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539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混世農民工 彈劍吟詩嘯-第0822章 可憐的女人就這樣走了相伴-imkdr

混世農民工
小說推薦混世農民工
桂花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她哽咽着骂道:“老子恶毒,儿混蛋。楚东他可是你哥,他也是他楚生财的儿子,虎毒还不食子,你们为什么就不管他呢?”
“大过年的你就别哭丧了!楚东是不是我爸的儿子,你难道心里不清楚吗?本来一家人可以在一起过年的,就因为你。你还好意思在这里东骂西骂?你让我爸怎么在家里过这个年?要不是看在你生了我的份上,我也回市里过年去了”
楚北本身就是个混蛋,他情绪一失控,便口不择言,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可是他忘了一点,他骂的这人是生他养他的母亲。
桂花愣住了,她的眼泪也不流了。慢慢的她回转了身子,步伐艰难的朝着她住的房子走去。
把心里的这团恶气发泄完之后,楚北顿时觉得自己心里舒服多了。听着村里连绵不断的炮仗声,楚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他把被子猛的往头上一裹,不一会儿便打起了轻微的呼噜声。
任天飞和刘成虎子三人打牌打到了半夜的两点钟,他们一起又去了村里的庙里烧香。这可是多年以来,祖祖辈辈年年都要做的事。不管你是谁,只要回到了楚家庄,这个风俗习惯就得跟着众人去做。
宦海风云记
由于下过大雪的原因,夜里的温底降到了零下十多度。烧完香三个人本想在村里玩一会儿,可是实在是太冷了,冷的都站不住。所以大家便分开各自回家睡去了。
天下至尊 踏月追風
大年初一的早上,是不应该睡懒觉的。所以任天飞等天刚亮就起了床,其实他起来时,他们家里的人都已经起来了。
就在他刚洗完脸正准备上炕时,忽然间他放在西房床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任天飞赶紧的跑到了西房拿起了手机一看。见是一个本地的座机号,任天飞想也没想便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立马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哭泣声:“天飞!帮帮我吧!我妈上吊自杀了。我爸的手机打不通,我大哥进去了,我二哥……”
大年初一的早上接到这样的电话,无疑是让任天飞大吃一惊,一向反应很快的他,举着手机傻傻的站在了哪里。他的大脑在快速的转动着,消化刚才的信息。他慢慢的明白了过来,打他电话的人是楚北。
因为他没有说话,楚北着急了,他在电话中大声的哭道:“天飞!你再帮帮我,因为我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了,楚家庄就你有手机,你如果……”
“好了!别说这么多了。你赶紧联系你爸,我这就赶过来”
神通大主宰
任天飞终于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下来,他一挂上电话,立马便想了姚东生。他是村长,村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必须让他知道。
任天飞拿着手机的手颤抖着,他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如此的紧张。好不容易翻到了姚东生的电话,任天飞立马便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通了,不过里面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喂!什么事?我爸感冒生病了,如果有急事你就给我说吧!”
“我是任天飞!赶紧叫你爸起来接电话,告诉他村里出大事了”
任天飞几乎是扯着嗓子大声的喊道。
上房的爷爷任震,老爸任海成还有妈妈杜月梅,大家都紧张的跑到了院子里看着任天飞。
电话里传来了咳嗽连连的姚东生沙哑的声音:“怎么了天飞?大过年的可不许开玩笑”
“楚北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妈上吊自杀了。他家里就他一个人,让我帮帮他。这事你得知道一下”
任天飞声音颤抖的对着手机大声的说道。
电话中的姚贵生很显然是被吓着了,他愣了一会儿才叫道:“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带人过去,你也赶紧去”
“你说是桂花上吊自杀了?做孽啊!这是怎么了?”
爷爷任震仰起头来大叫了一声,他拄着拐杖,快步朝着大门外面走去。
老爸任海成愣了一下说:“我也去吧!不管我们两家有多大的仇恨,可是他家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能帮还得帮上一把”
任天飞点了一下头,他快步如飞的跑出了大门。在经过虎子家时,任天飞大喊了两声虎子。听到声音不对劲的虎子披着衣服快速的跑出了院门,他问也不问便跟着任天飞朝前跑。
两人在村子中间刚好碰到了去小卖部回来的刘成。当刘成一听楚北妈上吊自杀了,他也是什么也没有说的跟着任天飞就跑。
等任天飞跑进楚北家的院门时,他们在院子里便听到了如老牛一样痛哭的楚北的声音。任天飞长出了一口气,两步便窜上了上房。只见大炕的炕沿上楚北妈桂花横躺在哪里。老人的死相实在是很可怕,任天飞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
楚北家的两个邻居正在屋内忙着,一时不知所措的楚北只有放声痛哭。这时,拄着拐杖的任天飞爷爷任震来了,他的身后还跟了几个老人。他们应该也是任震叫过来的。
“不要哭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们几个,把桌子上收拾干净了。然后把死人放到桌子上去。哪谁?虎子!赶紧去村里的小卖铺买些黄纸,还有香蜡烛表什么的,反正多弄一点”
流離飛雪
超级复制王 东月夏羽
任震冲着楚北吼了一声,他便开始现场指挥。
面对这样的事情,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一下子会乱了方寸。任震在村里指挥过好多这样事情。别看他年纪大了,可指挥起来头头是道,思路非常的清楚。
很快,桂花的尸体被抬着放在了桌子上。任震立马让人把虎子买回来的黄纸割好盖在了桂花的脸上。顿时,让人感觉可怕的气息便没有了。
“天飞!你有车,赶紧去市里通知楚生财。他的手机既然打不通,那你就想办去他的公司打问。另外告诉他,让他回来的时候把寿衣,还有棺木一次性买好带回来了”
任震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孙子任天飞,他立马便给孙子下了这个任务。老人不是糊涂了,他也知道刚下过雪的路上极滑。可是村里再没有人可用,那他只能让孙子去冒这个险了。
弃女逆天:腹黑太子妃 素素雪
这就是过去的这一代人,他们在大事大非面前,永远都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最后面的。
任天飞刚走到院子里,楚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追了出来。他哽咽着说道:“你顺路去趟东阳乡,我二哥在乡上值班,可能是喝多了,打他电话也没有人接。不行你和刘成一起去,这路上滑开慢点。反正人都死了,他们急着回来也是这个样子”
刘成跑了过来,他瞪了一眼楚北说:“看你的怂样!事情既然已经出了,那你就该节哀顺便,把你妈的后事料理好了。现在你家就你一个人在家,你乱成了这样,你让村里人怎么办?”
大叔,我們不熟
刘成说着,便拉上任天飞跑出了楚北家的院门。长这么大了,任天飞还是第一次来楚北家。在这样的事情面前,什么仇恨都得放在一边。
路上到处是冰,车子一开上去就失控,还真是险象环生。好不容易上了国道,庆幸的是国道上由于一直跑车,所以上面并无积雪。
楚北说的没有错,他们敲开楚南的房门时,这家伙还真是一身的酒气,看样子并没有睡醒。
任天飞怕吓到楚南,所以他想了一下说:“楚副乡长!你赶紧的想办法回趟家吧!你家里有点急事”
“有什么急事?我爸和楚北不是在家里吗?”
“你爸昨天早上就回了市里,他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家里只有楚北一个人,所以才让我来叫你回去”
任天飞耐着性子,一字一句的给楚南说着。
这家伙可能是酒醉还没有醒过来,他一扬手臂说:“不回去!让楚北一个人去处理。一个破家,能出什么大事”
楚南说着,摇晃着身子又往卧室里走。任天飞一看就火了,他大声的说道:“你妈上吊自杀了!你爱回不回”
“什么?任天飞,我们俩家是有仇,可大年初一你不能这样咒我妈啊!”
楚南身子一颤,他猛的回过头来,两眼凶狠狠的冲着任天飞说道。
刘成长出一口气说:“赶紧回吧!天飞说的是真的,我们还要去市里找你
迷失的远古 节后余生
爸”
刘成的话音刚落,只见楚南扑通一声便瘫坐在了地上。两行干涸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这时,听到说话声的郭慧从她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她一看是任天飞和刘成,她的脸上立马便有了笑容:“哟!原来是两位大老板来了?到我屋内喝杯茶”
“郭乡长过年好!”
任天飞一边给郭慧打着招呼,一边走了过去。他爬在郭慧的耳边轻声的说了两句。
家有七仙夫
郭慧一听,脸色马上就变了。她有点紧张的说道:“好了任总!你赶紧去市里吧!这里就交给我了,我让人无论如何也会把楚副乡长送到家里去的”
任天飞点了点头,拉上刘成赶紧的上了他的车。
大年初一的东阳乡街上,到处一派节日的景象。一群孩子追逐着,他们边跑边燃放着手里的鞭炮,他们的欢声笑语响彻着整条街道。开着车的任天飞忽然间被这样的气氛给感染了。
一旁的刘成发现了任天飞的走神,他忙大声喊道:“主神归位”

dcku2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混世農民工 txt-第0815章 天災-fcdfi

混世農民工
小說推薦混世農民工
围着火炉,三个人慢慢的喝起了酒。
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变得阴暗了下来。更让任天飞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刚把一瓶白酒喝到一半时,天空中竟然扬扬洒洒的飘起了雪花。
下雪其实并不冷,但是看着人心里便有了寒意。刘成往火炉里添了点煤炭,然后长出了一口气说:“天飞!我真没有想到我们竟然会有今天。本想着贩点菜买点水果。完了每年加着收一两次苹果,没想到一个贸易公司被我们这样的人给干了起来”
“你这什么话?什么我们这样的人?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任天飞皱着眉头问道。他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他总觉得别人能不能看的起他们那是另外一回事,人还得自己能看的起自己。
虎子也不悦了,他冷冷一笑说:“我们怎么了?一不偷二不抢,凭着本事开的公司,你就别小看自己了”
一嫁贪欢
盛世帝寵:娘娘,鬧夠沒! 奈可可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白手起家,没有强大的后台,竟然建了选果厂,还能建冷库。这些事在天北市来说,都是第一次”
“呵!你绕了个这么大的圈子原来是在说自己的本事大呗!直说啊!看把你给辛苦的”
虎子说着,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其实大家心里都高兴,还真是像刘成说的一样,能有今天这么大的成就,在坐的他们三人真的都没有想到。
刘成看了一眼任天飞,他呵呵一笑说:“兄弟!我的两刷子你是清楚的。公司越折腾越大,凭我的本事,现在都有点掌控不住了。这么多的钱出出进进,嘴里说没什么,可我这心里老是悬着。反正天成贸易公司你是法人,而且也是最大的股东。所以你得上上心,总不能一直记着你S市的公司吧!”
“等等等!我是法人这事我清楚,但是最大股东从哪儿来的?这个我一点也不知道。不行,今天既然说出来了,那就讲讲清楚”
任天飞放下了手里的酒杯,他一脸认真的说道。
刘成看了一眼虎子说:“你人不在天成上班,便你每个月都领着高薪。这些钱,加上你这几年断断续续的投入,你自然是我们公司的最大股东了。这事你就放心好了,我们都是经过律师,做了股权公证的”
“你这傻瓜!公司是你们俩一手操办起来,而且在你们俩的苦心经营下才有的今天。为什么要把最大的利益要让给我呢?再说了,就像你们刚才说的一样,我在S市还有公司”
“嗨!你这样说话我可就不高兴了。公司这两年在最关键的时候都是由你出面而挺过去的。所以你是最大的股东没有一点错,因为你投入的钱就在哪里放着,我们谁也比不了你”
刘成说着看了一眼虎子。
虎子领会的刘成的意思,他呵呵一笑说:“我觉得刘成这样做没有任何的问题。因为就像刘成刚才说的一样,公司一扩大,凭我们的能力管理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所以你得把你老大的能力发挥出来,我和刘成跟着你干就可以了”
“嗯!其实我最近也在琢磨这事。我想成立集团公司,把天成果品贸易公司归在集团名下,但是独立经营,独立核算。当然我会派人过来管理”
捕鱼狂帝系统
“我就说吗!你是不会不管我们这边的。赶紧找个厉害的人来管理,让我们也体验一把在集团公司上班的感觉”
刘成说着,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任天飞抬起头来,透过玻璃窗看着飘飘洒酒的大雪花,他呵呵一笑说:“我一有空就在想这件事,等时机一成熟,我立马成立集团公司。当然这边你和虎子也不敢松懈。有什么困难就去找张梦,她会帮你们想办法的”
“张梦!就赵局长哪个女儿?哎呀妈呀,这看来这里面有点明堂。怎么你还不准备给兄弟们说说?”
刘成说着,从床底下又拿出一瓶白酒。
任天飞没有阻止他,而是呵呵一笑说:“我昨晚就去了张梦家,虽说她妈妈没有答应,但她也没有当场反对。张梦爸爸让我正月初二去他家”
“嘿!那不就成了吗?不错!张梦这女孩人长的漂亮,做事干净利索,从不拖泥带水。当然了,人家是城里人,有些事情上我们得理解她。好事!我和虎子祝贺你”
“行了吧!你祝贺你的,我又不是不会说话。没有下酒菜了,我回去弄两个来。反正下这么大的雪,什么事也干不了”
虎子说着起身就跑。
任天飞忽压低了声音问刘成:“你们俩的事情怎么样了?天北市漂亮姑娘不少,你们不会是挑花了眼吧!”
人生成就系統 壹目盡天涯
“嗨!说多了全是泪。一起玩玩的女人倒是不少,但真要是选个结婚,还真是没有一个合适的。不过虎子的事订了,正月十六结婚。这是暂订的日子。当然了,如果想让你参加他的婚礼,这日子倒可以提前一点”
任天飞听刘成这样一说,他摇了摇头说:“千万不要这么说。我们是兄弟,我可以提前祝福他,但改日子这事不行。你是知道的,我们农村人对这个看的非常认真”
“那倒也是。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给你说,我想把果蔬批发市场的两个铺面承包给陈水月和李秀芳,这事你看行吗?”
刘成说着,偷偷的看了一眼任天飞。
任天飞摇了摇头说:“承包什么?不就一个铺面吗?人家难道就不会去租?你如果有这个心,就送给她们去做行了。不就一点转让费吗?你这样做的话,虎子也从心里感谢你”
“你说的对,看来我的这心胸在你面前还得提高一点。哎!你不是说S市的公司需要钱吗?如果建冷库的时间往后推推可以的话,这钱你先拿过去周转一下”
破丹決 問情雨
刘成一脸认真的说道。
任天飞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们贷了点款,另外加工厂一转起来,这钱就有了。最关键的是我的两个收购站,可以说是每一个月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
双阙 海青拿天鹅
“那就好。反正不管是天成贸易公司还是S市的公司,这都是你自己的公司,你也就别见外。缺钱只管吭一声,我这边现在贷款非常容易。老有银行找着给我们贷”
刘成的话音刚落,虎子便像个雪人似的冲进了屋内。他手里提着个篮子,里面竟然叠着放了四个盘子。
“哎呀妈呀!这雪正的太大了。地上非但厚厚的一层,要命的是走起路来看不清楚前边”
任天飞一听,慌忙走到了窗前。他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说:“不会是雪灾吧!长这么大了,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大的雪”
“暴雨倒是有,但你说的什么雪灾我们这地方不会有”
刘成有点不以然的说着,他又开始倒酒。
任天飞看着窗外雪白一片,能见度几乎就是几米的距离。他长出了一口气说:“别喝了!这雪下的有问题,如果还不停,全积在房顶上的话,一些旧房子,还有树木肯定会出问题。咱们选果厂的屋顶可是铁皮的,如果压塌的话里面可有机器设备”
经任天飞这样一说,刘成便坐不住了。他推开房门跑了出去,一会儿就跑了进来。他跺着脚说:“天啦!不得了。都有十几公分厚了。看样子还会下,如果到了晚上,说不定就会出事”
“姚东生家里有电话吗?这事他得上点心。楚家庄这么大的村子,肯定有危房什么的”
刘成看了一眼任天飞,然后冷冷一笑说:“我听我哥说,姚东生把村委会的电话搬到他们家里去了,要不你打着试一下?”
任天飞点了点头,然后掏出手机一阵翻找,他找到村委会的电话便拨了过去。电话很快就通了,里面传来姚东生有点慵懒的声音:“喂!谁啊?什么事?”
“姚叔!我是任天飞。今天这雪下的有点古怪,现在一会儿的时间差不多都十几公分厚了。如果晚上再不停的下下去,有些危房就可能出问题。屋顶被压塌,树木被压断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嗨!你这孩子。你说的这些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可是这么大的雪,你让我怎么办?这老天爷又不听我的话”
姚东生有点生气的打断了任天飞的话说道。
任天飞这些年在外面,这种事情遇上的少。他不由得一怒,他对着手机大声的说道:“姚叔!你是管不了老天爷。但是你能管得了楚家庄的村民吧!出现这样的情况,你赶紧得在大喇叭上提醒村民们注意这场大雪。房子不行的就赶紧搬离,或者上屋顶人工清除积雪。我可告诉你,万一出点啥事,你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假如出了人命,你觉得只是问责的事吗?你想想吧!”
任天飞说完,便生气的挂上了电话。
刘成这会儿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冷着脸对虎子说:“赶紧搬梯子,咱们上屋顶清理积雪。天飞说的没有错,照这样下下去,屋顶的铁皮肯定会被压塌”
“赶紧找工具,不行就在厂内生火,让房顶发热”
任天飞的话音刚落,村内的大喇叭便响了起来。里面立马传来了姚东生歇斯底里的大喊声。
这一刻,夜幕也开始降临了,任天飞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