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3o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獵魔人怪談 小羊講故事-302畫中仙(五)讀書-12u6y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王素雅合上笔记本电脑,有些乏力的扶额,她打算今晚先睡个好觉,明天丈夫霍广泰介绍的大师就要过来了,自己也不急于一时。
与此同时,霍成君睡觉还抱着的画卷泛起点点荧光,不断的渗入霍成君的体内。
霍成君的梦境突然开始变化,原本一些乱七八糟的场景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凉亭。
亭中一绿衣女人倚靠在木栏之上,眼带忧虑的眺望远方,好像有许多心事一般。
霍成君并未被突然转换的场景吓到,反而是一脸欣喜,他兴冲冲的跑入凉亭:
“小蝶,我来看你了。”
小蝶,就是这位绿衣女子,她一脸忧愁,看见霍成君过来,硬是挤出几滴眼泪,缓缓说道:
“我不过一介画中人,能得霍公子青睐,实属三生有幸,可我毕竟是纸人,经不起来自外界的伤害。”
霍成君看着小蝶这番模样,心疼不已,连声哄道:
“唉哟,我的小心肝,你哭的我都心碎了,你瞧,我不是一直在保护你吗?有我在,谁都伤害不了你。”
经霍成君这么一说,小蝶更是泪如雨下,仿佛有无尽的委屈要诉说。
霍成君一把将小蝶拥入怀中,沉声问道: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小蝶泪眼朦胧,素手往空中一指。
霍成君顺着小蝶指的方向往空中看去,只见天空中多出了一道裂痕,像是整片空间被人拿斧头劈开了一样。
“这是什么回事?”霍成君满脸惊骇。
小蝶用衣袖抹去泪水,满脸委屈的说道:
“裂痕是下午出现的,应该是我待的画卷遭到了破坏,你没有保护好我。”
下午?那不就是画卷掉在地上,其中一角被撕坏的时候吗?
霍成君跟入了魔怔一般,死死的抱住小蝶,嘴里不停的重复着:
“没事了,没事了,伤害你的人已经被我杀死了,没事了,没事了……”
“不行,我还是害怕,霍公子你带我走吧,我不喜欢这里,你带我去个没人的地方。”
小蝶的小手儿在霍成君的胸口打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一改委屈之色,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们去哪儿……”
霍成君怔怔的问道,他此刻表现出来的样子,估计现在连自己姓什么都已经忘记了。
见眼前这个男人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小蝶缓缓托起他的下巴,妩媚一笑。
她把霍成君推倒在凉亭的座椅上,她欺身压了上去,凑到霍成君的耳边,小声说道:
“我们去个没人的地方,远离这个宅院,那样,就没人能打扰我们了,我们可以继续做你喜欢的事。”
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霍成君死命的点头,随即心里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离开老宅,去一个没人的地方。
神级大村医 伯贤不咸他很甜
霍成君其实已经完全没有思考能力了,现在无论小蝶叫他做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小蝶满意的看着身下的霍成君,香肩上面的绿色衣物缓缓滑落……
现实中的老宅大院里,辰逸和豆芽已经爬进来了。
“原来你小时候住的地方这么大!”
豆芽看着周围的院子、阁楼、假山,不由的感叹出声。
“嗯,我小时候在住这儿,初中的时候就搬进了市区,只有每年放假的时候才回来。”
辰逸也很久没回来过了,令他意外的是,院子里的布置居然没有一点改变。
辰逸唤出叶子,对她吩咐道:
“叶子!你帮我看看这个老宅里面有没有什么异常,记得不要现形,免得吓到那对母子。”
叶子领命离去后,豆芽问道:
“我们要做什么?在这儿等着吗?”
辰逸神秘一笑:
“目前还不确定出现死气的是不是这家人,我们只能等叶子回来再说了,不过嘛,在她回来之前,我可以带你去个地方。”
“嗯?什么地方?”
辰逸牵起豆芽闯过一楼走道,轻车熟路的来到一个小仓房里面。
“这里是我家以前放杂物的地方,小时候我最喜欢来这里了,那时候经常能找到一些我父亲孩童时的玩具。”
仓房里面,有许多大小各异的纸箱子,辰逸的父母临走时并没有带走。
豆芽打开一个手边的箱子,里面装着一些动漫人物的小纸牌,还有个小霸王游戏机的手柄。
豆芽两眼放光,指着游戏机手柄问道:
“这是什么?”
辰逸知道豆芽很喜欢玩消消乐,没想到她对别的游戏设备也感兴趣,辰逸解释道:
“那是插在电视机上玩的游戏手柄,我们现在身份特殊,不可能让你带一个游戏机在身上……”
还没等辰逸说完,豆芽又拆开了一个箱子。
这个箱子里面放的是许多儿童读物,书本下面压着的是辰逸小时候的照片。
豆芽把辰逸的照片放在手机灯光下一张一张的浏览,时不时的发出阵阵笑声。
辰逸好奇的探过头去,发现尽是一些自己出糗的照片,无奈的说道:
“你要是喜欢,都拿走吧!”
“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爸妈也搬走了,这些承载我回忆的东西,迟早会被老宅的新主人扔掉,倒不如我们自己取回来。”
豆芽如获至宝般把那些照片全部塞进口袋里,然后突然想到什么:
“辰逸,我们之间似乎都没有合照……”
辰逸立即反应过来,宠溺的刮了刮豆芽的鼻子说道:
“等解决好这次事件,我们就去拍好多照片,市区的景山、浅滩的摩天轮、还有芙蓉区的大广场。”
“嗯!一定!”
豆芽露出幸福的笑容:
“你带我来这儿,就是为了找你小时候的照片吗?”
“不是!”
辰逸摇摇头,他来库房是因为刚刚踏入老宅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梦忆石带给自己的记忆里面,出现过一件东西,而那东西自己小时候在老宅里见过。
记忆中,辰祖跟随卫麟公去支援百花谷遭遇地震的时候,在一个塌陷的山洞里捡到一个如玉般的宝石。
之前辰逸还挺疑惑,那块宝石看着很眼熟,原来自己小时候早就见过。
他想起小时候,自己的父亲说过,那是一块能趋吉避凶的石头,祖上流传下来的。
来到老宅之后,辰逸想起了这件事,不由的感叹出声,原来世界可以这么小,想必那辰祖就是自己的祖上了吧!
看来辰祖摔下山崖之后应该有什么奇遇,让他活着回家了。
倒腾了好一会儿,辰逸才在库房最角落的一个小纸箱看到了一抹亮光,他把那块玉石取出来仔细观摩,然后叫来豆芽问道:
“你看这材质,是否很眼熟?”
豆芽在光滑的玉石上细细抚摸,然后严肃的回答道:
“这是天外陨石,你家怎么会有这东西?”
由于灭魔百器之中除了梦忆石,没有别的宝物是这么一小块的,辰逸起初还不确定。
见豆芽也回答出来了,现在才确信,这就是天外陨石,可它并不是灭魔百器,难不成是一件被毁坏的灭魔百器碎片?
可到至今为止,只听说过灭魔百器失踪,从来没人说过灭魔百器还能毁坏的。
“我想,下午不小心泄露死气的鬼物应该不在老宅内,因为天外陨石在这里,它如果要作祟,肯定会避开老宅的。”辰逸拿着玉石沉吟道。

4r8up精彩小說 獵魔人怪談 線上看-300畫中仙(三)相伴-nrptj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此时此刻的组织里,王管家正在准备着晚饭,突然,他似有感应的抬起头,望向田源区方向。
“那个位置是……淮河镇?”
王管家低声自语,他在切菜的时候感应到了死气,估算了一下距离,应该是淮河镇一带。
“什么淮河镇啊?”
戈旗走了进来,从冰箱里那了一个苹果,见王管家说话,便随口询问。
王管家一边切菜,一边告知:
“淮河镇上出现一缕死气,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戈旗眉头微皱,怎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一阶猎魔人全部被派出去了,又出现死气。
就在中午,灵异网站上有人求助,戈旗就把组织里仅剩的一阶猎魔人,陈百翔和王佳材给派了出去。
若是一缕死气都要派二阶猎魔人出手,那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吧,二阶猎魔人都是就在组织待命对付厉鬼的。
“总归有人处理吧!不然放任鬼物成长起来,迟早还是要派出二阶猎魔人的,要不,我去处理一下?”
王管家呵呵笑道,这缕死气,他也没放在眼里。
戈旗摇了摇头说道:
“你都一把老骨头了,还是留在组织过安逸的生活吧!待会我随便让人去处理一下就好。”
戈旗说完便走出厨房,来到组织的大厅之中。
大厅中,付琪和萧靖歌正在对战练习,豆芽坐在跟辰逸解析两人对战的技巧。
戈旗来到沙发上,坐在豆芽旁边,把王管家发现死气的事情跟她讲解了一下,希望豆芽过去处理一趟。
豆芽虽然说是二阶猎魔人,但第二个神通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使用的,平时戈旗也把她当做一阶猎魔人看待。
一般情况下,所有二阶猎魔人在组织待命的时候,一旦出现厉鬼,豆芽也不是迎战的首选之人,所以戈旗才会让她去处理事件。
辰逸坐在豆芽另一边,也听到了这次事件的地点,不确定的问道:
“你刚刚说这次事件的地点是淮河镇?田源区的那个淮河镇?”
戈旗点点头,整个丰源市就能有几个淮河镇?不是田源区那个还会是哪个?
“这次我去。”辰逸自告奋勇道。
见辰逸又自作主张,戈旗立马就不乐意了,怎么哪都有你的事,你在组织待命不好吗?
戈旗面色冷峻,毫不客气的开口拒绝道:
“不行,你的戾气太重,会对普通人出手,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本来辰逸之前杀了一个普通人,很多人都有意见了,不说隔壁府阳、岩青两城,就连总部的人现在都不太待见丰源组织的人。
他们感觉能培育出一个杀人凶手的组织,首领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而戈旗脸上还有三道狰狞的划痕,让他们更加确信了这个猜测。
“让辰逸跟我一起去吧,我会看着他的。”
这回,豆芽也替着辰逸说话了,酷酷的豆芽这几天看辰逸的眼神可是相当的柔和,明眼人都看出两人之间的猫腻。
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差他们自己亲自宣布了,戈旗岂能不知。
可是他宠豆芽啊,而且他信得过豆芽,因为豆芽从小到大就没有把事情办砸过,要知道,在辰逸进组织之前,豆芽可是戈旗的得力干将。
不知道豆芽被辰逸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就这么被辰逸骗走了,戈旗的心都在滴血啊!
戈旗扶额,无奈的甩了甩手:
黑夜 玩家
“罢了,你们两个去一趟,早去早回,不要给我惹什么乱子,切记要保护好豆芽!”
戈旗最后一句话明显是跟辰逸讲的,作为知情者的他自然是不希望豆芽体内的女鬼再次出来,那女鬼可比一般的鬼物厉害多了。
辰逸郑重的应下,即使戈旗不说,他也会拼尽全力去保护好豆芽。
加入组织快两年了,豆芽是这两年来,辰逸唯一想要用性命保护的女人。
田源区在丰源市的边缘,而淮河镇更加偏僻。
从市区到淮河镇虽然每天都有班车,但末班车是在晚上六点,六点之后就不会有班车了。
辰逸和豆芽连晚饭都没吃,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出去。
淮河镇,这个地方辰逸太熟悉不过了,他从小就是在淮河镇长大的啊,镇上的大部分人他都认识。
也不知道是谁家招惹了鬼物,是住在桥边的小胖吗?他小时候那么缺德,会惹上鬼物也不奇怪,还是张大婶家的铁子,铁子从小就爱捣鼓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该不会是见鬼了吧?
前往淮河镇的末班车上,辰逸戴上了鸭舌帽和口罩,毕竟他是个已死之人,不能暴露。
豆芽看着辰逸的装束,不解的问道:
“既然害怕别人认出你,为什么还要出来?”
辰逸面露忧色:“你知道的,淮河镇是我老家,我已经一年多没回去了,不知道我爸妈过的如何,想要顺道回去看看,哪怕远远的看上一眼。”
豆芽眼神略带黯淡,靠在辰逸身上,她是个孤儿,在遇见辰逸之前,从来不知道牵挂别人是什么感觉。
都市燃情高手 戈夙
辰逸身体里的孙钰,在上次帮辰逸挡下枯鬼的攻击后,就一直陷入沉睡状态,到现在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辰逸以前答应过孙钰,要带她回自己老家看看的,现在机会是有了,可惜她看不到。
待两人到达淮河镇 ,已经快接近晚上八点了。
淮河镇不大,总共就四条街道,街道外面是荒无人烟的公路和连绵不绝的山群。
两人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要查清死气出现的源头,王管家那边只能感应到个范围,大概是在淮河镇一带,具体位置还得辰逸自己查探。
“我们要怎么找?”
豆芽站在四条街道交叉的十字路口,歪着脑袋询问。
“我知道一个人,他号称淮河百晓生,镇上大大小小的事他都知道,三年前镇上的刘寡妇和一个已婚男士秘密幽会的事,也是她捅出来的。”
辰逸连思考都不带思考的回答道,他对淮河镇实在是太熟了。
两人往淮河百晓生的家走去,途径自家老宅,辰逸停下脚步,发现里面灯火透明,这个时候,自己的父母他们在干什么呢?
“要不,我们偷偷潜进去看一眼?”
豆芽小声的问道,她好想看看辰逸小时候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辰逸又何尝不想进去看一眼呢,不过他摇摇头说道:
“眼下先处理灵异事件要紧,拖的时间久了怕有变故。”
两人穿进一条小巷子,里面七拐八弯的,大概走了十分钟左右,他们来到了淮河百晓生家门口。
这是一动很简陋的二层瓦房,里面泛着幽黄的灯光,比起辰家的老宅,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寒酸多了。
辰逸上前敲响了房门,现在才八点多,淮河百晓生应该不至于这么早入睡。

wipsh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獵魔人怪談-298畫中仙(一)看書-o8hvz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就在组织里的每个成员厉兵栗马,枕戈待旦之际。
丰源市田源区的一个小镇上的一个大院子内,一对中年夫妇正在卖力的介绍着这座老宅。
“我这老宅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院子很大,特别清静,绝对符合你们的要求,要不是我们夫妻俩长期在外地做生意,基本不常回家,这老宅我们是真的舍不得卖的。”
辰扬鹰两鬓发白,四十来岁的他看上去竟有一副五十多岁的模样,他每到一处,就会跟身后的另一对中年夫妻介绍着。
推开正厅的房门,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块写着“春风满面”繁体字的牌匾,辰扬鹰继续介绍着:
“这是我们祖上先辈曾靠中状元时,附近的乡亲们请来书法大师给提的。”
辰扬鹰身边有个女子默默的挽着他的手,那是他的妻子李若。
他身后的那对中年夫妇买家,衣着尽显贵相。
云家大少
男的挺着个啤酒肚,西装革履打扮,据说是市里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东,叫霍广泰。
女的叫王素雅,雍容华贵,哪怕从她中年的脸上,也能看得出她年轻时候应该很漂亮。
“这间老宅确实不错,清静,雅致,如果成君能住进这里面,他的病情应该能缓和不少。”
王素雅在霍广泰耳边小声说道。
霍广泰点点头,他本人也有买下老宅的想法,不然就不会特意从市区赶来看宅子了。他对辰扬鹰问道:
“之前我特意请高人过来看过,老宅的风水很不错,人在里面住久了,多少会招财,这么好的一间祖传老宅,不知辰老板为何要将它卖出去啊?”
辰扬鹰双眼浑浊,根本看不出商人该有的精明,他轻声叹气道:
“我和我妻子已经决定离开丰源市了,以后也不打算回来了,留着这块空地也没用,所以就给它卖掉。”
辰扬鹰是辰逸的父亲,他一直认为他的儿子辰逸在两年前,死在了医院太平间的那场大火之中。
他不知道自己儿子为何会出现在医院的太平间,他甚至连辰逸的尸体都没有见到。
只是后来警方在太平间里检测到了辰逸的DNA,还有一小块带有辰逸血液的衣角,以及被火烧焦的手机和半张居民证,那些都是辰逸的。
得知此时的李若赶到医院,看到辰逸留下的“遗物”直接昏厥了过去。
北川 雲上 錦
辰扬鹰更是悲痛欲绝,苦苦央求着警方要查明事情真相。
当晚,辰扬鹰坐在医院的病房门口,整整一夜未睡,次日醒来的李若,看见自己丈夫的头上竟长出了好多白头发。
因为当时监控设备出现了问题,以及在太平间调查到指纹的几个嫌疑人也都失踪了,所以案件一直没有进展。
辰扬鹰自那之后,便一直留在了丰源市,可两年过去了,这件事始终没有头绪,更是连太平间为何失火的原因都没找到。
留意花丛 南山悠见
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辰扬鹰自知等不到什么消息,便决定把老宅卖掉,然后带着妻子离开这座令人伤心的城市,去新的地方,领养一个小男孩,重新开始生活。
霍广泰还想问些什么,结果被比较细心的王素雅拦了下来。
女性都是比较感性的生物,辰扬鹰刚刚的那番话里包涵了太多心酸和无奈,王素雅听得出来。
“既然你们已经做好了决定,那就开个价吧。”
王素雅自知和辰扬鹰是交易关系,他的家事如何,那是他自己的事,眼下还得尽快买下这栋老宅,把霍成君接过来才行。
一番商量之下,最后以一千万的价格做成了这桩交易。
其实,辰扬鹰这栋老宅占地面积大,里面有两层楼房,附带假山水池,整个老宅和院子从外面看上去颇有一副古代贵族的气息,内部装饰豪华,现代设备齐全,换做平时,就算卖一千五百万也不成问题。
不过他现在懒得计较这些,因为一千万足够他去别的小城市买个小楼房,开一家小卖部,然后再去孤儿院领养个小孩,安安心心的陪着小孩成长。
差 佬 的 故事
辰扬鹰至今都不知道辰逸遭遇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太平间,他很后悔,他直到失去儿子才发现自己对儿子平日里的生活一无所知。
千金农门妇 青箬笠
商议好价格之后,几人办理了交房手续,辰扬鹰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带着李若离开了丰源市。
…………
逆仙
三天后,老宅外面挺着一辆豪华的限量加长版斑马牌汽车。
这车的主人自然是霍广泰,由于辰扬鹰临走时什么都没带走,原先的家具都还留在老宅内,这让他们省了一番搬家的功夫。
霍广泰因为工作原因,还是要住在市区的,这回,他主要是送王素雅和他的儿子霍成君过来。
为了自己这个儿子,霍广泰可是操碎了心。
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那时候的霍成君从古玩市场回来后,一言不发的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唯独吃饭的时候才会出来。
起初王素雅还没有在意,认为他是跟同学闹变扭了才会如此。
直到后来霍成君开始自言自语,连吃饭都不出来了,都要保姆送进去吃,她这才发现不对劲。
王素雅发现异常后,连忙联系了还在公司的丈夫霍广泰。
霍广泰得知事情之后,便匆匆忙忙的赶回家里,踹开霍成君的房门一瞧,房间里的样子让他大吃一惊。
重生之SC
房间里面乱糟糟的,桌子、椅子,还有那些霍成君淘回来的瓶瓶罐罐全部倒在地上,地上垃圾成堆,简直跟猪圈一样。
而霍成君本人,则是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一副完好的画卷,这副画也是他从古玩市场淘过来的,王素雅之前见过,画中是一个绿衣女子倚靠在凉亭之中。
霍广泰看到这个场景,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他拖着霍成君的身子就往房间外面走。
陌路
在拖的同时,他突然发现自己那一百三十斤的儿子突然变得很轻,回头一看。
道祖异世游 飞龙太虚
霍成君居然变得瘦骨嶙峋的,宛若一只白骨精,刚刚他被画卷挡住了,导致霍广泰并没有发现,现在发现了自然是吓了一跳。
是的,短短几天时间没见,那个有点微胖的霍成君,居然变成一个瘦子,瘦的连骨头都看的出来的那种,就连皮肤也变的病态的白色。
死与坠
王素雅看到此景,顿时泣不成声,两夫妻连夜带着儿子去医院看医生,可是医生说霍成君身体没有问题,就是有点虚,他给霍成君开了点补品。
医生这么敷衍,气的霍广泰站在医院门口破口大骂,他儿子才十八岁,从古玩市场回来,连家门都没迈出过一步,怎么个虚法?
接下来的几天,霍广泰带着霍成君换了无数家医院,得到的竟然是同一个结果。
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霍成君哪是有点虚?一个从未踏出过房门的少年,怎么在短短一星期虚掉五十斤的?这绝对不可能。
丰源市的医院没有办法,霍广泰只好把儿子带回家里看着,自己再去找关系,看看能否找一个权威的医生帮助自己。

ye2se熱門都市小说 獵魔人怪談 起點-297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推薦-85qsm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德兰国的覆灭并不是人为导致的,也不是什么自然灾害,是一群蛰伏在德兰国已久的鬼物入侵造成的。
戈旗沉下脸,严肃的说道。
在场的猎魔人多多少少都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德兰国一夜之间覆灭,说明鬼物已经不再隐藏,开始大肆进入普通人的眼界。
就像千年前的那般,全民诅咒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事情一旦到了那个地步,组织空间就会变得完全不够用,如果被诅咒的人不进入内部空间,那肯定会遭遇鬼物袭击。
我上九天
毕竟到那时的外界,绝对是鬼物横行,四处作乱的。
“那德兰国的猎魔人呢?”
付琪出声问道,猎魔人遍布世界各地,只要有鬼物的地方,就有猎魔人。
“全部战死!!!”
戈旗告知结果,又解释道:“并不是所有国家的猎魔人都像我们运气这么好的,有觉醒出神通‘炼器’的先辈,又恰好有天外陨石辅助,继而打造出了空间戒。”
整个世界,觉醒出“炼器”神通的猎魔人屈指可数,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都身处在大国之内。
所以一些小国的局势可谓是相当严峻,小国的猎魔人可是连睡觉都要留半分清醒,时刻警惕着鬼物的偷袭。
“所以现在,是不是要派我们去支援德兰国?”
王佳材继续提问,他问的问题都是大家比较关心的。
一整座鬼城啊,真要过去支援,这得去多少人啊,整个华国又有多少闲置的人手能派出去的?
听到这个问题,戈旗微微摇头说道:
“这倒不至于,西方也有不少大国,他们已经派出人手驻守在德兰国附近,目前暂不需要我们的支援。”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们才听说这件事,要真马上让他们去国外支援,那可真的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德兰国一夜之间被覆灭这事,牵扯的太大。
不光是猎魔人,就连普通人都特别关注,德兰国附近的一些国家,民众人心惶惶,不少人表示看见了怪物,谣言四起,西方联盟的官方想瞒都瞒不住。
驭兽神捕 盹王箫箫
丰源组织内,戈旗把这事交代完毕后,又严肃的告诫道:
“接下来执行任务的成员们,你们必须多注意来历不明的鬼物,一旦得知它们与别的鬼物有组织、有预谋的入侵,必须第一时间把情况传达给组织,这比什么都重要!最近鬼物来势汹汹,我不想丰源成为下一个德兰国。”
话毕,戈旗示意散会,独自回到书房,他实在没想通有猎魔人的牵制,鬼物为何还敢大肆入侵人类城市?
一夜之间灭掉德兰国,鬼物有这么大的能力吗?德兰国虽然只是一个小国,但他们的组织首领好歹也是三阶猎魔人啊,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入侵了呢?
平凡小子闯三国
大厅里的成员们都异常的安静,每个人都在努力消化这个消息,就连平时废话极多的王佳材此刻也是眉头紧锁的。
寵 妻 成 癮
辰逸率先起身回房,豆芽紧随其后。
关上房门后,豆芽问道:
“德兰国覆灭的消息你怎么看?”
辰逸思考了一下说道:
“西方的大国里面,应该有不少强劲的猎魔人,他们应该能对付德兰国里的鬼物,战局一时半会儿延伸不到我们华国,只是……”
“只是什么?”豆芽问道,她不太喜欢深度思考,所以她只需要听辰逸分析就好。
桃花扇 孔尚任
“只是我比较在意的是,这一波鬼物入侵背后隐藏着什么?按理说能覆灭一个国家的鬼物都应该产生灵智了,那么多鬼物是联手覆灭德兰国的,还是幕后有更加强大的厉鬼在操控?”
辰逸在担心的是这个问题,若是有智者在背后推动整件事情的发展,那肯定所图甚大,一个小国根本满足不了鬼物背后那位的胃口。
而且,他潜意识那片血色天空照耀下的废墟里,依稀还能看到很多华国文字的招牌,也就是说,华国迟早也会爆发厉鬼入侵事件。
“可恶,偏偏不记得那个时间点。”
辰逸懊恼的自责道,如果知道那次潜意识里,消失记忆的时间点,就可以早做准备了。
豆芽并不知道辰逸在说什么时间点,她见辰逸在暗自懊恼,一把抱住了辰逸:
“没关系的,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能一起面对。”
有些话,辰逸并没有如实的告诉豆芽,比如他在潜意识里看到许许多多的猎魔人都惨死在鬼物手中,其中包括豆芽。
想到这里,辰逸紧紧的抱住豆芽,轻声呢喃道:
未完待续的爱
“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我都会挡在你面前,我不想失去你。”
他相信,既然自己是从未来来到现在的轮回者,那么自己一定可以改变现状,不会再让悲剧发生了。
话说,楚昊也是轮回者,他是不是也在某个时间点遭遇了什么,才过来的?
那楚昊究竟遭遇了什么呢?还有他是如何做到死而复生的?
此刻的辰逸无比后悔,当初自己把后土盾借给严小青之后,那只会进入人类潜意识的鬼物被愤怒之下的严小青当场击毙了。
早知道他当初就亲自跟在严小青身边,留下那鬼物一命,说不定还可以让它帮自己进去楚昊的潜意识,看看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当然,这世上也不会有后悔药出售。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丰源市也比较平静,偶尔会被王管家感应到一些微弱的死气,或者灵异网站发布的求助帖,都是被陈百翔、严家姐弟、王佳材、瑶瑶他们解决的。
换做以往,组织里的二阶猎魔人都会无所事事的待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可这两天,组织的大厅里面明显活跃了许多。
原本放着沙包供成员练习格斗技巧的角落,现在沙包已经被移走了,变成了一个供成员们真人对战的场地。
在这之前,也只有豆芽会拉着辰逸在大厅里真人对战,现在不一样了,这块地方一天到晚都有人占着。
大家都在做着最坏的打算,在绝望来临之前提升自己的实力,哪怕多一分实力,活下来的几率也大一分。
早上还是付琪跟阿仇在格斗对战的,下午就变成了王佳材和萧靖歌。
有时候执行任务回来的瑶瑶也要和严小杰练上两手。
辰逸和豆芽索性走出组织内部,在四合院的院子里进行格斗对战,不过辰逸还不是豆芽的对手,哪怕两人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在这方面,豆芽丝毫不会留手。
最悠闲的莫过于王管家了,他一如既往的打扫四合院,给成员们做饭,有时候还会坐在院子里给辰逸指导两手。
楚昊也逐渐适应了组织的环境,偶尔会跟其他成员出去执行任务,虽然他成为了二阶猎魔人,可他的二阶神通究竟是什么还无人得知。

idvqe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獵魔人怪談》-296驚天消息相伴-64nfz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辰逸睁大眼睛看着渐渐打开的房门,他当然知道开门的人是谁,只是没想到人家居然一点都不避嫌。
整个组织,不敲门进辰逸房间的除了豆芽,还能有谁?更可恨的是,组织里面不可能特意给他安装防盗门,而普通的门锁对豆芽简直形同虚设。
豆芽的小脑袋探了进来,她看到只穿着大裤衩子的辰逸,小脸腾的一下变得红扑扑的。
“这么晚不睡觉,跑我房间做什么?”
辰逸没好气的问道,还给不给自己一点隐私啊,自己才换上一直舍不得穿的蜡笔小新内裤,还没穿热乎,就被看光了。
“那个,我一个人在房间,我害怕有鬼趁我睡觉的时候偷袭我,所以就想来你的房间。”
豆芽一改往日酷酷的性格,说话之时,大眼睛很配合的转动着,显得极其灵动。
豆芽这副模样看的辰逸心猿意马的,试问谁见过豆芽露出这种小女人的表情,怕是把她从孤儿院带出来的戈旗都没见过吧!
辰逸淡然点头,让她进来,随后反应过来,她可是豆芽啊!七岁就开始跟鬼打交道,现在还是在内部空间,她怎么可能会害怕?
就算真的有鬼,那也应该是鬼害怕她吧!!!
正所谓看破不说破,有的时候确实需要装傻充愣一下的。
比如现在,若是辰逸起身戳破豆芽的谎话,再把她退出房间,估计辰逸这一晚上都会睡不着,思考着今晚的做法是否正确。
平日里辰逸尽显钢铁直男的风范,那是因为他整日在跟鬼物斗争,根本没考虑过自己的感情问题。
可在辰逸得知,豆芽是因为自己被枯鬼踩在脚下而暴走时,他又重新审视了这个姑娘,回想起跟她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
府邸大学、消失的游乐园、招募王佳材、石库村的河神、龙兰遗迹、帮慕容云雪寻找前男友的遗物、一起支援界北市等等。
没想到两个人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扪心自问,辰逸真的对豆芽没有一点感情吗?
不,肯定是有的,不过身为被诅咒的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会以什么方式死去。
辰逸曾亲眼看着孙钰死在自己眼前,还有叶子,也死在了辰逸的怀中,这也导致了他根本不敢轻易放开情感。
可是,在得知豆芽为了自己,不惜放出身体里的女鬼的时候,辰逸又想通了。
自己逃避又有什么用?豆芽还是会为了自己奋不顾身的扑向厉鬼。
自由神
疯狂异能
帝 少 的 心尖 寵
既然躲不过,倒不如彻底放开自己的感情,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哪怕到最后万劫不复,起码不会留下遗憾。
与其让豆芽拼命保护自己,不如自己变得更强,保护着豆芽,让她不再使用那未知的神通。
想到这里,辰逸看豆芽的眼色愈加柔和。
“看什么呢,我就是害怕,晚上想在你这儿睡觉。”
豆芽说完,便撞开辰逸,把叠好的被子铺平,快速的钻了进去,大有一副赖着不走的样子。
辰逸干笑的挠挠头,也不客气的钻进被窝,嘿嘿笑道:
梦里云归何处寻之梦幻之旅 琳雪缘
“关灯,睡觉!”
组织里的房间没有窗户,更不可能有月光照进来,灯一关上,房间里面就变的一片漆黑,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声。
这是正常的,两人早上刚确定了关系,晚上就睡在一起,任谁都会紧张。
“豆芽!”辰逸小声呼唤。
“嗯!”豆芽回应,声音细若蚊蝇。
“我喜欢你!”辰逸继续说道。
“嗯,我知道。”
其实两人从早上已经开始,就默认了这段感情,只是他们之前缺少了一个表白的仪式。
“豆芽,你靠我近点。”辰逸又说道。
豆芽朝辰逸移了过去,靠在他的胸膛上,黑暗中,一张温热的嘴唇凑在了豆芽的嘴巴上。
豆芽的脑中瞬间一片空白,任由辰逸亲吻着自己。
这也是辰逸的初吻,他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喊豆芽接近自己,然后趁其不备,直接偷袭。
这是什么感觉?软软的,像是在吃棉花糖一般,一口咬下去一大半都是空气,可就是感觉很甜。
辰逸不信邪,在两个嘴唇短暂的分开之后,再次亲了上去。
这回,他想起了高中时的好友林南和林萌萌曾经在一次“真心话大冒险”上面,他们输了之后当众亲吻的场景,记得当时林南还把舌头伸进……
辰逸想着,也学着林南当时的样子,笨拙的撬开豆芽是贝齿,缓缓探了进去。
“嗯哼~”
豆芽轻哼出声。
黑暗中,辰逸卸去了豆芽最后的贴身衣裳,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一时间,房间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它们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股令人心神愉悦的交响乐。
木板有节奏的晃动着,雄狮的喘息、低吟,黄鹂的啼叫、泣鸣,又像是身处在海边一般,有一波接着一波的海浪不断拍打着沙滩……
次日清晨,组织里没出去执行任务的成员全部候在大厅,等着戈旗下来宣布重要事情。
辰逸、阿仇、付琪、萧靖歌、王管家,以及豆芽这位隐藏的二阶猎魔人,竟全数在场,当然,这也变相的说明了目前丰源组织管辖的范围内,没有出现强大的厉鬼。
而楚昊此刻被一群老成员团团围住,就连处事不惊的王管家都是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九州·缥缈录6·豹魂 江南
一旁没见过楚昊的王佳材惊疑不定,这莫非是哪个深受组织成员喜爱的大佬,潜伏在鬼窟好多年,完成任务,王者归来?
王佳材对组织以往的成员并不感冒,他要是有瑶瑶一半八卦,也就能知道眼前这个楚昊是在一年前已经死过的人了。
要知道辰逸之前失踪四个月,期间那个叫瑶瑶的女孩加入,她一眼就能认出辰逸的身份,可见她有多八卦。
可惜此刻的瑶瑶正跟着严家姐弟在外面执行任务,否则他肯定也能一下子认出楚昊。
“咳咳!”
一声轻咳,戈旗从楼上下来,顺势解救了楚昊被围的窘境。
所有人在大圆桌上围坐成一圈,等待戈旗发话。
戈旗环顾了一圈,确定待在组织的人都到齐了之后,才开口说道:
“昨天下午,每个城市的组织分部都收到一条来自总部的消息,地处西方的德兰国,在前天夜里彻底覆灭,沦为了废墟。”
霎时间,组织内部一片寂静,众人面面相窥。
现在可不是什么野蛮人横行的年代,现在有各个大国相互制衡,就算有矛盾也很少会采用战争来解决的。
虽然德兰国只是一个小国,还没有临海市大,但以雷霆之势瞬间覆灭了一个小国,试问哪方势力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绝色三小姐:灵动天下
“那个,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王佳材弱弱的举手问道,同时其他人也是一脸疑惑,只有辰逸多多少少猜到了什么。
血色的天空、城市的废墟,没想到会来的如此之快。

mjbv5火熱都市异能 獵魔人怪談 線上看-295輪迴者閲讀-9u6e2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猎魔人怪谈
“什么是轮回者?”
田外肥仙
楚昊一脸疑惑,他还在看着三生镜播放的画面。
因为画面中,楚昊从流光溢彩的裂缝里面掉了出来,他是昏迷的,就这么被丢在公共厕所门口。
“怪不得你没有记忆,原来你是轮回者,只是,你是从哪里穿越过来的?过去?未来?”
妖妃逆袭:废柴宠上天 寂沉湘
辰逸在别墅的房间内来回渡步,这太不可思议了,要说别人还可以理解,为什么偏偏是楚昊。
刚刚三生镜播放一年前府邸大学的画面时,楚昊是被厉鬼击杀的,而现实中的楚昊,他的骨灰还放在组织的墓冢里,他不应该是未来回来的。
难不成是过去穿越过来的?这更不可能,一年前楚昊死的时候明明才是一阶猎魔人,而这个穿越过来的楚昊竟然是一个二阶猎魔人。
最重要的是,老鬼明确说过只能去过往,不能去未来,否则辰逸早就把一年前的李玉杰给带过来了。
那岂不是又证明了楚昊是未来穿越回来的?
一时间,辰逸的脑袋乱成一团,所有的线索都证明楚昊都是已死之人,不可能成为轮回者。
可楚昊不仅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还用三生镜看到他穿越过来。
是三生镜出现问题了吗?也不可能,从古至今,灭魔百器只有丢失,从未出现过失灵的状况。
辰逸如同在产房等待妻子生小孩的丈夫一般,不停的来回走动。
“那个,我问一下,如果我是你口中的轮回者的话,会出现什么问题啊?”
楚昊弱弱的问道。
辰逸抬头,看着满心不安的楚昊说道:
“你能有什么问题?要你真是轮回者,你找到老鬼就能回到你之前待的时空了。”
思考了一会儿,辰逸又说道:
無人 生還
“不对,你的存在就是一个大问题。”
楚昊听着辰逸的话,小脸瞬间变的煞白,虽然他本来就因为进阶二阶猎魔人变的很白了。楚昊问道:
“什么问题?扰乱时空,私自改变过去的罪名?”
辰逸无奈,这小子肯定是平时没少看科幻片,即便是失忆了,他还这么能脑补,不过经他这么一说,辰逸倒想开了不少。
瞧人家楚昊,一个失忆人员,还得知了自己是轮回者,还能稳如泰山的坐在这开玩笑,辰逸焦急的心情瞬间缓解了不少。他说道:
“刚刚你自己也看到的,在一年前,你已经死了,而且尸体都被烧成灰了,你觉得你有没有问题?”
楚昊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辰逸眼前,就代表着世界上可能存在着一种死而复生的方法,而这方法只有楚昊知道。
可偏偏楚昊又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轮回者,继而失忆了,因此,辰逸想解开的一年前他回到过去的谜团全部断开了,反而还增加了不少谜团。
“会不会是镜子出问题了。”
楚昊问道,他可以接受自己是什么轮回者,但是说自己死了这点,他根本无法接受。
辰逸挠挠脑袋说道:
替身
“总之,你先跟我回丰源,你的出现虽然证明不了我失踪的三个月究竟在哪,不过也变相的说明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这事,真不是一时半会能想通的,反正先把楚昊带回去总没错。
楚昊倒无所谓,只有包吃包住,他去哪都成,反正他不想再去外面流浪了。
当天中午,辰逸就告别了任翠花,顺便厚颜无耻的要了一个司机,帮自己带回丰源市。
有些事,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比如现在,他们带着楚昊哪也去不成,因为楚昊没有居民证。
异世画神
本来辰逸是打算先去一趟临海市总部的,因为他答应过总部首领林铭安,要把三生镜交给他,顺便再把慕容云雪带过去。
这是之前辰逸跟林铭安约法三章是内容。
不过现在辰逸迫不及待的想把楚昊带回丰源组织,再给戈旗看三生镜里的内容,他要大声的告诉戈旗,那虚空中的裂缝就是轮回之门,自己从来没有骗过他!
到时候再把三生镜交给戈旗,让他还去吧。
慕容云雪那边,辰逸已经给她发过信息,信息里面有总部的地址以及暗号,至于她愿不愿意去总部,就不在辰逸的管辖范围内了。
在锦凉市的老司机带领下,当天晚上十点多,几人终于回到了丰源市的组织。
辰逸和豆芽带着楚昊、老司机走进组织的内部空间。
此刻丰源市的内部空间很是安静,想来这个点,执行任务的都出去了,留在组织的也都睡下了。
只有收到豆芽信息的戈旗,在大厅内的桌子上安静的品茶。
让豆芽先告诉戈旗自己带着楚昊回来,是辰逸示意的,不然等明天让戈旗看到楚昊,肯定会在众人面前失态的。
来自锦凉市的老司机在安排了休息的房间之后,立马就上楼了,他开了一天车,实在太需要休息了,也无暇去管别人组织的事情。
这回锦凉市发生的事情,豆芽已经告诉戈旗了,戈旗伸手招呼楚昊:
我们学校有鬼1之:鬼会堂 白子薇
“你过来!”
农女要翻天:腹黑相公,来种田
楚昊回头看着辰逸和豆芽,看到两人点头之后,才缓缓走过去。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戈旗太陌生了,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戈旗仔细的观察着楚昊,似要看出伪装的痕迹,半响之后,他摇摇头说道:
“把三生镜给我,然后你们去休息吧,楚昊以前的房间还空着的,豆芽你带他过去。”
戈旗能这么说,就说明他不计前嫌,不再去追究辰逸的过去了,辰逸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免得遭他厌烦。
辰逸老实的把三生镜递给戈旗,然后和豆芽他们一起往楼上走去。
“哦,对了!”
戈旗叫住三人说道:“你们明天八点来大厅等我,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说,留在组织的成员必须全部到场。”
“我也要到场吗?”楚昊指着自己问道。
“当然,你一直是我们组织的一员。”
戈旗笑着说道,不过他笑起来,脸上的疤痕会随之扭动,楚昊感到一阵惊悚。
把楚昊带到原本属于他自己的房间,简单的帮他打扫了一下床铺后,辰逸和豆芽纷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比起楚昊那布满灰尘的房间,辰逸的房间显得干净多了,虽然谈不上一尘不染,但是被子、床单都异常的干净,像是全新的一般,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床上。
“唔?王管家还挺贴心的,我不在组织的几个月,他还特意过来帮我整理房间。”
辰逸自言自语的猜测道,他依稀还记得自己执行东海迷雾时候,消失了整整了四个月,等他再回组织看到自己的房间,到处都是灰尘,哪会这么干净。
辰逸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个房间根本不是王管家收拾的。
王管家只会在组织成员执行任务的时候,会去整理一下房间,一旦成员离开组织时间长了,他也就不去整理了。
辰逸开心的去洗漱了一番,顿时感觉全身舒坦,也唯有这个辰逸住了快两年的房间,能让他完全放松。
洗完澡出来的辰逸穿着全新的蜡笔小新内裤从浴室里出来,正准备回归温暖的小床之时。
“咔嚓!”
锁体扭动的声音响起,辰逸的房门被缓缓打开。

jj789優秀都市小说 獵魔人怪談-289三生鏡(十一)-inpv8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
枯鬼扭动着脑袋,相当慎人,它的手臂就那么直勾勾的停留在了乞丐的胸前,没有戳下去。
因为它感觉到了一令它心悸的气息,很熟悉的气息。
“你,把衣服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枯鬼阴测测的吩咐道。
乞丐战战兢兢,他不敢不从,因为他现在很清楚自己的处境,那两个追着自己的人并不是什么杀人凶手,昨晚凶杀案的真正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只怪物啊!
乞丐此刻后悔的要命,自己跑什么呢,现在好了,遇上了更加可怕的怪物。
欢喜冤家:腹黑老公宠萌妻 可乐蛋
自己若是反抗这只怪物,那很有可能活不过今晚,明早自己的人皮就会被人发现,乞丐虽然想要钱,但他更不想死。
为了保命,乞丐从破烂的大衣里面把那鼓鼓的东西掏了出来。
枯鬼见乞丐唯唯诺诺的从大衣里面掏出一面手掌般大小的镜子,吓得连退了好几步。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枯鬼被这面镜子封印了整整三百年,它恨不得当场毁去这面镜子,可惜它做不到。
要眼前这么乞丐是个普通人还好说,可偏偏枯鬼感受在他身上感应到了死气。
这乞丐是一名猎魔人!!!
这让枯鬼尤为愤怒,它觉得眼前这个猎魔人在戏耍它,自大的枯鬼认为从来只有它戏耍别人的份,这个猎魔人简直胆大包天。
愤怒之余,枯鬼伸长手臂,重重的朝乞丐的脑袋上甩去,以枯鬼的力道,这一击打中脑袋,乞丐绝对必死无疑。
乞丐完全一副吓傻了的模样,连躲都没躲一下,眼看枯臂和他的脑袋就要亲密接触了。
网游之沉默术士 龙萧风鸣
“咻!”
一发箭矢击中了枯鬼的手臂,救下乞丐。
辰逸、豆芽,还有躲在后面阴冷的望着枯鬼的陆林烟三人及时赶到,那箭矢就是豆芽的神通“驭器”幻化出来的。
陆林烟本来打算连夜逃离晴都县的,但她得知辰逸和豆芽都持有灭魔百器,便决定跟着他们过来,她想要亲手斩杀枯鬼,为自己的好友报仇。
“嘿嘿嘿嘿……今晚的食物很多啊,吃了你们四个,我差不多可以恢复到巅峰状态了。”
枯鬼从来没有想到过,能在出世的第二天就能恢复当年的状态,真的是想睡觉了就有人送枕头。
它这么说,就代表吃定眼前三人了,它向来如此狂妄自大。
应辰逸的要求,陆林烟趁机释放她的神通“蛛丝”,把乞丐拉了回来。
乞丐一直以来都是蓬头土脸的,他的连几乎都被长发覆盖住了,只露出两只眼睛,根本看不清相貌。
“你躲在我们后面,不要试图逃跑,否则等我解决完这只鬼物,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找出来。”
辰逸对乞丐说道,眼睛却一刻不离枯鬼,生怕枯鬼暴起。
那些不能说的秘密
辰逸之所以会这么在意一个乞丐,是因为,乞丐给了辰逸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只是辰逸一时半会儿还想不起来那赶紧是什么。
果然不出辰逸所料,枯鬼一个顺身出现在了四人前面,辰逸连忙举盾抵挡,豆芽手上的魔弓也在第一时间换成了魔刀,照着枯鬼的脖子抹了过去。
带着丝丝黑气的魔刀极为锋利,枯鬼的头颅如同豆腐一般,直接被豆芽砍掉。
辰逸知道这事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若枯鬼只有这种程度的话,那白晓枫就绝对不至于死的那么惨。
关于白晓枫的死,陆林烟已经告诉过他们。
不给枯鬼任何喘息的机会,辰逸唤出叶子和孙钰,开启了群殴模式,非得把枯鬼的身躯给拆的四分五裂,辰逸才肯放心。
无头的枯鬼在不断的招架两人两鬼的攻击,没一会儿,它趁几人没注意,身上爆发出一道黑色的气浪。
貌似遊戲
辰逸、豆芽、叶子和孙钰全部都被震飞。
辰逸重重的摔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豆芽也是一样,手中的魔刀都被打散了,而叶子和孙钰重新化作幽魂,钻回了辰逸体内。
江山為枕
枯鬼的头颅被它收回,重新安了上去,它那头颅的表情还保持着震撼,失声道:
“这股气息,和那面镜子出于同源,也是灭魔百器?”
乞丐手上有面镜子,辰逸自然是看到了,挺到枯鬼这么说,他终于确定了,那就是自己要找的三生镜。
不过眼下得先解决这只厉鬼,镜子的事先放一边再说。
辰逸持盾,再次迎向枯鬼。
懒懒小萌宝:第一狂妄娘亲 梅小非
枯鬼自然不乐意跟灭魔百器接触,它双手延长,插入地底下,霎时间,枯鬼周围一圈的地面开始松动,一条条枯枝如同触角般从地下伸出。
辰逸躲避不及,被枯枝抓住了四肢,呈大字型吊在空中,相同处境的还有豆芽,她和辰逸一样,在枯鬼的攻击范围内。
两人就这么被吊在空中,毫无还手之力,而地面上又出现两根尖锐的枯枝,它们在枯鬼的操控下,跟蛇一样缓缓的爬了过来。
这种情况下,要是被那跟尖锐的枯枝刺入胸膛,真的相当于被宣判了死刑一样。
豆芽看着渐渐游来的枯枝,满脸惶恐,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明明死气还很充裕,奈何手脚都被束缚着,她大声喊道:
“用你的丝线,把我口袋里的巽风盘取到我手上。”
陆林烟立马会意,蛛丝射入豆芽的口袋中,缠住巽风盘送到豆芽手中。
豆芽拿到巽风盘,将全身的死气注入进去。
生死攸关,她没得选择,这种情况完全不允许她有所保留,豆芽嘶声力竭的大喝着巽风盘的必杀招:
“巽风镇魔!!!”
巽风盘剧烈的颤抖,浮在豆芽的身上,四颗魔钉凝聚成型,似乎每一颗魔钉上面都有一个面目狰狞的魔头虚影,它们缠绕着枷锁在嘶叫、它们被魔钉带着刺向了枯鬼。
“轰!”
枯鬼站立的地方泛起了阵阵烟尘,地上的枯枝全部退了回去,辰逸和豆芽失去了枯枝的支撑,掉落在地。
我的美女房客 黃家小亮
“解决了吗?”
陆林烟看着烟尘之中愣愣失神,她本来想亲手解决枯鬼的,奈何一直插不上手。
“咚!”
“咚!”
“咚!”
烟尘之中传出有节奏的鼓声,里面就好像有一颗巨大的心脏在跳动,每响一声,在场四人的心脏就跟着跳动一次。
辰逸的脸上布满阴霾,他深知豆芽这一击的强度有多高,就连这样都没有解决枯鬼?
烟尘散开,枯鬼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只是它现在的模样变得更加渗人。
原本的枯鬼整个身体是枯瘦的,干巴巴的头颅像是脱水了一般,头发更像是在头上长了几根枯草,但起码还有个人样。
现在的枯鬼身体在疯狂的延伸,长到三米多高,还在不断生长,覆盖在它身体表层的烂皮还在脱落,露出了白森的骨架,脸部也发生了异变,长出许多角,完全是个恶魔样子。
这副模样光看着就让人心生俱意,枯鬼那幽幽的声音从它嘴里吐出:
“你们组织还真看得起我啊,对付我,你们竟然整整找来了三件灭魔百器,可惜你们不是独孤,只不过是几个宵小之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