是筒子楼了。
这些科研工作者都很满意,毕竟四舍五入,算是在咸阳城安家了。
咸阳城的房价多贵啊,还是这里好。光是租房子的钱就能省下不少呢。
这一日,他们忙了一天,在食堂吃过了饭,正喜气洋洋的回到宿舍。
忽然看到下面贴了一张告示。
这告示说,因为最近频频发生盗窃案件,经过缜密的研究,认为是有内贼在宿舍。
所以商君别院决定,要给宿舍增加两个宿管。
帝王之友
科研工作者看到这告示之后,都十分纳闷:“盗窃案?没有听说啊。谁丢东西了?没有吧?”
“难道有人丢了东西,害怕遭到报复,所以不敢说?不至于这么怂吧?”
罪愛
科研工作者议论纷纷,但是也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们走到了自己宿舍。
没想到,他们刚刚回去,就看见牛犊和牛鼻站在宿舍里面。
牛犊微笑着说道:“诸位朋友,想必你们不少人都认识我了,我是牛犊。这一位是牛鼻。”
牛鼻呵呵冷笑了一声,说道:“介绍我做什么?不出三天,他们每一个人都会认识我。”
随后,牛鼻的目光在这些科研工作者脸上扫了一遍:“在我查出来谁是贼人之前,你们都有嫌疑。换而言之,你们在我眼里,都是贼。”
众人一听这话,全都怒气冲天。
科研工作者,在以前那就是不好好种田,整天异想天开的蠹虫。但是谪仙当政之后,他们就是大秦最有用的人才。
因此,这些人也被培养的十分心高气傲。
面对牛鼻这种不客气的话,他们立刻就受不了了。有些人甚至想要直接甩袖子离开了。
毕竟像他们这样的人才,无论到哪都是受欢迎的。
牛犊见状,连忙走上前去,安抚这些科研工作者,说道:“牛鼻也是抓贼心切嘛。他抓贼也是为了诸位的安全。”
“诸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忍耐一时好不好?等真相大白,我亲自给诸位赔礼道歉。”
科研工作者都向牛犊拱了拱手,说道:“赔礼道歉,那就不必了,咱们都是朋友,这些不算什么,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不同他一般见识了。”
牛犊连连道谢。
牛鼻还站在楼道里面大放厥词:“不和我一般见识?呵呵?简直是狗屁。你们心虚了吧?还不跟我一般见识,你们凭什么敢见识我?”
这些科研工作者都紧紧的关上了房门。
…………
夜深人静了,众人都睡着了。
柏涙忽然从床上爬起来。
他倒不是要传递情报,而是……忽然觉得有点尿急,想要去厕所一趟。
重生之无德嫡女 火小嫣
筒子楼什么都好,唯独有一点,厕所是公共的,在楼道中间,有一个厕所间。
其实这已经够好了,毕竟之前他们住的房子,茅房总是在院子里面。
夏天的时候倒也罢了,一旦到了晚上,那家伙……寒风刺骨啊。有时候柏涙都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冻成冰雕。
凡人仙途
现在好了,至少厕所是在楼道里面,虽然不如房间里面暖和,但是很快就暖和了。
据说,这里很快就要通上暖气了。
暖气这东西,也是科研工作者发明的,据说和火车有关,什么锅炉之类的。
这不是柏涙的专业,他就不太清楚了。
柏涙刚刚走到厕所,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柏涙吓了一跳,喝道:“是谁?”
那呼吸声忽然消失了。
柏涙顿时出了一身白毛汗。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大半夜的,不要开这种玩笑啊,你到底是谁?”
那人依然不出声,依然没有声音。
柏涙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说道:“我可不怕你,我告诉你啊,我是商君别院的人,有谪仙保护。”
早就听人说,厕所是阴气很重的地方。有什么妖魔鬼怪,总是藏在厕所里面。
难道说,这里有孤魂野鬼?
苍冥无道 渐寒
柏涙有点害怕,但是不去这个厕所吧,身体又不允许。
就在柏涙犹豫的时候,忽然有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脖颈。
这手冷冰冰的,吓得柏涙一哆嗦,然后就再也收敛不住了。
然后,柏涙耳边响起来了炸雷一样的声音:“哈哈,你这个贼人,让我抓住了吧?”
柏涙缓缓的回头,看见牛鼻那张令人讨厌的脸就在后面。
柏涙勃然大怒,挣脱了牛鼻的掌控,指着他说道:“你搞什么鬼?”
牛鼻呵呵笑了一声,说道:“你这贼人,今日总算被我抓到了。”
柏涙深吸了一口气,对牛鼻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柏涙。”
牛鼻淡淡的说道:“被我抓到了。还想抵赖?”
随后,他从身上拿出一面大铜锣来,一边敲一边大声呐喊:“来人啊,来人啊,瞧一瞧看一看啊。老子抓到贼人了啊。”
柏涙几番想要挣脱,但是始终挣脱不开。
随后,厕所里面挤满了人。
大家看着被困在里面的柏涙,都有点意味深长。
老实说,柏涙平时还算老实,大家怎么也没想到,他就是那个偷东西的贼。就算真的要投票选择一个人是贼,也轮不到他。
但是……这个人既然被牛鼻堵在厕所里面了……那估计就真的有原因吧。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于是,众人看向柏涙的目光,发生了变化。
柏涙有些恼火的说道:“你们为何这样看我?难道当真觉得我有问题吗?”
有人之前因为洗脚水的事情和柏涙闹了点小摩擦,这时候趁机说道:“你当然有问题了,否则的话,牛鼻别人不抓,为什么偏偏抓你呢?”
柏涙:“……”
众人一听这话,觉得似乎有道理啊。
柏涙看见所有人都在点头,顿时急了。
他大声说道:“这个牛鼻,他是无事生非,故意坑害我。”
这时候,人群中那人又呵呵冷笑了一声,说道:“故意坑害你?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肯定也有问题。”
柏涙:“……”
这话好有道理,竟然让人无言以对啊。
就在这时候,有人指着柏涙说道:“诸位快看,他尿裤子了。”
牛鼻哈哈大笑:“看看,他已经吓尿了,还说没有偷东西?”
柏涙气的差点晕过去。
他咬了咬牙,对牛鼻说道:“你说我偷了东西。好,那你告诉我,我偷什么东西了?”
牛鼻说道:“至于你偷了什么东西。我现在还不知道。”
柏涙说道:“捉贼拿脏,你连我偷了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凭什么说我是贼人?”
牛鼻说道:“这还不简单吗?大半夜不睡觉,你在楼道里面鬼鬼祟祟的走,还不是在偷东西?”
柏涙气的连连跺脚:“我是来如厕的。”
就在柏涙脚下,有一摊黄色的不明液体。他这么一跺脚,顿时激起液体,溅的到处都是。
周围的科研工作者齐齐后退。
柏涙对牛鼻说道:“你立刻给我拿出证据来,否则的话,就给我赔礼道歉。否则的话,我要状告到谪仙面前。”
牛鼻呵呵冷笑了一声:“我现在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只要我把你抓了,查查你的来历,看看你最近去过什么地方,接触过什么人,也许就能找到你的同伙了。”
牛鼻一听这话,心中顿时一惊:查自己的来历?查自己的同伙?那样的话,泄露消息的事情不就暴露了吗?
柏涙顿时有些犹豫了。
而这神色,立刻被牛鼻捕捉到了,他指着柏涙哈哈大笑:“诸位看到没有?他害怕了。”
柏涙咬着牙说道:“我没有害怕,我早就说过了,我只是……哼,清者自清,如果你没有证据,那就放我走。”
两个人正在僵持的时候,牛犊来了。
牛犊对牛鼻说道:“哎呀呀,你明明没有证据,怎么好抓了人家呢?快把人放开吧,谪仙早就说过了,怀疑并不能作为证据啊。”
牛鼻冷哼了一声,伸手把柏涙放开了,然后指着他说道:“你不要被我抓住,否则的话,哼哼。”
柏涙快要哭了。
牛鼻走了,留下柏涙一个人在寒风中凌乱。
众人也都走了,不过他们走的时候都在窃窃私语,很显然,是在偷偷议论柏涙。
柏涙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他要忍着,别人看不起自己,但是自己要看不起自己,否则的话,那就真的没救了。
柏涙在心中呐喊:我才不是小偷。
可是……可是有人信吗?
“我是相信你的。”耳边传来一个和善的声音。
柏涙一回头,看到了一脸真诚的牛犊。
这一瞬间,柏涙的眼泪决堤了。
他低声抽噎起来。
牛犊拍了拍他的肩膀,温言说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坚强,快回去睡觉吧,记得把裤子换一下。”
柏涙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很感激的看了牛犊一眼。
雪中送炭,真的让人觉得很温暖啊。
柏涙默默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忽然,牛犊又叫住了他。
柏涙回过头来,很感激的说道:“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牛犊说道:“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你尽管去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柏涙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夜,柏涙很久才睡着。
有时候,他痛恨牛鼻的无中生有,有时候,他感激牛犊的和善。
翻来覆去,一直到天亮才合眼。但是很快,到了去实验室的时候了,于是柏涙强睁睡眼,勉强坐了起来,然后向外面走。
结果在大门口的时候,碰到了牛鼻。
牛鼻看见柏涙之后,立刻哈哈大笑:“你的眼睛为什么这么红?昨天晚上忙着偷东西,所以没有睡好吗?”
柏涙没有搭理他,直接进了实验室。
没想到,牛鼻跟了进来,对所有人宣布:“诸位,你们要小心了,这里有一个贼,是有可能偷东西的。珍贵的试验样品,一定要小心存放。”
众人看了看柏涙,顿时提高了警惕。
柏涙:“……”
李水远远地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叹了口气:幸好柏涙是奸细,否则的话,我都要同情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