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o0i5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的妹妹是idol 秀滿家大表哥-071章 平井瀧一與名井南閲讀-dpf6e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然而他只是在那里一直笑着。
“Taki桑…”
面对着始终无法宣泄的渴望,金智秀连忙飞奔了过去。
教室的入口处的鞋柜是空荡荡的,她没有拖鞋就跑上了走廊,稍稍驻足搜寻了一下。
至尊修真訣 我共影兒
在刚才飞奔的时候,泷一的身影也跟着与她拉长了距离。
楼梯。
金智秀快速的跳上了阶梯,通过二楼之后直接冲着三楼奔去。
之后来到三楼的走廊时,一道笔直的廊线顺着她视线的尽头向前延伸而去。
温暖的光线从走廊的中断溢了出来。
“三年三班。”
来到挂着这个牌号的教室门前,金智秀稍加犹豫了一下,之后目光坚定的推开了拉门。
温暖的光线来自窗户边的一张书桌。
不同于其他堆在教室一角的书桌,只有那张散发着独特的光。
那是个充满悲伤情绪的光景,然而,金智秀却对于眼前这样的景象有着十分熟悉的感受。
她才踏进书桌一步,那束红光仿佛被吹熄了的蜡烛一样瞬间消逝。
仿佛在躲避着她的追寻。
至尊星辰訣 毒刺
那一道温暖的光线刻意拉开了与金智秀的距离,与此同时一股遍布全身的失落感在她的脸上化为表情一览无遗。
她不愿放弃,于是抬起穿着帆布鞋的脚掌向前走去。
娇嫩纤细的手掌探出指尖在桌子上触抚的时候,此时透过窗户,金智秀看见了已然颓废的DOCOMO信号塔。
远方耸立着颓倾的住宅高楼,这是宛如战争终结之后,一片死寂的景象。
这种情景致使她继续用手触摸那张此前散发着光芒,而显得孤寂的桌子。
農女要翻天:腹黑相公,來種田
桌面静静躺放着几朵留有味道的花瓣。
粉色的,樱花花瓣。
它们的存在让金智秀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炙热。
将身躯靠在窗缘,左肩贴着墙面缓缓滑落坐到板凳上,面对着眼前这张毫不隐藏的散发着孤寂氛围的桌子。
“平井泷一…”
桌子的一角刻印着泷一的全名,日式文字下是罗马拼音注释。金智秀目光绚丽的呢喃着。
这应当是以前的泷一用小刀刻下的印记,许多人在学生时代都会做的行为。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双手伸直搁置在桌子的左右两端,金智秀趴了下来,脸颊抵在桌子上。
“我到底为什么会来到那种地方……”
视线从模糊到清晰的期间,金智秀晃动着双眼,不断的在“平井泷一”这几个字上留恋。
如果是梦里用手机拍摄下来,那么醒来之后能够在手机相册里找到那张照片吗?
答案是不可能的,现实世界怎么可能会和虚拟的梦境相连接呢?
让两者能够并存在记忆中这已然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仅仅是因为我太想念你了吗?Taki桑?”
不断的念着那个人的名字,金智秀用双手捂住了脸。
“到底还要多久….到底还要多久我才能…我才能和你重逢在首尔这片土地上…Taki桑?”
因为手掌堵住了嘴巴,所以声音从指间的缝隙中传出的时候,会有种闷闷的震动感。
不过说起来,像当下那样闭上眼睛再睁开,且移开盖住脸颊与实现的这双手掌,也许自己回回到现实世界中。
情深入骨:总裁囚心索爱
“像这样强烈到无与伦比的思念,到底还要经受多少次呢…越来越多我真的会死掉了。”
一边发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牢骚,金智秀缓缓放大了指间的缝隙。
当破开黑暗与手掌之外的光第一时间有了接触,就在那时,她突然睁大了双眼。
“这是….”
在有刻着“平井泷一”字样明显刮痕的书桌一角左侧,贴拼在一起的桌子右上方赫然写着另一个名字。
那是与“平井泷一”一样字迹细腻,但明显是两个人字迹的名字。
Myoi Mina….
金智秀对这个名字异常的熟悉,很久很久以前。
在那晚的同寝的交谈里,泷一提及了一位性格与他相似,但彼此只共处了一个学期的转学生女同学。
————
她的名字是…名井南,来自兵库县。
父亲是知名医生,母亲则是小说家。
她在班级里人气极高,深受男生们的欢迎,但女生们却很嫉妒她的美貌和淑女的脾性。
如此说来,名井南简直就是泷一的对立面了,两人更换一下性别,就成为对方了。
“如果Taki桑没有和Sakura交往的话,他骨子里应当是喜欢那样的女生吧?”
可惜的是因为只就读一个学期的缘故,那个女生应该是连一年只有一次的班级合影都没有参与。
谢谢你成为我生命的一道光
现在的她不知长成了什么模样,但起码是活在了泷一的回忆中。
带着那样的想法,金智秀将视线重新放在桌子上。
萝莉萌主请出招
与泷一的座位紧挨着的那个桌子上写着的,一样是日式文字与罗马拼音注释。
按照他的解释,在当时的樱花国的学生之间,皆会用这样的方式在新同学面前做自我介绍。
比起一个个的走到前面的讲台上大声的说着“我叫什么”“我来自哪里”,直接在书桌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要一目了然许多。
“欧尼….欧尼……”
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声音。金智秀眼神一凝。
回过神的时候,自身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宿舍。
自己依旧是保持着坐在床上的姿势,膝盖处搁置着日记本。
没有了那座没有屋顶的塔尖,也没有刻印着“平井泷一”与“名井南”的书桌。
耳边喷射机引擎尖锐的声音已不再复闻,唯有Lisa扯开嗓门破门而入的呐喊声再撩拨着她的心绪。
天空的彼方那座南山塔带着惨白的外表耸立在高楼群众,金智秀凝视着细小的像一根针的塔身,怅然若失。
这个地方,偶尔会因为风的不同,云端彼方会浮现出那座高塔的踪影。
眼下,她的左眼又右眼,首尔的南山塔与东京铁塔,在此刻仿佛融为了一体。
“欧尼欧尼!大事情!大事情来了!”
“你这是在做什么呢?这么大声?”
金智秀神色淡然的将日记本合上,塞进身后的枕头下方。
“纠正一下,是大事件,或者用大新闻也可以的…”
“我声音很大吗?~”
Lisa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拿起金智秀床前桌子上的一杯水直接喝了下去。
“就算声音很大也是有原因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欧尼。”
那杯水正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随着Lisa喉咙的蠕动一点一点的进入她的身体。
但是金智秀却想到了一个非常严肃的事实,脸颊之上的肌肉迅速扭曲在了一起。
“呀!那可是我用来浇花的水啊~~”
金智秀双拳紧紧握在一起,龇牙咧嘴道
“它都一天没有喝水了,万一死翘翘了怎么办嘛?”
“欧尼你天天给它浇水,它才会更快的死翘翘的好嘛~~”lisa放下水杯学着她的语气。

5d5pq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的妹妹是idol ptt-070章 單戀者羣相看書-uu80k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闭目小憩的时候,会隐隐的听到雨水敲打在屋顶的声响。
那是以单调的节奏发出的声响,以至于泷一沉入了意识的深渊。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他开始昏昏沉沉,在半梦半醒之间思考了很多事情。
比如,从很久以前就很讨厌人,忍受不了狭小空间里挤着大量人群的状况。
也可能是因为年幼的时候患上了社恐障碍所导致,所以这样说出去的话只会被当成矫情。
而有些人刚好相反,即使是在人多的地方他仍可以妥善的处理好与周边人的关系,在极短的时间里获得想要的一手消息。
Sakura就是那样的人。
比起Sakura处理周围的社交关系,在幼年的时候便展现出了过人的老练圆滑。
泷一则是完全相反,无法忍受独自吃饭的状况,或是身边没有Sakura的陪伴就支撑不下去,亦或者患有孤独恐惧症。
现如今的自己正一点点的摆脱掉这些,在这方面他开始认为自己,就算在太空站那样的对方待上半年,也可以轻松应对了,这绝对是十年前的自己所无法想像的。
泷一在梦境里想像自己独自坐在灰色墙壁围成的人造空间里,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联想,或许是因为梦境里存在的粉色天空吧。
下雨的时候,天空就像一个罩子盖下来,倘若比喻的话就是世界就像巨蛋球场一样。
没错的,巨蛋球场的穹顶就是不会下雨但一整年都是阴沉沉的天空。
稍微想象了一下孤身一人躺在空旷的巨蛋球场中央的场景,这种幻想当真令人感到愉快。
世界之广,尽在此间。
就这样,泷一保持了入定的姿势持续了十几分钟后,有两个女生从他的身前经过。
她们所交谈的一句话令他在下一刻睁开了眼睛。
“礼志今天不会迟到吧?”
军魂令
“热爱体育运动的人可是非常看重时间的,相反如果我们迟到的话就糟糕了。”
“啊说的也是,那就赶紧去吧,其他人也发短信通知一下,在学校对面的咖啡厅里集合。”
咖啡厅吗?泷一可以淡化自己的存在感目送两个女生离开。
随后他起身抖了抖雨伞,轻轻慢慢的折叠了起来,并扣上扣子。
虽然当下的全州还没有出现降雨,但抖着雨伞的时候,仍会有种空气中的灰尘颗粒像雨滴一样在头顶上方跳跃。
重新拎起书包走下亭子与下方道路设置而成的石阶,偶尔与当地带着孩子过来玩耍的年纪父母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为了不撞到对方的身体,泷一会侧开身躯左右避让。
第一次在这所学校里停留超过半个钟头的时间,但这半个钟头里他已经做到了这这里的环境彻底的熟记于心。
幸福意外在左右
“是错觉吗?”
在泷一转身之后的后方。
如果用眼睛做出大致目测的话,十米开外的地方。
那栋教学楼的某一层窗前,有一双视线停靠在他的身侧一秒钟,之后又迅速闪开。
黄礼志抵着下巴,半眯着眼睛看着下方愈发模糊的那道背影,呢喃道。
“怎么感觉那个人好像Taki前辈….”
不可能的,他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如果他来的话,首先一定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她微微摇着头,再抬起头望去的时候,那道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家有萌妻:腹黑老公请止步
……
“我置身在一座质地冰冷,外形扭曲,非常不可思议的高塔上。”
从睡梦中醒来之后,金智秀在日记本上如此写到。
与此同时,时间也快到了九月下旬。
停笔思考的时候,眼前会再度浮现梦里的画面。
像从放映机里透射出来的光,最终落在眼球的瞳膜上。
那片宛如文明残迹的塔群之中,金智秀正环抱着腿部膝盖蹲据在其中一座半边墙壁风化颓倾,没有屋顶可以直接仰望天空的塔楼中。
“那里终年吹着犹如来自宇宙彼岸一方一般的寒风,空气中飘荡着一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味。”
坐在床上捧着笔记本,金智秀低着头,一边书写的时候,会将写下的内容念出来。
这是用日语文字写下的日记本,是在四月份回国之后才开始养成的习惯,为的是锻炼自己的日文功底。
倘若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以让他感到惊讶,这些努力就是值得付出的。
不过,这些言辞都好似有个倾听的对象一般,那其实是在她心里虚构出来的听众。
若非如此的话,她便无法承受梦里所看到的一切。
那个灰蒙蒙的世界里,眼前不透明的天空看似有着石头擦刮的痕迹。
迎面而来的风吹起来算不上不舒服,却在这种不自然的景致中产生了强烈的违和感。
金智秀在那里感受到了一阵听不见的声音。
那是超过人类鼓膜可以辨认的高频率声波,尖锐的像蝙蝠发出来的鸣叫声。
那些声音正在若隐若现的撩拨她的心房,超高频率和震动的声波渐渐的转变成了天空鼓动的飞机引擎声。
书写到这里的时候,金智秀在本子的一侧用抽象的画工画出了那架飞机的轮廓,那些声音也是从这架喷射机发出来的。
在梦境中,那个时候听到声音的瞬间她抬起了头,并站起了身子。
那个瞬间,塔身群被消灭了。
寂寥的光景被更换成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景色。金智秀所看到的是泷一站在伴随着水泥校舍建筑旁的操场中央。
以如今的眼光看来那是一所荒废多年的学校,操场上杂草横生,房舍的砖瓦各处都看得到明显的裂痕,破损的情形屡见不鲜。
从这点上来判断,它至少是一所被废弃了十年以上的学校。
諸葛亮出山前的故事
“那个地方究竟是哪里呢?”
亂晉我為王
金智秀的脑海中闪现过多种的可能,也许是泷一小时候就读过的某一所学校的原址也说不准。
医女贤妻 芷江
——————
但他真的转学太多次了,可能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人生中有没有在那样的一所学校里停留过。
身处那片废弃的操场,金智秀茫然的环顾四周。
远方的民宅同样廖无人烟,一切都处于颓废多时的状态。
视线的彼方在那时突然出现一片诡异的红光,那光线的颜色又像落日中的余晖,又像是炙热的火焰。
无论如何,这微温的光线中带着些许温柔的气息,它来自颓倾的校舍三楼的某间教室。
那散发着红光的窗前,停留着几只白鸽。
这是一幅生机盎然的风景,对于金智秀而言,是在那个陌生的梦里,所看到的唯一觉得充满温度和真实的瞬间。
一片死寂的世界里,只有这个带有生气的。
她从那里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温暖。
就在那时,白鸽与红光融合在了一起,化成了人形。
“Taki桑?”
金智秀不可置信的伸出手,颤抖的脚向前挪动了几步“真的…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