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重生之阪道之詩笔趣-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閲讀

重生之阪道之詩
小說推薦重生之阪道之詩重生之阪道之诗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斋藤飞鸟不轻易示人的一面
——“映像研”将在4月份推出电视剧版了。这是对同名人气漫画的改编,漫画讲述了在高中相遇的三人成立了映像研究同好会(即映像研),埋头于动漫制作的故事。作为一部存在原作的作品,各位在出演自己的角色时有没有什么特别注意的地方?
斋藤:一开始觉得我饰演的浅草非常孩子气,因此在动作和声音上特意作出幼稚的样子。但后来演着演着,感到她并非是那种处于孩子和大人中某一端的角色,而是两者兼得的人物。
将门凤女:狂妃战天下 绛美人
金田 怎麼 念
——从哪里有了这样的感觉呢?
斋藤:比如说在电影版中,在与机器人研究部的交涉中,她能够说出很现实的话,展现出成熟的一面;但面对比如动漫这种自己热爱的事物时,又会非常直接地、很快进入妄想的世界,显示出她的童心。仅仅演得像是儿童,是绝对无法传达出浅草这一人物的深度的。因此,我在表情、眼神、说话方式等方面,经常思考能否传达出浅草的神韵。同时,也会与英(勉)监督讨论这些。我是一面这么做,一面塑造这一人物的。
山下:我饰演的燕酱,是有着明确的喜怒哀乐,会直接表达出情感的女孩。因为和浅草呆久了,言行也逐渐相似起来。我在阅读剧本的时候,在自己心中消化了这种变化,希望能逐渐将燕酱演出她的个性来。
梅泽:我在阅读原作的时候,感觉自己饰演的金森是个“机械的人”。因为她不太表露自己的情感,与人接触时也显得非常漠然。所以担心,如果就这么演出来的话会不会缺乏人情味。所以怎么演好这一部分也成为我的课题。
斋藤:确实
梅泽: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在出演某一场景的时候,英监督给我这样一个建议,他说“不如多露出一点微笑如何,我觉得金森也会露出这样温暖的表情的”。以此为契机,想到“再稍微融化一点棱角也不错”,能够竭尽全力去演了。
恶魔游戏
拐 個 王爺 來 生 娃
——在拍摄过程中,看着其他成员,有没有让你感到“真是在努力了”的地方呢?
山下:阅读原作的时候,感觉饰演浅草是个很难的事情,完全无法想象飞鸟桑将会如何去演、但是,飞鸟一边与监督讨论,一边制作“飞鸟式的浅草”,并且在摄影中一直扮演浅草,这让我也容易投入自己的角色了。
梅泽:对,就是这样!
山下:然后被吊起来啦、到处乱跑的场景也很多,感觉会很辛苦。而且,平常在休息室里很少会看见飞鸟桑活动的样子…..(笑)。
斋藤:这倒没法否定(笑)。
山下:大概这是只有在这里才能见到的珍贵场景吧(笑)。
斋藤:(笑)。山下原本就有不少参演影视作品的经验,还当过电视剧的女主角,在这个意义上,她“在现场能为我们演好水崎燕”吧。我和梅至今没有太多交往,也很少一同出演,所以很难想象她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演出。
梅泽:是的呢
斋藤:所以在剧中非常重要的浅草和金森的关系,我对我们能否好好表现出来感到不安。但在开拍头一天,梅的头脑里就已经有金森的形象,并且试图好好表现出来。我看到后一下子信赖感就增加了。大概,梅不是那种凭感觉的,而是依靠思考来演出的类型吧。我觉得这在现场将我们导向了很好的方向。
——斋藤说得对吗?
梅泽:她说得没错。我确实是那种靠思考的类型。不是那种在现场一下子就能将感情表现出来的……不知怎么有点害羞了(笑)。那我就说说山(下)给我留下的印象吧。山在之前就有许多参演影视作品的工作,在读原作的阶段就已经成为燕酱了。她常常拿着原作漫画到拍摄现场,我觉得这一行动很好地传达了她想要将原作和拍摄场景对照着来演绎燕酱的想法。
山下:嘻嘻(害羞)。
梅泽:然后我觉得她和工作人员的沟通能力很强。山本身虽然说自己不善交际,但完全看不出来。一边还会说笑话来活跃气氛,因此即使是很辛苦的场景也能开心地面对了。她肯定不是刻意去制造这种氛围,而是从她的本质当中焕发出来的。我觉得这一点很厉害。虽然和山都是三期生,而且一起待了很长时间,但这些是这一回再次让我刮目相看的地方。
山下:我很喜欢拍摄现场。当然也喜欢表演,之所以喜欢去拍摄现场也有其中能够表演的缘故。通过表演将自己表现出来,这是很贵重的体验,非常地乐在其中。大概是这种心情泄露出来了吧(笑)。
压力很大,每天都在战斗中度过
——你刚才说摄影期间一直都乐在其中
山下:是这样的!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作品亲密接触几个月,这是非常开心的事。不过反过来,又感到必须将原作的世界真实地表现出来。必须回应监督和原作饭、以及原作者·大童老师的期待,这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每天都感觉在战斗。但正是因为经历了这种辛苦,便更加期待它的完成了。
——原来如此。斋藤桑和梅泽桑,现在电视剧已经杀青了,两位是什么心情呢?
梅泽:我的话,最初得到饰演金森的offer的时候,有一种“我要来演这个人物吗”的冲击。我当时从好的方面说服自己,通过参演这个作品,说不定能够扩展自己的演技之类的。但实际上感觉非常值得。感觉自己演出了只有真人版才能表现出来的金森。许多欢乐的场景中也含有很多让人感动的部分,是一部能让人落下开心的泪水的作品,请大家一定要来看看。
斋藤:在开拍前,我也找不到浅草和自己的共同点,对于饰演这样一个人物感到有些害怕。既有对原作饭能否接受的不安,也会想乃木坂饭会怎么看。到现在我还是有点不安(笑)。CG的场景我是全身心投入地出演了,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
问:你是什么“宅”?
斋藤:我是番薯(薩摩芋)宅。我特别喜欢烤红薯和红薯干,平时就很喜欢在网上购买不同产地的红薯,比较它们味道上的区别。这一回的摄影地,茨城,也是番薯的产地,在那里吃了许多有名品牌的烤红薯,还把红薯干放在电炉上温来吃,每天都很开心。
山下:我是甜瓜果汁宅。我从小时候起,就因为电车站离某家果汁店近,因此就决定坐电车,而去果汁店一定会喝甜瓜汁。就算是现在,去买东西的时候,也会事先调查附近有没有果汁店。超市地下有时会有,到那里一定会点甜瓜汁喝。
梅泽:我是美容宅。经常会看与美容相关的杂志和视频,常常会查阅新出化妆品的消息。我很喜欢马铃薯,这玩意儿居然还有美容效果!虽说容易被认为会导致肥胖,因为是碳水化合物。但实际上富含维生素C,对胃肠也很好,是很好的食品,因此在积极地食用中。

zbmwr精彩言情小說 重生之阪道之詩-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推薦-gt57c

重生之阪道之詩
小說推薦重生之阪道之詩重生之阪道之诗
为什么会这样呢?
渡边:因为作为under成员可以在一起(笑)
北野:分开的话就会很寂寞呢!
渡边:这次能够一起入选到选拔之中,真的算的上是实现了梦想
在选拔成员的休息室后台中也能够在一起啦!太好啦,有这样的感觉呢(笑)
真的是关系很好呢
北野:请写上我们的关系就像并肩在宇宙一样好!
渡边:我们可是宇宙兄弟哦
北野:是这样的
虽然并不是作为unit的名字,但是对于我们俩的话请称我们为宇宙兄弟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两位有什么想要去做的事情吗?
渡边:很多很多,想要做的事情呢
北野:像今天这样的摄影就超开心呢两个人都很好的地完成啦(笑)
渡边:
在日程表上看到有今天的取材的时候,我就和日奈子说啦
因为她就在身边,说道「日奈子~!有一起摄影的日程哟~!
然后她回答到真的吗!(笑)
北野:我向她问到染头发不?怎么办呢?
渡边:我可是染了的哟
北野:因为迷离爱把头发染深了
所以日奈子昨天,也去染了头发
是因为迷离爱去了,所以我也要去!
做为研究生,Under
不断磨砺的六年
二期生中最年轻的她
手握名为舞蹈的武器
驰向选拔的那一天到来了
至今成长起来的
饱含着经验与感情的那个气球
正在膨胀
正是这样的强大带着她飞得更远!
渡辺みり愛,1999年11月1日出生,东京都出身。
以上乘的舞蹈能力做为乃木坂46新道路的开拓者。
最终在23rd单「Sing Out!」中首次进入选拔。
破 斗 蒼穹
在站上Under的C的时候还是很不成熟
——虽然第23单单曲进入了选拔,但早在在作为Under的C(17单)之后的18单的时候就很被看好进入选拔了。当时你也有想过【(进入选拔)就是现在了】吗?
当时觉得18单是三期生进入选拔的节点,然后这次(23单)是可能就是四期生进入选拔的节点,所以对自己进入选拔其实并没有期待。
——好像北野(日奈子)桑在选拔发表之前就在说要是迷离爱能进入选拔就好了这样的话。
是的呢。她和我说过「要是能一起进选拔就好了」。能在同样的环境里的话会很开心。
——「乃木坂工事中」的选拔发表之后的感言里说到「一如自己的努力」,是什么意思呢?
因为我在这六年间从未对工作的事情有过任何拒绝。虽说拒绝并不一定都是坏事,但是我总会抱着无论如何都尝试一次看看的心态。所以我觉得就算进入了选拔也还是应该继续保持这样的心态。
——在出席歌曲番组的时候,很多时候都突然被以Under的身份被提到。所以渡辺桑也有能成为话题的点呢。
因为有一些饭在看了我在作为Under出演歌曲番组时的表演,发现了我「舞跳得真好」,所以我想在以主要看选拔成员的饭的人中也会有被注意到的机会。
——说回刚才的话题,17单作为Under 的C的时候有感觉到后悔的事情吗?
其实很后悔。那个时候很不成熟。仍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幸得周围的成员和工作人员的很多帮助。现在的话自己已经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了,也已经是一个可以提出相对的意见了。
——在东京体育馆的UnderLive(2017年4月20日-22日)的时候,光从「支周而立」这点上看已经能看到很成熟的一面了呢。
能这样说真的很高兴。因为是作为C位的最后的总结发言,很苦恼不知道要说什么,但到后来,发自内心地想要把每个人的闪光点都好好说出来。
——那作为渡辺桑,从没能进入18单选拔这件事中有什么收获吗?
因为就算在这个位置,饭的数量也在逐渐增加,所以即使在这里也要好好努力继续向前。
——那有觉得23单进入选拔这个时机是很好的吗?
要是18单就进入选拔的话,就可能会太过勉强草草收场了。从去年11月开始,以19岁的自己开始改变考虑事情的方式之后,心态放松了很多。所以这两年其实算是很好的准备期吧。
——这次进入选拔以后,有能实现自己想法的地方吗?
嗯,我真的非常喜欢Seishiro桑的编舞,所以在「乃木坂工事中」写留言的时候,我就写了「要是主打曲的编舞是由Seishiro桑担任的话就好了」。
总裁毒爱小小妻 弹指心
——实际上「Sing Out!」的编舞也真的是由Seishiro桑负责了。
在MV里有几个人在一起跳的单独镜头。虽然我站位是在第三排还在想会不会有我的镜头,但是最后还是有和sayu(井上小百合)以及久保酱三人一组在一起跳舞的镜头了。甚至还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作为整曲的C在起舞呢。在第二次的副歌部分有我和白石桑,iku酱(生田绘梨花),(齋藤)飛鳥,(鈴木)絢音一起的镜头。我觉得我能做的就是要尽可能让我的舞蹈动作更好地展现出来,所以首先还是希望大家能看到我的舞蹈。
——Seishiro桑会直接的指导你吗?
将军,寡人想你了 玥漫
在「Influencer」和「Synchronicity」等歌曲代打的时候曾有幸得到过他的指导。我对舞蹈的欲望也是在「Influencer」中所萌发的,所以对于我来说,seishiro桑就像是我的恩人一样。在去年9月份跟生驹桑去看seishiro桑的公演的时候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关于「Synchronicity」有什么难忘的回忆吗?
在台湾演唱会(1月27日台北体育馆)和那个时期的音乐节目中,我代替了因工作安排而无法出场的(堀)未央奈的位置,在那个时期由我来代替未央奈位置的次数还挺多的。即使是作为代打,能在第一列跳着自己喜欢的舞蹈,并在众多的观众面前呈现出来还是会很开心。
——seishiro桑编舞的过人之处体现在哪里呢?
因为舞蹈会有很清楚的设定,所以在呈现表情的时候也容易一些。爵士乐大多会有贝斯,所以我觉得喜怒哀乐的表现也会更加轻松。总之在跳舞的时候感觉是很好的。
——「Sing Out」的舞蹈跟「Influencer」和「Synchronicity」都不同吗?
是不同的。
——很期待预定5月26日在横滨体育馆的「Sing Out」的表演。
我想呈现出可以报答Seishiro桑程度的舞蹈呢。
关于同期生的话题
2期生的任务
——之前提到的一起去看Seishiro桑公演的生驹桑在舞蹈上也很有自己的风格呢。
跟生驹桑一起去看seishiro桑的公演的时候聊了很多。虽然乃木坂连续两年得到了日本唱片大赏,不过在那之前还是感觉到非常担心的。在这个带领团队的成员们不断毕业,团队中心转移到三期生与四期生的时间点,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出问题。我并非处在立于队伍前列的立场,所以我想从队伍的后方来带领并支持着大家。工作人员那边也说过“想用飞鸟和迷离爱的舞蹈来带领整个团队的舞蹈”。
——在Under Live中一起走过来的后辈们也进入了选拔啊。
真的很开心,在选拔发表结束后,莲加和久保酱都对我说了“迷离爱桑进入了选拔真是太好了”,在乃木坂46版音乐剧「美少女战士水冰月」中因与我共演而关系变亲近的梅酱也很为我高兴。

m0fba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阪道之詩 起點-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看書-mx71b

重生之阪道之詩
小說推薦重生之阪道之詩重生之阪道之诗
——三期生12人,四期生有16人了。
生田是呢。正因如此,如果有一天自己毕业的时候,不想后辈对自己有所顾虑。所以现在,为了让后辈能放得开,要更多的和后辈们聊聊天这样。
飞鸟唔。
——和后辈的交流也增加了吗?
生田因为有点不习惯,感觉有点奇妙。(笑)
飞鸟花花的搭讪方式真的奇妙。大家都老老实实地被她困住了。(笑)
木头男的淘气狐狸
生田不是随随便便就行,而是要好好地走近对方,但因为自己的不习惯,就陷入了奇妙的状况(笑)
飞鸟我懂我懂。大家都很困扰哦(笑)
画墓
軍 寵 首長 好 生猛
生田啊哈哈(笑)
飞鸟不过,困扰是困扰,但其中也包含着「生田桑真的很有趣呢」的想法。
生田比如樱酱(远藤樱),我就会一直看着她,死盯着看。就算樱酱感到困扰,我也一直看。还有就是站位比较靠近,手的编舞动作可以自由做的时候,我就把她手缠住不让动之类的(笑)
飞鸟做了呢。(笑)
生田还有,无端对久保酱严厉,有点翘起下巴的一直说个不停,当然这是玩人设啦。「等一下,干嘛啦~」这样经常被她说。还有在唱歌的时候也老手痒去摸她。
飞鸟做了的,做了的。那个死盯着别人啊,还有前阵子整久保酱,我也参加了。我俩,都把下巴翘得多高(笑)
锦绣山河红伞篇
生田「为啥这么搞我啊~」即使被这样说了,还是回了「呀,没什么…」这样的话。(笑)
飞鸟「嗯,没什么…」这么说了。(笑)
生田咋说呢,如果是想普通的交流一下,最终还是会变成例文一样。「最近咋样啊」「很精神啊」「啊哈哈哈哈」这样的。我觉得自己的交流能力不太行,想着花点功夫来一下,结果就变得奇妙起来了。嘴会说的人,花都可以说开了,想变成这样的。一直想着和后辈缩短距离,但还是就保持原样了…我绝对不是要故意做出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哦。
飞鸟慢着,还真的说得出口啊(笑)
伯爵与妖精 谷瑞惠
——整个团的气氛如何呢
飞鸟我觉得最近的乃木坂气氛非常,非常好。果然还是乃木坂啊,就像关系好的朋友一样,大家相处真的很和气。我在under的时候,看着麻衣样花花她们的身影,就觉得「这些人真不错啊」。一直想着绝对不能破坏那时那种氛围。
生田嗯啊。
飞鸟在一期生渐渐毕业离开的情况下,果然成员间的关系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变化,后辈们也在增加。但是现在,就好像什么都没改变一样,总有种曾经的感觉回来了。大家都很和谐,不是那种吵吵闹闹的而是老实可靠的。不过,像是「这个孩子和那个孩子,都是互相喜欢的吧」的气氛,环顾四周到处都有这种感觉。这种没有改变的部分,真的很好啊。
生田阿苏啊,真的变得开朗起来了呢。
飞鸟这个最近被好多人这样说噢。
生田听到说回到了过去的乃木坂的时候,感觉回到最最初期的时候的气氛的人,难道不就是飞鸟吗?在现在也在好好地营造的同时,也有种很强烈的变回以前的感觉。这是咋回事呢,是心境变化了吗?(对着麦比划了个手势)
飞鸟不不(笑)。就,在拍(主演电影)《请勿对映像研出手!》的时候,饰演浅草(绿)而放飞自我了。即使以这种感觉和阿梅(梅泽美波),阿山(山下美月)还有经纪人相处,也被她们接纳了。那段时间身边也越来越多人说我「稍微变得开朗点了呢」。对于变得开朗起来的我,感到开心的人挺多的呢。
生田这样啊~
飞鸟我自己来看的话,初中生的时候觉得乃木坂的魅力之处就是姐姐成员们天真无邪的点。反而年少组的更成熟稳重。所以现在作为大人,不断听到周围的人说「变得开朗起来了」这样的话,说不定我也走上了和姐姐成员们相同的“天真无邪的道路”,所以有点暗自开心呢。所以,打算大杀特杀更天真无邪一点。(笑)
生田感觉我俩的风格完全逆转了啊。我变成喜欢看书的感觉,然后飞鸟就变成会说「耶!耶!」,「呀吼——」这样的感觉(笑)。10年时间还真能把人变成这样啊。
飞鸟是呢(笑)
生田最近,倒不如说以飞鸟为中心的(交流)也出现了呢。
飞鸟诶?有这种事吗。
生田有的有的有的有的。像采访的时候,也能很积极地融入话题了。能双向交流真的挺好啊。大家聚在一起天真无邪地傻笑打闹当然很好,但彼此在自己的道路上努力也是很不错的呢。乃木坂就是一个不用顾忌这些的好地方呢。
——第10年想做的事是…
生田果然,还是觉得有一天能让客人们进场看live就好了呀。
明朝伪君子
飞鸟是。
生田果然,让饭们和观众感到开心是最好的事啊。真切见到对方的脸,直接见面的机会现在没有了。虽然也很认真地在做着线上的活动,但还是会想,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来那样呢。
韩娱之你的名字
飞鸟大家都这么说。「也差不多想见见饭们的脸了」这样。毕业con唱「きっかけ」的时候,麻衣样和花花真的美绝了,真想让饭们现场欣赏啊。
——两位现在还是很热心地投入工作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生田虽然有很多事要做,但基本的,还是只会向上看哦(两只手向上指着)
百变女王:高冷男神私房爱
飞鸟唔,对呢。
生田一旦我们说了消极的话,说着说着就会真的变这样了。说出口就结束了,也有像这样的情况。不是「会怎样呢」,而是「要怎么做呢」,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前进,只有多说点积极的东西,团里也会变得更加开明和谐。
飞鸟唔。而且我自始至终大概都是,就算成员毕业,从某种角度说也不会觉得过于寂寞的类型。因为,快乐的成员们还有很多都在呢。像花花这样的,不也还在我身边吗。
生田就算说了消极的话,也只会让饭们感到不安和担忧。若是自己应援着的人说「啊,已经不行了吧…」,会让自己觉得「诶?!」。与此相反,全力以赴,说出「跟着我来!」这样的话,别人也会觉得「好嘞!」这样想要应援了。哪怕流露出不自信,我觉得也不是件坏事,因为我年少时也是这样的,但是觉得都走到这一步了,这已经就是自己的使命了。
飞鸟我在「裸足でsummer」这单的时候也真的非常害怕,全部都说出来了。真的,大体我都理解,我和花花是一样的意见。因为我们不好好地脚踏实地、堂堂正正,坚强地走下去的话,那些追随我们的人也会渐渐离开的吧!

h9csm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重生之阪道之詩 ptt-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讀書-ber3n

重生之阪道之詩
小說推薦重生之阪道之詩重生之阪道之诗
——和岩本桑至今担任过center的两次曲子『トキトキメキメキ』和『~Do my best~じゃ意味はない』的感觉不一样吧。
此夜心南寻 叶九胖
对。『トキトキメキメキ』的时候我单纯地因为站上center而感到高兴。曲风非常可爱、MV也给人吵吵闹闹的感觉、对于那时14岁我来说比较轻松。很适合曾经年幼的自己。
但是、『~Do my best~じゃ意味はない』的时候护法位是两位前辈(樋口日奈和渡辺みり愛)、同时也是第一次由三期生担任under曲的center、当时真的好紧张。Under有前辈们沉淀至今的历史、饭under的人也没有那么多。感受到了center的重担、心想「必须在此刻获得成长」。到了『明日がある理由』我活用了under center的时候积累到的经验、所以没有感觉到紧张或是害怕、还感受到了来自身后前辈们的温暖。
我和学姐的清纯时光
——纵观乃木坂46、斋藤飞鸟桑作为第一个经历了under让人印象深刻。岩本桑也感受到了under时期给自己带来的成长。Under live的经历是不是会特别记忆深刻?
相当深刻!加入以后了解到了under live的历史、感受到「走出了一条不得了的路」、当自己切身参加过以后获得了相当多的东西。
林海 音 城南 舊事
中部巡回(18年5月)的时候、受到了前辈们「要靠自己完成一场live」这样强烈的想法影响。合舞的时候会很认真地讨论「这里这样会不会更好一点」、前辈们从头到尾全都教给了我们。排练的时候经常因为不顺心而感到艰辛、正式出场的时候得以打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那场under live虽然得以开心地度过了、但是24单却作为under C迎来了under live(19年10月/幕张messe)、感受到了自从通过选拔以来最大的紧张。因为原本是我在近处注视着作为座长引领我至今的前辈们、「我能做到如此了不起的事情吗」我当时对此相当烦恼。
舞台上打招呼也是座长的本职、必须得背负起责任站在舞台上···就在我苦于如此重压的时候、前辈们特意用轻松愉快的语调向我搭话说「不必那么紧张」。排练的时候也为了让我能够享受其中而关照着我。多亏了前辈们我才得以开开心心地完成了表演。和我关系很好的みり愛夸奖我说「我担任座长的时候忍不住哭了、莲加没有哭出来真的很厉害」、那段时间真是受到了前辈们的帮助。
——正因为有好好地把under live中学到的东西活用起来,才有了今天的岩本。不管怎么说,有3首center曲真是太厉害了。
夜虎
我也很吃惊。刚加入乃木坂46的时候有不成熟的地方,来握手会的人也少。也有的时候觉得是不是粉丝都看不到我呢,因此对现在的状态感觉像在做梦一样。能够被粉丝和工作人员们一步步地认可,真是十分感激。
希望各位粉丝不要心急再等一等
——加入乃木坂46后,最初有感到非常辛苦的事情吗?
最初并不了解演艺界以前的世间百态,自己对于和大人一起工作感到很困难。在电视上出场之后,能被很多人看到,能听到各种各样的意见。如果发表了非常识的言论就会收到批判。12岁的时候体会到了严格的地方。
——我觉得毕竟才12岁也有无可奈何的部分呢。
但是工作人员们跟我说过好多次“即使12岁也必须保持专业意识地和大人们接触。”所以我理解了要靠自己的努力了。
——至今一直都采访过岩本,想问问是什么时机被认为专业意识很高了呢。岩本自身是在什么时候感觉发生了变化呢?
「ジコチューで行こう」的时候进了选拔,下一单的时候变成了under。感觉是在这一段时间发生了变化。
——上个月采访高山和星野的时候,看到岩本教4期生「裸足でsummer」的舞蹈动作后,高山好像感觉今后也能安心了呢。星野说“莲加是前辈了”,岩本好像回了一句“还好”(笑)
啊哈哈哈!我和南酱关系很好,两人在聊编舞的时候,不知不觉就聊到了是不是我教一下4期生比较好呢(笑)。南酱说很会教呢,让我十分感动(笑)。
——明明都不是「裸足でsummer」的初始成员,还能教别人舞蹈真是太厉害了。
因为3期生们对于舞蹈的细节部分,也有弄错之后记住的。前辈们都教给我们了,也必须这样子教给后辈才行。“舞蹈一定要整齐”,会有这种想法也是很大地受到了under live影响。我记得在34期live彩排的时候,经历过under live的成员都积极地发言了。
——3 4期live(19年11月),也有让3期把乃木坂46的表演传给4期的意思吗?
那个时候能感受到3期生们的认真,希望4期生们也抱有同样的热度,拼命传出去了。
——这回的选拔4期的清宫玲和田村真佑初次进入选拔,有想过支持她们两人吗?
和田村真佑本来关系就挺好,我们是互相不用敬语说话的关系。我和玲酱同岁,她很开朗所以也可以无所顾忌地聊天。两人都很有胆量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不过如果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找我商量。
——表题曲「僕が僕を好きになる」中前排是3期的3人呢(山下、梅泽、久保)
一直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但从后面看过去就感觉非常帅气,我觉得是很适合前排的3人。
宋疆
——3人都给人一种严于律己的印象呢。
是的呢。不过梅泽和久保对自己的评价很低,希望她们能更有自信一点。两人如果能自信地跳舞的话,整体上肯定会更有魄力。Center的阿山当然也很重要啦,但我感觉这次表题曲全靠梅泽和久保了。
——岩本对自己有自信吗?
有自信、没自信这里面二选一的话很难,我觉得自己有更多能做到的事。就「僕が僕を好きになる」来说,自己在摄像机没拍到的时候,为了让歌曲的世界观留下更深的印象,我会特别留心漂亮地把舞蹈跳出来。
——岩本已经是第5年的三期生了,从年龄上考虑,山下是现在进行时的话,岩本就是未来了呢。梅泽好像经常说岩本未来一片光明,在采访中也说过想要延续未来。
同期的谁站到前排了,同期的谁出了写真集的时候,怎么还不到莲加呀?经常有这样子心急的粉丝,希望他们再等一等。在团里即便待了很多年,从社会角度看来也只不过16岁,这个层面上来说我还只是个小孩子呢。所以希望大家不要着急(笑)。
贫女也疯狂 洒洒三点水
——将来有想要更进一步的想法吗?
想让粉丝们开心的心情很强烈,想着如果什么时候能站到前面的话。请再等一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