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線上看-第五百二十八章 女首領分享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师少杰看到姜音和蒋璇的时候,他也觉得奇怪,这里不是一个好的地方,却没想到迎来了姜音和蒋璇。
明 廷
他来到这里是有着其他的目的,不知道姜音和蒋璇来这里有什么样的事情,还是她们是直接被关进来的,这些师少杰都无从知晓。
“真的是,这个水城牢竟然关了姜国的军师,还关了姜国的公主,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进到了这里来。”
师少杰不由得感叹着,自言自语的说着,姜音和蒋璇现在也只能对视一眼没有在说什么了。
“音江,你赶紧逃出去,这里的地方不是久居之地,而且如果时间长了,谁知道会在这水城牢里发生什么,你现在逃出去可以去找姜棋,他现在如今正在周国里,正好可以去找的,到时候你和我来个里应外合,我就逃出去了。”
师少杰善意的劝解着姜音,希望姜音现在可以逃出去,然后再根据他自己的计划,这样的话就可以做到里应外合,自己也可以出去了。
姜音之前一直再找着自己的哥哥姜棋,现在没想到在水城牢里见到了军师,而且也知道了哥哥的下落,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你说的是真的吗?那我们应该都逃出去,而不是我逃出去,再来救你们。”
姜音想着要逃一起逃出去,怎么能先逃出去一个,再回来救他们二人呢?这样的情况显然不是很真实的,因为如果一个人逃出去,那么意味着其他两个人都会受到酷刑的。
变幻传奇
酷刑在他们的身上,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姜音觉得要出去,就得一起出去,否则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和决定。
“唉,你可别这样说了,要是你一个人逃出去还好,一个人的目标小,如果带上我们两个,很显然三个人的目标太大了,一下子就被发现了,而且被发现之后,一定会对我们严加看管的,那样的话在逃出去很显然是痴人说梦。”
师少杰直接道破了,三个人一起逃出去的情况,是最不好实现的,而且一旦被发现,后果那是不堪设想。
蒋璇点了点头,看着姜音,她现在也觉得师少杰说的对,如果真的像姜音说的那样一起跑,不说目标大不大,而是成功逃出去的可能性高不高。
很显然,一个人逃出去的可能性,绝对比三个人逃出去的可能性大。
“唉,也能这样了,那就只能我之后逃出去,然后我再来找你们,只是万一我逃出去之后,被人发现不在水城牢里,那么你们一定会受到伤害的,那是我最不想见到的情况。”
罪后难宠 千苒君笑
姜音紧皱着眉头说着,她现在不能以一己之见,而是要顾全大局。
“别说那么多了,你先逃出去再说,其他的事情,就不是你考虑的了,而是我们考虑的了。”
蒋璇也连忙说着,她赞同师少杰的想法。
而另一边的谢澄等人,已经借机联系到了姜音。
现在在伙房里不止姜音、蒋璇和师少杰,谢澄来到这里对着姜音说着。
“唉,我们在外面并没有发现元子青的踪迹,我们现在只能一点一点的慢慢来了,现在一切都急不得了,否则我们全都得完蛋了。”
谢澄叹了一口气,经过他们这几天的努力,却一直没有发现元子青的踪迹,这是他们最头疼的事情。
“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了,先把我们带出去吧,否则这里一切的计划都只是纸上谈兵。”
现在姜音和蒋璇在伙房里,很显然是无法对外面的事情,起到帮助性的作用,也只能要她们出去,她们才会有所作为。
“我现在立马就想办法,把你们都带出去,这位是?”谢澄说着,突然发现角落的师少杰,之前他和姜音和蒋璇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师少杰。
谢澄发现师少杰,他以为是不相干的人,企图要对他不客气。
姜音连忙摆着手阻拦着谢澄说道:“这是姜国军师,师少杰,我是真没想到这水城牢里的伙房里能见到他,不过他给我带来了好消息,说我的哥哥还在周国,这样我们去找我哥哥还有一个大概的方向和范围。”
谢澄听到姜音说的话后,连忙收了手,朝着师少杰拱了拱手。
“刚刚不知道你的身份,对你多有不敬,还希望你可以见谅。”
谢澄礼貌的对着师少杰说着,师少杰尴尬的笑了笑,甩了甩手。
“没什么,这可能就是不打不相识吧,鄙人不才,之前是姜国的军师,现在可是沦落到了这般的地步,真是可悲,可叹。”
师少杰说着还不禁叹了口气,姜音听到之后也忍不住黯然神伤,之前师少杰在姜国的时候是如何的意气风发,可是现在沦落到这般田地,真的是姜音没有想到的。
“没关系,军师等我们以后重整旗鼓,自然会给你一个发挥的机会的。”
工地仙踪 盛世周公
姜音此时豪言壮志的对着师少杰说着,她可不能现在垂头丧气的,姜音现在要做到的是要迎难而上,哪怕是硬着头皮也得去做。
众人也没有说什么,他们现在还有任务在身,谢澄也得继续去找着元子青的踪迹,而姜音和蒋璇也同样有着任务。
经过几日的潜伏后,姜音和蒋璇发现了整个水城牢分为两大帮派。
“真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水城牢竟然会有着两大帮派,而且看样子两大帮派的人数还不在少数呐,看来都是死对头,这样也算是个好消息吧。”
姜音朝着蒋璇说着,她们这几天的潜伏的努力没有白费,她们找到了势力划分,自然就有了对策。
“音江,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这水城牢的另一个帮派的首领竟然是女子,看来这个女子一定有着过人之处,不然的话怎么能当上一帮之首呢?”
最後 的 三國 2
蒋璇也发现了奇怪之处,一个一群大老爷们都在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女人当家。
“那我们就这样商量好了,你和我慢慢去接近女首领吧,毕竟你和我都是女人,接触她来说是比较简单,如果我们选择另外一个帮派,就不太好说了。”

优美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笔趣-第五百零九章 計劃實行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走着走着赵雅芝发现了,她被绑来的这个地方,是一处废弃的寺庙,周围布满了佛的气息,在黑夜里却隐隐有些阴森之气,只有几处厢房若有若无的点着几盏灯。
不过赵雅芝倒也是个心大的,别看她是一张嫩嫩活泼的小脸,此刻却身手狡黠地穿梭着各种房子里,避开了守卫,直来到灯火大亮的一间厢房这才停下。
隐隐约约从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赵雅芝即刻屏息敛声。
“你怎么把她给绑来了?”
“不把他绑来怎么做事?”
绑谁?里面是谁在说话?
赵雅芝用手在厢房的窗户纸上戳了一个洞,好巧不巧,她的眼睛刚一凑上去,屋子里双手被绑着仍在地上的男子……
不就是齐信吗?不对……齐信这个时候一定在宫中或者他的府里,戒备森严,怎会这么轻易地就被劫来了?不对,一定不对。
赵雅芝心里顿时有了一个想法,她心下一惊,暗感不妙,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此地,却无人发现。
然而还未等赵雅芝回来,齐清芬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
齐清芬来拜访齐信时,他正在处理假齐信留下的烂摊子,焦头烂额时又来了个齐清芬需要应付,当时便揉了揉太阳穴,“让她进来吧。”
齐清芬踏进殿,齐信瞬间变了副脸色,正是假齐信那副嘴脸,“公主殿下今日倒是有空来见见我了。”
听着齐信嘴里毫不掩饰的熟稔,齐清芬笑了笑,“你可是生清芬的气了,不过是这几日忙了些,今日一得空清芬就来见你了,实在是让我思念至极。”
齐信走下来握住她的手,把她揽在怀里,“莫说公主殿下你了,本王最近几日也是忙得紧,那齐元整天就会在父皇面前给本王找事做,真是个膈应人的家伙。”
创新纪元
齐清芬不动声色地挣了挣齐信的怀抱,那双暗藏波光的眸子注视着他,“是吗?看来还真是给你忙坏了,都没时间来找我。”
假齐信可不会在她面前自称本王,这人……怕是有蹊跷?
看着她的眼睛,齐信心里咯噔一下,却面不改色,再次把她温柔地揽进怀中,“看我这人,一想起那齐元就口误,是我的错,清芬莫要生气。”
说着,他还用手轻轻地拍了拍齐清芬的背,暧昧至极。
齐清芬心头的疑云这才消散,她和假齐信相处时他也会像孩子般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拍她的背以示安抚,这是她在她那古板的夫婿身上体会不到的,这也是她选择假齐信的一个原因之一。
齐清芬抚摸着他胸前的衣襟,“既然你这么不喜欢那太子,眼不见心不烦不就好了……”
“清芬的意思是……”
“赵雅芝是个机灵的人,心思也深沉,听闻她喜欢那谢澄已久,只要我们拿捏了谢澄,再借她的手……别说齐元,这太子之为甚至与皇位早晚都是信哥哥你的,到那时你再风风光光的迎娶我,这不是最好的事吗?”
齐信勾起一抹笑,“清芬真是好想法,如此聪慧过人的美人儿……”
未等齐信说完准备脱身,紧闭的门外突然传来了离开的小小的脚步声。
“什么人?”
重生之少主威武
齐信大喊一声,松开齐清芬脚步飞快地打开门,看到的却是空无一人,齐清芬紧随其后,眉头蹙起,“怎么回事,可是有人偷听到了我们刚才那番话?”
“不像是,若是人怎的会走那么快?”
齐信不以为然,拍拍齐清芬的肩膀,“或许是一只小鸟罢了,无关紧要,你先回去了当心被人发现了,这个计划我会派人好好来与你商讨的。”
“好,我等着你登上皇位的那一天。”
……
“太险了太险了。”
几乎是小跑离开的姜音跑出一段距离后后怕似的抚了抚胸口,一颗心这才回来,要是被那齐清芬和齐信发现她偷听岂不是会死得很惨?
想到齐清芬那凶猛的手段姜音就感到可怕,她曾经看到过她一刀就解决了一只活生生的猫。
狱壑 遗骨
这公主可不是一般狠。
刚刚她不过是想来找齐信却恰好在门口听到了他们的计谋,属实……真的是个意外,不过却也足够让她震惊。他们竟然想控制谢澄?
想到这她不禁心里有些担心,谢澄,算了,总不能让他受到伤害吧。
姜音快步回到了阁楼,还没来得及歇下来喝口水就急匆匆叫来了花言,“怎么了?发生了何事?”
“快……快去找齐元,告诉他我有大事跟他商量,让他尽快来找我。”
“是。”花言办事的效果极快,但是却不是好消息……
“什么?齐元不见了?”
正当姜音思考之际,宫里却突然来了人,是国主身旁的大太监,她见过不少次,一看到他带着一群小太监过来心里便咯噔一下。
“音姑娘,咱家奉国主之命,特来请姜小姐进宫坐坐。”
“麻烦公公了,带路吧。”姜音甩了花言一个眼神,示意他继续寻找齐元,自己则孤身一人先去了皇宫中应付国主。
国主是一个极为聪慧的中年男子,那双眸子和齐元同出一辙,都透着精明,仿佛一眼就能把人看透似的,姜音对上他心里也是慌了又慌。
“民女姜音拜见陛下。”
“起来吧,不必这么多礼。”国主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低头继续看着手里的奏折。
“谢陛下。”
姜音站起身,还未开口就听那九五至尊说,“朕这人不太喜欢绕圈子,就直说吧。”
“音姑娘是个聪明人,朕想和你做个交易,给你的报酬,是关于姜棋一事。”
姜音眼里放光,既然是有关皇兄的事情,便立马应下,两人协议达成……
而齐清芬在屋子里不停地转来转去,等着赵雅芝的到来,按她们上次约定的,这个时辰,赵雅芝应该已经到了,可现在迟迟不见赵雅芝的身影。
齐清芬突然悟到了什么,“这么晚了,她还不来,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照赵雅芝这个性子,是肯定不会迟到的。老天保佑,不行,还是派一个人去找找她吧。”
“来……”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四百四十四章 柳暗花明讀書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带走。”接着衙役就给姜音戴上镣铐带走。
姜音被带走之后,茶馆里出现一片混乱。
花言从外面进来,看到如此混乱的局面,花言赶紧询问伙计,得知姜音被带走了,他很着急。
绝世刀疤 redbattery
可是姜音是被官府带走的,他不能鲁莽行事,此时他想到了齐元。
现在是在齐国,也只能找他帮忙,接着他就火急火燎的向齐国的皇宫跑去。
很快花言就到齐国的太子东宫。
“见过太子,眼下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齐元知道花言无事不会来自己这里的,看到他着急莫慌的样子,也很担心。
“什么事情?你不要着急慢慢说。”
齐元看到他这个样子,也只能劝他。
“是这样的,音儿被官府给带走了。”花言现在巴不得齐元马上就去把姜音给救下来。
齐元听花言这么说心里一惊怎么回事,官府为何要带走她?
“官府为何要带走她?现在什么情况?”
花言摇了摇头,其实他也不知道,他一回茶馆,听说后就来找齐元,“赶紧去看看。”
齐元带着侍卫就和花言一起出了皇宫,他直接向押送姜音的那条路走去。
很快他就看到姜音的囚车,姜音双手戴着镣铐坐在囚车,一脸地淡定。
“停下。”
齐元直接走到囚车前面拦住囚车。
可是衙役不认识齐元,还以为他是普通人,态度十分强硬。
衙役看到齐元拦囚车,刷的一下抽出腰刀指着齐元。
“这可是重犯,你想干什么?要劫囚车吗?”
齐元很生气,他也知道这些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现在出行又没有皇家的仪仗,只带了一个随从。
齐元的随从见衙役那么无理很生气,他刚要动手被齐元拦下来。
“这个你认识吧?”接着齐元亮出了自己的腰牌。
衙役看到太子专属的腰牌,吓得一下子跪在地上,“太子殿下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衙役跪在地上连连的磕头,生怕齐元一个不高兴就会让他们脑袋搬家。
齐元没有为难衙役,此次来的目的是要救姜音,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他们放人就行。
“你们都起来吧,把车上的人放了。”
衙役听到齐元的赦免,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太子殿下,这个是上头交代下来的,小的不敢放人。”
齐元的随从听了很是生气,一把抓住那个衙役的领子。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太子的话都不听。”
衙役吓得裤子都尿了,现在看来还是赶紧放人的好,要不然自己的脑袋可能现在就得搬家,衙役赶紧掏出钥匙向囚车走去。
这个时候躲在人群中的薛越欣气的直跺脚,她好不容易才把姜音给抓住,这个时候可不能节外生枝,要是被放了出去,再抓她可就难了。
“乡亲们,这可是杀人犯,那个孩子好可怜还那么小就死在了她的茶馆,她那么黑心,不能让她逍遥法外。”
薛越欣这么一说,接着围观的群众就开始大声喊起来。
“她是杀人犯,不能放。”
“不能放,要让她伏法,偿命!”
一时间,人群中沸沸扬扬。那些人开始朝姜音的身上扔东西,什么鸡蛋,菜叶。
很快姜音的身上就沾满了那些杂物。
姜音被这样折磨,谢澄很心疼,他警告那些群众,可是那些群众那里肯听,他们也向谢澄丢东西。
看到这样的场景,齐元知道这样是带不走姜音的。
“本宫跟你们一起去衙门。”
没有办法,为了保姜音没有事,齐元现在只能这么做。
就这样齐元跟着囚车一起到了衙门。
姜音被带上了公堂,齐元坐在那里旁听。
“带人犯姜音,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害死那个孩子的?”
衙门里的官员一拍惊堂木,整得有模有样。
可是姜音一点都不惊慌,自己没有做过什么何必在意。
“回大人,我是冤枉的,这件事情肯定是误会,我怎么会去害一个孩子,请大人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是啊!大人,本宫担保她没有害人。”
审案的官员看到太子在一边担保,他不敢得罪太子,可是一边又收了别人的银子,真的是很难。
还是不要得罪太子的好,银子可以退回去。
要是得罪了太子小命就怕都保不住。
他一拍惊堂木,“既然太子担保,那么本官就给你时间。”
“慢着。”
官员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齐信就从外面走进来。
他举了举手里的东西,扔给衙门官员。
“这是她害死人的证据,你看看吧。”齐信说完轻蔑地看了一眼姜音。
接着他假惺惺地走到太子的面前,“太子也在,我们齐国是讲证据的国家。”
言外之意很明显,不是谁的地位高谁就说了算的。
衙门的官员看了看那个证据,脸上很是为难。
这一边是太子,一边是王爷,两个都不能得罪。
真的是太难了,本来打算能从这件案子中捞一笔的,可是现在看来什么都捞不到还里外不是人。
“太子殿下,不是下官不放人,你也看到了,现在有证据证明,暂时不能放人,先把犯人押下去,等候发落。”
虽然有证据,但是还是要报告给上一级官员的。
没有办法,现在齐元也保不了姜音。
罩子
出现的证据对姜音很不利,所以只能暂且关押。
齐元他们几个回到了茶馆,商量此事。
妖孽宝宝腹黑妈
“我们分头去找证据,就不信他们做的天衣无缝,只要是栽赃肯定有破绽。我马上就去那孩子的家里查证。”
谢澄说完,马上离开茶馆。
极乐逍遥神 鬼草
姜音被关在大牢,他比任何人都着急,即使姜音到现在都没有原谅他,可是他已久是第一个跑在前面。
花言和齐元也去找证据,现在只能有足够的证据才能让姜音无罪释放。
因为太子插手此案,被人收买的官府官员也不敢对姜音如何。
谢澄来到孩子的家里,却找到了一封信件。
这信件足以证明姜音和这件事无关,他取了信件马上离开。

引人入胜的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笔趣-第四百三十二章 震驚看書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谢澄知道自己又戳到姜音的痛处,很自责,决定在齐国境内帮助姜音调查她兄长的事情。
劫持谢之失败之后,姜音的人也受到了重创,为了保存实力,现在只能暂时修养生息。
姜音只好又回到周国,继续经营她的茶馆。
每天来茶馆的人络绎不绝,茶馆门口车水马龙。
每天茶馆的收益颇丰,让姜音的小金库充盈了很多。
姜音的脸上开始露出笑模样,有了钱才能招兵买马,扩充自己的势力。
一天晚饭后 姜音找到了花言,“你再去找些人手,上次损失了好多人,为了以后的大业,必须从现在开始培养他们。”
“我已经在留意了,遇到我们姜国的人就动员他们加入我们,现在我们的人比以前增加了一倍。”
听花言这么说,姜音心里很欣慰,现在主要的任务还是要调查兄长的下落。
“开茶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兄长的消息,虽然每天也有一些消息,但那些都无用的消息。”
虎狼之师 寂寞剑客
“不要着急,肯定会有其他重要的信息,茶馆是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
姜音点了点头,当初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些,才开这个茶馆。
魔剑惊龙 云中岳
自己也就是太心急了,所以才那样想的。
“老板,来一壶上好的龙井。”
就在姜音心情不美好的时候,茶馆中央那张桌子上一个客人大声喊。
“好的,马上来。”
虽然心情不好,但是生意还是要做的,姜音拿起茶壶向客人走去。
“你听说了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周国的丞相突然又不出征了,这不他又要拍卖一批珠宝。”
姜音看了一眼,这是隔壁茶桌上的两个人在那里聊天。
姜音为了得到更多的消息,她慢慢的给客人倒水,竖起耳朵来听他们谈话。
“我也听说了,既然这样,那这件事情就是真的了,就是不知道他都拍卖些什么东西?”
“肯定是些好东西,据说是为了筹集善款才拍卖的,这谢丞相做起了大善人,我听说拍卖的是姜国的宝物。”
姜音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赶紧回去找花言商议。
谢之衡又在搞什么鬼,怎么开始拍卖珠宝了?
不管他什么目的,只要关于谢之衡都要去看看。
“我有事情跟你说,听说谢之衡要开拍卖会,我想去看看。”
花言知道姜音的意思,既然她想去,那么就陪她走一遭。
自己的任务就是保护她,她到那里自己到哪里。
“我们去可以,但是不能这么去,要不然被他认出来就不好了。”
姜音明白花言的意思,如果这样去,很可能被谢之衡给认出来。
那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乔装打扮一下为好。
“这边就交给小二打理吧,我们现在就收拾去周国吧,别误了拍卖时间。”
花言点头,回到自己的房间给自己打扮了一番。
姜音到是和上次一样女扮男装,不过这次她不再是那个送菜的小生,现在却易容成了一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公子哥。
花言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姜音,眼睛都看直了。
姜音穿女装的时候倾国倾城,男装在身的时候竟然是这样的风范,自己一个大男人都被姜音的模样给惊呆了。
这边安排妥当之后, 他们两个人一起出发去周国。
厚黑武林 慕容明渊
当他们赶到周国的时候,正赶上谢之衡的拍卖会。
远远看去拍拍会现场人山人海,姜音和花言好不容易才挤到前面去。
挤到前面之后,姜音并没有看到台上有姜国的宝物。
这谢之衡搞什么鬼,下面那么多人,这台上空空的。
就在姜音纳闷的时候,姜音看到台上走来一个女人,她诧异,这个女人出现在这个时候是何意?
“咣”的一声铜锣响,接着有人在那里高喊,“姜国歌姬一名,低价二文。”
这是把人当牲口了?她可是姜国皇宫里最出名的歌姬。
姜音的心里咯噔一下,她差一点就喊出来。
可是等了有一盏茶的功夫没有人拍板,只好把那个歌姬给领了回去。
“快看!丞相出来了。”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姜音向台上看去,谢之衡手里捧着一个盒子向台上走去。
看到谢之衡出现,姜音恨不得跳上去一剑杀了他。
可是她忍住了,冲动是魔鬼,自己现在不能冲动。
要是自己现在现身,无疑是鸡蛋碰石头。
“各位,这是姜国的玉玺 可是上好的和田玉,低价一文。”
姜音一听谢之衡这么说,气得差一点背过去。
这个天杀的!竟然这么侮辱姜国玉玺,他简直就不是人!
铜锣敲响,有人又喊了一遍,可是还没有人买。
这个时候,谢之衡又开口了,“嫌贵,那么压低价格五十钱。”
姜音实在不能忍受谢之衡这样侮辱,“他欺人太甚了,我要买下来。”
姜音刚要喊出声,她旁边的花言拽了拽她的衣角。
神 級 修煉 系統
花言摇了摇头,“音儿不可,我看他好像有阴谋,你没有看到他是故意的吗?这么便宜都没有买,是不是他在等待什么,莫不是在等你上他的当吧。”
姜音这才注意到人群中似乎有好多可疑的人,他们来回的巡视。
她这才幡然醒悟,这个谢之衡莫不是真的在织一张网。
既然如此那么就不动 看你谢之衡还能耍什么花招。
“这个玉玺我要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在人群中传来。
姜音诧异,她顺着声音看去,原来喊话的是一个蒙面的男子。
此人个子高,穿一身华服,一看就是个气度不凡之人,可是他为何要蒙面?一个拍卖会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好,这是你的了,到这边交钱。”
谢之衡把玉玺递给那个蒙面男子,然后用手一指收钱的地方。
男子接过玉玺,快步走到那个指定的地方交钱。
谢之衡看了一眼那个蒙面男子,就离开了拍卖台。
那个蒙面男子拿着玉玺直奔姜音这边来,“给你。”
姜音诧异地看着那个蒙面男子。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ptt-第三百六十三章 鬧劇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路上的百姓议论纷纷,大家都在看这场闹剧,本来齐国与周国联姻是好事,到现在公主却不在花轿中,成了现在这番地步。
送亲的队伍都停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使者的脸上青一块白一块。
“你们!你们周国就是这样的诚意吗!我倒要去问问这周国皇上,难道我们齐国配不上你们的公主吗?”
使者的眼底满是怒气,从未受过这种屈辱,他恶狠狠的盯着轿子。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薛越欣就那么被人丢到了轿子里,脸上无光,这件事情又败露了,让这么多的人都看了笑话,自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突然,薛越欣脑袋里灵光一闪,正巧看到使者微微转身,她收拾了下衣服,趁着使者不注意,一个翻身跑到了轿子的外面,一头钻进人海里。
“人呢!刚才在这轿子中的人呢!”
使者大怒,迎亲队伍被人捣乱,新娘被接走,现在只剩一个空壳队伍呆在原地。
“在……在那边,跑了。”
秦楼春 Loeva
抬轿子的人看到使者这个样子,也不敢大声说话,颤巍巍的说了一句。
“走!随我回宫,一定要让周皇给个说法!”
使者带着迎亲队伍就往回走,本来一支敲锣打鼓的迎亲队伍,现如今变得死气沉沉,就算身上全是大红色,也掩盖不了阴沉的气息。
一支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没有多久便到了皇宫,却被侍卫拦了下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要见皇上!”
使者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捋着自己的胡子,表现出威严的样子。
“还望您包容,待我们向皇上禀明此事。”
侍卫也不敢跟使者大声喧嚣,毕竟两国的邦交甚为重要,若是有一点使人家不满意,怕是自己的脑袋也保不住了。
“皇上请您进去!”
另一个侍卫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还喘着粗气。
使者瞪了他们一眼,迈着大步就往皇宫里面走,一路上有人带着,没有人阻拦。
“大人,这边请!”
宫女早早便在门口等候了,她一个弯腰,做出了请的手势,毕恭毕敬。
使者抬头看了一眼,这里不是大殿,倒像是皇上的书房,从门缝中似乎还看见里面有人的样子,像是在与大臣们谈话。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使者的手指在门上轻轻的扣着,虽说周国的事情办的不地道,但是该有的礼数还是得奉上。
皇上对着自己身边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她立马上前去,将门打开。
使者一抬头,便看到殿中坐了好几位大臣,他弯下腰,一手背在身后向周皇行了自己国家的礼数。
“皇上万安!”
“使臣大人,快请起!”
周王的脸上依旧是那样的表情,并无任何的波动。
“想必皇上已然听说了今日之事,不知这是否是周国的安排,如此戏弄我齐国,怕是一点也没有诚意!”
齐国使者方才进门还是那般的恭敬,一提起这件事情,脸上的表情就变了,眼底那抹怒色,大臣们看的一清二楚。
“使者大人,您得消消气,我们周国可是真诚示意要联姻的,不然怎么会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所有的一切都是公主最高的待遇,我们的真心天地可鉴!”
谢之衡假惺惺的站出来说话,装的十分像,还有种替齐国抱不平的样子。
“使者快请坐,来人!上茶!”
皇上坐在那最尊贵的位置上,也没有挪动半分。
虽说是自己这边出了问题,但若是示弱,则是自己国家的面子挂不住,皇上的一举一动都与周国息息相关。
“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我的小公主平日就让我宠坏了,竟然做出如此蛮横的事情来,真是让人看笑话了,我必定会重重罚她的。”
“倒也不必,毕竟公主殿下可是周国的宝贝,若是出了什么问题,这锅我们齐国可不背!这件事情我会一五一十的向我们齐王禀告,在下先告退了!”
使者看到周国没有一点诚意,他们听到这件事情也没有一点行动,就连补救的措施都没有,一点也不像是诚心联姻的样子,再呆下去怕是也无用。
“这……齐国使者竟然一点也不尊重我们皇上,就这样甩手走了?”
另几位大臣站出来说话,那狗腿的样子,使者在的时候,大气也不吭一声,人一走,便在背后说他的坏话。
皇上心如明镜,这种事情看的多了,也不计较些什么。
“罢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们有错在先,驳了人家齐国的面子,他这个样子也可以理解。公主现在何处?”
皇上的心中一想起薛越欣就生气,这么大的事情也敢胡来,看来是平日里惯坏了。
“启禀皇上,公主殿下还在殿中,未曾出宫。”一位宫女走上前来,跪在地上淡淡地说道。
“把她给我叫过来,真是无法无天了!”
宫女听到皇上那威严的声音,顿时觉得浑身一战,背后都在发凉,她慢慢退出殿外。
殿中,薛越欣坐在镜前,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顿时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
“公主!公主!不好了,皇上发怒了!正喊您去书房呢!”
宫女着着急急的跑了过来,语气中带着慌张。
薛越欣听到这声音,心下一惊,立马将自己简单收拾一番,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父皇会有什么处罚。
“公主殿下到!”
殿外,太监那尖锐的声音响起,书房里的人听的一清二楚。
“参见父皇!儿臣给父皇请安!”
“啪”的一声,那拍桌子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顿时连呼吸声都可以听见。
“你还有脸来?真是将皇家的颜面都丢尽了!这两国的大事,怎可儿戏?”
“父皇!儿臣真的不想嫁去齐国,还请父皇收回成命!”
薛越欣跪在地上楚楚可怜,顿时看了让人心疼。
“皇上,既然公主不想嫁,咱们就重新联姻,周国优秀的女子还有很多,不必让两国的关系继续僵化。”
谢之衡随口一句,明摆了已经有了心中的人选。
“罢了,你下去吧!”皇上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薛越欣这不成才的样子,实在是心痛。
“音姑娘,她……”
谢之衡还想要说下去,被皇上的一个手势制止了,“这件事情日后再议!”

b2gbc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二百九十五章 詩會熱推-nq9kr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然而谢澄在听到姜音的话之后,却是冷冷一笑。
“人们都说边境十分混乱,可这所谓的混乱也包括各方的势力。”
“驻守边界的士兵中各个首领也不见得是一条心,如果有人有心隐瞒的话就算是我死了,他们也有办法暂时把这个消息给压下去。”
当然这个压下去也只是指被人发现的时间长短问题而已。
有人主张谈和,有人主张开战,虽说大部分武将都比较倾向于开开战,可这其中也有几个想要结束战争。
然而只要自己出事的消息传扬出去的话,这件事就会复杂很多。
他的身份是皇上派来交涉的人,他只要出事,这场战,不打也得打。
所以在看到外面这风平浪静,他早已料想到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现在也不想这么快的回去,就让那些人继续不安下去。
元子青是知道谢澄的,对于这个周国丞相之子,他可没半分好感。
“你还是离他远一点吧。”趁着谢澄买东西的时候,元子青拉着姜音。
姜音不解,“这是怎么了?”
他们应该都不熟,为何元子青又说出这样的话?
元子青抿了抿嘴,“你的身份和他的身份……哎呀,就是觉得你们彼此的立场都不相同,走这么近好像不太合适。”
明明他都怀疑蒋国被灭国和周国有关,他和这个男人走得这么近近,多少都会影响她的判断。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在我的心底那件事最为重要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真相,不论这背后的人是谁,我都会报仇,不会留情。”
对于元子青的建议,她以前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在和谢澄相处这么久以来,她对谢澄多少有点信心,至少姜国灭国的事情应该和谢澄没有关系。
至于谢澄的父亲,那就说不准了。
如果到时候谢澄是站在他父亲那一边的,那她也会快刀斩乱麻结束这段感情。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不论如何,你多小心他。”
元子青是打从心底里就觉得谢澄不可靠,总觉得他靠近姜音是别有用心。
不过元子青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男女感情之事,否则他可能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谢澄买完东西回来之后就听到元子青的话,脸瞬间一黑,他轻轻瞟了一眼元子青。
“不知道元公子对在下有什么误解,有问题可以当面向在下提问,这背后嚼舌根这可不像是什么文人墨客所做的事情。”
谢澄把手上的糕点递给姜音,这才看向元子青施施然的说道。
元子青也没料到他说的话,居然被谢澄给听了正着,这多少让他有些尴尬。
不过谢澄的话却也让他不服气了。
“我并没有在背后说你的不好,只是你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姑娘家的独处我当然得提醒他她,让她多注意你一点了,不然谁知道你有没有坏心思?”
谢澄怒视而望,“我和音儿相识已久,我的为人她非常清楚,不需要你在这里瞎操心,反而是你,男女之间相处也得懂分寸,你靠得她太近了。”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把元子青一脚给踹飞,用得着他在这里多嘴说这么些话。
“而且你不相信音儿的判断力吗?”谢澄咬了咬后牙槽,一字一顿地说道。
元子青一时间哑口无言,他哪里料到这个人居然就这么直白地质问,一般人难道不是当做没听到?
姜音看他们两个的目光都快要蹦出了火花,这不上前打断。
“好了,我知道你们都在关心我,不过你们都是我的朋友,能不能好好相处?”
姜音歪着头看着他们,想带着他们的回答。
而此时此刻,这两个大男人心底齐齐闪过两个字。
不能!
“听到他在背后教唆你,我就有点生气,所以说话冲了点,我下次注意。”
谢澄转过头看向姜音,话外却丝毫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在背后暗搓搓地说别人坏话,这是人干的事?
元子青见姜音发话了,也赶紧表态。
“我说那句话并无恶意,还望谢公子自己不要介意。”
“这样才对,不过你跟我说说那个诗会到底是什么样的?居然可以让你不远千里跑来边境来参加这个诗会?”姜音着实有些好奇。
元子青挠了挠头,“其实我也是听我朋友说起,好像是有我一个老乡会出现,所以我就来看看是不是我认识的人。”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把你给招来了?”姜音又问。
元子青挥开扇子,用扇子挡住了下面半张脸,眉眼带笑。
“听说是一个大美女,所以我这不就是想来见识见识吗?”
詭 案 組
才子配美人,绝配。试问,美人谁能不爱?
元子青所透露出的线索无一不和她要找的人对上了号,她现在可以说有一半的把握来证明他她所要找的人就是元子青所说的女人。
不过事实到底如何,只能到时候去诗会才能搞清楚了。
这次的诗会在一个茶楼中举办,还没走到跟前就见了茶楼门口门庭若市,这场面让姜音感觉像是回到城中。
这一点都不像是在边境会出现的景象。
原本姜音打算就这样进去,可没等他她迈开步子,元子青就拉住了他。
“你就打算这样去么?”元子青微微瞪大了眼。
姜音挑眉,“不然?”
“这次来参加社会的大多都是男子,就你这长相和装扮,你一进去绝对会引的全场瞩目,相信我,到时候你绝对清闲不下来。”元子青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姜音眉头微皱,若是如此,那更不方便她办事。
元子青叹了一口气,用扇子敲了敲额头,“算了,你跟我来吧。”
谢澄没有阻拦,其实他心底也不愿让姜音以这样的容貌去参加诗会。
茶楼门口处有很多对联,只要你对出下联就可以进入酒楼参加诗会,这举动也是免得为了让一些头脑无墨的人坏了其他人的雅兴。
此时,门口站着三个男子,他们看着门口的对联,没加思索地脱口对出下联。

plvx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二百八十七章 全算在你身上相伴-nqb7f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终于成功进入,姜音曾经也是来过丞相府的人,所以进来之后也并不陌生,只是不知道谢之衡在何处而已。
管家除了把她放进来之外,现在人都不知道去了哪。
姜音心里带着怒火,一股劲地往里走。
大赌石
蓝山之恋 我就是我
谢之衡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书房里,所以她就直接往书房走。
一股劲地到了书房门口,姜音刚要推门窗进去,却突然停下脚步。
就在刚才,她好像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这味道一直徘徊于她的记忆之中,多年以来从未消散。
只要每次嗅到,就会清楚的印刻在她的脑海里,绝对没有认错的可能。
也就只有这个味道,能够把姜音从这种愤怒的情绪之中给拽出来。
姜音没有进入书房,她先是左右打量,丞相府的书房周围种着几棵树。
这个味道非常淡,如果不用心去嗅,眨眼之间就好像飘忽着要消失。
味道不是从树上散发出来的,姜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味道好像浓烈了一些。
情况非常不对劲,她为何会在丞相府嗅到这种味道?姜音开始思考,同样也停下脚步。
这种味道让姜音非常不安过往的记忆,也重新被翻了出来,清晰的在脑海之中来回循环。
姜音站在书房的门口,她没有伸手推门,外面的动静这么大,如果谢之衡在里面应该早就听到了。
谢之衡站在墙角,他现在的这个位置,刚好能够看到姜音。
他看到姜音停下,又看到姜音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谢之衡得意地笑了,他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
姜音主动找上门来也好,不枉费他花了那么多的功夫。
谢之衡的眼神一缩,转身离开这里。
姜音这次到丞相府无功而返,她没能见到谢之衡,不过也不算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最起码嗅到熟悉的味道,让她对丞相府的情况更加警觉,没有冲动行事。
姜音从丞相府离开,管家站在后面笑着送她,就像是一个笑面虎,看着就知道不安好心。
回到酒楼,姜音一个人独自待在房间里,她一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音姑娘,看得这么入神?”
一个熟悉的声音把姜音给叫醒了,她转头一看见了元子青,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
“你怎么过来了?而且还是突然之间出现。”
元子青对于姜音来说可是一个好友。
“我来看看你。”元子青没有客气,坐在姜音旁边。
“那你这次还会离开吗?”姜音说话的声音,难得软了一些。
“一切都不确定,不过我这一次来找音姑娘,是有事要告诉你。”
元子青不忍心让姜音失望,索性现在先赶快说些正事。
“什么事?”姜音一脸疑惑。
“你得小心谢之衡这个人。”
这个名字在姜音这里,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
说要小心他,这一点姜音自己也知道,只是哪有那么简单。
宇沫
谢之衡频频来找她的麻烦,她做些事自保总不过分吧。
“你放心吧,我知道。”姜音点了点头。
不过谢之衡的有些做法的确奇怪,总是来找她的麻烦,一个丞相却和她过不去,总有原因吧!
姜音思来想去,觉得这个原因可能是出在了薛越欣身上,如果不是为薛越欣出气,谢之衡也不至于会这么闲。
元子青来了姜音开心,晚上两人一起吃了饭,在彼此闲谈两句,时间过得也快不少。
待到姜音第二天醒来,元子青已经不在,也不知是去了哪里。
不过姜音也没放在心上,她先是去看了一下花言的情况,还好花言受伤,大部分都是皮外伤,只要用心养养总会没事的。
酒楼现在只能由姜音一人支撑了。
姜音刚从二楼下来,就看见坐在桌上的薛越欣。
这可真叫不是冤家不碰头,不过每一次碰头,都是薛越欣主动前来为挑衅。
昨日姜音刚得出个结论,今日就见到罪魁祸首薛越欣。
原本薛越欣不惹麻烦,姜音也无所谓,可是薛越欣本身,就不是个能耐得住寂寞的性子。
废物三小姐:倾城皇妃
“哎呀,你们这里的菜干不干净,我上次过来吃了饭回去之后腹痛了很久呢,你们做酒楼的一定要把饭菜做好才行,否则的话这开酒楼不就是害人的吗?”
薛越欣柔柔弱弱声音却不小,几乎整个酒楼全都能听见她说话。
既说自己腹痛又说饭菜不干净,这一次过来摆明又是找茬的。
小二站在她跟前,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
“既然觉得我这里的饭菜有问题,那就不要吃了,怎么委屈自己?”
姜音可一点都不惯她,原本就有气没发泄出来,现在到了薛越欣面前,开口就直接怼了回去。
“哎呀,音姑娘说话不要这么冲,我来你的酒楼也是相信你,随便给我上点菜算了。”
薛越欣眨了眨眼睛,非常大度。
姜音翻了个白眼,懒得和她多说话,反正只要她找麻烦,自己也不害怕就对了。
饭菜很快就成了上去,小二跑到了柜台前。
仕途天才 鲁民
“东家,那个客人让你过去,说有话要跟你说。”
小二所指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薛越欣注意到了姜音的目光,薛越欣还冲她笑了笑。
“公主殿下又有什么事?”姜音过来就没有好语气。
“你开酒楼可不能这样得罪客人,我叫你过来还没说话,你就这么凶,这样不太合适吧?”薛越欣又开始教育姜音,说话的时候夹枪带棍茶里茶气。
姜音真想掀开薛越欣的脑袋,看看她到底每天在想什么,怎么能够做到一说话就有茶味飘香。
“我开酒楼第一确实不能得罪客人,不过如果不是人的话,那我就随便得罪。”
姜音直截了当的告诉薛越欣,在我眼里你就不是个人,所以随便得罪你。
薛越欣张了嘴,瞬间被噎住了,今天姜音的战斗力格外强,三言两语就把她给骂了,她心里也委屈的很,眨了眨眼睛,泪水已经在眼眶中酝酿了。
撒旦总裁,别爱我 唯爱阳光
“想哭就出去哭吧,我这是酒楼又不是青楼。”
姜音可是把自己所有的账,全都算到薛越欣身上,包括谢之衡的。
超级武器交换系统 华雄
薛越欣再也忍不住了,瞬间哭着跑出去。

efxqt人氣都市异能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第二百五十二章 接踵而至的阻礙讀書-6u524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听到小女孩这样说,姜音的心中五位陈杂,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小女孩有这种想要复国的心固然是好的,但是复国也并不是她想象那么简单。
作为臣民,他们当然可以随心所欲,想如何便如何。
但姜音不同,她身为一个公主,说话做事之前都要经过深思熟虑,不能出半分差错。
这小女孩固然心思缜密,但孩子毕竟是孩子,她的想法一定有所欠缺。
“这便是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姜音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问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是,我就是想向你表达我的忠心,我对姜国的忠心,对公主的忠心。”
“好了,你的想法我知道了,但是复国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也没有办法一天两天就能做到。你想表达你的忠心,可以,以后我说什么?你做什么便是。”
“臣女明白,今后要做的事情,公主只管只会我一声,只要是我办得到的,我一定赴汤蹈火。”
听到小女孩这样说,姜音忍不住笑了笑。
“你还是个女娃娃,我能叫你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呢?”
收起了笑容之后,姜音又觉得这娃娃可怜的紧。
“小孩子的童年就应该是无忧无虑的,你不应该把自己圈在国仇家恨里,这样的生活你不觉得累吗?”
“固然是累的,但是累又如何呢,一想到已经身故的,娘亲和父亲。你叫我如何安乐,我又怎能安乐呢?
“你说你没法安乐,那我呢?我不也是一样的吗?”
姜音苦笑了一下:“我不但没了双亲,还没有了国家,我若是说我不恨,那是假的。”
见到姜音有些难过,小女孩想要出言安慰,一时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好了,今日就说到这吧,你且先回去,安心在这酒楼住下,平日帮着在这酒楼忙活忙活便是。至于复国一事,你知我知便好,切记不要让第三个人知晓,这里面牵连甚广,一定要小心。”
“那我先回去了。”
送走了小女孩之后,僵硬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她有想过后果吗?答案是肯定的。
但她不是小女孩,她是一国的公主,她要考虑的事情更多。她不能说像其他人一样,活的这般洒脱,想如何便如何。
这样想来,她活得着实有些委屈,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外边天色微微泛白,姜音才渐渐进入梦乡。
门徒(全)
第二天一早,姜音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她急忙穿上衣服。起身去开门。门外的小厮告知江阴,酒楼出事了,有人在下面捣乱。
姜音随小厮到酒楼查看,发现是一群官兵模样的人在闹事。
“几位官爷,这是出了什么事情?这么大动肝火,先喝杯茶消消气。”
仙犯
唯一剑客
情锁冷罗刹 锦瑟
姜音缓缓从楼上走下来,不疾不徐的说了这么一句,来人,给各位官爷看茶。”
“我们是奉谢丞相之命来查封酒楼,你最好配合一些,不然你免不了一顿板子。”
听到谢之衡,姜音不禁皱了皱眉头,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就算你们要查封酒楼,也应该有个理由吧,我们做的可都是正经生意。不知谢丞相,为何要查封民女的酒楼?”
王牌逆风再现 泪紫欣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心里清楚,还需要我们多言吗?”
“几位官爷这下可问到我了,我姜音自问一直都是本分的生意人,并未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各位官爷怕不是找错了。”
“有什么误会,我们还能走错,你休要在这里推脱责任,我们收到举报,说你这酒楼漫天要价。还不给官府交税,你可有话说。”
听到这里,姜音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您若是给我安个其他的罪名,没准还有些可信度,但是要是说我的酒楼胡乱要价的话,那您可是多此一举了。”
“你是说我们丞相冤枉你这个草民不成!”
几个官兵恼羞成怒地拍案而起,怒瞪着姜音。
塵誘
“民女不敢。”
贤劫乾坤启示录
姜音摇了摇头:“我只是怕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坏了丞相名声罢了,各位官爷要是不信,可以上街随意叫镇民来问,若是有有一个人说我这酒楼价格不合理,我这酒楼立马关店不说,我姜音自己去衙门投案。”
“你!”
官兵受谢之恒指使过来找茬,本就心虚,现在被姜音这么一说,立马没了底气。
“罢了,既然老板娘这么说,我们就回去查证一番。”
“多谢各位官爷。”
姜音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几个官兵离去,“来人,送客。”
官兵走后,姜音看着被官兵打砸的不成样子的大厅,顿时头痛欲裂,看来又要收拾一阵子。
后知后觉的谢澄赶到了酒楼,帮助姜音一起重新整顿酒楼,刚修整得差不多,另一个不速之客就登门。
季芊芊得知谢丞相找人查封姜音的酒楼本想过来奚落一番,不成想姜音的酒楼居然还好好的开着,这让她有些生气。
不过看到酒楼被砸的不成样子,她的心里还是有些解气。
看到在一旁冷嘲热讽的季芊芊,姜音并不想搭理她,只当她是跳梁小丑。
真正的原因是姜音实在是累了,没心思与她争论。
但就是如此,在一旁自娱自乐的季芊芊许是因为运气不好,撞到了正在修葺的柜台,被木材砸了双脚,没有办法被抬走诊治。
本来以为终于可以安静一阵子,但是没想到才安静了没有多久,又一个麻烦精找上门来了。
“音江呢?”
薛越欣一进酒楼就开始大声叫嚷:“音江你给我出来!”
姜音本就疲累,又被这几个人弄得不胜其烦。
漫威大抽奖
“公主殿下,你又有什么指教?”
“指教我可不敢当,我这次来是找你要说法的。”薛越欣趾高气昂地看着姜音,一副很有理的样子。
“不知道我能有什么说法给你?”姜音耐着性子不让自己爆发。
“芊芊在你这里受了伤,现在还躺在家里,我要你去给她登门道歉!”
薛越欣一字一顿地说着,季芊芊同她也是认识的。
“你是在开玩笑吧。”
姜音冷笑了一声,“季芊芊受伤完全是她自己不小心,与我何干?让我去道歉又是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