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南宋風煙路 ptt-第1846章 惜音一劍一太極閲讀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吟儿正好被打到退无可退时听到张元素这句话,一怔。
她本来想,我这万能破阵术居然对付不了哲别,而且好像要被他反破解,大概是因为蒙古人不被这剑术识别?
可就算相貌不相同,也是一样的鼻子眼睛、血肉躯干、经络脏腑……协调得很,本该兼容,怎会……
“认清本源,以一代万!”“‘无’是天地的初始,‘有’是万物的根本。”“虚静、永恒、和谐、通乎天地万物。”一恍惚,好像父亲还在背后相托。
將軍 家 的 小 娘子
霎时吟儿眼眶一热:金帐武士的妖异功法,没见过——那不妨仔细地见它一见,就以那平常心抽丝剥茧,看看它用了什么对我障眼!
待克服了心中的陌生、恐惧和迷惘,吟儿眼前便再也不剩哲别,而唯余一团正在燃烧蒸腾嚣张的火焰、从四面八方攫取着各种元素和精华悉数涌来,源源不断,越聚越强,炽热炫目,盛气凌人,
“原是这般……我竟在和这里所有人打……”吟儿以心观道,看清现实却惊而不乱:此刻想强斩是万万斩不断的,只能想方设法去将那些元气分流……甚至反客为主、化为己用……
可怎么做啊老神医!负隅顽抗的吟儿只盼张元素多指导些,但张元素却迟迟没开口提点——他哪儿懂,他只是个大夫!
吟儿却始终认为,张元素是个世外高人,他说的话一定有道理,白胡子老头永远携带武功秘籍!他现在之所以不说,定是因他已经说过了,他是要我从以往的蛛丝马迹里自己悟——他前两天说过什么来着,哦对,“各有阴阳,水火生化”“取之阴者,火中求水,取之阳者,水中寻火”……脏腑寒热虚实辩证体系!
关键时刻吟儿又看出个症结——她和哲别的剑术虽然都和岳离相似,“正反一体,真幻并存”,但内涵又不完全一样——阴气阳气在哲别剑内虽并存一体却又两相割裂,不似吟儿的惜音剑这般阴阳相融、互生,“正反一统,真幻共存”,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既然如此,惜音剑的引力绝对比哲别的灭灵剑大!
所以错不了了,我要自信,只要我按张神医说的法子、笃定深化这固有的第八剑境,便能巧妙夺占他对其他人的入侵,他就再也吸不了任何旁人的气。
吟儿想到就做,一剑凌厉引琉璃天光倾泻而下,“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又一剑,似大雪纷纷扬扬向天反馈,“虚者,所以列应天之精气也”,第三剑,一气、二体、三类、四物、五声、六律、七音、八风、九歌尽受召集,“大道至简,大音希声”,势要将天地间一切的污浊洗净并且感化成可以自行调和,天地如此,哲别对外界真气的索取难抵干扰,无辜金兵们终于解脱、争相向后退避开去。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封寒揉着眼睛,喃喃自语:“见鬼!天尊说,这哲别的内力假以时日不在他之下,几年过去了,居然还及不上凤箫吟?!”他以为吟儿凭内力对哲别兼容并蓄。
高风雷一愣:“到底是您之下,还是天尊之下?”
“呃,差很多吗。”封寒没面子。“差很多。”高风雷真是个实诚人。
张元素捋须,笑着好像看懂了:“一剑一太极。”吟儿当然不是用内力硬拼!还在第八剑境?实已似是而非。

胜负轮转,哲别虽猝不及防、身上被刺中一剑,却反应神速未曾被凤箫吟打出圈外,相反,群雄听得嗤一声裂响,反倒是凤箫吟险些铩羽而归——
金宋双方还来不及为吟儿高兴或憋屈,就看到灭灵剑锋芒一转,吟儿左臂上也顿时被削了一道,鲜血四溅。
那正是哲别的应激一剑!所用真气则是吟儿始料不及的、金军还未散尽的那些、在最后一刻的回光返照!
为何突然暴起?因为正是惜音剑这一刺提醒了哲别,武休关前凤箫吟的一剑之仇。
打到这份上了,最初的敬佩和相惜,也难免被争勇斗狠之心冲淡、覆盖。
哲别不可能是个轻易认输之人,电闪之间他一记奋力斩扫,释放出的剑意空前暴戾,总算强行扣下了世人的最后几缕内力护体。
双方都受伤的情况下,一方内力较强,一方剑术略奇,紧接着战局会是什么走向,这下子谁都瞧不出来了。

“其实平分秋色。”林陌如是说。他二人内涵相仿,但因力道不同,所以显性相异,一个刀走黑、一个剑走青。
修真太保
红光黑影汇若紫电,打斗场面既炫又恶,才刚履险若夷,就又险象环生,一时行云流水,一时风起云涌,总教辜听弦提心吊胆:“援兵怎还不来!”回望赤盏合喜不知何时已经离开,这应该就是金陵和穆子滕攻杀难入的缘由。
约莫一百五十回合,哲别和凤箫吟先后抓住机会,都曾差点终结比武,却又再度被对方的韧性拖缠。
都市 之 不死 天尊
“林夫人,不妨认败?我也不想再欺负妇人。”哲别赢面总是大一些。话虽如此,他并不觉得她行动有多不便。
“是不想被妇人欺负吧。”吟儿笑,说话间和哲别剑尖一抵,都想要趁交谈分心、将对方狠狠冲开——谁得偿所愿?凤箫吟一看就已经不在圈内,哲别尚在仔细分辨在不在边缘,就看这白衣女子自己极速就地又劈一个正圆,抢先喊道:“哲别,你出界了!”
“……”群雄再定神看,哲别脚下的圆可有可无,而吟儿这边的圈……非常清楚的一个圆……
虽然是她现在才劈,可是腾挪辗转这么久,谁还记得一开始在哪儿,谁又能证明这不是刚才那个?
“凤……凤无赖!你这无中生有!”封寒大骂。
完颜镜正要也骂,辜听弦立刻堵上了他嘴:“‘圈’又由谁界定?”片刻前完颜镜也是这般强词夺理:招由谁界定。
说来也要感谢听弦,吟儿从第一局高风雷和辜听弦把她的圆圈填得看不清开始,就已产生了这个钻比武规矩空子的想法。
“别人先没理就能说明你有理是吗?”封寒继续骂。
“是啊。”吟儿笑着认了,“忍耐要有限度,善良要有锋芒。”
新苏凡木杂谈 苏凡木
哲别毫不犹豫,依葫芦画瓢在自己脚下也划开个不怎么圆的圈:“照这么说,我也没出界。”然而,因是跟风,他气势难免矮了一头。
“那就再比!”吟儿正好休整片刻。
“记着不能再故技重施!”哲别止了血,也想再战。
群雄愕然旁观:一声巨响,这二人竟一边手上结剑一边脚下旋冰!随着各自迅速带剑向前缠斗,他们脚下两个圆弧火速趋近最终合为一片。
“擂台”更大,胜负就更难分出。

超棒的言情小說 南宋風煙路 愛下-第1832章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1)展示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纵观“群狼扑虎”全局,薛清越邵鸿渊潜入宋营、妄想加速红袄寨内部分裂,哪知搬石砸脚,天火岛反而先自乱阵脚,林阡也恰巧破阵并抵达,雷厉风行剔出内鬼,先收石硅再拢杨鞍以灭李全……明明一气呵成,却遭突发意外——
急转直下,李全竟强行撬动杨鞍心念,再攻心杨妙真以激路成疯癫,随着孟流年一声锏响,忠奸谜案倏然就变回扑朔迷离……
可是,在金军全体消失的大势面前,这整整一局的谁胜谁负又都算得了什么!?

“突发意外,说的就是林陌吧。”这场隔空对弈,林阡棋差一招,不幸卡在了“解决内讧”和“澄清自身”两个节点之间,遭到李全掣肘,最终由金军渔翁得利。追根究底,还是他被憨憨一刀多隔绝在世外数日,从而把大局和先手全失给了林陌!
再加上一直以来都互相干扰的曹、夔二王府居然破天荒合作,不免对意料之外的盟军打了个措手不及……空前绝后,神来鬼往,林阡甚至连敌人面都没见到,没短兵相接,没排兵布阵,就先来了个“煮熟鸭子全飞了”宣告!
败了吗,并没有。宋军始终是赢家,只不过俘虏和战利品全失!一手好牌全打烂,从没试过这般的“明明就要收割,却傻眼”!
“突发意外,说的是曹王啊……”王敏则对那浩瀚无垠的迷宫阵自叹渺小。宋军对峙之际,阵法就已极速运转,不同于其他人还在唇枪舌剑,王敏那时就已经焦头烂额。可直到半日后的现在,他还是难以推算金军可能的终点何在!而金军,很可能此刻已集体出阵,陡然出现在了宋军哪片毫无预见的腹地!
“突发意外,意外的是人心……”陈旭摇头——要知道,这一切盟军本来是能拦的!最终放走金军的,根本就是杨鞍对林阡为时已久、扎根已深的不信任……林阡与杨鞍的关系,在杨宋贤被暗算重伤之后,好不容易才由致诚和飘云拉紧,哪知居然被李全三言两语就挑拨离间。不得不说,李全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强悍,非但没颓丧于“全世界都是林阡拥趸”,反而能立刻靠拥趸太多来构陷林阡、继而把杨鞍的心牢牢抓去他掌中紧握……
米奈希尔之力

不幸中万幸,那杨鞍终究被现实和良心一起战胜了歹念。意识到自己竟做罪魁祸首的他,事后出于内疚,频繁来向林阡致歉,语气中充满了对“因为不信胜南,以致便宜金军”的悔恨。
“鞍哥,那阵法如此离奇,不信也是正常事。”林阡强笑,安抚杨鞍。
“当时李全千方百计阻你去,很可能与金军有联系。我已重新将他下狱,直到追回这群金军,也好弥补今次盟军未能北定中原、红袄寨未能异军突起的遗憾。”杨鞍说时,与林阡正巧四目相对,他出于尴尬而回避,不敢触及林阡目光。
“鞍哥。莫非、江星衍等人,仍然留存疑点,我不想再回避。一旦那群金军再现,不管在川蜀、河东、陕西,我都希望鞍哥能随我同去断案。”林阡主动伸手,“在真相大白之前,鞍哥完全可以对我保留意见——不过,与我非友即可,千万不要为敌。”
“放心,胜南!鞍哥绝不再给你添乱。”杨鞍巴不得林阡说这句话,含泪击掌上来。他之所以对林阡转圜,一则现实告诉他不该反对林阡,二是因为路成穷凶极恶要捅人时,林阡毫不犹豫先护他兄妹;还有路政父子一起命悬一线时,尽管路成更能提供供词,林阡二话不说先救路政……
危急关头人的本能反应最能说明真相,杨鞍的嫉恨心理瞬间就被初心冲得七零八落。再加上后来发现此战自己竟被金军利用,杨鞍也愿意理解起同病相怜的江星衍。

尽管冰释前嫌,林阡在送杨鞍出帐时,眼底还是平添了些许阴影。
傲宠萌妻
那是陈旭到山东以来,第一次在林阡神态里看见失落。
“主公,岂能不在意。”陈旭叹,杨鞍为了掩饰尴尬而忘机,无意间说出红袄寨要异军突起——所以在杨鞍的潜意识,红袄寨是盟军的“异军”。
于是,林阡只有一点嫌疑的时候,杨鞍咬定林阡有罪;李全铁板钉钉有鬼,杨鞍口口声声李全“有可能”与金军有联系。
“我常说事不过三,但从两年前的天骄开始,到宋贤、到路成……他从来被李全牵着鼻子走。好在他这回终于铁了心又关起李全,可谁知哪天又故态复萌?不远的未来,莫非、亦心倒还可控,可星衍一日不回,我一日不安。”林阡预感到,李全就算在狱中,也一样会以江星衍为切入点与盟军不死不休,“我都能想象,下一次,鞍哥领着李全到我面前问罪的样子。”
私事方面,此战林阡输最惨的就数江星衍无疑——剑冢里,飘云已经代林阡传达给江星衍“肯定功绩、正视错误、汲取教训、实事求是”十六字方针,江星衍明明也答应了要回林阡身边还做出了劝导石硅的实事——眼看着这是江星衍最佳回归时机,偏就被仙卿这个李全的好战友阻拦,既平白惹祸又杳无音信,最遗憾之事,莫过于此。
“主公,至少一次比一次好。下一次,必会更好。到那时,我不会再顾此失彼,我会对星衍寸步不离。”陈旭请缨和允诺。
“但愿了。”林阡长叹一声。
“主公这般郁闷杨鞍,憎恶李全,为何还要邀请他‘同去断案’?”陈旭关心所致,问出来才发现是个笨问题。
“主公自信,再乱的局也是一口酒的事。”谷雨给林阡看过伤丢下药,一边嘲讽,一边把酒没收了。
“既然已知症结。就算捆,也要把鞍哥和李全捆在我身边。”林阡无视谷雨,对陈旭说。
陈旭理解:“主公用心良苦,山东需要时间恢复。”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南宋風煙路笔趣-第1831章 目如明星,髮上指冠(2)展示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师父……”杨妙真乍惊乍喜,生死关头她脸上红晕和石硅的真情一样藏不住。
林阡适才因情势紧迫而果断出手,待救完杨妙真才忽然意识到,这一救反而会更加推远杨鞍,果不其然……
杨鞍的心情林阡可以理解,九年前在夔州,有人对蓝玉泽放暗箭,林阡身为未婚丈夫没出刀,反倒是杨宋贤作为外人伸了手。那时候林阡就非但没感激反而恼羞成怒。人无完人,将心比心,岂能怪责?
缓过神来,想到自己就算是师父、也不可能比杨鞍离妙真更亲近,林阡当即把七晕八素的妙真往杨鞍怀里送:“鞍哥,恐是因为妙真被邵鸿渊钳制,路成才叛变投敌误入歧途,虽然作恶,尚存善念。如今邵鸿渊已死,我给路成机会将功折罪。”
在邵鸿渊出手之前,林阡虽猜到天火岛有人盯死了杨妙真用以制约路成,却不知是邵鸿渊本尊。好在那歹人惜命,一瞬间就自行暴露和送死,从而使林阡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杨妙真虽对李全败阵,却总算给林阡带来了“路成将要认罪”的收获。

峰回路转,眼看着杨妙真转危为安、路成居然出现了污点证人的可能!他刚刚的视死如归反倒向大众加强了他口供的可信度……
李全心中一凛,这才明白林阡审时度势的能力不下于自己:好个林阡!杨妙真刚败退,你就上,存心跟我车轮战!什么成也拥趸败也拥趸,这压根人海战术……
“妙真姑娘,你没事吧……”危机解除,路成一边如释重负,一边情之所至、忘乎所以。
他虽被绳缚,却因为太过热心的缘故,被押到林阡和杨鞍身边来时没能收敛,不仅身体前倾,就连说话的口水都溅到了杨妙真脸上。
杨妙真本就心念繁复,顿时恶心至极,连退数步,气急败坏脱口而出:“别碰我,你这叛徒!”
“妙真姑娘……”路成这才发现,原来他就是条狗,而杨妙真是毒药,舔完就一无所有!
那年的我嫁给了爱情 冬月笙
“叛徒,你可知你有多可恨!马耆山前,你本可以建功立业,结果却一刀捅在你主公的……”杨妙真还在发自肺腑地喝斥,冷不防路成狂吼一声,竟当着她面绳索尽断,其心中暴戾、憋屈、愤恨、怨毒,可想而知!
杨妙真骤然失声,愣在原地,想通已经来不及了。“那我就一刀捅死你主公!”那一刹路成泪流满面,什么污点证人,他就是个嗜血狂魔,还想夺林阡刀捅死林阡……
随身红警玩修仙

群雄大惊,齐齐来救……路成。
林阡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杨鞍兄妹,动作绝对不会比旁边的孟流年慢。而只要林阡动手,路成焉有命在?在任何人都来不及想的瞬间,流年是真心想要救路成——弟弟只是一时糊涂,眼见着已经有回头路了……
可谁料路成走投无路丧心病狂,不仅不懂流年为何不敌,并且径直冲她破绽递了一掌,眼看便要击中流年胸口要害,路政毫不犹豫冲上将她推开……路成第一刻还未看清局面,回看林阡饮恨刀就要杀到,胡乱把路政扼到自己臂中,发现那是父亲,大吃一惊,慌不择路,另一只手匆促抢过父亲佩刀颤抖地架到他脖颈间:“谁敢过来!!”
“路大侠!”“少主!”群雄投鼠忌器,多数惊慌失措。
“放我走!否则,我杀了他!”其实路成不想走,走能走去哪,但那时他脑中一片空白,情绪业已无法自控,话声未落,路政的脖子上就添血痕。
“别管我。我路政没有这样的儿子!致诚,我欠你的,你出剑吧!”路政对路成的表现绝望之至,生无可恋,痛不欲生。
杨致诚把路成大卸八块的心都有,但他无论何时都把林阡放第一位:“路大侠,主公还要他的供词……”
“我没有,没有供词!你们得不到的!!杨二当家,您莫要随大流了,善良的往往是那一小撮人,这个污浊的人世,永远容不下刚正的灵魂!”路成大吼大叫,不惜颠倒黑白。
“你这逆子!”路政一时动怒,恨不得将他当场打死,却忘记自己正被挟持,嗤一声筋脉刚好到刀口,霎时就喷出一大片血。
“父亲!”流年大惊冲前,救父心切,凌厉对着也吃了一惊的路成手起锏落。
交睫之间,路成头骨横飞。
“救人!”林阡毫不犹豫大步上前给路政按住脖颈,输气的同时命令近前的军医帮忙止血。
渣王作妃
“主公,路政愧对您,您不用救……”“什么都别说,活下来。你的路家军,我管不了。”不愧主公,怪罪和宽容、恳求和命令都在区区一句话。路政虽感动于主公,却更唏嘘于亲子,哀叹一声,昏死过去。
林阡将路政的命吊住之后交给谷雨,回看路成,他早就救不活了。心中叹惋,既为此人糊里糊涂地失路送命,又为盟军和自己终究没能得到他的供词。
流年呆呆伫立原地,冷不防泪水模糊视线。她一生嫉恶如仇,岂会预见手刃亲生兄弟?不通人情,偏偏此刻动情。

风水轮流转,当南宋群雄内乱外困、剧情偏离了几乎所有人的设定轨道,有且只有李全一个笑看风云——
林阡想对李全车轮战?想得倒是不错,可惜他漏算了年轻男女之间的感情纠纷——
不像我李全,早就埋好了伏线!先攻心杨妙真,诱导她心念大乱,无意间就逼得路成绝望找死,则我李全不留痕迹地成功自救!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无为而治的是我李全——就让你林阡成也多情,败也多情!

秦时明月之红尘千秋 夜灵薇
不多时,动荡已久的剑冢渐有消隐迹象,随即便是独孤清绝的携剑归来,乍见他凌空而下,大有乘风缥缈、失却尘寰之感,教徐辕霎时又叹:刀圣剑仙,非要趟这烽火作甚?
“独孤,怎样了?”实则林阡早有心理准备,曹王阵法可能真的就此作废,标示着金军的殊死一搏如愿成功。
独孤清绝点头:“我去得晚,已拦不住。”独孤闻乱追逐之际,剑冢就已回光返照,但如果那时林阡、徐辕等人便跟去,兴许还能齐心合力力挽狂澜阻杀金军……
事已至此,无从补救。不可思议的虚空远程转移,被那个比战狼还不信天高地厚的林陌实现了!事实便是——宋军内讧因杨鞍和李全升级的节骨眼上,覆灭在即的金军居然人间蒸发……
千军列阵,瞬然成空,这样匪夷所思的晴天霹雳,使眼前胡搅蛮缠的“群狼扑虎”不得不不了了之!
一切都是真的,宋军此战的收获就只有薛清越和邵鸿渊,除此,仅仅是一座空荡荡的马耆山!

8q0ka好看的都市小说 南宋風煙路 愛下-第1817章 撞招不可怕,誰弱誰尷尬鑒賞-4p6hh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不得不说第一回合是林阡最危险的时刻——才刚自残就被战狼的悍然剑气笼盖,他差点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命的代价。
大 唐 游俠 傳
后悔不迭:怎就被激怒甩出双刀?“层阶越高反而越不适合左右并用,意境越强的招就越容易打不准”,这现实,不该逃避更不该忘!
好在知错就改、打错重来、有的是机会……第二回合,林阡果断平心静气,忽略飙血,调整刀法、调匀内息,
虽然暂时还没抢回主导权,但要想对战狼的剑法水来土掩,对饮恨长刀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况且端正了心态之后,见招拆招也算得上一件赏心悦目事。
这一探寻,愈发爽快,只因林阡探寻到了战狼更为准确的真谛!哈哈,林阡笑起来,他先前以为:“如果没猜错的话,战狼最厉害的《悲回风》剑谱是被渊声打下悬崖后呕心沥血所创,因是以命铸就、所以极难破解……”现在才发现,原来他猜错了。悲回风是推动入魔之用的,而战狼落难自创后来被轩辕九烨捡到的宝,却是他苦思冥想着如何更高效地制约渊声入魔的……一“推动”一“制约”,完全相反,林阡当然猜错了。
云 芨
总裁的贴心小天使
如今刚好纠正得出:悲回风之所以坚硬难破,是因其归属于天衍门“悲咒诸剑”,乃北冥老祖传授,是战狼的剑法根基!可能有人要疑惑问:降魔者为何要以这套坑害对手入魔的剑法为根基?天衍门给出的道理是这样的:当正气无法直接点化魔头时,只能靠正中掺邪,先同化和毒化魔头……
而在天衍门剑法中,紧承着“悲咒诸剑”的则是制约入魔的“梵音诸剑”,实战中两大剑法往往螺旋并进,一边毒化一边点化,双管齐下。这门道,就属轩辕九烨继承得最佳,无怪乎他做了新掌门人。
藥 結 同心
昔年战狼被打下悬崖九死一生,自创出的“水月通禅寂”“万里空中明”之类大多就是脱自于“梵音诸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初他人之将死,走了这个“还是制约入魔好”的极端,不料若干年后他大放异彩时又矫枉过正,去了“还是推动入魔好”的另一极端……在那个极端,“不得已在正中掺点邪”,就被误读成了“足以用善来掩蔽恶”!
战狼应是去年冬天在文县为了嫁祸林阡而屠城时就走偏了路,只不过当时他还有良知,知道他自己丧心病狂;但短刀谷之战杀害全部师兄弟后,战狼便完全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逻辑,丢弃了正常人类对善恶的全部认知:“我是帮他们解脱。”“他们有他们的道,便是殉我的道。”后来,兴许薛焕的楚狂刀还能偶尔扳回战狼的心境,令战狼夜深人静能猛然醒悟、手足无措?但薛焕现在被挪开了,战狼不再无措、满脸都是“无错”,错的不是我,是你们,竟去认林阡为唯一天命,可是他明明暴戾无道!天道早已残破,誓以林匪血补,哪怕由我奉陪,必当在所不惜!
林阡在入侵了战狼的思绪之后,意识到自己在他的世界观里早该被挫骨扬灰,难免倒吸了一口凉气:战狼,教我怎么救你?
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战狼,教我怎么救你。”为什么林阡想要救战狼?
“湛卢剑的各大剑境都快被林阡探寻完了……”为什么要探寻战狼?
“林阡从未真正了解过战狼。”为什么要了解战狼?为什么要去猜测和纠正他的战史?
亿万豪宠:帝少的迷糊妻
因为林阡在兵法群败给林陌之前,就听说过战狼为了移除薛焕、竟连金军危在旦夕也不顾、情绪完全失控的真实事件……那场“段薛不和”是林陌也没料到的插曲,不仅在当时对林阡起到了引君入瓮的妙用,也给了林阡有关未来无关战场的示警:如果薛大人不在,防战狼走火入魔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了。
于理,能者多劳,当仁不让,林阡武功是全天下唯一能碾压战狼的,如果连他都放任战狼入魔而不管,那谁还管?
于情,薛焕、轩辕九烨都是他知交好友。
然而,管不代表杀,林阡并不想剑冢里添一把血狼影的死灵,相反,他希望战狼活着,作为一个侠者。
为公,如果能把战狼从半魔渡成个佛,那也是造福天下苍生的,毕竟战狼是曹王的死忠,万一哪天蒙古或哪里冒出个新魔来,或者万一哪天林阡自己产生抗性成了魔,需要有武功绝顶的侠者留存,多多益善。
为私,段亦心默默付出了那么久,对他也就只有过一句留父亲一命的恳求。
但此刻,随着“涕泣交而凄凄”“思不眠以至曙”源源不断压迫而来,林阡觉得心里抑郁难受的同时,明确了战狼是一门心思推动自己想不开从而患得患失持续犯错……这么一来,要救战狼实在太一厢情愿,太难了!
不过,再难也不放弃,是他林阡贯彻始终的风格。
第三回合终至,林阡克服万难开始转守为攻,只要过了这一回合他就能将战狼强行镇压,但他还是想试试这一回合能不能随风潜入夜,
遂努力思索,到底要怎样才能消除战狼剑端不断往外冒的戾气。
“怎么消除戾气来着……‘上善若水’‘天地人’‘我佛慈悲’,还是……”林阡的脑速永远不及手速,脑子里还在想,刀已经打出来——也有可能是气氛恰到好处的缘故,饮恨刀鬼使神差地拈来了北冥老祖在大圣山教导轩辕九烨时林阡偷师的那一招——
理论上北冥老祖是战狼的师父,他的招法显然最适合消除战狼剑法的戾气!那招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林阡不太记得名字了,但对招式怎么耍实在是印象深刻。

林阡坚定不移的相同三个回合里,战狼摇摆了感觉有大半辈子那么久。
从“林阡是不是魔?”“我能杀得了他?”“我若活下来却步他后尘?”的纠结之心,
到“不管林阡消极紊乱或是消极入魔都有利于我”的坚定之意,
軍婚 燃燒 媳婦 太 彪 悍
到“怎么办,差口气,难道真要我先入魔?那我如何对得起师门,对得起前半生”的再度纠结……
三招末,截止时间到,才终于坚定决心:“反正我要自绝,横竖林阡必死,顺序先后而已”……
不再犹豫,祭出悲咒,剑端却本能螺旋着一圈梵音,非他所愿。前者推动入魔,后者制约入魔,两者的结合完全烙印到了战狼的血液里,以至于战狼虽然想走前者的极端,却还是在纠结凌乱的过程中,不经意间就把后者拖带着打了出来,那一剑的名字正是叫作……
罗睺!
“这一刀,好像叫……罗睺……”三招末,林阡正巧也终于想起来自己即将发出的妙招叫什么,
一怔色变,轰然巨响,他竟和对面战狼照镜一般,打出来别无两样的招式动作……
始料未及的撞招!
后面愣怔怔杵在那里的却是战狼,面如土色,心如死灰——
双刃相交,刀强剑弱,意境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战狼虽具毫不妥协之意,怎及林阡那永恒不灭之光!
撞招不可怕,谁弱谁尴尬。

岂止尴尬,奇耻大辱!天衍门罗睺剑法原是战狼的看家本领啊!
想找林阡破绽,结果自己的剑法被林阡一层层剥开、现学现卖,怕是连旁边残喘的范殿臣也看了个精光。
半边地下恋 涵幽芳华
想除林阡魔性,结果林阡反朝自己打出这种除魔之招,明摆着是把自己当成个魔在处置。
想把林阡压迫成魔然后铲除,“吾发之,吾能收之”,可笑自己做不到,竟被林阡列入计划。可是林阡他凭什么来越俎代庖当除魔者,他也配与我并列?!
是可忍孰不可忍!
倏然战狼厌恶起这样一个反常的居然犹豫不决这么久的自己,平素那个杀伐决断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段炼上哪去了!
不愿再被善恶拉扯,索性就把自己定性:我就做魔,你奈我何!
他这两剑相互螺旋,说到底,还是师门的框架束缚,师门是什么,迂腐就可抛!
悲咒梵音虽都是根,可梵音林阡也会,还比他打得更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战狼:悲咒才是彻彻底底的林阡克星。
当机立断,二剑弃一:“林匪,我先去!等你来!”
断舍离,这也是林阡提醒他的,“不需要”——不需要梵音拖后腿,只需悲咒即可使自己入魔,变强,随心所欲!
利己,也害林阡;此消彼长,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