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 愛下-第六百二十二章 審判者的悲哀:屠龍者先成爲惡龍讀書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有那么一瞬间,江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审判教派和极地审判,算是一种竞争关系,双方都在培养审判者。
培养审判者,要么是数量,要么是等级。
极地审判在审判者等级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而且照着这种方法继续下去,在可预见的未来,将会超越审判教派。
在这个时候,审判教派的教主公鹏海邀请江佐,然后直接对江佐说,让极地审判不要再培养更高等级的审判者了。
这个要求不仅无礼又无理,甚至是赤裸裸的挑衅!
不准极地审判培养更高等级的审判者,等于说是断了极地审判的一条路,还是现在最重要的一条路,这已经触碰到了极地审判的底线。
江佐不由得坐直了身体,他盯着公鹏海的眼睛,同样一字一句的说道:“公鹏海教主,我没听懂你的意思,还请你再说一遍。你以为极地审判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扼杀的?”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江佐的视线慢慢变得冰冷起来。
就在这时,公鹏海露出了一个善意的笑容,打破了两人的僵持。他说道:
“江佐首领,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是想要扼制极地审判的发展,我们是共同对抗死侍的盟友,我当然希望看到一个更强大的极地审判。”
江佐也露出了一个笑容,不过笑容有些嘲讽。他当然知道,极地审判和审判教派顶多算是表面朋友,审判教派甚至巴不得极地审判赶快崩溃。
公鹏海继续说道:“我们今天邀请你来,并不是要扼制极地审判。
“请相信我,不要继续提高审判者的等级。最多到30级,30级是一个界限,强大与堕落的界限,请务必不要突破。这也是为你们极地审判着想。”
皇帝也赞同的点头,他对江佐说道:“我们没有半点挑衅和扼制的意思,我们只是想告诉你一些你所不知道的情况。”
江佐皱起了眉头,他也意识到了,情况并非刚才自己所想的那样。
皇室和审判教派就算再不想极地审判发展,顶多也是在背后扼制,而不会这样直接拿到明面上来说。要是明面上这么说的话,简直是要和极地审判开战。
通古殿内剑拔弩张的气氛缓缓消散,又恢复到了平静的气氛中。
公鹏海给皇帝和江佐倒了杯酒,又给自己也倒了杯酒。
将酒瓶放在桌上后,公鹏海缓缓说道:“江佐首领,我想你心中应该有一个疑惑。
“我们审判教派和皇室很强大,有资源有天才,完全可以培养更强大的审判者。
“可是为什么像你所见到的这样,我们却没有30级以上的审判者,甚至连30级的审判者都没有。我想你一定很困惑。”
我的风情后妈
江佐点了点头,“想过这个问题。你们隐藏了实力?”
“没有,我们没有隐藏实力。”公鹏海摇头否定了江佐的猜想,“事实正如你所见的那样,我们审判教派等级最高的审判者,就是我还有大教主,29级。
“刚才我告诉过你,30级是一个分界线,强大与堕落的分界。”
说到这时,公鹏海突然换了个话题,向江佐问道:“在你眼里,氦钵乙钛是什么?”
“氦钵乙钛?一种能帮人成为审判者的东西。”江佐有些莫名其妙。
公鹏海说道:“我是说正负情绪,你觉得氦钵乙钛是什么?”
“当然是正情绪了。人吸收氦钵乙钛,对抗由负情绪组成的死侍。”江佐答道。
公鹏海说道:“在我们审判教派和皇室中,也有不少人知道正负情绪,我们对他们的解释,就是氦钵乙钛是正情绪。
“这听起来合情合理,也符合大多数人对审判者正义的第一印象。
“但是,今天我要告诉你,这是错的!氦钵乙钛不是正情绪!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这个世界的正情绪和负情绪一样,无处不在,它溶解于大日川中,飘散于空气中,但却不像负情绪那样能凝聚成实体。
“因此我们无法提取正情绪。对抗负情绪的根本不是正情绪,我们所利用的是负情绪,我们在用负情绪对抗负情绪!
“氦钵乙钛和死侍、不祥之晶一样,都是由负情绪凝聚而成的!”
此话一出,江佐顿时满脸震惊。
江佐不由得回忆起之前的朝会上,公鹏海向他介绍正负情绪时,并没有提及氦钵乙钛,公鹏海所说大日川中有正情绪,并没有说氦钵乙钛就是正情绪。
但是江佐下意识地认为,既然死侍是负情绪,审判者是对抗死侍的存在,那么审判者所用的氦钵乙钛,肯定就是正情绪了。
事实上,皇室和审判教派的绝大多数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的。公鹏海他们对外的定义中,也是将氦钵乙钛定义为了正情绪。
就连血死病毒研究中心,也未曾提出过怀疑。这并不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一点,而是不敢怀疑。
毕竟审判者是帝国对抗死侍的力量,在帝国的地位非同小可。
要是怀疑氦钵乙钛是负情绪,那岂不是玷污了审判者。审判者是屠龙的勇士,怎么能和堕落的恶龙扯上关系。
这是绝大多数人所不能容忍的。因此即使有人怀疑,也不敢提出来。
所以死侍是由负情绪组成的,死侍燃烧后的氦钵乙钛,为什么不是负情绪,而是正情绪,这个明显的问题,也没人敢提出怀疑,反倒尝试用各种理论解释。
例如燃烧之后,空气中的正情绪,会和死侍的负情绪发生反应,产生正情绪的氦钵乙钛等等。
各种解释被一个个提出,却没有人敢捅破那层窗户纸。
公鹏海长叹一声,“所以你应该明白了,审判者根本就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审判者不是正情绪所塑造的。相反,审判者的本质,是被负情绪污染的人!
“当使用的氦钵乙钛越来越多,审判者的等级会越来越高,但负情绪也在审判者体内渐渐的累积,审判者也在一步步的堕落为死侍。
“说来也悲哀,审判者本是屠龙的勇士,奈何想要屠龙,我们需要先从恶龙那里获得力量,先将自己变成恶龙。”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討論-第五百八十九章 他們說我是瘋子鑒賞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江佐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在张元宜的陪同下,在血死病毒研究中心逛了两个多小时了。
是时候离开了,江佐可还记得,答应了要给皇帝治疗血死病。
“多谢你的款待,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江佐说道。
张元宜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在临别之时,张元宜忽然说道:“我最后想给你推荐个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哦?是谁?”
“他叫林承,是我的一个老朋友。”
偷 影子 的 人
宅神附体
“原来是张主任的老朋友啊?那当然,我觉得我很有兴趣。”
张元宜陪他逛了一下午,又告诉了他那么多事情,张元宜的这个面子,江佐肯定是要给的。
“他就在二楼的270办公室,你等会儿直接去找他就行了,他一直都在那里。”
“是你们研究中心的员工?那我这是不是在撬你的墙角啊?”江佐开玩笑的笑道。
张元宜笑着摆手,“怎么说呢。他不是我们的正式员工。不,他以前是我们的正式员工,而且职位还不低。
但是因为……某些疯狂的想法,他被开除了正式员工的行列,现在是我们的一个临时人员。
你们等会去见到他的时候,最好有点提前准备,他的想法可能会有些疯狂,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受得了。我们研究中心的很多人,都将他称为疯子。”
江佐笑道:“既然张主任推荐,那说明在你眼里,他不是个真的疯子。好,我这就去和他聊聊。”
“如果你们聊得来的话,我这边随时可以把他的离职程序办了。如果聊不来的话,你们直接离开就好。”
“没问题。”
江佐带着张猛行,进入了电梯。
张元宜并没有跟过来,而是送到了电梯门口,就和江佐告别了。
电梯一路向下,在二楼停了下来。
走出电梯后,江佐顺着门牌号,一路找到了270办公室门口。
史上最强真君
江佐敲了敲门,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风一吹便自动打开了。
我的极品同居男友 伍拾蓝
看到办公室里的景象时,江佐的眉毛微动,有些惊讶。
这里与其说是一间办公室,倒不如说是一个……私人卧室。
在江佐的预期里,应该是一进门看到个办公桌,或者是一排排实验仪器,一个穿着实验服的人正在做着一些别人看来很疯狂的实验。
可是事实和江佐所想的截然相反,不大的办公室里,一张单人床靠在墙边。
房间里的空调温度很低,床上盖着棉被,林承正窝在棉被里,头发油腻腻的,胡子也很久没刮了,双手拿着手机,似乎在玩什么手机游戏。
办公桌早已被移到一边,桌上放着一堆零食和一台电脑,电脑的配置看上去还很高级,上面的进度条显示,正在下载一款游戏。
另一边则摆着两个游戏仓,其中一个江佐一眼就认出来了,是细胞online的游戏仓,另一个江佐看着有点眼熟,好像是暗江游戏公司的一款游戏仓。
江佐和张猛行面面相觑,除了一堆休闲娱乐的东西外,整个办公室没有一份文件,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工作的样子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林承确实挺疯狂的,住在血死病毒研究中心,天天也不工作,就和一堆娱乐设施为伴。
见到江佐和张猛行进来,林承终于将头从手机上移开,躺在被子里打量着江佐两人。
“你们是谁?”
江佐对眼前的林承有些失望,如果是一个热衷于工作或实验的人,尽管有些疯狂,但江佐并不介意,因为说不定是一个天才。
但是对于这样一个林承,江佐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好,林承,我是极地审判的首领,你可以叫我江佐。”江佐简单的一句自我介绍,看在张元宜的面子上,没有立刻就走。
既然是张元宜的老朋友,估计张元宜是想让自己照顾一把吧。
江佐没想到的是,他简单的自我介绍后,窝在被子里一副咸鱼样的林承,突然间两眼放光,一个咸鱼翻身,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
“极地审判!你是江佐?”
江佐点点头。
“太好了!你们别走,听我慢慢和你们说!”
林承二话不说,披上床边的衣服,走过去将门关上,像是怕江佐两人扭头就走一样。
这一突然的转变,让江佐有些意外,林承怎么在听到自己名字后,显得这么兴奋?
旁边的张猛行也有些懵逼,这林承态度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吧。
林承热情的给两人端来椅子,问道:“你们喝什么?”
“来点白开水就行。”
“那正好,我这也没茶。”林承从桌子下拿了两瓶矿泉水,给江佐和张猛行,自己也拿了一瓶,坐在两人对面,咕嘟嘟的灌了几口。
林承看上去很兴奋,“就在你们拿到不祥之晶之后,我就开始关注你们极地审判了。我就准备这几天去找你们,没想到你们就先找上我了。”
“你想找我们?”
“没错!良禽择木而栖,那些人有眼无珠,他们认识不到我的价值,你们知道他们说我是什么吗?他们居然说我是疯子!这个研究中心,不待也罢!
最强梦境穿梭
要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去处,我早就不想在这待了。你们极地审判来的真是时候,我相信你们会认识到我的价值!”
林承神情激动,他像是抓到了一个无比珍贵的机会,想要一股脑的将自己的想法倒出来,但是他越说越激动,反倒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别急,慢慢说,你所说的价值,到底是什么?”江佐问道。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开门见山的!那我们就直接一点,明人不说暗话,是关于不祥之晶的事!”林承说道:
“你看我们现在的帝国,各个势力间摩擦不断,大小规模的战斗时有发生。我们现在就坐在一个火药桶上,谁也不知道这个火药桶什么时候爆炸。
想想看,审判教派和皇室,这两个庞然大物,一旦开战,后果将会是什么样的,整个帝国都将陷入毁灭!
我有一个办法,能够制止毁灭的发生,让我们的帝国永久的和平下去。”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遊戲 txt-第五百八十七章 審判教派的崛起展示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说话间,张元宜带江佐和张猛行来到了一个房间,三人换上了特殊的服装,走进了这个房间中。
藥 結 同心
在房间的中间,有一个透明的大的像罐子一样的密封容器,这个罐子里面还套着几个小的透明罐子,一层层的套着。
江佐绕着这个容器转了一圈,里面除了套着一个个罐子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是什么?”江佐有些疑惑的问道。
“负情绪,里面的是负情绪。”张元宜指着这个密封透明罐子说道:
“这是‘死侍蒸发实验’中的一组,将死侍放在密封真空容器里‘蒸发’。
现在一百年过去了,里面的死侍已经‘蒸发’消失了,成为了负情绪在这容器里。
后来我们担心时间长了,容器的密封性可能会出问题,于是我们又在外面套了新的密封容器,防止里面的负情绪逸散出来。
时间长了,就变成你眼前这样,一个罐子套着一个罐子了。”
听到张元宜的介绍后,江佐颇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罐子,“这里面就是负情绪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负情绪。不过我有一个问题,你们确定负情绪还在里面吗?”
张元宜苦笑着摇了摇头,“你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其实我们也不确定,负情绪是不是还在这里。我们所说的密封,对负情绪有没有作用,我不知道,我们血死病毒研究中心都不知道。
对于负情绪,我们了解的太少太少了,怎样密封负情绪,这种方法能不能密封住负情绪,我们都没有确定的答案。
审判教派或许会知道,但是他们没有告诉过我们,我曾经代表血死病毒研究中心,询问过审判教派,但是他们没有回复我们。
在有关血死病毒、死侍、负情绪等方面,我们离审判教派差的还很远。”
江佐围着这个容器转了两圈,便在张元宜的带领下离开了这个房间。
三人走在路上,话题逐渐引向了审判教派。
“你们对审判教派了解多少?方便透露一些吗?我在外面很难查到有关审判教派的过往。”江佐向张元宜问道。
张元宜想了想,说道:“我们血死病毒研究中心,也就一百年左右的历史,比审判教派差远了,关于更久远的审判教派的过往,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我们属于皇室,在皇室中也能说上话,对于这个帝国的历史,倒是知道不少,审判教派在这个帝国的历史,我们也是知道一些的。
这些其实也不算什么秘密,你要听的话我说给你听。”
闻言,江佐打起精神,准备听张元宜继续往下说。
没想到张元宜并没有继续顺着话题往下说,反倒是问了江佐一句:“你知道不祥之晶碎裂,会带来什么灾难么?”
“会产生大量的死侍。公鹏海在朝会上说过,那些死侍从五百年前,一直到现在,还在出现。”江佐说道。
张元宜点了点头,“是的,帝国的故事是从五百年前开始的。
在五百年之前,统治这片大陆的,是另一个帝国。我翻阅历史资料的时候,曾经看到过关于那个帝国的介绍。
虽然那些介绍只是只言片语,但是从那些只言片语中,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那是一个没有死侍的时代!”
江佐眼神猛地变得锐利起来,“你说什么?那时候没有死侍?”
张元宜点头说道:“是的,那时候没有死侍。
但是,那个没有死侍的美好时代,在五百年前戛然而止了。
無敵 天下
郭同茂北漂记略
五百年前,在帝国历史的记载中,第一次血潮出现了。
面对第一次血潮,没人知道该怎么应对,那些突然出现的死侍,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那时候的审判教派,已经没落为不足千人的组织,据说审判者不足十人。
前帝国的皇帝在慌忙之下,想起了没落的审判教派,于是让审判教派去对付血潮。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
再之后,审判教派失败了,血潮结束后出现的不祥之晶,由于某种原因,碎裂了。
至于是什么原因,我查了帝国的很多资料,都没有找到具体的原因,只是说缺少经验导致不祥之晶碎裂。
碎裂后的不祥之晶,将恐怖带给了整个世界。
血死病开始出现在世界上,死侍开始出现,前帝国在风雨飘摇下,彻底崩溃了,新的帝国建立了,就是我们皇帝统治的这个帝国。
由于死侍和血死病的出现,审判教派的地位急剧增加,整个帝国只有他们能对付死侍,审判教派从一个没落的组织,摇身一变,称为能和皇室一较高下的庞然大物。
在那之后,帝国又发生了血潮,南洋市的是一次,除此之外,还有血潮出现。
审判教派负责击杀死侍,皇室也开始慢慢培养自己的审判者。
直到现在,整个帝国中的审判者,基本都是审判教派或者皇室的人,审判教派占主要部分,有十多万审判者。
当然,你的极地审判是第三个,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培养一千多名审判者,让审判教派和皇室都惊讶不小。
说来也挺有趣,在一个月前,审判教派的前任教主,匆忙退位了,公鹏海便担任了审判教派的教主。
一个月前,就是你们在南洋市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
上古卷轴之天际至高王
我们血死病毒研究中心的人,偶尔也会开玩笑,说审判教派的前任教主是被你们给吓得退位了。”
说到这时,张元宜忍不住哈哈的笑了两声,拿审判教派开玩笑让他很高兴。
江佐从张元宜的语气中,能感受的出来,血死病毒研究中心和审判教派的关系,似乎并不太友好。
血死病毒研究中心,对审判教派颇有微词,张元宜他们拿审判教派的前任教主开玩笑,看得出他们不怎么待见审判教派。
不过自己和张元宜这才第一次见面,顶多聊了一个多小时,张元宜就在自己面前,毫无顾忌的调侃审判教派,让江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
江佐有种感觉,张元宜表现得有点自来熟,这种话应该在朋友间说起,张元宜顶多是陪同江佐参观,连朋友都算不上。

ifd1m玄幻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 線上看-第五百六十章 臨行前的準備-otz1c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从细胞online里离开后,江佐发现,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安权涛和感物那边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再过一会儿就能赶回来了。
还没等江佐喝口水休息一下,门外的审判者就进来了,拿着一份文件递给江佐。
江佐懒得看文件,将文件放在一边,直接向这名审判者问到:“有什么事?”
审判者说道:“皇室的运输机已经陆续到达南洋市机场,皇室刚才传来消息,通古西都那边的临时据点也布置好了,让我们尽快将总部迁移过去。
皇室还问我们,需不需要他们提供别的帮助,有什么需要的话,皇室说都会尽力的帮助我们。”
江佐闻言,微微点头道:“皇室的动作很快,告诉皇室,我们今晚就开始陆续迁移到通古西都。”
皇室的动作如此之快,让江佐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三天的时间,这都已经过去大半天了,运输机和临时据点准备好也在情理之中。
繁花似锦冥落九天 默千月
江佐没等多久,楼顶上就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直升机?哪来的直升机?
江佐听到直升机的声音后,微微愣了愣,柯龙伟他们的那一架直升机,在之前电磁脉冲炸弹的袭击下,已经被摧毁了。
要说有直升机来,要么是安权涛从合金仓库来了,要么是皇室的军队来了。
不过皇室的军队要来医院据点,肯定会先通知江佐的,江佐并没有收到通知,那么很显然,直升机里的人应该是安权涛一行了。
想到这里,江佐的嘴角抽了抽,安权涛才控制合金仓库多长时间?审判者的学习能力再强,短短一天速成的直升机驾驶技术,安权涛也敢乘坐直升机过来?
要是江佐的话,他肯定会选择乘坐车辆,那样更安全一些。
直升机降落在了楼顶的停机坪上,没过多久,安权涛便来到了江佐的房间。
“坐直升机来的?”江佐明知故问。
安权涛嘿嘿一笑:“老大你放心,安全着呢。审判者的学习能力太强了!低等级的审判者可能没那么夸张,但是超过5级的审判者,学习能力太夸张了,这才学了一天,直升机都开得有模有样。
哦,对了,老大,下午的时候宋实找到了我,递给我一张你的纸条,说是要给他们提供氦钵乙钛,让他们成为审判者。”
安权涛见到江佐后,将宋实去他那里的事说了出来,向江佐求证真伪。宋实需要的氦钵乙钛,说多不多,但是说少也不少,还是需要向江佐求证一下真伪的。
江佐点了点头,“是的,是我让他去的。”
江佐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而是说道:“我今晚找你和感物来,是有重要事情要和你们商量的。我早上和皇室对话了,我们要在三天之内,将总部迁移到通古西都。”
玉人不淑 怪兽路过
“什么?我们要去通古西都?”安权涛还是刚听到这一消息,显得颇为惊讶。
宠物的逆袭
江佐看到安权涛惊讶的样子,心里想着看来宋实的嘴还是挺紧的,没有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安权涛,江佐喜欢口风紧的手下。
刻下来的幸福时光
当下,江佐挥了挥手,让安权涛去问门外的审判者。门外的审判者今早跟随着护卫江佐,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清楚,江佐懒得自己再说一遍了。
安权涛出去找到那名审判者,正好这时候感物也急匆匆的赶回来了。
无赖小农民
感物之所以离开医院据点,也是有重要事情要做的,虽然唯一一份录像被杜原毁了,但是感物也要做做样子,他像模像样的拷贝了十几份“重要文件”,分别将这些“重要文件”交给十几名审判者,让他们在南洋市藏好,做的像模像样。
两人一起听审判者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情况后,两人一起进去见江佐。
“都清楚情况了?”江佐指着两个椅子,示意两人随便坐。
两人点点头,感物说道:“老大,你尽管吩咐,我们都听你的。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
前妻,劫个色
江佐将他思考好的说了出来:“根据我的想法,我要带一批核心成员去通古西都,感物你就跟我一起,记住,你能伪装成死侍的信息,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至于南洋市这边,肯定也得有人留守。安权涛,你就负责守住南洋市,我不在南洋市的时候,你就负责南洋市的防卫和发展了。一般的决定,安权涛你自己做就好了,要是有什么大型的决定,关乎组织未来的发展或者生死存亡,需要向我汇报,由我来决定。
当然了,如果联系不到我,或者情况紧急来不及联系,你可以自行做出决定,你跟在我身边很长时间了,经历过南洋市的血潮,这个审判者组织能够发展起来,你立下了汗马功劳,我相信你的判断。”
安权涛现在到了这个位置,在整个组织里,可以说是除了江佐外有最高话语权的人了。他不缺氦钵乙钛,也不缺钱财,他最缺和最看重的,是江佐对他的信任。
安权涛感受到了江佐对他的信任,按照江佐的说法,江佐基本上将南洋市交给安权涛来管理了,而且在紧急情况下,安权涛甚至有最终的决策权。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份信任,让安权涛颇为感动,也让安权涛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辜负了江佐对他的信任。
不过考虑到通古西都的情况,安权涛还是问道:“老大,我记得皇帝说的,需要核心成员都到通古西都,其中就提到了我的名字。我不去通古西都的话,皇帝会不会为难你?”
江佐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那个没关系,你没听懂皇帝的意思,皇帝说了你们的名字,其实是在做掩护,真正的目的是要让小丑去通古西都。我就是小丑,有我去通古西都就足够了。”
随后,江佐又对感物说道:“感物,你作为组织的核心成员,和我一起去通古西都。记住,你不要太低调,而且还记得我刚才说的吗,千万不能暴露你能伪装成死侍的信息,这会成为我们的一张底牌。
和我们俩一起去通古西都的,还有两百名审判者,其中包括三十名10级以上的审判者。去通古西都不用带太多审判者,带多了也没用,再强也没办法和皇室正面硬刚,还不如留在南洋市发展。
不过10级以上的审判者,还是要多带一些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得上。
对了,感物,去通古西都的时候,我俩分开,不要乘坐同一架运输机。”
感物赞同的点了点头,对江佐的安排没有异议。
“好了,那接下来你们就做好准备吧,挑选两百名审判者,还有把手头上的工作都安排一下,不要出什么乱子。”江佐最后又说了一句,“宋实也和我们一起去,宋实那批情报官,一半留在南洋市帮安权涛。一半随我去通古西都。”
随着江佐下达命令,安权涛和感物都开始忙碌起来,进行着临行前的准备。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安权涛让两名审判者,把分给宋实一行的氦钵乙钛分给他们。
当这两名审判者拿着氦钵乙钛,来到情报官们所在的房间时,情报官们都发出了一声声惊呼。
“氦钵乙钛!真的是氦钵乙钛!”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氦钵乙钛!”
“太好了!我等了小半辈子,终于要成为审判者了!”
听着情报官们一声声惊呼,两名审判者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哑然失笑的神情。
不就是一点氦钵乙钛么,至于这么激动吗?看那些情报官激动的样子,恨不得把楼层都给踩塌了。
这两名审判者跟在江佐麾下,每天一起工作和生活的,基本都是审判者,可以说早已司空见惯了。
至于氦钵乙钛,他们见到的就更多了,安权涛曾经拿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都是满满的氦钵乙钛,要是让这些情报官见到了,那还不得激动的昏厥?
独爱冰山总裁
不过,在看到情报官激动的样子后,两名审判者也渐渐回过神来,这些情报官的激动才是正常的,这才是正常人见到氦钵乙钛后的第一反应。
至于这两名审判者自己,纯属见得太多了,外人眼里归若珍宝的氦钵乙钛,和遥遥不可及的审判者,在他们眼里早已司空见惯。
当下,两名审判者心中,都不由得浮现出同一个念头,果然,还是跟着江佐老大有肉吃!两相对比之下,跟随在江佐麾下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6h4sp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五十九章 編織夢境讀書-gozn4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随后,江佐给了宋实一张纸条,用于去安权涛那里兑换氦钵乙钛。
同时,江佐也让宋实帮忙转述一下,让安权涛在今晚之前来医院据点一趟,江佐有事要和安权涛商量。
从江佐的房间离开后,宋实并没有立刻去找安权涛,他先回到了楼上情报官们的住所,那些情报官都在忐忑的等待宋实带回消息。
情报官们的住所外,一群情报官根本无心工作,都聚在一起谈论着他们接下来的命运。
宋实算是他们派去和江佐会面的代表,会面的结果到底如何,江佐愿不愿意接纳他们,这都是情报官们所担心的。
随着“吱呀”一声,门被从外推开了,情报官们顿时停止了谈话,都将视线集中到了房门口。
宋实走进来了。
“宋队长,情况怎么样了?”最靠近宋实的一个情报官忍不住问道。
宋实点点头,露出了微笑:“放心,一切顺利,江佐老大愿意接纳我们。”
听到宋实的答复后,在场的情报官都松了口气,在他们原先的预估中,最好的结果是江佐愿意接纳他们,最坏的结果是江佐直接把他们都干掉。
现在看来,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这让情报官们很是欣慰。
只要不被干掉,那么一切都好说,至于待遇什么的,他们从未奢求,毕竟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时,待遇也就无关紧要了。
宋实拍了拍手,说道:“别急,我话还没说完。”
闻言,原本放松下来的情报官们,精神再次紧张起来,都齐齐地望向宋实。
话还没说完?难道江佐还有什么别的要求?
想想也很正常,江佐愿意接纳他们,他们就很满意了,提一些要求也是在情理之中。
“队长,江佐提了什么要求?”其中一名情报官问道。
“喊什么江佐!一点也不知道尊重,要喊老大!”宋实斥责道。
宋实的这一斥责,让在场的情报官都愣住了,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宋实在没去见江佐之前,一口一个江佐无耻、江佐不好对付,骂起江佐比谁都多,这才去见了一面的功夫,怎么态度就来了个急转弯?
宋实清了清嗓子,说道:“宣布一个好消息。老大决定了,让我们每一个情报官,都成为审判者!每个人按照贡献、能力,评定为对应等级的审判者,升级的氦钵乙钛由老大提供!”
在宋实说完后,并没有响起掌声和欢呼,反倒整个场面都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情报官再次愣住了,他们像宋实当初一样,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想不想成为审判者?想!当然想啊!做梦都想!
可是想归想,这个消息听起来就太夸张了吧。
每个人都能成为审判者?
要说是让宋实一个人成为审判者,那还有点可能,可是在场的这么多情报官,都帮他们成为审判者的话,那得花费多少氦钵乙钛!
就连皇室和审判教派联合起来,都不敢做出这样的承诺,老大真的这么说的?
“宋队长,没开玩笑吗?”一个情报官问道。
独家公主绝版爱
宋实见到下属们震惊的样子,掏出了江佐写给他的那张,用于向安权涛兑换氦钵乙钛的纸条,递给了这些目瞪口呆的下属。
纸条在情报官们手中传阅,在看到了江佐写的承诺后,又听到宋实的保证,片刻之后,安静的房间爆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
相比于宋实之前的表现,这些情报官们显现的更为兴奋。
宋实成为审判者都遥不可及,作为宋实的下属,他们想要成为审判者,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江佐这里就轻易的实现了,可以想象这些情报官们的激动。
另一边江佐的房间里,江佐也通过审判者,向感物发去了通知,让感物同样在今晚的时候来医院据点。
把感物、安权涛都聚到医院据点,主要江佐想向他们告知接下来的行动,如何前往通古西都,该做什么准备,那些人留在南洋市,这些都要仔细商议。
江佐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终于先为晚上的谈话列好了要点,随后,江佐伸了个懒腰,他难得有一下午的休息时间。
是时候要进细胞online里看一看了。
江佐想到了,那些职业NPC们一直在细胞online里勤勤恳恳的工作,对南洋市近来的情况知之甚少,南洋市的血潮结束了,这场浩劫结束了,他有必要告诉那些职业NPC南洋市目前的情况。
化身为指路人的江佐,再次进入了细胞online中,他来到了职业NPC们的总部。
见到指路人来了,职业NPC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一个个都围拢到指路人身边,想听听指路人要说什么。
“南洋市的血潮结束了。”指路人只说了短短一句话。
听到血潮结束的消息,职业NPC中有的人欢呼,但更多的人则是沉默。
血潮结束了,真好啊,可是,他们在血潮爆发之初,就已经死去了,熬了一个多月,血潮终于结束,他们却再也无法回到南洋市了。
终于,有一个人小声的问道:“指路人先生,请问……我们还能重新回去吗,我……就想再看一眼南洋市的家人。”
旁边传来了一阵阵小声的附和声,江佐的心情有些沉重,“抱歉,我尽力了。”
穿书呵呵哒! 茶娘
江佐现在的手段,只能帮他们在细胞online中生活,他们的灵魂一旦离开细胞online,江佐没有能力帮他们重塑身体,回到南洋市继续生活。
江佐也不是万能的,他终究是有极限的。
对于指路人的回答,这些人心中并没有太多的失望,因为他们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结果,如果不是指路人救了他们,他们早已变成死侍,更别提在细胞online中继续生活下去了。
不过随着在细胞online里生活,这些人对细胞online越发了解,了解的越多,他们越能感受到指路人的强大。
能创造细胞online的指路人,在他们心里几乎是无所不能。
所以他们才抱有些微的期待,希望指路人能帮他们回到南洋市,可惜指路人也不是万能的。
结婚晚点名
臨 高 啟明
江佐想了想,说道:“我回头会发一份南洋市幸存者的名单给你们,你们可以看一看上面有没有自己的亲人。这份名单可能不全,但是我尽可能统计出的幸存者了。没出现在名单上的,也不代表没有幸存,可能只是我没有统计到。”
现在南洋市的幸存者,基本上都集中在了医院据点,还有防空洞那边也有审判者存在,这些人江佐都会列上名单的。
江佐对血潮的残酷深有感触,在一个遍地死侍的城市,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没有来到医院据点,基本上没有什么生存的可能。
就算是一名审判者,都不太可能在死侍成堆的地方,生存一个月。
没在名单上的,幸存的几率很小很小,几乎为零,但是江佐并没有将这个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们,只是告诉他们,没出现在名单上的,不代表没有幸存。
这些人里,肯定有人的亲人没有出现在名单上,但江佐想给他们留下一些希望,即使希望渺茫,但是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好。
等到这些人散开后,江佐又专门找到了罗小安。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邪神红云传 小小妖道
剩女也有春天
这个女孩的父亲是罗成弘,在血潮中,罗成弘为江佐提供了不少了帮助。
罗成弘最后还是没能活下来,他没有死在死侍手里,反倒是和柯龙伟他们一起,死在了同为审判者、而且还是他们的上司的杜原手里。
罗小安在细胞online里,一直勤勤恳恳的工作,因为每次都能和他的父亲见面,让罗小安对此很是感激。可是江佐要给她的结果,却是如此残酷,让江佐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见到罗小安后,罗小安很有礼貌的向指路人问好,江佐则关心的询问她近来可好,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罗小安并没有提出什么要求,这是一个很懂事的女孩,她不想为指路人添麻烦。
在交谈的时候,江佐听得出来,罗小安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想问什么又不知道该不该问。
终于,在谈话的末尾,罗小安忍不住问道:“指路人先生,我能问您一件事吗?”
江佐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他知道罗小安要问什么,可是江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女孩。
“当然可以,你想问什么呢?”指路人语气和蔼的问道。
“那个……指路人先生,您能帮我一个忙吗?我的父亲有很长时间没有来看我了,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罗小安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了,她是一个很懂事的女孩,同时也很聪明,在和父亲的谈话中,她深知血潮的残酷。
所以,上一次她的父亲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如约出现时,罗小安心里就有了不安的猜测。
随着她父亲越来越久没有出现,罗小安似乎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她仍然不想放弃最后一点希望,恳求指路人帮她一个忙,向指路人打听她父亲的情况。
指路人沉默了片刻,说道:“小姑娘,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
“罗成弘。”罗小安说道。
“好的小姑娘,你稍等,我帮你查查你父亲的信息。”指路人说完后,又沉默了片刻。
暗影 神座
片刻后,指路人忽然说道:“我查到了,是罗成弘吧。你放心,罗成弘现在很好,他活过了血潮,现在在南洋市的医院据点里,他很安全。”
听到这一消息后,罗小安终于是松了口气,看得出来她的心情很好,她兴奋的对指路人说道:“指路人先生,您能帮我给我父亲带句话吗,他很久没有来看我了,我很想他。”
“当然可以,我会帮你带到的。不过,你可能要有心理准备,你的父亲可能未来很长时间,都没有时间来看你了。”指路人说完后,又解释道:
“南洋市最近崛起了一支新的势力,你知道吧。你的父亲加入了那支势力,受到了重用,他们很快就要前往通古西都,未来很长时间,你的父亲都会很忙很忙,没有时间再来看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在江佐说完这些话后,江佐能看得到,罗小安的情绪明显变得低落,不再像刚才那样兴奋。
罗小安是一个很聪明的小女孩,当听到指路人的这句话时,聪明的她已经隐约能猜到些什么了。
罗小安对自己的父亲很了解,她知道父亲对自己的关爱,即使父亲再忙,也会抽出时间来看她的。
但是指路人所说,她的父亲很长时间都工作繁忙,没有空闲时间来看她,这让罗小安隐约间已经猜到了什么。
沉默许久后,罗小安终于轻声的问道:“我的父亲不会再来看我了是吗?”
指路人说道:“我也不知道,说不定哪天他闲下来了会抽出时间……”
“我知道了,谢谢您,指路人先生。”罗小安打断了指路人的话,轻声说道:“很感谢您,您是一位善良的指路人。”
江佐终究选择了善意的谎言,经历过血潮的他,比谁都懂得希望的珍贵,他决定给罗小安一个希望,给她编织一个不那么残酷的梦境。
即使聪明的罗小安似乎看透了这个梦境,看透了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
但是只要不戳破,肥皂泡依旧绚丽多彩,隔着一层美丽的肥皂泡看这个世界,或许就不会再那么残酷,会多一份温柔和希望。
等到哪天在肥皂泡中,罗小安终于接受了这一结果,她会主动戳破肥皂泡,重新走出来,那个时候,风暴过后,世界会变得阳光明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