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wf87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二十二章天庭建設進行時熱推-ryklw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师叔脾气好暴。”
任鸿收起六合珠,望着玉皇元神遁入轮回。
后土娘娘笑眯眯伸手一捞,把玉皇元神抓走,塞了一点东西后再扔入轮回。
虽然她不在乎玉皇是否登基,但如果玉皇一直轮回,天上没有天帝,对她这位大地母神不是更有利?
玉皇被迫转世,金灵圣母和多宝道人率领上清门人进入天庭。
“好歹我是勾陈帝君,不能坐视不理。”
任鸿招呼菡萏,将坐骑白虎猫猫唤来。
“白虎?公子,你多年不用灵兽坐骑,这次为何……”
打白虎进入五莲仙府以来,任鸿骑虎出行的次数屈指可数。
夏末商丘 六道非启
“老师入主昆仑,有九龙沉香辇代步,我怎好再用同规格的仙辇?还是用白虎吧。”
他的沉香辇乃昔年教主步驾,如今教主临凡,他再使用这种座驾,未免招摇。所以,任鸿打算这段时间用白虎出行。
猫猫这些年在莲花山逍遥度日。每天除了花海扑蝶就是睡觉晒太阳。听闻任鸿要带自己出门,马上精神抖擞,将爪间小蝴蝶放走,甩着尾巴来到仙府门口。
任鸿跨上白虎,神兽四脚驭风飞上九天。
幽幽清风穿过云层,任鸿俯览九州河山。蛮荒大地升腾一缕缕炊烟篝火,渐渐有了人气。
“洪水将神农文明冲垮,凡人从零开始,自蛮荒开辟前路,建造属于他们的新文明。看着人族奋进,才真正体悟到,我已经是前代遗民。”
这次娲皇没有再度造人,而是用前代遗民繁衍轩辕帝纪,也让任鸿稍有宽慰。
到底,这些人族都是他的后裔。
想到这,任鸿忍不住看向华胥山方向。
“那家伙,也该开始琢磨复活他了。”
昔年宿钧庇护的那一批人被风天越送下山重新繁衍。还有北斗派保存的人族火种,也开始在人间建立国度。
但大洪水后各地人族自行发展,九州大地出现好几个截然不同的人族生活圈。三青鸟国、烈山部、有熊国、西陵氏等。
看着人间烟火,任鸿祭起万神图,吩咐勾陈诸神下降人世,庇护凡人重建文明。
不过他们的任务仅仅是防止凡人被妖魔所害,并不会直接揠苗助长,将神农文明硬生生塞给人族。
“说到底,神农文明和昔年太昊帝纪一般,都是扫入历史尘埃的过去式。新的开始,自然要有新的文明崛起。”
白虎一声大吼,带任鸿来到九重云霄之上。
他没进大罗天,而是在第九天打量上清一脉的动作。
金灵、多宝夺走天庭后,马上拉来一大群同门修缮天庭各处宫殿,安排人手。
上清门下多妖仙,虽然其中有不少道行高深之辈,但更多妖仙披毛带甲,妖气森森,让这天庭胜境带出几分妖异。
“师弟来了?”
赵朗有感任鸿到来,主动迎接:“师弟,我等把持天庭,少不得你这位勾陈帝君帮忙。来来,快跟我走,莫让师姐久等。”
任鸿骑着白虎,抚摸脊背上的硬毛,既不下地,也不前行,只是笑着说:“不忙,后土娘娘法驾未至,两位师兄未到,我岂敢先行?”
赵朗神色一顿,只得站在九重天门口和任鸿一起等待。
虽然师弟年纪轻,但也不好骗啊。
任鸿看着上清门人们的动静,有一座天宫被他们从第九天挪走,搬到第八天。那似乎是一座雷院。
“师兄,按照三清之约,你家要走玉皇之位。可这位置给谁?”
玉皇,或者说任何一个帝座,都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坐。
昊天之位,需统合万道的特殊属性,且必须拥有天乾、至阳一类体质的大罗天尊。
天皇和紫微,必须命格至尊至贵,上合北辰星象,下垂人间众生。
南极玉清真王乃雷祖,需雷霆至道天尊才可掌控。
还有后土、青玄,都有自己的专属特性。
如今上清一脉要走玉皇,他们打算派谁上位?
“据我所知,上清宫中合适的天尊似乎只有多宝大师兄一人?但他并非至阳天乾之身。还是说,碧游宫的那些老人要出来?”
赵朗脸上泛起几分羞涩。
“灵宝老师命大师兄暂掌帝座,然后等我历劫归道后化身玉皇。”
赵朗?
任鸿心中一动,额头天目催动天衍算经,窥见未来某次神仙杀劫。
那是一个被称作“炎宋”的朝代,赵氏皇帝自诩玉皇后人,遥尊玉皇为天帝。
“赵朗师兄的后人?”
任鸿目光闪烁。这么看,未来上清派要出力在神仙杀劫中行动,完成天庭更替?
思索间,昆仑方向升腾祥光,青玄、南极两位帝君联袂而至。在他们身后跟着一大群玉清仙真。
大道诛天
兼職黑社會
赵朗眉头挑动,心中苦笑:看来,这次不好善了了。
他打算拉任鸿入天庭,就是欺负任鸿不知晓天庭的水深,打算提前蒙骗任鸿让出一部分勾陈权柄。但南极和青玄都是天庭的老人,甚至对天庭结构了解比他们都精深。想要骗这两位,难啊……
“师兄啊?”任鸿骑着白虎,来到玉清同门跟前:“师弟不便行礼,还请两位师兄勿怪。”
“无妨。”南极帝君灵寿子仍是那副鹤发童颜的老仙模样。他身后跟着弟子白寿。
“师弟和我等同尊,皆是天庭帝君,无须如此。”南极帝君遥遥望着赵朗:“师弟,你既在门口迎接,便带我三人一同进去吧。”
任鸿乖巧道:“师兄,不等后土娘娘吗?”
青玄:“娘娘地位尊贵,咱们去里头汇合上清同门,再一同迎接娘娘。”
“哪有那么麻烦?小青玄,本宫有那么娇气吗?”后土娘娘法驾到了。
她坐在一辆凤辇中,彩霞浩荡,自幽冥世界来到九天。
任鸿三帝和赵朗连忙率诸仙迎接。
“罢了,都起来吧。”
后土娘娘矜持身份,也不下辇车,只让任鸿来到跟前帮自己引道,命其他仙家随行。
众人浩浩荡荡走入第九天,前往朝会殿。
“小勾陈,待会儿你少说话,多看你家两个师兄操持。”
我是幸存者
后土下车时,暗中提点了勾陈一句。然后笑对出来迎接的多宝道人和金灵圣母。
金灵圣母欠身执弟子礼,多宝道人则稽首做道人礼。
任鸿心下奇怪,此时青玄传音:“金灵三十个量劫前,乃地下孕育的金灵得道,曾听后土娘娘讲道,有师徒情分。至于多宝大师兄,他以上清大弟子自居,代表上清脸面,自然不会落了本家名头。”
所以,这两位一刚一柔。既是笼络后土娘娘,表现上清一脉的谦逊,也是为了展现上清一脉的风骨?
任鸿暗自点头。那边后土和两人寒暄后,众人一同入殿。
因后土娘娘这位万劫不灭的教主亲临。玉清三帝君和上清二天尊皆不敢占据主席,只得让后土娘娘在天帝御座畔设后土帝座,独自坐着。
看到五人站在殿内,后土笑吟吟道:“罢了,本宫不是不讲情理的人,你们也坐吧。”
多宝二人脸上闪过尴尬,南极帝君谦恭道:“师叔当面,我辈岂能入座?若老师听闻,定要治我们一个不敬师长的罪名。”
朝会殿乃七十二殿之首,又名凌霄宝殿,乃天庭众神万仙朝会之地。在此只有六御上帝的帝座,后土让众人坐下,任鸿三人倒是好说,但多宝和金灵只能站着。
因为此殿之中,根本没有他们的位置。
任鸿反复琢磨体悟,隐约觉得后土娘娘这是敲打上清派。
果不其然,后土见五人站立不坐,直接入正题。
“玉皇转世,天庭不能无主。你等准备如何操持天庭?”
多宝道人看向对面玉清三帝君。南极帝君对他微微一笑,道人心中转了千百个弯,最后道:“玉皇转世,天庭诸事自然由南极、紫微、青玄、勾陈四帝执掌。至于调控万神,坐镇大罗天。弟子不才,愿持上清符箓暂代。”
然后,他提了几个具体方案。
后土轻摇鬓首:“不好,不好。其一,玉清三帝君虽在,但紫微帝御缺位。虽然金灵丫头坐镇坎宫,能调动群星,可到底不如帝君本人。”
提及紫微帝君,任鸿脸色又是一变。
自然,他是想到宿钧了。
若是宿钧不死,这位置自然该是他的。
转念一琢磨,他对当年三清约定的方案有些不满。
自家师兄弟三个登基帝座,都是凭借自己努力。凭什么碧游宫什么都不干,直接把紫微帝座拿走?还有玉皇?他们对天地有何等功德,也配统御诸神,执掌权柄?
宿钧庇护人族一脉,亦是人族,命合北辰。他归来后入主紫宫,号称北辰紫微,才是正理。
至于玉皇,任鸿根本就没打算让玉皇归位。不断轮回中的玉皇,全当为众生祈福,这才是他的“功德”。
“再者紫微帝君权柄广大,除却日月星辰,亦管理人间河山,风雨雷霆,乃万象之主。本宫知晓金灵手段,调度群星,做一任天后尚可。但无力主持紫微帝座。”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看文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至于多宝你,你统御大罗天?你连天乾之身都不是,如何服众?”
“那依娘娘之意……”
“索性天庭初立,事物不多。不若将天庭降格,命诸神下界治理大地。”
“一来诸神能护持众生再度恢复文明。二来,也可在人间挑选人王暂掌神权。三则……”后土笑了:“大地距离幽冥近,本宫亲自盯着,想来天庭乱不起来。届时四季轮转遂大地而行,甚是美哉。”
任鸿听着后土的话,有诸多疑问。但想起后土刚才的提醒,闭口不语。
南极帝君和青玄帝君同时迈步,然后彼此对视,南极帝君稽首道:“娘娘思虑周全。只是天庭以九天为根基,岂能下降人间?”
这又不是伏羲时代,人族圣皇化身天帝号令天下。
在仙道的理念中,人神混居只能维系一段时间。接下来,必须天人相隔,以分两道。
这一点不仅是玉清,还是上清,立场一致。
玄神剑
金灵圣母亦道:“四季轮转不在地,而在于天。是北斗星勺转动,排布四季时序。”
真把天庭搬到人间,怕不是六御之中后土独大。若巫教能影响人王,更会加强巫教对天庭的渗透。那样一来,天庭归属又要两说了。
任鸿站在末席,努力思考这些勾当。
的确,天庭的水很深。他这新晋帝君还是别插手了。安心看戏,看戏……
后土、上清、玉清都有自己的立场。其中玉清两位帝君的立场很简单,照顾小师弟。
今夜有鬼來敲門 孤好夢中殺人
这是元始天尊的要求。
比起这一量劫所谓的帝君之位,玉清一脉这一量劫的主要目的,是尽可能保全门人的同时,推任鸿、纪清媛这些大罗道种跨入真道。助青玄大道君更进一步,迈入教主层次。
比起这些,其他利益都是次要的。
但任鸿的勾陈道统和天庭分不开干系,所以两位帝君必须帮他争取利益。
青玄瞥了一眼旁边吃瓜看戏的任鸿,心下叹气:这小子一点都不体恤。若非为了他,我何必这时候跑出来折腾?自己闭关参悟清微大道,不好吗?
到头来,众人勉强达成妥协。
六御格局暂时摒弃,玉皇、青玄撇开不谈。天庭由天皇勾陈、南极帝君、后土娘娘以及替代紫微的金灵圣母负责打理。
“也就是老一套的四御格局,大家各自开辟神府治理众生。至于彼此间的磨合,回头神仙杀劫再看手段吧。”
神仙杀劫,原本就是调节天庭矛盾的一个转移点。天庭缺人了,通过神仙杀劫补充。天庭内部争斗太多,通过神仙杀劫进行代理人战争,从而胜利者占据主导。
总之,在天庭确立后。这个帝纪的游戏规则就必须根据神仙杀劫、王朝更替走。
众人商议妥当,后土掏出一卷书簿,招来后土一系的鬼神,在天庭建立后土宫,主持人间生死事宜。
金灵圣母和上清门徒打造紫微宫,又开始册封星君,执掌人间生死福祸。
南极帝君立神霄府,玉清仙家们化作一尊尊雷神,开始运转九天雷劫,划定仙道劫数。
漫步韶光
至于任鸿的勾陈宫,统筹天庭军队。幸好任鸿在上一劫弄出灵甲体系,只需将灵甲赐给精怪,便能提拔天兵天将。
“师弟,我帮你督造勾陈宫,你去找些精怪上天,点化为天兵。”青玄:“太阴星有帝流浆,最擅点化精怪,你可去讨要点。”
帝流浆?清虚府?
那不是又要见到幽月了?
任鸿表情古怪,显然不乐意往太阴星去。
想了下,他转而返还人间五莲仙府。
“菡萏,你和如月奉我帝旨,去太阴星求取帝流浆。”
接着,他又去昆仑寻纪清媛。
“师妹,我要在天庭开勾陈宫,你助我拉拢昔年神宫诸神。”
然后将董朱、齐瑶从西昆仑、南昆仑拉出来。
“董朱,你去一趟炎谷。请她们母女召唤人间羽族,选拔禽鸟菁英。”
南离仙子下界和凰公主相认。任鸿跟她俩更是尴尬,尤其是中间隔着一个董朱。
董朱嫌弃地看了一眼任鸿,化作虹光赶赴炎谷。
自打董朱和凰公主正式成为道侣后,任鸿和他们夫妻的关系就开始尴尬。随着南离仙子下界更麻烦了。
自家好兄弟和自己丈母娘不清不楚。这叫什么事啊!
至于齐瑶,任鸿对她道:“瑶妹,你去人间走一遭。若是有合适的人族,也可点化成仙,送上勾陈宫为官吏。”
齐瑶疑道:“我前番看到那么多玉清仙家上天,难道还不够用?”
“那些仙家都是当大官,而且两位师兄的神府人手都不够,我哪好意思讨要人手?”
灵寿子的人都是玉清神霄一脉的弟子。青玄的人出自青玄一脉,任鸿这洞真一脉的小师弟,得两位师兄照拂,哪里还能找他们要人?
“洞真一脉,难道天宝大师兄就没什么说法?”齐瑶恼道:“人家三宫气脉相连,一团和气,总不能鸿哥你这一边的大师兄不管不问吧?”
任鸿叹气道:“大师兄常年不理外物,我能如何?只能自己奋斗了。总不能跑去玉虚宫哭诉,说我在天庭门下无人,求老师大开恩典,让我从昆仑招募人手吧?”
“小子,既然敢在背后编排人,怎么不敢当面过来?”
突然,任鸿耳畔传来苍老的笑声。
天宝局道:“也罢,你去找玉阳子。咱们洞真一脉的人手,让你挑几个就是。”
任鸿露出喜色,遥遥拜谢玉虚宫方向。然后求玉阳道君收了几个门人,接着又把玉柱、黄龙等师兄的弟子刮了一个遍。
末了,又去北昆仑拉了一群仙家上天。
接下来任鸿用五十年功夫,总算把勾陈宫搭建出来。
这个勾陈宫可不单单针对九州,而是管理人间十五洲的一切兵戈事宜。
凡人们的战斗,勾陈灵官需要隔空相望,进行规模把控。妖兽灵修的斗法,勾陈神灵需要暗中记录,避免损伤河山。甚至碰到大妖魔头出世,勾陈一脉还要派遣天兵天将围剿。
毕竟天庭兵马,全都在任鸿这边。
这也是南极青玄和后土、金灵谈判的底线。
青玄可以不管事,不插手人间,不管理地府。但是,任鸿必须掌控天庭兵马,是拥有实权的天庭兵马大元帅。
只要把持兵权,纵然玉皇归来,也不能削掉任鸿的权柄。
就这样,悠悠百载过去,终于有一日,天空北斗群星闪耀,姬辰降世人间了。

gc7en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玉虛天尊 線上看-第六百一十一章水漫金山閲讀-nrr3z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极地妖洲在女娲界扩展后,各式各样的妖兽肆意繁衍。如今妖兽数量比扩展前,足足多出一倍。
一行五人驾驭椒图龙船飞在云空。龙船自动变化为椒图神兽,驮负众人乘云而走。
夙沙氏唉声叹气,坐在边缘自闭。
“行了,我又不会吃了你。”宿钧端着茶杯过来:“来,喝一杯。反正你也没事,权当陪我们玩耍呗。”
夙沙氏心道:说得好听,但实质上是你们玩,我负责做饭。这哪里是陪你们玩,分明是给你们当小厮长随。
任鸿受后土之托建立长洲。但他一路不慌不忙,拉着众人在海上玩耍,足足花费三日才来到妖洲。
这三天,夙沙氏给四人当庖厨,烹饪各种海味。
任鸿还美其名曰:“毕竟你是此道行家,我们这些人的厨艺不能跟你比。万一我们做的饭菜不合口,岂非薄待你?”
不,我真希望你们薄待我,也让我省些功夫。
四代迟迟不肯接过茶杯,宿钧手僵在半空,不远处的焦顼轻咳一声。
夙沙氏回神,连忙用双手接过茶杯,对宿钧恭敬道谢,还对焦顼露出一个笑脸。
哎,算了,就当欠他俩的。不过等下一劫,等我加入巫教后,再来找你们好看!
天道永仙 刀鱼
……
任鸿观望下方蛮荒大地。
不远处,赤水缠绕的高山之巅,有朱厌神兽对天嘶吼。山脚下,一群人面怪鱼在溪水中飞跃。
旁边一座山,有四翅妖蛇王吐纳内丹,身边围绕着一**合中的蛇群,吸纳它逸散的妖气。
还有什么天马、蛟龙、鹏鸟、玄龟……
极地妖洲的人迹罕至,完完全全是一处妖族圣地。
但是在这里,杀戮也频繁出现。
一只八足天马走到一棵大树下歇息。突然无数根茎从树下窜出,将天马刺死后吸干血液,然后天马被大树埋入地下。
可大树刚刚把土壤恢复,天空一团火焰喷下,毕方一瞬间焚灭大树,将其木精夺走……
“任鸿,你要从妖洲划定长洲土地,可想好从哪着手?”宿钧推了他一下:“我看,不如……”
“青丘?”任鸿扭头,看到迎风而立的另一个自己。
“果然,你也这么想。”
青丘狐族,因当年天狐仙子之故,任鸿宿钧对狐族留有一些善念。这次来妖洲划地,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
“此外就是南离老母的凤凰族领地。反正妖洲已经没有凤凰,那就把他们的祖地统统圈走。至于不够的,再弄一些原始森林也就是了。”
虽然妖洲物种丰富,灵兽繁多。但任鸿嫌弃此地杀戮过重,没打算弄凶猛恶兽去长洲。
他设想中的长洲,是一处仙家圣境。整座仙洲生长琼树瑶草,有各式各样的灵兽栖息。最好,还能弄一些仙女打理花草。
“对了,回头你若愿意,在长洲设立一仙宫,权当你的别府。”
宿钧听后,喜笑颜开:“那敢情好,我正羡慕你的凤麟洲。日后你跟清媛师妹神仙眷侣,多么逍遥快活。”
说着,他打量任鸿神情。
任鸿对他的话没有反驳,宿钧心中马上有谱。
到底是今世认识的人,她和其他人的差距,也就在这里了。
“那个文鳐鱼,我要吃那个——”
空间基地军火商
身后,响起风天越的喊声。
二人同时扭头,见风天越拉着焦顼,指着下方一个水潭,颐指气使对他说:“中午吃烤鱼,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帝国甜婚:求娶天价小蛮妻 安缨
风天越性格开朗,只要不涉及三代,一切都好说。虽然一开始看不惯焦顼,但一路相处,两人关系渐渐缓和。
焦顼固然出道晚,可比起任鸿、宿钧、风天越这仨转世的天皇阁短命鬼,反倒是焦顼这辈子活的年纪最长。
他这一世活了两千年,任鸿三人前世今生的年纪加在一起,每个人都不足千岁。他仨总数才能勉强压过焦顼,少一个都不行。
焦顼被风天越晃了一阵,认命似得操控椒图神兽,寻找降落地点。
“就是这个吧,四代,你准备工具,我待会儿去抓鱼。”
“不不,我来吧。”风天越自报奋勇:“区区几条文鳐,我来就好,你歇会儿。”
闻言,焦顼脸色一缓。
算了,姑且当鸿钧的儿子养。伺候两个大祖宗,再添一个小祖宗也没差。不过说起来,他跟那俩的脾气是真像啊。
从风天越身上,焦顼能看到不少颛臾的神态。对这刁蛮任性的少年郎,多了几分爱屋及乌。
风天越见焦顼上道,对这焦家祖师更加顺眼了。
当然,如果他知道焦顼把他当“儿子”看,少不得把浑天戟拿出来磨一磨刃。
任鸿和宿钧相视一笑,他俩乐得焦顼和风天越处好关系,不然他们夹在中间太难受。
至于夙沙氏卖苦力,不在这两位考虑范围内。
任鸿:“嗯,是没有得道的文鳐,我也能吃。”
灵鱼没有化形,没有得道,吃起来毫无忌讳。
当然,对几位天皇阁主而言,得道成精的妖兽吃起来也没多少压力。如四代阁主,人家连魔君都能烹饪,何况区区一群灵鱼?
也就是任鸿入了昆仑派,要持戒修行,稍微有些忌讳。
……
椒图落在水潭畔,风天越跳入水中,甩出一根吊线探入水中。
任鸿目光微动,默默颔首:这小子的修为又精进了。
那只是一根普通的细线,但在风天越手中舞动,无数银光布满水下,犹如一张大网将几十条文鳐全部抓来。
文鳐说是鱼,却与禽鸟相似。白首朱嘴,鲤鱼一样的身体还长着一对鸟翅。
宿钧坐下来点火:“你们吃鱼,我吃翅膀。”
“好嘞。”风天越专门选了几条翅膀厚实的,然后把其他文鳐放生。
夙沙氏拿出各种工具,开始清理文鳐。
焦顼难得不用干活,索性在后头和任鸿说话。
看到任鸿盯着远处一座妖气森然的高山,他不禁问:“怎么,你担心它?要不,我去把它斩了?”
那座山中有一头三首黑蛟。它扒在洞穴口,盯着这边的五人。
蓦地,它心头一寒,不知为何感觉大难临头。
“无碍,我只是好奇极地妖洲现在有多少位妖王。”
按照原本的划定,妖王称号都是顶级真人或者道君。但新体系后,跨入三天历劫层次的妖兽就敢自称妖王。
极地妖洲这边在数量暴涨后,反而陷入一场混乱的内斗。
焦顼收起杀意,远处蛟龙默默退回巢穴深处。
群神乱吾
“妖洲种族繁多,三清境中有好些妖神得道的天尊垂青彼等,偷偷留下传承。”焦顼给任鸿讲述三清境中的情况。
三清境虽然是三位教主的道场,但并非都是三位教主门徒。当初诸仙大圣联手,只为对付天皇。
如今天皇威胁削减,各路大圣也开始彼此间的内斗。
神兽异兽得道的妖神,三清教主的嫡系门人,游离三位教主之外的其他仙道高人,古老时代留存的古神……
“三位教主下旨把各路天尊统统招走,背后也有妖神推动,为了庇护他们在人间的子孙。”
若是留着那群仙道天尊在人间,回头人间还有妖族存留之地吗?
任鸿到底是本界认可的勾陈帝君,也被众生称作万妖之主。闻言,道心隐约触动。
自己这趟行走妖洲,不单单为游玩或者建立长洲。或许,自己也要解决人间的这些分歧。
“对了,你知道么?那些妖神曾经有个‘山海界’计划。”
“怎么说?”
“人间仙道大昌,他们担心子孙受到欺凌。打算将极地妖洲化作一界,用来庇护妖族。嗯……就跟东华帝君的‘三岛十洲府’相似。”
何止妖神和东华两家,佛宗原本也打算在西荒之外再辟佛国。可后土出手拆掉整个人间九洲八荒,彻底打乱所有人的计划。
未来东华帝君除却三岛仙山外,顶多只能把影响力传播到东胜神州。而佛宗在后土撕裂昆仑与西荒后,佛宗只能在西牛贺洲传道。
听到这,任鸿触动天机,明悟道:“后土娘娘让我建立北部大洲。正好回头将这些妖族放逐过去,让他们自行繁衍,留下妖族一脉,也算我这勾陈帝君一视同仁,慈爱众生。”
勾陈帝君经天纬地,自然不能仅仅着眼于人族。三界十方一切有情众生,俱在帝君权柄之下。
原本任鸿没有情根,合道之心恰如其分。现在借用纪清媛的情根,行事难免乱了章法。
幸好纪清媛性情原就和任鸿肖像,所以大体上不失原来水准,能勉强一碗水端平。
焦顼笑了笑,没有多言。
“喂,已经烤好了。你们赶紧过来吃。”
伴随宿钧的话,烤肉的香气慢慢飘逸过来。
任鸿二人走过去,拿出椒图龙船上的仙果琼浆,五人再度开始野餐。
……
宿钧啃着翅膀,忽然想起一事:“话说,咱们已经进入妖洲地界。但怎么不见佛光,只有妖气?不是说,佛宗派人整治妖洲?这就是结果?”
当年妖族气运被削了七成,但现在看,妖族气运之昌,不比中土差多少。
“佛宗驻地在另一边。”任鸿掐指一算,沉思道:“啊——白素也来了。”
佛宗妄图将妖洲转化为地上佛国,将各路妖王化作佛门护法天神,引得两大势力火拼。
玄门碍于昔年约定,只能派遣一些弟子过来帮忙,勾陈神庭来人便是白素仙子。
此时,她正带一群神将坐镇金山寺。
最強修真屌絲
任鸿快速吃掉一条鱼身:“快些吃,我算出白素有些麻烦,要去金山寺帮她。”
……
金山寺位处妖洲泰奇山,乃法海雷音如来传承。
寺庙外,大水淹没群峰,将金山寺团团围住。幸好寺中有佛祖舍利,一道道佛光化作金壁将洪水阻挡在外。
白素和一众勾陈神将站在大殿前,她轻叹:“北地妖王神通广大,竟将北海之水引来。这是要彻底覆灭此地人族吗?”
她对金山寺不敢冒,但金山寺后面的村落里,有佛宗专门从中土带来的凡人。
这些凡人来自中土,他们带来中土文明的习俗。其中便有祭祀勾陈诸神,所以白素才会率众赶来金山寺。
“善哉善哉。”主持从庙中走出:“白素道友,此番妖王无支祁掀动大水,烦劳仙子出手助我辈除妖。”
看着这位主持,白素面无表情。
她已经斩断昔年情缘,但这人跟她缘分纠缠太深。哪怕一仙一佛,一天南一地北,竟然还能碰面。
白素不吭声,身边的青蛇仙子快言快语:“大和尚,凭什么让姐姐出力,你们坐享其成?你们金山寺才是人家攻击的主力。我们这些人来,只是为了庇护我们的信徒。至于你们……你们去请你们家的雷音如来,让他出手。”
主持念了一声佛号,慢条斯理道:“仙子不知,雷音祖师是我家佛主七大化身之一。目前正和北地十三路妖王斗法,难以分身。”
“是吗?医王大和尚亲自来了?”空中雷音震动,任鸿的笑声传入白素耳畔。
白素神色一惊,立刻大喜:“帝君,您怎么来了?”
空中龙船现身,任鸿一行五人降落。
在外人面前,白素带着神将们行礼,给任鸿做足礼数。
对此,任鸿自然不能说,我拉着两位天皇阁后辈和昔年好友,一起出来旅游。
于是,他面色悲悯道:“妖洲之乱持续数百载。我家信徒屡受侵扰,这次本君携好友前来,特为解决此地恩怨。”
然后,他对金山寺主持道:“今朝洪水之厄,尔无须担心。本君自为你解厄。”
他看了一眼焦顼。
焦顼耸耸肩,漫不经心道:“已经解决了。”
瞬间,外面的洪水立时退去,一只水猿被水蓝色剑光钉在大地。
焦顼:“我见他修为不弱,稍微留手。你看,要不要收入麾下?”
“左不过一个水妖。”任鸿扫了一眼,遂不在意:“既然你都手下留情,那就暂时封印镇压,待日后化去戾气再出世吧。”
他随手一指,天道法则化作一尊黄巾力士将无支祁拿下。掀开远处一座大山,镇入山底。
数千年后,无支祁破封出世,跑去中土世界寻勾陈帝君晦气。恰好遭逢九州大洪,他一时兴起,又化作本相在水中作恶。岂料彼时人王大禹神通盖世,再将他镇压与淮河一地。
随手解决金山寺之厄,任鸿对白素道:“你去帮我串联各路妖王,告诉他们。我要重新划定各妖族地盘,重定妖洲秩序。要是不来,直接族灭。”
接着,他从宿钧手中借过来万神钟,轻轻敲了一下。
“我已经解了医王大和尚的麻烦。回头告诉你们家祖师,差不多就够了。回头你们佛宗老实发展西牛贺洲。北边的事,别乱掺和。”
虽然当年是青玄大道君和定光道人立下约定,昆仑帮佛宗建立佛国。
但现在的昆仑掌教是任鸿,他对前任的约定可没打算全盘接受。再说,两个当事人都不在,这约定还有多少效力?
天空,传来一声叹气。
医王大和尚显化药师如来相:“帝君,纵然不能拿下半数,但我家在妖洲现有的地界,总不能还回去吧?”
“当然。现在的佛宗地盘算你们的。但其他地盘,全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