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2lz火熱都市小說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ptt-第272章 歐陽重傷分享-dhrig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重生后成了皇叔的心头宝
夏天垂头丧气的无奈叹息道:“是啊。夏氏一族,确实是族长最大啊。换了任何人做族长,那都是族长最大。可是我不一样啊。我对我媳妇儿好啊,所以当我成为了族长,我媳妇儿肯定是最大的。那郡主是我媳妇儿的主子,那不是比我媳妇儿还大……综上所述……”
夏天的话还没说完,明月就红着脸嗔怪道:“尽贫嘴!就数你最贫嘴!整天倒是贫个没完没了了你。”
夏天嘿嘿笑道:“小月亮,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明月狠狠的瞪了夏天一眼:“我才懒得管你呢!你这贫嘴也改变不了夏侯很强悍的事实。总之这一次你要是输了,你肯定就什么都没有了。你做好准备吧。”
夏天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凝重了起来,认真道:“你放心吧。这些年我虽说是一直让着夏侯,可我也没闲着。你也不要把我当成是废物来看待。你家天哥还是很强悍的。只是这一次……九死一生。小月亮,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明月眼神坚定的沉声道:“实不相瞒,我早就准备好了,和我家主子同进退!”
夏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此,那你要注意保护好你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记住,保护好你自己。这里是夏氏,我不会有事的。”
明月的眼圈儿红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有点不舍得夏天的样子。
夏天伸手,将明月揽入怀中,用力的抱紧,半晌才道:“另外,注意保护你家主子。你家主子,也是惹不起的。即便是夏氏一族也算是有点本事,也招惹不起你家主子。”
明月抬手捶在夏天的胸口,脸上染上了一层显而易见的红晕:“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郡主不是这不讲道理的人。”
夏天嘿嘿笑道:“也就是这样一说。”
明月点头道:“嗯,我知道。你也就是嘴上说说。不过……天哥,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必要的时候,你不需要管我。我和郡主会好好照顾我们自己的。”
夏天顿了顿,眸光中带了几分复杂的认真道:“傻瓜。”
明月原本还想要问问夏天,自己怎么就变成傻瓜了,可夏天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大步潇洒的模样,是明月从未见过的样子。
陶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明月身边,对着明月轻笑道:“怎么?不舍得?”
明月冷不防吓了一跳,然后才红着脸低声道:“郡主就知道取笑奴婢。奴婢只是觉得,此一战,生死未知。奴婢心里还是很担心的。”
陶夭笑道:“如今看来,咱们还是很安全的。你不必担心那么多。就像是你家夏天说的一样。不管是谁赢了,总之咱们是不会有事的。”
明月苦笑道:“郡主心里,当真如此乐观吗?奴婢怎么觉得,郡主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呢?”
错入豪门 菱绝殇
陶夭打着哈哈的笑道:“啊?有吗?并没有啊。我没有任何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只是觉得,这一次,只怕是没那么简单。说起来是两兄弟之间的博弈,可实际上,就是出世和隐世之间的博弈。所以,我们,都有可能成为被别人拿捏的棋子。就看是谁的人,下手比较快了。”
明月不可思议的看着陶夭:“郡主……你……你都知道咱们要变成棋子了。你还能笑得出来?你还不想办法吗?”
陶夭摊了摊手:“你傻啊?如今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有什么资格去拒绝?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我能想到的,只是竭尽全力的去自保而已。不过,从现在开始,你最好是和我寸步不离。如今咱们的身份,对于对方,都是一种保护。 ”
明月不太明白,不过她很听话,表示自己一定会听陶夭的话的。
接下来的两天,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就像是根本没有任何不和谐的事情发生一样。
傭兵 的 戰爭
可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欧阳明轩就带着一身伤痕来了。
一进门就吐出一口血,一头栽倒在地。
原本听见欧阳明轩过来了,明月还是一脸不乐意的,根本就不待见他。
可看见他直直栽倒在地了,明月才慌乱的尖叫着:“郡主,郡主……”
陶夭出来看见这样情况的时候,迅速的冷静了下来:“不要慌。他既然能来这里,就代表他觉得咱们这里绝对安全。我不会疗伤,只有你保持足够的冷静,他才有一线生机。”
很快,陶夭就帮着明月把明轩弄到了房间里。
并且赶紧的出去,将外头欧阳明轩弄的血迹清理干净了。

还不忘记迅速的焚香,掩盖空气中的血腥味儿。
确定一切都处理妥当之后,这才端了茶,拿了书,坐在贵妃榻上……
刚翻开书,院子里就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虚实之境 深秋泽夜雨
妙手小相师
櫻桃 小說
然后就是房间门被人粗暴的踢开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夏侯那一张恼怒到了极致的脸。
陶夭手中的书吧嗒一声落在了地上,惊怒道:“夏公子?你这是怎么了?你这突然冲进来,可是把我吓了一跳。”
夏侯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郡主高才,不惜暴露自己,也要帮着夏天赢吗?”
陶夭不可思议的皱眉:“什么暴露自己?夏公子你在说些什么,我不明白。”
陶夭确实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疑惑的表情也确实是没有作假。
夏侯瞳孔狠狠一缩:“这么说,真的和你没关系?”
陶夭苦笑道:“夏公子,你这话没头没尾的,可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啊。什么叫做是真的和我没关系?什么事情和我有关系?你倒是说清楚呀。这几天不见了,你突然就冲进来对我兴师问罪,我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了。”
谁与我共眠 洛洛公主
夏侯坐了下来,伸手就摸陶夭放边上的茶杯,脸色一变:“冷茶?”
陶夭惊讶:“冷了吗?”
还是伸手摸了摸,才恍然道 :“可能是我看书看得太入迷了,倒是没怎么发现。”
守护甜心之嗜血的梦
陶夭将地上的书捡了起来,翻到自己正在看的地方,递给了夏侯。

ue2xz優秀小說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第244章 反目推薦-gator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秋杏几乎没有任何想法的就直接跪了下去,只是那挺直的身板儿根本就不像是意识到了自己有错的样子。
凰于飞淡淡的道:“说吧,那些银子是哪里来的。”
TF之十里红妆桃花飘
看着秋杏的眼珠子一阵乱转,凰于飞就冷笑道:“我劝你不要撒谎,毕竟在我面前撒谎,你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秋杏略一犹豫,还是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回禀小姐,方才奴婢在院子里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出来了一个黑衣人,那人交给奴婢一大包银子还有些许银票,说是小姐你之前存在他家主子那边的。现在知道小姐回来安家落户,肯定急需银子,就给小姐送过来了。另外送银子的人还说了,他家主子约小姐三日后在酩酊酒馆碰面。”
女總裁的最強狂兵 魔亂
凰于飞的第一反应是君墨白,只是对于君墨白约的这个地方有点意见。
酩酊酒馆,一听就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地方。
看着凰于飞不吭声,秋杏也不敢说话,只抬眼用眼神不断的扫着凰于飞,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超神特种兵王 容炎
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嬉笑着凑了上来,对着凰于飞嘿嘿笑道:“小姐,虽说奴婢私下收了别人的银子确实是不对的。可是小姐,咱们回来安家落户,确实是需要大笔的银子。看这个样子,那边是不可能给咱们发月例银子的。小姐又没有什么进项,哪怕就是泼天巨富摆在小姐面前,那也是面临花一个就少一个的状态。”
秋杏一面说,就一面捂紧了怀里的荷包,眼神中带着警惕的对着凰于飞低声道:“反正不管小姐怎么说,这银子进了奴婢的口袋, 奴婢断然就不会将这银子交出去。不过也请小姐放心,这些银子,奴婢半个字儿都不会花在自己身上,奴婢不会趁此机会中饱私囊的。”
离婚契约:蜜爱总裁妻
看着秋杏那财迷的样子,凰于飞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嗔怪道:“你这丫头,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样一副财迷的样子呢?”
秋杏小声道:“那这之前,小姐也并无银子交到秋杏的手里呀。”
凰于飞恼怒沉声道:“好哇,你这丫头,倒是编排起我来了是不是?”
秋杏格外珍惜的捂着怀里的钱袋子,忧心忡忡的道:“不过小姐,拿人终究是手短,奴婢收了这些银子,会不会给小姐带来麻烦?”
媚骨仙成
秋杏正色道:“若是会给小姐带来麻烦的事情,奴婢说什么也是不会做的。”
凰于飞满意的喝了口茶,轻笑道:“算你这丫头还算是有点良心,否则我真的担心你会把本小姐卖了。行了,那些银子你只管收着。你是我从庄子上带出来的人,从今以后这碧梧院,就是你当家了。你可要好好的给我当好了这个家,明白吗?”
秋杏瞬间泪如泉涌,她爹就是二房的管事,她自然很明白凰于飞将管家这个职位交给她的意义,哽咽着看着凰于飞:“毕竟奴婢曾经是二房的人,小姐就不怕奴婢日后背叛小姐吗?”
凰于飞的眼神瞬间就锐利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杀气让秋杏瞬间就打了个哆嗦,不过片刻之后,凰于飞的眼神又恢复了正常,连带着声音都是清清淡淡的:“背叛吗?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是不会做出这种傻事情的。”
凰于飞的手指头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似笑非笑的看着秋杏,认认真真的道;“其实,我还有很多手段是你没见过的。如果你记忆力足够好,那你应该记得刘奔是怎么死的。”
秋杏浑身一震,飞快的磕头道:“小姐恕罪,奴婢知错了。奴婢一定对小姐忠心耿耿。”
凰于飞将秋杏扶了起来,含笑道:“你呀,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用了你, 那自然是相信你的。将你那些自作聪明的怀疑都收起来吧。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当差,我不会亏待你的。另外,虽说是买了那么些人进来,可我信任的人却只有你。从经往后,我房里的事情依旧还是你负责,不许任何人靠近半步。明白吗?”
鳳戲江山
看见秋杏惊讶的样子,凰于飞道:“你放心,我会另外找人来协助你的。”
秋杏飞快摇头道:“小姐误会了,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奴婢只是好奇小姐会对她们那样戒备。”
葉羅麗精靈夢之憂傷之雪
“小心驶得万年船,日久见人心。在一切都不确定的情况下,我们更要小心谨慎,明白吗?”凰于飞说完就起身,吩咐秋杏守好门庭,就打算出门办事。
秋杏亦步亦趋的把凰于飞送到了门口,十分不舍得的从怀里掏出两张银票和一把碎银子递给凰于飞:“小姐出门在外,不能没有银子傍身。”
源赋世界 星光蓝宝石
凰于飞略显尴尬,此刻的自己当真是身无长物。
林氏将庄子的控制权拿回来的时候,顺便没收了刘家的家产,其实凰于飞现在的私库也算是丰厚。
只是回来的时候,银子都在林氏身上,而且当时城门口的情况混乱,凰于飞只顾着能顺利的将林氏送到思亲庵,倒是忽略了银子这回事。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是谁专门给她送了银子来,凰于飞都觉得,旁人给的银子格外烫手,还是应该去林氏那边拿自己的小金库。
走在人流如织的大街上,听着周围小贩吆喝的声音,凰于飞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方才秋杏倒是提点她了:如今她是没有进项的人。
虽说刘家当初在庄子上那么多年也累积了不少财富,可是这永城,虽说算不上是销金窟,却也是花钱如流水的地方,尤其是她现在一切都要从头再来,更是需要大量银子。
弄个靠谱的进项,是凰于飞现在第一要紧的事情。
极品太子爷
修真家族崛起记
心头惦记着这个事情,凰于飞脚尖儿一转,就朝着相反的方向去了。
当年的凰于飞发迹的地方不是永城,而是京城,可正巧有那么一个人是永城人, 此刻去找她,正合适。
原本凰于飞只是转了个方向,却无意间发现有人跟踪自己。
凰于飞心头冷笑,二房的人可真是看得起自己,处处针对还不算,还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情。

krska超棒的都市言情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暴躁姐-第240章 登門拜訪看書-mp2ty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君墨白不可思议的看着凰于飞:“郡主就这样不想看见本王?”
凰于飞轻轻转动着手中的茶杯,意味深长的看着君墨白:“我们只是合作关系。合作关系结束,所谓婚约,必定是会解除的。到时候,本宫还要去追寻自己的感情。想必王爷也是这样。本宫相信,王爷和本宫之间的合作,必定有无法对外人启齿的地方。所以,为了避免瓜田李下,本宫还是要和王爷保持距离比较好。”
凰于飞 的言语,像是一粒一粒的棋子,敲击在君墨白的心坎儿上,君墨白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看着凰于飞,恼怒沉声道:“凰于飞,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君墨白说话的时候,整个人就毫无预兆的欺身上前,伸手扣住了凰于飞的腰肢,狠狠的将他贴在了自己的身上,眼神中闪动着暴戾的目光:“保持距离,嗯?”
凰于飞恼怒的瞪了君墨白一眼,略微挣扎了一下,却不敢在这里和君墨白动手,若是让外面的人发现了,指不定会如何言说。
虽说凰于飞是不在意旁人眼光的人,可这里是京城个,自己初来乍到,还没站稳脚跟,最好还是低调一点。
“王爷,这里是郡主府,还请王爷放尊重点。”凰于飞双手撑在君墨白的胸前,努力的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君墨白冷笑着看了凰于飞一眼:“郡主府怎么了?若是本王愿意,即便是皇宫,那又怎样?”
凰于飞恶狠狠的瞪了君墨白一眼:“你到底想怎样?”
君墨白毫无征兆的将凰于飞放开了,神色冰冷的寒声道:“本王只想提醒一下郡主,你现在还是本王的未婚妻。就算是你心里想着要和别人如何,也最好是在解除了咱们的关系之后。否则,你要是敢给本王带绿帽子,本王就敢让你心爱的男人带绿帽子。”
凰于飞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君墨白,冷笑道:“既如此,那也请王爷谨记,你是本宫的未婚夫。若是你敢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可别怪本宫对你不客气。”
君墨白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道:“本王自然能做到洁身自好。”
在凰于飞看来,男人身边有三五个红颜知己,也实属正常。
她从未想过君墨白竟然能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在凰于飞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君墨白就直接欺近了凰于飞的身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凰于飞,神色中带了几分端详的轻笑道:“同时也请郡主记住,你是本王的未婚妻。而且,本王和你订婚,是因为本王和你两情相悦。这里是京城,可不是永城府。本王是冒着罪犯欺君的危险,来和你合作的。所以,在外面的时候,你应该如何表现,本王相信你心中有数。”
凰于飞十分不高兴的冷哼了一声:“当初和王爷启动这个计划的时候,王爷可没说这么多弯弯绕。”
君墨白也很不高兴:“那时候,你不过是一个养在庄子上的小丫头。可不是什么飞凤郡主。”
重生名門千金 (1) 璃瀟
凰于飞瞬间说不出话来了,略一思索,便是道:“只要王爷愿意演这一出,本宫自然会尽力配合。如果王爷没什么事情的话,就不送了。”
君墨白心头有了一股无名火:“凰于飞,你就这样不想见到本王吗?”
凰于飞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十分不理解的看着君墨白:“王爷,小女子舟车劳顿,很是辛苦。过几日还要开始什么训练。就请王爷饶了小女子吧。王爷方才还说要和小女子模拟两情相悦,怎么,王爷这么快就忘记了?”
君墨白沉默了片刻:“你医术了得,若是入宫,一定要记得,替皇后诊病。如果你能治好皇后的病,那对你将来,可是大有好处。另外,你既然已经到了京城,不管你对太子有什么想法,都暂时按下去。太子,不是你现在可以动的。”
悍趙
凰于飞心中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君墨白,做出一副迷惘的样子:“王爷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
君墨白淡淡的道:“我们又多了一个共同目标。所以,咱们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郡主,长夜漫漫,咱们且行且看吧。”
君墨白从房间里消失之后,凰于飞只觉得后背都已经湿透了。
君墨白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太子的杀机的。
君墨白都发现了这个杀机,那么……太子会不会也发现了。
圣医兵王 暗月风少
凰于飞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道要如何才能缓解自己目前的尴尬情况。
因为君墨白说的很对,现在的凰于飞,根本就不是太子的对手。
更何况,凰于飞根本就没想过单纯的杀了太子。
而是要将太子在意的一切都毁灭。
婚有千千结 颜轻歌
劍破幹坤 淺談風月
第二日的时候,凰于飞见到了香巧和秋杏这两个丫头,两个丫头看起来气色都很不错,手脚麻利得很,做事情似乎也更有规矩了。
瞧着凰于飞一直都盯着她们,便是不好意思的低声道:“郡主为何如此看着奴婢们?”
凰于飞轻笑道:“我瞧着,你们的规矩,似乎是有进步了。”
香巧脸色一红,低着头一声不吭。
火影之失落壹族 夜郎國王
玄妖物語
國色
倒是秋杏,倒像是竹筒倒豆子一样的将心头想着的话都说了出来:“这就要感谢刘嬷嬷了。昨儿夜里,刘嬷嬷还教了我们许多规矩。今儿一大早,就又教了许多。刘嬷嬷说,她不日就要回宫了。我们是跟着郡主从永城过来的。若是没有规矩,只怕是要连累郡主被笑话。我们不想成为郡主的拖累,都很努力的在学规矩。”
凰于飞心头十分感动,对着两个丫头道:“你们能如此想,我很高兴。对了,小刘嬷嬷呢?”
英雄联盟之众神之王
重生之網絡全才
旁边的侍琴忙道:“回禀郡主,小刘嬷嬷并没有在院子里领职位,所以还在门外候着。郡主要见的话,奴婢这就去传。”
凰于飞点了点头,示意侍琴去传。
侍琴出去吩咐了一声,就有小丫头麻利的去传了。
小刘嬷嬷进来的时候,垂手敛眸,并没有半分不规矩的地方,跪下请安的动作也是分毫不差。

g2isz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第206章 逼迫閲讀-s6q0d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君梨裳瞬间就着急了起来,起身对着凰老夫人道:“今日是老夫人的寿辰,还有许多人等着拜寿,不如咱们另外约了时间再比试比试?”
凰婉蓁笑道:“郡主此言差矣,正是因为今日许多人拜寿,而郡主又当着额这么多人的面夸过大姐了,大姐才更要名副其实才好。否则回头人家传扬出去,我们家大姐岂不是要成那种欺世盗名之辈。这就不说了,关键是连累了郡主,让郡主落得个识人不明的名声,那咱们凰家,可就是当真对不住纪王府了。”
凰于飞叹息低声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既然四妹妹都这样说了,那一切就依着祖母的。只是……”
凰于飞回头,看了看一直都没怎么说话,将自己塑造成为了一个弱势群体的凰雀灵,略尴尬的道:“二妹妹,你要受委屈了。原本大姐这一次回来,只是为了给祖母拜寿,并无和你争的意思。可现如今,我即便是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太妃娘娘和郡主的颜面,更是为了纪王府的颜面。还请二妹妹多多担待。”
凰婉蓁言辞犀利的瞥了凰于飞一眼:“大姐还是不要说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才好,不管你说什么,二姐都不会让着你的。大姐不必用纪王府来压二姐。”
君梨裳瞬间怒了:“凰婉蓁,请慎言!我纪王府在永城府这样多年,可是从未出现过以权压人的事情。你今日时时处处针对飞儿,用我的名誉和纪王府的名誉逼迫飞儿和凰雀灵比试,我也就不和你追究了。可你如今竟然还想要用双保险的形势来为凰雀灵护航,不好意思,本郡主不认!”
歡喜禪法 九蚊蟲
凰老夫人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紧张的表情,对着君梨裳笑道:“郡主殿下息怒,蓁蓁这丫头和灵儿向来姐妹情深,所以才会如此护着灵儿。不过这刺绣,比的是真本事,就算是想要让,那基本功也是没办法作假的。老身担保,老身的这两个孙女儿,都是品行端正的人,必定会公平公正的来比赛。再说了,不管是飞儿还是灵儿,她们都是有现成的绣帕在身上的,回头用他们现场绣的作品和随身携带的绣帕一比较,就知道真伪了。”
凰老夫人警告的盯了凰婉蓁一眼,对着太妃拱手道:“太妃放心,无论鄙视的结果如何,老身都会好好约束孙女儿们,绝对不会让任何不利于纪王府的消息传播出去。”
凰老夫人原本以为自己说这样的话,就能让太妃的心情好一点,可没想到太妃却是淡淡的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纪王府的声誉,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够肆意抹黑的。不过凰家二小姐这永城第一绣娘的本事,哀家确实是很想见识见识。”
君梨裳走到凰于飞身边,带了几分愧疚的小声道:“飞儿,都是我不好。”
凰于飞轻笑道:“怎么?你这是担心我赢不了凰雀灵么?”
晉江男穿到起點裏的那點事
君梨裳小声道:“我方才不是没想到你是在庄子上长大的,并不像是他们一样,从小就有名师教学。原本想着要帮你的,可谁知道,一时情急……”
凰于飞拍了拍君梨裳的手背,柔声笑道:“不管是学习什么,有名师教导自然是好的。可是这天赋,也还是有很大的因素的。就像是,梨裳你生来就是郡主,身份高贵。而有些人,奋斗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你现如今的尊荣。这就是天赋差距了。”
公主碎碎爱
凰于飞这一番话并没有避忌着任何人,可不少人都觉得凰于飞这是过于狂妄了。
毕竟凰雀灵的本事,大家都是见识过的。
太妃看向凰于飞的眼神中却是带了几分欣赏,事情已经成为了现在这样了,反正输了也是一败涂地,被人肆意践踏。那还不如就将自己赢了的声望,给抬举到最高。
现在那些人有多么看不起凰于飞,那等结果出来之后,就有多么的崇拜凰于飞。
原本君梨裳的心头还是很担心凰于飞的,不过看着太妃似乎对凰于飞都很有信心的样子,君梨裳悬着的一颗心也就放了下来。
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他们姐妹俩穿针引线。
凰雀灵是标准的绣娘姿态,仔仔细细的穿针,然后开始绣花。
为了保证公平性,她俩面前的绣布上面都已经有了绣娘打好的花样儿,她们只需要按照这个花样儿直接绣出来就是了。
一般来说,绣娘绣东西,都是按照自己的心意来绣制。
很少有人愿意去绣别人的花样儿的。
不过这为了节约时间,也为了看出来谁的绣技更高一筹,就用了别人的花样儿。
说起这个,还是有凰老夫人的小心思。
凰于飞在庄子上长大,对于府里的绣娘们并不了解,贸然上手,除非真的是高手,否则也是要好好研究一番才能开始的。
而凰雀灵却不同了,她和府里的这些绣娘们都十分的熟悉,无论是谁的花样儿,她都是绣过的,说句得心应手,也不过过。
我的變形金剛兄弟
就在大家为凰于飞担心的时候,却看见凰于飞并不像是想象中那样的先研究花样儿,而是直接将所有的线都给穿了起来。
原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凰雀灵身上的,毕竟看她穿针引线,就像是看着一副画卷一样的赏心悦目。
人皇聖寵:獸妃大大大
而凰雀灵也很是知道要如何才能将自己最优雅的一面展现出来,举手投足之间,务必要求尽善尽美,让所有人都能看见她这临危不乱的一幕。
她不光是想要赢,而且还想要赢得漂亮,一点机会都没有想过要留给凰于飞。
可当凰于飞手上拿了数十根穿好线的针站起来,远离绣布,绣绷上面的滚线咕噜噜滚动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凰于飞的举动给惊呆了。
只见她手指尖的针闪烁着寒光,同时被凰于飞扔了出去,齐刷刷的朝着绣布扎了下去。
凰于飞今日穿着的是湖蓝色的衣裳,衣裾飘飘之间,十指有序的抖动,无数的丝线在她手里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