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j7f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13.地底異動,瘋狂計劃(二合一)推薦-vtzfx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妙妙遵循原本的轨迹,拜了东海剑仙紫辰雪为师,不同的是,她已经不需要前往海外了,而是紫辰雪会随着她们姐弟俩。
这突然的变化让妙妙也很是愕然。
而除了紫辰雪之外,夏极也会在修行之中悄悄加以指点,提供一些补足。
如此一来,本就是天命之女的妙妙,既得大机缘,又得夏极这种道层次的人物指点,提升速度简直是一日千里。
……
话分两头。
数日后。
夏极坐于听雪学院的阵道宫。
阵道宫里除了有传承法典之外,其他各种材料都很是充足。
而因为阵师极度稀缺的缘故,整个宫殿目前只有夏极一人。
但他要的就是一人,如此才没有人打扰。
哒哒哒…
轻轻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学宫密室里响着。
而密室里,裹着月白长袍的少年正来回踱步,他双眸带着沉思之色,而身侧的桌面上亮着一个小型阵法散发的光华。
这桌子也是一个宝物,其中嵌着的未知阵盘但凡启用,就可以构建出一个“没有干扰的阵中区域”。
这是极其珍贵之物,算得上是阵道宫最好的宝物之一了。
这样的区域用来研究是做好不过的了。
外显为皮质岩石的煞源,煞妖腐肉此时都盛放在那区域里。
在那区域里,原本外会迅速融化的腐肉,竟是放缓了融化速度,一炷香时间才融化了一层表皮,四周甚至可以看到缓缓挪动的墨色煞烟。
夏极在上一局时,曾经与盘古长时间相处,探讨过许多东西…
尤其是盘古的傀儡之道、研究之法,他更是很熟悉了。
不仅熟悉,他还拥有着许多属于自己的理解。
这不能说,他于此道立刻就比盘古强了,但至少是各有千秋。
此时,他之所以踱步,是因为他已经完成了对那“煞源”、“煞妖腐肉”的研究。
“煞妖腐肉,居然是亡者的冻肉,而这亡者的死亡年龄…却也是可以测算的。”
在那颗星子下
“人体总存在一些古老的物质,这些物质在岁月里会形成衰变,只要通过衰变程度就可以测算出大概历史了…
这一点,我和盘古在上个时代已经彻底掌控了。”
“而这腐肉的年龄…应该只有十六万年,算得上比较年轻了。”
“唔…”
十六万年,还算年轻?
夏极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已经彻底改变了。
“如此恰好与这一纪是初次黑潮虚劫,而上一纪乃是死神虚劫对应上。
死神的产生原理具体并不清楚,但大概却是由诸多大能死亡而产生的。
他们的血肉腐烂,沉入大地。
他们的灵魂腐朽,彼此交融,形成死神。
那这么说来,这些煞妖的本质就是上古亡者的血肉碎屑,但是这些血肉却在煞气里产生了奇异的变化。
在脱离煞源后,却因为失去了源泉,而开始迅速消失。
那么,这些血肉都是从地下而来的吗?
怎么来的?
和苏甜所说的七十二煞地有没有关系?
天道当初又是为何要这么设计这一劫?
这一次孤绝山的煞源是因为地下的变化而产生的,
那么,这地下的变化是否与天道有关?”
夏极沉吟了一会儿,
显然,以上的信息都是暂时没有答案的,任何自以为是的胡乱猜测只能给自己预设一个误导区间,俗称“自我迪化”。
夏极转开思路,继续喃喃道:“至于煞源,却是很是特殊…
刚好符合制作傀儡的需求,虽然还不足以做出巫傀层次的怪物,
但却也足以激活一支…大概三十单位的普通傀儡了。
而这里的材料极多,也可以支撑我的傀儡制作了。
傀儡再联合阵道,倒是个不错的方法…至少,能够让我的探索区域极大程度增加。”
于是…
夏极开始了傀儡制作。
这些傀儡并不是拖后腿的东西,要知道上一局,如果没有玄阵,盘古是可以单凭数万傀儡就灭了整个吴家的。
任何一个傀儡,只要给予一定时间的能量吸收时间,就可以自然地提升到本世界最高的境界…
虽然提升之后,这些傀儡在同境界里都是相当普通、且不算灵活的存在,但胜在量多、听话。
这东西做出来,绝对不亏。
于是,夏极废寝忘食地开始了傀儡制作。
而对于傀儡的制作手法,他已经很娴熟了,毕竟在上一局后期的近万年里尝试过很多次…
盘古可是给他留下了极多数目的傀儡,甚至巫傀供他研究。
他以平均每天制作五个的效率,在六天后就完成了三十个傀儡。
煞源彻底耗尽。
但傀儡的制作也很成功,精确到没有一个失败。
这是十个植物傀儡,二十个飞禽类傀儡。
因为缺乏储物戒指的缘故,这三十个傀儡就堆在密室里,双眼幽幽地闪着光。
它们已被激活,而只要夏极下达指令,它们就会不折不扣地去做。
夏极自然不会一窝蜂把三十个傀儡都放出去,而是又花费了一天时间进行力量测试。
果然,因为缺乏灵气的缘故,这些傀儡的力量暂时停止在法相层面…
而进入到灵气之地,只需要短暂的一周左右,它们就可以飞快地提升到法身层面。
再过一周,就能到再到神通层面。
而再过一段时间…它们就能飞快地成长到本世界最高层面的力量。
如此傀儡,可谓变态的怪物。
它们不需要进行任何修炼,生来就是法相境,只要有灵气,就能一直往上提升,直到达到本世界的天花板境界。
而这…
就是盘古呕心沥血研究出来的盘古傀儡。
……
就在夏极成长的时候,妙妙也并没有闲着,她的境界突飞猛进,从最初的五品武者已经直接晋级入了六品,要知道这才过去了没多少天时间。
而境界的差距,注定了两人不可能同时行动,至少现在不行。
之后,夏极就开始了研习阵道。
一旦他可以独立制作聚灵阵,那么今后剩余的目标就变得简单了,那就是寻找灵气充沛之地。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通过聚灵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及帮助傀儡恢复力量。
但孤绝峰这种未成形的煞地却并不是非常好找,否则再增加一些傀儡也是不难的。
……
秋去冬来。
冬天时分,天寒地冻。
妙妙的境界已经直接破入七品了。
而夏极的聚灵阵还在研习之中,道理他是明白了,但是完全的聚合出一个真正的阵盘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待到深冬的时候,他才初步的做出了第一个阵盘,然而这已经耗费了阵道宫不少的材料,再加上之前的傀儡消耗,阵道宫的材料已经无法支撑太久了。
因为他独自研究出“聚灵阵”的缘故,听雪学院直接分拨了一个储物戒指给他。
有了戒指,夏极就把三十个傀儡随身携带了。
那么,是时候外出探索了。
毕竟,家中有紫辰雪这样的剑仙在,他已经无需再多顾忌担心了。
于是,夏极开始了短则两三日、长则半个月的短期旅行。
在书院坐着的那些时间,他已经把周围的地形研究的差不多了。
现在就是扩散式的实地考察。
一路上,他即便偶尔遇到其他修士,也不组队,只是擦肩而过。
其他修士寻找什么机缘,听得什么重宝出世,他也暂时不管。
他目标很明确:利用灵气提升自己,提升傀儡,同时获得更多的材料。
提升傀儡的意义还有一个,那就是借此明确这个世界目前的力量天花板在哪个境界。
……
冬日渐深,大雪纷飞的山峦里。
夏极盘膝坐于一处幽深僻静的山崖上。
他身后则是三十个峭楞楞的影子。
崖高万仞,岩壁之下灵气浓郁,如深海波涛在黑色山岩之间奔腾,吞吐着嶙峋的岩石和枯枝。
而这些灵气此时正被四方的聚灵阵牵引着,向着中央汇聚。
为了让傀儡拥有足够多的吸收时间,夏极提前向紫辰雪寻了辟谷丹,同时又放缓了吸收灵气的速度…
如此一坐便是十天。
十天之后…
山崖上已经出现了三十一个雪人。
猛然,其中一个雪人抖了抖,雪花散尽,露出其后的少年模样。
夏极睁开眼,而随着他心念一动,身后的三十个傀儡也震散了覆雪,露出其后十棵树,二十只黑鹰的样子。
而这些傀儡之上,竟然都流淌着墨色的光泽。
“这是十四境了。
果然,以黑潮为基础建设的虚劫,在第一劫的时候并没有那么严谨…
既然已经出现十四境了,那我还需要加倍小心才是。
毕竟十四境的这层黑膜,非十四境是无法攻破的。
而我仅仅才拥有了三十个普通十四境高手。”
夏极抬手一挥,面前三十个傀儡顿时消失,被他收入了储物戒指。
他仰头看看天穹,光风霁月,雪后初晴,空气糅杂着丝丝冰冷,一时还有银屑从旁边飘落,在金色阳光里闪烁出一抹璀璨。
“只不过,有了这些傀儡,我可以去往更广阔的地带进行探查了…但需要的时间也会越发之久…”
……
时光荏苒。
夏极有了傀儡之后,操作方式变得很简单。
搜集材料制作“聚灵阵”,
有了“聚灵阵”就去灵气浓郁之处提升实力,同时搜集材料。
周而复始。
他自然记得之前苏甜说过“这边的武者突破十二境,是需要在灵气极度浓郁的秘境里进行的”,那些地方他也不去了。
既然他可以动用聚灵阵人为的制造出“秘境”,何必去和那些人打打杀杀的浪费时间?
而也许是大地之下确实在发生一些奇异变化的缘故,夏极居然还碰到了两次正在成型的煞地。
比例大概是六比一到七比一,就是每外出六七次能遇到一次煞地。
这些未成型的煞地,对于夏极来说,就是量产“傀儡”的材料…
不过法相境的未完整煞妖,就算数量再多,也无济于事。
每到发现煞地,夏极直接御风而起,然后放出十四境的黑鹰傀儡进行虐杀,以及直接深入煞地取出“煞源”。
至于那些上古大能的血肉,他则是不需要的。
这么一来二去,他已经凑齐了一百具傀儡。
其中,四十具为植物系。
四十具为飞禽系,主要就是黑鹰。
他之所以不杂乱制作,就是希望能够让傀儡形成队制。
而植物傀儡具有隐蔽性,无论他身处何处,只要把傀儡们往重要出入口一放,那就是妥妥的守卫。
而天空更有黑鹰徘徊,监视着御剑飞行靠近的修士,或是发出警告,或是让夏极知道。
除此之外,夏极还制作了一种奇特的傀儡:巨蚯蚓。
足足二十具十四境的巨蚯蚓傀儡,在地下静静蛰伏…
如是,便是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空间上的守护体系,以确保夏极在一放区域做事时,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
而在这搜索的过程里,夏极还发现了一些奇异的事…
那就是这些突兀产生的地煞之气形成了一些影响:
使人妖魔化。
但这种妖魔化是有着潜伏期的,在潜伏期内,被影响的人会获得强大的力量。
这就带来了不少人以之为机缘,开始疯狂追逐。
王朝在经历了短暂的时间后,自然反应了过来,但此事本就是隐蔽,捅开了根本不好。
于是,诸多的朝廷中人开始暗中调查和处理此事。
然而,大地深处却不知在发生什么变化,这些变化引发了越来越多的煞地形成,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朝廷终于察觉无法处理了,便是急忙求助于与王朝叫好的超凡宗门以及书院。
一时间,不少超凡强者都出动了。
但同时…
夏极的“良性变强循环”也得到了更好的开展。
第一步,去往正在孕育煞地的灵气之地。
第二步,吸收灵气,释放煞妖。
第三步,释放傀儡,取走煞源。
第四步,利用煞源,制作傀儡。
然后,再开始新一轮的探查。
每一个循环,夏极都可以提升自身实力,同时壮大傀儡军团,并且解决地煞问题。
至于突破法身境,他并不着急…
这一局和上一局不同,乃是持久战。
持久战最需要将基础打牢。
可能的话,他想先达到万象,三十六象就可以越境无敌,万象的话…应该是可以很好的期待一下。
以及…他想先收获一支数十万规模的傀儡大军。
然后下一步,他要利用异宇宙道韵的融合能力,把这些傀儡大军融入自己的身体。

lf25l優秀都市异能 皇兄萬歲 起點-11.令人意外的表白(二合一)展示-6v2ky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哧哧哧…
哧哧哧哧哧…
细碎的声音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如从高处俯瞰,可以看到这孤绝峰的底部已经全黑了。
峰底那铅汞般的黑气少了灵气镇压,而喷薄而出。
这些黑色的、密密麻麻的、正在飞快爬动的东西正是从黑气里而来。
这些就是煞妖。
但…
紫辰雪也不是吃素的。
她虽然还没进煞地,去通过屠戮煞妖而突破这个时代被称为超凡三品的业力境,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能力。
须臾之间,
她已做出了反应。
指头一挑,腰间长剑铿然长鸣,如若龙吟。
高亢声里,长剑飞射向天空,然后绽放出一重重剑光。
剑光向周边扫射,宛如一把大伞正在甩落雨点。
瞬间,这海量的剑光顺着崖壁往下冲刺。
剑潮对上那煞妖的黑潮,极为壮观。
然而,那些黑色煞妖却是源源不断…与白色剑潮相互对撞、抵消。
这就进入了消耗战了。
毒婦 從良 記
紫辰雪撑了一会儿,感到那煞妖黑潮的冲击力变强了,便也是加大了力量。
如此,黑色煞妖欲登山,而白色剑潮却在镇压。
这般的拉锯持续了一会儿,黑色煞妖的力量越来越大,紫辰雪的消耗也越来越大。
这时,这位东海剑仙侧头一看夏极。
这一看,便是又愣住了。
夏极还在吸收灵气…
他竟似要把这一块的灵气统统吸光。
难怪那黑色煞妖的力量越来越大。
这是“封印”在彻底解开啊。
而随着灵气进入他体内,那少年背后的法相已是茫茫一片,宛如孔雀开屏、凤凰拽尾,
紫辰雪粗略看去,竟已达到数千。
“这…”
一时的不察,稍稍的松懈,导致了煞妖继续往上而来。
紫辰雪提醒了一声:“差不多了。”
夏极居然还有时间回应一句:“等结束之后,我来处理,你先守住。”
紫辰雪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今天她见到了什么?
一个人从零品武者,一下子成了超凡一品,不仅如此,还拥有了上千法相?
夏极的吸收速度很快…
他粗略感受着这孤绝峰四处的灵气,应该足够支撑他“吸”到“一象”的程度。
对别人来说,法相境就是法相。
但对他来说,法相境却是法象。
一万法相成一象。
紫辰雪的压力越来越大,煞妖一重一重冲击而上,而她能够守御的范围也越来越小。
逐渐的,煞妖竟然攀登上了孤绝峰颠。
古井诡谈 慢摇
那是一只只奇异的黑色腐烂羽鹤,只不过这些羽鹤的双瞳却是没有任何聚焦点、且彻底涣散,
躯体散发着腐烂的味道,
而一双羽翼好似也已经退化,羽翼顶部生出了黑色尖锐爪子。
这些羽鹤从四方围来,迅速攀爬。
每一分每一秒,它们都在扑打着双翼,而羽翼里则是很多黑色的寒芒闪过,那是沾染了煞气的羽毛。
紫辰雪的范围越来越小,但防御也越来越坚实。
她娇躯同时驾驭着三把剑,这三把剑浮空焕然,形成了三重防御圈。
嗖嗖嗖!!
黑羽如骤雨横流。
而三把剑,却似三道白墙。
那些黑羽即便穿过了第一道墙,也会在第二道,第三道前卡住。
东海天剑一脉,绝杀为“天之九”,“天之九”乃是九重境界,一剑一重天。
而天剑门人彻底领悟一剑,就可以多分出一道心,亦可以多驾驭一把剑。
这“驾驭一把剑”,是“以一把剑为基础”进行攻击,而用一把剑施展出“万剑法相”依然属于一剑的范畴。
可想而知,待到九剑大成,且不说这“天之九”的剑九有多强大,便是这天剑一脉的一人便是可抵九人,而且还是配合默契的九人。
然而,“天之九”极其之难,尤其是剑九,根本就不是法相境、甚至不是法身境的范畴了。
即便是紫辰雪的那位老师,也不过才修行到剑六…
而这,已经足够她的那位老师一人挑起整个天剑一脉,在东海无人敢惹了。
当当当!!
剑光与黑羽。
白潮与黑潮。
层层能量爆发,这孤绝峰上的山石也不堪打斗,在寸寸崩碎,竟似要彻底坍塌了一般。
而此时,阵心坐着的夏极直接睁开了眼。
他话不多说,抬手一指点出,
指尖瞬间生出了一个约莫脸盆大小的法相球。
球上,诸多法相虚流不息,周转不灭,很是玄异。
夏极手指直接点入那法相球之中…
一瞬间,虚空里显出了一根巨大的法相手指。
那手指从天而降,如是碾蚂蚁一般,碾着那些煞妖。
似乎觉得碾太慢了,那法相手指横放在了崖顶地面上,猛然一个横扫,便是一堆煞妖被扫的飞了出去。
这种运用法相的力量,乃是道层的…别人根本不可能学得会。
而这种力量的运用手法,也完全的跨越了境界。
以至于踏入神通境的紫辰雪都蓦然转头,再度惊讶地看向夏极…
然而,她眼中,那少年竟是一边攻击,一边继续吸收着灵气,同时还提醒她:“还没结束,估计要到晚上了。”
紫辰雪“呵呵”了一声,吐了吐舌头。
破防了,彻底破防了。
事到如今,她虽是心底一肚子问题,但还是忍着,专心操纵三把飞剑进行攻击。
两人协助防御…
没多久,明月升起,而攻防还在继续。
待到明月到了中天时分,夏极才完成了灵气的吸收。
这一片区域,至少是“八卦聚灵阵”周边的灵气都已经被他吸收殆尽了。
而他也如愿以偿的凝聚出了“一象”。
他不是没想过踏入法身境。
但他只是稍稍尝试,就感知需要的灵气极多极多,多到一个近乎于恐怖的数目,而这里的灵气显然是不够的。
更何况,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法身会是什么…
既然完成了吸收,夏极直接起身,一个闪身来到紫辰雪身侧,道了声:“御剑,起飞。”
邪君修罗 孤枫飘逸
紫辰雪运用两把剑继续防御,第三把则是飞到了两人脚下。
嗖~~
剑破空,上了云层。
朗月之下,诸多羽鹤发现目标升高,便是继续抬起羽翼,往高处拍打。
夏极注视着这些怪异的羽鹤,这些就是煞妖吗?
苏甜曾经说过一些…
斩杀七十二煞地生出的妖鬼,就是达到业力境的方法。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而煞地的形成原因极可能和再远古时候的死神文化有关。
天道到了这个时代,理论上没有太多帮手,但是死神文化的存在却导致了祂与这些煞妖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侧头问:“小紫姑娘,能多说些关于煞妖和地煞的事情吗?”
紫辰雪正专注在自己的小心思里,听到他问话后,竟是脸红了红,双腿紧了紧,稍稍垂下头。
她手指微抬,飞剑随之升空,直至达到了一个足够高的高度,使得那些黑羽无法射到两人后,
紫辰雪才轻柔道:“我听师父说,煞地都是零星分布的,而每一块煞地的产生都必然伴随着一个或者多个煞源。
而煞源从何而来,却是很少有人知道。
我问过师父,师父说这很可能和大地之下的某种奇异变化有关系。”
夏极俯瞰了一眼脚下道:“此处并无其他阵法,按理说,灵气不该是用来镇压这些煞妖的。”
紫辰雪点点头,眼中露出赞许的目光,然后道:“确实如此,一开始我以为是你吸收灵气,导致了这些煞妖的封禁解除,但此时仔细想想应该不是这个情况。
可这边的煞妖这么多,却没有封禁,却也不合理。
这只能说明一个情况,那就是这些煞妖正在产生之中,还没有稳定。”
她露出回忆之色,缓缓道:“老师说,大地之下若是生出了变化,煞源就会在灵气浓郁之处凝结,而你挑选的孤绝峰刚好是一个灵气浓郁之地…
更是一个刚刚孕育煞地的地方。
你吸收灵气,煞地就无法彻底形成,那些煞妖自然就会前来攻击我们。”
夏极忽道:“煞地的形成很频繁吗?
我是说…大地之下的变化正常吗?”
紫辰雪发现这少年的关注点非常奇怪,正常人应该关注的是“这煞地距离听雪书院、甚至周围城市并不是非常远,煞妖的出现会不会带来危害”,再或者是“煞妖汇聚之处会不会有着机缘,从而提升自己的力量”…
但他关心的却是“大地之下的变化”。
紫辰雪有点儿懵,但她还是摇了摇头,坦言道:“我不知道…不过,也许我师父知道。”
她虽是神通境,而这少年不过是法相境,但这位东海剑仙已经被他的万法一象震撼到了,于是张口闭口开始说“师父”了…
提长辈,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夏极正在评估着那些煞妖的层次,大概每一个都距离法相层次还差一点,偶尔有几个大的达到了法相层次…
既然如此…
他想了想道:“小紫姑娘,随我去取了煞源,可好?”
紫辰雪看着他一双明亮干净的眸子,忽地鬼使神差地开口道:“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完这句话,这位紫衣仙子心跳速度就加快了,如小鹿乱撞。
夏极道:“我本就答应姑娘,事成之后,一定让姑娘如愿…我猜想姑娘一定是想知道是谁破解了你那三剑…”
紫辰雪急忙打断他道:“不是,这个不是我的心愿,你就算说出来,也不是如愿。你不要说,我不听!”
夏极:???
“那你要什么?”
女尊:夫君个个是妖孽 英氏
紫辰雪转过头,大口大口地深吸了三口气,然后如是决定了什么,忽然转身,勇敢道:“我…我要你做我的道侣。”
夏极:???
这是什么情况?
冥古时代妙妙的老师,和自己才相处了没多久吧?
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请求?
廢 土 崛起
紫辰雪急忙道:“你别误会,我…我从小到大恋爱都没谈过,不是个随便的人。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你。
想今后漫长的岁月一同与你度过。
想今后双修时,睁眼闭眼都是你。
想今后遇到困难了,相互扶持的人是你。
可能这就是一见钟情吧…我也不懂。”
夏极愕然了下。
不对劲,难道说自己这种特殊存在,在“求道者”眼中会产生极大魅力?
可是,在上一场对局里并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他思绪如飞,很快又给了这个判断一些支持。
其一,上一场对局时其他人境界还比较低,未曾达到神通境界,谈不上“求道者”。
其二,自己赢了一场,某种程度上,已经打破平衡,压过了天道一头,所以在“求道者”才会对自己有感觉。
其三,东海天剑一门定然有很为奇特的地方,否则紫辰雪不至于在自己换了地方后,还能找到妙妙。
紫辰雪说完这句话,感受到对面的沉默,她只觉得紧张的要死。
这一刻,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剑仙,而觉得是一个等待着审判的怀春少女。
夏极思绪既定,便是温和道:“其实可能存在一些误会…小紫姑娘还是先弄清楚自己的感觉,明白这感觉究竟是不是喜欢再说。
而在这之前,你反正和我与妙妙住在一起,若是确定了,也来得及,这样好吗?”
絕世 逆 妃
紫辰雪咬着牙,勇敢道:“如果我确定了还是喜欢你呢?还是要你做我道侣呢?你答应我么?”
夏极有点儿头疼了…
紫辰雪显然是个很好的帮手,但怎么就和道侣扯上关系了呢?
也不是说紫辰雪不漂亮…
而是,如今的他心思根本就没有通在道侣上面。
更何况,随着时间的发展,紫辰雪说不定会被他远远抛在身后,到时候两人距离相差太大,便是在一起也缺乏话题。
但话说回来,妙妙既然能够成就太元,那么身为她老师的紫辰雪,未来的成就应该也可以期待一下吧?
夏极温和道:“若是相处久了,谁没有感情呢?
到时候,若是水到渠成了,便是不需小紫姑娘说,我也愿意和小紫姑娘结为道侣。
而在这个过程里,小紫姑娘若是感觉这不过是一时冲动,亦有退路。如此可好?”
紫辰雪脸皮薄,说刚刚那些话已经鼓足了勇气,而这勇气的保质期太短了,现在已经过了…
她想了想,点头,轻声道:“呐,一言为定。”
说完,还伸出手指,一副要拉勾的模样。
夏极看的目瞪口呆…
这剑仙在某些地方的心理年龄似乎不大啊。
但到了这时候,他也不拒绝了,便是和紫辰雪拉了钩。
随后,紫辰雪则是直接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一个“太阳齿轮”般的小东西,托在巴掌心上。
细细去看,那“太阳齿轮”的每一个“齿轮”竟都是由一把很细小的剑构成的。
紫辰雪抓着这“太阳剑轮”,随后往脚下看了看道:“齐墨,你准备好,我要下去了。”

sl0s1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 愛下-9.八卦聚靈,劍仙護陣(二合一)讀書-f6bja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师…师叔??!”
赵腾老师只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但面前这位令人尊敬的老者,显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而是继续吩咐道,“老夫代师收徒,所以这位齐墨小先生,今后便是我听雪学院阵道传承的掌舵人了。
小先生初来乍到,许多事还不清楚,你需得尽量配合。
但,此事便不要告知那些小辈了,也不需张扬。”
赵腾:…
他深吸一口气,心底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带着进来的年轻人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师叔,而且还是去掌管阵道。
此事太过匪夷所思。
刚刚他可是还在指点着这学子要懂得礼仪…
妈的,什么事啊?
大叔不可以
这是日了野狗了。
即便是这书院的老师,心底也忍不住爆出粗口。
但他还是侧身,恭恭敬敬地对着夏极作揖道:“小师叔。”
夏极微笑着点点头。
赵腾起身,深吸一口气,努力地让自己平复了下来,然后道:“请问院长,我需要通知其余师妹师弟或是同僚么?”
欧阳穆想了想道:“让他们过来吧,我亲自与他们说。”
“学生明白。”


片刻后。
二十余名书院老师出现在了这山中小阁楼前。
一行人先是行礼,然后…则是被欧阳穆直接告知了这件事。
顿时间,这二十余名学院老师和之前赵腾的表情、心情一模一样。
无非就是和野狗的体位略有不同。
一个个古怪地看向夏极。
“师…师叔?”
“还是阵道的小师叔?”
众人震惊之余,却还是没有忘记行礼,同时也记下了夏极的模样,之后他们在书院里自然会提供相应的支持。
待得这些年岁各异的老师们返回学院后,
秋日山道,便是恢复了原本的安宁。
欧阳穆道:“小先生,随我来吧…入我儒门,自也需些礼仪。”
夏极点点头。
他随着这老者走入小阁。
而小阁之后竟还是别有洞天。
霜叶飞旋,铺出枯黄的幽静小道,落叶有声,却更显无声。
我和惡魔有個契約
两人踩踏过这道路,脚下发出“咔咔”作响的声音。
因为无需昭告天下,所以“代师收徒”的礼仪并不复杂。
主要流程便是祭祀先人,焚香而拜。
夏极知道根本没什么先人,死了便是永远消失了,但他也没多说,而是遵循着流程,完成了礼仪。
待到结束后,欧阳穆看向夏极的神色便是更显亲近了。
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是很注重门派与出身的,一朝入门便是自己人。
而即便是正道出生、为非作歹的大魔,也绝不会失去自己出身的约束,便如“虎毒不食子”一般,对曾经的师弟师妹师父,绝不会轻易出手。
人心底,总是有些底线和净土的,否则和没了理智的畜生有什么区别?
之前,欧阳穆和夏极虽然说着代师收徒,但毕竟没有完成仪式,总归还有些距离感。
如今,随着夏极走完流程,这距离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老者也不问夏极的秘密,只是温和地笑道:“小先生,既然已近中午了,就来后山随我一起吃顿顺便餐吧。”
夏极看看天色,万里霜天正中,悬着那并不耀目的太阳,便是点点头笑道:“有劳师兄了。”
老者听到“师兄”两字,哈哈一笑,再不多说,抬手指天,轻轻道了声:“风来。”
话音刚落,便是一阵山风偏离了原本的方向,往上卷起,
在卷起的过程里,风力越发增强,随后竟是化作一只无形的大手,
那大手探入云端,从两人头顶飘过的云朵里扯下一片。
那云朵竟似有了生命般,从天空飞来,飘落到了两人脚下,直接载起了两人。
旋即,老者抬指一点,云彩便是向着他手指指着的远处,飞掠而去。
脚下风景皆已小,山河俯瞰入眸中。
云上,欧阳穆侧头看了一眼夏极,只见后者神色平静,至始至终更无半点慌张或是惊讶之色,心底更是暗暗感叹。
聖 骷髏精靈
他本来还想问一句“小先生,你看我这言出法随的法子,可能入眼?”
略作思索,他决定还是不问了吧。
这点小神通有什么好嘚瑟的?
万一又被师弟给打脸了呢?
两人立于半空,腾云驾雾之间已到深山。
从高俯瞰,这苍云山的深山之中竟然有一块“沙漠绿洲”样的竹林。
明明是秋天,竹林竟然未曾枯黄,依然是新春翠绿的模样。
竹林里,一个贵妇人正在抚琴。
云层落下,
那贵妇人才抬头,
可见到云层上除了欧阳穆,居然还有个少年郎,便是一愣。
然后听到老者介绍“这是他的师弟”…那贵妇人更加震惊了。
但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转身去竹林深处炒了两个小菜。
这贵妇人便是欧阳穆的妻子——慕山水,亦是如今北唐天子的亲姐姐。
由此可见,一个王朝和书院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千丝万缕,密切的很。
饭后。
老者带着夏极回到书院,并说让他需要“八卦聚灵旗”时随时到他这边来取。
随后,赵腾再次到来,带着夏极去到了阵道传承所在的峰宫。
这一处依山而建的学宫虽是冷清,但也干净。
宫内几乎没人,只有两三个维持着宫殿干净的侍女,以及几个值守于重要建筑前的守卫。


夏极折腾了一天,看看天快黑了,就骑马回了凉州城。
妙妙正在忙晚饭,今天她特意买了点肉,想着无论夏极能不能进书院都得吃点儿好的,见到夏极回来,她明明心底紧张的要死,却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怎么样?”
夏极生怕吓到妙妙,便很本分地秉持着“你问什么,我答什么”的原则道:“已经入了听雪书院。”
妙妙舒了口气…
这些天压在她胸口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挪开了。
本来她还在想着如果自家弟弟入不了学院,那她只能带着夏极再来一次搬家、重新去往碧落书院再试试了,但到时候两人的经济必然会处于极度拮据的状态。
现在好了,这担忧没必要了。
于是,妙妙就和老娘似的,叮嘱了两句:“得好好学。”
夏极笑笑,应了声。
他坐在桌前,侧头看向窗外。
窗外屋檐下,那石头压着的纸页依然在飞着,显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问答”。
他好奇地起身,过去抓开石头,看了一眼纸页。
纸页上写着:东海天剑一脉,白辰雪,想与道友一见。
夏极神色动了动。
东海天剑一脉?
这岂不是应该就是按照原本轨迹收了妙妙的那位剑仙?
这等剑仙身上自然有着妙妙的大机缘。
或是剑法,或是其他什么。
果然,妙妙这样的天命之女注定会遇到剑仙。
但是,这一世他不可能让妙妙再去东海,否则定会入了天道的罗网之中。
此时,屋内传来声音。
“那个苏…齐墨…把纸放回去,快回来吃饭了。”
妙妙端着晚餐已经上桌了。
夏极应了声,便是返回了,他前因后果心底清楚的很,便也什么都不问。
姐弟俩安静地吃着晚餐。
晚餐后,妙妙又在修行剑术,这些日子,她所接触的都是最高明的剑道…居高俯瞰,原本的境界和困难都是不值一提了,她自是进步极快。
夏极则是在思索“运用八卦聚灵阵”的时间和地点,他施展这等阵法自然需要护阵之人。
而护阵之人理论上最好的人选应该是妙妙。
但妙妙还没成长起来。
至于院长,固然也是选择,但是他并不想让一个人知道他太多的秘密。
若是有其他选择,他便不会选择欧阳穆。

没多久。
深夜便是降临了。
妙妙一直趴在窗前,不时地就小心翼翼地推开点窗缝,想看看那位前辈究竟是什么模样。
月光里,秋风掠过,吹得那石下纸页哗哗作响。
但等了很久,始终没人来。
午夜已至。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月上中天。
妙妙打了个哈欠,还在坚持不懈地“偷窥”。
冷辉之中,一道紫色身影踏月而至,若一片羽毛般落在了庭院前。
月色里,显出婀娜颀长的身影,一双长腿踏着银白长靴,而腰间则是悬着一把正轻轻荡着的长剑。
纏綿—強歡成性 海宸
紫辰雪查看了一下纸页,发现那位破解了“天之九”的剑修并没有给出回应。
她神识再扫了扫四周,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奇特的人。
这位东海剑仙神色冷了冷,直接出声道:“身为一名强大的剑修,竟然避而不见,鬼鬼祟祟算什么?”
声音散出,融于风中,却没人回应。
紫辰雪再等了会儿,依然只听得风声、树叶声。
如果是一般人,说不定现在就直接离开了,但这位毕竟不是一般人,而是充满了个性的剑仙。
紫辰雪决定等到那人来。
毕竟,那神秘剑修也是看中了妙妙的天赋,否则怎么会和自己争夺弟子?
他总不可能把徒弟丢就在这儿吧?
紫辰雪思绪既定,决定守株待兔。

从那一天起,这位东海剑仙就与姐弟俩开始了“同居”生活。
只不过,她没地方睡就是了。
但这显然不是什么大问题,紫辰雪只是取了个蒲团,在月色里闭目打坐就算是休息了,
而如果想要躺着了,只要丢一根绳子悬在两个房梁之间,
然后她轻轻跃上,荡秋千般的躺在那绳索上,也能睡得安稳。
至于沐浴更衣。
仙女需要沐浴更衣吗?
仙女就不会脏……
紫辰雪很强大,她已经可以动用神通直接清除体表尘埃,而躯体的超凡,使得她已如玉石一般再不会产生什么污垢了。
紫辰雪的到来,最大的好处就是改善了姐弟俩的伙食。
毕竟,她储物空间里藏了不少异兽的肉,时不时就切两斤给妙妙。
在经过了最初的相处后,妙妙便也不客气了,
紫辰雪给肉,她就取了肉切丝剁糜,用以炒菜…
于是,白天妙妙忙家务,修行剑法,
夏极则是去往苍云山的阵道宫,
而紫辰雪盘膝坐着。
也许这世上只有两件事能让紫辰雪起身了…
那就是吃中饭和吃晚饭的时候。
这些时候通常都伴随着夏极的回来。
一来二去,紫辰雪和夏极也算认识了。
庶族无名 王不过霸
但也许是因为东海天剑一脉从来都是传女不传男、且一脉单传的缘故,这位剑仙的交际能力并不怎么样,倒是夏极会时不时逗她两句。
毕竟,在夏极眼里,无论剑仙,还是院长,其实都只是孩子。
他站的位置极高,看着人间的一切人和事。
所以,这位紫辰雪虽说是剑仙,但在他眼里某种程度上还没有妙妙大…顶多就是个活了百来年的小家伙吧。
夏极这种很随意的态度让紫辰雪莫名地讶然。
这人间的凡夫俗子知道她是剑仙之后,只会有三种反应。
第一是讨好。
第二是恭敬。
第三是故弄玄虚。
但无论是三者之中的哪一个,其实都是想求些机缘。
但这位凭什么对自己这么随意?
比师父对自己还随意?
最关键的是,自己居然不讨厌这种随意,甚至觉得理所当然,就该这样?
为什么?
天剑一脉的要内直觉更是加强了紫辰雪的这种感受。
神話重啟之洪荒戰界
然后…
紫辰雪开始对除了妙妙、指点妙妙的神秘人之外的第三个人感兴趣了。
她特别想弄明白为什么夏极会给她这种感受。
当一个女人对某个人或者某个事产生兴趣的时候,那么她就会化身成一只猫。
若是不弄清楚答案,便是睡不着的。
而若是这个人或者这个事足够的有趣,那么女人就会痴迷其中,难以自拔。
紫辰雪终究不是没成长起来的妙妙,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对夏极“难以自拔”了。
因为…这个男人太神秘了。
他身上似乎有数不清的秘密。
不,
与其说是秘密,不如说他这个人本身就是个秘密。
紫辰雪从没见过这种人。
既然,守株不曾待到兔子,那位剑修没有来,紫辰雪就决定不再傻等,而是要做些事。
而既然妙妙已经有了老师,她也不好再指点…
如此,紫辰雪便是盯上了夏极。
虽说天剑一脉传女不传男,但她不传夏极“天剑一脉”的剑法不就好了嘛。
她当了近百年的学生了,难得出山要做老师,结果还没做出。
那么,就收下这个神秘的少年,先过一过做老师的瘾,顺便再慢慢等那位神秘剑修。

这一天早晨,
紫辰雪趁着妙妙外出,便是决定赐予这少年机缘。
娇柔的声音在空室内响起。
“齐墨,你可愿拜我为师?”
夏极瞥了她一眼,无悲无喜道:“我是听雪学院的学子,不可再拜其他门派。”
紫辰雪道:“我并不是让你转投其他门派,所以并无关系。”
夏极看着这紫衣剑仙,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隐约对这位剑仙有着力量评估——应该是到神通境了。
只不过,因为天地的缘故,这冥古时代的神通境应该比千万年之后的要强上许多,中间跨度也很大。
紫辰雪好奇地看着他的眸子。
那是干净、清爽、甚至连不卑不亢都没有的、完全平视着她的眸子。
夏极忽然道:“那白仙子可愿意先帮我一个小忙?”
紫辰雪有些生气了,给了机缘你不要,还要我帮忙?
夏极坦言道:“我在听雪书院有一机缘,院长答应予我八卦聚灵阵…
这些天,我已经探查过苍云山,寻找到了安阵之地。
但是,我缺一个守阵之人,白仙子若能帮我守阵,我定让仙子如愿。”
如愿?
紫辰雪冷冷地吐了吐舌头。
她一吐舌头,就看到对面少年微笑着看着她。
紫辰雪顿时更加恼怒了,只觉得自己的小脾气竟然被眼前这少年看到了,可是说嘲笑却又不是…
因为,少年的目光有着几分和蔼可亲的感觉,好似一个阅尽世事、看惯春秋的智者在看着她。
白辰雪要疯了。
见鬼。
什么和蔼可亲啊?
为什么有这见鬼的感觉?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
但心底对这少年的好奇更加膨胀了。
她想了想,护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聚灵阵虽然强大,但却只能动用一次,且动用阵法聚灵之人并不能控制阵法的停止。
娇师难嫁孽徒好神勇
通常来说,聚灵阵阵心之人一旦停止吸取灵气,阵法便会自动结束。
所以,一个连血劲都没有掌握的少年动用聚灵阵,完全就是奢侈。
紫辰雪心底暗暗道了声:
“最多便是用聚灵阵,生出些真气罢了,护阵便护阵,时间也不会太久就是了。
何况,如此一来,也可以借此机会,多观察观察他。”
想到这里,
屍姐葬經 沒錢買藥
紫辰雪应了声:“好,我帮你护阵。
但是,你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夏极温和道:“事成之后,我定让仙子如愿。”

105cw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皇兄萬歲 愛下-24.第一個死亡的老祖(二合一)鑒賞-1u4ve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轰~~
千影天道在傀儡群之间厮杀,每当他经过,就如一条影影霍霍的巨龙碾过。
只带来无尽的轰鸣声,还有傀儡们飞天、粉碎的姿态。
然而,傀儡却也并不简单,每一个傀儡都相当于一个传奇武者,都是掌握着法相层面的攻击的。
在这个法相境封顶的时代,傀儡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否则吴家也不会被团灭。

“少了。”
“又少了。”
天云山的一座山峰之巅。
盘古目光快速地在“监视傀儡传回的各个画面”之间飞快的扫视,那些画面都是飞快掠过、一闪而逝的。
因为监视傀儡也无法长时间存在,几乎只要把显像对准天道,就会被轰灭。
天道显然知道盘古的力量,祂也不想盘古在外探查。
但即便如此,盘古还是看到了。
他看到天道体内的影子在减少。
“又是在告诉我,你被消耗了么?”
盘古口中喃喃着,然后扭了扭脖子,“可惜我没有那么着急,至少我从来没把这场战争的时间限定在一个晚上。我就看着你,看你的千影能消耗多久。”
他格外耐心。
太上和白烛以为一出洞就是要厮杀了,没想到等了这么久,那健壮的男人还是在等。
于是,白烛又撑起了伞,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了两个躺椅、一个别致的小桌子,还有一个大阳伞。
太上很默契地开始掏出各种吃的喝的,放在那别致的小桌子上。
做完这一切,两人舒展躯体,各躺在一个躺椅上,开始喝果汁、吃甜点,一副不是来参与战争、而是来这云雾缭绕的深山春游的模样。
阴阳侍们目不转睛,完全无视这两位“大姐”的动作,他们如同雕塑一般,站立在雨中,看着远处。
虽然他们只能看到被高达七八丈的“雄关傀儡”包围住的吴家出口。
这还只是一处…
在其他六处,也是一般的情景。

于是,战争又拖入了消耗战。
天道的强大,真的是难以想象。
整个吴家也不过是消耗了十万不到的傀儡。
天道一人,就灭了十万。
可盘古连一半兵力都没有调动。
他在消耗天道体内那诡异的影子。
他已经知道,那些从绝地里出来的影子,就是天道力量的源泉。
天道也在任由他消耗,只是显得越发虚弱,击杀傀儡的速度也越发之慢。
终于…
盘古又投入了二十万傀儡,终于把天道体内的千影给磨成了几个,而吴家也似乎不得不发动玄阵了进行了清场。
盘古看看剩下的“兵力”。
还剩五十五万不到。
于是,这一次,他直接扯开了一个铁笼上的黑布。
布后面显露出一个“兽头人身,身披红鳞,耳穿火蛇”的奇异傀儡。
这傀儡体型并不大,甚至还没有一些“野兽”或是“怪物”傀儡大。
只不过,这傀儡却如同是活着的一般…
黑布的拉开,光芒的照入,点燃了他的生命。
那沉浸于黑暗中的瞳孔猛然睁开。
盘古淡淡道:“祝融,去,杀了天道。”
那被称为祝融的巫傀点了点头,直接撕裂了铁笼子,往吴家入口而去。
盘古心念一动,又是五万混合傀儡跟着祝融一同进入了吴家。
祝融实力极强,随同两万多的傀儡居然缠住了天道,剩下的三万傀儡直接把幽宅给拆了,夷为平地,把一切可能是玄阵的东西都给摧毁了。
吴家,彻底亡了。
萌妻來襲:腹黑老公賴上門 公子小妖
吴家弟子,一个不剩。
老吴还好,他毕竟能到处“闪烁”。
然而,即便到了这个时候,盘古还是不进吴家。
他只是瞥了一眼在“春游”的两女,道:“准备。”
他在防天道或是老吴从出口冲出来。
只要他们敢冲出来,太上会对他们进行攻击。
盘古抬头看看天空,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了,还有一个多时辰就天亮了。
战争已经持续了十个多小时了。
而春雨已经停歇了,后半夜的天空一片晴朗,漫天星光柔和的照耀大地。
这就是盘古之前看天气的原因。
他看的天气不仅仅是当时的天气,还有凌晨时分的天气。
当时是下雨天、光线微弱,傀儡不会受到视线影响,所以这是进攻吴家的好时机。
而现在,却是星光满天,是最适合太上发挥的天气。
他要的就是这天气。
他估算着吴家在这时候应该被耗尽了,对方的主要人物很可能会试图冲出出口,这就是太上发动最强攻击的时候了。
此时,那位如同山般的男子身子微微前倾,看着远处喃喃道:“那么,你是准备出来呢?
还是逃到吴家二重天去?
再或者是你要向我坦白…你被耗尽只是一种假象,你还有其他办法恢复。
如果是第一种,这就在我预料之中,想必你也知道太上的全力一击有多可怕,你敢么?
如果是第二种,那你是真的傻,因为二重天没有绝地,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坟墓’,等我寻找到去往二重天的入口时,就是你的死期。
如果是第三种,那就接着消耗,你现在的躯体可不是天道之体,而是凡人之体…你就算再强,再可怕,再多底牌,你在短短数月的时间里,能提高的上限定然也是存在的。
而我,可是为了消灭你,准备了这么多年。
多少年了…”
盘古自己都不记得了。
虽然现在也不是他最强的时期,但每个人在此时定然都不是最强,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那就在这样的局势下,一决生死吧!
他双目冷静、疯狂、狰狞、却又平和,如同火焰在寒冰之中熊熊燃烧,静谧而危险。
“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要怎么做。”
傀儡大军,依然静屹不动,在等着这位“大将”的调兵遣将。
边角厮杀固然激烈。
但最激烈的绝对不会超过此处。
天元的方寸之间,已是短兵相接,直接“将军”。
盘古一定要杀天道,无论如何都要杀!
祝融领着五万大军在对战天道,老吴就在边上“飘”。
当天道体内的影子被消耗殆尽了,在祂又动用了几个底牌后,祂终于选择了采取下一个行动——退入吴家二重天。
祝融领着傀儡包围过去时,天道和老吴已经进入了一团完全不可见的黑雾里…
这黑雾里的道路如同迷宫一般,只有一条道能通往二重天。
前妻的誘惑 柒世風流
祝融这种傀巫层次的怪异存在,竟然也有着自己的智慧,立刻就让傀儡进入黑雾。
盘古看到这景象也是颇为意外,但转念一想,天道定是有底牌,所以才进入二重天这样的坟墓。
但是…
他对每一个世家的“机关”都研究过。
那黑雾就是一个机关,在二重天里的人可以任意地控制改变黑雾之中的迷宫路径,而使得试探作废。
而原理,依然是类似于玄阵的原理。
只要是玄阵,就必然可以被消耗,甚至被耗到数百年无法再使用。
盘古思索了下,直接派出了第二个巫傀——烛阴。
烛阴的形象很独特,和白烛几乎一模一样,也是一个女子的形象,而且连装扮都和白烛完全相同。
她似乎是明白自己的使命,走出铁笼后,便是静静等着。
然后,盘古拉开了十三个黑布笼子里的最后一个,显出了一个异常独特的巫傀。
这巫傀赫然是他自己。
然后,盘古心念一动,直接让盘古巫傀和烛阴,带着五万傀儡再度进入了吴家。
至于为什么没有太上。
那是因为太上攻击力虽然极强,但却存在局限性,那就是一旦进入了世家,因为缺少星空的原因,太上的实力会大打折扣。
此时的局势看似简单,其实却依然复杂。
果然,当第十三巫傀——盘古,和烛阴进入吴家后。
吴家的所有通道忽然诡异的封闭了。
盘古与巫傀盘古、烛阴、祝融的联系都消失了,监控显像傀儡也没有任何显像能够传回。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
通道又开启了。
联系恢复了。
盘古明白,进去的所有存在已经死了,显然…天道留了一个极大的后手。
祂一直在等自己和白烛进入。
所以,刚刚不仅是吴家的封闭,甚至连时空都如是错位了一样。
这种力量绝不仅仅是玄阵了。
可越是强大的力量,盘古越觉得值得。
而且,这种力量几乎不存在再度使用的可能了。
他很可能已经把天道最大的一张底牌给逼出来了。
一瞬间,损失了三个巫傀,盘古面色却维持着不变,他继续默默地派出了第四个巫傀——帝江,以及再一批的五万傀儡大军。
帝江领着傀儡大军直接来到了二重天的黑雾前。
傀儡们纷纷进入黑雾。
每到一个可能性的分叉口,都有傀儡向着每一个通道而去,活下来的那个则是正确的通道。
就这样,傀儡大军被消耗了足足五千,二重天的出入口找到了。
然后,二重天的迷宫瞬间改变,进入黑雾的傀儡瞬间死亡。
帝江也不灰心,急促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而等到损耗了三次之后,在外的盘古直接补充了一万五千傀儡进来,补足五万,进行“黑雾损耗战”。
终于…
损耗停止了。
但盘古知道,这未必是代表迷宫就稳定了。
于是,大批大批的傀儡顺着正确通道向二重天进发。
大叔系司机 菲比
在又消耗了一批之后…
天道似终于被逼的山穷水尽,使用了祂真正的底牌。
一张恐怖的底牌。
祂一夫当关地站在二重天入口,来一个傀儡杀一个傀儡。
盘古开始了迅速的分析。
“果然,之前的损耗是假的,祂有办法恢复,现在的攻击强度和之前拥有千影的攻击强度是一样的。
如果是这样,祂完全拥有着源源不绝地对战能力,为什么又要躲入二重天呢?
固然,这存在着祂要引我上钩的打算。
但是…任何一个凡体都存在着极限。
所以,天道虽然可以补充那诡异的影子,获得强大的力量,但是…这个补充是有上限的,一旦达到那个上限,就算我不出手,祂也会死亡。
只不过此刻,因为地形的原因,祂能够最小量的动用力量,而最大幅度的降低消耗。
可是…是否小看我了呢?”
盘古心念动了动,一万“毒雾”爆炸傀儡直接进入了吴家。
这“毒物”爆炸傀儡作用很简单。
一旦死亡,自身就会爆炸,然后体内的剧毒会逸散而出。
这剧毒“剧”到什么程度?
盘古调出来的毒,可能差么?
于是…
一万“毒雾”爆炸傀儡直接向二重天冲去。
極品全能透視神醫
才死了数百个,两道影子便被逼从二重天飞了出来。
那赫然是天道和老吴。
实在是没办法了。
该用的底牌,该骗的方法,都用了。
天道在经历了“逃入二重天”,“假装被消耗”之后,终于无奈地选择了最后一条道路,逃出吴家。
祂之前的动作也并非没有意义。
因为…现在已经是白天了。
白天时候,太上攻击虽依然强大,但终归没有在星空之下那么变态了。
幻境之月祭 淩汀星儿
奇异的是,帝江似乎是得到了指示,没有阻拦两人逃跑,而是任由他们往出口掠去。
见他们离开,帝江继续着自己原本的任务——拆了二重天。
任何人,只有被轰杀的连渣都不剩,才不存在翻盘的可能。
任何地方,也只有被毁坏殆尽,才存在没有后手的可能。
帝江指挥着浩浩荡荡的傀儡们,顺着黑雾里唯一正确的路,冲入了二重天,开始了疯狂的“拆家”。
……
盘古猛然站起,道了声:“白烛,准备。”
祂知道,天道和老吴肯定不会从天云山的出口出来。
那俩人一定会选择其他出口。
而这时候,就需要白烛利用“时标”进行传送了。
可是…
盘古忽然察觉了一丝不对劲。
他猛然侧头,只看到白烛手中抓着一把匕首,以鬼魅般的速度刚刚割裂了太上的脖子。
但是太上的反应也很快,她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躯体的本能让她往后猛然掠开。
盘古的速度更快,几乎就在白烛出刀的那一刹那,他周身散发出狂暴的排斥力。
那力量是具有针对性的,只针对着白烛一人。
若不是盘古这一下,太上刚刚已经死了,而不是受伤了。
白烛被盘古的力量推开,推飞,飞到半空,发出一声尖笑,然后顺势飞远了。
盘古冷冷看着“她”的去向,口中吐出两个字:“赤云!!”
盘古可不只是看,也不只是震惊于现场的变故。
只有弱者才因为震惊,而使得决断速度慢下来。
强者永远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所以,盘古说出“赤云”之中第一个字的读音的时候,身形就动了…
他一把抓起太上,丢在了自己背上,左手迅速从储物空间取出了一个药瓶子丢给太上,
而身形已经如同一只狂暴的凶兽,闪电般地轰射而出,直接追向“那不知何时取代了白烛的赤云”!!
他在速度极快的奔行之中,侧头对太上快速道:“杀他!!他好不容露面,不能让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