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第759章 你們是人推薦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罗天脸上挂着邪邪的笑容道。
“看我怎么把他们全部砍下马,带你们见见那个神秘的式微到底什么样!”
冷若满脸自豪道。
“冷若相信公子一定可以!”
“对吧?姐姐!”
玲珑稍微愣了一下,看看罗天,又看了看冷若,眼底那一抹忧虑瞬间消散,心中暗想。
“不管再难过我都挺过来了,现在有你们,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吗!”
如此想着,玲珑点头回应道。
“一定可以的!”
在罗天的笑声中,云老一声令下,面具男撑起长杆,巡游之旅,在一段小小的插曲之后,重新上阵!
因为一场不小的骚动,名门望族的才子士人都没有兴致再抛头露面,有几个颇有功利心的才子试着站出去,却发现两岸的人群无不呼喊着罗天的名字,特别是一向以丞相府的叶空灵和将军府的万屹为首的女粉们,看见罗天之后,立刻倒戈,一个更帅,距离自己好像更近的男人出现,什么叶空灵和万屹,也都抛到了脑后……
只是,此时此刻的罗天,却躺在玲珑的腿枕之上,享受着冷若的按摩,神仙之福,不过如此!
史上才子最不积极的一次巡游开始了,各个才子都躲在船舱里不出面,罗天对外面的呼声就像完全听不见一般,护城河一趟下来,除了两岸的围观人群有些自嗨之外,除了罗天享受的船舱之中,其他的船舱之内,甚至听到才子士人的怒吼声,隐约中,还能听到美姬的啜泣音……
玲珑低头看着闭着眼睛,满脸享受的罗天,不知为何,心头最后一丝丝不安也都消散了,对比其他船舱内的美姬,自己就像女主人一样,在罗天面前,也根本没必要去循规蹈矩,更不用时时刻刻都害怕会不会惹到罗天的不满。
至于冷若,早就完全放开,直接趴在罗天的身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捏着罗天的胳膊。
这么一个随和的人,很难想象,之前会对花船出言挑衅,如果不是看见罗天敲诈云老的模样,公子世无双,便是罗天的真实写照。
由于没有才子露面,面具男行船不自觉快了许多,不必慢下速度等待人群的呼喊,虽然之前耽误了一段时间,不过,两者相抵,倒和平时到花船的时间差不多。
大约三刻钟的模样,船身轻轻一震,玲珑轻声呼喊道。
“公子,到花船了~”
见罗天没有反应,玲珑略微有些奇怪,俯下头,望着罗天的脸,轻声道。
“公子,睡着了吗?”
冷若清醒过来,揉了揉眼睛,也伸出脑袋,望着罗天的脸,不解道。
“姐姐,公子睡着了吗?”
玲珑疑惑的摇了摇头,正要说话的时候,忽然,罗天猛地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狡猾。
玲珑心头一惊,下意识的想抬起头,却没想到,罗天处心积虑的一把勾住玲珑和冷若的脖子,抬头在两女的额头一人亲了一下……
亲完之后,罗天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挽着双手,望着两女懵比,邪笑道。
捉鬼天师
“以后本公子要是醒不来,就给我渡一口仙气,知道吗?”
玲珑脸蛋微红,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罗天,柔声道。
“公子,莫要琢磨妾身了……”
冷若则捂着通红的脸颊,控诉罗天的恶行道。
“什么渡仙气,明明就是公子想占我和姐姐的便宜!”
罗天一挑眉道。
“咦,这话就不对了。占便宜是对外人,你俩是我的人,最多算是我调戏自家人!”
冷若皱了皱鼻子,哼声道。
“公子就会诡辩!”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玲珑无奈的摇了摇头,浅浅一笑道。
“公子,该上花船了,莫要让别人等……”
罗天挑了挑眉头道。
“你们不与我一同上去吗?”
冷若和玲珑对视一眼,两人纷纷摇头道。
“公子,我们的身份不能和你站在一起……”
罗天一听这话怒了,霸道的走到两女的面前,二话不说,将她们的手牵起来就往外走。
玲珑和冷若连忙说道。
“公子,不可……您是去比赛的,只有参赛的才子和侍从才能去……”
罗天则走在前面,头也不回道。
“你们是我的人,总不能让你们在船里等我,要去一起去!”
冷若小脑袋瓜子满是感动,已经说不出话来,玲珑满脸担忧,却又十分感动,忍不住低声喃喃道。
“公子……”
罗天哪儿管那些,一手牵着一女走出船舱。
走出船舱一看,花船已经近在咫尺,从船身延伸下来一块平缓的木板,木板上铺了一层红色镶嵌蓝边条纹的地毯,红地毯一路向上,其他人早已经走出去,领头已经走上去的是叶空灵,木板两边站着无数女子。
这些女子都长的不错,体型纤细,最主要是穿的也很清凉,一条薄薄的纱裙,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在光线的反射下,总觉得好像可以看见某种似有若无的东西……
罗天一点没掩饰自己的眼神,牵着两女走上红毯,一路东张西望,咋舌不断道。
“啧啧啧,挺会玩啊,干脆什么都不穿,更吸引眼球!”
冷若很依顺的靠在罗天的身边,望着迎宾女郎,没说什么话。
玲珑想的多一点,悲哀的看着这些女子,低声道。
“公子……连衣服都不让穿,岂不是毫无尊严,与野兽有什么区别?”
很明显,玲珑不是为了怼罗天而说这番话,完全是因为心疼这些女子……
罗天微微一愣,扭过头看着玲珑。
“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
“啊?”
玲珑一惊,不由抬起头看着罗天脸,心里的震动可想而知。
从地位上来说,罗天是主,她们是奴仆。
云老说的好听些,是以稀世珍宝送给罗天,可罗天如果玩腻了,转手送给其他人,她们也没有办法,一些贞烈女子会自寻死路,大多数时候,社会也不会承人她们的身份,更别说,她们是青楼女子……
从情形来说,罗天是客,在青楼,买的就是一个服务,而服务,就是她们来给的。
所以,罗天刚刚的话,其实也没多少问题。
如果是吸引眼球,不如来的彻底一点,这种迷迷蒙蒙的错觉,反而让人难受……
至于罗天东张西望,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这些女子也早就习惯了,别说罗天看了,两岸围观的人群也时不时的发出一些口哨声,甚至还有污言秽语,没有罗天说的这么委婉,也都是要求这些女子脱光。
对此,这些女子都已经习以为常。
所以,听到罗天这么说,也没有放在心上。
让这些女子惊讶的是,罗天会带着玲珑和冷若一起走红地毯,这才花船之选上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通常,身边带的人,都是表现自己身份的。
有带某个文豪客卿的人,更常见的是带勇猛的侍卫,当然,也有一些在花船之选出了风头,巡游之后,便娶了某位富豪高官女儿的才子,会带着正妻来走一走,却从来没出现过带青楼女子同游的人。
更别说,罗天的样子也非常可疑……
这些迎宾女郎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
肆无忌惮窥探的,或者是心里明明痒痒,却要假装自己清高,目不斜视的,唯独没见过罗天这样,一副很欢乐的模样,看她们的眼神之中也没有半点情欲,反倒是像参观游览一般……
直到罗天说了那番话,迎宾女郎才彻底死心,心想,这个倪公子和其他男人也没什么两样!
这些女子也算是青楼女子之中最悲惨的,有着一张比起普通女子都要姣好的面孔,却不是花船自幼调教过的,很多都是家道中落,或者是为了谋生,甚至被自己的丈夫欠了赌债卖到这里,半路做这门皮肉生意。
这些女子,一般都没有身价可言。
别说对比式微小姐,就算是玲珑和冷若,也都是她们高不可攀的存在……
这里面的大部分人没有什么才艺,能卖的,唯有自己!
所以,面对污言秽语,面对调笑,甚至面对恶意的攻击,这些充满黑暗面的东西,她们都已经麻木了。
不过,玲珑同样身为女子,却为她们的遭遇感到悲伤,这才反驳了罗天。
谁也没想到,罗天会停下身子,郑重的向玲珑道歉。
在玲珑震惊的眼中,罗天微微一笑道。
“我确实不该拿这件事情开玩笑!”
说完,罗天扭过头,望着一众女子,高声道。
“各位姑娘,倪某在此向你们道歉了!”
此言一出,围观的人群也惊呆了。
一面是才子,一面是靠出卖自己为生的最下贱,没有地位和身价的青楼女子!
然而,罗天却坦然的向这些人道歉……
所有人都搞不明白,罗天这是想干什么。
至于这些迎宾女郎,也都愣住了,不过,在见识过太多的黑暗,她们没人真的把罗天的道歉放在心上,心里甚至有些不安,想得更多的是,罗天这一番道歉会不会陷阱,如果自己轻易的去搭话,反而会被羞辱一番!
没人理会,没人有动作,她们脸上已经带着职业假笑,抬起手,望船身的方向,示意应该往那个方向走……
在罗天的眼里,这就像是披着一层人皮的没有感情的动物,某种愤怒和悲哀,在罗天的胸中激荡!
人和人之间最大的平等,在此刻,就像是一个笑话。
所谓婊子无情,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做着没人尊重,没人看得起的生意,又怎么有情?
罗天环顾四周一圈后,沉声道。
“我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们请相信我,我对你们绝无恶意!不管你们现在是做什么,以什么谋生,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命运有多捉弄人。我无法安慰你们,因为,不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我也不会说什么漂亮话,劝你们从良!”
“我只想说,你们在我眼里都是鲜活的人,如果笑不动了,就别笑。这里没有别人,不需要多虚伪,更犯不着委屈自己。我倪安云绝不会对你们人格有任何攻击,至于那些看不起你们的人……”
侯 門 毒 妃
“呵呵,我觉得,你们比他们干净!比所谓的才子佳人都干净!”
此话一出,可谓石破天惊,所有人都惊呆了。
没人知道为什么罗天会这么气愤,也许,只有罗天自己知道,所谓的人人平等,在出卖自己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存在,可以贩卖自己,也就是在贩卖剥削!
“这些才子为什么要来这里,脑子里不都是蝇营狗苟,还不都是苟且肮脏?装什么清高,摆什么架子,凭什么这些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调侃你们,批判你们?就因为他们能说话,而你们说话没人听么?”
最后,罗天一拂袖道。
“在我面前,你们都是人!”
这话一出,足足安静了好几分钟。
玲珑和冷若身为当局者,更是崇拜的看着罗天,眼中充满了惊喜。
虽然,玲珑和冷若不像她们这么卑微,但是,在青楼里就有价格,除了像式微那般,已经形成了一种现象,花船绝不会轻易的让这个吸金点出阁,其他任何一个女子,在绝对的权势和金钱面前,都无可奈何。
好在,玲珑和冷若都没有被这样对待过而已。
玲珑是曾经的魁首,相当于上一个式微,虽然没有式微这么大的影响力,花船上也不会出现强迫她的行为。
至于冷若,以前一直在阁中学习琴棋书画,不曾出阁,就谈不上要接客人。
两个女子是幸运的,但更多的女子是无奈和凄惨的……
在这个环境里,冷若和玲珑比谁都知道,这里面的残酷。
而罗天这番话,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没办法将她们拯救于水火之中,也没办法给一笔钱,却有比这些东西更重要的——尊严!
罗天给了她们尊严!
第一个迎宾女郎绷不住了,眼泪从笑脸上流了下来,罗天见状微微皱眉,走上前道。
“记住,你们是人!”
这句话,彻底点燃了迎宾女郎们心头的苦楚,一刹那,哭声不断……

mj7wt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線上看-第713章 拉關係閲讀-9pkft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倪兄快意之人,伍士有心结交,希望与倪兄结为兄弟,不知倪兄意下如何?!”
伍士起身说道。
罗天愣了一下,没想到伍士居然要结拜,略微思忖片刻后,罗天点头道。
“嗯……虽然我最烦这些礼节了,不过,你这人倒是有几分真本事的,人也不差,我在仙界还没小兄弟,你是第一个,我收了!”
白凝听的差点没坐住,在她看来,罗天这叫无耻!
伍士是天离城的城主,与你结拜,你还挺高傲的说这些话……
当然,如果真的挑明身份,罗天现在也是灵池宗主的入门弟子,要说高攀,应该是伍士高攀罗天。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可不知为何,看到罗天这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白凝就觉得脸上臊的很……
毕竟两人的身份还在隐藏之中,况且,还是伍士不知情下,先提出来的。
伍士却微微一笑,没有多少好奇,对于罗天这种蜜汁自信完全不觉得奇怪。
“也许这就是人格魅力?”
白凝见此场景,心头暗暗想着……
“小武,我既然和你成为兄弟,以后必不可能让你吃亏,你放心好了。”
话头一转,就开始称呼小武。
伍士也不生气,笑着回应道。
“倪大哥,嫂夫人!我此前在外游历,小半个仙界都走过,似倪大哥这样的奇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幸相识,此一去天离城,只要有我伍士在,绝无人敢对倪大哥和嫂夫人不利!”
罗天理所当然的点头道。
“那是当然了,天离城你是地主,我们是客,就该由你来负责嘛。”
白凝见状怎么也想不明白,罗天到底有什么魅力,就这么蛊惑了一个城主之子做小兄弟……
“小伍,既然你是我小弟了,刚才大哥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做到!”
伍士不由愣了一下道。
“何事?”
罗天鬼鬼祟祟的向四周看了一圈后道。
百味记
“我这人吧,贪财好色,俗人一枚。这钱是我所爱,美人也是我所爱,不过,我最珍惜的东西还不是这些……”
伍士眼睛一亮道。
“难道,倪大哥也对武学有大志向?”
罗天听后无语的甩去一个白眼道。
“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伍士还没明白过来,聪慧的白凝已经秒懂罗天的意思,当下感觉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啊?还望倪大哥直言相告……”
罗天把住伍士的肩膀道。
“兄弟,你想想,人这一辈子图个啥?”
伍士低头沉思片刻后道。
“为了悟道,修习天底下最强剑术,成为一代剑圣!”
罗天听后,不满的摇摇头道。
“成了剑圣之后呢?”
伍士立刻傻了。
“这个……我还没想那么远……”
罗天一拍伍士的肩膀道。
“所以说你还年轻啊!这人无论是贪恋财富,还是喜爱美色,抑或是像你这样,对实力有极大追求的,说到底,不就是为了自己舒服么……”
“舒服?”
伍士总觉得这话怪怪的。
“对!舒服!喜欢财宝的人,终日和财宝相对,也能自嗨。喜欢美色之人,只要有新鲜的激情,他就斗志满满。对实力有追求的人,打败天下无敌手,感觉自己最牛,心里也很舒服。”
“不过……舒服之后,就是无尽的空虚啊!”
异世大豪
“倪大哥……这空虚……”
罗天连连摇头道。
“你当了天下第一又能如何?站在世界之巅,还不是没了对手,寂寞如雪啊……”
虽然不知道罗天这些论调从哪里来,不过,伍士总觉得有几分道理,不由问道。
“那……倪大哥,你的意思是?”
罗天眉头一挑道。
术师的时空之旅 洄狐
“最重要的是你的心!”
“我的心?”
“对,心之所想,就是你的追求。不要被什么武道极致这些东西迷住了眼睛,你应该追寻你心里的方向!”
然而,在白凝听来,罗天把着伍士说的这些话,就像是在教坏一个想要奋发上进,认真读书的孩子,去浪迹江湖一样不靠谱……
“倪安云!”
忍无可忍之下,白凝出言道。
“你少乱教你那些无聊的观点,伍士他有追求实力,悟道剑修的决心,你怎么可以说这些话,什么舒服不舒服的……伍士,你别听他的,好好练你的剑,追求你心中大道,终有一日,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世界!”
罗天一听这话,不服道。
“我怎么就乱教了,小武有追求不假,但是也不能只追求什么剑道吧?是我小兄弟我才说的,一般人我还懒得说呢……”
“你自己想怎么做,没人管你。我看小伍资质不错,年轻有为,将来必成大器!如果听了你的,以后就只是芸芸众生的一粒尘埃了!”
白凝自然不忿,毕竟,罗天的话,就连她都听不懂,听起来像是胡言乱语,自然不想眼睁睁看着伍士被拖下水……
罗天一下子急了。
“好家伙,当着我的面夸别的男人年轻有为?”
白凝哼声道。
“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伍士见罗天和白凝争论起来,又因为自己,连忙居中调解起来。
“倪大哥,嫂子,你们别吵了……我是觉得倪大哥说的有些道理,实不相瞒,我小时候曾经在城墙之上与父亲接待过灵池的宗主!那可是仙人!”
说到这里,伍士的表情显得十分激动。
“灵池你们知道吗?仙界修行门派的翘楚!我记得,宗主就是手持利剑,御剑而行,如一道流星从天离城上方滑过,我那时候就梦想着,有朝一日,我也能如宗主那般,成为一代剑修,听说,宗主是仙界第一剑圣!我的目标也是同样!”
豪门长媳太迷人 七念安
“不过,刚才倪大哥也说的对……我遍寻名师,其实有心想要拜入仙门修仙。可惜,一直投报无门……剑圣离我太远,就连俗世之中,我也不是顶尖高手。如果一味的追求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可能自己就先疯了吧……”
说到这里,伍士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遗憾,还有几分不甘。
罗天和白凝听了这些话,两人都觉得十分诡异……没想到能这么巧。
罗天知道,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下去,毕竟,伍士现在是自己小弟,罗天从来没有欺骗自己人的习惯。
不过,眼下的情形,罗天也没办法跳出来告诉伍士,自己就是灵池下来的,自己媳妇就是仙人……
只能先扯开话题,连声道。
“小伍,行了,这些事情也急不来,大哥我看好你,不就是修仙吗,其他门派不收你,是他们的损失。以后,你一定可以得偿所愿!”
伍士只当罗天是在安慰自己,略微提起一些精神道。
“谢倪大哥劝解,我也知道,有些梦不能做过头,以后会现实一些。”
罗天听后微微一笑,他知道,伍士没明白自己的深意。
罗天也不着急去证明什么,况且,灵池也不是光自己说了算,只要伍士继续保持这份心,有白凝在这里观察,入灵池,眼下就是开山大典,岂不是轻而易举?
当然,罗天也不能事事都挑明了。
“行了,让你开开眼界,看看你嫂子的容貌,好好想想,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期待,不要钻死胡同!”
桃花孽 褒姒
说着,罗天就看向白凝。
伍士听了这话,也看了过去。
两人都看着自己,白凝居然觉得有些心慌……
倒不是怕被别人看,而是以罗天夫人的身份,揭开这斗笠面纱,心里多多少少觉得有些奇怪。
见白凝没动作,罗天不由催促道。
“媳妇,这天也挺热的,把头上的斗笠取了呗?”
“我……不……”
白凝想都没想的拒绝,僵在那里,颇有些尴尬的模样。
“嗨,咱们又不是见不得人,况且,小伍也是我小弟,没事的,现在可以取下来,免得闷得慌!”
白凝眼睛一瞪,望着罗天,眼里颇为不安。
白凝没有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不安,为什么这么扭捏,但是,她也不傻,知道罗天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说到底,还是有心想要帮助伍士。
白凝可是灵池的长老,一旦伍士和白凝有一些交情,以后,入灵池仙门,一个长老的推举,那是绰绰有余的事情……
日月定乾坤 轻惹柳烟
伍士见白凝没动作,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不过也非常理解的说道。
“倪大哥,嫂子可能不太方便,你就不要强求了,以后,小伍一定能够得到嫂子的认可!”
伍士的想法却很单纯,白凝不取下遮面之物,是心里不认可自己,就是不认可罗天认的小弟……
湘北
罗天眉头一挑道。
“你别多想,你嫂子只是有些害羞。”
说着,罗天上前,走到白凝的身旁,一手放在白凝的肩膀上,只见白凝身子微微一颤,挺直腰板,要不是有外人在这里,白凝早就出手把罗天弹飞出去了。
“媳妇,我来替你解下斗笠。”
罗天站到白凝的身后,双手放在白凝的肩膀上面。
白凝身子僵直,感觉到罗天靠在自己后背上,有心想躲开,可是怕露出马脚,最主要是罗天已经将手,放在了自己的下巴上面……
轻轻一抽,将斗笠的白线取下,罗天撩起面纱,取下斗笠……
伍士原本没多大波动,直到罗天将斗笠全部翻开之后,白凝的样貌露了出来,伍士愣住了……
此时此刻,伍士才明白罗天为什么这么心疼媳妇,为什么说自己最爱的还是媳妇……
伍士呆呆的看着白凝的脸,可是,眼中已经没了脸,他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什么肤白貌美,什么倾国倾城,好像这么形容都太俗!
从白凝的脸上,伍士看到最多的是那出尘淡然的气质,气质大于外表,虽然,就这外表足以美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白凝淡然的气质,几百年来的沉淀,这个世界上,除了罗天好像完全不受影响之外,其他人,何尝见过这般人物?
如同一朵傲立雪山之巅的莲花,只敢远观,没有丝毫的亵渎之心。
是不敢,是觉得自己不配!
伍士从没想到,一个女人的容貌,会让自己觉得卑微,让自己觉得不配看到……
当然,这里面多多少少有白凝的修为作祟的原因。
即使白凝不用修为,身居高位,又实力强劲,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
罗天见伍士看呆了,不由一笑,伸出手,在伍士的眼前挥了挥。
“小伍……”
伍士这才回过神来,迷茫的眼中,充满了震撼!
“小伍,我可说过,只能看一眼!”
见观发财卷二:王爷你犯规
伍士听后回过神来,连忙垂下头,对罗天和白凝拱手道。
“倪大哥,嫂子,是我失礼了!”
随后,伍士连忙解释道。
“我绝无亵渎之心,我只是……只是……没想到,嫂子如此出尘脱俗,国色天香!我失礼了!!”
这一次,罗天没说话,白凝轻启朱唇,淡淡道。
“不必如此,不过一张皮肉罢了。你若是慌乱,反而显得心中有鬼!”
伍士没想到白凝说话这么犀利,当下头也不敢抬道。
“嫂子教训的是……”
白凝微微点头道。
“坐下说话吧。”
三言两语,将场面控的死死的,气质在这里,由不得其他人。
“你也坐下吧!”
白凝回身看了罗天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波动。
罗天听后嘿嘿一笑,坐在白凝的身边,开口问道。
“小伍,不要这么拘谨,你嫂子还是很好说话的,就是人严厉了一点。”
听到罗天的声音,伍士才放松下来,毕竟心里坦荡,也就没有太纠结,只是苦苦笑道。
“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
罗天挑眉道。
“没想到啥?”
伍士抬眼看了看罗天道。
“倪大哥,从外表看,你和嫂子金童玉女,天生一对。可是,说句不太敬的话,嫂子真是被你拐跑的,我游历多地,嫂子的气质,就算是王室公族的女子也是远远比不上……我都不敢想象,嫂子怎么会看上你了……”
这话出口,白凝不由噗嗤的笑了一声,虽然很短,却也真实。
罗天无奈的看着伍士,低声道。
“这就叫魅力,小伍,好好学!”
听到罗天自夸之言,伍士和白凝都不约而同的表情十分无语……

rnqd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有百億屬性點 txt-第699章 差點跪下讀書-9p7n2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罗天听后眼睛一瞪,应声望去道。
“是谁!”
定睛一看,发现是金铃后,罗天想凶的表情,又收了回去,不由挠了挠头道。
“怎么……怎么是你,你今天守门呐?”
金铃哼了一声,没看罗天,好像还记着罗天之前没理自己的仇。
“是我,又如何?!”
金铃挺了挺胸脯道。
罗天顿时眼睛发亮,对于灵池的众多女子当中,要论身材,抛开灵韵不谈,最让罗天能够去注意和欣赏的,就是金铃和红衣了!
这或许和罗天对有英气的女子,普遍多一份注意力有关。
也不得不说,金铃和红衣同样,身上都有一股子很多男人都没有的豪爽气质,然后,就是各具特色了。
红衣更多变,能够妩媚,也能够腹黑,颇有小恶魔的感觉。
金铃则不然,金铃的模样,让罗天仿佛看到了古时的花木兰一样,替父出征,特别的中性美。
而作为女子,摒弃了无谓的柔情之外,反而有一种干净利落在里面。
所以,当金铃挺了挺胸口,非常霸气的说话时,罗天就被吸引了注意力,一双眼睛,挪都挪不开。
直让一旁的畔妲跳起来,对着罗天的耳朵吼道。
“倪师兄!你能不能收敛一点!”
罗天这才回过神来,立刻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
白凝不用说,一副“男人果然都是动物”的冷淡表情,其他弟子挤眉弄眼,畔妲是无语至今,金铃的神色最为古怪,想动又不敢动,一双美目,充满暗怒,抓着手里的长枪,颇为蠢蠢欲动,仿佛想要一枪把罗天捅翻过去……
罗天见此,连忙打了个哈哈道。
“嗨,昨天晚上没休息好,今天容易出神,那什么,畔妲师妹,有什么事情吗?”
见罗天移开了眼神,金铃这才松了一口气,手里的长枪也放到了身后。
至于金铃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起码,有那么一瞬间,金铃是想扑上去给罗天的眼睛来一拳的……
看就看吧,没见过看的这么认真的人!
真就一动不动……
畔妲见罗天回过神来,白了罗天一眼,望了望四周,低声道。
“倪师兄,你是不是要下山?”
罗天点点头道。
“怎么?你也想去?”
畔妲听后连连摆手道。
—————
“不不不,只是,你这一去,至少也好几天,我们排练怎么办?”
罗天这才恍然大悟。
“没事,基本上都布置下去了,你给咱们女舞团的其他成员说,好好排练,回来就预备彩排,要是不过关,就休怪我无情了,嘿嘿……单独辅导,可是很丢人的事情!”
说到这里,罗天居然露出了一阵荡笑。
真让人看的咬牙切齿……
唯一懂得这笑容的,就是畔妲了。
“倪师兄……你……”
畔妲非常无语,要不是罗天酒后失言,畔妲永远也不会相信,在升仙台上和仙尊不相上下的大人物,就在眼前……还是这么猥琐……
“咳咳,那个啥,畔妲,感谢你来送我,此行,我必须去!为了灵池,为了大家,我义不容辞!不用感激,等我回来!”
说着,罗天一拱手,扭头就准备走,却被畔妲一把抓住衣袖道。
“倪师兄,那个……我不是来送你的……”
“哈?”
罗天瞪大眼睛。
畔妲颇为不好意思道。
“倪师兄,我是来问你之后的排舞计划的,你……要不要过来说?”
黑道少爺的野蠻丫頭 紫堂淡雅
场面一度很尴尬,白凝冷眼以对。
金铃暗暗窃喜,其他弟子看到罗天如此膨胀,又被打脸的模样,只是乐的叽叽咕咕的暗笑。
罗天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尴尬,拉住畔妲的手就往一旁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
“嗨,你早说嘛,那个啥,白凝长老,稍等我片刻,我布置一下之后的训练任务就回来……”
然后,拉着畔妲落荒而逃。
罗天走后,众弟子才大笑起来……
白凝见状不由摇摇头道。
“还真是……够自恋的!”
金铃也被逗乐了,不由说道。
“最耿直的还是畔妲师妹!”
这句话,别说其他弟子了,就连白凝听了都会心一笑……
罗天拉着畔妲走远后,回过头看去,众人还在说说笑笑,这才停下来,认真的看着畔妲道。
“畔妲,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畔妲眼睛一亮,本来还想解释,没想到,刚才自己故意那么说,罗天理解。
这更让畔妲对罗天的智商服气了,很多时候,知道对方的想法,是很难的!
畔妲也没有墨迹,往四周看了看,特别是山门前的女人,见没人注意到,这才从怀里取出一块圆形的令牌,放到罗天的手上。
“倪师兄,这信物你拿上!”
罗天愣了一下,将圆形的小令牌举起来看了一眼,只看到令牌上有一只鸟的图案,就被畔妲用手盖住。
我真不会推理 文若不成
“倪师兄!你别拿出来!”
罗天闻言立刻收入怀中,不解道。
“畔妲,你这是啥意思?这东西难不成是什么宝贝?”
“我也不知道……”
畔妲听后摇了摇头道。
罗天闻言眼睛一瞪,甚是不解。
畔妲见状知道罗天会错意,立刻解释道。
“不是这个意思……”
连连摆手解释道。
“我也没用过,所以,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
“这是我娘留给我的令牌,具体的作用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在人间,任何一个王国都能使用,只要给城主看了这令牌,任何一个城的城主,都会替持令牌的人,做一件事!”
“这么牛叉?!!!”
罗天听后眼珠子一瞪,不可置信的说道。
“每一个城主?无论哪个王国的人吗?”
山裏漢子:撿個媳婦好生娃 桅子花
畔妲点点头道。
“好像是这样,是大黑哥说的。”
罗天眉头一挑,深深的看了畔妲一眼道。
“畔妲,你娘到底什么来头?你知道,按照你刚才说的那样,每一个城主都必须答应做一件事是什么概念吗?如果你娘愿意篡国,只要这个令牌,就能唾手可得!”
畔妲闻言抿了抿嘴唇,眼底闪过一丝黯淡。
“我不知道,我甚至没见过她……不知道她的模样,也从来没听说过,我娘从她的家乡带来过什么婢女仆人,就连大黑哥和二花,都是娘在没怀我那时救下来的。”
罗天见状,深深的吸了一口,摇头道。
“那你怎么知道这令牌的真实性?”
畔妲立刻说道。
“是真的!我当年逃到灵池来,就是靠这块令牌,所过之城,如果被人发现,我们正在被通缉,我就掏出令牌,城主见了,都没说话,就放我们离开了。”
“那天离城?”
罗天皱眉道。
畔妲摇摇头道。
“没有用!天离城外,宗主就来接我了……然后……然后我就来了灵池。”
罗天听后点点头,这一刻,罗天知道,这看似不起眼的畔妲,身上绝对有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自己不知道是什么,但,无论是这块足以让人间动荡的令牌,还是灵韵亲自到天离城把她接到灵池,都是一种证明。
就算是凡间的公主,也绝不可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因为,这是仙门!
罗天没有再质疑,深深的看了畔妲一眼后,低声道。
“谢谢你,畔妲!”
畔妲听后,连连摆手,脸上微红道。
“不……不用谢,倪师兄,能帮到你就好!”
罗天将圆形的小令牌放入怀中,拍了拍胸口道。
“我也不知道天离城到底什么情况,这块令牌到底还有没有用。不过,等我回来,我会把它还给你,毕竟是你娘给你留的东西,更别说它还有这么大的作用了,这人情,我可还不了!”
畔妲听后脸蛋一红,点头道。
“嗯,那就祝倪师兄一路顺风!我们会在灵池好好训练,等你回来!”
说着,畔妲一扭头,道别都没来得及说,就像一只胖胖的小兔子,一蹦一跳的跑开了。
罗天望着畔妲离去的背影,心头感慨万千,决心等回来之后,一定要闻问清楚,畔妲到底什么来头,而对象嘛,自然是灵韵了……
一想到灵韵,罗天就心头一沉,暗想。
“这傻媳妇,不会还在生闷气吧?哎……”
随后,颇为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就当罗天感慨之际,身后传来一声嘹亮的声音。
“怎么,你的小迷妹走了,很感慨吗?”
罗天一惊,回身一看,发现是金铃,顿时无语道。
“啥小迷妹啊,那是师妹!师妹!”
金铃不屑的哼了一声道。
“你别以为灵池的女弟子,都会为你倾倒,少拈花惹草的!”
罗天听罢,刚准备还嘴,却见金铃已经转身离开了,没给自己说话是时间。
“赶紧走吧,白凝长老已经等候多时,况且,开阵石,最多维持一刻钟时间,时间已经快到了,我身上可没有备货,要是这一趟没能出去,就只能找红衣长老拿开阵石,到时候,你可自己去解释为什么这么久没离开!”
罗天听后,立刻抬眼望去,果然,此时白凝双眼冰冷的站在阵门口,一双美目仿佛在质问罗天,说什么要说这么久。
而原先被开阵石大开的阵门,居然已经缩小了一大半,估摸着最多一分钟,阵门就完全封住了。
“倪安云,速速过阵门!”
白凝没好气的吼了一声,然后,身子一闪,钻过了阵门,也不管罗天能不能跟得上……
罗天暗暗叫苦,撒开脚丫子就往阵门跑。
到阵门时,还有一个洞那般大小,也管不了那么多,一个飞扑,从洞口钻了出去。
出阵门后,一阵寒风吹过,罗天不由打了一个摆子,抬眼一看,白凝正冷冷的看着自己,眼见就要和白凝来一个亲密的拥抱时……
白凝却嘴角微微一笑,身子向一旁扭去,噗通一声,罗天落地,一个标准的狗吃屎姿势,然后,向前冲了好几米,堪堪在悬崖边上,停住了!
罗天往下一看,立刻头皮发麻,小腿发软,这出了阵门,就是山底,阵门的作用,不仅是能够防御外敌,还能直接下灵池到底!
这不,凡人所能到的最高位置,就是这悬崖边上。
而这一眼望不到底的万丈悬崖边,只有一根铁索,铁索向下倾斜,如同连接天和地的锁链,也是到灵池山脚的山门,唯一的通道!
可以这么说,凡人,根本就上不来!
不因别的,这铁索,也足够凡人练一辈子了,更何况,还是在万丈悬崖,从上至下的铁索!
稍有不慎,脚一滑,就是万丈深渊。
这倾斜的角度,怎么看,也不是一个凡人能够做到的……
罗天一阵眩晕,接着,就是自我保护的向上翻滚,远离悬崖先。
盘龙之圆满超脱 无幽无褛
“吓死宝宝了……吓死宝宝了……”
罗天翻了身后,立刻跳起来,没好气道。
“白凝长老,你好歹帮一手啊,万一翻下去了,这出师未捷身先死,也太冤了吧!”
白凝站在悬崖边,满脸不以为然道。
“谁让你一直浪费时间,况且,身为一名修仙者,不过是群山间的间隙罢了,深渊也不过如此,你若不能征服它,还想修仙么?”
罗天听后连翻了两个白眼,没好气道。
“该怕的还得怕,这是求生本能好吧?”
白凝不欲和罗天废话,身子一跃,向悬崖跳去,跳至半空,在空中略作调整,轻巧的落在铁索之上!
顿时,铁索摇晃,起伏颤抖,如果是普通人,早已经被甩下去了。
白凝何等修为,自然是毫不畏惧,轻巧无比。
随后,白凝淡淡的说道。
“你也上来。”
罗天听了这话,顿时炸毛了,跳起三丈高来,指着白凝大叫道。
“我上去?这不是让我送死吗?”
白凝哼了一声,淡淡道。
“没兴趣看你死,让你上便上!”
农门春,医路荣华
说完,白凝就脚踩莲步,向悬崖对面走去,不过几步,就入了大山之间的云雾之中,没了身影……
这下,罗天彻底傻眼了,连忙在后面叫道。
“我说,咱就不能用法宝飞过去吗?”
“……”
面对空旷的悬崖,白凝没有一点声音,这一刻,罗天差点没给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