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527章 維京步兵大戰諾森布里亞騎兵看書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微凉而阴森的森林里,马匹的喘息渗着阵阵白雾,整顿好装备的战士纷纷骑上马。
他们已经将矛头擦得锃光瓦亮,裹着纹有图画的牛皮的两面马盾护住骑手的左右大腿。长剑和手斧挂在皮带上,每个人身披锁甲。
铁皮头盔的羽毛被露水浸湿,骑兵战士人人都感觉潮湿的不适感。
大家正面临一场骑兵突袭,虽然战士们在平日里有着练习,奈何大部分人是真正意义上的首次上战场,固然在国王面前他们高举宝剑发誓奋战,真的到了战前,谁能不紧张呢?
骑兵队长阿斯顿攥着缰绳,另一手握紧骑矛。
他审视自己的战士,愤愤道:“我看到一直强悍的军队!那就是你们!现在跟着我冲击!不要畏惧,就让铁蹄踩死他们!走吧!”
阿斯顿没有再多言,他看到了一些年轻战士不经意间流露的胆怯,然而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队长已经在行动,其余战士纷纷跟上。
一百五十骑的战士沿着通向林迪斯法恩的林间路前进,马匹保持着轻快且比较轻松的速度,战士吃了面包,马匹吃了麦子,人与马的状况都很良好。
追击的行动远比阿斯顿想得顺利,他觉得自己的追击之路会遭遇抵抗,实则如同一场快速的郊游。
他希望追上那些袭营的敌人,为死去的人复仇,更重要的莫过于将之斩杀避免其逃回去报信。
真是的情况呢?那二十个维京人拎着滴血的斧子故意在原始树林里穿梭,他们生怕被反攻的敌人抓住杀死。毕竟,他们一伙儿是跑出海边营地打猎的,手上的家伙简陋不说,人手也实在太少了,纵使是勇敢,和敌人纠缠厮杀结果还是被万剑扎心而死。
维京人没有走明确的道路,徒步在林间穿梭更显得磨蹭。
家族首领打算向兄弟们说明敌人大部队乍现的灾祸,可惜已经太晚了!
这一刻,骑兵的机动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士兵们,就要到海滩了!我们将在海滩上前进,即将抵达修道院。”
“你们都要小心!也许敌人的营地就在海边!”
“准备好骑矛!就像演练的那样冲过去!”
“矛一旦折断就放弃,拔出剑来砍杀他们。”
……
阿斯顿说了一大堆,他不求手下人全都听明白,毕竟现在的状况消息无法落实整个骑兵纵队。
他的命令只能精确传达给身边的人,实则这就够了。
他一马当先,身边十多骑紧缩其后,给予后方骑兵一个极佳的示范。
战斗总在非常突兀的情况下发生!
时间仍是拂晓,第一缕阳光仍然羞涩的藏在海平面下,东方的海平面出现了淡淡的黄色。
前些天才下过雨,明明是夏季,凄凉的风惹得维京战士睡觉并不安稳。
大部分维京人就在海滩的树林边缘处扎营,他们纷纷被惊飞的鸟群,以及大地的奇怪震动所吵醒。
不久,一群在林子里扎营的兄弟惊慌失措地跑出来。
他们在大吼大叫。
“不好啦!敌人来袭!”
“兄弟们快起来,迎战!”
当听得异常警报的人们纷纷爬起来,他们还没弄清具体的情况,突然间便是一群庞然大物从林中窜了出来。
那是一群横冲直撞的野猪?!
不!是骑马的人!
当维京战士大惊失色,慌忙中捡起盾与剑之际一切已经有些晚了。
诺森布里亚的骑兵队,一杆杆长矛对准敌人。
此刻的队长阿斯顿大喜过望,虽然他震惊地看到数量惊人的敌人在海边扎营,而不远处的修道院明显被大火焚毁成了齑粉,屠夫破坏者现在浑身是破绽,自己的骑兵完全可以发挥最大战术效能。
骑兵队自然的组成双层的比较松散的骑墙,马匹势大力沉撞过去。
开始有试图迎战的维京战士直接被撞倒,又被后续的骑兵的铁蹄踩断肋骨暴毙。
亦是有人被长矛戳穿,而骑兵在完成击杀后就松开了收,顺势拔出自己的剑继续骑马战斗。
骑兵队如海啸般冲刷毫无准备的人,那些营地太靠近南方,也就是骑兵杀来之处的巴尔默克维京人,当场遭遇到重大伤亡。
多达五十人在第一轮冲击中被踩死、刺死。
不过更多的维京人则连滚带爬地向后方狂奔,甚至有人两手空空地逃跑。
“停止吧!”阿斯顿高高挥舞起铁剑,勒令已经失去冲击力的骑兵队整顿,骑兵战士闻讯后纷纷暂停攻势。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看似荒唐愚蠢的行为客观上导致了一度被大懵的维京人有了喘息之际,他们开始布置起盾墙,紧张或者说是惊恐地面对他们闻所未闻,甚至发挥想象力也无法想象出的可怕敌人。
巴尔默克人根本就没见过任何形式的“骑兵军团”,相当多的年轻人连马匹都没见过。设得兰的渔夫倒是见过马匹,可他们的概念里骑马本身是一种困难的事,这群突然杀到的敌人居然全都在骑马作战。
对于难以理解的敌人,维京人保持着警惕,他们不知道敌人为何突然停下来,也许是在准备另一轮进攻?也许是如此,但是如果现在选择逃跑,把后背对着骑马的敌人,一名奥丁的战士就会丧失全部的光荣。
“兄弟们稳住!不要怕他们!我们保持盾墙,他们就奈何不了我们!”有家族首领大家嚷嚷,在危机中安定了部分人心。
也有人嚷嚷:“快点通知比勇尼和盖格的人,让罗斯人也来。”
话音刚落,又有人吼道:“不要想他们了!罗斯的留里克蛊惑一些兄弟要做乌龟,他们要防守,是不会轻易来帮我们。”
“那就守好盾墙,我们缓慢推进,把敌人挤压包围全部杀死。”
这着实是一个好主意,开始有人缓速向前移动,此刻已经形成整体的盾墙正又变成前凸的形状。
另一方面,骑兵队长阿斯顿咬紧牙关,他的命令的确不是出于懦弱,或是什么脑子进了水。
他所学的是当今时代的法兰克骑兵战术,所谓面临整顿好阵列的敌人,贸然的冲撞会造成马匹的大规模损失。
对于王国,任何一批骑兵用马都是精选出来的,再说整个王国的马匹数量也是有限。
每一匹马都是重要的,他亦是惊讶地看到敌人竟在海岸派出了一道由巨大圆盾构成的城墙,就更不敢轻举妄动!
“该死!这真是如同罗马人遗留的长城!”他不禁感慨。
有身边的亲兵持矛询问:“大人,我们是否冲击?”
“冲!你带着第一队去冲,第二队、第三队待命!”
国王艾恩雷德的骑兵队有五百人,如此编织相当于一个略有缩水的法兰克版本的骑兵旗队。
奈何常年内战、生产力水平糟糕的诺森布里亚王国是真的穷(修道院除外),国王缺乏财力继续扩充自己的骑兵部队。
国王将骑兵队编为十个小队,此行他就带了三个小队,现在全部交给自己忠诚的骑兵队长参与到这次战斗。
第一队的五十骑气势汹汹冲上去,惊得形成宏观突出部的维京人阵线急忙缩了回去。
“兄弟们不要怕,用盾护住身子。”
“带矛的兄弟伺机捅死他们。”
“不要让他们撞破我们的盾墙。”
维京人自然而然觉得敌人要冲阵,实则情况根本就不是这样。
诺森布里亚的骑兵采取经典的法兰克战术,他们已经收回了战场上的矛,拎着带血的矛冲到维京人阵线边,故意保持一个木杆的距离双手甚至是单手持矛,去戳死盾后的敌人。
有维京人被直接刺穿划破脖子,一有人胸膛被捅出血洞。
盛夏光年爱源不变 幻绿影梦
和法兰克骑兵人人披锁子甲完全不同的是,巴尔默克人只有极少部分披有锁甲。
大部分人只是披着兽皮,当做衣服用的皮革起到了一定程度披甲的作用,却奈何不了骑兵的矛。
混乱中的人们在大喊,希望后面的持矛兄弟戳死敌人。后方的兄弟也不是看戏,他们苦恼于自己的短矛在现在的作战中真是太短了。
开始有暴怒的维京战士脱离阵线,勇敢者手持盾与斧头,誓要砍死一两个骑兵。
此举正中诺森布里亚骑兵下怀。
个别的战士脱离阵线,完全成了重点打击的靶子。
战士想要劈砍马匹,然经验丰富的骑兵迅速机动,接着一个冲刺,挥剑将之砍死。
有持弓的维京人试图射杀对手,奈何弓手数量太少,而来骑马的机动灵活的像是鱼。
到底维京人兵力占优,他们开始尝试反击,而敌人居然骑着马全都跑了。
刚刚鼓起来的勇气又削弱下去,须臾第二波骑兵又冲了过来。
一度变得松散的阵线又聚集成了乌龟壳,刚刚遭遇到的祸事,维京人不得不再经历一次。
战斗居然如此窝囊!那些敌人不敢堂堂正正厮杀,可谓遭到反击就纵马逃跑!
陆续有维京战士被杀,而几个回合后,仅有一名骑兵被杀。
马匹被砍倒,骑兵战士被暴怒的维京人剁成肉泥。
但就交换比而言,诺森布里亚骑兵占据极大的便宜。
战局变得极为微妙,现在最真实的情况是近六百名维京人对阵一百五十名诺森布里亚骑兵,似乎留里克和真切听命他的战士就在作壁上观。如此占据,维京人的兵力优势根本体现不出来。有人想发动反击,奈何一双脚如何去追骑兵?!更糟糕的莫过于一撮人脱离队伍,就会成为骑兵们重点打击的对象。
如果战斗如此状况持续下去,维京军队早晚被这群机动的骑兵折腾得身心俱疲。而这恰恰是骑兵队长阿斯顿渴望看到的,敌人疲惫后再面对王国的大部队,胜利属于诺森布里亚!
穿越做你的小书僮 晓鑫紫
大概是这样吧!
然而,天上掉落大量箭矢和石块,阿斯顿眼睁睁的看着完成一轮袭扰任务的小队,在奔回后方的途中中箭落马。更有甚者是马匹大致被石块砸中,骑兵当场摔得人仰马翻。
这是什么情况?!
是留里克!维京人的反攻开始了。
视角放在留里克这里,当他被混乱的喊杀声吵醒,就第一时间钻出自己的建议帐篷。他急忙跑到安放扭力弹弓的土木台基,赫然看到了骑兵队!
比勇尼和盖格的人陆续苏醒,设得兰人也纷纷拿起武器。
就像这两天演练的那样,大家纷纷拿起充当长矛的木棍,等候留里克的号令。
比勇尼、盖格二人急忙登上台基。
“这是什么情况?那些骑马者全都是敌人?我们到底和谁在打仗?”比勇尼惊慌问道。
阴阳眼之灵媒 李木米
盖格亦是质问:“我们怎么办?我看到有些兄弟被那些骑马者杀死了。”
留里克竭力保持着淡定,平心而论他不认为这群巴尔默克人的阵线会被一众数量不多的骑兵冲垮。他感觉到世界的荒诞,诺森布里亚王国表现得像是待宰的肥羊,怎么现在如此之勇?敌人居然还有骑兵部队这等大杀器?!
“我们……先看看情况。”
“为什么?”盖格非常慌忙,“兄弟们没和这种敌人打过仗,很多人会死的!”
留里克立刻扭头,苛责质问:“我们可曾和他们交过手?难道你要我放弃现在的阵势吗?听着,我这套阵势就是专克骑兵的。”
比勇尼拍拍盖格的肩膀:“听留里克的意见,我们等!”
“这……要做懦夫。”
盖格愤怒归愤怒,理性考虑他的瓦斯荷比的兄弟们是不能有损失的,他根本损失不起,既然留里克有打骑兵的手段,自己保持安静最为合适。
战局的转变正不利于维京人,留里克等人站在相对高地,他逐渐看明白了敌人的套路。
“居然不是骑墙撞阵?!怎么到了阵前就开始耍长矛了?亏我还准备了矛墙想捅死你们。”
留里克觉得有些高看敌人,他再仔细想想,恐怕西欧重骑兵的经典冲撞破阵战术,这一时代的他们还没有想出来,亦或是武器水平跟不上。
“快看,有些兄弟脱离真强逃跑了。”盖格伸手指着说。
“懦夫!”比勇尼愤愤道。
“懦夫?我看我们待在这里,已经被前面的兄弟骂做懦夫无数次了。”
“盖格!这都是留里克的计谋,我觉得很正确。”
“我们应该帮助他们!”
留里克脑子实在有些乱,他猛地怒吼:“别吵了!”
说罢,他就俯视待命的耶夫洛,吼道:“耶夫洛!带着人拉走全部的公牛投石机,进入射程砸死他们!你再去喊设得兰人,你要带着我们全部的弓和十字弓,增援我们的兄弟!”
一瞬间耶夫洛竟慌了神:“大人,我们不驻守阵地了?!”
“呸!耶夫洛,敌人一定还有大部队!你现在带着人驱散那些骑兵,快去!不要磨蹭!”
“是!”耶夫洛随机招呼自己的伙计们:“跟我走。”
留里克这边刚刚出动,将投石机拉到相对合适的范围,便开始投掷石块。
持弓的设得兰压上距离崩溃已经不远的前方维京战士,抛射大量箭矢驱赶骑兵。耶夫洛干脆带着自己的十个佣兵兄弟,拎着钢臂十字弓直接窜到战阵第一线。
援兵的出现给予大家巨大的振奋,奈何敌人骑兵的攻击不减。
纵使有了损失,骑兵队长阿斯顿觉得己方伤亡实在是小,现在虚弱疲惫敌人仍是第一要务。
明知敌人在放箭、扔石头,又一轮攻击开始了。
五十名骑兵举着长矛趾高气昂向前冲,耶夫洛等人虽然本能的有些害怕,不过大家看到那些马匹的胸膛似乎什么防备都没有,顿时放心。
“听我命令!射击马匹!预备!发射!”
一声令下,十一支很重的弩箭飞射出去,当场击中多达八匹马。
箭矢大部分没如马匹的胸膛,甚至刺穿了心脏。马匹轰然跌倒,骑兵也是重重摔倒在地。
骑兵小队长完全懵了头脑,剩下的骑兵纷纷勒紧缰绳。
“有情况!快撤!快点走!”
虽然有些可耻,生怕被某种武器全歼的小队长急忙宣布撤离,其他骑兵纷纷调头。
突然的死亡,远处的队长阿斯顿惊得直接坠马。他爬起来后,赫然看到自己跌倒的骑兵正被敌人砍杀,剩下的骑兵全在撤退。
“有情况!停止进攻!我们暂时撤离!”
阿斯顿本人下达撤退令,处在震惊中的骑兵们急忙跟着队长的马匹窜入林中。
见得敌人可怕的骑兵突然消失了,被其折腾得叫苦不迭的维京人,终于长舒一口气。
现在,打了很多胜仗已经非常膨胀的巴尔默克维京人,他们如同挨了一闷棍,现在全都清醒过来。
因为在他们的身边出现了许多兄弟的死尸。他们开始试图收殓尸体,却被留里克派来的耶夫洛本人直接禁止。
“你们在干什么?为何不来支援?”
“你坐看兄弟的死!现在还不让我们收殓?”
……
各种苛责的话语比勇尼都能想到,而他一句话就镇住了所有人。他仗剑怒吼道:“你们忘了被杀的敌人探路者说了什么?敌人有两千人!他们人很多,可能很快就要杀来!我们撤到留里克那里保持阵线,决战很快开始!”
听得,开始有家族首领带着自己人后撤,其余人见状顾不得那么多。
正在此刻,二十人突然从西边的林子窜出来,他们光着背,以胸膛的纹身证明自己的友军。
他们一边跑一边嚷嚷,直到窜入阵营里说出可怕的事;“数量非常多的敌人正向海滩移动,我们早想说明情况却担忧被敌人骑兵的攻击。我们的描述千真万确。”
似乎一切都是顺利成章,这片已经被鲜血浸染的海滩正沐浴在血红的黎明下。
进日的朝阳是否红得过分了?!
维京人全力撤到留里克布置好的阵营处,等待一场将被奥丁(太阳)见证的厮杀。

eg5de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留裏克的崛起笔趣-第520章 侵入林迪斯法恩鑒賞-cfeel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林迪斯法恩,这个地名对留里克来说非常陌生。
实际呢?这个修道院故意健在偏僻的近海潮汐岛处,修道院里蕴藏着许多财宝,但教士仍旧秉承信条,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
此地当下就是诺森布里亚王国最重要的宗教中心,它四十年前被卑尔根维京人洗劫一番后,王国将之重建。
吸取了上次防御一摊稀烂的惨剧,王国也开始非常罕见的用当地比较容易获得的花岗岩将之加固。
距离那场灾祸已经过去,最年幼的亲历者如今也几近人生暮年。那些昔日的教士,他们多数死在劫掠之灾中,后续迁移来的教士只能听从亲历者的口述以幻想灾祸现场,而这些人也陆续去了天国……
林迪斯法恩修道院,这里已经恢复了恬静,哪怕是王国爆发了几十年的内乱,争权夺位的贵族们从不会觊觎修道院里的由信众们自发捐赠的越来越多的金银,反而是国王派遣一支军队,在修道院的外围修建了一座军营。
比起防备可能出现的海上蛮族,国王更在意这座王国宗教中心知否真的牢牢统御在自己手中。
林迪斯法恩距离王城约克足有二百公里的路程,但距离王国北方另一座军事城镇班堡,仅不到一天的旅程。
虽然从保罗这里获悉了很多情报,留里克总有种预感,因为自己的大军就是要深入诺森布里亚的核心统治区,面临更大规模的战斗已然不可避免。
战斗是否会让这群维京战士发狂?他们一定会的。
大军在吃完了饭后,旋即开始搬运战利品。
留里克本来计划中午时分就启航的,结果搬运粮食和其他战利品(主要是收缴的铁器与布匹)花费了太多时间。时间磨蹭到了下午,搬运物资而被折腾得浑身疲敝的人们,只好继续窝在海边,大口吃着缴获的麦子养精蓄锐。
而爱丁堡的大火仍没有熄灭,那里仍旧是一面火红的地狱。
留里克甚至找来绳索捆着拉车的马匹,直接将之吊到阿芙洛拉号的船上,最后塞进船舱。至于马车也没有浪费,车板与车轮、车轴被拆解,一并装上了船。
其他的长船都载着不少货物,其中最有分量的莫过于粮食。
设得兰的卑尔根移民看重粮食,而巴尔默克人更希望得到金银铜铁。
新的一天,当海雾还在弥漫之际,这支维京船队全体离开火焰仍未熄灭的爱丁堡。
雾气掩藏了船队的踪迹,庞大的船队正沿着海岸线,气势汹汹地向南漂去。
而这注定不可能是漫长的航行。
一股清凉的北风袭来,面对突然转变的风,各船毫不犹豫扬起风帆。
人们无比快慰地收了桨,长船仅留两三人,即可完美地操纵大船。
与此同时,被俘的保罗正带着不思议的感觉,被留里克邀着站在船艏甲板。
他感受着海风,又侧目看着船艏撞开的浪花,不由感慨:“这!难道竟是诺亚的提瓦特?”
留里克完全听懂了此人的话,随口自傲地回应:“方舟很大,仅有一艘!我的船很小。不过,当你来到我的港口,会见到更多这样的大船。”
“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船。任何风浪,无法将之掀翻。”
好萊塢 傳奇 導演
“当然。”留里克继续高傲道:“我们有能力建造更大的船只,也许终有一天,会建造岛屿一般的大船,就像那艘方舟。但是要完成这一目标,我需要大量的钱财招揽工匠去建造,这就是我要继续攻击的理由之一。你觉得,我是恶人吗?”
“这……”保罗无话可说,凭良心说话,他确信这位非常年轻的留里克并非凡人,此子绝对了解过那些经书上的智慧!
恐怕这位留里克还懂得拉丁语呢!可惜,自己一无所知,只能听从那些高贵而傲慢的教士的讲解。
再看看局面吧!这艘名叫阿芙洛拉号的大船,和其他船只完全不同。船上的人们穿着普遍统一,他们的确不是上帝的羔羊,却不能说他们是肮脏的。这位名叫留里克的统帅,衣着光鲜英伟,充满智慧。
如果这位少年如今前往林迪斯法恩是接受主教亲自的施洗,之后再坐着这艘大船去罗马朝觐,那么他一定可以成为一位高贵的国王。而自己,一介管粮食的粮官,也许会因为引荐人,被林迪斯法恩主教册封一个圣职。
可惜,这一切都是美好的幻想。就好比天堂那般,无尽的美好却遥不可及……
留里克大人器宇不凡,偏偏他的大军是要进攻林迪斯法恩。
他们既然仅用一个下午就攻破了爱丁堡,那么面对南方的修道院又如何?
不!不仅仅是修道院!还有其附属的军营!
岂止是军营!这支海上蛮族大军,说不定直接攻击更南方一点的班堡,将那座城市付之一炬。
一想到这些,保罗愈发觉得自己死后是要下地狱的。
然而这位留里克自称是北方大神奥丁祝福的圣人,任何为他而战者,死后会进入瓦尔拉哈圣殿,再不济者也是前往美妙无比的阿斯加德。
也许,那个瓦尔哈拉还有阿斯加德,和帕拉迪斯(天堂)是一个意思?
一瞬间,保罗对自己的信念突然萌生一丝怀疑。
船队接着风势以很快的速度航行,一些时段内航速竟达到了八节。
人们的热情无任何衰退,许多人幻想着一次快速航行,当天就能杀到目的地,最后大家今晚抱着大量的黄金,占有当地的女人痛快地过上一宿。之后的兄弟们因为大获全胜,船只已经不能再运载更多财富,届时大家满载而归。
接着因为知道了航线,明年还来。
事实的确如此,人们一直注视着海岸线前进,时间是甚至还不到傍晚,视力不错的大家就透过被凉风吹拂得非常澄澈的空气,看到了远处的城寨,以及一座奇怪的建筑物。
窝在一边睡觉的保罗被留里克撅起来,他指着远方问道:“那里,该不会就是你说的林迪斯法恩?”
看到远方的有着尖顶的建筑物,保罗猛地咽下唾沫:“是的。是林迪斯法恩,有尖顶的修道院。大人,你看那边。”
保罗又指着一个方向:“那是护卫者的营寨。你们要进攻修道院,就……必须和那些人激战。”
“吼?一场战斗?”留里克稍稍提气精神,“看来不击垮守军,我是不能劫掠的。”
很快,几个嗓门大的人开始对着后方随性的长船手舞足蹈大声呼唤,所谓说明前面出现了敌对目标。
被漫长航行弄得浑身无聊的人们迅速斗志爆棚,人们在兴奋地嗷嗷大叫,被收起的大桨又被翻出来。
风力与划桨驱使着长船达到最大速度,意识到那些伙计们的动作,留里克这边也下令犯不着继续压低航速,主桅满帆以及尾副桅扬帆,阿芙洛拉号猛地一震,开始全速狂飙。
农门悍妻,本王赖上你了 水灵辰
保罗看到了,这些海上蛮族已经在调试他们的重型武器!甚至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从船舱里搬上甲板,保罗本人是完全不知道此为何物,他本能告诉自己此乃某种武器。
最强修仙高手
船队气势汹汹地突进,随着距离的缩短,留里克看清理的所谓林迪斯法恩修道院的全貌,不由得咬紧牙关。
缘何?他看到这个据说满是财富的修道院,结果坐落在一处有小悬崖的近海岛屿上,有一条明显的酷似防波堤的道路延伸至陆地。
不仅如此,修建这修道院的人们怕是担心小悬崖都不能加强防备,他们愣是又堆砌了一圈低矮的石墙呢。
石墙并不可怕,留里克实在觉得那些小悬崖的地理状况,导致船队根本不能抢滩登陆直冲修道院。
众多情况分明说明一件事,即林迪斯法恩自很久以前被攻击后,新的修道院加强了足够强力的防备。
可是,这恐怕仅仅是维京军队进攻路上碰到的一点小小的阻碍。
阿芙洛拉号桅杆现在飘扬着罗斯的白底蓝纹的旗帜,此乃罗斯公国的海军旗!
留里克已经下令调整身为旗舰的阿芙洛拉号的航向,引得后续长船全部开始转向。
巫掌乾坤
他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望向桅杆的旗帜,突然间心生一个妙计。
“耶夫洛!”留里克大吼道。
“在。”
“我们缴获的诺森布里亚王旗,没有扔掉吧?!”
“怎么可能扔掉。”耶夫洛一脸自傲:“那是我们的光荣!那块毛毡布已经洗干净还晾干了。”
留里克随手指着桅杆:“给我派人把咱们的旗帜摘下来,把那面旗帜挂上。”
“啊!这是何意?”
“你太单纯了,耶夫洛!这是一个计谋!我要让那些守军,那些教士,以为我们是他们的朋友。”
被亲自指点一下,耶夫洛恍然大悟,这便一声怒吼后,指派人手爬桅杆换旗。
这是一个没有望远镜的时代,林迪斯法恩的所有人早已注视到一直庞大的船队正向这边本来。
人们都听说过几十年前修道院被袭击的消息,可是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俨然成为了一种传说故事。
视角换到林迪斯法恩。
诺恩布里亚的临海军营内,一位名叫约翰的步兵队长,被自己的手下唤醒。
“大人!出大事了!大海……”士兵带着剧烈的颤抖,指着海洋的方向。
“你被什么东西吓坏了?带我去看看。”
步兵队长刚刚走出自己的营房,就看到大量战士已经站在营寨外,眯着眼望着越来越近的船队。他们从未见过这种规模的船队,尤其是注意到其中还有一艘奇怪的大船。
那是什么情况?!
步兵队长下意识地觉得危机重重,而当他看清了那艘大船上飘扬的竟然是自己王国的王旗,突然间又拿不定主意。
其实大部分人都在怀疑,也许这支船队是国王大人打造?它是不可思议的怪异,而且有谁能知道国王组建船队的事情吗?
战士们希望步兵队长给予一个解释,而约翰逊一无所知。
本着不管来者是敌是友,保持戒备总没错。
他现在拿不定主意,便下达命令,便是号令手下的一个百夫长带着自己人紧急撤到修道院,然后将大门封闭。
其余的两个百夫长带队跟着他去海岸列阵,如果来的是王师就欢迎,若是敌人就开战。
至于那些协助班堡伯爵去乡间收粮食的没有归队的战士,约翰已经顾不得了。
约翰做到了一名军人的最基本的素养,他在尽量短的时间尽心了军事部署,最关键的是他正确履行了自己守卫修道院的重大责任。
修道院的木门已经封闭,教士们都获悉了一支疑似王家船队抵达的消息。
和军队的态度非常不同的是,许多教士天真的以为是国王本人和他钟爱的船队抵达了修道院,因为八月十五日的圣母升天弥撒就要到了!今年国王亲自带着浩荡船队赶来参加盛大的弥撒,一切都说得通嘛。
可是,对手的圣母升天节日留里克从不关心,之所以选在七月八月劫掠,主要因素就是这一时期不列颠刚刚麦收,各路维京人都要趁此良机捞上一笔。
他估计自己的诡诈手段一定程度忽悠了对手,而一种身着橘色衣服的武装人员竟然在海岸营寨外列阵,又让他起意。
欢乐同行:秀才遇到女飞贼 大能猫
“也许他们没有上当。”耶夫洛忌惮道。
“无所谓,他们列阵了,反而更容易被我们打击。耶夫洛!”
“在!”
“带着兄弟们调试武器,所有公牛抛石机对准右舷。左舷的扭力弹弓搬到右舷。其他人,带着十字弓准备抛射。”
“遵命!”
以阿芙洛拉号这种体型,冲滩就是自找搁浅。随着大船足够靠近海岸,留里克以一座固定右舷的扭力弹弓的机械瞄准具盯住一个游走的敌人战士,瞄准框锁定敌人的身影,尤其身影的大小留里克确定了位置。
“现在下铆!距离150stika!右舷对敌!”
随着猛烈震动,阿芙洛拉号突然停下,由于锚头从左舷抛下,整艘船自然右舷对着海岸。
“Hjutraaaa!”
留里克猛吼一声,阿芙洛拉号上所有的远程武器同时开火!
这一举惊得保罗直接跌在地上,他想不到这些设备都在发射致命的武器?!这么远的距离,真的可以打到岸上的军士?
扭力弹弓的十发旋转尾翼的标枪,以每秒的抛物线,带着呼呼响声直奔列阵的诺森布里亚守军。
紧随其后又是公牛投石机发射的十颗石弹,而十字弓抛射的轻箭也紧随其后。
岸上的人们从未见识过扭力弹弓,或者说根本就是这些武备在不列颠的失传,导致这些战士对这等武器可怕的无知。
约翰只听到迫近的轰隆声,一阵犹豫后他突然感觉到了恐惧。
可惜,紧接着的就是战士的伤亡。
有战士直接被标枪钉在沙滩上,还有的人被石头砸断了肩膀,砸坏的脑袋瞬间死亡。
人们开始下意识的退却,并举起铁皮加固的盾牌。
他们这些奉命驻守修道院的可谓王国精锐,故在武器装备方面好上很多。实质上的三百多人的守卫队伍,其中百余人可是有着锁子甲,二百人的盾牌得以金属加固。
可惜他们的这些防御器具,在留里克的更强劲的远程武器面前,也就比一戳就破的纸结实一点。
轻箭击中一些毫无防备者,更多人开始举着盾牌下意识后撤。
“不准撤!是敌人!诺森布里亚的勇士,跟我迎战!”
约翰甩着剑竭力呼吁,他的战士有所镇定,然很快第二轮的石弹和重标枪又砸了下来!
不仅如此,三十余艘长船载着气势汹汹的维京战士,已经开始最后的冲滩,他们憋着一股杀气,距离登岸厮杀仅剩一步之遥。
也直到这一时刻,步兵队长约翰终于意识到,来范之敌根本不是自己这点人可以阻挡的。

fuhbl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留裏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516章 維京大軍兵臨城下閲讀-rxauo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一支混合的大军开启新的征程。
船队从设得兰群岛的主岛出发,沿着岛链延伸的方向,用了两天时间顺利抵达苏格兰的最北端。
從農村走出去的孩子 黃山毛峰
大军在荒芜的海岸修整,而天气也突然变得糟糕。
阴雨天气笼罩整个世界,比起气温的降低,湿漉的感觉实在是不断挫伤战士的锐气。
不过兄弟们已经真正站在了不列颠的大岛上,哪怕眼前是大量荒芜的近海石坡,只要沿着海岸线继续向南,必能找到那个肥羊一般的爱丁堡。
人们忍耐着小雨继续向南,而风向的悄然变化,也令所有的船只得以扬起那湿漉漉的风帆。
大家缩成一团硬扛着突兀的寒冷感觉,而大海也愈发的狂暴。
北风并未掀起什么惊涛骇浪,即便如此,所有船只已经在浪花间上下起伏。
“如果有船被大浪掀翻,岂不是出师未捷先有重大损失了?”留里克被折腾得心神不宁,他个人躲在阿芙洛拉号的船舱里,不必报偿手下人的痛苦,却一样被不停的浪中起伏折腾得毫无食欲。
不少人干脆被折腾得晕船,他们变得萎靡不振,只能本能的缩成一团。
船队故意靠近海岸线行进,以求一旦船只倾覆可以漂到海岸。远征一度变成了一场风雨中的自虐,在被风雨、海浪折腾了长达五天时间,阳光终于驱散了阴霾,大海变得平静,此刻所有人从萎靡中逐渐苏醒,他们抖动着湿漉的身子,下意识地望向西方,看到了那沉浸在薄雾中的墨绿景致。
船队到底在什么位置?
沐浴着温润的南风,站在船艏甲板的留里克四目张望。
此刻,身为向导的设得兰岛民霍得谨慎的站在其身边。
“现在到哪里了?我们距离爱丁堡还有多远?”
“这……”霍得猛地一惊,他知道留里克会这样问,只是自己实在不知如何准确答复。这便慎言:“以我上次的经验,从设得兰到爱丁堡,用了大概十天时间。”
“哦?”留里克望一眼高高的日头:“到现在,我们已经是航行的第七天。你是说,我们最多还有三天的航行?”
“是的。”
“好吧,情况还不错。”
“不过……”
“怎么了?”
霍得又谨慎道:“我们在风雨中航行,借了多日的西北风。我们几乎是不分昼夜的航行,也许我们现在……”
“嗯?”留里克脑袋一紧,“也许我们即将抵达目标?”
“大概是这样。我不能判断正确的位置,不过如果我看到了那个小峡湾后,就知道它的南方还有一处大峡湾。诺森布里亚的爱丁堡,就在那个大峡湾的南岸。”
“那么,你就睁大眼睛吧。”说罢此言,留里克骤然雄心勃勃,他觉得需要向所有战士传递“即将抵达”这一好消息,不过再思考一番,在看到爱丁堡的城市建筑之前,任何的宣言都是操之过急。
所有的长船仍旧紧跟阿芙洛拉号的风帆,大船在逆风航行,桅杆顶端的旗帜猎猎作响,是所有人关注的信标。
留里克仍觉得航行还需几日,结果刚到下午,霍得就高兴地直跺脚,只因那关键的“小峡湾”出现了!
那是苏格兰的泰河入海口的峡湾,以皮克特人的语言,称呼此河为泰塔河。若船队沿着此河逆流而上,最终就能抵达皮克特王国的统治核心区。只是比起南方的那一众盎撒人组建的历史有着数百年的封建王国,苏格兰地区的皮克特人实在太贫穷了。皮克特人可以是疯狂的靛蓝突击者,可惜,他们实在贫穷,即便他们早已懂得发现、加工金刚石制作成宝器。
但盎撒人,本质上就是萨克森人!
一批在欧陆上保守法兰克军队打击的萨克森人向北逃跑,摇身一变就成了新的丹麦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黄瓜一样的离岛厄兰岛,其上的博里霍尔姆就是萨克森逃难者建立的小城邦!
基于这样的认知,留里克下意识的觉得,爱丁堡的萨克森后裔们,他们有较大可能将自己的城市建筑成一个堡垒。
建造堡垒?墙壁就能抵挡真正大军的进攻了?
深情久不負
就在船队顺利经过“小峡湾”之际,留里克就在海上召集所有的家族首领、家族军队代表到旗舰阿芙洛拉号开一个作战会议。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留里克无需赘言,右手直至男方。
他站在船艏楼甲板这一高处,发号施令:“漫长的航行终有结果!告诉你们的战士,再忍耐最后一个晚上,明日我们就要抵达爱丁堡!告诉所有人养精蓄锐,让我们发动一场突袭!毫不留情!”
说到激动处,所有人看到的都是那位美少年攥紧的拳头,统帅如此果决,人们为之快乐。
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苦难,伟大的胜利近在眼前。
一群北方的海浪正在夜色掩护下,悄然的逼近爱丁堡。每个战士都在积极打磨自己的斧刃、剑刃,准备最可怕的搏杀。他们的眼里只有财宝和漂亮的女人,对于在血泊中战斗,他们非常不忌惮,反而颇为享受。
因为奥丁的眼睛时刻凝视着大地,神在挑选最勇敢的战士,只有最野蛮者将被选中!
这一传统北欧信仰在巴尔默克人这里一样浓厚,当然,他们的眼睛里充满了对发大财的渴望。
那么说,爱丁堡的诺森布里亚的守军从未察觉到情况的不对劲?他们的渔船甚至都没有窥探到来自北方的威胁?
就现实而言,的确如此。
明明是靠近海岸,一度狂暴的大海又恢复平静,然而海域里除了航行的维京船队,留里克看不到其他人的渔船。他本想着一旦自己暴露,就让阿芙洛拉号挂上满帆,甩开大部队并追上敌方渔船将之击沉谨防秘密被泄露。
留里克实在多虑了,他和其他人的谨慎实则是一种多余。
因为一度叱咤全球的不列颠海军,现在根本就不存在。
或者说,不列颠人的海魂,本身就是各路维京系征服者带来的。
能鬥
诺森布里亚是两个小王国合并的产物,她的北方、西方都处于各路凯尔特部落建立的王国的军事压力之下,而南方的情况更加棘手,虽是萨克森同族,麦西亚的贵族可是卯足了劲要建立“大麦西亚”的霸权。
不列颠的七国时代仍处于各王国角逐的白热化时代,尤其是诺森布里亚,长期的贵族内斗折腾得王国疲敝。现在,维京人来了。
维京人早就出现过!诺森布里亚的地方贵族也非常清楚一种来自东方大海的全新的威胁!
那些丑陋的野蛮人竟然不信仰天主,他们妄图出售自己可疑的鱼获,却也在暗地里行匪徒之事。
事实便是,多年前霍得等设得兰岛民的探索队到南方找到了诺森布里亚的存在,他们贩卖鱼获是真,暗地劫掠一样是真。他们将北欧的“海上接触原则”,所谓渔夫摇身一变成为海盗,完美的在文明的诺森布里亚复刻,自然引得当地长官的暴怒。
可惜,爱丁堡的地方长官根本不存在自己的船队,整个王国也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海军,更奇怪的是,偌大的王国拥有的船只不过是一些舢板之类的小船。它只能在河流航行,甚至进入近海都是找死。
他们明明是四百年前从丹麦日德兰半岛启航的人们,他们在不列颠的后裔纷纷忘记了如何造船!
他们成为一个个纯粹的陆权国家,所谓海防可以忽略掉。爱丁堡的长官正是国王的亲戚,这些王国北境驻守的军队,大部分精力是抵挡皮克特王国的侵入。至于来自大海的威胁?军队实则束手无策。或者说,爱丁堡的人们从未想过,会有一支兵力上千的野蛮人构成的大军,走海路针对他们的家园来一场抢滩登陆!
蝕骨纏歡:總裁大人妳別撩
哪怕是北方的重镇,爱丁堡的人口甚至还不如罗斯人的老家罗斯堡人多!
不仅如此,当下的时代,偌大的王国的总人口仅有十万余人而已。甚至整个英格兰的人口,也才八十万人左右,并主要集中在麦西亚与威塞克斯。
四千多人住在爱丁堡和周围的村庄,军队提防着皮克特王国和斯特拉斯克莱德王国的侵入,农民如复一日裹着恬淡的乡村生活,甚至到修道院做弥撒,就是平淡人生里最重要的娱乐。
那本是一个和煦的上午,当海雾散去,阳光驱散爱丁堡的慵懒,农夫、牧羊人、战士、将军,以及那些教士,这本该是最平常的一个开始。人们当享受麦收后短暂时间的他们所理解的最富足安定的日子,爱丁堡伯爵也满怀希望的筹备马车,计划将收上来的农税(麦子)送到王城约克。
但是,一些海岸模样的孩童,看到了他们短暂人生里最不可思议的景象!
是一些小孩最先发出了危险的警报,可惜一切都晚了!
阿芙洛拉号引领所有长船开启一场漂亮的抢滩登陆,大船在近岸处抛锚,此刻的留里克已经看清了那座城市的基本构造。
“糟糕,他们的确有些木头围墙。”
跃跃欲试的比勇尼一脸自信,他毫无所谓:“围墙算什么,兄弟们踏上几百脚,那木墙就塌了。”
“听你这口气,让我想起了我的堂兄。”
“但我确实是你的兄长。”比勇尼自傲道。
“不!像我堂兄一样冒失。”说着,留里克指示自己的耶夫洛等人,“把扭力弹弓全部卸载,带上两箱铸铁弹丸,我们上岸摧毁木墙!”
与此同时,那些长船已经大规模冲滩。
一大群衣着皮衣,或者干脆光着满是花纹的臂膀,高举着手斧和木盾,嗷嗷叫地冲向爱丁堡那简直聊胜于无的木墙。
莫看她是诺森布里亚北方重镇,所谓城市简直就是单薄松木墙围起来的大村庄。石头建筑也是有的,可惜它少得可怜。
恐怖的大军冲了上来,城外游荡的爱丁堡平民撒腿就跑,可惜他们的动作已经太迟了。
狂怒的维京人大军毫不留情,他们一路狂奔一路砍杀,直到攻到木墙之下。
也是在这里,巴尔默克人和设得兰人,他们狂暴的脑袋瞬间被现实的麻烦所惊醒!
大批的农夫、牧人向乡下逃跑,来不及逃走的人们只能龟缩在城内。
爱丁堡伯爵何尝见过这样的阵势,而本地的主教大人也努力压着内心的惶恐,和小修士一道,高举着多只金光闪闪的“圣十字架”走上城墙,紧张地念着经文,所谓让守军战士士气爆棚。
荒神大世界 氶天壹
下级战士长挥舞着铁剑,旗手努力挥动诺森布里亚的橘色旗帜。
他们以一些短木弓射箭,试图阻止海上袭击者的攻势。
维京人的攻击的确暂停下来,这绝非他们碍于对手的箭矢,是因为他们察觉到了木墙之下的壕沟。前些天一直在下雨,壕沟里有很深淤泥,且整个世界仍显湿漉,掉进壕沟就是身陷淤泥。
那些最勇敢的家族首领,一如奥斯坦的长子盖格,他领着自己的兄弟们望着吊起来的木桥挥斧敲盾,对着敌人破口大骂。
他的手下兄弟已经开始有人中了流矢,但大军仍无退却之意,反而大军仗着人多,开始对整个城池进行战术包围。
这算是什么优秀战术吗?恰恰相反,正因为他们这群急不可待后续重武器的家伙们冲得太快,望着那低劣的木墙也束手无策,只能先把城池围了再说。
然而,随着留里克带着阿芙洛拉号上全部拆下的十座扭力弹弓上岸,短暂的束手无策必迎刃而解。
人们高举着斧头、剑、矛嗷嗷大叫,仿佛维京战吼就能用声波把那木墙吼倒。
拜这突如其来的恐怖声势所赐,城内的一千多男男女女真的处在极度的恐惧中。
纵使那五百名诺森布里亚常备军在坚持抵抗,可惜他们仍处在绝对的劣势中!
屠龍者遊戲 獰貘
因为,入侵者可是一千一百余名维京战士,他们的到来就是为了劫掠发财,对于杀人,他们不会有丝毫的怜悯。这是从农夫、牧人,甚至是农奴那里征召的王国战士不能比拟的。
“乱!真是太乱啦!”留里克气得大叫,又对搬运扭力弹弓的比勇尼手下大吼:“你们快点搬!我们要在中午前结束战斗!摧毁他们的城墙后你们就去劫掠!”
而比勇尼呢?他本人抱着自己钟爱的罗斯十字弓,与所有持十字弓的战士聚在一起。
留里克将大部分持弓的巴尔默克人与自己持十字弓的佣兵、上岸水手混编,甚至是随性的莫德根这位老旅人,此刻也成为十字弓兵。
比勇尼的手下在战地,即代表了巴尔默克首领的势力。他们接受留里克最直接的调令,与忙着试图从吊桥突破的奥斯坦的盖格兄弟一伙儿人回合。
盖格年轻气盛,他一手木盾护着大半个身子,持剑右手指着木墙放箭的对手,面对比勇尼抱怨:“他们居然还有这种手段,兄弟们打不过去!”
“我知道!让你的兄弟暂且退下,现在让留里克来!罗斯的留里克,咱们的统帅,他最善于摧毁木墙。”
“好啊!我们来掩护!”盖格大喜过望这种,目视着那些重型设备开始启动。
不过就在扭力弹弓发威之前,比勇尼在内的持弓、十字弓的各类远程兵,已经在留里克的调度下,他们排着非常密集的队形,对着那捍卫最大跳桥处的敌人,展开火力压制!
至此,胜利的天平已经毫无悬念地倒向维京人、倒向留里克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