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漢當興-第四十六章 已入彀中看書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从老爹他们往汉中去展开北伐到现在已月余时间,刘禅坐镇成都倒也无甚大事发生,毕竟每每从前线传回来的捷报却是足够震慑住那些有小心思的人了。
然而若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完完全全的风平浪静,那刘禅已经准备好的计划又该怎么实施?
口说无凭举兵无名,那些个世家没有跳出来搞事情的前提下,刘禅要是着人将他们宰杀了,现在也许还看不出来影响,可是等到日后该怎么办,要知道这天底下不仅仅是益州有世家,其他的地方更甚!
所以借口这东西虽然看起来很假,甚至哪怕一眼就能发现其中的问题,但却也一样是必不可少的部分,根本不容缺失,反而正是应该找一个特别合适恰当的理由,如此一来刘禅自然是能够放开手脚的大干一场了。
这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刘禅是左等右等,始终等不到一个合适的时机。
眼下老爹好不容易派人送来这份筹集粮草的竹简,刘禅如果还不能死死的将这个机会抓住的话,那还不如直接放弃原本的计划更好,也省的折腾来折腾去了!
“公琰!”放下手中竹简,刘禅看向蒋琬说道:“汝速速去召集蜀郡内大小世家豪族的家主,以吾的名义宴请他们到一品楼赴会,就说前线战事虽然捷报频频,但是军粮却以吃紧,望众位世家在这等关键时刻为大汉复兴出一份力!”
“这……”蒋琬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问道:“公子!主公信上所言,不是让我等于南中募粮而非是蜀中筹粮,因何要召集这些个世家豪族,公子难道不知想要让这些人痛痛快快的给出钱粮来,那根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嘿嘿!”刘禅突然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要的就是他们不痛快,若是这些人真的利索的给出了钱粮,那反倒还坏了吾的大计呢!”
刘禅这番话说的蒋琬是更加疑惑了,然而他好歹也是荆州士人当中排的上号的,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跟在刘禅身边多多少少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没用上多少功夫便是心中有了猜测,不由得出言试探道:“如此,公子莫不是打算借此机会动手了?”
“嗯!”刘禅也没瞒着蒋琬,当下点了点头道:“没错,等了这么久可算是等到了一个合适的契机,若是再不动手的话恐怕北伐之战都要打完了,那岂不是让这些个祸害又能够继续活着,到时候这些人存在的越久对于益州对于大汉而言都不算什么好事,该是尽早了解他们的好!”
“既是如此,那在下便去安排了!”
蒋琬起身一礼这便要去给那些个世家豪族中人传话,一品楼这一宴便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大清洗前奏!
然蒋琬走到门口到时候突然好似想起了什么,又转身朝着刘禅问道:“公子只吩咐了地方,却不知公子打算何时到场,也好让那些个世家豪族们清楚。”
“时间就定在两个时辰之后吧,至于本公子嘛……我为什么要去见这些人呢?”
刘禅咧着嘴饶有深意的对着蒋琬笑道。
蒋琬见此心下了然,当即点了点头表示清楚,便转身告辞去着手安排去了。
刘禅一个人坐在殿中好似无聊的翻动着手中这份竹简,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老爹的命令,但在最后一段话末尾,却又加上了一句‘事急从权’!
要是没有这四个字,刘禅也不会将这次筹措粮草当做是机会,公然跟老爹的指令对着干怎么行,不是有没有这个胆子,全然是因为老爹那边考没考虑清楚对付那些个世家豪族。
冷面缠欢:缉捕长情小宠妃
虽然之前的商定之中,老爹刘备是亲口答应了自己,可刘禅却知道时局变动如此之大的情况,任何计划实际上都有夭折乃至根本用不到的可能。
所以他在等,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什么事也没做,什么过激的行为也没有发生,甚至连一丁丁点儿的试探都没有,整日老老实实的在府上坐镇,目的就是让那些个世家豪族放松对自己的警惕心理。
须知在此前刘禅于益州内可是杀出了不小的名声,尤其是在这些个世家豪族之中,更是凶名赫赫,不然的话刘禅几次三番的勒索他们,这些世家豪族平日里都是地方一霸的存在,要不是忌惮于刘禅的名声怎么可能如此痛快的割肉呢。
当然,刘禅的凶名是一方面的原因,老爹等人的震慑也同样不可获取。
而现在老爹带着一大票蜀中将领跟军队去了汉中,去展开对曹魏的北伐大计,这蜀中自然而然就是空缺了下来。
那些原本需要看刘备脸色过活的世家豪族胆气也瞬间壮了起来,再加之刘禅有意的消除自己的存在感和影响力,这就使得最近在成都城中,有不少的世家豪族子弟表现张狂姿态放纵,竟是好似完全没把这益州正主给放在眼里似的。
那些作死的家伙看起来好像蠢笨很傻,但若不是眼下刘备不在成都,诸葛亮等一众心腹重臣也都跑去了汉中,这些人是百分之百不会跳出来的。
哪怕刘禅有之前的凶名存在,可是三四年的光景过去了,时间会冲淡所有的痕迹,再加之刘禅除了对那两家下手狠了点以外,平时的勒索让这些世家豪族掏腰包来修路这件事,事实上也有了足够的回报体现。
当付出的代价有了收获之后,那前期的所谓折辱就根本不算什么事了,反而满满的收获却是让这些世家好了伤疤忘了疼,对于刘禅的忌惮日益减少,就好似完全忘了当初李家和南中土皇帝雍家是怎么从益州内消失的一样……
“张家主!好久不见啊,近来可好?”
“还成还成,老夫新招了一匹舞姬,却不知王家主何时得闲来府上欣赏欣赏如何?”
“如此甚好,甚好!”
两个豪族家主这般攀谈着便是进了一品楼中,而似这种情况在此时的一品楼前楼内是随处可见。
蒋琬完完全全是按照刘禅的意思,将蜀郡内大大小小的世家豪族家主一个不少的全都通知到位,名义自然是以刘禅的名头。
而这些世家豪族的家主倒也给刘禅几分面子,没有谁缺席不到场,反正过来赴宴是一回事,其他的那则是另外一回事,一品楼上美事繁多就此饱餐一顿也是挺好的。
前前后后差不多小半个时辰,这些个世家豪族的家主终于是到齐了。
挨个查数算下来,蒋琬一共是请了十七家,到场的也正是十七家,一个不少一个不多。
看着坐满了人的雅间,蒋琬心中想着刘禅的叮嘱,起身拱手道:“诸位家主!且静一静,听在下一言!”
有人主事,这些个家主们自然也不是突兀无礼之人,再加上蒋琬又是以刘禅的名义将他们请过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哪怕心里已经差不多忘记了刘禅的凶名,可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刘禅老爹刘备的名头还是很响亮的,这些家主也就顺势安静了下来,打算听一听蒋琬到底要说些什么。
“诸位皆是我益州有头有脸的人物,而现如今我主玄德公此番正在汉中主持北伐大计,此乃匡扶我大汉基业铲灭曹贼的大事!然大业虽然可期,这军中钱粮消耗却是与日俱增,眼下我主传信于成都,却是看看诸位家主可否能够在这等关键时刻,为匡扶大汉出一份力!”
这番话说完,蒋琬便是静静的等着在座众人的反应,甚至大概的情况如何,他心里其实都已经有了几分猜测,毕竟似他这般近乎于强要的说法,换了谁都不可能痛痛快快点头答应的!
果不其然,就在蒋琬话音刚落之际,脾气稍差点的家主当场便呛声道:“蒋公琰汝言可信?为何吾确实听闻左将军的北伐大军在雍凉地界上连战连捷打的曹军无力抵抗,这等大胜之下难道北伐大军还会缺少钱粮不成?”
“就是!你蒋公琰好歹也是荆州名士,怎么说话如此不着边际,难不成这宴席也是你假借刘禅公子之名邀我等前来欲要诓骗钱粮不成?”
有人反对就会有人附和,更何况这在座的都是益州内有头有脸的世家豪族家主,蒋琬一个人说白了鸩酒撑不住场面,哪怕他这些年来政绩斐然官职蹿升。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癌霸天下 舞流公子
但蒋琬大部分时间都在各个地方跟着修路到处跑,能够在成都露面的时候少之又少,这些家主根本不买他的账也是理所当然的!
更何况他这一上来就是开口索要钱粮,嘴上说是支持北伐,可这些家主哪个不清楚,这些所谓的支持掏出去就别想要有收回来的时候,眼下他们这几年借着新秀的郡国驰道赚的是盆满钵满,突然要让他们掏腰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看着这些心有不满,嘴上反对的家主,蒋琬脸上笑意丝毫不减,好似这些家主的反应完全影响不到他一般。
事实上对于这些早就有所预料的场景,再一次经历之后蒋琬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惊讶的了。
而且在他已经知道了刘禅计划的前提下,实际上他本来也没想过会在今日得到什么好脸色,反而这些所谓的世家豪族家主们反对的越是激烈,表现的越是强硬,他才越是开心呢!
“蒋公琰!汝说今日之宴乃是刘禅公子相请,却不知禅公子在何处?汝言左将军向吾等借用钱粮,却不知禅公子知不知晓这等事!”
就在蒋琬笑而不语的时候,张家家主突然之间站起来冲着蒋琬便是强硬的说道,好像已经看准了蒋琬就是借着公名在行自己的私欲一般。
张家家主这番话一出,在座中人顿时就反应过来了,说好的是刘禅之名相请,结果到现在主事之人也只有蒋琬一个人而已,甚至他连个护卫都没有,由不得这些家主们心中怀疑。
“刘禅公子何在?蒋公琰你可说个清楚!”
“今日乃禅公子之名相请,我等本就是给禅公子面子才来,你蒋公琰居然敢假公济私,却不知禅公子若是知道了这等事,该是如何看法!”
“诸位,还在这里与他啰嗦什么,我等自去便是,倘若左将军真有此意,禅公子因何未曾露面,与其留在这里跟他蒋公琰浪费时间,倒不如去寻禅公子问个明白!”
“对!我们走!”
有人起身一带,随应者便是云云。
面对这样的情形,蒋琬依旧是嘴角微扬的面带笑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似若心虚的故作姿态,又好似胸有成竹的毫不在意……
一转眼的功夫,到场的十七家是一个不剩的全都没了踪影,这会儿蒋琬也是慢腾腾的起身离去。
说是宴请,可实际上这桌面连个正经儿的菜品都没上来,光是些饭前的干果蜜饯,由此可见一斑。
而作为一品楼背后的东家,这益州内隐隐欲要成为第一世家的吴家,今次却是并没有代表人到场。
这一来,吴家主事的几个大多数都随军北伐去了,到场的世家豪族家主也都清楚这件事,也就没太在意。
而这其二,吴家虽然真正主事的人不在,可是临时管事的总归还有几个,然而这些人到目前为止也是一个都没有楼面,其支持的一品楼还如此配合蒋琬的行动,其中意义自是一目了然,只可惜今日到场的这些家主在近几年中膨胀的过分,眼高于顶是早就看不见这些隐藏起来的细节喽……
蒋琬回到府上立马便来到刘禅这里复命:“回禀公子,一切都是按照公子您的吩咐去做的,这些家主在临走时一个个都是气愤非常,言道要来找公子您求证要个解释呢!”
“嗯,公琰辛苦了。”刘禅笑着点了点头道:“还别说,就在公琰你回来之前,张家王家宋家等五位家主结伴找上门来了!”
“哦?”蒋琬听到这话顿时来了兴趣,当下便问道:“却不知公子真的见了这五家不成?”
“见!为什么不见!”刘禅随手给蒋琬端了盏茶道:“这五家是聪明人,益州现在要的就是聪明人,我为什么不见他们,难不成公琰你以为我真的会只让益州世家豪族都死绝了不成?”
“谢公子!”蒋琬忙的接过茶盏点头道:“是在下浅见了,只不过那张家与宋家皆是当初怀疑伪造直白大钱的世家,公子难道就打算这般放过了他们?”
刘禅抿了一口苦涩的茶水皱眉道:“既然他们识相,那放过也不是不成,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私铸铜钱乃是大罪,若不付出点代价又怎可能呢!况且此事过后,这益州内剩下的世家豪族就不多了,而吴家又如此的鼎力支持父亲,那我稍微松松手让吴家安心不也是应该的吗……”
说完刘禅就将手里这茶水悄悄的倒掉了,这年头没有炒茶全都是这种烤出来的茶饼蒸煮的茶汤,味道是真的有点不怎么样,哪怕是这么多年下来,刘禅也没说真的习惯了这茶汤的味道。
“公子说的倒也没错。”
蒋琬美滋滋的喝着茶汤,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

76kkb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漢當興 起點-第三十六章 賭約爲勸分享-74gfe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不一会儿,鲁肃和张昭二人便是神色匆匆的感到了孙权这里。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鲁子敬,还有已经年老昏昏张子布,孙权原本还有些激情澎湃些没来由的沉寂了几分。
看看人家曹魏一方青年才俊何其多也,益州那边刘备之子刘禅也是名声远播新人迭起而出,回头再看看自己这江东偌大的基业,竟是好似无有半点后继之人,弱等鲁肃张昭这一代彻底消散过后,他还能依仗着谁啊?
巨龙王座 焰闪
然而孙权自顾自的苦愁,却又何曾想过如今江东孙氏和其他那些世家之间的关系如此僵硬的根本原因在哪?
当年会稽郡魏氏之凄惨下场,虽然有几分是因为其家住魏腾不自量力咎由自取所致。
可是孙权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选择最优的处理办法,反而正是因为当时他在合肥的决策失误导致江东大败损失惨重,急需补充府库兵卒之际,魏氏又正好一头撞了上来,孙权借机发泄心中郁结的同时,又是将魏氏给吞并的一干二净连个渣滓都没有剩下!
这也就是当时虞翻坚定的站在了孙权这边,不然搞不好的话会稽郡内现在还有没有能够拿出手的豪族都不一定了……
如此先例在前,本身孙氏跟江东其他几个世家之间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好,起源于孙权之兄长父亲一代,等到孙权上位后虽然是尽力的缓和了一些,可最后他又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此前的全盘努力尽皆做了废!
这样看来貌似他江东孙氏一族跟其他的世家豪族可能就是天生相克,根本就凑不到一块去,不然怎么就始终没有办法主从尽欢的相处呢。
再看顾朱张陆这四姓,其中除了张家是其兄孙策扶持起来的以外,剩下的那三家哪个不跟孙氏多少有些摩擦和仇怨,尤以陆姓最甚。
孙权每次想到这里都甚是觉得头疼,后悔自己当初对会稽魏氏下手太过狠辣不留情面,以至于江东世家的集体芥蒂,也同样是对自己已经故去的兄长孙策有些抱怨,当年其征伐江东等地时,放手杀戮怎么就不能稍微收着点呢……
微微的摇了摇头,将这些与当下无关的想法从脑中甩去,孙权拿着手中竹简便是迎着鲁肃张昭二人去了。
丑女大翻身
时机转瞬即逝,若不能好生把握住了,那江东未来的日子可并不算好过。
虽然有半壁荆南,可在孙权的眼中,纵使是整个荆南四郡都在自己治下又能如何,全都比不上一个合肥来的有用!
你的世界 我的明天 老太
一个三番五次挡住了他们江东攻势的合肥城,这个孙权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能够趁着这次的机会将合肥彻底的从舆图上抹去,那他江东攻略豫州的道路岂不就是一片畅通,到时江东一系便再也不是仅局限于长江以南这般简单了。
只不过此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却远不是那么简单,孙权想着联合盟友一同行事,最起码也要保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孙刘两家的联盟要继续维持而不是出现什么破裂的迹象。
特种兵ⅰ
至于等到合肥被拿下,豫州徐州皆是在江东兵锋所指之余,这联盟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那就另说了……
在建业城宫殿中,孙权和张昭鲁肃三位君臣就曹丕篡位称帝这一天下巨变商量了好久,终是将计划分成了两部分。
鲁肃拖着病体往益州走一趟,张昭则开始筹备粮草军械以待战事,只等益州盟友方面消息稳固可以配合出兵,孙权这边必是会举起大义之旗来呼应,也便正式开始渡江北击合肥!
对此计划鲁肃是抱着可以一试的态度,张昭则是全然听从主公孙权的命令行事,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孙权计划确实有可行性的前提下,不然张昭也不可能任由孙权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至于还要抱病在身的鲁肃亲自跑一趟,实乃鲁肃自己的本意而非是孙权的强行要求。
“子敬,你这病体未愈之际还要舟车劳碌出使,以我看这件事还是让子瑜前去吧,毕竟子瑜至益州也不是初次,比之子敬却也多些经验!”
孙权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鲁肃的身体状态,还是出言规劝道。
然而鲁肃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他本来便是想着在自己最后能够为江东为主公孙权尽一份力的时候,去再和盟友刘备沟通一番,去见诸葛孔明最后一面,务必要在这天下局势突变的情况下保证好孙刘两家的联盟关系。
虽然现在孙刘两家隐隐间已经是刘备占据了优势,可鲁肃看的清楚,要说这天下最有可能一统之人,却还是占据了中原和北地这等人口富足物产丰饶之地的曹魏。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孙刘两家都是合则利分则害,若是妄想着仅凭一家之力便可以抗衡曹魏的侵攻,这在鲁肃看来完全是痴人说梦一般!
“主公勿要再劝,肃此番益州之行乃主意已定,还请主公放宽心,静待好消息便是!”
“如此……那吾便预祝子敬此行一帆风顺!”
三皇圣君
说着,孙权拍了拍鲁肃的肩膀,君臣二人就此在殿门出分别……
且说江东这边孙权刚刚定计,准备趁着曹丕行此逆天之举时联合益州共同出兵,鲁肃拖着病体登上了往蜀中而来的轻舟。
而在益州成都的左将军府上,此时此刻的大汉左将军天下三分诸侯之一的皇叔刘备,却是彻彻底底的陷入到了疯狂暴怒的状态之中!
与上一次议事大殿中的狂怒截然不同,这一次刘备手持双剑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在院中舞着,好端端的一处花园却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废墟。
刘禅在一旁躲得远远的,根本就不敢在这个时候靠近老爹身边,他是生怕自己这条小鱼被殃及了,要知道老爹手里头那两把剑可不是吃素的。
前次刘禅还以为自己终于是见到了老爹最为恼怒的状态,可时至今日他才发现,貌似终究还是自己草率了,这愤怒恼火的程度很显然是在今天直接被刷新到了一个巨高的等级,最起码刘禅心中估计,怕是这种情形毕生也就仅此一次了吧。
没有上前打扰老爹刘备的意思,刘禅揣着手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此刻自家老爹到底是怎样一个心理状态,刘禅不说能够全然了解,却也是七七八八的差不了太多。
哪怕这件事他其实早就在之前跟老爹透漏过了,甚至他们父子二人之间还打了个小赌,可当事情真正发生之后,事实摆在眼前之时,老爹还是没有压抑住内心的情绪。
对此刘禅也没什么好说的,发泄出来总归是好事,若是老爹强行压制一直憋着,那反而还容易坏事呢。
若是情绪无法得到宣泄始终是处在压抑的状态,这平时倒也罢了,可若是在两军交战之际老爹突然之间就控制不住爆发了出来,那连带的影响天知道会有多大,到时候益州谋划三年恐怕就此全盘崩塌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现在发泄发泄是好的,总是要比将来真因为这件事出了什么天大的差错要强。
许是心中怒火宣泄的差不多了,也可能是这圆中已经没有多少完整的花草,在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之后,刘备这才耸拉着手臂一副疲劳过度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刘禅见此赶忙上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温水给老爹递了上去。
“咕咚……”
基因突变中 抗氧化
满满一觞水就这样进了肚,刘备猛地长出一口气对刘禅说道:“我儿速速去将军师法正等人唤至此处!”
刘禅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道:“诺!”
不一会儿,诸葛亮和法正双双赶到,实际上他们二人是早就等着了,曹丕篡汉称帝的消息现在不说尽人皆知也差不了多少了,料想此事主公必会相召。
“我等拜见主公!”
“孔明孝直无需多礼,想必你二人此时也已经知晓了曹丕此贼的大逆不道之举。”
刘备冷着脸声音沉闷的问道。
诸葛亮和法正对视一眼,双双点头应道:“臣下已知晓此事……”
“好!那吾也便不多赘言,今次相召你二人至此,却是想让你等替吾想出一个法子,让北伐尽快展开,吾要让曹丕此贼为自己的大逆之举付出代价!”
说着,刘备抬手狠狠的锤了一下面前的石桌,这含怒一击之下,却是将石桌给锤的裂隙丛生好似马上就要碎裂了一般!
虽然早就料想到了这样的结果,可当真正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诸葛亮还是觉得有些头疼。
反倒是法正,对于北伐一事却早有些迫不及待了,只不过在他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在他身后的刘禅却是眼疾手快的拉了他一把,这才让法正到嘴边上的话没有说出口。
虽然北伐是大基调大前提,甚至于在此圆中四人,唯有诸葛亮才是最为关心北伐一事能成与否的那位。
可正因为诸葛亮心有北伐,更是很清楚此事干系甚大,关乎到大汉的延续生存关乎到从主公到益州上下所有人努力了好些年的结果,自然是必须要慎之又慎。
若是在眼下主公暴怒之际,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便仓促之间发动了北伐战役,如此恐怕会造成一连串不可预估的后果。
北伐之伐诸葛亮根本不会不赞同,但是若北伐行之无用那岂不是浪费了他们无数人的心血。
故而北伐当行却又必须得见成效,仓促之伐冒然行事终不可取,诸葛亮心中很清楚这一点,是以在刘备发问之后才没有直接开口应答。
反观法正不考虑到这些,但是刘禅却看得清楚,这才拉了他一把,否则的话若是法正这边一开口,那怕是再想要劝住老爹打消他这个念头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眼见场面突然变得有些寂静,刘备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开口道:“孔明你等这是何意,不言不语莫不是不赞同吾之想法不成?”
这要是换个佞臣在此,十之八九便是顺着刘备的话说下去,别说什么北伐不北伐的,就是直接全线跟曹魏开战都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在场三人中除了法正对于此事态度有些偏转以外,甭管是诸葛亮还是刘禅,其实都并不赞同此时进行仓促的北伐战役。
面对刘备的问话,如何回答才能够打消他的想法,诸葛亮一时间却还在考虑当中。
可拖延浪费的时间越久,刘备的心情恐怕会是越差,到时规劝的效果说不定会更差。
故而刘禅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直接了当的对老爹说道:“父亲!北伐之事乃复兴大汉之大计,焉能如此仓促行事冒然进军,站前准备不足筹措不备,若是出师不利空是彻底让我等断了复兴大汉之机会,父亲你要清楚,这天下中可就只剩下父亲您一人是真心为了大汉着想的,江东孙权中原曹丕,此二人哪一个又是心有大汉之人!”
说罢,刘禅朝着父亲躬身行礼言辞态度无一不恳。
可问题在于刘禅说的这些诸葛亮心中早就想到了,但是他却清楚,但凭着这番话可不足以打消主公心中的念头,反而还很有可能激起主公的逆反之心,想到这里诸葛亮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果不其然,刘备在听完刘禅这话后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
瞄见了这一幕的诸葛亮心中一沉,果然不出他所料,看来少主此番到是弄巧成拙了,打消主公念头这件事不是那么好办的了!
然而刘禅接下来的这番话却是诸葛亮根本就没有料到,甚至于刘备都完全未曾想到的。
只见刘禅起身面向老爹,神色有些微妙的说道:“父亲,您可莫要忘了当日你我父子二人在书房之中的赌约啊!如今看来应是儿胜了,却不知道父亲还有没有打算要遵守约定!”
书房?赌约?
一时间不管是诸葛亮还是法正,神色间都有些疑惑,不明白少主刘禅因何在此时提起这样的事情,难道所谓的赌约还能够让主公打消了当即北伐的念头不成?
至于这赌约,乃是刘禅父子二人的夜谈私话,他们两人自是无从知晓其中的具体内容,故而也根本不会明白刘禅突然提起的意义何在。
但不管内容为何,刘备在听到赌约这两个字之后,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表情变化,整个人突兀的惊愕之余却又是陷入了莫名的沉思当中。
招惹是妃:邪王宠妻无度 吃鱼的兔兔
这番变化,却是让时时刻刻观察着他的诸葛亮心中感到更加惊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