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重生資本狂人 傑奏-第0815章 趁着人情還熱,多吃幾塊好肉推薦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拿下庄信万丰银行的黄金交易牌照,对高益来讲,可谓目前的头等大事,高益总经理叶黎成得到高弦的通知后,立刻从香江赶到伦敦,亲自处理。
不得不说,从香江、澳洲往英国拓展业务,还是有一定便利的,已经有了伦敦证券交易所会员席位的高益英国,现在便再下一城,得到了一个萝卜一个坑程度更高的黄金交易牌照。
相比之下,高益在米国就要借助美林、高盛、大通等合作伙伴所掌握的渠道,毕竟,没有牌照,就不能亲自入场交易嘛。
当然了,高益米国业务的灵活性、前瞻性、高效性等等独特优势,也是高益英国不能比的。
大致来讲,现阶段伦敦金融街的氛围略显懒散,即使正常的流程也运转缓慢,慢悠悠地品着咖啡、看着报纸、谈着工作的绅士派头,确实体面又写意,但却是在吃老本,别说和华尔街的虎狼之师竞争了,连伦敦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都要下降了。
撒切尔正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个潜在的危机,所以在大力推动英国国有企业私有化的同时,也在酝酿着给伦敦金融街施加压力,以激活竞争活力,其中就包括研究怎么允许外资进入,或者降低外资进入的门槛。
高益成功收购庄信万丰银行,便算是撒切尔正府敲打吃老本的伦敦金融街的序曲了,别人即使心里泛酸,也无话可说。
高弦心里明镜一样,高益这次是抢了澳洲财团碗里的肉,还不能高兴太早,于是他叮嘱叶黎成,帮助英格兰银行处理庄信万丰银行的不良贷款时,要巧妙地和伦敦希思罗国际贸易中心庄信万丰银行金库抢劫案的理赔,挂上钩。
庄信万丰银行丢的那三吨黄金,可不全是它自己的,这就是其持有黄金交易牌照所带来的好处了,别人要黄金,就得经过伦敦五大黄金交易商的手。
为庄信万丰银行提供保险服务的劳埃德保险社,并非很多人马上想到的一家保险公司,而是根据一八七一年劳埃德法令成立的一个保险交易所,由一些成员组成,理赔能力应该不会出现问题,但就怕走程序像老爷车那样缓慢。
叶黎成心领神会,做人不能太实在,否则这年头容易吃亏,“您尽管放心地去法兰克福,收购庄信万丰银行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高弦微微一笑,先不急着去法兰克福,趁着眼前的人情还热,再多吃几块好肉。
叶黎成马上猜到了高弦的心思,您这是想从一级市场,尽可能多地得到英国电信这些国有企业私有化后的股票?
高弦感慨道:“不抓紧机会,头道汤就便宜北美那边的人了。”
英国电信私有化还要走英国国会通过新电信法那样的一系列程序,不过,很多风声已经传得有鼻子有眼了,比如就包括,英国正府希望把英国电信的股票,尽可能多地卖给米国的所谓更加优质的投资者。
顺便说明一下,英国国有企业私有化后上市的股票,并非全是一看到就被哄抢的香饽饽,因为这个时期的投资者,还是相对保守,而且那些私有化的英国国有企业,即使拥有行业优势,但诸如盈利水平之类的投资考核指标,未必让人满意。
说白了,撒切尔正府花这么大力气地推动英国企业私有化,想要筹措资金不假,高弦估计,可以融资超过二百九十亿英镑,可这些企业肯定也存在着包括运作效率低下在内的各种弊端。
就拿经营北海的油田业务的布里特石油公司为例,私有化完成后,其股票在去年开始公开上市,结果,认购率严重不足,而由此产生的损失,只能是承销商自认倒霉,看走了眼,承担了下来。
英国正府希望把英国电信的股票,尽可能多地卖给米国的投资者,估计是害怕再出现布里特石油公司股票遇冷的尴尬情况,毕竟,现阶段并非互联网时代,普罗大众还没意识到电信运营商所掌控的数据传输通道有多吸金。
当然了,也不能排除一种可能,即英国正府希望通过此举,帮助英国电信未来在全球各地拓展业务,拿到某种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正治利益交换条件。
相比于别人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高弦对英国电信股票的升值有信心,自然想要多多“打新”了。
见高爵士唠叨着找不到门路,只好再一次叨扰首相阁下地登门,撒切尔夫人微微苦笑,我倒是可以帮助高爵士,从一级市场再得到一些英国电信的股票,但高爵士也要多参加一些相关的活动,好向外界表明,正府没有针对你个人的所谓阴谋。
高弦满口答应,好,好,在去法兰克福之前,我一定多多配合这方面的公关活动。
当心满意足地告辞出来时,高弦正好遇到一个也来跑正府关系的熟人,高盛负责证券承销业务的埃里克·多布金,他自然随口就问,你是为了什么来公关的?
埃里克·多布金难掩怨气地回答,我听说了,英国正府已经内定摩根士丹利做为英国电信股票的承销商,所以我决定,要把能找到的每一位英国正府高官,都游说一遍。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暖婚之诱宠娇妻
“根据我的了解,这件事恐怕板上钉钉了。”高弦想了想,出主意道:“不过,以摩根士丹利的一贯承销手法,把机构们拉到一起,搞个批发大会便完事,估计英国正府所期待的发行效果,会大打折扣。”
“我觉得,你不如把游说重点放在,不看好摩根士丹利的承销能力,为将来得到其它私有化的英国国有企业的股票承销权,打个基础。”
“如果真无可挽回的话,那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埃里克·多布金叹了一口气,“高爵士倒是收获颇丰。”
高弦谦虚道:“我这也是帮着香江外汇基金资产增值,压力很大的。”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ptt-第0811章 給華爾街講解政策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这个时期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一本,可能还迷信于按照米帝的规则玩,就被允许超越米帝,雄心勃勃地四处布局,比如计划在英国本土开先河地建立汽车工厂,和英国达成银行业的进入许可等等,倒是方便了高弦,通过投其所好,达成了自己的目标。
第一期的港元日元货币互换协议成功签署后,高弦陪着家人们在东京稍作浏览,也顺便进行了购物,毕竟,诸如玩具、糖果之类颇能体现厂家用心程度的商品,对三个孩子的吸引力不可谓不大。
这让易大小姐不得不唠叨一番,尤其看到小佳媛抱着糖果罐不放手的时候,她更是操碎了心,千哄万哄,吃多了牙疼,云云,总算“防沉迷”成功了。
高弦笑着看了看小佳媛的购物“战利品”,见都是森永、江崎格力高等等的知名品牌。
不得不承认,这些厂商的营销,成功得甚至显得过度了,比如,一本这里,每逢情人节,女性向男性赠送巧克力的习俗,便很大程度上是森永卖力宣传的手笔。
瞧着那些包装,高弦突然心中一动,若有所思。
易慧蓉瞪了丈夫一眼,“发什么呆呢,还不帮着把你闺女哄到一边去。”
高弦哈哈一笑,赶紧抱走了小佳媛,但他也怕自己忘了突然冒出来的“灵感”,又叫来助理,吩咐道:“让人在一本这边给我办好两件事,并且接下来每个月向我汇报进展。”
“第一,搞一种食品包装专利,要具备这种设计效果,一旦食品包装打开,就无法恢复原样,最好还是透明包装。”
聪明伶俐的小佳媛,撅着嘴接话道:“爸爸坏,不让别人偷吃好吃的。”
大家都被逗笑了,高弦又强调一次道:“记住,我要的食品包装专利的要点,一旦食品包装打开,就无法恢复原样。”
助理郑重答应,在记事本上做了高优先级的记号。
“第二嘛,让高益一本整理一份详尽的一本食品行业调查报告,尤其调查清楚各家公司的股票上市状况。”高弦放低声音,继续吩咐道:“我有大用。”
注意到助理神色凝重,易慧蓉随口问了一句,“抱着闺女,嘀咕什么呢?”
高弦若无其事地打岔道:“顺便提醒他们做生意的时候留着点心眼,不能盲目信任一本食品行业的质量,该有的流程,必须要走。”
“拿生产这种巧克力的森永制果,所在集团的另一家下属公司森永乳业来讲,一九五零年代,森永乳业生产的奶粉,因为食品添加剂当中含有大量砷,导致大约一万三千名婴幼儿食物中毒,并造成一百三十名婴幼儿死亡。”
“但因为当时,一本正府把发展经济视为头等大事,进而支持森永乳业,加上那时候消费者维护自身权益的机制也不完善,结果食品中毒事件的处理草草收尾,森永乳业没有承担相应责任地逍遥法外了十多年。”
“而那些受害者的遭遇,就非常凄惨了,有的出现了脑瘫、智力残疾等障碍,有的长大后,因为身体残障而遭受就业和婚姻方面的歧视。”
“好在,随着意识提高,经过法律诉讼、抵制森永乳业产品之类的斗争,森永乳业终于认错,采取了一定的赔偿措施。”
这番打岔,取得成功,易大小姐点了点头,“这种食品安全事故,确实值得警惕,正好纳入我的议员办公室工作的关注范围。”
高弦连声称是后,不动声色地摆了摆手,助理便根据他的指示,去行事了。
……
九转重生 都市言情
从东京到了多伦多后,高弦便和家人分开,继续前往扭腰,参加由霍华德·休斯基金会举办的一次活动,当然了,重点是,他会以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的身份,给华尔街讲解他的政策。
凭借持续多年的活跃,霍华德·休斯基金会做为一个智库,影响力已经颇具规模了。比如这次活动的出席人士,既有扭腰联邦储备的官员,也有高盛、摩根士丹利、美林、所罗门兄弟、大通、花旗等等的高管,还有艾伦·格林斯潘这样的知名经济专家。
轮到高弦上台演讲的时候,众人报以热烈的掌声,因为在圈子里有一定知名度的高爵士,最近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让大家很是好奇,如此情况下,做为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掌握了香江金融一半权力的高爵士,会给做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江,带来哪些新的东西。
演讲一开始,高弦便亮出了一个观点,即自己做为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信奉的国际金融学原则是三元悖论。
这套理论是曾经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任职的两位经济专家,约翰·弗莱明和罗伯特·蒙德尔在一九六零年代初分别提出的,现阶段的被认可程度,肯定不如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了。
道理很简单,科学研究的成果需要足够的样本数据来做支撑,而人类社会活动的精确重现几乎不可能,只能靠时间一步步地用越来越多的实例去验证,比如对于三元悖论而言,从其提出,到亚洲金融危机,会有此起彼伏的经济危机,去验证这个假设。
三元悖论的大致内容是,固定汇率、自由资本流动、独立的货币政策,这三条边,不可能同时控制。
比如,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目前包括米国、一本在内的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就是拥有独立的货币政策,允许自由资本流动,而放开了汇率,交给市场调控。
高弦在演讲当中,旗帜鲜明地强调,自由资本流动是香江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立身之本,会一直执行下去,所以,各位金主大可放心,尽管带着钱来香江,就是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香江之所以会实施目前以美元为主、其它三种国际货币为辅的,港元联系一揽子国际货币汇率制度,也是迫于无奈,因为自从港元汇率开始对美元自由浮动以来,包括港元持续贬值、输入性通货膨胀等问题,越来越严重。
而港元联系一揽子国际货币汇率制度,相当于一定程度上的固定汇率。
说到这里,高弦解释,外汇基金管理局会管这条边的一半。
至于以控制通货膨胀为主要特色的独立货币政策,就香江的实际情况而言,不会刻意强求,外汇基金管理局管这条边的最多一半。
实际上,高弦在宣称自己信奉三元悖论的时候,也在进行自己的“改良”,那就是,既然固定汇率、自由资本流动、独立的货币政策,这三条边,不可能同时控制,那我只保证一边,控制一边的一半,控制最后一边的最多一半,不行吗?
更进一步来讲,这个“改良”,体现了高弦所要的灵活性。
资本来香江,守规矩地各凭本事赚钱,一切都好说;可如果想打劫,那对不起,我也不会死教条地挨打,保留做出相应调整、坑杀来犯之敌的权力。
……
高爵士的这番演讲,很有新意,也十分形象,赢得了众人的一片热烈掌声。

熱門玄幻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ptt-第0790章 壓力越來越大,但不在高弦這邊熱推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属于香江中产阶级居住社区的高富花园,囤耐保存生活物资的气氛也很浓厚,抢购不到诸如罐头、干货之类的食品,就买一些家居用品,反正精打细算着,尽量别被港元贬值的速度甩得太远。
人来人往当中,周成昌、秦素梅、秦梓新三人搬东西不算突兀,最多被人羡慕地搭讪几句。
等在家里落座后,三人聊天就随便了,秦素梅同样很关心被传得沸沸扬扬的,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公开争吵事件,“好多人都议论,正府始终不对港元急剧贬值采取措施,至少也是财政司彭励治难辞其咎,这个香江财爷,还真不如请高爵士当了。”
周成昌笑了笑,“财政司那个位置,老板还真没看上,他关心的是港元的稳定,这才是真正的大事。”
“除了知道钱越来越不值钱了,我们这些老百姓,哪还明白其它。”秦素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好在,大家还能指望高爵士,也相信高爵士。”
在这种话题上,周成昌还真没什么可和秦素梅深聊的,最多把秦素梅的茶餐厅里,络绎不绝的顾客,所代表的基层民众声音,图个新鲜地转述给自家老板,当个参考。
又聊了当初木屋区乡里乡亲的如今家长里短后,周成昌便起身告辞,去向高弦复命了。
秦素梅随口问女儿,“招娣,东西已经送回来了,还有小半天的时间,你不回公司吗?”
“本来下午就放假的,营业部那边,港元业务无人问津,外币业务额度耗尽,除了整理资料,还真没有工作可干了,正好让我彻底休息一下。”秦梓新一边回答着,一边调着电视机的频道,在BTV的翡翠台、明珠台,ATV的本港台、国际台等等之间切换,想找个感兴趣的节目,最后停在了一个谈话节目的重播上。
电视里,黄沾、倪框、蔡阑三张香江名嘴,围绕着将近五十年前的一港元,相当于如今的至少四百港元,这一极具娱乐性的话题,高谈阔论,嬉笑怒骂,妙语连珠,不但把秦梓新逗笑得花枝招展,连秦素梅也被吸引得,暂时忘记了回店里干活,坐在女儿旁边,跟着看起来。
黄沾回忆道:“还有印象的,我经历过的一次港元官方贬值,发生于一九六七年,英镑贬值百分之十四多,当时跟英镑挂钩的港元,也随着贬值了百分之十四多,正巧那阵子广告公司派我去米国出差,当要买一些当地纪念品,带回香江,送给亲朋好友时,发现钱不够用了,为了避免厚此薄彼的麻烦,我干脆什么也没买,倒是节省了一笔开销。”
蔡阑切了一声,“你这人啊,小气就小气吧,还总找体面的借口。”
倪框也跟着拆台,“我当时怎么没你这种感觉?”
宠上呆萌小记者
黄沾笑骂道:“那时候你很有钱吗?”
蔡阑帮腔道:“那时候他的稿酬,不见得比你这个广告公司高管的薪水少吧。”
黄沾毫不留情地反击道:“可他的钱都花在香江的酒吧,夜总会了啊,没去海外m怎么能直接体会到港元贬值。”
倪框咳嗽一声,岔开话题道:“是不是那时候,正府把外汇基金,从伦敦的银行账户,转回到了香江本地的银行账户?”
重生珠光宝色 蜗碎
黄沾没有穷追猛打,信手拈来地回答道:“那倒没有,等到一九七二年英镑汇率自由浮动、港元才与英镑脱钩,转为与美元挂钩的时候,正府才费尽周章地把外汇基金,从伦敦转回到香江。”
“但这个时期并不长,转过年来的一九七三年,美元对黄金贬值百分之十,港元为了避免之前和英镑挂钩时,联动贬值的弊端,则继续与黄金保持原来的价值,换而言之,港元相对美元升值;但没过几个月,美元就和黄金脱勾了,港元只好也和美元脱钩,成了目前的汇率自由浮动。”
蔡阑唏嘘一句,“看来,英镑和美元这两座靠山,也不是总可靠啊。”
倪框难掩本性地分析道:“目前的港元剧烈动荡,就是因为和北面有关的正治因素吧?”
“也不全是因为谈判陷入僵局。”黄沾打了个哈哈,“最近这些年外汇基金本身的运作,确实存在可商榷之处。”
“在英镑汇兑本位制时期,惠丰、渣打、有利三家发钞银行,发行新钞时,会把相应价值的英镑存入外汇基金;在外汇基金从伦敦转回香江,港元开始与美元挂钩,乃至接下来的,港元汇率自由浮动时期,那个原则虽然没变,但具体操作却是,正府允许发钞银行发行新钞时,只把相应的港元转入外汇基金,再由正府用这些港元,去国际外汇市场购入美元。”
“显而易见,当港元价值坚挺时,正府有购入美元的积极性,但当港元价值疲软后,正府没有必须那么做的强制约束,这实际上就导致了香江货币政策管理的失效,高爵士与财政司的争执,便源于此。”
“或许,让外汇基金独立于正府,中立运作,真的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
有大学毕业的女儿在一旁耐心解释,秦素梅津津有味地看完这段谈话节目后,自感获益良多,正准备回自家茶餐厅干活,顺便在那条街的圈子,科普推广一下的时候,电话响了。
原来是高弦听了周成昌的汇报后,有些担心,便抽时间打来电话,让秦素梅、陆仁宝一家注意人身安全,别在意茶餐厅的一时得失,等这个特殊时期过去后,损失他来弥补;也别去卖场抢购,免得遭遇踩踏的意外事件,自己会让周成昌再次送生活物资,云云。
【完】黑总裁的夺爱新娘 安晴.
笑得合不拢嘴的秦素梅,连声答应,“高爵士说得对,茶餐厅那边,我们都是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宝仔也不会住在店里看店,钱可以想办法再赚,人一定不能冒险;阿昌这次送来的东西很多,足够半个月了。”
高弦放下电话后,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叶黎成走了进来,“今年港元兑美元汇率大致在八点四,下跌之势稳定得可怕;也不知道等周末第四轮谈判公告出来后,又会怎么样。”
“现在民众疑虑、媒体议论,压力越来越大,都在财政司那边,说不定彭励治真要背锅,好给港府台阶下。”高弦眼里闪着寒光,“我想,用不了几天,港府就要进行新货币政策的学术讨论了。”
……
九月二十四日,在英国拿香江繁荣做威胁谈判的筹码的大背景下,港元兑美元汇率继续急转而下,甚至创下了九点六的新低,几乎所有外商拒绝接受港元,银行的兑换美元额度也耗尽,香江社会的人心恐慌达到了新高点,全港所有卖场人满为患,所有顾客都在绞尽脑汁地寻找,能帮自己减少损失的商品。
毫不夸张地讲,这个时候,整个香江金融体系,都岌岌可危了。
港府终于坐不住了,当晚,财政司彭励治通过电视,公开表示,那啥,大家千万不慌,正府正在积极制定一项稳定港元的计划。
同时,财政司彭励治没忘记发出警告,香江的任何人在当地交易当中要求使用外币都属于违法行为。
不少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卖场无功而返的人,看到财政司彭励治的电视讲话后,不由发出了怒吼,早干什么去了?如果听了高爵士的意见,尽快采取行动,稳定港元,何至于局势崩坏到如此地步?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重生資本狂人 傑奏-第0788章 一港元老古董的刺激看書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PS:小年快乐啊!
……
显而易见,围绕着高爵士所主张的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和外汇基金独立运作,展开的交锋,不可能在香江银行业公会的会议上,得出个确切的结论。
反正,香江银行业如何加息的详细操作已经具体制定下来了,没有耽误正事,就当免费欣赏一场精彩大戏了,所以,散会后,除了争吵的当事者之外的人们,都脸上带着淡淡的神秘表情,脚步匆匆地各奔东西。
完全可以相像到,一个关于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互撕的大“瓜”,很快便会无法避免地通过媒体,呈现在公众面前。
财政司彭励治紧走几步,追上惠丰大班沈弼,满腹牢骚地质问对方,为什么没有遵守承诺,帮助自己在会议上打压高弦的嚣张气焰。
结果,沈弼语气淡淡地回了一句,“我忽然觉得,搞清楚高爵士的真实意图,更为重要。”
财政司彭励治被沈弼的出尔反尔气得够呛,于是意有所指地提醒道:“别忘了,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
沈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虽然正治谈判可以继续强硬下去,但刚才你也看到了,各家银行代表的反应,难掩怨气。”
御 天神 帝 5
财政司彭励治忍不住讥讽道:“恐怕是惠丰要动摇了吧。”
沈弼瞥了一眼财政司彭励治,“我也提醒你一句,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吧。高爵士明显把你和财政司,以及正府,做了一个切割,只是指责你不作为,失职,如果你还想保住财政司的位置,真需要一些技巧。”
一听这话,财政司彭励治的火更大了,“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我为什么那么做,还不是按照伦敦的意思行事!”
重生在异界
沈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有时候,找人背锅,是各方想要平息事态的默契。”
望着沈弼的背影,财政司彭励治心里有些发凉,这种可能好像真的存在啊,说起来,港府财政司这个位置一直都从资深公务员里遴选,而自己是从太古高管,“空降”到财政司,可谓开创了先例,难免惹人惦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推出去当替罪羊了。
……
财政司彭励治开始如何心思复杂,外界不得而知,而香江银行业公会这边动作很快,迅速对外宣布,自翌日起,将存款利率提高一点五厘,即储蓄存款为七厘。
不出高弦所料,这项措施对稳定港元汇率没有什么实际效果,港元汇率继续照跌不误,最多只是帮着那些才摆脱银行业危机的中小型华资银行,暂时稳定了一下人心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公开争吵的新闻,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了。
对于媒体的八卦,财政司彭励治自恃身份地没做理会,率先开炮的高爵士,也没有在公开场合进行正面回应,但一件小事,还是让公众对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公开争吵的兴趣,无比高涨。
有利银行宣布,刚刚接受了高爵士捐赠的一个藏品,面世于一九三五年的,香江第一张一港元纸币,其编号为A001,由高爵士早前出资五万港元,从伦敦收藏家处购得。
根据有利银行向公众的介绍,这张一港元纸币可谓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因为正是在一九三五年,港府撤销以银元为发钞储备,改为以黄金和其它外币为发钞储备,即香江进入英镑汇兑本位制时期。
当年十二月六日,《外汇基金条例》生效。按照其规定,香江三家发钞银行,惠丰、渣打、有利,在发行新钞时,必须以等值的英镑,缴予外汇基金,以换取外汇基金发出的负债说明书,而发钞银行和外汇基金之间,按照一英镑兑十六港元的固定汇率进行兑换。
这就是流行于当时英国的殖民地和保护国范围内的,基础形式的货币发行局制度了,而香江的英镑汇兑本位制,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一本占领香江的那几年之外,一直运作到一九七二年七月六日,港府宣布,港元与英镑脱钩。
垂钓诸天 道在不可鸣
同时生效的《银行钞票发行条例》规定,惠丰、渣打、有利所发行的港元钞票,为香江的法定货币。
另有《一元券货币条例》颁布,港府授权当时的库务司,负责发行一元纸币,及一毫和五仙两种硬币,以维持小额面值货币的供应,避免通货骤然紧缩,影响金融市场的稳定。
高爵士向有利银行捐赠的这张编号为A001的一港元纸币,就是当时港府发行的第一张一港元纸币。
妖火燎原 柒夜星沉
……
媒体本来就对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的公开争吵到处刨根问底地打听,知道了有利银行的动静后,记者们立刻不约而同地蜂拥而至,想要见识一下陈列室里的香江第一张一港元纸币。
对此,有利银行安排专人,进行了耐心的接待,甚至堂堂的有利银行总经理陈祖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自担任了一次现场讲解。
自然而然地,有记者好奇地询问,高爵士为香江第一张一港元纸币花了五万港元,是否意味着,这张将近五十年前发行的一港元,相当于现在的五万港元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简直太让人叹为观止了!
临时监护人
陈祖泽被逗笑了,“那五万港元,体现的是藏品所具备的,诸如历史意义等等的收藏价值。根据高益的核算,以实际购买力计,这张一九三五年发行的一港元,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四百港元以上;当然了,如果港元还这么贬值下去,它所对应的购买力,也会相应提高。”
……
记者里财经专业只占一部分,未必全都能精确理解金融圈子里的真正门道,加上大家抢着发新闻,于是不少似是而非、博人眼球的报道,开始一拥而上。
比如,不到五十年港元贬值四百倍云云,甚至还有记者专门去找七八十岁的阿公阿婆,求证当年的情形,而得到的答复毫无例外地都是,那时候的钱,真值钱啊。
反正现在民众关心港元贬值,报纸只要有相关报道就能卖光,管它真伪对错呢,发就是了,这让严谨的人哭笑不得,但更多的普通人,则被刺激得,对港元汇率越发敏感了,自然也更关注,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为什么争吵?又在吵什么?

73s8c超棒的都市异能 重生資本狂人 txt-第0765章 我的祕密文件萬無一失鑒賞-ca9qv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在斯蒂夫·罗斯这位华纳传媒首席执行官的婚礼上,高爵士可谓低调,但还有一个人更低调,只是跟高弦点了点头,但在婚礼结束前,却暗中示意高弦,趁着无人注意,一起悄悄地离场,这个人就是好莱坞另一家大电影公司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老板之一,马克·里奇。
与此同时,马克·里奇的妻子丹妮丝·里奇,不动声色地走到了高弦空出来的位置旁坐下,非常自然地和帕特丽夏·赫斯特低声交谈着。
“我在不远处有一所公寓,过去聊聊如何?”马克·里奇试探了一句,见高弦点头后,便率先上了自己的车,启动带路。
高弦让自己的助理们分成两路,一路留下,一路随行,接着便坐上车,跟了上去。
路程确实不远,就在附近一个富人区,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样子,他们便到了。而借着这个间隙,高弦也在心里,把有关马克·里奇近况的情报,整理了一遍。
“高爵士请随便坐,我非常赶时间,先处理点东西。”马克·里奇连西装都没顾得上脱掉,便急匆匆地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一叠文件,一边快速翻着,一边用力撕碎,并用打火机点燃。
廢 后 將軍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对此毫不奇怪的高弦,坐在较远的位置,悠悠地问道:“马克,听说最近你惹上了麻烦,联邦司法部指控你逃税?”
马克·里奇不屑地冷笑一声,“高爵士相信这个指控吗?”
逃税这个罪名在米国属于万金油一般的指控,而且绝对正治正确,非常容易争取舆论的支持,马克·里奇摊上这种事,还是相当被动的。
高弦笑了笑,“看你的反应,没那么简单。”
“我倒是想破财免灾,把什么狗屁的税款补缴上,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马克·里奇叹了一口气,把最后几页文件,也点燃了。
绝世 武神
高弦试探道:“你的意思是,你在中东的生意,被联邦正府盯上了?”
“反正,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马克·里奇望着慢慢化成灰烬的纸张,苦中作乐地开玩笑道:“高爵士,我传授你一些经验,秘密文件一定要整理好,方便随时销毁,但也不能都放在一个地方。”
高弦抬起一条腿,放在茶几上,身体舒适地往沙发靠了靠,懒洋洋地回答道:“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你要是有什么重要凭证,实在舍不得销毁的话,可以放心地交给我,帮忙送到你认为安全的地方。”
把所有纸张化成的灰烬丢进马桶后,马克·里奇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一些,“这种事情,容易给高爵士带去麻烦,还是我自己处理好了。但还有其它一些事情,如果高爵士方便的话,还请高爵士帮帮忙。”
修真之混元八封 仁大义高
疯狂的青春 宝贝金泽
高弦很实在地当即表态道:“我们是很投缘的朋友,而且通过香江这个自由港,有不少商业合作,所以,无论是感情上,还是利益上,我都不希望你倒下。”
“我就知道,高爵士的义气,举世无双,能交到高爵士这样的朋友,是我一生当中最大的财富。”马克·里奇松了一口气,“我确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局面无法挽回,就离开米国,但我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不能跟着我到处流亡,而且我在米国还有不少财产,估计将会面临冻结的命运。”
高弦主动问道:“因此,马克你希望我帮忙,把米国这里的财产损失,尽可能降低,并照顾你的家人?”
“对,就是这个意思。”马克·里奇用力地点了点头。
“马克,照顾你的家人,不在话下,这是朋友之义。”高弦思索道:“但保全你在米国的财产,就相当棘手了,仅是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股份,就有几亿美元,极其扎眼,你在这方面,还有其它准备吗?”
“确实如此,我也想到了这一层。”马克·里奇很坦诚地解释道:“高爵士,不瞒你,为了尽可能保全我在米国的财产,我并不是只请求了高爵士一个人。”
“理解,理解,我一个人终归能力有限。”高弦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人多力量大,动用尽可能多的人脉,把握也相应地大一些。”
“多谢高爵士的谅解。”马克·里奇拿出纸笔,一边写着,一边解说道:“二十世纪福克斯这边,马尔文·戴维斯是我的搭档,他应该足以独善其身,进而可以发挥作用。”
这两年,马尔文·戴维斯的知名度大涨了一番,因为在从去年开始推出的《福布斯米国四百富豪榜》上,他和大卫·洛克菲勒等人,名列前十以内;大卫·洛克菲勒不喜欢这样的噱头,通过诸如把个人财产转移到基金会名下等等的方式,迅速离开醒目位置,而马尔文·戴维斯依然停留在醒目位置。
高弦暗自琢磨,马克·里奇为了尽可能保全自己在米国的庞大财产,费尽心机地求助包括自己在内的深厚人脉,恐怕还抱着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心思。
无限之精彩世界 n1c乱千分比邂逅b
人性这种东西,能不考验就不要考验,面对几亿美元的财产,就算亿万富豪也不见得保持平常心,尤其到时候马克·里奇逃离米国了,就算有人搞猫腻,他也无可奈何,只能事先多留后手。
马克·里奇把自己的人脉名单,无比郑重地交到高弦手上时,叮嘱道:“高爵士,这东西可要收好了,免得落下把柄。”
“放心吧,我不是说过了嘛,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高弦笑了笑,收起那份名单。
又和高弦商量了一会后,马克·里奇主动提到了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报酬,要知道,他请高爵士帮忙,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高爵士,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我愿意把瑞士那边的交易公司股份让出一部分给你。”马克·里奇非常上道地给出了真正有价值的筹码。
“现在就提报答,还言之甚早。”高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表面上的“厚道”,实际上也是在给自己留出,足以闪转腾挪的后路。
马克·里奇为什么有直觉,他的处境不会仅限于面临逃税指控那么简单,因为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再清楚不过了,而且还不止置之米国禁令不理,和伊朗做石油生意一件事。
自一九七零年代以来,马克·里奇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在米国画出的条条框框之外,又打造了一个包括金属在内的大宗货物交易市场,非常受那些不被西方待见的国家的欢迎,结果发展得成了气候。
所以,米国收拾马克·里奇,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高弦非常佩服马克·里奇能搞出这样一个大宗货物交易市场,也十分认可这个大宗货物交易市场的价值,但暂时没有必要冒着风险,与其进一步加深联系,反正以后机会多得很,还能留下个不趁火打劫的好印象。
“马克,如果你有什么‘特殊’的困难,可以试试这个渠道。”高弦写了一个纸条,递给了马克·里奇,“我曾经救助过一些移民到米国的南越军人,虽然那个国家已经成了历史,但那些特种兵的本事,还在!说不定,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太好了。”马克·里奇显得非常高兴,“高爵士,我再跟你交个底,包括以色列、瑞士在内的一些官方机构,都会为我提供方便,再加上高爵士介绍的暗中势力,我对自己在米国的安全,越发有信心了。”
又说了一小会儿,公寓的门被轻轻推开,丹妮丝·里奇探头说道:“返回纽约的航班,差不多到时间了。”