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雲起瓦羅蘭討論-第1028章 天平之戒鑒賞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于是乎,“为了诺克萨斯”的喊声响彻天际。
被迫“破釜沉舟”的诺克萨斯军队吹响反攻号角,近万人的主力部队直奔先前被抛弃的苦力,剩下的数万人化整为零引开绝大多数的亡灵,让主力部队能够消灭同样被关起来的艾欧尼亚人,然后再解决亡灵带来的危险。
灵武浩天之纵横天下 心奕
可是等诺克萨斯人摆脱亡灵,兄弟会袭击,陷阱等等各种危机赶到时,却发现艾欧尼亚人不见了。
他们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再没留下哪怕一丝痕迹,哪怕由法师部队再三检查,还是会得出“并无超大型空间法阵展开”的结论。
失去敌人威胁的诺克萨斯大军,本该破开轰塌的城门离去,避免与亡灵大军速死一搏,却被恰到好处赶来普雷西典大军堵住。
哪怕接二连三的遭受了算计,塞勒斯还是做出“壮士断腕”的明智、残酷选择,以近乎疯狂的姿态让士兵们打开包围缺口,并留下近万士兵断后,以保证逃走的三万多人能有足够时间。
至于被引来的亡灵天灾,自然有随军前来的卡尔玛出手驱散。
至此当初诺克萨斯人不惜代价,死伤无数强攻两日才打下来的萨恩泽城,以半日不到就破城的速度重归艾欧尼亚,但留给此地居民们的却不是家,而是满目疮痍。
诛锦
当然,仅此一役艾欧尼亚境内再无外敌,唯有位于海岸线附近的斐洛尔要塞屹立不倒。
……
均衡南院周边,白崖酒肆。
“哼、哼…真香啊。”
坐在角落一隅的道森耸动着鼻子,有些陶醉的看着桌上才刚刚摆上来的五味汤,渍了糖的肉块浮在浓汤表面,波光粼粼,诱人吞香。
但还不是时候,要等碗里的脂肪稍作融化、肉块散开,等那时候才是最佳的品尝时机。
时间就这样在人声混杂但不嘈杂的酒肆中静静散开,如桌上的汤一样肉块融于其中,变成滴滴分明,粒粒皆香,有浓有淡,有鲜有醇的五味汤。
这是慎,劫第一个朋友最喜欢喝的肉汤,亦是劫与苦说父子在一起吃的第一顿饭,同样的也是他和叶舞两人吃的第一顿饭。
太多次的第一,让这碗本就美味的五味汤变得更加特别。
“要喝吗?”
拿起勺子的道森递了过去,才刚刚悄然出现的劫藏在角落阴影内,看着桌上的五味汤久久没能言语。
道森也不催促,一直保持着递勺子的动作,等到汤的味道开始弱化时,劫才伸出手接过勺子,带着的铁面具嗡了声“谢谢”,汤就被无声推了过来。
阴影中的劫摘下面具,但没有让道森看到,因为他是近乎贴着碗摘的,让面具背后的那张脸“探”进了碗里,“呼哧、呼哧”的声音紧随其后响起,喉咙耸动着的劫大口大口喝下这碗五味汤,在道森的魔法掩盖下也没能引起周围异动。
“嗯啊……”
很快喝完的劫发出享受的声音,但只有一瞬间,下个瞬间他便将脸藏进无人能看到的铁面具下,他先是看看四周,然后迎上了道森那双漆黑眸子。
“谢谢你的隐匿魔法。”
“举手之劳,这汤的味道怎样?”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味道啊…”
没想到会问及味道的劫舔舔嘴角,才发觉这并不是记忆中的味道,只是比较像而已,他有些愕然的看向酒肆入口,那里不知何时从白发老人,换成了与老者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
换做以前,劫可能会去问问老者如何了,是否身体有恙,年轻人叫什么之类的事情,现在却没了这种心情。
原来我只是在怀念过去,而不是这碗汤真的有多么好喝。
醒悟到这一点的劫深深凝望了道森一眼,这个眼前的少年总是能做出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情。
要不是他说会负责转移城内的无辜民众,也的确做到了,那这次的战斗便不可能如此轻松,虽然在如此缜密且环环相扣的计划下,诺克萨斯人被赶出萨恩泽是必然的事情。
还有现在,一句“这汤味道怎么样”就让他心中波澜起伏,难以自持的勾动情绪,就仿佛能看透自己的内心一样,给人一种异常神秘、强大的感觉。
但没必要怕,这是早就有的心理准备…想到这里的劫,缓缓开口道:“酸、甜、苦、辣、咸,应有尽有…令人回味无穷。”
“这样的味道一定很怪吧…你有没有后悔喝下这碗汤?”
“为什么要后悔?”
“它明明可以只有‘醇香美味’一种味道,你刚才明明喝的很满意。”
“因为我是戒。”
“什么是戒?”
以汤为喻抛出这终究问题的道森双眸越发明亮,他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那样,在追寻着最真实的答案。
“什么是戒?”
扪心自问的劫想起师父苦说,想起他赐名时的话语……有一个字代表心灵的力量,亦是承载万钧之重的砥柱,通过它人们将重新认识你,你就是——戒。
“不…”
这个声音回荡起来的瞬间,劫脑海中就浮现出金魔所杀的人,想起诺克萨斯人铁蹄下的艾欧尼亚,想起面露绝望、迷茫、悲伤的人们,便低低吼道:“天平是戒!”
“天平为什么是戒?”能够猜到劫在想什么,但并不知道这个“戒”指什么的道森追问起来。
“为什么是戒?”
否定了过去自我的劫自顾自问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看着这一幕的道森眼中露出期待神色,这难道就是麦伊莎所说的“只有做过才有答案”吗,这种感觉又是如何?
试图去感同身受的道森只觉倍感压抑,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最后只能放弃去换位思考,安静的等候起劫整理好思绪。
好一会儿过后,劫才睁开眼睛,轻声呢喃道:“若寻求平衡,唯行必要之举…观商者之法,有所洞见…纵天平左右数物各异,然配平仅需微小之码…如是,万物皆无善恶美丑亲疏之分…故当审时度势,舍一而救众…谓之,天平之戒!”
就像是找到前行的道路一样,掷地有声的劫猛得站起来,双眼炯炯有神的看了过来:“我便是此戒的执行者——劫!”

7z7ou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雲起瓦羅蘭笔趣-第945章 登神分享-m3nrv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巨神峰山脚,伊乌拉农场。
咣当——!
落地的肉杂汤散了一地,醇香四溢的肉味引得牲畜们闻腥而至,伊乌拉却没第一时间捡起装肉汤的铁盆,而是快步跑向前方。
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可以远远眺望巨神峰之巅的谷地边缘,站着一位双臂鲜血淋漓,将青青草地染得鲜红无比的少年,在他的左边散落着一把弦与弓身皆断的古朴强弓。
弓身伊乌拉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制成的,但那如神兵利器一样滴血不染的弓弦,以及它哪怕断了仍旧熠熠生辉的表现,还是让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自称是阿特瑞斯朋友的少年罗德,不知为何射了一箭,方向未知,目的不清,唯一可知的是这一箭他竭尽全力毫无保留,所以才会造成这种鲜血淋漓的恐怖画面。
“快,快包扎,别让血再流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以最快速度跑来的伊乌拉直接扯裂袖子为道森包扎,可才开始动手她就楞了一下,因为她发现少年的手臂上并没有什么用力过猛崩裂的伤口,要不是鲜血还在,她几乎都以为这是错觉了。
“没有心跳声…”
靠得极近的伊乌拉身体一颤,她伸出手摸向少年胸膛,没有感受到上面有任何颤抖,她下意识抬起头,还来不及悲伤就看到少年垂下脑袋,漆黑眸子眨了眨迷茫道:“这是哪儿…嘶!!!”
末日 侵襲
问着这是哪儿的道森狠狠倒吸了一口冷气,看似停止的心脏也随之“砰砰、砰砰”的剧烈跳动起来,吓得伊乌拉退出老远距离,用一种惊咦不定且略带悲伤、又恍然几分的目光看着他。
这一幕让伊乌拉想起了阿特瑞斯,他也曾这般鲜血淋漓,处于心跳微弱无法察觉的濒死状态,可他最终还是活了过来,并从潘森变回了那个令人魂牵梦绕的阿特瑞斯。
这两个人果然是朋友吧,要不然怎么可能都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
这种完全没有根据,却又想当然的想法在这一刻填充伊乌拉的脑海,让她熄灭了去村里寻找医师并报告少年异常的想法。
“看来是没被吓到,我成功了吗…”
面瘫妹子异世游 宅女小蕾
见伊乌拉并没有因这鲜血遍布的场面而恐慌,也没有离开的打算道森才将目光转向远方。
他想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取出做工精良的多兰弓,拿出青鸟护符,取出五枚月镜魔石并将其一颗一颗与自己相连变成分身,催化出一个个手指大的小人形态,让五个分身手拉手排排坐连成一体,将迦娜亲手做的青鸟护符用能量包裹起来,然后沿着本体与山顶分身那条虚无的线射出这一箭!
正常情况下来说,哪怕有魔法的加持,这一箭也是绝无可能贯穿天际抵达巨神峰顶,更何况还有巨神峰自带的禁魔区域阻止这一切。
但道森有月镜分身在,小人形态的分身依旧可以正常使用内部能量爆发,从而作为“推进器”带着青鸟护符不断靠近山顶,将道森走了将近两天的道路,在短短2,3分钟内抵达!
作为代价,道森排出的5个小人分身损失殆尽,分身和本体受到接连五次“死亡”的冲击晕厥过去,甚至是出现断片现象,在山顶分身仍旧未醒来的这一刻,根本无法确认他“杀”自己五次的行为,究竟有没有将青鸟护符及时送到。
送不到的话,就想办法——弑神。
反正这种事也不说第一次做了,道森甚至做好叫上老贾同志一同行动的打算,他无法坐视迦娜就这么被星界控制下去,为此哪怕杀死成为载体的马尔扎哈也在所不惜。
如果送到的话,那就看迦娜能否找回以前的自己,当然也有可能她并不是迦娜,而是被鸠占鹊巢的某个星灵。那样的话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破坏掉双城的信仰,让星界所有的谋划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星界插手阻止他毁灭这些信仰,他会见好就收,然后隐忍下去再想办法…嘚嘚、嘚嘚!
突如其来的彻骨寒意,打断道森脑海中的那些偏执而疯狂的想法与计划,因为山顶上的分身醒了。

叶舞深秋

我是谁。
我在哪儿。
这是在干什么?!
醒过来的分身楞了一下,就在本体提醒下想起诸多事情,等他回过神时就看到一双饱含温情的浅蓝眸子,她默默的看着他一言不发,背后的天空金光璀璨,星河烂漫。
“你…”
绝对官场
“记起来了。”
“这能说吗…”
大小姐的贴身管家
“没关系,已经有人帮我做好了安排…现在这里,是我掌控着一切,不会有人听到、看到我们在做什么。”
“呼…幸好成功了。”
欲言又止的道森长舒一口气,刚要挣扎着起身就被迦娜伸手拉起来,如空山新雨后的清新气味不断飘来,被柔儿的风儿簇拥着在他身边打了一个又一个摆子,让他将连死5次,双倍承受的痛苦彻底遗忘,身体也因此焕然一新充满活力。
“你身上有月亮的味道。”用神力治愈道森后的迦娜脸上歉意稍减,缓缓开口说道。
“用了那位开发的月镜魔法,算是特制的分身…我的本体还在山脚下,你呢?”道森没有提马尔扎哈的事情,有本体在下面盯着,除非这家伙死在山上,否则对方必然跑不了。
“说来话长,我们还是先进行未完成的仪式吧…幸好你及时唤醒了我。”
神书
神色复杂的迦娜露出一抹笑容,主动伸手拉着不明所以的道森走向那扇高不见顶,玄奥异常的星界之门。
“等等、等等…什么仪式?”
凡女升仙 10指勾画
“降临仪式。”
學員 末世 路
“你,附身我?”
表情微妙起来的道森本能就想拒绝,却被一股无形的风推搡着走了过去,前方拉着他手的迦娜转过身体与他四目相对:“对,就像当初女士附身你一样,对你自身不会有什么损害…毕竟我刚刚才赶走了铸星议会选中的降临者。”
“那家伙可是叫马尔扎哈,几天前还是虚空的傀儡。”
见迦娜提起莫甘娜的道森顿时放心下来,但还是没忍住提了一句想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因为与其说星界没有发现这一点,倒不如说他们发现了仍然做了如此选择。
心牢 潇湘清梦
“你说的他…好了,时间差不多了,闭上眼睛。”
话说一半的迦娜脸色微红,被大门附近金光晃得看不太真切的道森闻言闭上眼睛,下一刻他身上多出一个温香软玉的身体,他理所当然的有些血脉偾张,但也不过一个瞬间。
下个瞬间,遍布星门的调和之音奏起天籁,漫天星辰齐齐暗淡,唯独一颗星辰闪耀天空,位于巨神峰附近的所有生灵齐齐抬头看向这颗明星,顿感一股清风徐徐,煦煦如阳,希望漫天。

t2m82超棒的言情小說 雲起瓦羅蘭 起點-第914章 同命鴛鴦鑒賞-lpx63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啪嗒、啪嗒…!
脫單公寓 柴特兒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不…应该说是尾巴拍打在粘稠地面上的来者,在周围墙壁的微光脉动下露出影子。
这个影子有着披肩长发,身材妙曼,两只手呈剪刀状…咔擦,噗通,啪啪啪!
从影子上能判断出这是个鲛人的守卫,抬起双手剪断其中一朵紫黑色花苞,任由其落地砸得粘液飞溅,并吐出被花苞所吞没的生命!
“拉、拉、夏…跟、跟我、回、回家吧…”
被花苞吐出的竟是一位金发、红眸,身上绿色鳞片脱落大半,以至于看起来异常凄惨、生命气息极不稳定的女性鲛人。
很明显她被关在这里并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有一段时间,毕竟虚空世界不可能特意储存一个快要死去的生命。
最关键的是,这个女鲛人所说的名字“拉夏”道森听过…他就是鲛人族这一代的唤潮者,也正是因为他没有从深渊返回,才有了娜美偷偷跑去深海的行为。
“原来如此…”
略一移动道森就看到被花苞挡住的拉夏,他与娜美在深渊中见到的描述一模一样:是个额头中央被紫色宝石占据,双眼泛着紫光,整个身体都枯萎衰败,却还活着的怪物。
海贼之国王之上
忘忧谷 苔花初放
傲骨龙神 荷夫
娜美说她遇见的怪物拉夏,曾邀请她一起前往深渊获得强大的力量,那样就再也不必恐惧黑暗了。
娜美当时没有答应逃走了,拉夏也没有去追她,没想到对方竟是真的来到虚空世界。
“艾薇…”
在女鲛人恳求下的拉夏呢喃出声,额头中央如紫宝石一样的事物因此闪烁不休,几个呼吸过后便暗淡下去。
“快,快走…趁我还能控制自己!”
语气突然急促起来的拉夏双手来到身后,似乎在怕它们不受控制的将眼前的爱人杀死。
是的,爱人。
拉夏和艾薇,一个勇武过人,一个温婉大方。前者被鲛人们选作唤潮者,后者被看做是海柔尔的接班人…可以说,他们两人便是鲛人族中最受人敬仰的夫妻。
可这一切都在娜美从深海回来的那一天变了,是她带回拉夏堕落于黑暗的消息,艾薇本人也被族人严加看管起来。
这并不是对她的迁怒,而是为了阻止她前往深渊寻找爱人…在这之后娜美也偷偷去过深渊几次,想要找到拉夏并杀死他,然后将他的尸体带回鲛人族由艾薇埋葬。
毁灭世界哪有建模好玩 按时的鸽子
末世遊戲
腹黑男神,別心急
可惜的是,直到娜美外出去见陆游者时都没有找到拉夏,而那时艾薇也整日将自己关在家里不见任何人…谁曾想这才过了几个月,她就被关在虚空世界深处,而且还是作为虚空的储备粮食。
这两人还真是感情深厚…啪嗒!
试图起身的艾薇摔倒在粘液中,急忙想要搀扶她的拉夏伸出手又顿住,“不,我不怕的…拉夏!”伸出手的艾薇抓住拉夏那极为锋利的剪刀手,任由上面的刃面将自己的手掌割得鲜血横流。
“唔…”
遍及全身的痛苦,迅速激活了久困的身体,让艾薇低吟一声摇动尾巴起身,尽管脸上、身上都是虚空本身分泌出的不明粘液,她还是努力挤出笑容:“拉夏,跟我、回家吧…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陪、着你!”
“嘶嘶、嘶嘶…!”
想要说些什么的拉夏,额头上的紫色宝石又一次闪动起来,以至于他连话语都说不清楚,变成如虚空怪物一样的嘶吼声——嘭!
纵有千言万语此时也来不及说的拉夏,毅然决然将妻子撞飞,“不,我不走,我来、这、里就是、找你的…拉夏!!!”伸出手的艾薇瞬间泪流满面,这些晶莹剔透的泪水一经浮现拉夏就纵身上前双手飞剪,顷刻间就将它们剪碎,令从中逸散出来的水分与能量构成一汪蓝色水泡将艾薇包裹,并带着虚弱至极的她快速向上浮动。
嘶嘶、嘶嘶…啪嗒、啪嗒!!!
深深低吼着的拉夏目送艾薇被水泡带走,自身便再也坚持不住的抽搐起来,开始痛苦得满地打滚,哀嚎不止…很明显,抵抗虚空力量的腐蚀并不容易。
又或者说,他能在爱人的呼唤下暂时恢复理智,就已经是相当难能可贵了。
“不不、不不…给、给我开,开!”
“嗡!”
“拉夏…你是谁?求、求你,你,你救救他,救救拉夏、救…”
无力拍打着水泡的艾薇,突然感受到温暖的魔法注入为自己疗伤,她先是下意识的喊出丈夫名字,紧接着便看到道森年轻的面容,然后如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那般·想也不想对他发出不顾一切的哀求!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艾薇女士,看来你已经猜出我的来历了。”
措不及防被撒一脸狗粮的道森叹息着,这对夫妻的表现让他实在不忍他们就这样离别…所以他才选择出现,而不是暗中发力将艾薇送出虚空世界。
“拜托了,救救拉夏…他为鲛人族付出了一切,不能抛弃他,我恳请使者大人您救救他,救救他!”
能够感受到道森魔力中强大“月之力”的艾薇,理所当然的将他当成了皎月使者哀求不断。
只是这一次,艾薇没有得到回应,有的只是道森复杂莫名的目光,因为他看到她眼中的紫色蕴光,以及从她额头上慢慢、慢慢裂开,却让她一无所觉的紫色宝石。
她最终也没能逃脱虚空的侵蚀,两人算是做了同命鸳鸯。
只是刚才她为何没有变成这样?
难道是因为没有外来能量可用,可是那些化作水泡的晶莹眼泪…那或许就是艾薇还属于鲛人时最后的纯洁了。
迅速对此做出分析的道森,本可以直接将艾薇杀死,避免她变成和拉夏一样的怪物痛苦万分,但刚才两人相见的那一幕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他不忍痛下杀手。
“算了,罢了…救一个也是救,救两个也一样!”
痛下决心的道森狠狠一咬牙,双眼之中浮现出迷人的紫色蕴光,艾薇的红眸只望了一眼便失去焦距,视线也因此变得迷离起来,竟是一副毫无抵抗任人宰割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